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天下第一渣[穿书]_穿越重生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9节

第9节 腐书耽美

*

寒清殿中。

芍药毕恭毕敬地将巧克力呈到了龙星河面前:“这是公子方才赠予我的,说是可食用。”

龙星河伸手接过,先是捏在指尖看了一圈,又凑近轻轻嗅了嗅,正打算放进嘴里尝尝的时候,却被站在一旁的黄衣拦住了。

“少主,不可。”这东西古怪,在不清楚成分之前,他不敢让龙星河吃下去。

要是小主人出了什么好歹,冷非烟一定会大发雷霆。

到时候,他们这些做下属的,都要跟着遭殃。

龙星河瞪了他一眼:“放开。”

黄衣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他面前:“少主,教主有令……”

“扫兴。”龙星河寒下脸来,捏着巧克力伸到了黄衣嘴边,“那你吃。”

黄衣顺从张唇,将其整个囫囵吞进了肚中,仿佛龙星河喂他的是一颗毒.药,嚼都没敢嚼一下。

表情也着实j-i,ng彩。

龙星河冷眼看着黄衣,唇边挂着显眼的嘲弄。

过了一会儿,他问:“死了吗?”

黄衣:“……”

龙星河彻底没耐心了:“在我把你踹出去之前,滚!”

黄衣表情一僵,自知理亏地埋头躬身出去了。

美人十分不爽地撇了撇嘴,对芍药道:“你也下去吧。”

“是。”姑娘娉娉婷婷地行了个端正的屈膝礼,乖巧地离开了。

他们走后不久,龙星河也拎起了身旁的凤炎刀,疾步走出了寒清殿。

*

一路来到赤水教的竹园。

竹园一向是他练刀的好地方。园中的翠竹各个生机勃勃,曲道两边堆叠着突兀嶙峋的怪石。如果单从外表看,你绝对想不到这些石头中藏着要人命的机关。

倘若在竹园中走错一步,石阵毒箭迸发,不死也能要了来人半条性命。

这条路龙星河从小走到大,闭着眼睛也不会踩错一块砖。

他冷着脸,径直来到了竹园中心的绿池边,垂眸目光灼灼地盯着正在钓鱼的男人。

这人穿着一身玄色圆领织金锦袍,湖色腰带束在腰间,雪白柔顺的华发由藏青发带束在脑后,垂至腰际,正是赤水教现任教主冷非烟。

“谁又惹我的星儿生气了?”察觉到来人熟悉的气息,冷非烟轻笑,侧首朝旁边看去。

他生得一张不显老的俊美容颜,当那对戏谑的虎目缓缓扫过来时,道不尽的风度翩翩。

龙星河却没答话,只是漠然地盯着男人。

而冷非烟也一直在暗暗打量他:三年不见,这孩子倒是长得越发像天尧了。

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龙天尧,媚骨天成,风姿绰约,祸害了不知道多少江湖儿女。可惜蓝颜薄命,最后竟被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逼得跳崖身亡。

赤水教群龙无首,险些解体,多亏了冷非烟背叛师门,及时赶来坐镇,才保住了龙天尧以毕生心血浇筑的赤水魔教。

冷非烟喜欢龙天尧,他们俩当年的耻事天下皆知;冷非烟被魔头蒙了心,想要为龙天尧报仇,这事也天下皆知。

还带得龙星河也被天下人忌惮起来,甚至有传言——魔星残暴,若掌九宫,必戮天下!

魔星说的是龙星河,而九宫,指的也是赤水教。

可如今冷非烟看龙星河,却如同婆婆看媳妇,越看越不顺心。

龙星河虽继承了他爹的美貌,却没有继承他爹的心狠手辣和冷情冷性,偏偏生得一副凛冽清骨,性情又纯良,哪里有半点未来教主的样子!

哪怕冷非烟在江湖中刻意散布谣言把龙星河的名声搞臭,让他成为了江湖人人仇恨的魔星,这臭小子也依然我行我素,手不肯沾半滴血,只有被逼上墙头了才会稍微动下手。

从小灌输的报仇理念仿佛都喂了狗。

哼,空有盖世武功,却没半点用处!

冷非烟在心里恨铁不成钢:天尧的仇,看来只能由他来报了。

“义父,给我赤水令牌。”

“你这是命令,还是威胁?”冷非烟似笑非笑地看着直指自己面门的刀尖。

凤炎断魂刀,是龙天尧送给他儿子的第一件礼物,也是最后一件。

此刀乃玄铁所造,重非寻常,刀身深黑,刃上刻有凤凰纹路,其间隐隐透着红光,是把嗜血的魔刀。只是被这小子拿着,着实有些浪费了。

“命令。”龙星河抿直了红唇,眼眸中闪烁着明显的敌意。

冷非烟大笑:“哈哈哈哈哈,r-u臭未干的小子,怎么,出去三年翅膀硬了,都敢命令义父了!”话音渐重,说到最后一字时,脸上已经全无笑影,虎目沉戾,杀意凛然。

“我爹的死,自有我来查;我爹的冤仇,当由我来清。”龙星河丝毫不乱,冷眼跟他对视。

冷非烟眯眸:“只是清,不报?”

龙星河嗓音清冽,思路明晰:“查清了再报也不迟。”他多少从圣女雾蔚的口中得知过龙天尧的真实性子,当年的事,谁对谁错还说不准。

据说他爹生前心肠歹毒,杀人无数,对任何人都是冷心无情,只有对他才付诸过真心。

雾蔚告诉他:“天尧不希望你为他报仇,他希望你活得光明磊落,不滥杀无辜,不沾惹血腥,不再成为他那样的人。”

小小的龙星河看着雾蔚递给他的龙天尧亲笔血书——光、明、磊、落。

他看着那四个字,把这句话听进了心中,并且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好一个不迟!”冷非烟哼笑出声,“龙星河,天尧怎的生出了你这孽子?”

龙星河脸色犯青,收刀转身就走。

要不到,还可以偷,没道理在这跟冷非烟浪费口舌。

他作为龙天尧的唯一儿子,其实也用不了赤水令,也就冷非烟平常需要仗着它来发布命令。

之所以讨要赤水令,是想着送给穆深当护身符,让他跟在身边,必然一路凶险,龙星河又有自己的事要做,不可能一直守着对方。

唯有赤水令傍身,玄卫才会像保护教主一样去保护穆深。

而赤水令只一块,历来都是教主夫人才有的待遇。

当然,此时的龙星河没想这么多,之所以给穆深赤水令,仅仅是在履行之前的诺言。

*

是夜,星分翼轸,月明如水。

穆深正搬着个凳子,坐在院子里跟紫衣翠衣打牌。没错,是三人斗地主。

那牌是他闲着无聊自己做出来的,每张牌上仅仅一个巨大的阿拉伯数字,还有一个代表花色的小图形,其他的一概都没,非常粗糙。

按照穆深的话来说,看得懂能玩就行,反正这些古人也没见过真正的扑克牌。

他当时把玩法一讲,紫衣和翠衣都兴奋地快两眼冒绿光了。

事不宜迟,赶紧开始,

“抢地主!”翠衣拍桌子当先叫嚷。

穆深看了他一眼,再看看自己手上不算好也不算烂的牌,淡定道,“不抢。”

“我!抢!!”紫衣声音嘹亮,长手一伸就把桌上覆着的几张牌捞到了自己这边。

翠衣:……

穆深憋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牌好吗,你就抢。”

翠衣把自己手上的牌亮给他看了一下。

穆深:嚯!差一张小3就可以连顺一套出了,剩下的几张杂牌给了他也刚好能凑到炸。

于是穆深悄咪咪地递给了他一张红桃3,又偷偷地要来了一张J和一张K。

这一幕,紫衣没看到。

此时的他正沉浸在自己抢到地主的喜悦中,还在埋头看牌。

穆深对摆在桌上的银子势在必得,他悄悄朝翠衣眨了眨眼睛。

翠衣也回了他一个心有灵犀的笑。

俩人笑到一半。

“啊——谁拿石头扔我!”

穆深摸着后脑勺回头一看:!!!

哪里是什么石头,那分明是一个大金锭啊!

穆深顿时乐了,伸手就把金锭捡起来塞进了袖子里。

“就这么缺钱?”不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穆深抬头,忍不住呼吸一窒。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副月上柳梢头,美人比月柔的如诗画卷。

只见龙星河抱着一把大刀立在树上,落脚的那枝桠还没婴儿手臂粗。

他整个人都压在上头,枝桠却连弯都没弯一下。

高手!!当之无愧的武林高手。

穆深心里刚这么惊叹了一下,下一秒,武林高手就朝紫衣打小报告了。

“他们俩背着你换牌了。”聪明的龙星河神不知鬼不觉地旁观到现在,早就猜出了其中的猫腻。

紫衣一呆,然后拍案而起:“你们!”

穆深抢在前头截断了他的话,“这局算你赢,我先回去睡觉。”

话一说完就撒腿跑回了自己屋。

紫衣:……

翠衣:……

上一章:第8节

下一章:第10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耽美小说 | 海棠书屋 | 探探书屋 | 顶点阅读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