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留住夏天留住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6节

第26节 腐书耽美

小满走后,夏沛望着小满的美妙的背影,夸赞道:“这身体线条,比例,气质,真是绝了,没想到你们庄还有这种人才。”

刘文博捞起河面上的床单朝夏沛砸去,浸满水的床单十分沉重,夏沛一个踉跄扑到河里,这是刘文博万万没想到的,赶紧伸手去拉夏沛,夏沛伸手握住刘文博的手腕,一个借力把他绊倒在河里,生气的把床单压刘文博背上。

两人浑身都s-hi透了,夏沛甩甩头发,叫刘文博把上衣脱下来,刘文博环顾四周,害怕有人来。

“你放心,没人比咱俩还憨,大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来洗衣服。”

夏沛身上白净,不怕光着脊梁,可刘文博说不清啊,赶紧把衣服扔到石头上晒干。

刘文博使劲搓床单,夏沛把自己和刘文博的衣服一股脑的仍在盆里,倒上洗衣粉开始拿脚踩。“哎哎哎,你脚干净吗。”刘文博撩起水,泼到夏沛身上,制止他。

“干净,非常干净。”夏沛说着抬起腿展示自己雪白的脚底。

“你不是有洁癖吗?”

“对啊。”夏沛说着抬脚进去,使劲踩洗衣服,继续说:“我这个洁癖,是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的借口,对你不用。”

“那我谢谢您。”刘文博心里其实挺开心的,但嘴上损啊,气的夏沛捡起岸边的石头朝刘文博身边投。

刘文博和夏沛使劲缠着床单拧水,简单的动作两人愣是给玩出了花样,拧干水又扯着床单角小心翼翼的铺在河面,猛地掀起来使劲抖落,小水珠迸ji-an的到处都是,两人站在毒辣的太阳下,站在流淌的河水里,跟两大傻子一样哈哈大笑。

晒在石头上的T恤还没干,李文博和夏沛坐在桥洞里,头靠着墙,看着和面上晃动的太阳光,慢慢的等着。

吹进桥洞的风暖暖的,还有水灌进桥洞哗哗的声音,河边树上烦人的蝉声,河边死水潭里的蛙鸣,按理说,这些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是万万睡不着觉的,可刘文博和夏沛这两个小子,愣是睡着了,不仅睡着了,还睡得十分香甜,之后桥洞里来人乘凉,哈哈哈哈拉呱声都没吵醒两人。

夏沛最先醒来,迷糊的看了一圈周围,瞬时清醒过来,四个老爷爷正晃着蒲扇坐在他和刘文博前方聊天,看到夏沛醒过来,都愣眼看着夏沛,一脸疑惑,这是谁家的小孩啊,长得还挺好看,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夏沛蒙圈了,咧嘴笑,点头喊爷爷,刘文博告诉过夏沛,庄里人最忌讳称呼,见面一定要搭腔,打个招呼。夏沛使劲拍醒刘文博,刘文博同样懵懵的看着桥洞,吓得一哆嗦,开始喊人:“大爷爷,三爷爷,大伯,四叔。”

“这咋还光溜的到桥洞睡上了,搁家里睡不开你了。”大爷爷拍着刘文博滑溜的膀子,问什么时候家来的,从外面上学好吗,学的什么专业,将来干什么啊。

刘文博使劲缩着脖子,弯着身子回话,说赶紧回家晒衣服,要不太阳下山就晒不干了。

夏沛把石头上的衣服扔给刘文博,刘文博胡乱套头上去端盆回家,堆在盆里的衣服,最上面的几件都被晒得差不多干了,看太阳得有两三点的样子。

“我脖子疼。”夏沛左右晃动脖子,刚才头靠在石墙上,硌的脑袋也不舒服。

“疼都睡这么久,这要是不疼,咱两就从桥洞过夜了。”

“我去,你不知道,我迷迷糊糊醒来,四个人头看着我,我吓得背后都是汗。”

“我也是,你打我这么疼,我刚想骂你呢,话还没说出口,眼前那么多y-in影,吓的我一哆嗦。”

回家,刘妈妈晒着衣服说:“我还以为你两把床单拆了,一针一线洗的呢,洗了足足两个小时,这皇帝的衣服,也不用洗的这么仔细吧。”

夏沛看着刘文博,伸手竖起一个大拇指。夏沛明白了,为什么刘文博平时沉默寡言,可时不时能说出几句憋死人的话,打小耳濡目染,可不是能学的差不多。

“妈,我从河里见小满了,她学习不是很好吗,怎么没考上。”

“她考的可好了,哪能说没考上,就是她那该死的老头,非要她出去打工给他哥盖屋掏钱取媳妇,都快逼死她了,摊上这种爹,真是苦死了。”刘妈妈说着使劲捶打床单。

“她不才十六嘛,不上高中出去能干什么?”

“那谁知道她爹怎么想的,就是个没脑子的傻熊,熊还知道护犊子呢。”

夏沛听明白了缘由,明白了为什么小满满腹忧愁。

在那之后,夏沛去河边洗衣服时,还遇过几次小满,小满看到夏沛在看自己,就硬生生的看回去,逼着夏沛不好意思先收起目光,夏沛同情小满,但小满防御性太强,夏沛不敢走过去告诉她,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

傍晚的夕阳很暖,温柔的照在山村的每一个角落,却偏偏躲过了小满比山岩还冷峻的脸旁。

☆、22

三伏天真的来了,老人们都从家里搬小马扎出来,坐在桥洞里乘凉,边摇扇子边说:“这是谁拿盖子把咱庄盖住了吗?怎么也不下雨,也不刮风,热死个人。”

原本绿油油的树叶焉了吧唧的耷拉着脑袋,河边的蝉,也不知道它躲在那棵树上,叫的烦人。菜地里的菜也撑不住这热天气,挺不直身子,刘妈妈每天一早都让老二去浇水。

马路上更是烫人,穿着凉鞋,脚底流热汗。刘妈妈从城里批发来的雪糕,一箱子吃不过两天,刘文博一会去拿两根,一会去拿两根,刘妈妈索性熬了一锅黏绿豆,加上糖放冰箱里冻着,想吃敲碎了吃就行。

老天爷终于看不下去了,在热的快透不过气的傍晚,开始狂风四起。“起风了。”刘文博坐在屋里看书时,没有固定的窗户咣当一下吹了回来,刘文博从窗户伸出头,大喊着“有风了。”

刘妈妈早就知道要起风了,正在平房顶收拾山货,夏沛爬上平房帮刘妈妈,刘文博麻利的把晾晒的衣服取下来,包成一堆,啪一下子甩沙发上,把电动车推屋里去,把院子里的餐桌收拾好放屋檐下,用力蹬一下板凳,滑到门口,找铁皮盖子盖住井口,夏沛把太阳能旁边的鞋扔下去,刘文博稳当的接住放到门口。

天一下子就变了,风刮着衣服贴紧身体,刘文博把山货扛进屋里,掐着腰出来看天,刚才还晴朗的天瞬间就黑了,不知从哪里刮来的乌云,黑压压的压着天,燕子压着路面飞回到刘文博家门口的窝里。

“喔哦哦。”刘文博不知那根神经犯了病,冲着天上飞过的鸟乱叫,刘妈妈从后面给了一锤,让他趁着没下雨把家门口栽的两颗辣椒子苗绑好,别一会刮大风吹歪了。

“你一个人干不了嘛,还得带个帮手。”刘妈妈看刘文博手里拿着没有巴掌长的细线,还非要招呼夏沛一起去,生气的问。

“行行行,我自己去。”

夏沛还是跟出来了,蹲下的时候,风从脖子里往下灌,挠的脖子痒痒的,直想叫人发笑,天黑的更彻底了,没有雷电,但单看架势,一天不输给上次雷雨交加的天气。

“黑云压城城欲摧啊。”夏沛说。

“好熟悉,我们是不是学过。”

“高中学的。”夏沛怀疑刘文博到底上没上高中,这可是叫背会的。

“哦,对,我语文不好,全靠理科提分,背的都忘了。”

“下一句是甲光向日金鳞开,记住了啊。”夏沛扶着秧苗,让刘文博拿绳子绑木棍上。

上一章:第25节

下一章:第27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耽美小说 | 海棠书屋 | 探探书屋 | 顶点阅读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