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综同人)[综]天骄系统 > TXT 全本 Z1Z1 (综同人)[综]天骄系统_第3章

(综同人)[综]天骄系统_第3章 TXT 全本 Z1Z1

来源:(综同人)[综]天骄系统作者:叶藏鸦 热度:

小凤。

陆小凤一笑,对沈浪一拱手:“还是比不过沈兄。”

沈浪微笑道:“在下并没有做什么值得让陆兄谦让的事。”

这两人,也不知是在互别苗头,还是惺惺相惜。

方侵竹发现,花满楼排在榜单的第七位。不过花满楼看起来对这个榜单根本毫不在意。

李长青哈哈一笑,道:“今年竟又是沈公子!”

陆小凤悄悄对花满楼吐了个槽:“这赏善宴办了三年,每年都是沈公子。”

花满楼慢悠悠地道:“陆兄,你本就心不纯,还是不要与人争了,反正争不过。”

“不错,”陆小凤道:“谁不知道他是李长情看中的乘龙快婿?”

此时,沈浪已经走到前方,站在李长情面前了。

李长情拈须微笑:“不愧是英雄出少年。沈公子,当年你破万贯家财,老朽便知,终有一日,你会到达我们这群半截入土的人根本无法到达的地方。”

沈浪道:“庄主说笑了,沈浪不过是个小子,哪当得起如此夸赞。”

“不,你当得。”

“你怎么当不得!”李长青的话和连天云的话一同响起。两人一怔,接着都大笑起来。

李长青一拍手,白飞飞捧着一个盒子走了上来。盒子上放着一枚令牌,李长青把令牌交给沈浪:“这枚仁义令你已有了两枚,这是第三枚。以后如有需要,只要有仁义令,我仁义山庄一定在所不辞。”

沈浪微笑着接过。

李长青的眼睛已经s-hi润了,他看着沈浪,像是在看着一个出众的后辈,也像透过沈浪,在看着另一个人。

“你的父亲沈天君若知你现在之成就,定当十分骄傲……”

沈浪听见这话,面色一暗。眼见李长青陷入回忆,齐智咳嗽了一声:“大哥!”

李长青这才回过神来:“自从你舍了万贯家财给仁义庄,我们一直过意不去,这些年也在留意当年你父亲散落江湖的东西。”他目光放到白飞飞捧着的那个盒子上:“齐二弟不久之前在西北寻获了这件物品,你看看,可是九州王当年所用?”

沈浪看着那盒子,紧绷着脸。他伸出手去,竟微微有些颤抖。

白飞飞面露不忍,替他打开了盒子。盒子里放着一把白鞘长剑。只见沈浪身形一个趔趄,竟有些摇晃。他这么淡定自持的人,情绪如此外泄,想来这真是沈天君之物。

沈浪提起剑,抽开一看,寒光照水,利可断云。

这正是沈天君曾经用过的断云剑。

方侵竹可以看得出沈浪很激动,而沈浪自己,正在压抑这股激动。他握着剑,手指拂过剑身,最终停留在剑身上一个米粒大的缺口上。这是九州王沈天君和北境之主付傲霜比斗时,断云剑被对方无痕刀砍中所致。

“沈公子……”白飞飞雪白柔弱的手扯了扯沈浪的衣袖,担忧地唤了他一声。

沈浪睁开眼睛,满眼血红,他回剑入鞘,抱拳对李长青三人道:“多谢。”

看沈浪方才激动的模样,李长青三人都是十分感触,这些年,他们算是和这个青年走得最近的一群人,此时能帮他完成一些小小的心愿,也算是弥补一点当年接受一个十岁孩子馈赠的羞愧不安。

沈浪提着剑回到桌子。南海娘子的彩衣少女队又出现了,这次的菜色,比方才更精致,更适合下酒。

沈浪把剑放下,眼前出现一只端着酒杯的玉手:“沈大哥,祝贺你。”白飞飞说道。她过于苍白柔弱的脸颊出现一抹红晕。

沈浪看了她一眼,接过酒杯,仰面喝下。

“好!”陆小凤大喝一声,提起酒坛,那酒坛在空中一飞,便飞到沈浪面前。沈浪单手接过,迷蒙地看着陆小凤。

“男儿有酒当须醉,沈兄,这坛归你了。”陆小凤道。

“陆小凤,那,那是我的酒!”百里千道。

沈浪看着陆小凤,长眉一舒,一声朗笑,拍开酒坛的封口,轻轻一举,便有一条银色水线从坛口流出,直接落入口中。

陆小凤也高兴极了,和他一样喝了起来。只有百里千很着急,连忙嚷道:“你们能不能省着点!那是我的酒!我的酒!”

白飞飞原本温柔地看着沈浪,此时却轻轻瞥了百里千一眼。

方侵竹说不清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白飞飞的眼神,冰冷如刀,甚或更为危险。

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第5章 风雪山庄(五)

沈浪喝了很多酒。别人敬酒,他喝,不敬酒的时候,自己喝。他好像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谁也不知道他在追忆什么。是他欢快无忌的童年?是沈天君的绝世风采?还是独自流浪江湖的孤寂……

沈浪喝酒的时候,白飞飞一直在照顾他。她想拦着不让喝,却被沈浪拨开手;她夹了菜到沈浪碗里,沈浪却是尝也不尝。这场景在别人看来,分明是一个是负心薄幸的男人,在欺负一个是多情柔弱的女人。

方侵竹不喜欢小说里白飞飞做过的那些事,可是也不明白,为什么沈浪对她也如此反感?

按说,在知道真相之前,沈浪还是很照顾她的,有好几次因为白飞飞的事情和朱七七产生冲突。

不过也就是想想,方侵竹并不是太关心别人感情上的事。和身旁正在上演的江湖绯闻相比,他更喜欢南海娘子这一桌子的酒菜,实在是太好吃了!

“沈公子!”白飞飞忍不住捂住沈浪的酒杯:“算我求求你,不要再喝了!”

白飞飞一直是柔柔弱弱的,这是她第一次说得这么大声,声音中充满了恳求。

沈浪醉眼迷蒙:“放手。”

“我不放。”白飞飞大胆地说道。

沈浪望着他,忽然笑起来,但在他身边的方侵竹却看得清楚,他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笑意:“你是沈某的谁?”

白飞飞浑身一震,身如弱柳,她可能没想到会受此屈辱,脸刹那间就白了,咬唇道:“我是你的……谁?”

她的眼睛通红,这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更让人觉得心痛。已经有很多人为她觉得不平。

“沈浪,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如此践踏白姑娘的心意!”说话的人是崆峒弟子陆风。

沈浪道:“在下……确实和这位白姑娘不熟。”他醉得厉害,连话也说得不是太连贯。

白飞飞紧咬着唇,泫然欲泣,可是手扔盖住酒杯:“沈郎……”

她说的到底是“郎”还是“浪”,连坐在她旁边的方侵竹也没有听清楚。

“沈浪!欺人太甚!白姑娘,你别怕,这种人我来替你教训!”说话间,陆风已经出手。只见他瞬间拔剑,一剑寒光疾刺而来,那寒光已到眼前却忽然变势,挽了一个剑花改刺手臂。这一招七伤剑法精妙绝伦,陆风的修为已到意在剑先的境界。他本意只是给沈浪一个教训,那沈浪醉得厉害,见到剑来,竟是一躲不躲。可是不知怎的,陆风竟向前一扑,一个趔趄,什么也没有刺着。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