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农家好老攻 BL > 腐书耽美 农家好老攻 第30节

农家好老攻 第30节 腐书耽美

来源:农家好老攻 BL作者:梨子甜甜 热度:

第126章 番外一

十年,张兰等了宋文虎十年,尤记得他离开那一日,站在自己门外足足停驻半个时辰,终究没有听到那句告白的话。

两人之间的情愫本就生的很淡,甚至都不敢捅破那张窗户纸,但是彼此之间又都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十年间宋文虎送回来几封书信,张兰都好生保存着,闲暇时间就拿出来读一读,看一看倒也不觉得孤单。

再加上她的兰素坊如今生意红火,每天都有许多事情要等着她去处理,她哪里还有时间去悲伤秋月,因此这十年下来倒也不觉得难熬。

大家都劝她早点找个人嫁了,就连舅君也在劝,但是她觉得就这样一个人生活也挺好,无忧无虑的。而且暂时也没有什么看得上眼的人,就这样将就吧。

兴许那一天她累了,找到个勉强中意的嫁了。渐渐的家里便没了人劝她,她就重心全力放在兰素坊中,每隔几天便会有一种新的产品出来,这也是兰素坊火爆的原因所在。

其他眼红的脂粉铺子想要模仿也模仿不来,张兰的研制的护肤品可是经过唐庆特意点拨过的,里面不仅仅有名贵的药材,每一样都还测试过无数回,保证把过敏率降低到最低。

其他脂粉铺子哪有唐庆这般“经验丰富”,很多都是依葫芦画瓢,最后那些贪图廉价的人去购买,回去有不少人都过敏,脸肿纷纷找上门去闹呢。

除此之外,兰素坊还会定期有会员卡,打折抢购集卡等一系列活动,把客户牢牢的绑在手里,别人想抢也跑不掉。

“姐姐,这马上就要到中秋,我们是不是该筹备活动了?”周素今儿正好没事,约着张兰喝茶。

兰素坊是一个三层楼的形式建造的,一楼就是普普通通的售卖客厅,二楼则是雅间,供给一些比较有钱,定期来做护肤的大户人家。三楼就比较高端啦,可以喝茶,护肤美容,蒸桑拿,还有一些各式各样的娱乐活动。

不过能上来三楼的人特别少,只有持有黄金会员卡的人才能上来,周素作为兰素坊的老板之一自然是想来就来的。

张兰给周素倒上一杯幽香扑鼻的茶,递到她面前,微微一笑道:“你如今都是两个孩子的娘,怎么做事还是这般急躁。先喝些茶水,等你平心静气些我们在慢慢谈。”

周素端着茶杯有些无从适应,赚钱的事都不着急啦,说得这般风轻云淡。

“你现如今还缺钱?”张兰端坐在一旁,端庄地喝着茶,眉头微微一挑问道。

周素哑然失笑,轻轻摇摇头,现在家里的钱都多得用不完,就算是每天大把大把的花钱依旧还是赶不上赚钱的速度。

张兰又继续说道:“既然不缺钱,还这么着急挣钱做什么?你呀,也该清闲下来好好享受享受这生活才是。”

“你看看舅舅跟舅君现在都把药厂交给别人打理,自己每天小日子过得多惬意,我们也该学学他们那样,一味的挣钱只会丧失自我。”

“你看看你两个孩子的娘,有空也该多陪陪他们,兰素坊如今名气跟地位都不低,只要日常管理得妥当,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

张兰说了一堆,让周素有些迷茫,疑惑地问道:“你这样说是想脱手不管兰素坊了?”

“哪能,只是不想像从前那般累,想找个人帮我管管,偶尔我查查账,做个甩手掌柜。这样我也好闲下来种种花,看看书,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张兰点点头轻轻说道。

今天一早起来,她突然觉得这样忙碌的生活有些毫无意义,看着房间里堆满着花不完的钱,有点点的空虚,所以她想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

就像舅舅舅君那样,不为钱利,小两口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反正她钱也挣够了,也是时候该享受享受啦。

“我没有问题,你自己决定就好,只要你过得舒心,我都支持你。”周素一边抿着茶,一边耸着肩说道。

张兰如今芳龄都快二十五啦,这个年纪还没出嫁的按理来说要被官配出去,唐庆使了点手段才让她给勉了。

大家都很担心她,怕她心里负担太重,如今看她每天开开心心的,还能想到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周素在心里替她真心实意的祝福。

“中秋活动交给秋月她们去弄吧,我们也该学会放水,我打算去中秋邀请舅舅他们去游湖,你们来吗?”张兰既然想开了,就敞开心扉的把自己接下来的活动说出来。

“来,这种好事怎么少了得我们,再把其他人也给叫来,我们热热闹闹的过个中秋。”周素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

战场上金戈铁马,两方队伍正在拼个你死我活,宋文虎带着一身伤咬着牙一刀又一刀的杀着敌。

曾经无数次他都想过他可能会死,但是一次又一次他幸运的活了下来,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刺激而又有带走恐惧。

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哪怕跪着他也会走完。

十年了,时间真的是过得快,这十年他总共给张兰写了五封信,也不知道她收到没收到,是不是已经嫁人生了孩子?

前五年他会每年写一封,后五年他算算日子,也该到张兰出嫁的年龄,自己再信去打扰她的生活不好,所以就此搁笔。

给其他人写信他也没有刻意问起张兰的情况,其他人也没有在信上说明什么。

想到爹爹已经成为丞相,作为他的儿子怎么也不能给他丢脸才是,这十年他每天都在非常努力。

经过几次死里逃生下来,他终于混到如今的地位——副将军。也算得上是功成名就。

可就在他们准备班师回朝的时候,敌国又联合另外的国家来了一次反击,将军战死。他的后背也被砍了一刀,拼着一口气,这场战争才打赢,随后他就昏了过去。

“副将军,你醒了?”

宋文虎在醒来以在回朝的路上,边上就一个军医在照顾着他,马车晃晃悠悠的,原本十万人的大军,如今只剩下三万人不到。

“将军的尸骨都保存好了吗?”宋文虎一醒来最关心的还是将军林成业的尸骨,他在战场上晕过去,也不知道下面的兵收尸的时候有没有把将军的尸骨单独挑出来。

军医点点头,眼里有些s-hi润:“放心吧副将军,林将军的骨灰我们已经收敛好,还请副将军替将士们送他回家。”

边关十年,大家之间的感情已如亲兄弟一般,每死一个人都会有十万将士替他送行。林将军待人极好,深得将士们爱戴,这次他战死沙场好多将士们都丧尸了信心。

危急关头,要不是宋文虎出来摇鼓呐喊,重塑将士们的信心,不然死的人会更多,剩下的得三万将士,无一不对他心生感谢。

宋文虎带着三万将士,一路行走了差不多五个月才赶到上京城。上京城的人早早的接到快马加鞭的通信,皇帝亲自开城门迎接这些守疆扩土的士兵们。

荣耀跟危险并存,只要能够在战场上活到最后你就是赢家,宋文虎跟仅存的三万将士无疑就是最大的赢家。

林将军死了,宋文虎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新的威远大将军,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他的父亲是当朝的宰相,纷纷赞叹宋承运会教儿子,虎父无犬子。

有宋文虎的这个军方的背景在,朝中被宋承运打压下去的人想要搞事情也得掂量掂量。

“爹爹,兰儿这些年过得如何。”宋文虎替母亲求完诰命,回到家中就向宋承运问起张兰的情况来。

宋承运用脚踢了踢儿子的小腿暗骂一句:“没出息,一回来就想娶媳妇?”

宋承运踢出去的脚,没有让宋文虎喊一声疼,倒是把他自己的脸给踢得青疼,臭小子,身子骨越来越结实了。

“爹,你如今都是丞相了,想必日子过得极好,你可怜可怜儿子快三十还没娶妻吧。”宋承运贫嘴说道。

宋承运气得想把宋文虎给赶出家门,不过想想自己儿子现在好歹也是个大将军,有自己府邸,赶出家门也不怕找不着地方住。

“张兰的情况,你自己回去看,我这个老人家就不掺和你们的事情了。”宋承运摸了摸蓄起来的胡子,故作神秘地说道。

宋文虎挑了挑眉,不知道父亲何故这样说,既然让自己回去一趟,怎么都要回去看看,不管她是否嫁人,他都要回去看上一眼。

宋文虎想到即做到,当下就雇了船快速向汶水镇的方向赶去。越靠近汶水镇,他手里捏着的东西就越紧。

一个用手帕包裹着的熏香炉,周围的漆都已经掉的j-i,ng光,但是宋文虎迄今还一直小心翼翼的保留着,可谓真心。

“将军,前面有艘大船不肯让步。”正在宋文虎拿着熏香炉在回味过去的时候,船管事来禀报。

“我去看看。”宋文虎大步迈出船舱,走到甲板上,想要瞧清楚对面船的人,好与他们协商。

对面船的人也貌似有所感应出来回应,宋文虎只看见一个淡蓝色衣裙的女子出来,船间隔得有些远,看不清面目。

不过从身形来看应该是个妙龄女子,为了避嫌,宋文虎故意偏着头不去看他,一边大喊道:“姑娘,可否先让我们的船先过。”

“八月十五正中秋,可邀郎君共赏月。”

船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婉婉动听的女声,让宋文虎的心间不禁一震,这是他想念了十年的声音啊!

双目对视,泪流满目,花好月圆,两情相悦。

第127章 番外二

宋文虎回来得知张兰等了他整整十年后,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当下准备了好几船的聘礼前来迎娶。

装满聘礼的船只,一字排开放在汶水镇码上头,宋文虎将他这么多年打仗来的金银财宝全部都给拿了出来,履行当年曾诺的十里红妆。

因为张兰嫁的是大将军,她的诰命为正一品,也有资格穿得上凤冠霞帔,在汶水县热热闹闹的办完这场人人羡慕的婚礼后,这才启程去往京城。

京城里的勋贵们得知,堂堂一品大将军居然娶了乡野村姑,都纷纷在京城里等着回来看大将军宋文虎的笑话呢。

宋文虎跟宋承运一门两父子,一人文官丞相,一人武官大将军,可以说这父子俩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把持朝廷了。

上京城里的人早就把宋文虎给贴上自己女婿的标签了,哪知宋文虎不声不响的在乡下娶了个村姑不说,还许了十里红妆的聘礼。

这一次又让上京城里的千金大小姐给搅碎了手帕。十年前刘元聪那次让她们输给村姑也就罢了,这次还让她们铩羽而归,三番两次都输给汶水县来的村姑,她们倒是要看看这个村姑有何能耐。

这些千金小姐,以及名门贵妇们都打定注意要好好笑话笑话这个新娶进京的大将军妇人,不给她一给下马威,她不还得爬到自己头上撒野。

这些高傲的贵夫人小姐们绝对不会允许一个村姑爬在自己头上,要知道正一品这个诰命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得到的。

上京城里现在有正一品这个诰命的只有几位德高望重的一品大官娘亲,多是七八十的老妇人呢,一般不轻易出门。

她们这些不入流的诰命妇人见了正一品都要卑躬屈膝的行礼,给有身份的人行礼她们自然是没有异议,但是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想要她们给她行礼门都没有。

张兰跟宋文虎坐着喜船一路北上,根本就不知道上京城里已经聚集一大堆来看笑话给下马威的人。就算知道张兰也会不俱。

她可是管理了兰素坊十年的人,从一个小小的作坊到全国各地知名的香坊,张兰积累的可不仅仅只有钱,还有一堆让她受益无穷的经验。

不过是一群连京城的门都没有出过的娇娇们,张兰怎么会惧怕。

“兰儿,你紧张吗?”靠近上京城的码头,宋文虎握着张兰的手,贴心的问道。

张兰摇摇头,很是不解,这上京城她每年都会来一趟,有甚紧张的。

宋文虎也是刚才得知上京城里有一批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张兰可是他的心肝宝贝,他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伤害她。

宋文虎将事情起因经过说与张兰听,他在汶水镇办婚礼就是不想在上京城里引起别人注意,没想到都低调成这样有些人还要来眼红。

真的是一群就知道眼红的兔子吗?怪不得惹得皇帝厌烦,到现在还看不清朝堂上的局势,还不知道收敛,还有脸来惹自己。

宋文虎的拳头拽得紧紧的,在心里生着闷气,说自己他倒是无所谓,说张兰是个乡野村姑,宋文虎不能忍受。

张兰把宋文虎紧拽着拳头给松开来,笑着说道:“就为这事自己生闷气?不值得,不过是一群贵妇罢了,我如今已是一品诰命夫人,怎么会惧怕她们。”

张兰是一点担心都没有,好歹掌管兰素坊这么些年,身上不自觉的就着一股气势,希望这些贵夫人们跟大家小姐们能够有几分本事,别让她都看轻了才是。

张兰在下船前特意换了一身衣服,跟宋文虎并肩走下船去,果然码头上围满了各家来看热闹的马车。

这些马车上都会有各家的标志,这些女人都是爱美的经常来兰素坊做美容,张兰自然是认得的,她虽然不在上京城待,但是她不代表她不知道啊。

感受到四面八方传来打量的目光,张兰全然不俱,反而按首挺胸身姿挺拔的站在宋文虎身边。

一身的蓝色淡雅襦裙被风一吹带起点点荧光,身上珠宝首饰刺瞎码头上等着看笑话的贵夫人们。

张兰头上带的是唐庆送的宝石簪子,手上带的是颗颗如佛珠一般大的珍珠,衣服上的点缀也是用的珍珠等各式名贵的珠宝。

看得岸上躲着偷看得贵妇们一阵牙疼,要不是她,现在站在宋文虎身边的肯定就是自家那位妹妹或者女儿,而她身上穿的也该是自家的人才能够配的上。

张兰笑盈盈的与宋文虎并肩走着,不过是一群就知道眼红的人罢了,不足以为俱,既然这么想看,就给她们看个够好啦,看完后不知道回去是否能够睡得着觉?

张兰心里很是期待啊,睡不着第二天可是有黑眼圈的,明天兰素坊又可以大赚一笔,嗯,待会就吩咐兰素坊新推一款专门去黑眼圈的j-i,ng华,价格比原定的提高十倍。

果然上京城的人都是人傻钱多类型的,那自己就不客气了,毕竟多赚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果然第二日又不少的贵夫人顶着漆黑的熊猫眼来兰素坊做美容,兰素坊的美容师们得到张兰的命令使劲的推这款眼霜j-i,ng华,钱对于她们来说都不是事儿。

看着才一上午的时间就赚了以往十倍的钱,上京城兰桂坊的管事对张兰五体投地起来,果然老板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张兰赚到钱后就更喜欢打扮了,隔三差五的穿一身华贵的衣服出门去溜弯,偶尔还带着宋文虎出门去秀恩爱。

每每她出门一趟,兰素坊就会多赚一笔银子,张兰拿着这些钱给宋文虎宋承运买了不少的好东西。

乐得宋承运直夸张兰生财有道,自从张兰来到京城他的生活水平直线上升啊。

终于在一个月后,这些人开始发动了,她们发出邀请的帖子,请张兰去赴宴,说是要好好见见她这个一品夫人,好让大家长长眼。

张兰立马推辞掉了,气势非常的足:我堂堂一品夫人,不是给你们当猴子看的要是想要来见我,请递交拜帖上来。

张兰这话一放出去,这些人的脸都给打肿了,还以为张兰一个乡下来的妇人没什么见识,她们一邀请就会眼巴巴的去,张兰要是真的去了,那才是让人笑掉人的大牙呢?

不过区区几个五品官的夫人就妄想请张兰这个一品夫人去撑场面?也不怕闪了腰。

周情如今也算是尚书妇人,原本早就想去找张兰玩,可张兰说不急这一时,请她看一出笑话。周情这些日子在家里乐得肚子都是疼的。

尤其是看见那些妇人们在张兰这儿受了气转过头还要去照顾张兰的生意,周情更是在家里笑的前俯后仰起来。

真真是打了你,你还要给打你人的钱呐。不知道这些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不知道有多闹心。

“夫人,为何笑得这般开心。”刘元聪一回到家就看到周情在院子里笑的花枝乱颤的,心头忍不住一跳。

周情将事情婉婉道来后,刘元聪也是会心一笑,这些人终日打雁,这下被雁给啄了吧:“如此也好,为你当初出口气。”

“我才没有受过她们的气呢。”周情不服气地说道。

当年她跟着刘元聪来上京城,这些人也是明里暗里的挑拨,还妄想给刘元聪硬塞小妾,还想挑拨她跟公婆的关系。

结果呢家里人谁都不吃她们那一套,婆婆还天天带着自己出门逛街买衣服,几个嫂子都把她当亲妹妹看待,气的这些人直咬牙根,所以说她才没有被气到呢,倒是那些人也不知道咋想的,三番两次的想把脸凑上来让人打。

刘元聪不想与周情争论,不过在心里将这些人家里的在朝为官的人给记住了,要是有什么做的出格的就别他这个尚书不近人情了。

你们的媳妇家人欺负我的家人,也不要怪我欺负你们啊~

第二天很多官员莫名其妙的接到一些难缠的事物,甚至还有些都是陈年旧事都给搬出来重新重新整理。

大家敢怒不敢言,都以为是尚书大人要重新整理庶务,只能埋头苦干呗。尚书大人这些年深得圣上恩宠,只要不是让朝堂起争议的,谁敢去触尚书大人霉头,一些难缠的庶务罢了。

不过这样一番清理,尚书院里比起以前来干净整洁不少,前任们留下的烂摊子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皇上看到刘元聪办事的效率后,又好生把他夸了夸,这才是自己理想型的官员,能吃苦耐劳,还不奢求名利,一心为民。

底下的官员看到刘元聪又被圣上给夸了,脸都快要变成猪肝色,刘尚书可是什么都没有干,干活的全是他们这些人,最后半句好话也没有得到。

宋承运也上奏折参了那几个妇人家的官员,说他们管教无方,居然联合起来想要看堂堂一品夫人出臭,这可是陛下亲封的,张兰出丑可不就是在打皇帝的脸嘛,要是传到别国去还不得笑掉别人的大牙。

经宋承运这一提醒,皇帝想想还真是这个理,要是堂堂一品夫人被几个不入流的夫人给欺负了去,那丢人的可不仅仅是张兰自己。还有宋承运,宋文虎甚至还有皇帝自己。

他绝对不许这种歪风邪气在上京城里盛行,必须剔除,当下那几个夫人的诰命就被收回,一应供奉全部取消。

那几个夫人被剥夺了诰命还不算完,宋文虎还隔三差五就派几个兵痞去闹事,搞的她们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第128章 番外三

“走,带你去看我帮你准备的惊喜。”张兰成婚后,唐庆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就好像身上所有的包袱都被卸下了一样。

周青在一旁整理的家务,不明白唐庆在说什么,手下轻轻一顿,不解的问道:“什么惊喜啊。”

周青看着乱糟糟的屋子,总是忍不住想去把它给收拾得干干净净才行,跟唐庆在一起待了十来年,也沾上他那爱干净的毛病。

“走呗,带你去看你就知道了。”唐庆上前拉起周青的手,硬拉着想把他给拽出门去。

周青死活不肯同意,有什么事不能等他收拾完才去看吗?“惊喜”这个东西它在那儿,又跑不掉。

唐庆拉着周青的手,看看四周,正好瞧见一袭白衣的唐沅从门外走进来,眼睛一转,心计上来。

“家里,交给唐沅打扫,我们先去,等看了你回来肯定会高兴的。”

正走进院子的唐沅听见父亲在说他,一脸的懵逼,他今天好像没有惹什么事吧。

“把家里打扫了,我跟你爹爹出门去办点事。”唐庆说完交代一声,就拉着周青走出了大门,独留下一脸在风中凌乱的唐沅。

周青被唐庆拉着走了好一截路,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们这样不好吧,儿子都没做过几回家务。”

“有什么不好的?,正是因为他不做家务,才要锻炼啊,难不成你想看他如我一般懒啊。”唐庆斜眼瞅了一眼担心的周青,说得很是理直气壮。

周青一时哽噎,他从未见过如唐庆这般将自己懒的行为,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之人。真是年纪越大,越学会起无赖来。

唐庆带着周青来到码头,租上一条小船。

周青看着在一旁租船的唐庆,眼睛里的疑惑更甚了,这是要去做什么,还要租船走出去,难不成不在镇上,而是在别的地上?

周青不解归不解,但还是非常相信唐庆,跟着他一路坐船去到一处比较隐秘的码头。

这个码头上都没有几个人,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码头上走来走去,看着像是在巡逻的人。

“这恐怕是别人的私人码头吧,我们能过去吗?”周青看人家那架势有些打退堂鼓,出门在外,这不是在镇里,身边也只有他跟唐庆二人,还是不要惹麻烦比较好。

能够拥有私人码头的,来人的身份肯定不会低,不能为了一个“惊喜”让唐庆去冒险。

唐庆见周青误会了,也只是笑笑,拍拍他的手背让他且安心,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小船停泊在码头边上,唐庆付过船费后,船家就立马撑着船远去了。

周青看着走远的船,有些急道:“他走了,我们待会怎么回去。”

唐庆面带微笑,对着周青调皮地眨眨眼,神神秘秘地说:“待会你就知道了。”

“老不正经。”周青推搡着两下唐庆,低声喃喃两句,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学年轻时候那样皮,也不看看儿子都快要成人了,不知道害臊。

……

周青说的再小声,唐庆还是不出意外的听见了,什么叫老不正经,他还没有满四十,正值壮年,哪里来的老不正经?

“我下次再听见你这样嘟囔着说我坏话,信不信我回去让你下不来床。”唐庆低声在周青的这边吓唬着他说道。

“哈哈哈哈”

周青听完后,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噗呲噗呲大笑起来,笑过后才捂着笑痛了的肚子说道:“我倒是想让你弄得下不来床,但是你能行吗?”

周青鄙视着看着一眼了唐庆的嫩腰,就他这没有干过什么活的腰,一晚上最多三次就累瘫,还想让自己下不来床,没听过只有耕坏的牛,没有犁不烂的田吗?

唐庆:……

“走吧,你不是要给我看惊喜吗?惊喜我现在倒是不怎么想看,我就想看你今晚怎么回去。”周青看看周围荒郊野地的,除了那几个巡逻的,连个船影子都没有,今晚肯定是回去不成了。

唐庆神秘一笑,起码这点上周青猜测错了,自己好歹还扳回一局,待会可是要让周青大吃一惊。

唐庆带着周青走进码头,码头上巡逻的几个人看见唐庆连忙过来行礼:“爵爷。”

“嗯”唐庆淡淡地点点头,拿出一副爵爷的架势,说道:“带我去看看货,听说已经做好了。”

“是的。”回答唐庆的明显是一个管事的,他回答完后躬着腰,做了让唐庆进面请的你姿势。

唐庆带着周青大步一跨,沿着一条还算宽敞的小路走去,不到两里路,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艘大的吓人的船。

周青这一路上也是提着满心的疑惑,他想不通唐庆什么时候置办了这样一个码头?直到看到这艘大船,他整个人呼吸都有点急促。

“你…你…什么时候置办的?”

周青实在是在惊讶,太意外了,唐庆弄了艘船,他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这是惊吓不是惊喜吧。

“唔,我们儿子多大,我就什么时候开始弄的这艘船。”唐庆眨眨眼,想了想,还记得唐沅刚出生的时候,他将他手里的银子都拿来做了这艘船,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整整十年。

周青想起来了,可就是在他出月子那天,正好过年,唐庆给自己封了个一千两的红包,当时自己问他其他钱去哪儿,他死活都不说,原来是用在造船上。

“那也不对啊,造一艘船能花得了那么多银子吗?你肯定还有其他事情瞒着我。”周青摇摇头,不肯相信唐庆的话。

“嘿嘿”唐庆很无赖地笑了笑,继续说道:“造普通的船当然不怎么耗钱,但是造我这样的船可得大把大把钱砸进去。”

周青不解,唐庆带着他上船后,一声令下,不到半个时辰船就开动起来,速度比普通的船快了一倍不止,还不摇摇晃晃。

“咦,这船是怎么开得这样平稳的,速度上也好像快了不少。”周青很明显的感觉到跟自己坐过的船不一样了。

唐庆得意地笑笑:“那是,这船可是我投了许多钱砸出来的新发明,你看着外面像木头,实际它是铁做的,而发动用的也是蒸汽,而不是靠的机械。跑起来当然快啦。”

周青在船舱里左右敲敲,发出金属特有的清脆声来,的确是铁做的。

“那么多钱你就做了这个船。”周青的胸口有些微疼,那么多钱啊,换成铜板都可以装满好几间屋了,就造了一艘看起来没有多大用处的船?

周青痛心疾首,早知道唐庆拿着家里的钱来造船,打死他也不会把钱给交出来,哪怕是放在钱庄里吃利息那也好啊。

“有了这艘船我们就可以去环游全国啦。”唐庆一直想带周青出去看看,可却一直没有机会,也怕这这个时代的船不够结实,经不起大风大浪的。

“什么?你还想要去周游全国!”周青这下彻底给震惊了,唐庆今天是专门来吓他的吧。

家里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呢,药厂放着不管吗?还有儿子怎么办,就这样抛下自己去逍遥。

“我都计划好了,到时候我们再带着爹娘他们,这样一艘大船肯定能把我们全家人给装下,也好让他们跟着一起出去见识见识啊。”

这件事唐庆可是在心里计划了十来年,王喜儿周大福虽然已经接近七十的高龄,但是身子骨在唐庆的调理下可硬郎着呢,做个船到处去游玩一番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周青觉得唐庆肯定是疯了,他自己出去玩还要带上全家人,也不想想大家都土生土长在这里,谁肯陪他一起出去疯啊。

在镇子周围游玩一圈后,唐庆跟周青才下了船回到家。

周青明面上心疼钱,私底下觉得这船还真心挺不错的,一圈下来他没有任何的不适应,以前他还稍微有点晕船,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

周青口口声声说着唐庆疯了,还是陪着唐庆回家去说服父母。王喜儿跟周大福不禁一口答应了,还很高兴,他们一辈子也没有基本出去看看镇子外面的世界,本来以为老了也没什么机会了,没想到老了哥婿还替他们惦记着呢。

“哥,我们也去,不然哪有人照顾爹娘。”周山周河也要跟着同去,王喜儿跟周大福两人远去,他们心里有些不放心。

周青不同意:“那你们的生意怎么办?不做了?”

周山周河对视一眼说道:“不用担心,这么些年我们也培育了些可靠的人才,趁着这次机会我们也好锻炼锻炼他们。”

原本只是想带着王喜儿他们出去看看的,最后发展成全家人一起出门游历,连周素她们都要一同全去。

张兰在上京城接到消息,跟宋文虎收拾东西也包袱款款的赶回来,宋文虎正好有一年的假期,趁这个机会他们就是要多出门去逛逛才好,顺便还把周情给拐了来,气的刘元聪只吹胡子。

唐庆看着一船满满的人有些感慨,一家人总算是又能够团聚了啊,好久没有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唐沅看着父母这样风风火火的准备旅游事业,自己在家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什么都准备好了,却被唐庆给打包给送到上京城去了。

“父亲,我想跟着你们去游玩。”唐沅站在上京城的码头上,眼睛里全是泪水,不可思议地看着唐庆,不是说好一起去游玩的吗,这个大骗子!

“乖啊,好好在上京城待着,你不是一直说想要来上京城学习医术嘛,我能教你的都教给了你,现在是这个时代是你的时代了,我要跟你爹爹去过我们的世界去了。”唐庆一脸郑重的拿出一封信来交待唐沅。

唐沅拿着手里的信封,眼泪都流出来了,他父亲真狠,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留给自己,就带着他爹跑了。

第129章 番外四

周青坐在船舱里直到开出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儿子没有上船跑去质问唐庆。

“你怎么不把儿子叫上?”看着码头上那个小白点,周青有些微微心疼,也在心里暗暗责怪起唐庆来,这人怎么一点都不心疼自个儿子,感情不是他身上掉下的r_ou_,他体验不到痛楚。

唐庆看着周青有些生气的脸,安慰道:“你听我慢慢跟你说。”说着边讲周青给按在凳子上,这才慢慢说来。

“你看看他都十来岁了,在家里谁都宠着他,虽然他继承了你的过目不忘,在我这儿也学了一身的本事,但是他这自主能力实在是太差了点,趁这个机会,我们要好好锻炼锻炼他。”

周青一听唐庆这样说,慢慢镇定下来,在心中一想也是,孩子平日里被大家都娇惯着,有些时候确实没有自个的主意,这肯定是不行的。

唐庆看着周青渐渐恢复过来的脸色,又继续说道:“再说,上京城不是还有宋夫子他们在吗,我早已委托他们替我照顾好他,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等过一两年,他自己独立点,我们再把他接到身边来。”

周青白了一眼唐庆:“就你的道理最多。”不过心里已经不怎么生气了。

唐庆嘿嘿一笑,就儿子那天天穿一身白,像是个守孝的,他还没死呢,就天天这样穿,看着碍眼,不如打发远点,也好让它的周青两人多舒服过两年,等他以后不在这样穿,就把他给接回家。

唐沅拿着唐庆写的举荐信去到太医院报道,太医院的人一看是唐庆的笔迹,立马很热情的招待起唐沅来。

尤其是唐庆信中还说道,唐沅是他的亲传弟子,如若太医院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尽管跟唐元切磋。

唐沅刚进太医院还没过上两天好日子,就被太医院的一众御医们围堵,个个都来请教他的医术,其中还不乏有那些退休了的老御医。

日子真是过得苦不堪言,天天天不亮就要起来跟人家讨论医术,直到傍晚才歇息,看着自己行李中最后的一点私房钱,五两银子,想买个小丫鬟也买不起,半夜还得起来自己洗衣服。

这时的唐沅才怀念起在家的舒坦日子来,家里有爹爹给他洗衣做饭,没事还可以跑到各个哥哥姐姐家中玩耍,这些杂事根本就轮不到他自己动手。

现在他们都出去游玩了,就只剩自己孤零零的在太医院,每天对着一群就只会医术的人过生活,日子真是寂寞如雪啊。

就这样艰苦的过了半年,唐沅终于戒掉了自己爱穿一身白衣的毛病,白色的衣服最容易脏了,每次他半夜起来洗还看不见,有时候第二天起来一看根本就没有洗干净。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在太医院这半年来,他对医术又有了更深的领悟,太医院里有好多好多的医书,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去翻翻看看,大部分都记在了脑子里。

跟着一群爷爷辈的人生活久了,他也开始慢慢的放慢脚步,偶尔有空也会喝喝枸杞泡茶啦,下下象棋之类的,活得像个老人家一样。

终于有一天,打破了他在太医院的平静日子。

“小汤圆啊,爷爷拜托你个任务,你有没有信心做好啊?”这天太医院的大御医将唐沅叫过去说了一番话。

唐沅只是懒散的抬了抬眼皮子,说:“什么事儿啊。”无非就是要让自己帮他找找哪本书里有记载的什么药方,自己现在都快成一本百科全书了。

“太傅家里有一子,时常患病,病时脉象薄弱犹如将死之人,病愈又犹如健壮男儿,太医院这些年下来林林总总一共派出数十位御医都没有将他治好,真是怪哉怪哉,你医术这般好不如也去试试?”把太医摸着自己发白的胡须,笑意俨然你对唐沅说道。

唐沅一下子来了兴趣,立马抖开浑身的懒皮劲,积极的问大御医一要起病历来。

大御医的笑容更甚了,他就知道这小子对这些奇难杂症感兴趣,年轻人嘛,就是要多出去走动走动,别老是呆在这太医院,陪他们这些个糟老头子。

唐沅将病历拿回去研究的两天,准备去太傅家拜访拜访这位公子,因为他从病历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破绽来,这还是他入京以来第一次遇上难题,瞬间充满了兴奋啊。

摩拳擦掌的准备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唐沅就来到太傅家的门口,不过等待他的却是一盆盆的冷水。

太傅家的仆人一个个眼睛都快要长到头顶上,看见他那叫一个傲气,更有一个自称是大小姐的泼辣女子,那才叫盛气凌人,众星捧月似的。

他这是在他们家治病,怎么一个个都傻子一样,偏偏满院子的人就没有一个人觉得不正常。

唐沅站在太傅的门口,深呼吸一口向后退了一步,深深地看了两眼门口的牌匾,确定自己没有进入到j-i,ng神病院,才放下心来。

向骄傲得跟个大公j-i的门仆说清楚来意后,一个长满青春痘外加麻子的小厮才将唐沅给领进门去,眼神的瞧不起可是让唐沅看得真真的。

“那病秧子怎么不死呢?”麻子小厮一路领着唐沅走,一边还在嘴里嘀咕着。

听得唐沅眉头微微一挑,看来他这个病人的处境怕是有些不妙啊。果然小斯领着唐沅越走越荒凉,与外面院子的繁华比起来,可以称得上是茅草小屋。

后院最偏僻的一角,蜘蛛网密布,杂草丛生,就连房顶的瓦片也稀稀疏疏的,墙上还有几个破洞,就这房子能住人?他别怕是走到鬼屋里来了吧。

“到了,进去吧。”小厮领着唐沅到了之后,也没有半分客气,丢下这句话就直径走人。

“呸,什么东西。”待他走后唐沅才朝他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不就是太傅家的一个仆人,看把他眼睛给抬得,好似是太傅家的公子一样,也是他今儿心情好不想惹事,不过就是在他身上撒了些招惹虫子东西,不然要他好看。

唐沅在心里吐槽完,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屋里,这里真是偏僻得够可以,屋里屋外都是静悄悄的,哪里有什么人存在。

“咳咳~”

突然唐沅听到几声微弱的咳嗽声,声音细小如蚊,如若不是这院子里静悄悄的,他连半分声音也都听不见。

唐沅闻声急忙赶过去,一间破坏的厢房中,一名如玉一般的男子正一脸难受的躺在榻间,努力的咳嗽着。

唐沅走过去给他把了把脉,肌肤冷若冰水,脉相薄如禅翼,脸色苍白不说,舌苔上尽是斑点,如果是不懂病情的人来,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将死之人。

唐沅见他难受,从容淡定的从医药箱中拿出银针来,帮他治病。

“我无事,你是治不好我的。”病人看见唐沅要给他治病,努力的摆摆已经抬不起来的手,苍白着一张脸说道。

唐沅却是不听他那废话,都难受成这样还说自己没事,快速地将他的头上以及后背扎满银针,但是一个时辰过后,却无半点好转。

“这……”唐沅有些尴尬,貌似有点像装B失败啊。

病人却无力的对唐沅笑笑,好似在说,看吧我就知道是这样子的。

唐沅不信邪的将这人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给检查了一遍后,红着脸,支支吾吾道:“你…你…是个哥儿?”

“无事,医者无心。”病人难受得苍白的脸上已经渗出斗大的汗出来,还是紧咬着牙关,从牙齿缝间吐出这几个字来。

唐沅彻彻底底的尴尬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哥儿,自己刚才在双贱手还将他全身上下给摸了一个遍,这不就是在轻薄人嘛。

不过作为一名大夫,就该有宽大的胸怀,所以刚才的事儿人家原主都不介意,自己也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啦。

可能因为医者之心作祟,或者是出于同情,唐沅原本打算溜之大吉的,不过看到躺在榻间的人,他还是咬咬牙,从自己的衣袖里取出一枚药丸来给他塞下,又从银针里拿出两只最大的银来天灵盖和脚底板上都扎好。

半个时辰过去后,唐沅才松了一口气,因为病人不在难受,虽然脸色依旧难看,但好歹能把气息给喘匀了。

“谢谢。”病人稍微好了些,他才开口对唐沅道谢。

“不用谢,这是我该做的。”唐沅摆摆手,表示并不是很在意,心里却微微有些r_ou_疼,这可是他爹做给他的保命丸,一共十颗就给了这人一颗。

“我这里没有仆人,我又有些行动不便,没有茶水招待,还望这位公子谅解一二。”杜霖一边躺着,一边缓慢地说。

唐沅看看四周,明明大御医告诉他这位是太傅的公子,哪有公子能混成这样的,就算是庶子,也不可能如此对待啊。

反正天色还早,自己回太医院也是无事,不如跟这个可怜人聊聊天,也好让他舒服一些,唐沅打定主意后反而不着急走了,坐下来慢慢跟他聊起来。

原来这位病人叫杜霖,不过并不是庶出的公子,而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子,不过就是命有些苦,一生下来母亲就死掉了,父亲另娶,娶的还是母亲的嫡妹妹,但是他这个后母却不喜欢他。

因为挡了后母儿子的道呗,原本应该她生的儿子为嫡长子,这下被一个哥儿压在头下,她怎么喜欢得起来。

本来一切都相安无事,杜霖平日低调得很,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他15岁那年,一场风寒过后就得了如此怪病。

发病的时候浑身冰凉,难受的如有千万只蚁虫在咬,可是不发病的时候又比壮汉都还要健康,真是奇怪。

第130章 番外完

唐沅看看杜霖,又看看四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公子可有什么难言之隐?”杜霖虽然行动不便,但是他还是很敏锐的感觉到唐沅的呼吸中透着一股不适应,立马问道。

唐沅咬咬牙关,还是将事情道出:“你得的不是怪病,而是一种毒,下毒的人应该是想将你置于死地,因为这种毒它无色无味,就连银针也查不出来,所以就算是验尸也验不出什么结果,但是坏就坏在你只喝了一半的毒,病情才会时好时坏。”

“什么,毒?”杜霖挣扎着要起身,眼睛里布满恐惧,是什么人想要他的命,整个太医院的人都来检查过自己,就没有一个人查出这种毒?

唐沅又将杜霖给按了回去,让他好生歇着,不许动,不然白浪费了父亲的那颗药:“你还是快歇着吧,你知不知道我刚才问你的那颗药价值万金,不然你也不会这么快镇定下来。”

唐沅承认他自己就是心疼药!

杜霖这才不敢乱动,只得躺着无力的说:“公子今日之恩,我无以回报。”唐沅拿出这么好的东西来救治自己,可是自己却不能给他什么回报。

唐沅摇摇头,看看这荒凉的四周,喂,他吃药的时候就想过,这药钱肯定是收不回来了,不过带他就治好这个人,就可以不用花一分钱拐回去给自己当小厮,这样不就有人给自己洗衣做饭了嘛。

唐沅美滋滋的在心里想着,自己真是个天才,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到。反正这太傅公子也不招这满院子的人喜欢,还不如跟自己回去做小厮呢,至少能够吃饱喝足。

“没关系,等你病好之后,你再来报答我吧。”唐沅在心中打定主意,是一定要将这个人拐回家的,长得这样好看就应该给自己做小厮,带出去多有面子啊。

不得不说唐沅想得很美啊,想让人家堂堂太傅嫡长子给他做小厮,在他心里压根就没把太傅给看在眼里吧,还想要人家给他洗衣做饭,怎么没把他给美上天呢?

“等治好了你,你再来报答我吧。”唐沅心里这样想,却不敢说出来,万一把眼前这个病人给吓坏了,他在上哪里找这样好看的小厮。

杜霖还不知道唐沅在心里打他的注意,也只好认同道:“如此也好。”以前他原本想得了如此怪病就此走了也好,但是现在他不这样想,总得将陷害自己的凶手给找出来,这样就算是死也要死得瞑目。

唐沅可是夸下海口要将杜霖给治好的,结果这一治整整治了五年,中间还将唐庆给他的药给用的j-i,ng光。

.

“这是最后一碗药,喝下去之后将会剧痛无比,你可得忍着点,一定要挺过去啊。”唐沅将熬好的药汁端在杜霖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说道。

杜霖从身后拿出一沓衣服来放在唐沅的面前,交待道:“这是你托我洗的衣服,还有两身是我给你刚做的,要是我没有挺过去,麻烦你将我埋个好地方。”

唐沅看着那一摞的衣服有些脸红,这五年来杜霖承包了洗自己的衣服,他总算不用半夜起来洗,又恢复了往日的一身白。

听到杜霖的后半句,唐沅又赶紧呸呸呸两下说道:“你想什么呢,撑不过你最多晕过去,不会死的。”

想他堂堂神医怎么可能治死人呢,最多最后的药效会差那么一丢丢,所以还是希望杜霖能够撑下去,撑下去这毒就算彻彻底底的解了。

杜霖一口喝下这碗黑漆漆的药汁,默默等待痛感袭来,刚开始一点感觉没有,到后来比他发病的时候还要痛苦,身上青筋爆起,全身涨得通红,最后更是忍不住发出凄惨的叫声来,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我去,这药也太猛了些吧。”唐沅看到杜霖那痛苦的模样,默默地咽咽口水,这药他也是才研制出来,只知道会很疼,没想到把人折磨成这样。

唐沅心里产生浓厚的愧疚感来,一脸担忧的看着杜霖:“小霖子,你加油挺过去啊,挺过去以后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杜霖双手紧握,喉咙喊得都嘶哑了,听见唐沅这句话,竟然慢慢松动了些,觉得没有刚开始那样疼,一股浓烈的执念在脑海里升起,为了唐沅这句话,他死都要撑住!

杜霖整整被痛了四个时辰,一天的时间,中间有好多次他都快要撑不住下去了,是唐沅的声音在他脑海里一直打转,才使得他坚持住的。

原本的衣服现在已经破破烂烂,屋里的许多家具在阵痛的时候,被他自己不受控制的砸碎。

“噗”

在杜霖全身j-i,ng疲力尽的时候,他总算是吐出一口污血来,全身的痛苦就好像随着这口污血烟消云散一般,杜霖总算是坚持不住瘫软在地上。

唐沅原本都快要无聊的打瞌睡,看到杜霖吐血,一下子就惊醒过来,跑到杜霖身边,惊喜地说:“小霖子,我们成功啦,我们成功啦。”

杜霖全身j-i,ng疲力尽,现在已无半点力气,但还是惨淡地回给唐沅一个微笑,竭尽全力地说:“你答应过我,挺过来你什么都答应我,我要你娶我……”

杜霖说完就晕了过去,唐沅却是傻了眼,娶亲?要不要这么刺激,大家不都说爱情来得很艰苦吗?看看兰儿姐姐等了虎哥哥十年,到我这儿倒好,媳妇自动送上门。

不管如何,答应了人家,他唐沅就要做个言而有信的人。先将杜霖安顿好,他才去给家里所有人写了信表明自己要娶亲的事。

.

唐庆带着周青一家人正到处游山玩水,他们出过海,去见识过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也游过水,看到过不曾见过的海底生物,爬过山看过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在这个世界的每一处留下来过的痕迹,周青甚至还学会起写日记来,每到一地就将自己的所见记录下来,好方便以后拿出来回忆,唐庆还请了画师给下一些比较有纪念意义的风景。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