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农家好老攻 BL > 腐书耽美 农家好老攻 第31节

农家好老攻 第31节 腐书耽美

来源:农家好老攻 BL作者:梨子甜甜 热度:

这天他们的船正停在一处海港,准备整顿后开始下一程的旅行,却接到唐沅急来的信。

“你快看看,你的宝贝儿子,这些年总算是记起我们来了。”唐庆将信封递给周青,让他看看信上都写了些什么,他刚才在外面跑可是渴得不行,必须要大口大口的喝水。

周青欣喜的去拆信,看了看信上的内容,立马欣喜若狂道:“我们儿子说他要娶亲了!”

“噗呲”

唐庆刚倒到嘴里的水一下子就给喷了出来,不敢相信道:“娶亲?这小子看上谁叫的姑娘了,还有姑娘会喜欢他?”

唐庆是千百个不愿意相信有人会喜欢自己儿子的,就儿子那调皮捣蛋爱捉弄人的性格,没把人家姑娘给吓跑了就是万幸,还会有人喜欢他?真是太阳给打西边出来了,怕不是他强娶的吧?

“是真的呢,我们儿子可是说了,是对方说要嫁给他的,让我们回去准备聘礼呢。”周青看着信,满心的欢喜啊,自己的儿子总算是长大了,都知道娶媳妇啦,再过上两年他就该抱孙子了,到时候家里五世同堂,多好,多有福气。

唐庆挑挑眉,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有这本事,能让对方主动喜欢他?难不成这小子身上还有他未曾看到过的魅力?

疑惑归疑惑,儿子的人生大事,他们做父母的怎么也该回去主持才行。唐庆当即下令,下一程的旅行取消,他们也该原路返回回去给唐沅c,ao办婚礼。

船上的众人听到唐沅要娶亲了,个个高兴得比自己娶亲还要激动,各自盘算起该要准备些什么礼物才行,这新婚贺礼可不能太寒酸了,毕竟是他们最小的弟弟,还是从小宠到大的。

唐庆跟周青也在准备起聘礼来,儿子虽然没有在信上表明对方的身份,不过他们两人都是出生乡野并不在乎门第,娶得是谁他们不在乎,只要是儿子认定的人他们就支持。

“宝石两箱,黄金一箱,珠宝三箱,这才五抬,不行不行,才寒酸了。”周青一边计算着一边说道,又转过身看着满不在乎的唐庆,叹气道:“儿子成婚你怎么也不出出主意。”

唐庆正无聊的吃着糕点,听周青这样一说,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子,理当关心关心,想了想说道:“聘金你给添上三箱,凑个四季发财,其他的你也按照双数添置,对了还得有大雁一对,,酒黍稷稻米各二十石,凑起五谷丰登,我哪儿还有两张虎皮也给放在聘礼里吧,其余的绸缎二十匹,绢二百匹,锦六十匹,棉布四百匹,麻布六百匹,海外的东西你也按着双数添。”

周青忙吧唐庆说的这些东西记录下来,这把脸色稍微好些说道:“这还差不多,看着像个父亲的样子了。”

“正好我哪里还有这几年搜罗来的几座上好的珊瑚,夜明珠什么的,一起添在聘礼吧,你看如何。”周青一边兴高采烈的说着,一边看着唐庆等着他拿主意。

唐庆一个头两个大,真不想c,ao心这些杂事,无奈地说:“你看着弄就行,我都行啊。”

在海上这些年,每到一个地方他们都会采买些东西到下一个地方贩卖,也挣得盘满钵满的,正愁没有解决呢,这些都给了儿子也好给船挪挪空位。

周青看着懒懒散散的唐庆,无奈地摇着头,低下头又自己盘算去了。

.

京城里自从得知杜霖要嫁一个一个大夫后,大家都在等着看笑话呢。堂堂太傅的嫡长子居然要委身下嫁与一个小小的大夫,这可是大八卦,都等着看杜霖的笑料。

只有宋承运刘元聪两人没有掺和着看笑话,唐沅进京来就住进太医院,并未任什么官职,但是太医院的人那个不敬重他,就连宫里那位生病也是唐沅给在调养着,要不是唐沅生性懒散惯了,早就被封为大御医。可惜他不接受啊。

何况唐沅背后还有个唐庆,唐庆人不在上京城,但是上京城人人都知道皇上给一个虚无的人封了国师,当时还有好多人不解呢,但是宋承运知道这就是封给唐庆的,如果有朝一日唐庆游历世界累了,回来随时都可以坐上这个国师位置。

唐庆这些年明里暗里的点播皇上,使他的江山更加稳固了,以前百姓都过着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日子,但是这十几年在唐庆的建议下慢慢的大家开始过上好日子来,至少每个人都能吃饱饭,国库也不再空盈。

当然这些外面那些个蠢才都不清楚,还以为是皇帝这些年治国才换的百姓安居乐业。

唐庆真的是个绝世天才,他有些绝世的医术,还有绝世的治国之术,但他偏偏又不爱这些名利,追求自由。

唐沅是他的儿子,把他的性格遗传得十成足,让皇帝对他百般疼爱,有时候唐沅闯祸这位还亲自给擦屁股,私下还给他封了个神医的封号。

别人都知神医来无影去无踪,如果不是皇帝有意隐瞒别人怎么会想到唐沅就是那个小神医,就叫杜霖都不知道,还以为他就是太医院的一个小大夫。

“哈哈,这个病秧子总算是不用在家里碍眼了。”杜娇在房里正得意的大笑着。

杜泽也跟着开心着,这个挡他路的碍事者总算是可以从杜家离开了,以后杜家只有他这一位杜公子,没有第二位了。

杜泽跟杜娇的母亲也是偷着笑笑,这个命大的杜霖自甘下贱的下嫁给一个小小的大夫惹怒了杜太傅被除名,以后这杜府就再也没有碍事的人,自己那个短命的姐姐若是知道儿子这样不挣钱会不会气的从地府里爬出来。

“看吧,你现在无家可归了,还想着嫁给我?”唐沅看着只有一个破包袱的杜霖站在自己面前,懒散的笑着问道。

杜霖轻松笑笑:“本来你救了我的命我就该嫁给你以身相许,脱离那个家如此也好。”

杜霖病好就查明了那毒是他的继母所下,他本意没有想过与杜泽他们挣过什么,结果他们还是不肯放过自己。自己什么都没有谈何报仇,还是原地那家人为妙。

“行,我爹他们已经在来京的路上。这几天你就先住太医院吧,记得帮我衣服洗了,又脏了不少。”唐沅又拉出一箩筐的白色衣服来让杜霖洗。

杜霖很开心的给唐沅洗衣服去了。

于是上京城又有新的笑话传出,堂堂太傅的嫡长子,为了一个大夫被太傅赶出家来不说,因为没有嫁妆天天在太医院洗衣服呢。

好多人还拿这件事来教育家里的子女,你以后可不要学那个杜霖想着什么儿女情长,你看看这就是下场,身为贵族就是要嫁给贵族才算的得上体面。

八月初八。

唐庆带着全家人回上京城,唐沅带着杜霖去迎接,太医院的人听说唐庆要来,纷纷出动,这位神医的师父他们早早就想见识了,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这次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怎么可以错过。

皇宫里,皇帝也接到消息,他很是激动啊,他的知音,他的国师,这次总算是能够来他这个上京城看看了,说起来这些年都是书信来往,还没见过真人,这次他来上京城自己怎么也要尽尽地主之宜。

皇帝也带着全家老小,皇后嫔妃,皇子公子纷纷赶到码头去迎接。整个上京城的人都轰动了,来了什么人竟然要皇帝带着全家亲自迎接。

莫非是那位“国师”?上京城的人都不傻,纷纷出动。唐沅带着杜霖站在码头的最前面,后面跟着一群人。杜霖忍不住很紧张起来。

“他们这是做什么?要不我们站在一旁去吧。”杜霖眼角都看到圣架了,肯定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他跟唐沅两个人惹不起,站在一旁去不要惹事的好。

“不用。”唐沅坚定的摇摇头。

杜霖在内心叹了口气,看着御林军大兵压境,圣架也一步步的靠近来,强行镇定。罢了罢了,嫁j-i随j-i嫁狗随狗,这次要是被圣上怪罪下来,自己一人担着就是。

圣架上前看到唐沅便挺了下来,皇帝从圣架上四平八稳的走了下来,看到唐沅也是一喜,叫道:“小汤圆。”

唐沅走上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却被皇帝阻止:“早就告诉过你,见我不必行礼你怎么就不听呢。”

唐沅调皮地眨眨眼睛,又拉了拉正在神游的杜霖,这边与皇帝并肩站着,连皇后都要往后靠靠。

杜太傅一家自然也是在的,以他的身份他们一家站在前面几排不是问题,可是看到与皇帝并肩站着的杜霖他们脸色都煞白了。

不止杜太傅一家,其余所有人都在猜测起唐沅的身份来,这会傻子也该想到与皇帝这般亲密的怎么可能是个普通的大夫?他们往日都啄了眼,人家可是深藏不露的大人物,这会都纷纷赞叹起杜霖眼光好来。

杜霖内心十分忐忑啊,他原本以为唐沅就是一个小小的大夫,所以才会要求他娶自己,现在看来是自己配不上他才是。看着在一旁与皇帝谈笑风生的唐沅,他此刻只想找个地缝藏一藏,尤其是后面还有一群对他虎视眈眈的人在。

唐沅感受到杜霖的难堪,伸出手握住他,让他且安心。

唐沅与皇帝正聊得开心,远处水平线上就出现一艘大船来,两人都停止了聊天,满心欢喜的等待起来。

待到唐庆他们走进看到这么大的场面也是吓了一跳,唐沅在信上可是说只会带着媳妇来迎接吗?怎么看这样子,上京城的文武百官全都来了。

“孩儿恭迎父亲爹爹。”唐沅看到唐庆下船来,立马跪拜起来。杜霖愣神间也跟着唐沅一起跪下。

唐沅带着周青下船来,看到唐沅跟杜霖两人跪在自己面前,心中就知道这多半就是自己的儿媳妇,踢踢儿子的脚,让他起来。

“恭迎国师回朝。”皇帝也给唐庆行了一礼,感谢他这些年对大明朝所做的一切。

唐庆摆摆手,刚想对皇帝说自己怎么就成国师了,结果文武百官看着皇帝都对唐庆行礼,他们也跟着一礼道:“恭迎国师回朝。”

唐庆的小心脏可是吓得碰碰碰直跳,打发皇帝走后,看着唐沅恨不得打死他。谁让他如此高调的。

“父亲,我没有,是他们自己来的,我走到半路,他们全跟来了。”唐沅满屋子乱窜一边解释着。

杜霖护夫心切,忙向唐庆解释道:“国师大人,唐沅他说的真的是这样的,我俩走在半路御林军就跟着来了,我们也很纳闷。”

唐庆听儿媳妇这样一说,也慢慢的将自己手中的砍柴刀给放了下来。唐沅这才大松一口气,真怕自己的父亲一刀子下来把自己给砍了。

“叫什么国师,叫声父亲来听听。”唐庆看着杜霖没好起的瞪瞪眼。

杜霖脸色一红,咳嗽两声,糯糯叫道:“父亲。”

唐沅蹭的一下跑到唐庆身边,伸出双手,不要脸道:“改口费。”

唐庆气的差点又去拿他的砍柴刀,不过还是从衣服里掏出两个厚厚的大红包来。唐沅抢过一看里面全是一百两的银票,足足一百张呢。

“小霖子我们发财啦,以后再也不用你给我洗衣服啦。”唐沅看着银票泪流满面,激动得差点把杜霖给抱起来。

周青却是听出了其他的事,疑狐地问道:“什么?你居然让你夫郎洗衣服?”

唐沅无所谓的一摊手:“是啊,你跟爹走的时候一两银子也没给我,我只好找个人来给我洗衣服。”

杜霖也在一旁帮腔道:“没关系,是我自己愿意的。”

周青看他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八月十五

是唐沅跟杜霖成婚的日子,唐庆跟周青得知杜霖是太傅的嫡长子以后,更是将聘礼提高了一倍,凑足了一百二十抬,光是抬聘礼的人都站了一条街。

还别说请的宴席是清苑楼的最高规格,穿戴的喜服是兰素坊最好的绣娘连夜做的,宅子是皇帝亲赐的,里面的所有家具是山河木艺打造的。

这时人们才不得不感慨,杜霖的眼光是真的好啊,找了唐沅这么个宝。

他的亲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他的舅舅是山河木艺的老板,他的几位哥哥开的清苑楼,他的姐姐们开着兰素坊。他的老师是当朝丞相,他的姐夫是大将军,另一个是尚书大人。他自己还是皇帝亲封的神医。这样的人给他洗两天衣服又怎样,洗一辈子都甘愿啊。

不过这些还都是其次,看看那一百二十抬聘礼,每一箱都装得满满登登的,里面放的都是些奇珍异宝,这就聘礼都给子子孙孙用的了。

要属最心疼的莫过于杜太傅一家了,他们以为杜霖给他们家丢尽了面子,结果一转身把他们的脸给打得生疼,现在文武百官都给去喝唐沅杜霖的喜酒,连皇帝也去了,他们家却是去不得,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八月底

杜太傅一家查出贪污受贿卖官一案,杜太傅被撤职沦为普通人。再这前一夜唐沅亲自去了趟杜府给杜夫人下了点药,怎么也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于高傲的杜太傅一家,撤去他们身上的光环沦为普通人是最难受的事,死反而太解脱了。

十月底

唐庆到底还是在上京城待不惯,带着周青他们又想去环游世界,这次唐沅跟杜霖给贴了上来,这次说什么也不让他父亲抛弃他们。

“你,你去把衣服换了,天天一身白,我跟你爹还没死呢。”唐庆看着赖在船上不走的唐沅强制命令他换衣服。

唐沅抱着船舱里的柱子死活不换:“不换不换,话本里都写了一袭白衣傲人,视为仙人也。”

唐庆拿着鞋底要去抽唐沅,周青跟杜霖在一旁喝着茶唠着家常,看着唐庆跟唐沅父子打打闹闹,并不上前去劝慰,反正这种事三天一小闹,三天一大闹,习惯了。

(全文完)

空间番外:

空间本就是天地j-i,ng华给孕育出来的灵宝,随后被唐庆给捡到认唐庆为主,而唐庆又拿着空间种植药材,造福百姓,给空间积累了无上功德,才使得唐庆死后,魂魄没有散去,而是穿越到这个时代。

在这个时代的唐庆也不忘本心,继续积累功德,使得空间愈发强大,为感激唐庆,空间与天道条件,天道分与唐庆家人气运,可保他们亿万年平安无事,哪怕转世投胎。

唐庆这一世去世后,空间也跟着消散,它身上的功德太多再也不适合待在人间,而是独自孕育成一个新的星球,在银行系的另一边等待人们的发现。

直到亿万年后地球毁灭,人们坐在飞船上在银河系里寻找可以生存的家园,转世而来的唐庆跟周青一家人跟随着空间的召唤找到这片绝世净土。

上一章:农家好老攻 第30节

下一章:没有了,返回本书封面栏目首页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