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 > 腐书耽美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1节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1节 腐书耽美

来源: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作者:最底线渣男 热度:

文案

二代金莲所化的主角生来就是地仙修为、天仙境界。

原本是可以在仙界过着安静祥和的恬静生活的。

不想却因为天意的捉弄,渐渐发现生活其实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简单随意。

被卷入一连串的漩涡和y-in谋。

经历种种感情上的波折和自身的成长后,究竟会走向何方,笔者也是一片茫然。

这是一篇类似随笔的连载小说

每一话都比较短小剧情较为独立

每一卷为主线的一次主要进展。

大体上算是平淡中带点有趣,又带点腹黑,最终还带点污的小故事群。

希望您能喜欢。

内容标签: y-in差阳错 东方玄幻 成长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刚烈 ┃ 配角:老爹,老妈,小兔,泼猴,其他 ┃ 其它:养成,污,冷笑话,废柴主角,讽刺,西游

第1章 转校的第一堂课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上转来了一位新同学,现在请他跟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

班主任对台下说完,微笑着看向我这边,目光和蔼、神态可亲。

“咳咳”心知早晚也躲不过去这关,我清了清嗓子,纵有万般的不情愿,也只有装出高冷不容置疑的表情,硬着头皮打招呼: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刚烈。刚强的刚!猛烈的烈!”

“ga-ng裂?哈哈哈哈!ga-ng裂!”

“啧啧,可怜,可怜”

“要坚强”

。。。。。。

果不其然,惊讶造成的片刻寂静之后,全班立刻以一阵热烈的哄堂爆笑欢迎了我的到来。毕竟,上仙的修为程度普遍比较高,这个年级的学生,都是学完了下界生物生理卫生课的。而我这个倒霉的道号,又不凑巧跟某种下界生物中常见的,生理性卫生器官疾病,有着某种玄妙的联系。这都要怪我那个文艺气质满满的老爹,摇头晃脑的说什么“纯则粹、阳则刚,东方未明、西风正烈”,结果,就把我文艺成“ga-ng裂”。

班主任一副强憋不住笑的难堪表情,用戒尺敲着桌子让大家安静。上仙都是极讲究仪态的,如此哄堂大笑,实在有失大雅。大概是老师力道修为高深的缘故,敲了几下居然把戒尺都给敲断了。还是班主任对我好,仙界的老师都是经过特殊修炼的,再好笑的事情,她们也不会跟着笑。

我最喜欢老师了。

“哈哈哈哈嗝”

除非是她们忍不住

。。。。。。。

可想而知,转到新校新班的第一堂课,就基本已经确定了我未来数百年,在这帮仙长仙童心中牢不可破的地位和新称号。

我,刚烈,仙童一枚。修为等级地仙小学二年级,可以熟练的使用次级桃木剑降妖伏魔,可以熟练的御剑飞行(虽然是木头的),三百多步之远(只用了半个时辰),离地四五丈高(未准确测量),若是纯粹按照仙力资质比论,原本是连九重天边儿的云霞都摸不着的。

然而正如下界生物们说得好,一人得道j-i犬升天。随着老爹受上级提拔,我跟着老妈,也从地仙圈儿一跃升级到上仙圈儿。我还免试转进了仙众交口称赞、师资力量雄厚的仙大附属小学,从此改修五雷天罡正法,将来可以直升附中乃至仙大,毕业即可位列仙班,在体系做事。真是羡煞左道旁门,一时引起了颇多争议。还记得初来校报道的时候,校长对住我左右端详、直叹气摇头,神态苦楚而口不能言,想必其内心,也是颇受煎熬吧。

其实我自己很是舍不得离开地仙圈儿的那些小伙伴的。虽然那边学校比较小,生员也是各种各样成分都有,比较复杂,但是大家都很呆萌。智商呢大概也跟我在一个档次,最重要的是,没谁拿我的道号来取笑。

我最舍不得的,就是邻居小青,她是我的同桌,我们俩关系最好了。

她们家本是千年蛇j-i,ng修行所化,善能解毒疗伤。我们家则是老祖地仙一脉,长于炼丹制药。两边本身就接地气,年谊世好。我们俩上学放学都是形影不离,有除妖作业的时候,她卧底我偷袭,往往打得妖魔鬼怪莫名惊诧、满头大包,甚至从此怀疑妖生,堪称完美搭档。我经常串门去小青家做功课、吃晚饭,她妈妈做的田j-i饭超级好吃的。有次我练习御剑飞行的时候,小青在地上喊我回家吃饭。我居然一时把持不住,从半空中跌将下来。把头上磕出好大口子,至今尚留有疤痕。

小青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在我额头伤处一吻,伤口便立时愈合。

记得她曾经笑着对我说,说她是第一个留给我伤痕的女生,要我永远都记得她。

转校后的第一个晚上,我抱着枕头辗转不能成眠。脑子里满都是小青转身离开时,那蛇腰软软长发飘飘的样子,还有她叫我道号时甜甜的笑,心里感觉暖暖的,又酸酸的。

小青对我最好,我最喜欢小青了。

第2章 龙城是我家,老爹最伟大

刚才说过,我们家是地仙出身。勉强可以说句还行,距离能得上仙认可,那可还差得远。其实这仙界里混,也是要看出身、讲阶级成分的。这出身好的,道根正统,再加上自己努力,刻苦修行,早晚有飞黄腾达仙运亨通的一天;可若是天生不凑巧,人物角色创建好,这刷新出来一看,是什么俗体凡胎、妖魔鬼怪之流,恐怕出了新手村之后,路就开始没那么好走,了不起地方上安排你个山神、土地,难再上进。而这三界六道之中,又以上仙为首地位崇高,最爱讲究出身成分。

按老理说,这上仙、散仙、地仙,原都是仙家一脉,彼此间本不应分个座次阶级。只是又听老师说,这上古时代仙家曾经历大劫数。天地革新神魔交战,混沌大开而后天清地浊天动地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巴拉巴拉巴拉的听不懂。总之这样或那样的缘故之后,上仙瞧不起散仙,散仙瞧不起地仙,至于尸解仙、妖j-i,ng、魔怪、练气士之流,则更是提不上串儿了。到如今,上仙掌控住九重天外九龙城进而法约六道众生,散仙、地仙皆成其附庸矣云云。

历史课和思正课是我最讨厌的课程,地仙小学教学质量也一般,教的、学的都不太认真。故此我能记得的,大概也就这么些了。所幸听同学们说,将来步入仙界后,这些东西学不学都没啥用,主要还是看仙脉关系和战斗力指数。听他们这么说来,我想大概是未来的饭碗又有指望了吧,心头不禁偷偷有些小庆幸。其实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很低的,不求闻达天庭,只要长大后能有一席之地安神、一泉甘露伴饭,早晚混个肚儿圆,平生足矣,嘿嘿!

只是别看我这么烂泥扶不上墙,若要说起我老爹,哼哼,虽是地仙出身,那可绝不是什么寻常角色!

他本是老祖手植金莲所化,水火不侵,天生十窍能知宇宙万物、过去未来,出生之时天地变色震惊了玉帝,派下千里眼、顺风耳打探,据说是“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一等一厉害的资质”,一时间在三界之中都颇有名气。

老祖花费万年心血栽培,好不容易练出这么一个稀有度SSS级的神级种子选手,满心指望老爹能专心修行,吸取天地灵蕴,有朝一日法力通天接他的班,完成地仙界的伟大复兴。可万万没想到,老爹他偏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完全没有把修炼当回事,只好云游天下结交四方好友。这懒散程度我俩完全是一样一样的,不用做亲子鉴定也知道是仙脉纯正遗传了。后来又游走到下界一个叫大明湖畔的地方,碰到我老妈在正在那边吐纳练气。这爱情来的太快好像龙卷风,一下子天雷撞地火,啥都不顾直接领回洞府结婚,还走后门儿托关系把老妈从练气士纳入仙籍,接着就有了我。

老祖苦练万年的金莲道果,眼睁睁的看着被懒散的天才老爹,练出了懒散又弱智的我。基本相当于你去玩骰宝,然后眼看着庄家一晚上连开了十七把大,你一激动把口袋里的钱全都跟着买大,结果盅扣一开:“三个六,豹子!庄家通吃。”气的这位老先生按不住自家门板,三昧真火喷出去足有三五十丈远,把个看门的明月彩霞分分钟烤成三级重度烧伤。没多久,老祖就发了三界通告,宣布跟我们家断了关系,“老死不相往来”,气咻咻的闭关炼丹去了。

老爹提起老祖的时候嘴上不说,看表情似乎还是有些神伤的。我就同老爹说,我觉得跟老头子断了往来也好,仙家本是长生不灭的何来“老死”一说,八成已经是炼气出了岔子,神志不清楚。留着往来早晚也是累赘,说不定哪天他再练岔了几根仙脉,还要替他付丹药费。老爹听言顾不得伤感,穿着人字拖提起新炼制的鳄鱼鞭,追了五条街要揍我。多亏老妈,一路跟着给老爹摇旗呐喊,实则暗地里施了个法术护住了我的头脸,我英俊的相貌才得以保全至今。

老妈最照顾我,我最喜欢老妈了!

(其实吐槽老祖的话都是老妈教我的,我那么小哪里懂得辣么多道理啊!)

总之话还没说完,老爹被踢出洞门之后,就隐了姓名,带着老妈跟我换了个小区,搬到小青家隔壁去住。这边住着的,大多是妖物修成仙体的“地仙中的下等仙”,生活窘迫。大多一天到晚的c,ao劳,没什么功夫说闲话,也没有瞧不起我们的。气氛比较好,有利于共建和谐社会,房租也比较便宜,还有便宜出售散装粗酒的小店。老爹他虽说是不爱修炼,资质却是通天彻地一等一的木奉(自称),本身金莲所化又通晓百草良方,索性就开个仙丹作坊,我家做药小青家卖,各种好处对半分。赚下了钱,跟小青爸约到社区小店里,隔三差五高歌买醉,堪称其乐融融。

不得不承认,老爹炼制丹药的技术确实厉害。不需借助任何高等级丹炉(很贵的买不起!),也不用众多童子组成法力链加持(雇童子也要花钱!),随便找小青妈借了个熬粥的青铜鼎,就能练出各种高品质仙丹。纵然有些个挑剔的顾客,买去一吃,回头抱怨丹里有股锅巴味儿,横竖只要吃不死他,总还算有名气。

有这样大才干的老爹,在仙界总是无法被埋没的。据说是有一日小店买醉的时候,恰逢下来视察工作的上仙食物中毒,倒在地上痛苦不堪。老爹他古道热肠,腋下搓出一枚仙丹给他服下,上仙立刻狂吐不止,胆汁都呕尽了,什么毒都给吐出来了。救了他性命,上仙千恩万谢得去了。没过多久,老爹的名气就上达天听,免不得派下太白金星来,许诺了诸多好处,礼聘老爹去上仙那边做事。于是我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住进了九龙大道东的一间官派仙宅,我也顺势从地小转到了这里。

“大概就这么回事儿。”我跟我的新同学们说道,故意装出老爹那种很淡然的招牌表情。满心指望他们能发出阵阵惊叹,比如:“哇,你父上好厉害”又或者“你们的经历好神奇哦”之类的,仙童嘛,总是好面子的。

然而他们只是看着我,笑而不语。

其实也难怪,毕竟这边的同学,家里不是仙界巨商,就是兵部大佬,见多识广。心非凡、自非凡,就是这么的卓尔不群,他们的气质,我很是仰慕。

其实,我跟新同学们聊不到一块儿。并不是说他们对待我不友好,除了那个倒霉的道号引起的事故之外,他们对我算满不错的嘞。见到我就微微一笑很倾城,也会主动跟我打招呼。这边的同学说话都很好听,行动举止更是仙姿得体,就连在校吃便当的时候,都能显出那种与众不同的儒雅。不会像地小那边,各种奇怪的吃相声响,各种不明来源的神秘食物残渣ji-an我一身。我还记得,有次午饭时间,小青从书包里掏出一只带毛竹鼠,是那种下界很可爱的,会吱吱叫,小爪爪还在乱挥乱动的毛绒绒的小可爱。我刚想凑上去摸摸,不料小青她直接一口下去,把整个竹鼠头都给咬掉了!她还一面嘎吱嘎吱的嚼,一面把竹鼠还在滴血的断头残尸塞给我,嘴里稀里糊涂的说:“好吃(格拉格拉),新鲜,你也吃(吧唧吧唧吧唧)!”卧槽印象不要太深刻,惊得我头上走了三魂,脚下走了七魄,魂游天外了半晌才回过神儿,堪称童年惨剧。

这边同学就完全不一样,会把各种仙家臻品分给我吃。“刚烈,知道这是什么吗?”“地仙界没这种食材吧?”“我父上在在仙君身边做事,仙君送给我家的点心,据说是玉帝御用同款,刚烈你也尝个鲜?”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没错,他们就是这么高端,跟他们待着连我也跟着沾光了。修行上遇到困难还有同学可以帮我理气导引,指点出在地小那边教的差错。天哪,什么概念!在以前地小那边这种事情谁管你呢,肯认真修行的都没几个,大家都只想着赶紧放了课,约着哪儿到哪儿去看妖j-i,ng打架。

只能说是他们玩的东西、聊得东西我都很难融入进去吧。这边男生很多家里是天兵兵部那边的,一聊天,不是各大星宿战斗团的实力孰强孰弱,就是甲级热能光剑和乙级等离子光剑的性能差别啥的,我完全听不懂的话题。

热能光剑是啥玩意啊!能吃吗?我还在用次级桃木剑呢,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你们站在等离子光剑上飞,会不会把鞋底嗦烂啊!我这么一说肯定会被他们嘲笑的吧,算了不能聊了,我闪。

女生那边更是烦人,我以前学校认识的女生就只有小青。小青她很好的(虽然她喜欢生吃各种小可爱),经常跟我一起玩。这边的女生一大堆,也,,,挺好的,皮肤白净的好像老爹刚炼出炉白到透明的仙丹,长得都好完美,尖下巴瓜子脸小巧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白衣云袖仙气十足,我纯粹只能靠她们佩戴的环佩品牌来区分,到底是谁在对我指指点点又窃窃私语。

别说跟她们聊天,只是走到她们附近,都会引得她们用小扇掩面,嗤嗤而笑。充分让我感受到啥叫“自!惭!形!秽!”。偶尔侧面偷窥一下她们的仙容足矣,如果直勾勾的盯住她们,我一定会被神光眩目到双目失明的吧。没办法一起愉快的玩耍,溜了溜了。

仙小的日子很孤单也很无聊,我时常会想念跟小青手拉手一起玩的时光,还有小青家的田j-i饭,真的很好吃。

我最喜欢小青了,还有小青家的田j-i饭。

第3章 卸妆问铜镜,长调短叹一场

今天我发现,我不是家里唯一一个变得喜欢叹气儿的主。

另外一个就是——我的妈呀。

老妈的故事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大概是因为忌讳那种比较低微的出身的关系吧,老爹老妈从来都不在我面前讲老妈修仙之前的故事。

至于他们的相遇,根据老爹的说法,则“颇具后现代浪漫主义色彩”。老爹他真的是很文艺,说的话我都快要全听不懂了。以我平素对老爹的认知,他唯一了解的色彩,应该是指喝醉酒后,带着我一起逛仙品内衣店,眼前小星星里映出的花红柳绿才对吧。老爹一边逛,还一边用含混不清的口齿给我介绍各种复杂知识,说是什么男神常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后被老妈拿住,一顿暴揍。总之,那是在他下界四方遨游(找凡酒喝?)的某个盛夏,这天傍晚忽然心血来潮,想要品尝一下盛夏的果实,来一发不依靠法力、纯粹用化身的夕阳下的奔跑。

你们都知道的,仙家讲究的就是道心稳固。一旦心血来潮,必然是有大变故或者大机缘。于是作为一个善于决断的有为男神,老爹不需任何思量,毅然决定开始这发“关乎历史命运的长跑”。莫不是闻到了酒铺?酒好不怕巷子深,下界人诚不我欺。

当是时,只见天地之间有那样一位英俊的男神,他收敛住周身神光,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甩开两条大长腿,像是看到了千里之外,那瓶剔透陈酿,正要破泥传香,啥都不顾了狂奔起来。

老爹他不愧是金莲化身,耐力十足,持久度堪比南极仙翁牌蓄能池。这发狂奔足足持续了七个昼夜,从距离上直观来说,大概就是从九龙大道东一口气跑到了蓬莱西路。九龙城所有的上仙,一年来微信上积攒的化身步数加起来,应该也比不过这次长跑。

老爹他跑啊跑啊,灌木扯破了织锦仙衣他也不管,荆棘划破了腿脚他也全然不知,一直跑到快要断气才停下来。

“那是在下界的一个湖边,

我遇到了你娘”

老爹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又说:

“你娘她正在湖边洗——衣服。”

“你可是会掐算的,还知道宇宙万物过去未来,然后你心血来潮跑得辣么快,衣服都跑脱了脚底儿跑烂了都不顾,就是为了去湖边看一个妹子洗衣服?”

我从任何正常仙人合理思维的角度出发,指出老爹的逻辑盲点:“其实你只是酒后腾云驾照被老祖扣了吧。”

“你还小,你不懂!这是机缘。天机的机!缘分的缘!”

老爹总是这样语重心长的教导我做仙的道理,只是眼神忽而又变得悠远起来,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嘴角还不自觉得挂上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在那嘴角里若隐若现的莫不是哈喇子?

“好大的机缘,真的好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后来我又问了些啥如今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那天老爹穿着人字拖,提着新炼制的龙骨鞭,追了九条街打我,直到把我打成脑震荡部分失忆。

老妈,我要告状,老爹他喜欢家暴,我要离家出走!呜呜呜呜呜,让我先自拍一下,取个证。

如今的我,只记得那年夕阳下的奔跑。

老爹他真的是比我更能跑!

其实仙家的家庭关系就是这样,跟下界完全不一样的。如果你只是个卑微的下界生物,过着那种“晚上睡前还要摸摸米缸,忧心下顿儿饭在哪里,纵然妻妾有些颜色,也无甚意趣”的悲催人生。那我想,你应该是很难理解我们这种“忽而恬淡,忽而激烈,充满爱和终极关怀”的生活方式。

没错,成仙,超凡,脱俗,理当如此,远目。

总之,在经历了这样又或者那样,“充满爱和终极关怀”的故事之后,老妈她气聚到一半炼都不炼一下就跟着老爹走了。在那之前老妈跟老爹完全不认识,然后后来她就经常感叹自己当初太年轻太森破。

最奇怪的是老妈她明明是被老爹这个男神给骗了,却整天教我小心那些仙女:“越漂亮的仙女心机越重,越喜欢骗你这种小仙童。”

老妈时常这样对我说。

我想,大明湖畔八成是下界的一个智商盲区,他们是在盲区里智商被清了零,然后就发现了彼此的优点吧。

大概是因为老妈一直是那种很上进的炼气士,后来成了仙,也一直是一个很上进的仙女。早在大明湖畔炼气的时候,她就很刻苦。起早贪黑,期待有朝一日能完全得道,白日飞升。虽然从专业修仙的角度上讲,她只是刚拉开了个架势,还没做完第二套广播体c,ao就遇到了老爹,然后就被夹带着成了仙。但应该承认,在那段有限的炼气时间里,她真的是很努力、很上进的在修行了。

有了我之后,老妈她真元受损——据说仙女都这样,所以真正有上进心的仙女大多单身,身边围着一圈儿舔狗。话说,这舔狗也算得上是三千世界中,好奇葩又好悲哀的一个物种了。明明知道“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舔狗不得HOUSE”,还是要天天围着仙女打转转“谁说舔狗不得HOUSE?”,然后有一天果然就真的“不得HOUSE”了,嚯?好神奇。提起这种为了爱情无所畏惧的j-i,ng神能量,足令三界少女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总之老妈她就是仙道上再也难以寸进,于是像三界六道各个种族,所有够强势的女生一样,她把自己的这种上进心完全的寄托在了老爹的身上。

住小青家隔壁的炼丹的时候,老妈就孜孜不倦的催促老爹:“少扯淡,多炼丹!有心思亲亲抱抱举高高,还不如把那堆竹炭给我好好削!”总之惹得老爹抱怨连天,说连自己最爱的《下界生存》都没时间看了,还说要离家出走。

切,离家出走?怕不是离家去社区福利部买酒,再来一波逛内衣商场!

后来老爹带着全家都升了上仙,住到了九龙,老妈她还是没有能够放下心来安乐几天。

话说,以前在地仙那边棚户区住的时候,左邻右舍都是些出身不佳的低阶种类。老爹酒量出众,大家都很仰慕他,连带着老妈的脸上也有光彩。更何况,那种地方,纵然有些个仙女狐妖,自觉绿肥红瘦,结果跟老妈一比,仙女狐妖都只有变萝卜香蕉,只管掩面而走。总之,一仙若比一仙高,郁闷自从心头消。

可现在住到了云天外、紫霄阁、璇玑台,街上随便拉住十个仙,九个都是高干子弟、仙界j-i,ng英,配四把剑、戴三个表,老爹就难免变得有些“泯然仙众矣”;这天上的女神,各个身材样貌都是绝伦,法力又高,说话又好听,出门不是脚踩白莲就是步生紫烟,最差的也能呼风唤雨、腾云驾雾,老妈修行低微完全没办法比,所以老妈她超级不喜欢跟她们在一起的。

我跟老妈都是混到没朋友,在家没事就经常坐在云台边看着远空比赛叹气

“哎。。。”

“唉!”

“嗳?”

“唉。。。“

这样的充满抑扬顿挫和感情色彩的语言交流持续了很久,我们叹出去的仙气,足以把塔图因转化成卡米诺。遥远星系里干旱贫苦的异形们,无不家家供奉我跟老妈的三寸大头画像,日夜顶礼膜拜,只求中土神仙早降甘霖,普度众生,竟意外的给我们增加了一笔功果分红。于是我们就这样一直关注三界绿化问题,直到老妈的母性光辉逐渐盖过自身的好胜本能。

她不再专注于隔壁仙女姐姐新买了什么名牌仙包,开始关注我的心理健康问题。

老妈最关心我,我最喜欢老妈了。

第4章 如果食物中毒请尽快洗胃

今天在学校一如平常,放了课我又没加入社团,跟同学巴拉巴拉了几句就早早回家。一进家门,我就发现气氛不同往常。

老妈没有在云台“普降甘霖”,而是在门口等着我,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还跟我说有礼物给我,就在我房间。回想起上一次老妈说要送礼物给我,还是老爹初升天庭吧。说好了要给我买一套全新的行头,不至于在仙小同学面前丢了地仙儿面去。结果期待了半天,最后只是带我去莲池公园儿转了一圈儿,吃了个仙云木奉冰,还是一卖甘露的商家搞宣传,免费派送的。

我们一边走着我一边琢磨着,这次又有什么好事?莫不是是老爹又又又升级了吧,然后老妈一高兴就给我买了那把初学者光剑?同学们的光剑柄都用得旧旧的了,只有我,还在用那把磨得光溜溜的次级桃木剑。每次上御剑训练课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想到我这么着总算跟上了时代的快车,心里不由得还有点小期待,老爹果然是最伟大的啊。

推开房门,门撞向一边,匡的一声。

我只能说,当时我整个仙体都进入了斯巴达模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试过这样的体验,比方说,在网上订购了一件打折的套头卫衣,期待了好几日,总算这一天,快递到了,传音叫你下去取。你一边下楼一边生气,心道你丫个懒蛋,一件衣服而已,就不能给我送上来或者直接丢在门房吗?还要累小爷下去取,不知道小爷五五开黑吗?等下回去就要投诉你云云。结果下去门房,打开大门一看,我勒个去,门口停着一部七缸高配七香车,车前盖上用花瓣摆出你的名字,然后你那寻常一年都不给你打次电话,在外公干的Suger Mommy忽然从一旁跳出来:“Surprise! Mother fucker!”

总之,你那会儿什么心情,我现在就什么心情。

在我的房间角落,立着一个j-i,ng致的金丝笼子,里面静静的抱膝坐着一个下界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穿着一件明显跟个头不搭调的白色仙衣,皮肤白白的头发也是白白的,只有双脚□□着好像有点脏脏的,不过那不要紧完全不影响她的可爱好吧,听到了我开门的声音,正蒲扇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盯住我看。

超喜欢的有没有?有些下界生物很喜欢养一些更小巧的生物当宠物,其实仙家都一样啦。尤其是我,其实超级爱各种小动物的!以前在下界生物认知课程上,就最爱看那些小动物的图画。小竹鼠(泪目)、小狗、小羊、小狼、小马、小牛、小狮子、会喷水的小鲸鱼,还有我最喜欢的小白兔。对,这个下界小女孩儿给我的第一眼印象,就好像图画上的那只小白兔,软软的、又温柔白净,可爱到让你想要一把抱她在怀里么么哒。

我只觉得一股暖流在心头涌动,实在是有点像真气逆行的迹象,这种快乐大概是洋溢到了脸上,老妈看到更显得意。

“喜不喜欢?”

“喜欢啊,老妈你在哪里买的啊!是买给我来养的吗?”

“都不用买是送的,今天和你父亲路过蓬莱东路骡马市,有个叫茅什么延安的宠物商人在那边摆摊,说是与你父亲有机缘,非要将她送与我家。你一向有爱心,要好好的养大她呀。”

“老妈最木奉!我最喜欢老妈了!”(果然是送的。。。。)

我方才回过神来,话说这蓬莱东路的骡马市,那在三界那可是大大的有名,专门经销各色奇珍异兽,大小宠物。虽说有仙律规定,一般禁止在上仙界交易异界生物。不过骡马市的商贩那可都是经过仙班特许的,可在六道搜罗濒临灭绝的异兽贩运至此,故而热闹非凡,不但仙气汇聚,就连各界小商小贩都要来寻口饭吃。这宠物生意,不但玉成仙众养宠吸宠收集炫耀之好,又能达到濒危物种保育的作用云云巴拉巴拉巴拉。众生经济学那门课上有详细讲过,从捕捉到贩运到相关仙律的应用,只是惭愧我平日学习不用功,才会一时间忘了此条。

“她也是濒危物种吗?”我问道

“这只是寻常下界人吧,她得了病症,故而皮肤毛发都变白。想是那茅延安见她瘦弱不堪,一时可怜她,便也救了上仙界来”老妈笑吟吟的答道

是了,下界生物生理卫生课上有讲过这种病症。偶尔有生物全身异色,便往往受同族排斥,更兼疫气攻心,活不长。生理卫生课的老师是一位漂亮的长发仙女姐姐,从色相上看,完全符合老爹所教导的绿肥红瘦,所以这条我立刻记起。

知识就是力量,好好看好好学,这波c,ao作,很重要。

“那我们一定要治好她!”

老妈看我一脸焦急又严肃的表情不由得又笑:“傻孩子,你忘记你父亲是做什么的了?买下时已喂她服用了丹药,毛色虽然无法恢复,白化却也再对身体无害。你只需好好养她,平日与你也好做个伴儿。好了,她是你的了,给她起个名字吧。”

我转头看向下界小女孩儿,刚才我和老妈说话,她虽是不懂仙语,竟然是毫无一丝焦躁惧色,只是静静坐在笼子一角看着我们。一个下界女孩儿,又是这般年幼,有如此定力,实在是难得。而且吃了老爹的锅巴丹药,居然还能没事儿人一样活到现在,真不知是她铁胃金刚,还是靠前世修来的福缘呈祥。

其实我很擅长跟小动物打交道的,这种时候只需卸下AT力场,以神御气即可传心念至周边。我默念口诀,神息一时扩散,女孩儿顿时放松下来,眼神中对我再无戒备,倒是流露出疲惫和彷徨,实在惹人怜爱。

我收起法术,双手拍拍向她摊开:“来吧,小兔。先来给你洗个胃。”

老妈最关心我,我最喜欢老妈了,还有小兔。

第5章 员工的家属不需要买票

小兔在家里已经三个月了。

吃喝我每天都有按照书上查到的资料,用召唤术仔细的造给她。没想到养个宠物而已,竟然意外的发现了我有烹饪造食这方面的才能,改日仙大若是无法毕业,还可以考虑开个宠物小食店啥的,再不愁糊口问题,开心。拉撒这方面,开始的时候则是颇费了一番周折,唉,其中的心酸委屈,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天天蹲在地上擦地板、收便便,恶心得我三月不知r_ou_味,想起下界说这话那凡人,想必与我是同命相连,实在可以说是天和云彼端的兄弟情啊。不过好在现在也终于懂得,自己到指定的地方,用指定的恭桶,有心想骂她几句,又看到她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还是算了。初来时一身憔悴的样子,现下已经完全不同。虽然还是很瘦弱,但是看上去有神采,有j-i,ng神。看来小兔能在仙界活下来,我感到很开心。

小兔很依赖我,我走到哪里她都要跟着。白天我去上学没办法带她,暂时留她在家陪老妈。晚上放学回来,她一准躲在金丝笼儿的角落里,只有听到我的脚步声,才会欢然跑出来迎接。老妈大概是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直说我将来适合当个仙界动物园管理员。

其实只是老妈你喜欢逛动物园,想要免费家属票对吧。。。

嗯,我果然是升仙时候系统附送的对吧。。。

晚上睡觉我给小兔搞了一个仙宠篮,可根据宠物体型随意变大变小,还能根据宠物生理数据自动调节环境温度。这可是好东西的说,行货,很贵的,我根本买不起。还是找的某个家室好的学长,用当年跟小青在地仙圈儿打小妖怪时领悟到的御剑必杀技——一剑落三花换回来的。原本是想留着那招,将来盘换些学费,考个仙医、仙师啥的,这会子为了爱与世界和平,唉。。。。。最可恨这败家小家伙,还根本不睡那里面,每晚都要钻到我怀里睡觉,气得我看到篮子就直跳脚,老妈还以为我被下界生物传染了什么癫痫症,大惊小怪了一场。

哈,其实我并不讨厌抱着小兔睡觉啦。抱着她,我心里满满的,别的什么都装不下进不来,只想摸摸她的头发和脊背。刚来时她的脊梁瘦得皮包骨头,活像在天和云的彼端崇拜我的那些异形,真不晓得她在下界遭的是什么罪。

“可怜哟可怜哟,乖乖小可怜儿,小星星挂天上,宝宝入梦乡”,我就这样轻轻对她边拍拍边耳语,她就安静下来,一会儿就睡着了。哈哈,看来我还挺擅长跟异界生物打交道的嘛,老妈,免费票指日可待了!有时候,小兔睡梦里还把我抱得紧紧的,用下界人类语喊我妈妈,一会儿眼泪鼻涕就s-hi乎乎脏兮兮的抹我一怀,再来一波三月不知r_ou_味。

哼!可恶的家伙,这次我就饶了你,若是再来,再来就让你一个人睡!

嘿嘿,不必奇怪为什么我忽然领悟了下界人类语。平常我是最讨厌外语课啦,授课的仙长是个老头,长得鼻息邋遢的,什么红绿都没有,只有白胡子一大把摇摇晃晃。可是为了小兔兔的茁壮成长,我还是硬着头皮下了点功夫。现在的我,不但人类语已经达到业余水准丙级,远超同班同学的水准(其实是他们不屑于学习低等种族语言啦),就连下界生物生活习性课的成绩,我也是高歌猛进。

这波c,ao作很重要,日后就算有个山长水短的,再不济也可以去下凡当个山神、土地,稳了。

唔,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爱学习爱生活爱宠物身上每一寸都充满着正能量和深谋远虑”的男神,远目。

对了,说到下界生物的生活习性,真是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原来下界人类,是很讲究身体的视觉遮盖效果的。不像神仙,仅仅是从美观、仙格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如果你想着,随便在这天街上裸奔一波,就可以引起轰动当偶像,那你可真是太森破了,根本没仙甩你的,顶多是跑完发现杨天师永信在云头冷冷盯着你看,说你有点问题,需要被他好好电一电。对下界人来说,衣服,更是一种重要的心理安全需求,要是无遮掩被看到,就会觉得非常的不安。

难怪小兔自从买回家就不肯让我给她洗澡,连那件穿到有味儿的简衣也不肯换。

这也难不倒我,我房间本来就有向外探出的观星台,供仙家夜半打坐吸取天地灵气、偷窥凡俗之事逗乐用。原是仙宅必备,只是我荒芜学业,一直没用到,所以空着。这当儿,立刻运起刚学的神通——造影术,凭空造出视觉完全遮蔽的,一进一间的宠物小宅来。又遣离龙,在小宅内以云间雾气凝聚出一道水柱,供小兔洗浴。再求老妈,与宠物商店买来几件旧款打折的随心合意衣供小兔沐浴更衣。

这下小兔再也不是臭烘烘脏兮兮的了,哈哈!她忽而变得好聪明了,什么东西怎么用一点就会,我们终于可以愉快的在一起生活啦。

我最喜欢的就是逢节气、学校放假的时候。平日里时间少,我一回家小兔就把我缠得紧紧的,要我陪她玩。虽然我也喜欢跟她一起玩,但是有时候也会觉得比较烦啦,带着那么大的腿部挂件儿还怎么愉快的练剑?

相比之下,放假的时候就要轻松恬静得多。我跟老爹老妈一起看《魔界传奇》,小兔就静静的靠着我的肩头一起看,或者趴在我怀里打呼。

“喂喂喂你打呼就打呼,口水麻烦收一收好吗!”

小兔很可爱,我最喜欢小兔了。

第6章 论塞口器的重要性

“众生多百态,百态各不同。唯有这吸宠一事,大概是三界六道里最共通的爱好。

接着上一回书说到,在这洪荒年代里,魔界曾为了‘命令与征服’跟这阿修罗界打的不可开交。双方是高手尽出,你造天启我爆兵,什么高尖端大杀伤性武器都用上了。斗得是你死我活、血流成河,一时间,红月蔽日、群星无光,无数矿牛化为焦铁,只有武器中间商在大赚差价。斗到深处,就连上仙界的御令都无法完全终止其厮杀,只能令双方首领坐下来谈判。

这谈判的地方啊,就选在中立位面,一个叫涩谷的风和日丽的地方。

上一章:没有了,返回本书封面栏目首页

下一章: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2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