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 > 腐书耽美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2节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2节 腐书耽美

来源: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作者:最底线渣男 热度:

话说这个涩谷啊,地方不大,却是盛产着一种叫做看板娘的罕物,甚有些妙处。这两界老大一到会场,还没等上谈判呢,先一爪抓一只看板娘狂吸特吸起来。嘿嘿,那场面,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真的可以说是相当的感人了。总之,两个大佬经过这么一出,就成了一起吸过宠的兄弟,彼此间无比的信赖。横竖大家对宠物的喜好口味都这么相投,堪称同道,不如把这涩谷停火谈判,改成三教宠物饲育研讨会好了。

当是时,一片歌舞升平其乐融融,别管什么‘使命召唤’、‘荣誉勋章’,全都不要了。所以为啥说,这西木倒闭无人问,ELF关门满城伤,实乃天地间大势之所驱啊!

自此后,这魔界和阿修罗界就再无刀兵。若是依着在下看来,要不是这俩位面势差着实过大,两位大佬一定已经合力,把这两界合并,爪牵爪走上爱宠主义的康庄大道了。

这故事是真是假,谁都不好说。总之意思就是大家都爱宠,爱宠是政治正确。

不过爱归爱,这宠物多了,难免会有些尴尬。

远的不提,就以咱这上仙界来说吧。各流派的豪杰汇聚,养的宠也是五花八门儿,其中多有极奇、极异的怪物。兵部仙众,多喜欢带威猛够劲的宠物出街,在下亲眼在街上见过的,比如什么铁血战士啦、犬头死神啦、机动战士高达啦,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秒杀那帮高位神佛的坐骑,吓到这领导出街视察,他都走不安稳。

可若要说这最够拉风炫酷的,那还得是三界通选偶像金榜头一名——二郎显圣真君殿——带的那条地狱三头哮天犬!据说,是整个神魔界最凶残的大杀器。观其爪牙就知道,定然虐杀过无数猛兽,也只有咱二郎显圣真君殿这样的顶尖高手才能降服的了吧!

二郎配三头,头版不用愁,咱上仙新闻圈儿都有这么一说法,你只要够胆去跟拍,又有命拿着画布回来,升任首席映画师毫无问题的事情。再说这哮天犬,自从跟随了真君,虽说是收敛了魔性罕有杀生,却依然成功的谋杀了不少显影布,不负大杀器之名。这一主一宠一出马,场面那是相当的罩得住,漫天红霞乱闪吶。据说凡是路过的,看到显圣真君威容的仙女啊,她没有一个不当场腿软驾不动云的,都高兴的合不拢腿。

唉,我就想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像真君殿那样罩得住、那么有牌面,那就好喽。

咳咳,书归正传。总之意思就是宠物很多它就生乱,不加以管束的话它也容易出事儿。伤着过往仙家就不好了,就算没伤到往仙家,这好家伙在咱南天门拉一大坨翔,也总是不好看。

嘿嘿,其实这些都是场面话。我也是听别的仙说的啊,说是嫦娥娘娘带的新宠——提莫小丸子第一次出街,就被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剑仙带的深渊巨口一口给吞了。你说吃就吃了吧,它还呼呼喝喝的用魔界语瞎咋呼,什么:‘提莫必须死’、‘每一餐都是开心的一餐’,真是魔可忍仙也不能忍啊!

嫦娥娘娘她气啊,这当夜就找到某上仙告状,于是这几千年来都没能治得了的宠物问题,第二天清晨它就迎来了史上最严宠物管理条例。可谓立竿见影,仙众无不拍手称快。

不管怎样,现在的宠物圈儿,那可是有很严格的仙法规矩的。凡带战斗力在“斑”以上的宠物出街,仙主都要以甲级捆仙绳约束,宠物便便也需要仙主当场清理,不然就要被九重连环天雷当场诛灭。这样的规矩一出,咱仙界的街道上那就正常了许多,罕有j-i鸣狗吠。就连那二郎显圣真君殿的地狱三头啸天犬,据说也被关在了地窖里,九龙城里是再难一见。

各位看官,您家里若是有强力仙宠,也须要记得遵纪守法,咱今儿这场书由金陵王宠物道具连锁专卖特约赞助。‘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走过路过,不可错过。”

。。。。。。。

其实惩治了以前街上那些蠢物,我是无所谓的啦。

因为,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带小兔兔上街逛啦,哈哈哈哈!

“来来来,小兔儿乖乖,脖套带带,你若不带,不准跟来~还有这个球状塞口器可以防雾霾,也带了吧~”

小兔最好,我最喜欢小兔了!

第7章 有些事情不可以先入为主

最近一段时间,我生活各方面都非常的愉快,以至于时光也跟着过得快了。难怪下界人总说:“与其空想留住那快乐时光,不如早点来喝鸿毛壮阳”,似乎还挺有道理的。

我想我应该重新评估这些生物的智能等级,说不定有朝一日可以拿这个来立项作为我的小学三年级年度论文。

仙无远虑,必有近忧,远目。

如此高瞻远瞩不愧是老爹大人j-i,ng华所注,远目。

总之不知不觉间,十来年过去了。对于仙体来说,这点时间根本是弹指一挥,老爹、老妈、我都没什么感觉就过去了,一切正常,只有小兔不太对劲。

下界生物大都长得快死得快这个我知道,但这只死兔子也未免长得太快了点吧!刚来我家那会儿就好像还是在昨天,她还是辣么小小一只,瘦不拉几的,整天躲在我的怀里打呼呼,我袖轻轻一抚,便能从她头顶抚到脊背,她也最喜欢我这样做,她说觉得很安全好像在妈妈怀里一样。

唔,,,男神嘛,偶尔被人说得有点娘,也没啥!做仙,总不能带着先入为主的态度看事情你说对吧!打个比方说啊,这有些事情,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我以前也以为我不是,后来才知道,是不敢面对,,,,

啊呸呸呸呸呸

总之,转眼之间小兔她都长得高过我一二三四头了,变成我晚上钻在她的怀里睡觉。时移世易,再也无法跟她一较高下了,唉。。。更为可恨的是,现在轮到她拍我的头、抚我的背了。

不让她拍,她还不乐意,有时候高兴了,边拍边用下界语唱什么:“乖宝宝,睡觉觉,睡得好,长得高。”

我靠!我老妈都没这么叫过我。我TM长不高怎么啦?我长不高我骄傲,我为织女省布料!晓不晓得什么叫金莲之籽,夺天地造化,浓缩成我这样才叫j-i,ng华,若是都长得像那守神殿的王灵官般高大,那不是j-i,ng华是西瓜!真是魔可忍仙也不能忍!

不过小兔的怀里着实温暖舒服得紧,钻在她怀里,我是生不了多久的闷气,还是原谅她好了。

小楼独倚凭栏处,空枕余残温柔香。

唉,我就是这样一个大度又善原谅的男神,远目。

兔兔的白发长而齐腰,晚上就像纯银一样在月下闪亮,如冰清玉消,我都不忍心去摸一下,怕打扰那平静的妖娆。有的时候我还忍不住会想,老爹当初在那个智商盲区里看到的湖水,是否也像兔兔的长发一样纯净美丽。

她的腰身细长而柔软,让我想起杨柳随风,又让我想起小青。

小青也是有着那样软软的腰身长发,也不知道小青现在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还在地小,现在她会跟谁一起打小妖怪,又用甜甜的笑容叫着谁的道号呢。

想起小青,我心里就有点酸酸的感觉。

我一直没再见过她,因为天和地的距离是那么远,我的木剑又那么旧那么轻,飞不到一半路程就会从天上掉下去吧,摔出一道小青的吻也治不好的伤来。

这样想着想着我就有些道心微漾,心生警觉,连忙敛起神息守元。

刻在金石之上的誓约也抵不过流年,更何况那些刻在心里没有说出口的约定呢。我轻呵,毕竟,不是每一次青梅竹马都能走过万水千山。

这么文艺的话,可不是我能说的出的,是我老爹啦。他最近说话行止变得越来越洒脱放浪,却是很少再去外面店铺买醉,连仙品内衣店的老板娘,都开始抱怨说“少见那位俊俏神仙的身影了”,在家跟老妈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据老爹他自己说,是因为对老妈的爱和对家庭的执着,完全无法自拔,所以宁可少上几天班,少赚几个臭仙币,也要在家里陪伴“仙侣挚爱”。臭仙币是什么c,ao作,以前可是从未听说,老爹你以前找老妈讨要酒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难道说,善变的不仅仅是女生吗。

“产能过剩呗,”

老爹单位的上仙这么说:

“总之大家没接到生产任务和研发任务的都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再点卯在家等传音。”

这位上仙没有提到的的是——回家休息的这些仙众,每月仙贝减半。因此出去买醉的次数才减半了对吧。。。。

总之老爹最近就经常在家待着,没事干的时候就喝云酿喝到醉醺醺的,要不是看他最喜欢的《下界生存》,看到吐一地板。《生存》里面有个叫贝爷的主,每集都会生吃一些下界生物,看上去很黄很暴力。

兔兔很怕那个贝爷,老爹在家看《生存》,她就躲在小宅不出来。晚上做梦还会说梦话,喊什么“贝爷饶命啊贝爷别吃我”一会儿又在梦里哭“我的腿没了”。嗯,无意中好像找到了惩治这丫头的武器呢。

我可真是个善于留心机遇的男神啊,远目。

男神就是可以喜欢在家喝云酿、喜欢文艺、喜欢不上班逍遥随性,怎样!远目。

我不太喜欢这个贝爷,贝爷吃东西汁水ji-an一身,让我想起在地小上学的时候,那些魔界来的的同学,他们不但吃相跟贝爷一个样子,吃的食材也跟贝爷吃的差不多。

还有小青和她那些最爱的竹鼠,,,,

该死!怎么又想到她身上去了。明早我定要把无念心经抄上个三百遍。

若是依我看,这个贝爷八成是个魔界特邀的嘉宾演员。说好了《生存》只由仙众担纲的,演艺圈儿为了关注度真的是毫无底线啊。唉,贵圈儿真乱!我不由轻叹。

不过我是不会把真相告诉老爹的,怕他会伤心嘛。

我真是个目光如炬又重孝道的男神啊!远目。

就连老爹这方面也要向我看齐啊!远目。

不过我那些食而不语,笑不露齿的同学们却是十分钟爱贝爷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想都应该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两种境界吧。说好的登昆仑食玉英呢?哈?果然还是热干面会比较好吃吗!你们如果去吃那种暗黑食物,不怕仙君知道了生气吗?

最近很多反常、让我感到无法理解的事情,难道说是大明湖畔的智商盲区已经渗透到仙界了吗?

我喜欢小兔,我也想念小青。

。。。。。。

我看还是明早抄它个一千三百遍效果会比较好。

第8章 不要小看零食

今天放学回来的时候家里一片喜气洋洋,老妈就差用张灯结彩来彰显自己的美好心情啦。

老爹一如平常的洒脱:“真·二郎显圣真君战斗团那边需要一个专属炼丹师,他们要我过去,过阵子全家都跟我搬去那边住。”

天高云淡,荣辱不惊,真不愧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男神。

本来一直以为,比如二郎神这种高高在上的仙众偶像,怎么样都应该是各种高冷绝尘,天天登昆仑食玉英,原来还是会喜欢吃锅巴仙丹啊。我不由得想起下界人类的一句俗话:饶你j,i,an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

见过的仙长越多,我越崇拜老爹。

老妈倒是没有老爹那么从容了,要是用喜形于色这个词,完全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把我拉到一边给我讲对方提出的各种优渥条件,眉飞色舞的。简直是要我当做她那帮仙女姐妹淘的替身,先把如何炫耀练习一遍。

唉唉,这些个仙女,跟下界的女人根本要没什么两样嘛!说好的闺蜜姐妹淘,一起自拍么么哒,其实都只是好像聚在一起打麻将的牌友。脸上笑呵呵,心下一刻不得闲。算着锅里下了哪些牌,堆儿里还有多少章,天官赐福,可千万别让隔壁那个听牌的小贱人自摸了。

老妈她这圈儿可算是仙运到足,开始以为都是散章,看着别家明杠暗杠的不断,心里只想着这局要慌,结果几手下来居然给她做出自摸十三幺,哪里还能HOLD得住~~

不过真二团倒真的是很看重老爹在炼丹方面‘宇內无二的高超技艺’(自称,十分淡然,男神,满分),承诺仙贝方面比照现在的月俸加倍;又在战斗团基地那边家属区,为我们家特批了别墅型仙宅;给不会腾云的老妈配备七香车,这样老妈就可以在天街随意逛,再不用召出租云了。说到七香车的时候,大概是画面感太过强烈,老妈她说着说着的眼睛都发亮了。不得了了喂,这种虚室生白的境界,按照老妈的资质,我看原本是再练千年也完全不可能达到的啊,真的是好事连连。

最让我感到开心的是,到了那边之后我就再也不用上什么文化课了。听老妈讲,当初用仙宠篮换到那招一剑落三花的学长,原是兵部高层之后。他回去以后详加揣摩,于某年月日在天兵二代圈儿,发了个同版高配的一剑逝飞烟。远比我当初使得那招好看得多,姿势华美、剑气飘逸,宛若惊鸿一现,引起仙友纷纷点赞,转发热度一时无两。

二代圈儿里,又恰好有位仙公子是二郎显圣真君殿的入室弟子。这位仙公子运用自己高深的御剑修为,结合显圣真君思想价值观一番去芜寻真。在同门演武的时候,使了招同版绝配的一剑破虚空。据在场仙众说,其剑势之肃杀冷冽,大有凋零万物之势,如冰封四野又如断海空流,引起了二郎显圣真君殿的注意。

查询过来龙去脉之后,真君决定特招我进入真二团仙童预备队,并且指定由炮术、剑术双绝,天下闻名的二营长亲自指点我。

“儿砸,再过几百年你就是真君的下一代入室弟子喽!”老妈激动得坐不住,拉住我跟老爹的手直跳,宣称对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神的表现非常满意。

“好啦好啦,都知道你开心啦,只是需记得风水轮流转,这还没打够十八圈儿,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姐妹淘实时心理动态模拟。

老爹陪老妈开心,我则是去找兔兔跟她分享我的好事。

兔兔在小宅里不敢出来,她从没见过任何一个得道仙女这么激动,还以为仙界遇到什么大劫数,横竖是躲不过去了,正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手忙脚乱的在做什么“降落伞”。什么鬼玩意?说好的主宠一生一起走呢?秒变大难临头各自飞啊!那些好听话儿,都只是为了抱着我一起睡觉,所以才随便说说来骗神的吗?偷偷心疼自己三秒钟。听我坑坑巴巴的用蹩脚的下界人类语跟她解释完,那黛眉轻锁、一池碧波皱的可怜儿表情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高兴的跟老妈一样直蹦跶,还把我抱起来转圈圈儿,亲亲抱抱举高高。

实在可恶,你这目无仙童的蠢物,敢不敢放我下来,我要跟你一决雌雄!

快放我下来,快快,我头晕,呕。

可否考虑把“降落伞”改造个绿肥红瘦、蕾丝衣裳?横竖都是好料子,能用就不要浪费。。。

原来下界女人,上界仙女在这方面其实都没差啦,如此的不淡定,失望。果然只有男神才是这个世界的未来,我跟老爹对视摇头,心有戚戚焉。

总之今天的一切都很美好,我超喜欢今天的,希望今天永远不要结束。

二郎显圣真君殿他真是个骨灰级的锅巴爱好者吧!

第9章 如果感到开心你就鼓鼓掌

“其实转校这种事情,就好比职场跳槽。最开始没跳过的时候呢,就会觉得很可怕、很怀疑,不敢跳。反正成了仙你已经长生不老了,你就那么无所事事的在榻桌之前,坐等天地悉皆归,每个月领你那点仙贝,数着檐下水穿石滴。一、二、三、、、一亿亿又一、一亿亿又二、一亿亿又三、、、直到有一天,你实在忍无可忍、数不下去的时候,感受到了那种‘心血来潮的冲动’,想着大机缘可算到了,可该是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又或者忽然感到三界那么大,你想要去看看,于是心一横书简一递——”

“怎样呢?然后就找到真爱了吗?”我好奇的问

“然后你就跳到了地狱的火坑里,不然就是畜生界的粪坑里。”

我不禁陷入了深思。

“不过什么坑都不可怕,咱们仙家,最差的也是云体风身。这种程度的考验,最多只算是些小小挫折罢了。这第一跳最难,等你完成了这么苦痛而漫长的一跳,回头再看,你就会觉得原来这来得路上都没有什么可怕的,反而还会觉得有些小轻松。”

“小轻松?”我不解。

“很轻松!就好像我当初炼j-i,ng化气的时候,曾经坚持了很久都没有碰过女人,很苦闷很忧伤,j-i,ng气具足、一柱擎天,只想要为爱来鼓鼓掌。然而我并没有放弃,又坚持了那么一下下,结果恍惚之间,气息冲开会y-in,小腹经脉尽舒而j-i,ng满自溢。那种y-in气尽除阳气新生,浑身舒泰的小轻松,好像整个世界都豁然开朗了。

小仙童,我观你眉目尚显年幼,将来或有机会,可以尝试尝试的哟。”

“我是金莲之籽所化,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地仙修为、上仙境界,直接吸取天地灵气,并不会有什么j-i,ng气之交啊。”我指出对方逻辑上的盲点,“为爱鼓鼓掌又是什么c,ao作?”

“咳咳,那不是重点!重点是转学第一次总归会觉得不适应新环境,多少都会有点不开心的。嘛,第一次都那样,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会越发觉得轻松愉快了,嘴上说不要,化身很诚实。以至于后来习惯了那种小轻松的快感,你在一个学校都不乐意待长久,坐在教室就想着,什么时候家里再给你转个校啥的。”

“唔。。。。”我不禁又陷入了深思

在公园里蹲着跟我唠嗑的这位仙长,原是下界人类出身。经历了炼j-i,ng化气、练气还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然后布拉布拉布拉,总之一大堆修真流程和三灾六难各种劫数,最终成仙。

在这漫天神佛的年代里,能这样作为一个草根,从底层打拼到上仙界,着实是不易,堪称万中无一。无论资质、灵力还是手底下的功夫,若没有两把刷子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

其实我听过他的经历之后是有些佩服他的,只可惜他修不逢时。若是生早点,在那六道不爱吸宠、爱打架的年代,各战斗团兵员空虚,就凭他耍的那两手剑招,无论走到哪里应该都能混出点名头来吧!只可惜现下和平年代,并不需要他这种仙资。亏得有上仙慈悲为怀,看他苦修不易,怜悯他,给他勉强安排了个仙后大道东公屋维修班的职务。仙界的宅邸哪里会损坏,只不过随便找个来由,每月与他些仙贝度日罢了。然而这位仙长久经历练,见多识广,路子比较野。还没坐下几百年的办公室就犯了心性,递了离职书简,想要出来自己做买卖。

按他自己的说法,太白西路租祥云,菩提大道种白莲,职场生涯最巅峰的时候,还凭着这副颇具特色的长相(分明就是个牛鼻子!),在小仙寨的仙衣品牌店卖过衣服。总之各种营生都做过,但都不长久,做不了几十年就嫌烦,恼起来甚至直接卷了财货云隐。

这上仙界可不比寻常地方,高手如云、法力通天。得罪的仙家很快就把他拿住,捆到谪仙台,吊起来用打神鞭来打,又引九重天雷来击。直打的他三昧真火离散,五内蕴涵俱灭,琢磨着,怎么也要被削了顶上三花,打下界去。

幸有当年慈悲为怀上仙,早算出他今日之难,各方面说情救了他来。只是这几千年功果都被打出化身之外,再无法挽回,驾不了云也御不得剑成了废仙,勉强留了仙籍,任凭他自找活路罢了。

还好天无绝仙之路,加上这位仙长自身颇有些不同寻常之处。毕竟九龙城这边,大多都是天然仙体的大触,又或者大佬的二代三代若干代,大家基本都没什么低阶修炼的经历。他便因势取利,在这公园支个书场,专讲当年修真趣事和下界烦杂,倒也能吸引些许仙众来观。若是讲到妙处脸红口燥,免不得有仙女赏些织锦丹霞,盘换酒钱。

我却同他相熟。一来,这公园是我经常带小兔出来观景散心之处,不时得见;二来,本家是地仙出身比较接地气,有共同仙语。这么着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忘年之交,年谊世好。平日里,我遇到什么烦心事都来与他诉说。他也乐得端起上仙仪态,跟我讲各种难以理解的大道理。

不过老妈就经常教训我说,要离这种不上进的散仙远一点。小兔好像也不太喜欢他,每次遇到都躲在我身后瑟瑟发抖,不敢高声说话。莫不是怕他来一招“为小兔鼓鼓掌”的c,ao作?

想来这位仙长颇有针对女性弱点的法门,来日有机会,可是要跟他讨教一二。

谪仙人说话很风趣,我很喜欢谪仙人。

第10章 搬运工一定要雇那种身体壮实的

老爹的调令还没下来,我们的日子还是照常过。寻常生活里,唯一不太寻常的就是小兔的状况。

这一年多来,小兔出落得越发挺拔,身材也是越发的不同寻常,就好像观音大士那只从不离手的羊脂玉净瓶,润泽洁白、曲线玲珑。我常暗自寻思,若是那王母娘娘果园的蟠桃,长速也能像小兔的胸大肌这般浮夸,那这一届的蟠桃盛会必能取得重大成功。看上去,随意衣又要被撑得有些不堪重负了,我又没有能力给她买质量更好的仙衣。每每想到此处,我都不由得黯然神伤。小兔不懂我心事,又听不懂我仙语抱怨,只管用那水杏也似的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住我看,好像我脸上能长出仙贝来似的。

欲折青梅换金珠,又恐童心无归处。

唉,男神的苦,你们这些下界女人,如何能够懂得!远目。

其实外在的变化我还有办法承受啦,最令本仙担忧的是她内在的变化。以前我跟小兔辣么好,那关系,老铁了!连她的发髻都是我给梳的,天天不重样,还曾获得过年度仙界最佳宠物造型奖提名呢。

可自从她今年变玉净瓶,就开始疏远我。经常躲在小宅里不出来,自己一个人对镜贴花黄。你丫倒是也想想咱们当年,食则同桌、寝则同床,那什么交情!你看看人家那个谁谁谁跟谁谁谁,七进七出若等闲、夺旗斩将一根儿烟的。

咱俩呢,连一起愉快的玩耍都不行啦?

不但不同我睡觉,出门逛街的时候连手都不让我牵,一拉手就脸红发烧。本仙的下界生物生理卫生知识辣么渊博,也没见过这种症状啊,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内息不调、命星冲脉,引起上三焦火热”?也不知给她吃了多少,从老爹那边“神”过来的灵芝仙丹,都没任何效果。反是这对儿胸大肌一天比一天浮夸,再长下去莫非就要“力能举鼎”了?

真是没想到老爹的锅巴丹药,居然还有如此给力的强身健体的功效,若是有朝一日落魄下凡,还可以拿来“货与将军家”嘛。

小兔病况发展到后来越发严重,都不跟我并排走了。出门的时候我走前,她走后,活像一个嚣张跋扈的仙二代童领着个不情不愿的仙婢出游,引仙侧目,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啦。

我去同公园仙长诉苦,他只是笑而不语。这牛鼻子老道薄情寡义的不是个好仙,以后我再也不要跟他玩了嘞。

总之苦恼了数月,果然还是老妈最关心我,发觉了我的不对劲。经我一番倾诉,老妈她不亏是下界练气士出身,比较接地气,立刻找到了病根。

“这是青春期”

还是老妈厉害,我再问青春期是啥,可有良方。老妈不语,只是给了我一份书简。

“什么啊,这不是那种街上到处散的飞简传书嘛,”我接过来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失望的。

话说这仙界商家,做买卖的为图仙气汇聚,往往会找些身手好腿脚伶俐的散仙打零工,整日在那云端徘徊。但凡见到可能是潜在客户的仙家路过,便集气传出一简。

这上仙界的仙家大都好涵养,纵然有些不悦,多也是云袖一展接了去。回家一看,简曰:“上仙敬启,小店云台小筑位于环城南路某某某号,主营三界臻品料理醍醐佳酿,于某年月日大酬宾。届时菜品免单酒水七折,另有修罗界某某魔女团现场礼献特色歌舞以助雅兴,身材火爆云云,望上仙不吝驾临”,有些讲究的传书还会随简附送泊云币或者会员卡之类的。

上仙阅完细细思量:嚯?身材火爆,,,啊不,请我驾临。得嘞,那我就去吧,何况菜品还免单呢。

去了这再一看,嚯?店家诚不我欺,果然火爆!小二哥,来来来,今朝孤影成双,且饮三杯无妨!有道是灯下看魅魔,更胜平日数倍。上仙喝完这三杯,还有一杯,喝完这一杯,还有三杯。不知不觉间上仙玉酿已足,什么鼎也举不起来了,小二哥这时送上账单——臻品星辰三千三百年陈酿三十三杯,合仙贝若干若干若干,打七折计多少多少多少。

上仙账单接过来一看,嚯?吓一跳——只道千载根基牢,不想今日“仙人跳”也。

总之,九龙天上御风兜一圈儿,少说也得收他十七八个书简。

又有些个上仙恰逢劫星主日或者有事急着赶路的,这种传信接都不接,直接拂袖抖落。积少成多,落得天街满是残简,仙班还得专雇一些散仙来清理这些垃圾。公园那个牛鼻子,没酒喝的时候也曾去受雇扫街。

止住心下胡思乱想,我打开那书简细细端详,原来却是左近新开了一家仙界宠物医院。上书:“专治各位面奇珍异兽疑难杂症,仙药辅食,宠物美容,宠物装备特价”等等。翻过背面来,还有文字:“您家的宠物是否近期存在行为反常,坐立不安,依窗独立,日夜嘶鸣的现象?小店兼理宠物绝育,以高尖端法术断其尘脉,让您的宠物更符合您高雅仙姿”云云,后面跟着是地址。

噫,原来是恁地!只怪我急火入丹田,竟然忘记了此条。

以前有看到过的,凡是这下界生物尘缘未断者,年幼老死之外一生皆受这春情所控。情发之时其症状甚烈,或哭或笑喜怒品性皆不能自制,道德清高的,可能做出那卑下低劣之事;凶猛强悍的,也可能变得软顺服帖。有道是:“为某生为某死,为某辛苦一辈子。吃某亏上某当,一生死在某身上。”这句话虽然写的是下界人类俗语,可着实晦涩难懂。加之上仙审查甚为仔细,凡有不够仙格难供仙览的文字全部以某某某代替,以至于从牛鼻子那边投壶赢来的很多秘笈、小册子,我都是反复推敲多次也无法理解其含义,窃以为耻。

总之老妈的意思我是明白了,要我带小兔去做绝育!

其实这种想法我一直都有啊,以前就考虑过下界生物命数苦短,曾经想以先天法力引导她的经脉内息,为小兔延长寿命。可惜她命里并无灵心慧根,反似有什么仙气黑洞一般,我的法力输送宛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果然还是要学老爹,半夜没事多听听专家热线!

我一边感叹着一边用夹生的下界语向小兔解释,可是没想到小兔一听就急了,泪如雨下拼命摆手怎么说都不肯跟我去。任我手舞足蹈、嘴皮磨破,她都不肯挪动半步,只管软在地上抱住我的腰,可劲儿的哭。

唉,这下界女人,别看生的大多是身娇体弱的,唯独流眼泪这招水元素法术攻击,堪称天上地下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一绝。无论你是英雄好汉,还是智计无双,只要遇到这心上的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是什么脾气,什么计谋都没用了。百炼的金刚也得给你融成了绕指柔,下界生物生活习性这门课上其实有提到过著名的“哥的七个猜想”,其中第一个就是认为统治这下界生物圈儿的,其实是女人,靠的就是这招水系法术。没想到强如本仙童,也有中招的一日,真可以说是一招鲜,吃遍天下啊。

哭到我也有些心软,便与她把良言分说:“实在不行,我托关系送你下凡,仔细着寻个好人家嫁了。纵然再无仙缘,也好不负这一场青春,不枉你我主宠一场。”

这话不说还好,小兔听了哭声更响,倒似我劫数已至,三花不保一样。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