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 > 腐书耽美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3节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3节 腐书耽美

来源: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作者:最底线渣男 热度:

唯这妇人小子难养也!不知道下界男人都是如何忍耐这些女人们无穷无尽的眼泪水儿的,莫不是随身都带着瓦萨米,不然何来这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还说什么上善若水任方圆,这TM根本就是怨恨的海洋,无际无边好吧!总之本仙是受不了,一看到眼泪水儿就要发急,这一发急语气都变得重了。

“这样也不肯、那样也不肯,莫不是想老守寒枝等死!”我气呼呼的说道,一把把影形不离的木剑摔向地面,啪叽一声。

完了,隔着空我能感受到次级桃木剑君那淡淡的忧伤,怨恨的海洋里奏起新的乐章。

以前从来没有对小兔发过凶,这一次倒把小兔给吓楞住了,抱着我的手也放开了,呆呆的看着我不敢动。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像下界男人们常说的那句“对不住也只有日后再说抱歉啦”。我当下暗捏手诀,使了个次级异界生物定身术把小兔双足给定住,再念一道五鬼搬运急急如律令,召了几只小鬼前来。七手八脚的帮我把她放进金丝笼,抬着就出了门。

哼,跟本仙童使小性儿?走你!

这一手法术默念速发,乃是仙小三年级课程所学中最高深的手段,我也只是刚刚修得,并不熟练。没想到第一次实践成功就用在小兔身上,原本应该得意一番的,现在却实在是得意不起来,真扫兴。

宠物医院距离我家本是不远,只是默念速发的法术位阶相对较低,这次召唤出来的几个小鬼,腿瘦脚弱的走的慢死了。刚才看到好不容易有订单,都流露出饿了半年再看到馍馍的表情,一个个下巴可怕的活动起来;再看现在他们只是抬个女人,走几步就累得哼哧哼哧的,真是让我好气又好笑。不过念在它们满头大汗也没有停下来歇歇的敬业j-i,ng神,我也不好意思把它们取消了重新召唤——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都是混口饭吃。

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包容又暖心的男神,远目。

这一路走的超级慢,开始我还有点气呼呼的,元神大概是以为我要进入战斗状态吧,真气自动护住化身周遭,连声音都隔绝了。后来走了一段儿我的气儿消了,散去功法,就听见小兔一路哽噎着啜泣,又不敢高声,听在耳朵里,眼前就不住浮现出刚才她被我吓到愣神儿的那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明我是为她好啦,为何做下来反倒像是我成了十恶不赦的大恶魔一样。人家的大恶魔都是满箱神兵利器,腰怀万贯家财,大批小鬼伺候着,一天到晚躺在家没事干,专等命中注定的那个勇士可人儿上门儿提亲。哪像我这么可怜,劳心劳力,还要被个女人在背后碎碎念。

唉,男神的路,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走的,远目。

总之这一路越走越慢越想越烦,最后我索性一跺脚,转过身不走了。小兔她吓了一跳,以为我又要发凶。啜泣都强憋住了,凭袖掩住,只是用那双哭到略有些红肿的大眼睛,转角偷偷瞄我。眼泪水儿还在眼眶眶里悠悠的打转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还有比小兔更楚楚可怜的当属那几只小鬼吧。路都走了一半了,忽然看到我停步转身,莫不是担忧我取消订单?又不敢跟上仙搭腔,也不敢直视我,只好扑通扑通的全跪在地上,直向我拱手作揖来告罪,凄惨可怜的样子堪比马上要受地狱十大酷刑的罪魂儿。

本来我的心里是有些气鼓鼓,又有些酸楚楚的,可这会儿,看到这几个小东西手舞足蹈滑稽可怜的样子,气儿全消了,不禁呵呵呵的笑出声来。

可是没料想,这几个小鬼相当的没胆。我只是咧开嘴呵呵呵笑了几声,它们居然一个个的打起寒战来。喂喂喂,你们莫不是把我当成什么山大王座山雕了吧!也不知道他们是事前约有暗号,还是天生心有灵犀,忽而齐齐地发了一声喊,抛下那金丝笼,飞也似的跑了。

真不知道他们以前伺候的,都是什么位面的主顾。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办完事收钱更重要的吗?累我以后还得到邮政去给他们汇运费,服务体验极差,要不是本仙阔达大度,定要去地狱快运投诉它们!

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包容、豁达又暖心的男神,远目。

总之小兔手术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虽然有些同学仙友后来都劝过我,说什么做绝育对宠物好,是对宠物负责什么的。小兔她接受不了,我也就接受不了。

尘缘未断什么的,,,,我听说这凡间的男人,无论自家女人有什么心理问题,日后都能解决。

我这么英明神武,日后也会想到解决的办法吧。

没错,我就是这样英明神武自信满满仅次于老爹的男神,远目。

小兔作为一个下界女人,真的挺可怜的,我日后一定要待小兔更好一点。

第11章 若有好心情,一气化三清

今天,真二团的干部过来了,要带我们全家去基地参观。看来他们真的是很看重老爹的手腕,战斗团干部带“后勤预签员工携家属并宠物”参观上仙界一级战备军事基地?这种事情自开天辟地以来就从未发生过的好吧,我跟老妈都感觉非常的有面子、有排场,连跟着一起去玩的小兔,都显得格外容光焕发、顾盼生姿,走起路来两步一跳,很开心的样子。

这次我们过去,是乘坐真二团辅助舰队的一艘万年隼级星船。这艘星船平日里,主要是用来接送仙界高层,空间宽敞,座椅舒服。我和小兔爬在舷窗边上看满天星河,我给她指出各个星座,给她讲星星的故事,还有那些九重天外仙踪的传说。其实很多东西我自己并不懂,都是靠瞎编的啦。我只是很喜欢看到她一边看星星、一边听故事时那沉醉的表情,还有星彩在她眼瞳中映出的七色华光,真的很好看。

小兔真好看,我最喜欢小兔了。

船到战斗团基地,我发觉这地方根本不应该叫基地。从风格上看,应该叫超时空要塞才对吧,说是为了维护御马场的安定团结,才列重兵于斯,不如就叫马定列斯要塞好了。反正跟富丽堂皇、熙熙攘攘的九龙城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据说这边本是仙界最重要的天马产地,整个星球表面基本都是茂盛的草场,外空间则被强能护罩掩护,本应是行星环带的地方,矗立着一道雄伟的玉带也似长城空间站。船驶的越近,越能凸显出这条长城的气势磅礴,和那扑面而来的巨大y-in影,所带来的压力。

十艘夸父级战列舰首尾相连都比不了它的宽度,墙垛之间隐约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那细长的炮筒,在行星的辉映下闪烁着粼粼寒光。

“这种巨炮我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其威力大概只有九龙城南天门上配备的乾坤弓,才能与之相提并论。第一次神魔战争中被广泛使用的可怕兵器,堪称三界六道中第一流的大杀器。”我能想象出当年听同学们娓娓而谈,品评这些装备的时候,我那不明觉厉的仰慕表情。现在这幅表情就完美呈现在小兔的脸上,只是通过一种更惹怜爱的方式。

学以致用,我就是这样一个勇于不断提高自己的男神,远目。

星船泊入长城后,又乘坐了好多道云梯,穿过一条又一条回廊和宽广空旷的大厅。一群群身着全套战斗装甲的天兵擦肩疾行而过,相互之间都没有停下来闲聊。大家都很着急,而且是那种没工夫停下来干任何事的着急,莫不是内压太大赶着出恭?

我以前听牛鼻子说过,有些遭受“战争创伤综合征”的天兵,一听到三级泽塔波轰炸的警报拉响,就会想要疯狂的撒尿,也不知道这边的更衣间是不是有足够的便器。我在这边胡思乱想,小兔却觉得他们都很帅气,一脸看不够的样子。这大概就是军队带来的独特气质吧,如果你是个当兵的,就算你剥个橘子,仙女们都会觉得你比一般的男神剥的更帅、更有气势、更有男神味儿。

哼,肤浅!(其实是好羡慕@@。。。)

在这迷宫一样的长城里拐了无数个弯之后,我们总算是抵达了指挥部。

“其实这个是很容易分辨的,无论哪个位面的兵营,你只需要找到那个看上去最宽敞、最有气势,门口贴金挂银的建筑,一般就是到找到了大佬的所在。上古战乱期间,很多带甲百万的大佬,就是因为没想清楚这个道理,莫名其妙的着了道,被斩下首级。”

我同学的这个说法很有意思,不过我则是以更直观的方式来判断的——门口有个醒目的铭牌,上书三个大字——指挥部,笔法苍劲有力一看就是大家手笔,让人很难忽视。下面还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箭头,指向其他各个部门的方向和距离。

看来这里路痴的不只是我一个,只希望带我们过来的那位干部,回去的路上,千万不要在三环迷路才好。

指挥部门口并无卫士,只有一位仙长在站在那里,看上去似乎是在等我们。陪同的干部向那位仙长一点头,然后扭头向我们再一点,便站在一旁侍立不动——此仙想来定然是身居高位。

老爹上前一步与他相互施礼问候,我则在一旁偷眼去看。只见这位仙长其实样貌稀松寻常,胡子拉差的除了块儿大并无什么特殊的仙姿神采,一副《仙长的游戏》里只能活两集的尊荣。只是此处所见到的天兵、干部,全都穿着全套战斗装甲、背荷□□短戟,一副全面备战的紧张姿态。他却只是穿一领寻常街道上可见的长褂道袍,飘飘洒洒、j-i立鹤群,腰间随便的别着一把光剑的剑柄。

老爹跟他交涉完,他低头看向我,微微一点头:“二营长沈泉。足下可是ga-ng裂?”

“噗”

我这个道号的杀伤力,那可真的是相当的可观了。刚才陪我们过来的那位干部,本来一副刚毅冷酷、铜墙铁壁的样子。听见我的道号,居然忍不出笑喷出来。惹得长褂仙长要转头看他一眼,才能收得住笑,恢复起刚才那种令人肃然起敬的酷酷表情。

不愧是久负盛名的真二团剑仙沈泉,遇到再好笑的事情他也不会跟着笑。

横竖躲不了,我双手抱拳举过顶作揖:“晚辈正是ga-ng裂!”

“噗”

“噗”

除非他们是真的忍不住。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讨厌仙家交际的那套体系。见了面,总要拱手装腔作势一番,然后自报道号、家门、出身,修到什么程度,九八五还是二幺幺,对最终关怀有何领悟,迎春楼那边的早茶很好吃啊有机会一起去啊我有优惠券儿等等,全是套路很繁琐,套路越繁琐还越代表彼此之间的高度重视。

曾经有个笑话,说上古仙众第一次举办茶话会的时候,三清狭路相逢,然后相互打招呼。仨老头跟三重回音一样,啰啰嗦嗦的说到午饭时间还没自我介绍完。什么你喜欢下象棋?我也喜欢下象棋,真的好巧啊!什么还有你也是,啊那真的是太巧了,我还喜欢下围棋,什么你也是啊,那可真是太巧了,哈?你居然也喜欢下围棋?。。。。。。最后等着开饭的大神急了,脱口而出:你们就是老子的一个屁,巧个啥!大家最后才有的饭吃。

这些都是我那爱说笑的同学胡说吧,然而最后到了我这里,刚报个道号就被哄笑起来,也是很尴尬的事情啊。都不拿我再当回事了,很烦。

总之,沈泉勉强收住笑之后左右打量了我一番,又要我用随身木剑摆个起手式给他看。我想,可不能在众仙和小兔面前丢了脸去,就用心使了个得意的旗鼓,有名的唤做万剑诀总势,剑芒一触即发,后劲绵绵不绝。这招本我是从牛鼻子那边投壶赢得,演练得极为拿手,老妈看了面有得色,老爹看到也得点头,二营长看了似乎也满意,跟严肃脸说:成,转身跟老爹拱手道别自回公干。

这边严肃脸的表情立时就缓和下来,后来陪我们去各区参观的时候,明显热情了许多。跟老爹云梯上有说有笑的完全不够严肃,只差把那九龙城招牌酒肆数个遍。真是领导面前一套、领导背后一套,辜负了我为他起的外号。

后来我都逛到很闷了,他们要还去看炼丹炉。据严肃脸说,这可是大有来头的神器,二郎显圣真君特意从太上老君那边借来的,以助真二团的战略物资储备升级布拉布拉布拉。老爹老妈很感兴趣跟着去了,我对炼丹制药完全是一窍不通,就告了罪带着小兔去那野战训练场玩。

今天见了很多新世面,大开眼界,我很开心,免不得赋词一曲,歌以咏志。

“头顶青青草原,脚踏长城两畔。极品炼丹炉?不如营区野战!”

唱歌咏调本是我所长,小兔纵然听不懂,也是满脸仰慕的表情。

我就是这样一个文采满满声线又动人的男神,满分,远目。

野战很好玩,我最喜欢野战了。

第12章 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勿酒后驾驶

自从上次带着小兔,在训练营玩过野战之后,我发现我还是真喜欢这种狂野奔放的体验。没别的,刺激、痛快!只是这营区戒备甚严,我又只是跟老爹他们在这里暂住,没有严肃脸带路的话,我们根本没可能再进去。

别说找地方玩野战了,可能连三环、五环从哪里上、哪里下,都搞不清楚。

据说,以前曾有不开眼的魔界高手偷袭真二团,一番苦战之后穿越火线,然后很就不幸迫降到了四环。

啊,四环!你比三环多一环。啊,四环!你比五环少一环。为何你的复杂程度,却是三环五环加起来的十倍!

那帮蠢物,进去之后就再也没能找到出来的路。据说直到现在,甬道和云梯之间还回荡着他们绝望的呼号,久久不散。这小道传闻虽说真假难辨,我可是不愿意带着小兔去以身犯险。

不过每天待在驿馆也很无聊,老爹老妈一出门,小兔就缠着我,昂昂昂得嚷着要我带她出去玩野战。

唉!女人啊女人,食髓知味啊!试过一次以后,一天到晚就知道要你玩新花样,完全不顾人家有没有办法,受得了受不了。昂昂昂昂你个头啊,再昂我一剑c-h-a死你个死兔子你信不信。布拉布拉布拉,抱怨归抱怨,办法还是得想。横竖她也听不懂仙语,我怎么说都不会生我的气,可若是这玩野战的地方果真找不到,恐怕这关就没这么好过嘞。

我看着小兔期待万分的目光,果然剑走偏锋都要试试这一招了。

“啊~啊~啊~啊~头好晕,好怕,啊啊~”小兔双臂双腿好像八爪鱼也似紧紧的勒住我,用下界人类语各种大呼小叫。

耳畔传来惊呼不断,勉强控住脚下飞剑的我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个死兔子,不是喜欢玩野的吗?脚下就是一个星球辣么大的青青草原,够你玩了吧,只不过距离脚下还有百来丈高罢了,哈哈哈嗝。”多亏苦练了一段时间的御剑飞行,不然今天我还真的是没办法带她下来,“怎么样,刺不刺激,好不好玩啊?”

虽然看不到小兔现在的表情,想必是吓坏了吧,叫你丫笑我长不高!其实下来之前,我早用法术将她与我的化身系为一命,又有护体真气加持与她。就算在这个高度上直接摔下去,冲量也会完全被我的化身吸收,她不会有任何危险啦。不过我的下界人类语,还没j-i,ng通到,能解释这么复杂的内容给她明白的程度,只好任由她小小的受些惊吓啦。

嘿嘿嘿嘿,可不是我趁机报复呦。

男神不坏,女人不爱,这世上的道理,大抵如此,远目。

“喂喂喂,你抱住我就好了,不要乱抓乱捏啊喂!”可能我低估了小兔对于高度的恐惧,这会儿她已然是惊慌失措,两只葱葱玉手到处乱抓,捏到我的要x,ue,当真是男神最痛。我略一分神,这木剑便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各种摇摆起来。

——真君领地,某年月日,天生异响,有飞仙在天御剑而行,疑似酒驾兼严重超载,使用诡异路线试图逃逸后坠毁,报请上级是否进行近一步调查。

仙童自古幸运低,临场话多下场凄

——不慎玩儿脱

第13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身经此痛心自知

“上一回书咱们说过野战这个话题,一说到这种话题啊,难免引起正常男神的各种热血沸腾。这都是普遍现象,没啥不好意思的哈。只是这热血一沸腾啊,他就难免会想要出去,找些个仙友啥的一起哈啤。

这个哈啤啊,可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了。

下界有一句俗话,酒是色媒人,又有人说喝酒乱性,您还别不信吶,这些可都是有灵力学依据的。酒,三教九流六道众生都喜欢喝这个东西,我就不明白了,你说这个酒到底有啥好喝的,非苦即辣,怎么能比得上咱‘九天玄女牌甘露’好喝啊?

酒喝多了误事儿,喝醉了做错事儿。嘛,就算你定力高、法力强守得住,哈啤完了你总要回家吧,这下就完喽,要出大事喽。

平日里你可以凭空飞举,腾云驾雾,结果喝醉了,你还以为是平时的你吶,一说该回家了,行,胯下大宝剑抽出来往上一站,走你~~

然后第二天仙班点卯,值日星君往台上那么一站,‘我说(值日星官都是荷兰腔),那个谁谁谁啊,那个谁谁谁今天怎么没签到啊,先扣半个月仙贝!’

左右都说,那个谁谁谁在哪儿呢?你见了吗?我没见着啊,别是下界去当了妖怪吧,这可是大事儿,别给耽误喽。

于是请千里眼过来,运起神通一查探——‘哦,原来那个谁谁谁喝醉了,御剑栽在牛郎家隔壁水沟里,抱着一头母猪睡着正香呢。’‘没事没事都散了吧散了吧别看热闹了,那个谁那个谁都自觉点儿别拍照了嘿。’

哎呦哎呦,您瞅瞅您瞅瞅,这丢不丢份儿啊。所以要我说啊,跟仙友聚,那还得是咱“九天玄女牌甘露”。

入口柔、一线喉,是您居家旅行。。。。。。”

我恍恍惚惚的醒来,头痛欲裂,元神里乱哄哄的都是牛鼻子在公园讲的段子。这个牛鼻子啊,真不是个好东西,各种广告植入,还整天乌鸦嘴,早晚我要与他道剑分说。

缓缓的坐起,头也慢慢灵醒了过来。

看来我那一摔当真是够呛,几十丈高而已,居然把我给摔得晕过去了,有点小耻辱,多亏没被看见。主要是最后关头,我怕小兔纤体弱质顶不住冲劲儿,把全身的真气都加持与她,然后弹将出去,化身没有了护体硬受一击,这才吃了些亏损。

站起身来运功内视一番,化身情况还好,各个主要部件都在,只是断了几根肋骨,些许小伤不足挂齿。

我的剑,我的剑呢?

“御剑——剑来!”

召剑不到,四下找寻一番。原来已经从剑身断成三截,萎顿在地,显是没得救了。陪伴了我那么多年,实在是有点感伤。

安息吧,阿剑,汝妻子,吾养之,汝勿虑也!

没错,我就是这样重感情又有责任感的男神,远目。

“等等,小兔呢,小兔怎么不见了。”心下忽然猛醒,全身好似被“九天玄女牌甘露”过体冰镇似的,打了个激灵。虽说有我真气护体不会摔伤,可万一我晕过去这段时间,她一个下界弱女子,遇上什么凶兽魔物,那可怎么得了!

心念至此,二话不说运起法诀,使一个千里追寻术,气随意动,只找小兔。晓得方位,无剑可御,甩开两条小短腿儿就跑起来,跑到不足百丈,小兔气息在望。

远远看去,小兔一袭白衣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旁蹲着一个猢狲也似的长毛妖怪,正要对她动手动脚!

当面儿动小爷的人?真是魔可忍仙也不能忍啊!这青青草原上可以有红太狼、黑太狼,偏偏今日容不得你这只带毛色狼了!

“妖怪!纳——命来!”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种事情,换到哪个男神身上都受不了,我这次便是要痛下杀手了!三步换做两步,两步并做一步,小碎步蹬蹬蹬蹬几步,一跃便到那妖怪面前。左手捏诀、右手剑指,当真是指如流星、势如闪电,直取妖怪首级,一出手就最顺手的必杀技!

“出剑——一剑落三花!”

尴尬,我给忘记了,次级桃木剑君已经在我早前的一波踩线c,ao作中断成三截英勇就义,这架势却是已经收不回去了。而那怪物不知是傻还是来不及反应,站起来呆呆的看着我,竟然躲也不躲,直接用脸接下我的必杀。

“噗”

剑指直直的c-h-a进妖怪的鼻孔。

“妖怪!好本事,竟然用脸接了小爷一招。”

我抽出指头来,忍住恶心一边在衣服上狂擦一边说道,心想这是要遭。这蠢物第一眼看上去好像傻乎乎的,修为之高,竟是我交手过的最强敌手。要知道,我刚才那招出手含惊带怒,实打实的用上了十成先天法力,不要说是仙小的那些同学,就是仙大的教授,要他们散了护体真气,用鼻孔来接这招,也是没可能面不改色、纹丝不动的。

看来此獠不可力敌,当先用言语与之周旋,伺机保全小兔性命,同时希望这货千万不要有什么猴瘟、跳蚤、虱子!

遇敌不慌,男神之道也,远目。

“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有什么事尽可以冲我来。莫要动她一个弱质女流,不然折损了大王的威名。”

我站在小兔身前,以身护住她,手上比比划划似乎在结高深法印,嘴上的话却是越说越软。那一刻,我完全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萌新瑟瑟发抖,不敢高声说话”。

“挖个鼻孔而已,要解锁这么多姿势?”猢狲大王看了看我,又歪着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小兔,说道:“俺刚才在那边草丛里拉了一坨屎,这女人完全没看到,眼看要踩上去。俺想提醒她,没想到这女人身子骨那么弱,拍了一下就晕过去了,俺正想渡气救她醒来。”

猢狲说着说着,忽然嘿嘿的一脸□□“你这小娃儿这么紧张她,莫不是你娘给你找的童养媳?”

“啊呸呸呸呸,猢——猴爷说笑了,她本是我的——那个,,厨娘!”原来这猢狲虽是黄暴了一些,心肠倒还不算坏,并没有想要加害小兔的意思。多亏刚才玩儿脱之前,加持了十成的先天真气在小兔身上,不然给你这没轻没重的煞星拍一巴掌,那还不得给拍成r_ou_泥啊。

我正瞎想,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看来小兔已经醒了,此地不宜久留:“今天我带她出来野——野餐,没想到一时走散,打扰了大王出恭的雅性,抱歉抱歉。”

我作势举头看看天色:“时候不早了,我们再不回去,家长要着急了,会出来找我们的。我老爹很厉害很凶的,不如改日再和大王把酒言欢吧。”小兔拉住我的手,躲在身后,我双臂摊开护着她慢慢向后退去。

“别呀!”猴子一看我们要走,急了,跳过来一把抓住我,吓得身后小兔一声轻叫,还好这次没晕过去。

“急什么!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陪俺聊聊,聊聊。”

这猴子生怕我走了去,抓住我的衣襟不放,把张用力挤出的笑脸贴到我面前:“小孩儿,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家中都有谁,做得什么买卖,你又叫什么名字?”

不是吧,又要来这套啊。我心下各种碎碎念,却是不敢得罪这瘟星。

不得已拱了拱手:“在下ga-ng裂,不知大王?”

本来心想,定会被这带毛畜生笑话一番。没想到,猴子闻言倒吸一口冷气,竟呆了半晌,末了幽幽的叹了口气,一把抓住我的手臂,说道:“唉!兄弟,你可知道,咱们本是同病相怜啊!啊?”然后竟似抹了把泪花,又巴拉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大概意思是:

他本住在仙山的旁边,家中油桃大又甜,生活乐无边,哪知那太白老儿,他实在太y-in险,给他香蕉给他钱,非得拉他来上天,上天没事干,送来御马监,天天烤马r_ou_,无处挂秋千,吃饱喝足不锻炼,便秘之痛与谁言,缺乏纤维素,猴屁渐生烟,月落乌啼霜满天,不知今夕是何年,有缘千里来相会,便是知己在面前,啊-在-面前-!

他抓住我手臂,一阵儿说辞,如泣如诉,节奏感极强,完全满足了嘻哈动次打次的所有要点,末了高潮部分激情到处,又飞身上天,脚踩七色云霞即兴来了一波福瑞思黛尔星空舞,气场堪比《我是神仙》里面的偶像大腕儿,帅到没边儿。

直听得我心旌摇摇、点头连连,看得小兔玉手合十于胸,美目流光波动。

噫,这全无慧根之人居然也能虚室生电,女性的潜力,那真是无际亦无边啊!

没想到你这猴子一身杂毛乱乱的,有些标新立异,原来有这等凄惨的经历,如此出色的才华。如果能够帮他整理一下,他应该会有前途。再考虑到他都没有嘲笑我的道号,我对他的好感指数顿时上升了若干加号。

那天晚上我跟小兔都没回去,跟猴子并排躺在草海上看星星,只发了个千里传音,跟老爹他们说到新朋友做客。老爹很文艺的给我回了一句,让我注意采取安全措施,如此的关怀,果然我是亲生的。

唔,放心吧老爹,我已经吸取了教训,绝对不会再危险驾驶了(反正也无剑可御)。

猴子有个很木奉的法宝,叫筋斗云,加速度堪称云界一霸,他带着我们绕着星球表面兜了两圈儿,这云跑起来可真给力,还不晕,坐垫儿也很软和,七香车什么的一比完全就是垃圾。他给我和小兔都传了道内息,只要心念一动,筋斗云就能感知,前来接驾。这下我跟小兔就可以随意来往天地之间,我们基本上天天都下来找他玩。

老爹对不起,我又开始无照驾驶了,用的还是三倍速甩尾过弯。

只是看星星也没什么劲,我就教了猴子打野战,我们三个经常一起玩野战。

我用法诀召唤出千影金翅鸟,那金翅鸟飞的极快、身形小巧、动作又灵敏。猴子跟我在天上追,看谁先能捉到。这鸟是我前项从野战训练营中顺手“神”来,原是仙童预备队用来训练御剑飞行的法宝。两厢对比,下面天大地大,比起在训练营玩,不知道玩得有多爽了。小兔在地上帮我们加油,帮我们瞎指挥,大家都玩得很尽兴。虽然猴子把筋斗云借给我用,但他每次还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赢我,不过我并不介意啦——大家出来玩,开心就好。

没错,我就是这样心胸宽广又善交际的男神,远目。

猴子说自己还有一样法宝,有名的唤做如意金箍木奉,重十万八千斤,能大能小,非常智能化。

我算是明白了,这猴子家里种的不是油桃,分明是有矿啊!你那ga-ng裂八成是采矿污染造成的吧!

总的来说猴子很有趣,我很喜欢猴子。

第14章 雷霆布袋戏很好看

“话说,这三界六道中的好儿郎啊,除了吸宠,那还有个共同的嗜好,就是一起哈啤吹牛逼。别看但日里这一个个的仙班里坐着,惯看夏蝉冬雪,眉目间总似有千山月下霜。好歹挨到了下班,嘿!兄弟,走起!穿起了我的小马褂儿,挥起了小皮鞭,十里风华走马观花,今天去哪间。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