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 > 腐书耽美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4节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4节 腐书耽美

来源: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BL作者:最底线渣男 热度:

免不得千重楼、万钟酒,碧宇轩窗边凑成一桌,推杯换盏,把臂言欢。酒过三巡意气浓,衣衿渐乱语不清,顿时觉这胸中纵横有百万天兵,今日非要跟列位仙公子一吐豪情不可。先前说的还算靠谱,尚不离这仙班里的朝九晚五、四时点卯。也没想过,这能坐到一个桌子上喝酒的,彼此都是差不多的档次,谁也压不住谁。再喝了几杯,等这酒劲儿入了上丹田,说出来的话,就多少有些兜不回圆场了。

也不管道听途说,还是添枝加叶,但凡是这嘴边儿能浮起来的大话儿,都往自个儿身上揽。刚坐下的时候,还是一桌子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正经好仙郎。这会子,已经变作三界恶势力老大谈判,就差拽出随身等离子光剑来,下街道去比划比划。

唉,梦中忽忆当年事,琵琶声停欲语迟!

其实您看,对面儿东阁坐着的那位仙子,明眸皓齿,凭栏斜依的那位。自打您进来,这目光其实就没从您身上移开过,面嫩又不好意思过来搭腔,只是这顾盼之间,都舍不得要多瞄您几眼。您可倒好了,怠慢这边风花雪月不说,只顾在那边脸红脖子粗的吼什么‘早晚名震三界,撼动九州’、什么‘我这一腔热血,只要卖与那识货的’。

直听得这厢仙子捧心蹙眉,实在听不下去了,幽幽的轻叹一声仙气儿,丢下仙贝,小扇轻罗着去了。

词曰:帘外一曲幽幽,如诉欲语还休,百转千回道尽,覆水难收;秋夜长风渐冷,星稀月满独舟,笛音声声柔,又上心头。

唉,这世上最令人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有缘无分,对面手难牵,以至于猛然回首,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所以说呐,酒这个东西啊,实在是罪莫大焉。列位都是年轻有为的仙公子,切不可怠慢。还不如来试试咱们这‘九天玄女牌甘露’。

入口柔、一线喉,是您寻仙访友必备佳品。。。。。。”

啊呸呸呸呸,这牛鼻子狗道士,别的本事没有,洗脑的功夫果真是一等一的木奉。可惜上仙界不流行理财传销现货白银,不然他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睡公园、打地铺。

不过他说的有些话,也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自从那日,我与那猢狲结下那不好言说的孽缘。没两日就已经熟络到称兄道弟,可以把臂言欢,说剑论道了。加上美女在侧,巧目倩兮,俩跨种族爷们儿说着说着,就开始有些没边儿。

我本是不爱虚荣吹水的,不防这猴头说起自家故事,那风格,堪比小兔胸大肌,那是相当的浮夸。

什么“宇宙自然孕育而成,善能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动则担山赶月、静看斗转星移,又有金刚不灭之躯,刀枪不入,各种神通变化,宇内无敌,三年上泰岳争交,不曾有对,普天之下没我一般的了!'”

我呸呸呸呸,你个死猴子,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看到旁边我家小兔漂亮,就把自家可劲儿的吹,你可知道江湖规矩?兄弟宠,不可欺!果然是个贪花好色之徒,早知当初就不该手下留情,直戳烂你一对儿朝天鼻,教你什么叫夺天地造化、吸取灵气!

最可恶的是,他一番吹嘘自己还不够尽性,末了拍着我肩膀,说:“兄弟,俺看你资质尚可,好好看好好学,有朝一日,说不定能有接俺我三招的能耐。”如此狂妄,真是魔可忍仙也不能忍啊!

只可惜小兔她天真烂漫,尚不懂得这外面世界的许多j,i,an诈。直听得入迷,不住叫好,还说你好厉害,当真是个盖世的英雄。满脸的崇拜相也不知道收敛收敛,要置我于何处?说好的一起七进七出,斩将夺旗呢,就本仙童不要面子的吗?

女人,你的名字就叫做善变!远目!

总之我听到气闷,又不好与这猴子犯颜,心下忽然有个计较,就激这猴子露两手,来与“我和小兔开开眼界”。

这猴子倒也不知谦让,不知从何处掏出个打狗棍,在地上画个老大的圈圈:“贤弟,你与这位小兔姑娘就站在圈内不要动,等下自有好玩东西的给你们看。”

呵呵哒,我当这猢狲有多大能耐,原来一技能就是在地上画圈圈啊,这种本事,我家小兔也会啊。我每次惹她生气的时候,她都会蹲在角落里画圈圈啦。等下二技能耍出来,莫不是要学那女娲娘娘,再画个方框,圆环套方框,方框套圆环?我以前地小的时候有个姓唐的同学,自称“画圣”,也说能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结果只是在课本上画火柴人儿漫画,当真与这猴子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哈哈哈哈嗝。

且不说我这里心下暗笑,只见这猴头腾的一蹦,站在云端把那打狗棍迎风晃了晃,忽然短棍就变成碗口粗细,足有十来丈高,猴头抱柱再晃一晃,那柱子又长,直长成似能顶破了天去的大柱子。一时间风云变色,天雷骤起,只听那猴子在半空中抱着柱子喊道:“兄弟,看住了小兔姑娘,切切不可惊惶跑出了圈子,等下打出脑浆来。”

噫,猴哥我错了你快收了神通吧,我们哪里还出的了圈子,跟小兔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脚都软了,几乎吓尿。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猴子抱住柱子略略后仰,然后一声“去!”。

一柱子打将下来,势如泰山压顶,一时间黑影降世、日月无光、压城欲摧,大地轰鸣震颤。我把小兔反身压在身下,勉力撑开护体神功。心如死灰,只道今日必成飞烟,便要去与那桃木剑君再续前缘。

闭目等了半晌,却是再无响动。

睁眼去看,只见方才猴子画的那个圈圈,巍然不动发出淡淡金光,圈内花草一无损坏。放眼再看,方圆百里,草场已经全部化为焦土,深陷下去,大地被冲击波砸出老大的坑。我走到边际探头去看圈外地面,已成黑幽幽深渊,深不可测。

这一击的威力教我如何想象,纵然是大罗金仙,吃了这一招恐怕也要灰飞烟灭吧。什么一剑破虚空,遇到这猴子全都得给跪下来叫老公。我一时惊骇到瞠目结舌,只见那猴子从空中缓缓降到圈儿内,脸上表情显是颇为得意。

“兄弟,俺这一木奉如何。要俺说,你不如与那小兔姑娘随俺在这里住。俺将这一身本领都细细的教于你,早晚横行天地、逍遥快活。”

。。。。我尚自沉浸在刚才那一击的震撼之中,根本呆若木j-i,无法回话。

猴子却道我是心下踌躇,有些着急,又说:“十方阎罗都是俺的兄弟,你若能安心在此陪俺玩耍。俺便去地府与你讨个人情,勾了小兔姑娘的尘籍,从此不老不灭,与你长相厮守。如何?”说着说着,又自顾自嘿嘿嘿的□□起来。

“这。。。。。”我有心要骂这猢狲满脑子黄浆,只是一时j-i,ng神受到的刺激过于重大,遣词无法达意,故而只能沉吟。

“飒风沾、问途寒,谁与共饮,谁敢挡关?”

“一念成神,一念成魔。刚烈,你本是仙家出身,不可自毁根基。”

半空中忽而传来一似翩翩仙公子的话音,声音气势威严,却又温润好听,让人一听便心安神宁。

我抬眼去看,刚才还万里无云的天空,此刻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巡天战骑和天兵天将,各个剑拔弩张、严阵以待。旌旗罗列如天罗地网,甲胄粼粼泛光如偶像走红毯,险些闪瞎我的硬化氪金狗眼。半空云头中,簇拥着现出一员玉面少年将军,手持三尖两刃□□、银甲银盔,额中生有三眼——正是二郎显圣真君驾到。

小兔,抓紧我的手,咱不玩儿了,咱回家。。。

小兔,小兔?噫,小兔早就吓晕过去了。

女人,啧。。。远目。

第15章 妾于窗前时时待,意恐郎君迟迟归

这马定列斯要塞,本就处于一级战备状态。在长城里,我已经感受过那些大兵枕戈待旦的紧张气氛。每天要顶盔贯甲,扛着□□短炮到处跑,就是没机会用,想必十分郁闷。这猢狲不好好养马,整天就知道吃马r_ou_烧烤,还一棍子下去把星球表面砸出那么大一个陨石坑,神兵不要面子的吗?这下岂能与他善罢甘休!好比闲的没事干拿棍子去捅马蜂窝,天兵天将们扛着家伙什儿倾巢而出,只怕等下就要把什么等离子光束、泽塔波轰炸全部砸在我的脑门上了。

救命啊,我完全是无辜的好吧,按色相计算我还是个孩童,能否看在未成年仙保护法的份上,饶了我这条狗命,回去好好审一审,判我个只承担民事责任啥的?我定然日日顶礼烧香,铭记上仙恩德。我表面强装镇定,心里确实慌得一批,七上八下。

猴子似乎是看出了我心下惶惶,腾空而起护住我和小兔。

一世仙两兄弟,猴哥,这次我可全靠你了。猴子转头对我微微一笑很吓神,随即转回去面对二郎神和天兵,手上耍个木奉花,言道:“你是何方小将,辄敢大胆到此挑战?”

啊呸呸呸呸,这世上还TM有比你这猴头更嚣张的家伙吗?住仙家的店,吃仙家的宴,砸了仙家的锅碗瓢盆儿,还要折仙家的面。你丫是金刚不坏我服还不行吗,我TM一小学三年级修为,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往火坑里带啊?司机我要下车,这根本不是去小学的路!

还好二郎显圣真君并不动怒,驾云来到阵前、把住银枪与猴子答话:“泼猴不得无礼,上仙有好生之德,念天地生你不易,召你上天。你不思报效,只顾在这边撒野,今天又拐带我团预备队仙童,显圣王二郎在此,还不快弃棍投降?”当真是偶像级别的仙总,实力强大又不盛气凌人,说话有理有节。

只见那猢狲肩头耸动,哈哈哈一阵狂笑,气浪如音爆拍向八方,满天神兵大多挡不住这气劲,被吹得七零八落,阵势乱作一团。多亏有金圈庇护,只有我和小兔未被波及。猴子止住笑,说道:“神仙最不要脸,好言好语哄俺上天,实则把俺困在此地,又派你们这些杂毛s,he下阵脚看住俺,以为俺不知!有心骂你几句,又跟你素不相识;有心打你几木奉,又怕动起手来刀枪无眼,伤了俺这兄弟。识相的早早退兵回去,别打扰咱们兄弟逍遥快活,不然,没地方吃后悔药。”说着,耸动身形,便似按耐不住杀气。

真君却是丝毫不惧,闻言微微一笑,答道:“泼猴不要说大话,你纵然有些力气,我要治你,却也不难。只是你说爱护我这门下童子,我敬你仁义,也不用强压你,不如让刚烈自己选路走,你看如何?”

这猢狲怕也是知道厉害,与真君空中对峙半晌,最终还是缓缓拨云退后。天兵、真君、猢狲把我和小兔围在垓下,显然是要我自己选边儿来站。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赶忙唤醒小兔,急忙忙与她说明厉害,牵着她的手就要往天兵这边走。

猴子见我们要离开,不由得黯然神伤,幽幽的叹了气:“唉~~”

小兔见偶像委屈,居然迟疑起来不肯挪步,我拉也不肯走,只是看看我,又看看猴子,显得十分为难。我去,常言道,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根挖不倒,又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猴子虽是畜类,居然也深谙下界人类撬墙之术,短短几天相聚,居然在我眼皮底下勾搭了我的女人!真是魔可忍神也不能忍,只怪我年幼不识世道险恶,这次怕不是要大意失荆州。

我不想小兔伤感为难,正在原地迟疑,就听见耳畔真君传音:“刚烈,仙道绝尘,若为女子困,需要想想你父上母亲对你的期待。”

这这这,这叫我如何是好!父母大恩重于天,不管我有什么理由,想到老爹他为了我们这个家,不惜和老祖闹翻,辛苦打拼一节一节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又想到老妈她从大明湖畔起放弃了自身的追求,只求我和老爹上进,不知道吞了多少气,受了多少伤,好容易有了今天,一切都要放晴了,我怎能因一己之私让他们前功尽弃!

可是反过来,要我狠心丢下小兔独自离开,那简直跟拿刀割我的心头r_ou_一般难过。虽说我道骨清净,对她从无什么凡尘俗愿。可这小兔是我眼看着一点点带大的,与其说我每日是用法术召唤食水饲养,倒不如是我拿自己的心来供奉她,如今在我心里,小兔已经是我的一部分,这这这,这叫我如何决断!

我站在垓下,刀兵遍野、长风四起,一时间心乱如麻,小兔拉住我的手不让我走,也是泪眼婆娑,我与她俩俩相望,恍惚一时间天地再无一物,下一刻就是湮灭。

正当我迷惘,耳畔又闻真君仙音,话音渐冷:“刚烈,我不会让你堕入魔道的,金石一击,你和你的宠物,还有那个猴妖都会形神俱灭,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我抬眼望去,真君似乎已经不耐烦,手上的□□微微吐个门户,枪势凝而不发。

不能再畏畏缩缩了!我再望进小兔秋水,尽量稳住颤抖的声线,用下界人类语一字一顿的说道:“二选一,我,还是他?”我多么希望小兔能回想起那些我们在一起留下的记忆,想想那些喜怒哀乐和那些未尽的机缘,可是不知这猢狲到底有什么魅惑人心的伎俩,小兔就是看着我流泪摇头不肯移步。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斩断万千思绪,狠狠一跺脚,用力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背后传来扑通一声,想是小兔软跪在了地上,接着放声大哭起来。她的哭声很凄厉,完全不像月光下,她拥我入怀时温柔的吐息。我运起真气,强行把情绪全部逐出心外,护体灌注全身周遭,隔绝音源。一步、两步、三步,扑通、扑通、扑通,脚下沉重的脚步契合化身沉重的心跳,这是天地间唯一能听到的声音,这天地间本来也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别无他物。没错,我的世界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就这样机械的走着走着,直到模糊的视线里出现沈泉高大的身影,他对着我点了点头,打开了身后一架巡天战骑的舱门,转步离开。

结束了,都走了,真君、二营长、天兵、猴子。我坐入座位,望向舷窗外空无一人的焦土,刚才明明还是郁郁葱葱的,怎么一下子就只剩下龟裂的弹坑了呢?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这不可能,我是金莲之籽所化,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地仙修为、上仙境界,直接吸取天地灵气,并不会有什么j-i,ng气之交。

眼泪?下等女人的东西!

我不会流泪,也不会为爱鼓掌,更不会为小兔鼓掌,我会长生不老,我会一直这样长生不老下去,看着檐下水穿石滴,坐等天地悉皆归。

小兔何处归。

我的泪又涌了出来。

第16章 兵车行

那天之后的事情一直恍惚不清,我过得浑浑噩噩,好像那个被拜走了七魄的姜子牙,一天到晚对着空气放大招。

我只记得,基地里乱做一团,没什么人来打扰我,我在港口月台座位里坐着,一动不动的坐着。

左右一列列重装天兵疾跑而过,还有穿着华贵仙衣的平民,拖家带口,在登船通道挤作一团。有个比我还要低两头的小仙童摔倒在地上,她的父上一手提着百宝箱,另一手把她横腰抱起,一路小跑着走了。

一片混乱中,老爹和老妈找到了我,老妈什么也没问,只是一把把我抱紧。老爸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丝毫不为周遭的乱象气氛所感染,甚至还对我点头微微一笑。

我们回程没有搭乘兵部的星船,而是挤在了一艘有着黑龙纹章的货船的底仓。这船大概惯于用来夹带偷渡了吧,有很多可供住宿的小暗间,货舱里还立着很多用来关猛兽的高大笼子。我记得在月台登船的时候,有个船长装束的大叔跟老爹把臂短谈,彼此点头。应该就是他安排我们偷渡出基地的吧,真的是古道热肠。

老妈抱着我,在我耳边说,那船长本是个商贩,名字叫茅延安。

回程的路上,我忽而想起下界的一首诗: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我睡着了。

第17章 盛世于斯,须间兴亡

我们又住回了地仙社区,小青家的隔壁。老爹说上仙现在可能正在找我们,地仙境界他们不会过来,可以在这里放心安住。

我不明白有什么不放心的,说不定是真君忙完了手里的事情,又想起当初的约定,派沈泉来教我剑术呢?我的资质很高,连那个法力无边的猢狲都说我是可造之材,跟着沈泉学几百年,应该也可以在战斗团找份差事。到时候说不定我赚到很多很多的仙币,可以掏自己腰包给老妈买一部高配七香车,再到蓬莱东路找最好最高的仙宅买一处给老爹老妈住,听我这么说着,老爹只是笑笑,老妈则把我紧紧得抱住,啥话也不说。

女神、女人,除了亲亲抱抱举高高,还能有点正经事吗?远目。

我没有去地小复课,老爹说什么“大事未定,暂时不需要考虑那些”。神神秘秘的,这样很不文艺好吗?

其实我都没差,上不上学又有啥区别?反正小青都不在了。听说是我升上仙小之后不久,小青就离家出走了,据说是下凡去当了妖怪,还拜了另外一个蛇妖大姐头,彻底混上了黑社会。小青爹妈每每提到这事儿,就捶胸顿足的,连连说都是学校风气不好,让孩子染上了非主流。

我很想多去安慰安慰他们,告诉他们非主流不是黑社会,只不过是一种青春傻乎乎的气息罢了,黑社会的话,有机会我会去劝小青退出。不过每次走到他们家门口,就想起曾经陪小青在这棵青梅树上打秋,前庭里我们曾一起追逐嬉戏。回忆太多,让我心头堵得慌,还是不要去的好了。

诗云:朝露可惜弹指间,譬如人生五十年,如梦似幻渐渐醒,前尘一笑化云烟。年复一年花开透,花开花谢香满楼,青梅依稀弄旧影,谁骑竹马绕窗前?

唉,谁说男神不惆怅,愁上心头心自伤!

总之日子就这么无聊着一天天过去,直到老爹说的那个“大事”发生。

这一日,我闲来无事正在家里看《早安,仙童》,老爹忽然急乎乎的从外边赶回来,二话不说就点换成三界新闻台。我刚想要高声抱怨,注意力却立刻被新闻台的声音画面所吸引。

新闻台的现场记者志玲姐姐台风一向纤尘不染、高雅脱俗,如今直播映画前,却显得惊慌无措。她背后看起来像是九龙城仙街,只是一向熙攘繁华的街道当下没有任何仙气汇聚,街道中间大批天兵全副武装,正在匆忙的搬运物资、设置路障,构建碉堡和炮位,一副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气氛。

同步画音传来:“各位仙家,大家好。我现在身处蓬莱东路闹市区,大家可以看到我的身后呢,心宿战斗团已经开始构筑街垒。全城同时呢在其他主要街区,各大星宿战斗团也已经赶到,并陆续展开布防。根据兵部发布的消息,目前致远星的战斗还没有结束,战况尚不清楚,请大家不要恐慌,不要轻信谣言,请带好应急物品,有序的遵从仙官的指挥到就近避难场所避难。”

正播报间,志玲姐姐侧耳倾听,仿佛有千里传音。忽然脸色骤变,声音也变得惊惶嘶哑:“本台最新消息,本台最新消息,致远星已经沦陷,我重复一遍,致远星-已-经-沦-陷-!真·二郎显圣真君战斗团遭受重创,一营长张大彪失联,二营长沈泉阵亡,据兵部称二郎显圣真君成功突围,正率领幸存将士赶来九龙,具体伤亡数据现在还无法统计——”

“嘭。。。。。”

“嘭。。。。。”

背景音中传来一声又一声闷响,每一声闷响都伴随着仙街地面一阵晃动,战斗团的天兵停止部署,全部就近寻找掩体就位。

画面再交回到志玲姐姐,现在只能用满脸煞白来形容她的表情了。她正扶住一块复合装甲街垒,勉强站住脚跟,声音近乎惊叫:“是乾坤弓在开炮,他来了!他来了!我的云呢!”

黑屏,信号断了。

第18章 一丁点儿画面感都没有的第一次冲击

0812 千里眼三在外空间发现目标

0821 千里眼三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侦查

0822 千里眼三无法联络

0825 观星一对指定范围进行两次广域灵能扫描,锁定目标,确认级别为:神

0905 观星二对目标进行强力仙能扫描,修正目标级别为:龙

0910 南天门重装阵地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

0911 南天门重装阵地无法联络

0915 鬼宿战斗团接敌

0921 鬼宿战斗团开始后退,柳、星两宿战斗团开始向交战区域移动

0922 鬼宿战斗团无法联络

0925 张、翼、井三宿战斗团接敌

0931 柳宿战斗团加入战斗

0942 星宿战斗团加入战斗,翼、井、柳三宿战斗团开始后退

0948 张宿战斗团无法联络,东海舰队加入战斗序列

0955 星宿战斗团无法联络,南海舰队加入战斗序列

1005 参宿战斗团接敌

1010 井宿战斗团加入战斗

1012 东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危距轰炸

1030 参,井两宿战斗团开始后退,目标开始后退

1032 观星二对目标进行强力仙能扫描,目标级别为:龙

1041 西海舰队加入战斗序列

1045 东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

1050 东海舰队无法联络

1105 参宿战斗团接敌

1106 参宿战斗团无法联络,觜宿战斗团放弃阵地开始后退

1108 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轰炸

1121 井宿战斗团无法联络,觜宿战斗团接敌

1123 觜宿战斗团开始后退,南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危距轰炸

1125 觜宿战斗团无法联络,北海舰队加入战斗序列

1141 女、虚、危、室四宿战斗团接敌

1152 北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

1159 危宿战斗团开始后退

1210 女宿战斗团开始后退

1215 室宿战斗团无法联络,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

1230 目标开始后退

1232 观星二对目标进行强力仙能扫描,目标级别为:龙

1241 北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

1250 北海舰队接敌

1301 北海舰队开始后退,西海舰队开始后退

1309 虚宿战斗团接敌

1311 虚宿战斗团无法联络

1315 北海舰队退出战斗序列

1320 南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

1322 南海舰队接敌

1327 南海舰队无法联络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