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戏精王子 BL > 腐书耽美 戏精王子 第1节

戏精王子 第1节 腐书耽美

来源:戏精王子 BL作者:辰辰 热度:

文案:

都说孟扬完美的像个王子,

只有方宸曦知道,这人根本是披着王子外衣的戏j-i,ng,

人前温润谦和,人后却总暴躁如雷。

方宸曦真是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神经病,

可是这个可恶的戏j-i,ng却对他说:

“方宸曦,在我没腻你之前别想逃,不然我就让所有人看你被扒光的 y- ín 荡模样。”

他想,他这辈子大概是要完了。

……

他以为他们会成为最亲的亲人,没想到最后却成了仇人,

背叛,伤害,决裂——

当一切尘埃落地,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他。

“孟扬,你原谅我好不好?”

他卑微地请求着,可是到最后却只能得到男人无情地拒绝。

“原谅?除非你去死,你死了我就原谅你。”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便去死吧!

第001章 方宸曦他死了

京城一处老旧的小区内,一棵棵高大的树木挡住了刺目的烈阳,只余斑驳的树影,小区内异常的安静,只偶尔能听到几声夏日的蝉鸣。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打破周围的宁静。

小区靠大门口最近的三号楼五层位置的阳台处,方宸曦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他的头微微低着,额前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那双满是血丝的眼,却无法遮掩他眼底浓浓的青色。

苍白的唇微微张着,呼吸有些急促。

他没有去看地上被摔碎的花盆,只是紧紧地抓着手机,指尖过于用力显得有些泛白。

他将手机紧紧地贴着耳朵边上,生怕自己会错过接通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都没有人接听,正当他想着要不要再打一次的时候,一直没有打通的电话这次终于接通了。

方宸曦抓着电话的手更紧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跳的特别的快,正当他准备要开口的时候,电话那端一声不耐地声音冲着他吼了过来,“方宸曦,你想干嘛?是还想着从我们孟家得到什么吗?”

“不,不是的孟扬,不是那样的。”方宸曦着急地辩解着,“我不会再从孟家要任何一样东西了,孟扬,请你相信我,还有,之前从孟家得到的一切,我都还给你,孟扬我都还给你,你能不能原谅我,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像以前那样?”

“原谅你?像以前那样?”像是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讽刺的笑声顿时传了过来,对方笑了好一会,然后冷声道:“我说方宸曦,你说你能不能再无耻点?这样的话亏得你说的出口,我就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鼓起勇气对我说出这些话的啊?

我父亲掏心掏肺地对你,你却把他弄进了医院,你让他下半辈子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你知道吗?我对你信任,公司的事情从来都没有瞒过你一分,可是你又是怎么做的?联合外人,生生将整个孟氏给毁了,你害的我几乎都要一无所有了,你知道吗?

都这样了,你还想让我原谅你?方宸曦,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说我该怎么原谅你?你觉得我能原谅你吗?”

方宸曦死死地咬着下唇,一张脸越加的灰败。

他缓缓地蹲下身,佝偻着身将自己蜷缩起来。

他想要反驳,想要辩解,可是最后发现自己说什么都已经不合适。

“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就算听到你的声音,我都觉得恶心。”

无情的话让方宸曦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他知道孟扬不想听他说话,可是他却舍不得他挂掉电话,于是他急忙又道:“要怎么样,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照做。孟扬,你告诉我,要我怎么做才好。”

“呵,是吗?那你就去死吧,只要你死了,那我就原谅你之前所做过的一切。”孟扬说完这话,这次彻底挂掉了电话。

方宸曦还一直保持着刚刚通话的姿势,可是原本还带着希冀的目光,此时只剩下一片灰暗。

他的唇不停地哆嗦着,可是这次却再也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将视线停留在地上那已经被摔碎的花盆上。

花盆里面的泥土被洒的到处都是,而花盆里面种着的月季早已经枯萎,只剩半截腐烂的根部,就像他那颗早已经腐烂掉的心,已经没有半点生的希望。

方宸曦不知道坐了多久之后,这才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往房间里面走。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半分思考的能力,只是不停地回荡着孟扬的那些话。

如果他的死真的能得到孟扬的原谅,那么他便去死吧!

……

此时,京城最为出名的尊帝会所的一处包厢内,孟扬y-in沉着一张脸,将手上的手机丢到一边,拿过桌子上的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坐在他旁边的顾皓天嗫嚅了下唇,还是忍不住道:“我说孟扬,你说的那话是不是太狠了点,你还真的要他去死啊?如果方宸曦真的死了的话,你会原谅他吗?”

孟扬有些讥诮地扬起了嘴角,“你以为凭着我那么一句话,他就真的乖乖去死了?我说你别开玩笑了,他会真去死?谁信啊!真的想我原谅,那就等他死了再说好了。”

孟扬说着便将话题给转开了,明显并不想跟顾皓天提及方宸曦的事情,而顾皓天看着一杯杯不停灌着自己酒的孟扬,心里很是不安。

如果方宸曦真的死了,那孟扬会怎么样?

……

连着好几天,孟扬都在尊帝醉生梦死,顾皓天看不下去,硬是将人拖回了他住的地方,然后这人便开始大睡特睡,连着睡了两天,直到顾皓天慌慌张张地踹开了他卧室的门,这人才从睡梦中幽幽转醒。

“干什么啊?你就不能轻点吗?”孟扬有些不满地抱怨着,说完正打算要埋头继续睡。

突然,顾皓天来了句,“方宸曦死了。”

孟扬顿了下,似乎在消化他话里的意思,愣了好几秒后,这才抬头不以为然地来了句,“死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他拉过被子正准备要盖住自己的头,顾皓天看他这样顿时便跟着火了,他上前狠狠地推了下孟扬,让他整个人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这下子孟扬也跟着火了,他y-in沉着脸朝着顾皓天怒吼着,“你小子想死是不是?”

“那天你说只要他死了,你就会原谅他,然后他真的跑去自杀了,割腕,流了好多血,等到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没有气息了,送到医院都没能抢救过来。孟扬,我并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方宸曦,他真的,已经死了。”

当顾皓天艰难地将话说完,孟扬的一张脸也已经渐渐地跟着失了血色,他不停地晃动着头,嘴里不停地嚷着,“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我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确实是事实,还有,人被莫可可给带走了——孟扬,你去哪里啊?”

还未等顾皓天把话说完,孟扬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跑了,顾皓天只好赶紧去追他。

第002章 他为你自杀了

当两人赶到莫可可住的地方时,他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啜泣。

孟扬死死地盯着他,胸口不断地起伏着。

莫可可豁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来干什么?你倒是还有脸来?”他愤怒地吼着,赤红的双眼似乎要将孟扬给碎尸万段了一般。

“方宸曦呢?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你让他出来,我现在就要见到他,你让他给我出来。”孟扬有些焦躁地喊着,见莫可可没有动作,便直接开始喊,“方宸曦,你给我滚出来,你要是再不出来,我绝对不会原谅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你听到了吗?方宸曦——”

孟扬不断地在大厅里踱步着,尖锐的吼声在房子里面回荡着,显得特别的刺耳。

“你够了,他都死了,你让他怎么出来见你?”莫可可忍无可忍地怒吼着,尖锐的吼声让他的声音都跟着嘶哑了。

孟扬赤红着一双眼,在听到他的话后,那眸子倏然y-in沉,“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吗?你以为拿死掉这样的借口,就能让我心软,让我原谅他是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在我还没发火之前,你让他趁早滚出来,别挑战我的耐心,他要是再不出来,那我就真的永远不原谅他了。”

莫可可紧紧地咬着唇,眸光愤怒至极,如果人的目光能够杀人的话,那孟扬定然是要被莫可可的目光给s,he死无数次的。

只是这样的愤怒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哀恸所取代。

莫可可哆嗦了几下唇,带着梗咽的讥诮声音缓缓响起:“那天他哭着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孟家,他一直想弥补,可是不管怎么做都得不到你的原谅,他很难过,也很痛苦,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还好,最后你总算是松了口,虽然那个代价会是他的生命,但是只要是你的要求,就是死,他也一定会去照做。我以为他说会去死,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却没有想到,当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竟然真的没有半点气息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跑去自杀了,就因为你的一句话,为了得到你的原谅,他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

莫可可说着便哭了,泪水顺着他的脸颊不停地滚下来。

在听到自杀的那瞬间,孟扬的身体忍不住跟着颤抖了下,原先满是戾气的眸子此时渐渐被害怕给一点点地侵占。

他艰难地咽下了下口水,呢喃了声,“别说了——”心底的恐惧让他拒绝再听莫可可继续往下说。

可是莫可可却不肯就此放过他,“我要说,我要说,我就是要说,你知道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是什么样的吗?他整个人泡在浴缸里,也不知道泡了多久,皮肤都泡皱了,他大概是担心自己死不成,在自己手腕上割了十几刀,血r_ou_模糊,狰狞无比,他的血将整个浴缸都给染成了红色,那些血水从浴缸里面溢出来,流的到处都是,到处都是恐怖的红色,那都是他的血啊!”

莫可可说着再次梗咽的说不出话来了,孟扬的脸色更是直接就刷白了。

可就算这样,莫可可还是觉得不够,他不能原谅孟扬的所作所为,自然也不能让他好过了。

“你一直觉得是宸曦亏欠了你,可是你难道就没有亏欠过他吗?这些年,他爱你爱的甚至没有半分的尊严,为了你,什么都忍下了,可你呢?除了拖他上床,发泄你的欲望外,你还对他做过什么?”莫可可最后那吼声,几乎要将他的喉咙给扯破,可是他半点都不在乎。

“你想让他出来见你是吗?可惜了,这辈子怕是都不可能了,他肯定也不想让你见到他那般丑陋又狰狞的样子。死了,什么都没了,他唯一留下的也就这点东西了。”

莫可可说着走到孟扬的身边,强行将手上抱着的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孟扬颤抖着手接受,那冰冷的触感,让他心底一阵阵地发凉,他很想把它扔掉,可是一双手却没有半点力气,最后他只能死死地盯着。

他很想问,这是什么呢?可是却怎么也不敢问出口,而莫可可完全不给他逃避的机会直接道:“知道这个是什么吗?骨灰盒呢,专门拿来装骨灰用的,想必你也应该猜到了吧,里面装着的便是宸曦的骨、灰!”

当莫可可的那两字骨灰落下,孟扬整个人忍不住颤抖着连连后退着,最后硬是撞到了身后的一个装饰柜上,他浑身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般,虚软地直接坐在了地上。

而因为刚才他那么一撞,柜子上的陶瓷花瓶没能站稳,晃动了几下之后,直接滚了下来。

只听见“砰”的一声响,那花瓶直接砸在了孟扬的头上,接着又重重地摔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

“孟扬——”顾皓天见况忍不住惊呼出声,本能地上前走了几步,想要查看个清楚,可是却在看到孟扬的动作后顿时给停住了。

只见鲜红的血从他的头顶上一滴滴地落了下来,几乎将他半边脸都给染红了,可是即便如此,他似乎半点都不在乎,他只是低头看着怀里的骨灰盒。

他抱着异常的紧,如辰星般耀眼的眸子,这会只剩下一片灰暗与茫然,他的唇不停地抖动着,有些失控地呢喃着,“不可能的,骗人的,他不会死的,他不可能死的。’突然,他抱着骨灰盒撕心裂肺地喊着,“你们都在骗我,他不可能就这么死了的,不可能的,啊,方宸曦,你给我出来啊——”

啼血般的哀鸣在偌大的别墅回荡着,让在场的人听着,心底都忍不住泛起浓浓的哀伤——

孟扬不停地喊着,直至最后j-i,ng疲力竭,这才瘫软在地上,他看着怀里的骨灰盒,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初次见到方宸曦的情景,那时候的他们还不知忧愁为何物。

如果人生能够有重来的机会,那么我们的结局是不是也能不一样?

第003章 初遇

盛华,作为京城最具盛名的高中,一直是众多豪门子弟的首选,每年九月,都会有许许多多的新生被送进这里就读。

早上九点,早已经过了上学的时间,盛华的大门也早已经关上。

这时一辆计程车从远处开来,在校门口处停下,没过一会,副驾驶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着白色衬衫的少年从车上走了下来。

戴着无框眼镜的黑亮眸子在看到不远处紧闭的学校大门时,双眉不意外地紧蹙在了一起,那红的有些过分的双唇更是紧抿着,金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衬着他那张本就俊逸的五官更加的夺目耀眼。

“啊,宸曦,校门都关了,我们来迟了啊,怎么办啊?”

方宸曦关上车门,微微侧身,正好看见长着一张圆脸,一双眼睛也圆的出奇的莫可可从车上跳下来,在看到校门已经关上时,忍不住紧张地直跺脚,双手更是夸张地抓着他的头发,不停地揉着。

相对于莫可可的紧张,方宸曦倒是显得淡定地许多,“那还不得怪你,要不是你动作那么慢,拖了那么多的时间,我们也不会迟到。”

方宸曦一边说着,一边往校门口那边走去,莫可可赶紧跟了上去。

“对不起嘛,我也没有想到会迟那么多,现在怎么办?我们要怎么进去啊?”

方宸曦没有回答,只是迈着他一贯的步伐朝着保安室那边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他跟保安说了什么,不消片刻便让他们进去了。

莫可可也懒得问方宸曦到底跟保安说了什么,反正在他眼里,没有什么事情是方宸曦办不到的。

这会正是上课时间,校园里面除了偶尔能听到朗朗读书声,倒是没别的声音。

方宸曦照着之前的记忆找到了教室办公室,他们的运气还算好,到达办公室的时候,他们所在班级的班主任还在。

“你们总算是来了,我还在想着,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就要打电话问你们的父母了呢!”

“实在抱歉,罗老师,我们刚来这座城市不久,路有些不熟,就给耽误了些时间。”方宸曦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

而站在旁边一副乖宝宝模样的莫可可在听到他的话后,这眉毛忍不住皱了皱,趁着班主任不注意,他偷偷地瞧了眼方宸曦,心里嘀咕着,宸曦就是宸曦,每次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那你们尽快熟悉这边的路,今天是你们第一天来学校,迟了就迟了,明天可不能再迟了,现在我就带你们去所在的班级。”

罗敏说完便准备起身了,眼角正好瞥见旁边放着的两摞书,“这两套书是你们的,一人一套,顺便带上。”

两人拿上自己的那套书,正准备要随着罗敏去他们所在的班级高二一班,只是才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另一个刚进门的老师便道:“罗老师,校长叫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啊,现在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罗敏站在门口有些犯难了,这校长那边又不得不去,可是方宸曦他们是新生,不懂的路,要怎么去班级那边。

正当她犯难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好出现在走廊外面。

“孟扬,你过来下。”

方宸曦顺着班主任的目光看向走廊外面,便看见一个身着校服的男生转身朝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而就在方宸曦看清男生的模样时,原本无波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下,心下顿时冒出一个念头,这个男生长的会不会太过俊美了点?

迷人的桃花眼,挺翘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不过只是一个侧目就足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那嘴角泛着的勾人弧度甚至都能叫人忘记呼吸。

即便只是普通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似乎都能穿出别样的感觉。

一个男生长成这般模样,得祸害多少女生?

方宸曦还在心里感慨的时候,对方已经朝着他们走了过来,不消片刻便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方宸曦抬头的刹那正好跟他的目光对了个正着,一贯淡定的他,竟在对方含笑的目光注s,he下微微失了神,真是见了鬼了。

“罗老师,你叫我?”孟扬收起打量的目光对着罗敏道。

“这两个是刚转来我们班的新同学,我这会要去校长办公室那边,你就帮我带他们去教室下吧!”

“没问题。”

随后方宸曦跟莫可可便跟着孟扬一起回一班的教室。

这会已经是下课时间,c,ao场上都是人,到处都是学生吵闹的声音。

方宸曦透过走廊的玻璃窗一直往外瞧着,突然他的身边响起了声音,“书会不会重,需要我帮忙提吗?”

他本能地测过身,然后便跟孟扬那勾人的桃花眼对了个正着。

此时他们的距离相当的近,他似乎还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正不断地朝着自己的鼻尖涌来,有点类似薄荷的味道,闻着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见方宸曦不说话,孟扬嘴角的笑容更甚了,“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方宸曦只觉得心口咯噔了下,连忙别开脸,有些急切地应道:“不用,我自己提得动的。”

听他这么说之后,孟扬又看向了旁边的莫可可,“你呢?需要我帮忙吗?”

莫可可大概也被他的笑容给迷晃了眼,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不,不,不用,我自己,可以。”

孟扬依旧一脸笑容,“那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便是。”

随后在孟扬的带领下,两人很快便到了高二一班。

罗敏之前就知道他们要转学过来,早已经为他们准备了课桌椅。

“你们就先坐这里吧,至于座位的调整要等班主任来了再做决定了,总之你们先坐着,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

“好的谢谢!”

方宸曦道谢完便将注意力转到刚拿回来的课本上,至于其他同学的好奇目光,他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倒是莫可可本身就是个容易害羞的人,从小就害怕被人关注,这会被这么多人盯着,顿时便跟着慌了,他红着脸一直往方宸曦那边靠,恨不得将自己整个缩起来。

方宸曦知道他害羞,便让他坐到了靠墙的位置。

班上的同学一个个只是瞧着没人上前跟他们说话,倒是班长带头主动打了招呼,方宸曦礼貌地应着,这一来二去便也不觉得陌生了。

之后语文课的时候,班主任正式介绍了他们,至此他们就是高二一班的一员了。

莫可可的身高比较矮,原本跟方宸曦坐不到一起,不过班上同学的位置刚做的调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将他安排到哪里。

而莫可可自己也称跟方宸曦坐在一起没有问题,最后班主任不再坚持,暂时就先这么坐着吧!

第004章 失神

盛华的学生除非有特殊的要求,或者住着的地方离着学校特别的近,不然一般都要求住校。

方宸曦其实更喜欢走读,可惜他的新家离着学校太远了,每天坐车前后都要一个小时,还要转车,就算他愿意,他妈也不愿意。

最后没办法,他只能选择住校。

周天下午,方母原本是想着送方宸曦来学校的,可是方宸曦见她生病不想折腾她,便自己一个人提着行李打了车去了学校。

他带着的行李并不算特别重,但是他妈分成了好几袋,他一个人提着这么多个袋子有点费劲,再加上出租车不能进学校,他就得提着这些行李穿过c,ao场,才能到达他所在的宿舍。

都说盛华是整个京城高中最大的,以前倒是没觉得,这会方宸曦算是深刻地体会到了。

他提着行李,好不容易走到c,ao场这边,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想着至少还要走上十来分钟才能到,他觉得身上仅存的那点力气都没有了。

实在走不动了,他便直接坐到了地上,想着休息下再走。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了声,“喂,同学,躲开,赶紧躲开。”

方宸曦这会累的脑子都有些迟钝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话是对他说的,等到他意识到好像有点不对劲转过头的时候,就见一个篮球正朝着自己的头这边飞过来。

那球离着他实在是太近了,近的他完全不知道该躲开了,他现在唯一的便是,完了,这下真的要彻底完了,自己的这张脸大概要被打扁了。

就在这时,他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用力一抓,顿时眼前一黑,那球几乎是擦着自己的后脑勺飞过去的,一阵熟悉的薄荷香气灌入鼻尖,让他一时间失去了思考了能力,他有些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唯一肯定的是,他似乎得救了。

“你没事吧!”

方宸曦愣了还一会,这才意识到这声音是从自己的头顶上传来的。

他慢慢地抬起头,然后便看见孟扬噙着他那惯有的笑容正低头看着自己。

霞光从他的身后照了过来,让原本就俊美的五官越加的勾人晃眼。

方宸曦微张着唇,完全忘记该怎么反应了。

孟扬见他没有半点反应,眉宇微扬,抬手在他的头上轻轻揉了下,“怎么了?不会是吓傻了吧!”

方宸曦被他这么一揉,终于回神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急忙低下头,“没事,刚才谢谢你了。”

说着,他急忙抓起地上的行李,想着得赶紧到宿舍去才行。

“你这些是准备要拿到宿舍的行李吗?”孟扬问道。

“嗯,我今天才搬进来。”

“那你怎么不直接走后门,后门那边去宿舍,走个几分钟就到了。”

方宸曦听了这话有些茫然地抬起头,他顿了几秒钟后,这才缓缓地开口,“我,我不知道啊!”

他来学校也不过一个星期,本身就不是特别喜欢说话的人,平时也没有特别去打听,他是真的不知道这后门原来离着宿舍竟然这么近的。

“难怪你要舍近求远了,原来是不知道啊!”

方宸曦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早知道就先问问其他的同学了,不过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再后悔都没有,反正都已经走了一半的路,再坚持下就是了。

这么想着,他又将行李全部带上,想着及早地拖回宿舍去。

不过他才准备要走,原本背在肩上的包就被旁边的孟扬给拿走了。

他有些不解地抬头,不知道这人要干嘛。

“你这么多东西一个人拿回去实在太累了,我刚好也要回宿舍,顺路,帮你拿一些吧!”

“不用的,我自己可以。”方宸曦不想麻烦他,直接就拒绝了,可孟扬根本没理会他的拒绝。

“都说了就是顺路,就这点东西拿着又不累,我们可是同学啊,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孟扬说话间已经拿着其中两个包往前走了。

方宸曦是真的不想麻烦他,但是这人都已经走出老远,拒绝都没办法了,只能算了。

有了孟扬的帮忙,方宸曦后面显得轻松的许多。

两人很快便将所有的行李都搬到了他所在的宿舍。

盛华的宿舍分为六人间,四人间,还有两人间,只要花的起钱,就能住的越好。

六人间是最为普通的,四人间的宿舍费是六人间的双倍,而能住得起两人间的除了有钱,还得有够强的家庭背景才行。

方宸曦所在的宿舍是四人间的,不过他跟莫可可比较迟才入学,前面需要住宿的同学都已经安排了宿舍,他们虽然住的是四人间,但是没有其他同学入住,这个宿舍也就只有他跟莫可可两人了。

莫可可说过会迟点到,所以方宸曦到的时候宿舍的门都还是关着的。

方宸曦将行李都放下后,便向正在房间转悠的孟扬道谢,“今天谢谢你帮我搬行李,改天有时间了请你吃饭。”

“不过就是小事一件,不用这么客气的。你这边还有这么多东西要收拾,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

孟扬说着便准备要走了,方宸曦出于礼貌将人送到宿舍门口,只是这门还没有打开,准备要走的孟扬突然转身,看着他来了句,“别动。”

方宸曦顿时便给愣住了,他微张着唇有些不解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孟扬,看着他一点点地靠近自己,那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不知道孟扬要干什么,但看对方的脸颊越发靠近自己,迷人的桃花眼带着蛊惑的气息瞬间夺走人所有的神智。

方宸曦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微张着唇,感受着自己越发快速地心跳,看着那噙着笑容的主人俯身靠近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要醉了。

几秒钟后,孟扬嘴角的弧度更深了,他掀开唇角,慵懒的声音喷洒在方宸曦的脸上,“头上有一片树叶。”

说话间,他从方宸曦的后脑勺取下一片指甲大小的叶子,伸到了他的面前。

方宸曦看着那片树叶,微愣,想起刚刚自己竟然会因为一个同性而失了神,一张脸顿觉得烧起来般,烫的厉害。

第005章 原来都是假的

正当方宸曦还在烦恼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虚掩着的门被推开,莫可可欢快地声音响了起来,“宸曦,你怎么这么快啊?我还在想——”

莫可可的话才说到一半,却在见到孟扬的时候生生顿住了,他惊讶地看着孟扬,显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他们的宿舍。

“孟,孟扬——”

“你们赶紧收拾吧,不然晚上就没办法好好休息了,我先走了。”

莫可可看着孟扬走后,这才转身跑到方宸曦的面前,一脸八卦的样子,“宸曦,为什么孟扬会在这里啊?你们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才不是的,刚才行李太多,他帮我把行李提回来而已。”方宸曦说完便开始收拾行李。

“长相不错,性格不错,家境不错,学习成绩好,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存在呢?听说很多人私下都称他为王子呢,我刚开始听到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笑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王子呢,可现在看来大家好像也没夸大其词,宸曦,你觉得呢,你觉得孟扬这个人怎么样?”

一直在翻着行李的方宸曦在听到莫可可的话后顿时停止了动作,他看着手里拿着白衬衫,脑子里蓦然出现孟扬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以及他唇角始终挂着的笑容,然后心跳便又开始不规律地跳动起来。

方宸曦忍不住皱了皱眉,真是让人费解呢,对方明明也是个男生不是吗?为什么自己在看到他的时候会频繁的失神呢?不过就这几天的接触,孟扬这个人确实很容易便能让人有好感。

“宸曦,你倒是说句话啊!”

“还不错!”方宸曦终于开了口。

“是吧,连你也这么说,那就是真的不错,看来以后得跟孟扬好好相处,要是能成朋友就更好了。”

这次方宸曦倒是没有反驳,如果对象是孟扬的话,他倒是没有多大的意见。

不知不觉间,方宸曦已经来盛华半个多月了,基本了解了盛华,跟班上的同学也认识的差不多了,若是按着方宸曦以往的性格,他大概会每天宿舍教室两点一线,到了周末就回家,除非必要,他都懒得出校门。

但是莫可可是个耐不住的主,到了新学校,什么都是新鲜的,前面还能逛校园,等到逛腻了,他就想往外跑,可是让他一个人出去,他又不敢,只能怂恿方宸曦跟他一起去。

方宸曦被他烦的没办法,只能答应。

这天下午放学后,方宸曦便被莫可可拉着出了宿舍。

听说学校外有一条美食街,有很多同学吃腻了学校的食堂,都爱往那边跑。

他们出来的时候算是比较迟的,还在学校里面闲逛着的学生倒是没有几个。

他们是打算从后门出去,然后再绕道前门那边去的,只是还没有走到校门口,莫可可便停下了脚步,“干嘛不走了?”

莫可可一脸为难地看着方宸曦,犹豫了好一会,这才不好意思地道:“那个,我想上厕所。”

“想上厕所为什么刚才在宿舍的时候不上完了再出来?”

“这不是太兴奋了,我就给忘记了啊!”莫可可说着撅了撅嘴,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

方宸曦原本还想教训他来着,但是瞧着他这样,那些教训的话也懒得说了,他摆摆手道:“赶紧去,我在这里等着你。”

莫可可急匆匆地便跑回去了,方宸曦则站在路边的树下等着他。

没过多久,突然从另外一个方向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孟,孟扬,你等一下。”

方宸曦的视线猛地从手机屏幕上转开,他看着前方,愣了几秒中,这才缓缓向前走了几步,绕过旁边建筑的转角,便如他所猜测的一般,看到孟扬跟一个陌生的女生站在一起。

看那个女生满脸通红,一副害羞的模样,方宸曦猜测着,不会是要表白吧!

就如他所料的一般,那个女生接着便道:“孟,孟扬,我,我喜欢你,能,能不能跟我交往。”

女生说完这话,一张脸更红了,似乎是太过紧张,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孟扬。

方宸曦微张着唇,镜片下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光猛地看向孟扬,心里竟有些期待,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呢?

而那双桃花眼的主人依旧如往常一般嘴角泛着笑容,“能被你这样可爱的女生喜欢,是我的荣幸,说实话,我也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学生,学业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实在无法答应你。”

女生听完这话,原本期待的脸顿时满是失望。

孟扬则接着道:“别这样好吗?如果因为我让你伤心了,我可是会过意不去的。”

“那等高考结束,我还有机会吗?”

“如果到时候你还喜欢我,我有什么理由要拒绝呢?只怕到时候你的心里已经没有我了。”

“不会不会,不管过多久,我都会一直喜欢着孟扬的。”女生说着便将一直拿在手上的袋子递到了孟扬的面前,“这是我亲自织的围巾,虽然现在还有些早,不过等到天冷的话应该就能用上,这个送给你。”

“送给我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想必有了这条围巾,整个冬天都不冷了。”

女生虽然被拒,不过最后还是笑着离开了。

方宸曦正想着要退到后面去,让人家知道自己在这里偷听,怎么都不算是光彩的事情,只是才刚准备抬脚,一个不算陌生的身影出现了。

“我说孟扬,你还能更假更虚伪点吗?等高考结束,人家要是真的还喜欢着你,你真的会跟人家交往?”说话的人是顾皓天,方宸曦记得他好像跟孟扬的关系很是不错,只是他这说的话让人有些费解。

孟扬轻哼了声,那双总是泛着笑意的眸子此时满是不屑,“就那副恶心的跟猪有的一拼的模样,也想跟我交往,我看她大概是脑子进水病的不轻了,就她那样跟猪配去吧!”

顾皓天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会这么说,“这要是让大家知道,你这平时王子般讨人喜欢的模样,全部都是装出来的,那得惊掉多少人的下巴,又要打碎多少人心底的幻想,说来都有些期待了。”

“那这就要让你失望了,你怕是都没机会看到了。”孟扬说着便将袋子里面的围巾拿了出来,不过他只是看了一眼,那眼里的嫌弃之意尽显无疑。“这么劣质的东西,看了都嫌脏了我的眼。”

孟扬说完便将那条围巾随意地塞进了原先的袋子里面,然后几个大步走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旁,想都不想直接便将袋子丢进了垃圾桶里面。

这时,《蓝色多瑙河》的钢琴铃声响了起来。

孟扬几乎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将视线转到了声音的来处,在看到方宸曦的同时,那双桃花眼难得出现几分愕然,而方宸曦则是紧抿着唇,面上并无太多的情绪,但是眸光微沉,看着孟扬的眼神透着浓浓的抗拒。

孟扬心下马上明白,他怕是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了——

第006章 他有种就让他说

惊愕的目光难得的闪过几抹惊慌,不过这样的惊慌都没维持住两秒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孟扬将双手c-h-a进口袋,下巴微微抬起,唇角勾起一抹挑衅地弧度,就这么瞧着方宸曦,完全没有被他撞破秘密的窘迫与尴尬。

在方宸曦看来,此时的孟扬更像是在挑衅着他,更仿佛在对他说,即便你瞧见了又怎么样,你又能怎么样呢?

方宸曦的眉皱的更深了,看着孟扬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的嫌恶。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从一堆的苹果中,好不容易挑中一个看着喜欢的,外表看着红彤彤的,你以为它一定很好吃,甚至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可是当你带着兴奋的心情狠狠地往上咬了一口,才发现,里面已经烂掉了,烂了臭了这些都算了,甚至还看见了半截蠕动的虫体,那感觉真的不要太恶心了。

如果说之前他对孟扬的好感有多少,那现在对于他的嫌恶肯定是要成倍的增长。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倒是谁也没有先开口。

突然,方宸曦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冲力将他往前推了推,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往前踉跄了几步,等到他稳住身体往后一看,便看到莫可可正嬉皮笑脸地趴在他的背上。

“宸曦,你怎么没有接我电话啊,我本来还想让你给我买瓶水的,我嘴巴好渴——”莫可可还没有说完,一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孟扬。

莫可可对孟扬很有好感,或者说这学校里面的不管学生跟老师,没有几个会对孟扬没有好感的。

“孟扬,你也在啊,我们要去吃好吃的,你要一起去吗?”莫可可想都没想,便这么脱口而出了,他是觉得方宸曦一定不会反对,才会这么说的。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刚说完,身体就被拽了下来。

他看向方宸曦,很是意外的瞧见他竟然沉着脸瞪着自己。

他张了张嘴,有些不解了,“怎,怎么了?”是他说错了什么了吗?

方宸曦也不回答,只是直接拉过他的手,什么都没有说,便往校门方向走去。

莫可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十分纳闷地被方宸曦拉着,当他经过孟扬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又喊了声,“宸曦,孟扬他——”

而这次,一直紧闭着唇不说话的方宸曦突然朝着他低吼了声,“闭嘴不要说话可以吗?”

莫可可被他这么一吼,顿时有些傻愣住了。

他们可是从小就认识,方宸曦不爱说话,为人淡漠,虽然看着好像对他也没有特别的热络,但是也极少像这会这样的凶他。

是的,莫可可能感受得到,此时的方宸曦是真的生气了,那双对什么都没什么波澜的黑眸,此时分明带着几许的不耐与气愤。

莫可可真是越发的不解了,这人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他上了一趟厕所而已,就突然变了呢?

不过纵使心里再多的不解,这次他都没有再问出声,而是任由着方宸曦将自己拉走了。

一直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顾皓天瞧见方宸曦他们走远之后,这才踱步走到了孟扬的身边,调侃着道:“真是糟糕啊,我们孟王子的真面目就这么毫无预警的被揭穿了啊,所以说,这话有时候真的不能说的太满,不然打着了自己的脸得多疼啊!”

难得有这样调侃的机会,顾皓天自然是不能错过,还想多说几句的,不过孟扬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直接抬腿就朝着他的两腿间踢去。

顾皓天见况赶紧往后退了退,躲过了孟扬的攻击,微微提高音量不敢置信地道:“靠,你该不会是要动真格的吧!”

“想知道我是不是动真格的,你站着别动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顾皓天哼了声,又往后退了几步,“你真当我傻的啊?真的站着不动任由着你踢的话,万一真的变成太监怎么办?”

说完又往方宸曦离开的方向看了看,这才正色道:“被那个方宸曦看到了,真的没有问题吗?要是他到处乱说的话,你这些年的努力可是要白费了。”

“他要是想说,就让他说好了,我倒是要看看,谁会相信他的话。”孟扬拨了拨额前垂下来的头发,一脸的满不在乎,只是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却在这时闪动了几许y-in沉的光芒。

莫可可被方宸曦一直这么拉着走出了好远。

瞧出了方宸曦的不对劲,莫可可起先有些不敢说话,可是就这么走着,他到底还是忍不住将人给拉住了。

“宸曦,你到底怎么了啊?你跟孟扬吵架了吗?”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有点低,可是按着刚才的那情况,又觉得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两个人肯定是有矛盾了,可是他就不明白了,方宸曦不是喜欢惹事的人,孟扬脾气又那么好,那这么两个人又怎么会发生矛盾呢?

他是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硬着头发问了。

而方宸曦在听到他说孟扬之后,这脸色明显的跟着难看了。

方宸曦放开莫可可,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对着他道:“以后离那个人远点听到了吗?”

“啊?谁?孟扬吗?为什么啊?孟扬不是挺好的呀,为什么要离他远点,你们刚才是不是发生什么矛盾了,应该是误会吧,孟扬他那么好——”

来了这个学校,莫可可一直都听大家说孟扬如何如何的好,他们又在一个班级,确实觉得这人很不错,所以他觉得方宸曦就算真的跟孟扬发生了矛盾,绝对就是误会。

他还想劝劝方宸曦,可别因为误会就跟人家结怨了,可是没有想到,他才刚说孟扬是好人的,这边方宸曦就有些受不了了。

确切的说他现在特别恶心别人跟他说孟扬是好人这话,听了特别的恶心与虚伪。

“以后都别跟我提他,听到了吗?”

莫可可原本还想着继续劝说的那些话,在方宸曦那明显愤怒的目光下都跟着咽回了肚子。

上一章:没有了,返回本书封面栏目首页

下一章:戏精王子 第2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