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戏精王子 BL > 腐书耽美 戏精王子 第5节

戏精王子 第5节 腐书耽美

来源:戏精王子 BL作者:辰辰 热度:

明显是自己的过错,方宸曦赶紧道歉,“抱歉,撞到你了——”

当方宸曦抬起头的时候,这未完的话彻底卡在喉咙里,墨色的眸光顿时跟着瞪直了。

他是打死都不敢相信,在这样的地方还会遇到他最讨厌的人,他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了点?

相较于方宸曦一脸的不高兴,这孟扬可是相当的高兴的,这唇角更是直接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

“方宸曦,居然是你,真是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我怎么说来着,我跟你的缘分,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啊!”

方宸曦忍不住翻了下白眼,心里腹诽着,什么缘分,根本就是孽缘,如果可以,他是巴不得这辈子都不要遇上的好。

他也不说话,只是瞧了眼孟扬,便直接走了。

孟扬见他这般无视自己,心里有点小不爽,直接伸手将人给拦了下来,“我说方宸曦,你什么意思啊?无视我吗?”

方宸曦正想要这么对他说来着,可是这话还未出口,就被另外的声音给抢话了。

“孟扬,听他们说,因为你知道我要来,所以你要提前走?你什么意思?我到底是哪里入不了你的眼了,让你这般不待见我啊?”

孙菲菲叉着腰挺着胸质问着孟扬,那副不给个满意答案,就不依不饶的样子,让孟扬很是无语。

他真是恨不得直接朝着孙菲菲咆哮,你说你全身上下,就胸前挺着的那两坨还算顺眼,却还是垫了硅胶造假的。要身材没身材,要内涵没内涵,唯一就是老子有那么点钱。

可是谁的老子没钱了,他老子的钱还更多的,那他凭什么委屈自己去接受她啊?

当然孟扬心里再多的嘲讽,可是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这些年既然已经费了功夫在别人的面前扮演了绝对完全的形象,那就不能随便就将自己的伪装给揭穿了。

依旧是那完美的无懈可击的笑容,“菲菲,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是这个感情的事情实在是无法勉强,也并不是你不好,而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

“没关系的,这人嘛,难免都有些缺点,孟扬你已经很好了,我真的不介意的,你也不必太过自卑了,跟我交往吧,我保证不嫌弃你。”

孙菲菲还真就一副施恩的样子,听的孟扬差点没直接破口大骂。

而知道孟扬本性的方宸曦,在听到孙菲菲那些话之后,这嘴张的完全就合不上了。

他是知道孟扬很不要脸的,没有想到这来了个更不要脸的。

看着孟扬那明显憋屈的嘴脸,他一时间没忍住,就给笑了。

孟扬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想叫他收敛点,可是方宸曦哪里管他了。

越是不让他笑,他越是笑的更加欢快了。

你孟扬不是挺会装的吗?有本事就显露本性啊!

不过方宸曦可以肯定他是不敢的,想他之前被孟扬欺负的那么憋屈,现在不讨回来那怎么能对得起自己呢?

方宸曦的笑容是越发的刺目,看的孟扬那个火大啊。

就像方宸曦猜测的那样,他是得装,可是不代表他没有脑子啊!

“不是的菲菲,老实跟你说吧,我不接受你其实是因为我心里有人了。”

“谁?那个人是谁?”孙菲菲不悦地顿时扭曲了脸,一副要将人千刀万剐的样子。

孟扬看她这样,嘴角立即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他的头微微地转向方宸曦那边,那算计的眼神让方宸曦有些不安,这个孟扬这么看他是什么意思?该不会又在想什么馊主意了吧!

才刚这么想着,孟扬便趁着他不注意,整个身体挨了过来,靠在他的身上。

眸光泛着笑,声音更是带着几丝的慵懒,他的视线正好跟方宸曦对了个正着,“这个人啊,不就站在你面前吗?”

第024章 父子对峙

方宸曦一听到这话,整个人便跟着警觉了起来,这孟扬什么意思?该不会就是他想的那样吧!

那边的孙菲菲显然也没理解他这话里的意思,她只是张了张唇,看了看孟扬,又看了看旁边的方宸曦,脸上尽是错愕。

这字面的意思很好懂,可是真的要她理解这话的意思,她似乎有些不大明白了。

“什,什么意思?孟扬,你把话说清楚,这人到底是谁?”孙菲菲有些不耐地提高了音量。

这时候,孟扬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的明显了。

方宸曦看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心里越发的笃定,这人肯定又在打什么不好的主意了。

不管这孟扬想的是什么,直觉告诉他,应该马上离开,不然待会准得后悔。

只是他的动作快,孟扬的动作更快。

在他准备要走的那刻,直接抬起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并将他拉了过来,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到一快。

方宸曦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孟扬喷洒在自己脸上的气息,就是那气息太过撩人,让他有一瞬间的晃神,正是这一晃神的功夫,让他失去了最后逃开的机会。

等到他恢复清醒,再想要往后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孟扬困的死死的,跟着就挣脱不开。

“你给我松开。”方宸曦瞪着眼怒骂着,可是孟扬根本就不为所动。

“孟扬,你这是?”孙菲菲有些困难的开口,看着孟扬跟一个男的抱在一起,还那般的亲密的样子,让她有些不敢接受。

“你不是一直在问我,我为什么一直不能接受你吗?这就是原因啊!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他啊!”孟扬说的一脸的情深,只有站在他身边的方宸曦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的戏弄,就知道这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孙菲菲这次更加意外了,她又瞧了方宸曦好一会,这才不敢相信地开口,“可是,可是他是个男的啊!”

“没错啊,他确实是个男的,你的眼睛没有问题。耳朵也没问题,我喜欢的这个人确确实实是个男的。”话落,当他看到孙菲菲那副受打击过度的样子,他嘴角的笑容更甚了。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想着,经过这次,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还要不要来缠他。

孟扬的目的是达到了,这孙菲菲确实是被打击的不小。

那张涂着浓妆的脸此时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你居然喜欢男人,你居然是同性恋?”

孟扬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这么胡说八道之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反正他能达到目的,彻底的摆脱孙菲菲就行。

可是方宸曦却不能像他这般的无所谓,特别是当孙菲菲投来的目光,从最先的诧异转成鄙夷后,他就更加不能淡定了。

本来自己的性向就好好的没有问题,这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人认为是同性恋,还被人鄙夷了,叫他怎么淡定的了?

也不管这里是公共场合,他直接朝着孟扬大声地怒吼道:“你个混蛋,你自己是同性恋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凭什么把我也拖下水?”

方宸曦挣扎的厉害,他就不愿意跟孟扬靠的那么近,可是孟扬想着既然这戏都演到这份上,他是连自己的名声都已经拿来糟蹋了,又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他一个用劲,将快要挣脱的方宸曦又重新固定在自己的怀里,这次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这不知道的外人还真以为他们两个人在拥抱的。

“宸曦,我知道你在生气,所以才会否认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知道之前都是我不好,一直都不敢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才会让你心存不满,以后都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一丝的委屈了,你不要再生气了好吗?原谅我好吗?”

孟扬说的那个深情款款,那些话,那脸上认真的表情,没人会认为他说的这些都是假话。

孙菲菲在旁边听着心里是更加的绝望,也更加相信孟扬的话。

而方宸曦一张脸那是涨红不已,你以为他是羞的吗?

不,他这是被气的,他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气炸了,这个该死的,怎么能这般的胡说八道。

“孟扬,你个混蛋——”方宸曦真的要被气死了,这时候他是也懒得再跟他争辩,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便是狠狠地将这个人揍一顿。

只是他还没有挣脱开孟扬的钳制,给他一顿揍,一声带着怒气的咆哮便冲着他喊了过来,“方宸曦,你这是干嘛?”

不止方宸曦,就是其他人也跟着看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不远处,站着两男两女,那两个女的都挨在男的身边,看着样子十分的亲密的样子。

那两个身着暴露的女的,方宸曦是不认识,但是那男的里面,就是刚刚朝着他怒吼的那个男的,他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方宸曦看着不断地向着他靠近的人,一张脸那是错愕不已。

因为实在太震惊,他根本就忘记了挣扎,就这么被孟扬抱着。

等到来人站定在他面前,他才张了张唇,有些不确定地喊了声,“爸,爸爸?”

方父瞧了眼孟扬,这才看向方宸曦,y-in沉沉地开口,“你居然喜欢男人?我跟你妈养你这么多年,难道是为了让你成为让人恶心的同性恋的吗?”

面对方父的责骂,要是换做平时,方宸曦肯定是要解释的,但是他这会关心的却不是这个。

他想要走到父亲面前,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却无法动弹,这次他是真的怒了。

“把手拿开。”

孟扬看到的多数都是方宸曦愤怒的脸,像现在这样犹如冬夜寒谭般森冷的眸子倒是真的没有见过。

只消一眼,便有种被彻底冻僵的感觉。

孟扬赶紧松开自己的手,还不忘往后退了退,就怕被方宸曦那冰冷的目光给冻到了。

已然获得自由的方宸曦抿着唇看着自己盛怒的父亲,看了好一会,他这才又瞧了瞧身后那一身风尘的女郎,脑子里便忍不住浮现家里母亲那张略带着苍白的脸。

他突然间冷哼了声,“在说我之前,爸爸难道不该先解释下,自己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我倒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有嫖-娼的嗜好!”

“你在胡说什么?”方父显然很是不满方宸曦那句嫖-娼。

只是他大声,方宸曦的声音比他还大,“做都做了,难道还不好意思承认吗?”

第025章 口是心非的男人

方父盛怒不已,扬起巴掌就准备要朝着他扇过去,只是看着方宸曦那倔强的脸,这手一直停在半空中,始终没有扇下去,可周围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让他很是恼火。

他拽过方宸曦便直接往外走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好好解释清楚,我回去就打断你的腿。”

“我问心无愧,倒是爸你,在回去之前,还是想想该怎么跟妈解释吧,我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好父亲,竟然是个撒谎j-i,ng。”

“方宸曦,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打你。”

“有种你就打啊!”

“你,你,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方宸曦就这么被他父亲给拽走了,徒留一伙人站在原地有些没反应过来。

孟扬倒是先反应了过来,对于自己的恶作剧给方宸曦造成的麻烦,他是完全没有半点的惭愧的,反而因为方宸曦的离去,觉得无趣而小小地叹气了一番。

既然供他取乐的人都已经走了,他自然没有再留下的必要,直接转身便准备回包厢了。

倒是孙菲菲有些不依不饶,“孟扬,这真的没有关系吗?你要不要去救救他?”

方父那副凶巴巴的那样子,一看就能猜出这人被抓回去之后,肯定少不了被教训,这时候她早就忘记了跟孟扬的那点事情,剩下的只有满满的八卦。

孟扬被她这么一问,倒是有些愣了,不过他脑子转的也快,“没事,怎么说那人也是他爸对吧,骂归骂,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的,倒是我,如果这会上去凑上一脚,反而会将事情搞得更加糟糕,所以即便我现在心急如焚,也只能忍下了。

哎,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活着有多累,总是不被允许,不被祝福,别看我每天好像都很开心的样子,其实我心里苦啊,只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孟扬说着又重重地叹了口气,还假模假样地抬起手在自己的眼角擦了擦完全没有的眼泪。

孙菲菲原本心里是真的排斥,甚至在知道孟扬竟然是同性恋的时候心里产生了一点点排斥,不过这会看他一副伤心不已的样子,顿时又圣母心泛滥了。

“你别这样,虽然这条路很难走,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是会被接受的,真爱是不分性别的。”

“菲菲,谢谢,谢谢你的谅解,我就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这以后要是哪个男生要是能跟你走到一起,那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哪里,孟扬,你实在是太过奖了。”孙菲菲被夸的一张脸顿时乐开了花。

孟扬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继续道:“菲菲你这么的善解人意,对于我的这个秘密,一定会帮忙保密的对不对!”

“当然,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将你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得了保证,孟扬这才放心的往包厢走。

这下子是既甩了孙菲菲这个花痴,又戏弄了方宸曦,他的心情那是相当的好。

……

这边莫可可一直跟在司瑾的后面,不过这既要不被发现,又不能将人跟丢,真是费了他一番功夫。

莫可可跟了好一会,看着司瑾一直在会所里面绕来绕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干嘛。

跟了好一会后,莫可可突然想到,自己这是在干嘛?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躲着不敢出去?自己这是要跟人家道谢呢,既然如此,根本没有必要躲起来啊!

这么想着,莫可可正想着要赶紧跑上去将人拦住的。

没有想到这人这时候直接推开其中一间包厢,进去了。

莫可可见况,马上从后面跑了上来,想着将人叫住的。

他是想着,这人要是进了包厢,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出来的,与其这边等着,还不如直接将人拦住。

只是他的动作到底是迟了一步,等到他跑出来的时候,这包厢的门已经关上,他还差点撞上这门了,不过这门边站岗的两个人倒是先一步拎住了他的衣领,让他再难上前一步。

“你想干什么?”

莫可可被其中一人拎着直接往后一丢,差点没让他像个沙发一样直接摔在地上。

莫可可站稳了身体有些生气,差点就要冲着他们发火了,不过在看到对方那接近一米九的健硕身躯,再看看自己的这副豆芽菜似的小身板,那怒气顿时就消了大半。

“我就是想找刚才进去那人。”

那两个大汉对望了一眼,这才道:“刚才进去了很多个,您说的是哪个?”

“就是刚刚进去的那个啊,我出现前的那个。”

“名字。”对方硬邦邦地丢出这么一句,面上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他叫——”莫可可是真的很想告诉他们,那个所谓的恩人的名字,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啊,那天对方走的实在是太急了点,让他根本就没来得及问人家的名字啊!

莫可可憋半天就是憋不出这人的名字来,这不废话,根本就不知道的,又怎么憋得出来?

双唇被他紧紧地咬着,那晶亮的眸子透着憋屈。

“那个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我敢肯定,只要让他见到我,他一定会认出我来的,你们让我进去吧!”看着对方不为所动的样子,莫可可只能换个要求,“那不进去也行,你能不能帮我进去跟他说一声,让他出来见我一下。”

而那两个大汉不要说帮他叫人,就是理,也不想理他一下,或者说直接将他无视了。

莫可可心里那个气啊,更是后悔刚才不快点将人拦住了。

知道这两人不会帮自己进去叫人,可是他不想在这里等,又不想就此走掉。

怎么办?

他脑子一转,心下顿时浮现一计,既然他们不进去,那就让他自己亲自进去好了。

莫可可咬着唇,瞪着他们两个,就这么一直看着。

看的对方都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的时候,莫可可突然迈开步子朝前冲去。

他的意思就是要直接硬闯进去。

不过他的这如意算盘打的再好,力量还是不够,这手才刚碰到门,就被架住了身体。

“先生,你要是再无理,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就让我进去嘛,我真的认识刚才那人的,我不是骗子,你们相信我啊!”

眼看着自己要被拖走,莫可可只能扯开嗓门直接喊了,“恩人,是我啊,你快出来,恩人,恩人——”

在莫可可也不知道喊了多少声的恩人之后,这门终于打开了。

第026章 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这下子门外的三人顿时都停了动作,看向那慢慢打开的大门,莫可可更是眼睛都不敢眨巴一下。

而门被打开的瞬间,莫可可便被一双锐利的眸子看的心跳都跟着漏跳了一拍。

“老大!”

抓着莫可可的那两个大汉不约而同地朝着门口的男子恭敬地喊了一声。

男子将手搭在门边上,声音有些低沉,“怎么回事?”说话间那眼神毫不掩饰地直接朝着莫可可看过去。

那眼神仿佛开鞘的利刃般锋利的让人心底发颤。

长这么大,莫可可除了在他大哥那里瞧过这么锋利的眼神外,还真没见过哪个人的眼神有这般锋利的。

不过他大哥都快要三十岁了,在商场上浸 y- ín 多年,有那样的眼神实属正常。可眼前这人,看着似乎很年轻啊,总感觉跟自己差不多,可是那眼神却让人不敢小觑。

包厢里面的灯光并不是很亮,男子的俊绝的五官被隐藏在门后,让他有些瞧不清楚,可是莫可可可以肯定的,这人并不是他要找的人,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即便这人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却跟他找的那个人很像呢?

莫可可还在疑惑不解的时候,旁边的人已经向男子解释,“这人说是要找大少,可是又叫不出来大少的名字,一直在这边闹着,所以我们才想着将人拖走的。”

男子又瞧了眼莫可可,似乎在审视着什么,几秒钟后,他微微转身往包厢里面看去,“大哥,找你的呢!”

“谁找我?”没过一会,半开的门被全部打开了,司瑾带着疑惑的眸子就这么出现在众人面前。

司瑾一眼就瞧见了莫可可,在看到他那睁得圆圆的大眼后,心底还在嘀咕着,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过呢!

还没有等他想起来,莫可可就已经挣脱了旁边人的手,直接就朝着司瑾扑了过来,“恩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莫可可的动作特别快,快得让司瑾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这人就已经扑在了身上。

他先是愣了下,然后便伸手将莫可可从自己的身上扒下来,“你谁啊,什么恩人?莫名其妙?”

司瑾将人从身上拉下来,并往外推了一把,想着让莫可可离着他远点。

莫可可不甘心就想着往他身上凑,实在没有办法,司瑾只能按住了他的额头,让他不能再在靠近自己。

挥舞了半天,确定自己真的无法再靠近司瑾后,莫可可这才跺了跺脚,停住了动作。

“恩人,是我啊!”莫可可有些着急地指了指自己的脸,想让他再看几眼,就能认出自己来。

“我不认识你。”司瑾是想都不想地直接道。

司瑾的直言让莫可可有点小小的受伤,自己最近想的最多的人就是他,更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找到他。

他也没指望对方会一直记着他,但是他这张这么有辨识度的脸,难道不是看过就不该忘记的吗?现在他居然跟自己说,他不认识自己,怎么不叫他感到失落难过。

“怎么能不认识呢?那天在那个巷子里,我差点被人家抢劫,是你出手帮了我,才让我没有被抢啊,恩人,是我啊,你再瞧瞧嘛!”莫可可有些着急地挥舞着手,要是可以,他真想将那天的情景重新展现在司瑾的面前。

司瑾有瞧了他几眼,再联想到他说的巷子被抢那些,早就被遗忘的那些记忆终于跟着冒了出来。

“哦,原来是你啊!”

莫可可一听他这话,就知道他已经认出自己来了,很是高兴地咧开嘴笑了,“对啊,对啊,就是我啊,恩人,你总算是认出来了。”

莫可可说完又叉着腰对着旁边的两个大汉道:“看吧,看吧,我就说的,我没有说谎的,他就是我说的恩人,我们认识的好吧,你们居然不相信,还捏我,很痛的好吧!”

莫可可抬起手指了指自己刚才被拽着通红的手臂,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是想都不想,直接往前一步,伸出两手分别在那两个大汉的手上用力的捏了下。

说实话,就莫可可那点力气,对于那两个大汉来说,还真没有什么分量,根本就不疼,就跟被蚊子叮了的感觉。

不过不疼归不疼,可是他们还是被莫可可的幼稚行为给震惊到了。

在莫可可动手后便忍不住直接朝着他瞪了过去。

他们纯粹就是震惊,但是那震惊的眼神配着那两人那凶悍的外表,也足够吓人的。

莫可可被他们一瞪,立马就怂了,直接害怕地跑到了司瑾的背后,然后露着一双怯怯的大眼睛往大汉那边瞧着,嘴上还不忘威胁道:“我恩人在这里哦,你们要是再敢打我,我会让恩人给我报仇的,我跟你们讲!”

说完还不忘扬了扬自己的那双小胖手,那样子真是怎么瞧着怎么搞笑。

而一直在旁边看着好戏的司睿终于没有忍住给笑了。

莫可可被他的笑声搞得一愣一愣的,真的搞不懂,这人怎么就笑了呢?刚才不是还挺严肃的样子吗?

看着对方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样子,莫可可忍不住拉了拉司瑾的衬衫袖子,然后压低了声音问道:“恩人,这个人是你的弟弟?”

“嗯!”

“亲弟弟吗?”

“嗯!”

“他这里是不是有点问题啊,不然好端端地为什么突然间就笑了啊?你要不要带他去看看啊?”莫可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的那个认真。

只是他才刚说完,不仅那两个大汉的眼睛跟着瞪直了,就连司瑾原本没有什么情绪的眸子这会也跟着染上几许的震惊。

他看了莫可可好半天,才缓缓地开了口,“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莫可可有些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而被他说成脑子有问题的司睿这会也已经停住了笑,他直接伸长了手臂抓住了莫可可的脖子,一个用力便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原本锐利的眸子此时染上了几许的玩味,他凑近莫可可,轻笑了声,“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神经病不成?”

莫可可的脑子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不,不是,你,你听错了,你不是神经病,神经病的人是我,我今天出门太急,忘记吃药了。”

几秒钟后,司睿毫无掩饰的笑声再次溢了出来——

第027章 这是你的小情人?

莫可可气鼓着一张脸,真想直接怼回去,笑个屁啊,有什么好笑的,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个恩人的弟弟有些危险,自己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

他咬紧牙关,硬是让自己憋下想要开口说的话。

司睿笑够了直接转身便进包厢了,走了几步,看司瑾都已经跟进来了,可是这莫可可却还站在原地不动。

“不打算进来吗?”

莫可可还在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厚着脸色要求进去的,没有想到这人就直接邀请了自己,他又怎么可能会拒绝,立马点头应道:“进去,进去的。”

说着赶紧迈开腿跑了进去,选了个他们对面位置的沙发坐了下来。

他将手放在自己的双膝上,微微抬头小心地瞧着一直一副饶有兴趣看着他的司睿。

干嘛一直看着他啊,他脸上难道有什么东西不成,他赶紧低下头,使劲地摸着自己的脸。

司睿真是越是瞧着他的动作,越觉得好笑,他轻轻摇晃着酒杯,侧身对着身边的司瑾道:“我说大哥,你这个小情人倒是挺有趣的啊!”

司瑾原本要拿酒杯的手顿时就给停了下来,他抬起头,想都不想地直接就否认道:“他不是我的情人,我们之前也就见过一面,认识都还算不上。还有,你喜欢男人,可不代表所有人都喜欢男人,即便我们两个是兄弟。”

“正是因为我们两个人是兄弟,你才要小心了,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既然我有这样的爱好,那么大哥你很有可能也潜藏着这样的特质。”

司瑾微微皱了下眉,似乎对于他的话很是不赞同,“你说要是让父亲听到你这话,他会不会想要打死你呢?”

司家二少年纪轻轻就对外公开出柜,不但震惊了整个上流社会,而且也成功地将司父气了个半死,之前更是扬言要将这司睿赶出司家的。

不过这司睿也是能耐,就算不靠着司家,自己也在金阳混的有声有色。

司睿无所谓的耸耸肩,“他是想要将我打死,但是他也知道,他根本打不死我,只会将自己气个半死,我猜他现在根本就已经将我当做空气,彻底不想理我了,所以我怎么样,他也不在乎。

他现在的心思都在你跟三弟身上,这个小洋十岁都不到,就是个小屁孩呢,他呢,暂时也可以不用担心,倒是大哥你,可要注意了,父亲现在所有的注意力可都在你的身上,你可千万小心别做错事情,特别是在感情上,还真别跟我走了一样的路了,不然的话,我估计父亲在打死你之前,自己就会先被气死的。”

“只要你不气他,我保证他能长命百岁。”

司睿但笑不语,然后不轻易间又瞧了眼莫可可,瞧见他竖着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双眉有些困惑地蹙着,似乎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那张圆圆的脸蛋,再配着他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真是越看越可爱。

“大哥,你确定不把他收了吗?很可爱呢,我这要是你啊,绝对第一时间把他吃了,相信味道应该很不错。”

见司睿这话越说越过,司瑾直接翻了个白眼,决定无视他。

就像司睿想的那样,莫可可确实是在竖着耳朵听他们的对话,他一直很好奇他这个恩人的事情,想着能从中听到点有用的事情,可是他们说的话实在太奇怪了,他真是半点都听不懂。

他有些郁闷,难道他们不是在活在一个时间的吗?为什么他会听不懂呢?

正当他还疑惑不解的时候,那边司睿忍不住喊了声,“喂,小可爱——”

“啊?”莫可可有些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叫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一直不说名字的话,总叫你喂可不好。”

莫可可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忘记介绍了,“我叫莫可可。”

“莫可可?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名字,跟你的人倒是很相配,对吧,大哥!”司睿说着看向身边的司瑾。

不过司瑾只是瞥了他一眼,未说话。

司睿嘴角一直挂着笑,那样子让人瞧着很是捉摸不透,让莫可可有些看不懂,这人到底是真心夸自己,还是在嘲笑自己呢?

反正他是对自己的名字很嫌弃,可可,多娘啊,就是个女孩子的名字,他是个男孩子好不啦,都是他妈,为什么非要给他这么个名字,他真的很不喜欢的好吗!

莫可可此时在心里是各种的嘀咕,却也没敢说出口。

直到司睿突然来了句,“可可,你喜欢我哥这种类型吗?”

这话一出,莫可可是更加的不解,一直淡然神色的司瑾,这脸上终于有了些变化,他双眼一眯,有些危险地瞪着他。

不过司睿根本就不当回事,脸上依旧一副欠揍的表情。

倒是莫可可一脸茫然,表示很不理解。

他确实是不大理解司睿这话里喜欢的意思,跟他想想喜欢是一样的吗?

司睿见他不说话,继续又问了句,“到底喜欢不喜欢啊!”

莫可可斟酌着道:“喜,喜欢的啊,恩人是好人,帮过我,我自然是喜欢的。”

他说完还不忘看了看司瑾,心想着,自己这么回答,应该没有问题吧!

那边司睿还想着继续逗一逗莫可可,不过明显感受到司瑾的危险气息,想着毕竟是自己大哥呢,还是给点面子好了。

于是他看着司瑾做了个封嘴的动作。

接着两兄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莫可可听不懂的话,有好几次他想着c-h-a话,问下司瑾的名字,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恩人名字,是一件多不该的事情。

可是看他们聊的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他也不好打扰。

这样不知不觉间一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当莫可可的手机响起来,他看着手机上大哥的备注,顿时想起了一个小时之前他大哥给他说过的话,他再一瞧时间,这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这会他的脑子里立马便浮现了他大哥那可怕的模样,一时间没忍住,便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更放声尖叫出声,“啊——”

第028章 恩人叫什么

莫可可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倒是叫司瑾两兄弟吓了一跳,纷纷向他投去不解的目光。

“怎么了?”司瑾问。

莫可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似乎叫的有些大声了,他搅弄着自己的手指,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刚才的反应过度。

“那个,有些晚了,我得回去了。”

说话间,莫可可的手机还在不停地响着。

他实在没勇气去接,干脆直接将其关机了。

司睿是什么人,一瞧莫可可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不只是因为晚而已,不过既然不想直说,他也没有刨根究底的必要。

“确实是有些晚了,你住在哪里?”

随后莫可可说了他住的地址,不仅司瑾就连司睿也跟着张大了嘴巴,露出震惊的表情。

“你居然也住在兰馨小筑,真是太巧了,我大哥也住在那边!”

司瑾在司家长辈的眼里一直是让人放心的主,所以早在十六岁那年,司瑾提出想要拥有自己独立的住处时,司父想都没想便给他买下了兰馨小筑其中一栋价值不菲的别墅。

司瑾周末不想回去的时候,便会住到那边去。

“真的吗?竟然会这么的巧。”莫可可开心地一双眸子都跟着亮晶晶的,心里一直庆幸着自己是住在那边了,早就忘记了之前他是多想搬离那个地方。

“嗯,果然,你们两个很有缘。”司睿轻笑着朝着司瑾丢出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司瑾是懒得理会他,而莫可可则是根本没有心情去想他话里的意思。

他现在是真的很急啊,他哥肯定是打电话回去,知道他没有回去,所以才会再打电话给他的。

现在他将手机关机,暂时是不用接电话了,但是他知道,这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他还得好好想想,待会他回去了,要怎么跟他哥解释。

他哥那个恶魔啊,真是想想就觉得可怕,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他的屁股很疼。

忍下摸自己屁股的冲动,莫可可有些着急地道:“那个我必须得走了,真的很晚了,晚上真高兴能见到恩人,那个——”

莫可可正琢磨着要怎么说这人才能让恩人告诉他名字的。

司睿突然问道:“你是自己开车来的吗?”

莫可可眨巴了下眼睛,连忙摇头,“不是啊,我打车来的。”

“那既然如此,就让我大哥送你回去吧,反正他也要回去了,你们还顺路。”

“真的吗?真的可以送我回去吗?”莫可可想着能跟恩人单独相处,还是很高兴的。

只是他显然高兴的太早,司瑾想都没想的直接就拒绝了,“你还是打车回去吧,我没有送人的习惯。”

莫可可的笑容卡在脸上,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要是换做其他人,他肯定要发挥他那磨人的功夫,磨到对方答应为止。

可是司瑾对于他来说,还是陌生了点,他还没有那胆子对着一个不算特别熟悉的人做那些没脸没皮的事情。

再说,这人是恩人呢,他可不想被人家嫌弃。

顿时心里有些失落了,想着只能自己打车回去了,可是司睿却不依不饶。

“哎呀,大哥,你既然都已经回去了,顺便送人家一下,又会怎么样呢?再说了,长的这么可爱,你放心让他就这么回去吗?现在变态可是很多的,不单单是女人,就是男人也是要担心这个色狼的。”

司瑾是真的没有打算送莫可可,可是司睿这张嘴,简直能将死的说成活的。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人这么的啰嗦的呢?”

司瑾说完拿着车钥匙便起身往外走了。

司睿则是坐在位子上始终露着笑,瞧见莫可可还站在原地,有些诧异了,“我大哥都走了,你怎么还在站着不动?赶紧跟上啊,真等他开车走了,就没人送你了。”

“他这是要送我吗?那我就先走了。”

莫可可跟司睿道别后赶紧迈开腿去追司瑾了。

司睿透过打开的门看着那渐渐消失的两道身影,突然感叹了声道:“要是让老头子知道自己的大儿子也可能喜欢男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被气死,还好我妈生了三个儿子,至少还有一个小弟能依靠。”

司睿感叹完正准备要将酒杯往自己的嘴里送,突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既然是兄弟,又流着相同的血,那三弟该不会以后也喜欢男人吧,要真是这样,还真是难办了。”

司睿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一语成谶,司家三兄弟最后竟然真的无一幸免,全部喜欢上了男人。

……

莫可可在坐着司瑾车回去的这一路上,一直在试图找着话题。

可是司瑾的回应有些冷淡,硬是浇灭了莫可可那满腔的热情,加上他心里一直担心着会被他哥揍,也就没多大的心思再去跟司瑾说话了。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

“你是住这里吧,到了。”

原本沉闷的车厢突然响起了司瑾的声音,莫可可赶紧抬起头,这才发现真的到家了。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坐在车上没有下去的意思。

司瑾一直等着他下车,却发现他一直没动,顿时觉得奇怪了,难得地转过头去看他,发现他正苦着一张脸,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你到家了,难道不打算下车吗?”

“下,下的,要下的。”莫可可赶紧将安全带解开,不过下车之前他不忘道:“恩人,今天真是谢谢你了,送我回来,下次有机会让我请你吃饭吧!”

司瑾对吃饭不是很感兴趣,倒是对他的这个恩人很是不能接受。

“你难道就不能不恩人恩人的叫我吗?”

“可是不叫恩人,我要叫什么呢?我也不想叫恩人的,可是恩人你都不告诉我名字,那我没有办法只能叫恩人了,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叫恩人吧,那也太不礼貌了,我说的对吧,恩人?”

莫可可那没完没了的恩人愣是听的司瑾相当的无语,最后没办法,他只能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司瑾!”

“嗯?”

上一章:戏精王子 第4节

下一章:戏精王子 第6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