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戏精王子 BL > 腐书耽美 戏精王子 第14节

戏精王子 第14节 腐书耽美

来源:戏精王子 BL作者:辰辰 热度:

可是他能说他真的不是为的那块r_ou_吗?

就算说了,孟扬这个混蛋也未必就能听进去了。

这种种的想法想了又想后,他干脆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了,免得待会又生出什么事情来。

“不用,我不吃了。”方宸曦说着低下头便去努力地扒着碗里的饭。

见莫可可一直盯着他,动都不动一下,忍不住开腔道:“还不吃,你再不吃,待会我就不等你了。”

莫可可很是纳闷,这人好好的,怎么突然的又跟着生气了呢?

回一想,这孟扬在呢,方宸曦的能好到哪里吃。

被方宸曦这么一声训,他急忙去吃剩下的饭。

还没有等他吃完,那边方宸曦已经端着盘子起身了,莫可可也懒得再吃,咽下最后一口,赶紧也端着盘子想要跟着走了。

孟扬见他们就要走了,先是愣了下,在方宸曦准备要迈开步子的时候,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有些不解地道:“还没吃完,怎么就走了呢?”

“看到某人就已经没胃口了,哪里还吃的下。”

方宸曦说完直接拉着莫可可便走了,完全不管孟扬听到他的话之后,那一脸的古怪与忍耐。

孟扬看着方宸曦走远之后,便对着刚将盘子端过来一起坐的顾皓天道:“这方宸曦什么意思?他是说看到我就吃不下去饭吗?”

顾皓天瞧了他一眼,很是实在地道:“人家都说的那么白了,你难道还不懂吗?你又不是傻子。”

孟扬被他这么一顶,顿时要有些哑口无言,说不知道,得承认自己是傻子,可要是直接说知道,那就得承认方宸曦确实是非常讨厌自己这点。

虽然这个事实他早就知道,可是孟扬觉得那是之前,经过了那次共患难之后,这人应该不至于还讨厌自己才对啊,这人要是真的讨厌自己的话,当初为什么还要对自己不离不弃呢?

他可是还真切地记得那时候的情景,那雨滴一直砸下来,本该是全身都冷的,可是却因为方宸曦一直抱着他,却他温暖的感受不受半点的冷意,也就是那个时候,让他有种其实方宸曦并不如表面上那般讨厌他的。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觉得有必要缓和下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可是他都示弱了,这人怎么还是全身像是刺猬一般的扎人呢?这话真是说的尤其的不好听。

孟扬表示自己相当的不爽,对于方宸曦的表现更是相当的不满意。

“可是他到底要这样的?我又这么讨厌吗?”

想他被多少女生喜欢着,只要他稍加用点心,就不担心谁会不喜欢他。

可是偏偏的,这个方宸曦就是个例外,真是不管软的硬的,这人都不接受,叫他都有些难办了。

顾皓天面对一脸气鼓的孟扬,再听着他的话,真是忍不住想笑。

“你倒是还好意思说,自己之前干了什么难道不记得了?你以为他是机器人,没有半点个人的情绪,随便你拿捏,没有半点自己的情绪吗?按我说啊,至今为止,这个方宸曦没有拿根棍子狠狠地往你身上敲,你就该偷笑了,难道你还想他像方霞那样,每次看见你都忍不住要流一脸的哈喇不成?拜托你一把年纪了,别天真了行了?”

孟扬被顾皓天这么一说叨,一张脸都跟着红了,他能说他确实有像顾皓天说的那样的想法吗?

“你干嘛一定要那么在意那个方宸曦,孟扬,你到底怎么了啊,你最近被他影响的都不像自己了,你能不能别老去在意他啊?”坐在一旁的裴嘉铭突然很是不高兴地低吼道。

他这反应来的实在突然,让孟扬很是纳闷,倒是顾皓天似乎并不惊讶的样子。

顾皓天不好说什么,只是瞥了眼旁边的裴嘉铭,眸光复杂。

孟扬却没想那么多,只是纯粹被裴嘉铭吓了一跳。

“我哪里是在意他,我就是觉得不爽而已。”

“你能不能别狡辩了,你自己最近的行为都已经过了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就该按照我说的,将他赶出去,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了。”裴嘉铭反正很是坚持,就是要叫方宸曦离开。

可是孟扬却不干了,“那不行,方宸曦不能离开。”

孟扬很是大声地道,说完可能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大声了,不得不干咳了几声,然后扯着几句很是牵强的话道:“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人就得在我眼皮底下待着哪里都不能去,这要是人走了,我得失去多少的乐趣啊?反正就是不行。”

裴嘉铭想着继续劝着,可是孟扬不爱听了,饭也不想吃了,直接起身就想走,不过走之前,他又对着顾皓天道了句,“等着吧,这次我非要天真一次给你看看,我绝对要让方宸曦给我改变态度不可。”

孟扬走后,裴嘉铭有些生气地朝着顾皓天道:“你就不能再劝劝吗?让孟扬离着方宸曦远点,那种人根本不配跟我们站在一起,孟扬要是老跟他那样的人混在一起,自降身份。”

“真的只是这样的原因吗?你难道真的只是觉得他不配,才如此迫切地想要阻止吗?”

顾皓天别有深意地瞧着裴嘉铭,让他的脸色都跟着变了。

“你什么意思?除了是这样外,还能是怎么样的?”裴嘉铭回答着,只是那目光有些闪烁。

顾皓天也不再追问,只是淡淡地来了句,“但愿你说的是真的。”

第071章 不解

莫可可跟在方宸曦的后面,蹦蹦跳跳地准备要回宿舍。

“可可,你能不能别跳了,都几岁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莫可可不知道几次在他面前晃动之后,方宸曦终于开了腔。

“哦!”莫可可一瞧方宸曦心情就不好,所以也不敢再说什么,应声完之后,便规规矩矩地在他身边跟着。

可是这跟着跟着,心里又开始跟着好奇了。

想了想他还是凑到方宸曦的面前道,“宸曦,你还没有跟孟扬和好吗?可是我以为你跟他的关系应该会相对好点,毕竟你们之前还一起共过患难的啊!”

不得不说,这莫可可的心思跟孟扬是一样的简单。

方宸曦瞧了他一眼,哼了声道:“哪天要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就跟他的关系大概就能好了。”

“啊?”莫可可应着,脸上表情都跟着垮了。

听方宸曦这意思,那是不打算跟孟扬好好相处了,这两个人到底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才会这样啊?莫可可心里真是越发的好奇了。

他犹豫着要不要再试试问问的,才刚一转头往前看,便瞧见正前方一道熟悉且高大的身影正朝着他们缓缓而来,即便此时他没有戴眼镜,视力有点模糊,可他还是马上便认出了来人正是他最近一直在躲着的司瑾。

“学,学长——”莫可可小声地喊着,整个人就跟傻了似的,这视线便一直黏在他的身上,一颗心更是跳个不停。

自从上次司睿跟他说他有可能喜欢上这学长后,他就不敢再去找他了。

他是真的给吓到了!

他并不是歧视这种感情,但是要说主角换成自己的话,他就真的没有办法接受了。

怎么可以去喜欢一个男人呢?不要说他爸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会不会打断他的腿,就是他自己这关都有些过不去啊!

他不能去喜欢男人,绝对不可以。

“可可,那个——”方宸曦才刚准备要开口,人就被拉着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不是直走回宿舍吗?”方宸曦问。

莫可可的视线一直往后瞧着,被方宸曦这么一问,表情有些不自然,“这边也能到的。”

“可是这边走的话,不是绕路了吗?”

“那不是刚吃完饭啊,就当做饭后散步了。”莫可可扯着慌,只是一双眼睛一直都还瞧着司瑾那个方向。

方宸曦自然也是瞧出了一点,他朝着莫可可瞧去的方向,很容易便瞧见了离着他们越来越远的司瑾。

“那个不是司瑾学长吗?你在躲着他?”

即便他并没有真的跟司瑾见过,甚至说过话,但是之前莫可可就像是小迷妹一样,一直在他的耳边唠叨着司瑾这个人,更是拍了人家的照片在他的面前一直晃着,真是想不记得这个人都难。

方宸曦倒是觉得很难得,因为莫可可除了跟自己亲近,很少有玩的特别好的,还想着有了司瑾,这莫可可以后就不会一直缠着自己了,可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时间,他就不再往楼上跑了。

他之前就问过,是不是跟人家吵架了,所以才不去找人家,那时候莫可可跟他说,因为觉得玩不到一块所以才觉得没必要再去找人家。

那既然如此的话,这见面了,大大方方地打个招呼就是了,何必这般偷偷摸摸的。

可是看莫可可的表情,又不像是跟人家吵过架的样子。

如此这般,就更加让他觉得不解了。

莫可可一听到司瑾这两字,就跟被人猜中尾巴一样,差点没有跳起来。

他连忙慌张着道:“没,没躲着他,哪里有躲着他啊,他在哪里呢?在哪里,在哪里?我没瞧见。”

莫可可装模作样地往四周瞧了瞧,只是那闪烁的眼神,一瞧就知道他在说谎。

方宸曦又哪里可能瞧不出来,“就在后面,你刚才要是不把我拉过来,我们正好能撞上的,反正他也走的不远,要不现在我们再返回去找他?”

方宸曦说着还真的准备要返身回去找司瑾了,莫可可顿时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了,拉着人就是不让他走,嘴里还不停地念着,“别啊,别啊,反正都已经走远了,就让人家走吧,这一栋楼住着,想看上楼就能看到,真没必要急于这么一时的,再说人家没准有事的,我们就不要打扰人家了。”

这莫可可的意思就是不想去跟司瑾碰面,方宸曦哪里会看不出来,他倒是挺好奇,这莫可可跟人家学长到底怎么了?

不过他就算再好奇,也不会去问莫可可。

莫可可这人最是藏不住话的,一般有事情也一定会跟他说,若是一直不说的,那肯定就是因为他不想跟人家说的。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追问,让人家为难呢?

方宸曦不再说什么,只是一直往前走便是。

莫可可见他没有追问,顿时松了口气。

要是方宸曦再追问下去,他难保不会将实话说出口,可是这种事情,总觉得挺难为情,就是面对方宸曦,他也说不出口。

他跟在方宸曦的身边,趁着方宸曦没注意的时候,视线一直往司瑾那边瞧着。

这时候的司瑾已经走了有一段距离了,他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发现,所以视线也跟着有些肆无忌惮。

他心里庆幸着,还好没有被发现,要是发现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可是这情绪还没超过三秒,他便又跟着纠结了。

刚才明明就离着那么近了,他都看到学长了,那学长也应该要看到他才对啊,可是为什么那学长却好像完全没有瞧见他似的呢?

还有啊,最近他都没有上楼去找他,没有发微信,也没有打电话,难道他都不觉得奇怪吗?

他不主动,对方也从来没有主动想要来找他过,明明他们离着那么近的,就算他懒得走,那打个电话也不会吗?

没有电话,更没有半点的只言片语,也许在司瑾的心里他从来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最近他不去烦他了,他大概还开心的不得呢,心里还庆幸着终于能摆脱自己了。

莫可可这么想着,心里越发的坚信自己不去烦他是对的。

可越是这么想着,心里就越加难过。

原来他在司瑾的心里就从来没有留下过半点的痕迹,他根本就不在乎他的,一点在乎都没有。

莫可可想着,便忍不住垂下了头,整个人低落的不得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转开视线的那瞬间,走远的人突然停下脚步,朝着他那边看了过来,眸光微沉,没有什么情绪的脸上难得多出了几分疑惑。

第072章 羞辱

要说莫可可最怕的是他大哥,最有意见的也是他大哥,因为他大哥总是要求他周末的时候乖乖回家,哪里都不能去。

对于这样的要求,有时候真的特别的讨厌,他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吗?再过几个月他都十八岁成年了,怎么还老把他当做小孩子啊!

这心里不知道有多少的抱怨与怒气,不过就算他再不爽,再不愿意,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他大哥那么的凶,他要真的反抗说不的话,还不知道会被揍成什么样子,想到以前自己的屁股被揍开花的那些事情,莫可可就是再多的不愿,也只能咽进肚子,啥也不能说。

反抗不了,就只能回家。

又到周五,莫可可很是无奈地叹气着,想着能不能晚点回去。

方宸曦快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他一句,“”你还不回去啊,待会你哥又来电话催你了,你小心挨他揍了。”

这方宸曦这话简直就是揭他心里的疮疤啊,都已经不想去想了,结果方宸曦还来提,他重重地哼了声,“宸曦,你真的讨厌,就不能不提吗?”

方宸曦这才想起来莫可可那点小心思,很是自觉地封上自己的嘴巴,再也不说了,省的又让莫可可心里不痛快。

只是在方宸曦准备要出门的时候,莫可可还是接到了他大哥的电话。

“莫可可,都几点了,还不回去?”

莫可可手机声音特别大,方宸曦离着近,自然听的清楚。

一听到莫谦人的话,他马上低头去看时间,刚好七点。

不得不说,莫可可这个大哥真的非常的准时啊!

他是算准了学校到他们家的大概距离,再结合着我们放学的时间,另外加上路上堵车的时间。

这莫可可要是在七点的时候还不到家,那他们的家保姆就会给他大哥打电话。

然后他大哥除非出差坐飞机上不能接电话,否则肯定要给他电话,催他回去。

瞧瞧,这七点还没有过五分钟,这电话就来了。

一听到他大哥的声音,莫可可的一张脸顿时给垮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最后莫可可不得不叹着气,跟方宸曦一起出门坐车回去了。

临到家的时候,他大哥又给他打了电话。

没说什么特别的,就扔了一句,“我今天晚上可能不回去,你给我乖乖的待在房间睡觉,敢跑出去,下个月的零花钱全部扣光。”

莫可可有些鄙夷地瞪着已然挂掉的电话,心里真是越来越不爽了。

他这个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比他爸还爱管着他,真是搞不懂了,他们又不是一个妈生的,就算是一个爸,但其实也没有那么亲的吧!

同样是同父异母,他也没瞧见他大哥去管过他二哥半点啊!

明明都是一样的兄弟,怎么就差别对待了呢?

想起他那哥哟,他真的会忍不住抓心挠肺啊!

有种就不要总是拿零花钱来威胁他啊,以为他怕吗?才不怕的。

莫可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好像真的不怕的样子,但是这样的情绪都不超过三秒,便跟着垮掉了。

他哪里会不怕了,他要是真的不怕了,那才是有鬼了。

这个大哥,最讨厌不过了,老是拿零用钱威胁他,偏偏他又不能反抗啊,只要想想这兜里没钱,他就觉得自己简直没有办法活下去了。

没办法,软肋抓在人家的手里,再不甘都只能屈服。

不过一想到他大哥晚上可能会不回来,他又跟着高兴了。

即便不能出去玩,但是待在家里也不会那般的拘谨,甚至担心他大哥时不时的所谓抽查。

他大哥不在家,这他就是老大,反正不做出格的事情,他怎么样都是可以的,这么想着,他心情又跟着便好了。

以至于他到地下车的时候,原本郁闷的事情已经一扫而空了。

之前心情郁闷,顾不上吃的,这会心情好了,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吃的。

他飞快地朝着别墅里面奔去,嘴里还不停地嚷着,“周婶,我肚子饿了,我想吃蛋糕,有没有给我留上次的那个黑森林——”

莫可可的声音在看到客厅里面那两个熟悉的身影时,顿时便跟着顿住了。

他的声音不算小,自然也第一时间引起了客厅里面人的注意。

他分明能感受到两道鄙视的视线朝着他转了过来,接着便是一道极度轻蔑的声音,“没教养就是没教养,一天到晚就知道咋咋呼呼。”

“有个那样的妈,您还想他能好到哪里去?要求不要太高啊!”

莫可可的父亲是个极度风流的人物,凡是能上的了他眼的女人,他必定要跟其风流一番。

莫可可曾经问过他的父亲,这么多年到底跟多少个女人上过床。

他父亲倒是也不瞒着她,还很认真地做了回答,“不记得了,时间这么长,谁还记得那么多呢?没上千,也肯定上百了吧!”

他父亲的原配,也就是他大哥的亲妈,就是因为他的风流给活活气死的。

大概是因为愧疚,即便他父亲后来又找了一个女人进门,却始终没有给她名分。

现在的莫夫人,要是真正严格来说就是个小三。

当然,这个事实虽然绝大部分人都知道,但是大家都不敢在现在的莫夫人面前提起。

要说莫可可他亲妈也算是个小三,只是人家二夫人娘家在临川也是挺有能耐的,所以即便没名分,别人也不敢说什么,但是他的母亲就不同了。

他的母亲就是个在酒吧卖唱的,因为长的不错,才有幸被他父亲看上。

只是她的命有些不好,他还不到五岁,他妈就翘辫子了。

不然的话,按着他父亲现在对他的偏爱,他母亲也不会过的太差,只是这人命是注定的,就算再可惜又有什么用。

父亲的风流始终改不掉,但是他似乎觉得生的太多,也未必是件好事,所以在生了他之后,他父亲就不再任何女人怀上他的孩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莫家最小的孩子,还是因为他长的实在得他父亲的喜欢。

除了最初那几年他是跟他的母亲住一起外,以后的那么多年,他都是在莫家长大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莫夫人将一切都看上眼里,知道他得老头子的喜欢,便将他看做眼中钉一般,时常的奚落。

莫可可就算再没心没肺,但是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多少也是看的清楚的。

他这所谓的二妈不过是不敢动他大哥,又瞧见他母亲不在,除了莫家就没有任何依仗,所以就任意欺辱罢了。

平时不管他们怎么欺负,他都不会计较太多,他清楚自己在莫家的位置,他没有多少反抗的本钱,但是他却无法容忍他们总是拿他过世的母亲在那边肆无忌惮的辱骂。

第073章 到底谁更贱了

若是平时,莫可可一般不会去顶撞他们,这么多年,被奚落的次数还少吗?

他也明白,自己越是反抗,越是会被他们整的越惨。

他父亲能护着他一时,却不能时时在他身边看着。

所以他便渐渐养成了默默不抵抗的性子,只要他们觉得无趣了,自然不会再来为难他。

可是这次他却是再也无法继续保持沉默。

“这般奚落一个已经过世的长辈,不见得就是有教养的人能干的事。”

像是已经习惯了莫可可那般隐忍的模样,不仅是莫夫人就是一直嚣张惯了的莫二少莫子奇都异常的诧异。

莫子奇更是张着唇,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不过他的震惊持续不过三秒,便迅速地黑了脸。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y-in鸷着一张脸走到莫可可的面前,直接揪住他的衣领,瞪着他道:“你说什么,胆肥了是吧,居然敢说我没教养。”

“要不是你自己先出声骂人,我会那么说吗?这难道不得怪你自己吗?”莫可可毫不示弱地顶了回去。

大概是被莫可可气到了,莫子奇想都不想直接将莫可可整个人摔了出去。

纵然莫可可有了准备,但是莫子奇力气实在是大,人还是被摔在地上。

莫可可感觉这屁股简直不像是自己的了,痛的他双眉都跟着皱在了一起。

他捂着自己的t-u,n,抬头狠狠地怒视着莫子奇。

这时候上前几步,看见莫可可那毫不掩饰的怒视,顿时冷哼了一声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你那死去的妈又是什么身份,一个卖唱的贱人,早就已经烂透了,你还怕人家说了?我们就是有教养,也不会用在你们这样的人身上,你也别仗着老头子喜欢你,你就可以嚣张了,哪天不高兴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这个小贱崽子。”

莫夫人说着的时候,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明明身着华贵,可是却无法掩饰她身上那刻薄的气息。

莫可可知道她不喜欢自己,想当年他刚被接回来的时候,这女人看着他的眼神就已经透着狠劲了,巴不得要将他整个瞪穿似的。

他不喜欢自己,莫可可更是不可能喜欢她。

以前的无数次他都忍了,可是这次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

于是在对方话落的瞬间,莫可可毫不犹豫的开撕道:“对,我们是贱,那你又觉得自己高贵到哪里去呢?一个众人周知,一个贴钱贴身还陪睡,耗了二十来年也不过就是个令人唾弃的小三而已,我实在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觉得自己比我母亲高人一等了,我倒是觉得你其实比我母亲贱多了,我母亲跟父亲在一起的时候,至少大妈已经不在了,而你呢?

明明知道人家有老婆,还张着大腿给人上。我母亲是个卖唱的,但是也明白小三是当不得的,而你呢?你一个自以为出生高贵的大家闺秀,却舔着脸去做那令人唾弃的小三,要真说到贱,真是没有人比你更贱了。”

这莫可可说的其实半点错也没有,只是这些事情都没有人敢在莫夫人面前提及,即便她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很,但是却还是无法接受。

说来这等丑事是她最不愿意提起的,她耗费了所有的青春,勾引了莫父,甚至不惜背上小三的骂名,为的不过就是有一天能真正成为莫夫人,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即便是这正室被她逼死了,住进了莫家却依然得不到她想要的。

莫夫人这个头衔,她想了多少年,现在简直已经成为她心里的一根刺了,轻易不让人去碰触。

其他人因为莫家的关系,即便是背地里说些不该说的,但是面上却对她恭敬有佳,绝对不会像莫可可这样,居然这般不怕死的说出来了。

在莫夫人看来,这简直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脸面全无。

此时的她简直是又气又怒,一张脸简直都要扭曲了,她抬着手指着莫可可,那艳红色的指甲更是颤抖个不停。

“你这个贱人生的贱崽子,你敢这么说我,居然敢这么说我,真是反了,反了,子奇,你去给我打死他,打死这个贱崽子。”

此时的莫夫人已经气疯了,完全没有了顾忌。

莫子奇见莫可可竟然羞辱自己的母亲,这心里也是一把火都跟着燃起来了,就算是他母亲没说,他也定不会饶过莫可可的。

“是该好好教训下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莫子奇说着大步便朝着莫可可那边走去,中途看到旁边的花瓶,顺手就给带上了。

这三人在客厅闹得这么厉害,这其他人不可能听不到,只是他们都是佣人,给人家做事的,主人间的恩怨,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说些什么,所以只能在一旁闭嘴瞧着。

只是周婶毕竟还是喜欢着莫可可的,看这二少这等架势,就知道不好了,她真的担心莫可可待会会被打个半死,所以赶紧给莫谦人打了电话,只是这人毕竟没有办法一下子就回来,眼看着这两人就快要缠起来打了,周婶一咬牙直接冲了过去,挡在莫可可的面前。

“二少,这小少爷还小,说话不经过大脑的,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绕他这回吧!”

可是即便周婶这么说,这莫子奇根本就没理会,只是这周身的y-in沉之气更甚了。

“你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揍了。”

周婶很是为难,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正当他还为难的时候,一直坐在地上的莫可可突然间发疯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将一旁摆放着的玻璃器皿抓了过来,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朝着莫夫人那边丢了过去,刹那间玻璃四分五裂,那刺耳的声响砸的所有人心肝都跟着为之一震。

莫复燃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失声尖叫。

等到她回过神来,看着地上的玻璃渣子,更加生气了。

她忍不住朝着莫子奇喊道:“去给我打死他,打死他。”

莫子奇这会也是没想留情了,那y-in沉的眸子简直有种要将人撕碎的感觉,看来这下他是真也被彻底地激怒,准备真的要将莫可可打死了。

只是等到他走到周婶的身后,要抓人的时候这才发现,将他们气的咬牙切齿的人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走了。

第074章 特殊酒吧

莫可可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还待着不走的话,那等待自己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下场,这母子两个未必真的会将他打死,但是不代表不会半残。

所以他很是果断地选择跑了。

他跑出别墅后,没有做任何的考虑,直接便进了旁边的车库,随便开了一辆车便跑了。

他之前就已经学过车,只是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开上路,按着他大哥的意思,是觉得让他开车这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不适合,所以不允许他开。

可是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他哪里还管那么多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所以他根本就不做任何的他想,开着车,急匆匆地冲出了大门。

莫可可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心惊胆战地上路,又一路险象环生似的开到了市里。

别墅区车子比较少,倒是没什么,他的车技还没勉强用得上,可是到了市区之后,这人多车多的,他坐着是越发的紧张,就连后背都冒出了一阵的冷汗。

车子没有目的地开了一阵子后,他觉得自己这么再开下去,似乎有点不合适,而且他也觉得自己有些累,在看到路边的一家酒吧之后,便跟着停了下来。

等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仅后背s-hi透了,就连这双腿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站着都在瑟瑟发抖。

站了好一会,他这才真的缓过气来,他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这才抬头看了眼自己这会站着的这家名为“同舍”的酒吧。

莫可可瞧着那招牌,有些奇怪这酒吧的名字,不过他这会心情有些糟糕,实在也没有什么j-i,ng力再去研究这酒吧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所以他瞧了几秒钟后便直接走了进去。

莫可可来的这个时候刚好是酒吧最为忙碌的时候,这酒吧里面除了音乐声特别的大之外,这人也特别的多。

酒吧内的灯光更是不停地晃动着,五光十色晃着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莫可可在门口站了一会,总算是适应了之后,这才在旁边服务员的引领下走到了不远处的吧台。

英俊的调酒师在看到他之后,先是小小愣了下,然后勾着唇笑道:“小弟弟,成年了吗?就来这种地方?”

莫可可是知道自己看着非常的小,这到哪里别人一眼都能瞧出他未成年。

可是他来都来了,自然不能就这么被赶出去吧!

于是他腰一挺,睁着眼撒谎道:“当然成年了,不成年,能来这里?少废话了,拿酒来就是了。”

酒保怎么可能会看不出他眼里透着的心虚,心里猜着这人肯定撒谎,就是没成年的。

不过他也懒得管那么多,“那您想来点什么?”

莫可可平时不怎么喝酒,但是他大哥喝啊,所以还是能叫上几种酒的名称。

于是他想了一会后,便随便说了一个酒的名字。

酒保听了之后,倒是有些不确定了,“真的要这种酒吗?这酒可是很烈的,似乎并不适合客人你。”

这会莫可可烦躁着呢,刚刚发生的事情,让他心里极度的不爽,加上他来也并不是真的为了喝酒,见酒保总是没完没了地问着,就有些不耐烦了。

“是啦,你就别管了,上酒就是了。”

酒保见况便不再说什么,专心地给莫可可调酒了。

不过一会,莫可可要的酒便给他端上来了。

莫可可端着酒杯狠狠地给自己灌了一口,那阵架,让酒保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莫可可将那酒当水一样灌进自己的嘴巴。

当辛辣的味道瞬间填满他的口腔时,莫可可没能忍住,直接将酒都吐到了地上,更因为喝的有些急切,呛到了喉咙。

他使劲地咳嗽了几声之后,有些不满地叨念道:“这什么酒啊,怎么这么辣啊?”

他长这么大,接触到的酒有限,这莫谦人就算真的给他喝酒,也是类似果汁一样的果酒,哪里会这般的呛人。

酒保见他那样,加上他本身就长的可爱,这会即便一脸的不高兴,瞧着也叫人觉得喜欢,于是忍不住笑道:“这酒烈,可不是果汁,那么大口喝自然是不行的。”

酒保的话已经他那始终挂着的笑容,让莫可可有些窘迫。

他总有种自己是乡下佬的感觉,总之很丢人就对了。

为了不让自己更加丢人,他再也不敢要别的了,只是将酒推向一边,然后便开始打量起周围来。

这酒吧似乎跟其他的酒吧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刚开始莫可可还没有瞧出什么来,就只是周围不停地看着。

等到他发现周围有好多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瞧之后,他总算是明白哪里不对了。

“你们这里怎么女的那么少啊,就算有女的也好奇怪的样子。”莫可可瞧着周围几个难得像女的,又好像不是女的道:“还有啊,你们这里的客人好像有点不对劲,那眼神为什么一直往这边看?他们在看什么?”

其实莫可可隐约觉得那些个人往这边瞧,看的就是自己,可自己是男的,对方也是男的,能有什么好瞧着的呢?自己要是女的,还能说对自己有兴趣,毕竟他自己的这张脸长得还是不错的。

可关键是,他明明也是男的,这些人难道眼瞎看不出来吗?

莫可可真是越想越觉得不明白。

酒保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先是愣了下,再顺着他的眼神往不远处瞧了瞧之后,心下便清楚了。

他瞧着莫可可,似乎斟酌之后这才道:“你以前没有来过这边吧!”

“啊?没,我第一次来这里。”莫可可据实已告。

“那这酒吧的特别之处您还不知道吧!”

“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莫可可被他这么一说,这兴趣瞬间便被给挑起了。

酒保张着唇,似乎想要说了,可是在瞧见莫可可那双单纯的眸子之后,这话便给咽下去了,他只是笑了笑道:“没什么,有些事情还是不讲比较好,如果只是好奇坐一会就回去吧,我想你应该还是学生吧,这里可不适合你这样的人来。”

莫可可听酒保这么说,就越加的好奇了,可是不管他怎么问,这人就是不往下说了。

坐了一会后,莫可可也觉得待着没什么意思,要是平时,他肯定就走了,可是今天晚上不行啊,他要是回去了,还不知道要被揍成什么样的,所以在他还没有想好要去哪里之前,还是先在这里待着吧!

只是莫可可一直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一直没有瞧见不远处的男人们看着他的眼神是越来越古怪。

第075章 你有病的吧

酒吧里面的声音真的很吵,吵的莫可可的脑仁都觉得疼,他趴在吧台上,一想着晚上的事情,觉得脑子更疼了。

说实话,他并不后悔自己做的那一切,那个女人那么侮辱自己的母亲,就算再来一次,他也不会忍气吞声,可是这气是发了,那以后怎么办呢?

他自己说的那些话肯定让那个女人气炸了,她是个什么德行,自己是最清楚不过,他可不觉得那个女人能对他宽宏大量,不计较晚上的事情。

多么希望他们以后都不需要有交集,如果可以,真希望跟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

莫可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切。

突然间,他感觉t-u,n部像是被人摸了下似的。

起初他并没有想太多,看了下周围的人群,想着可能人太多,不小心碰到的吧!

虽然心里疑惑,但是并没有放在身上。

可他的头才刚转回来,还没来得及将手上的酒喝完,就感觉有人在自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这次他分明感觉的非常清楚,对方是真的拍了自己,而非不小心碰到的。

莫可可整个人弹跳了起来,猛地转身,灯光虽然昏暗,但是他也还是清晰地瞧见他的正前面,站着一个一脸猥琐的男人。

似乎是瞧见莫可可在瞧他,他脸上的笑容就越加的明显,那是要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莫可可皱着眉瞧着他,搞不清这人干嘛要这么看着自己,但是他真是非常不喜欢对方看着自己的那眼神,就好像自己一盘r_ou_一样。

他怒视着那个猥琐的男人质问道:“你刚才干嘛要拍我?”

那男人一听他这话,笑的越加的令人恶心了,就连那眼神也透着赤裸-裸的露骨,“你那样翘着屁股坐在那边,不就是想我那么做吗?我满足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莫可可一听到这话,简直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你到底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你是不是有病的啊?”

“你还真是说对了,我还真是有病,身体太久没有得到滋润,饥渴的,怎么样,要不要满足下哥哥呢?哥哥的小弟弟可是寂寞好久了。”

对方说着猥琐的话,慢慢地靠近莫可可。

莫可可似乎有些听不懂他的话,但是他不是傻子,自然是能感觉地到他这说的话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他还来不及恶心的,对方的手就已经伸出来,贴上了莫可可的脸。

那手冰凉s-hi滑,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不过就是碰了一下,莫可可就恨不得将自己的脸皮给自己扯下来。

他使命地拍着自己的脸,一张脸都让他给拍红了,这才有些气恼地道:“你真的是有病的吧,神经病,谁让你碰我的,很恶心不知道吗?”

莫可可大概是被气到的,声音都跟着提高了许多,虽然这周围的音乐确实是很大,但是莫可可的质问声,还是让周围的男人们来了兴趣。

原本还没有注意到莫可可的人,这会因为他的声音,不得不注意到他了。

可是这一注意,不得了了。

一个个瞧着他的眼神也跟着变得愈发的奇怪,仿佛捕食的狼瞧见了自己的猎物一般。

莫可可原本是想着这人要是真的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那至少周围都是人,他不需要担心些什么的,但是在瞧见其他人根本就是看热闹的心情,他的一颗心顿时便跟着一沉。

想来也是,这个世道,可没有几个人会喜欢多管闲事的。

此时的莫可可很是生气,但是对方看他这样就越加的兴奋,“什么恶心不恶心的,等到我真的满足了你,你就不觉得恶心了,走吧,走吧,我都有些等不及了,走吧,赶紧的陪陪哥哥吧!”

对方说着都准备要伸出手来要揽住莫可可的肩膀了。

莫可可刚开始是躲过去了,可是后面还是被对方给抓住了肩膀。

这个猥琐的男人看着并不算特别的高,但是却有些微胖,这手劲还特别的大。

莫可可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他抓住之后,想要挣脱开,就显得有些困难了。

而且这个男人完全不理会莫可可的挣扎,以及他的不情愿,等到他揽住了莫可可后,闻到了他身上不断传来的淡淡的香气,就再也忍不住了。

也不管旁边的酒保一直在那边说,“还是个学生呢,他也不知道这是同性酒吧,还是放了他吧!”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