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戏精王子 BL > 腐书耽美 戏精王子 第48节

戏精王子 第48节 腐书耽美

来源:戏精王子 BL作者:辰辰 热度:

你想要告诉他你的感情,这点我没法阻拦,只是你该明白的,就算你说了,除了让他厌恶你,恶心你,觉得你变态恶心之外,你得不到任何东西。

相反的,你还可能失去他对你的尊敬。而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是真的不希望你说的,并不是因为我自己不自信,只是我真的不想看到他受伤害。

当然,选择权在于你,你想要怎么样,我都只能尊重你的选择。”

莫子谦听了这话,突然特别想笑。

尊重他的选择,可是他真有选择的权利吗?

从知道自己对亲弟弟那不正常的感情开始,他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

他一面想着跟可可表白,可是又惧怕说出自己的心声。

如果只是简单的喜欢上同性,他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可是现实是比被人家叫同性恋更加的严重。

喜欢自己的弟弟,这是乱l,u,n啊,这样畸形的感情,换做是谁都不能接受的吧!

别人的嘲讽,他不怕,可是他很怕可可当自己是变态。

心里有那么点的侥幸,也许他能接受呢?

可是这样的几率有多大,他自己都不敢想,或许万分之一都不到。

说还是不说?

就这样前后纠结了近十年。

他承认他自己其实挺懦弱,他根本就不敢赌。

他想着,就这样吧,只要人能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待着,那就慢慢地熬着吧!

他甚至期盼着,有那么一天,会有转机。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期盼着。

只是盼了那么多年,最后到底没让他盼到他想要的。

当年当他得知可可喜欢司瑾的时候,他心里真是既高兴,又失落。

高兴着可可他能喜欢男人,失落的是,那个男人却不是他。

只是他一向都是一个不达到目的不肯罢休的人,之前他不知道可可能接受男人,就已经这么等过来了,那么他相信,只要他再耐心地等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得到他想要的。

他就是这么一直跟自己打气着,然后在暗地里偷偷做了小动作,让可可以为司瑾有喜欢的人,又让司瑾误以为可可有喜欢的人。

那时候他知道那个叫白兰馨的女人也在做一些小动作,他不过就是将她的那些小把戏更深入了而已。

果然,到了最后,事情朝着他所想的那样,可可跟司瑾彻底断了关系,跟没有人将事情怀疑到他的头上。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的,他以为以后也能如此。

只是没有想到,到最后事情到底没有再往他想的那样继续发展了。

就像他心里无比清晰地知道,可可,他的弟弟这辈子能给他的永远都只能有亲情,而爱情,这辈子都不可能有。

其实他以前也是知道的吧,只是一直不敢承认罢了。

那就像是一个梦幻的泡泡,只要不被打破,那他就能一直做梦。

可是现在,这个泡泡,彻底地碎了。

如果可可知道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就像刚才那录音笔里面说的,他不会有别的感受,他只会觉得恐惧,觉得恶心,觉得变态。

这么想着,莫子谦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像是被人狠狠蹂-躏一般,彻底地稀烂。

他还有什么选择的权利?

除了彻底地放手,他还能有什么权利选择?

瞬间,他的眼眶红了,垂着肩膀,整个人透着绝望。

“你赢了,你赢了。”

莫子谦不停地呢喃着,然后转身便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他下楼的时候,莫可可已经在客厅那笔站着了。

他的视线一直在书房那边徘徊着,似乎很想冲上去,看看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最后到底还是忍住了。

等他看到莫子谦有些失魂落魄的身影朝着他走来的时候,他立马站了起来。

“大哥——”

之前他是怨着他哥的,可是这会难得看着他一直自信满满,又琢磨不透的哥哥竟然这般的狼狈,让他异常的震惊。

就是因为太过震惊了,让他一时间忘记了之前的那些事情,他赶紧上前一步,想要问清楚下,这到底是怎么了?

学长做什么了,为什么他哥好像要哭的样子?

莫子谦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急忙停了下来。

他看着莫可可那担忧的眼神,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在颤抖,他想要上前一步将人抱住,再不济,就是摸一下他的脸,他也甘愿啊!

可是当他想起之前在书房里面听到的莫可可说的那些话,他马上要又瑟缩了。

他别过脸,很是艰难地说了句,“我以后再也不会管你了,你想怎么样,都随你吧!”

说完便疾步从莫可可的身边走过。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莫可可觉得,就在他哥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好像有眼泪从他哥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他哥这是哭了吗?

可是怎么可能呢?

莫可可就这么看着他哥越走越远,在快要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的时候,他都想要追上去了,被司瑾给拦住。

莫可可看了眼司瑾,很是疑惑地问了句,“学长,你跟我哥说了什么了?他怎么好像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司瑾看了眼莫子谦已经消失的身影,想起之前他的反应,一时间没有说话。

其实在知道莫子谦那不正常的心思之后,他就在想着要用什么办法解决了。

一开始他是想着直接告诉莫可可,让他彻底的厌恶了莫子谦,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可是他又不想让莫可可难过,要知道如果事情真的闹成那样的话,那莫可可得一辈子陷在他哥这个事情里面,而莫子谦被可可彻底厌弃的话,大概也会很惨吧。

他想了很久,觉得最好的办法便是莫子谦主动放弃,让这件事情永远的埋藏,莫可可一辈子都不知道的话,那他也不会受到伤害了吧!

只是一开始他还是有些担心莫子谦会偏激的要做两败俱伤的事情,不过还好,莫子谦什么都没有说,结局总算是好的。

司瑾看着莫可可脸上担忧的表情,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颊,“大概是有些难过吧,自己一直养着的弟弟,这般不争气地跟一个男人跑了,就像是那些嫁了女儿的父母那样,多少还是有些难受吧!”

莫可可一听,一张脸顿时跟着红了,他捶了下司瑾的胳膊,嗔道:“谁要嫁给你了?”

司瑾笑,“你看现在都闹成这样了,你还不嫁给我啊?那你要嫁给谁?”

“才不嫁才不嫁!”莫可可像是炸毛的猫,一直不停地重复,不过司瑾就是笑着,让他感觉很是没劲。

过了一会,莫可可又道:“那我哥这个反应是答应我们了吗?”

“……应该是的吧!”就算不答应也没有办法了。

“哈,那我明天就回去,跟他道个歉,让他别生我的气。”

“这个事情啊,咱们再等等吧,你哥还不能接受呢,我们还是给他一个缓冲的时间吧!”

“哦,那好吧,那就再等等吧!”

……

莫可可听司瑾的,要给他哥一个缓冲的时间,这一等就是三个月之后。

他终于敢跟他哥见面了,他哥好像是原谅他了,也不跟他说不能跟学长交往这样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他哥变的有些奇怪。

具体哪里奇怪呢?他说不出来,就是有那种强烈的感觉,总觉得他哥看着他的时候,眼里好像透着悲伤。

学长说,那是他哥对于他找到喜欢的人,以后一门心思都是别的男人,心里感觉不爽才这样的。

时间久了,总是能好的。

这个时间到底是多久呢?他不知道。

说实话,觉得他哥似乎跟他有隔阂似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呢!

不过能怎么办呢?

他不可能跟学长分手的,那么容易才能跟他在一起,如果跟他分开的话,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能再爱了。

爱人跟兄长,这要选择谁?

那他只能果断地放弃他哥了。

而且他深信着,只要时间足够长,那么他哥总能有释怀的一天。

一个人陷入热恋,就恨不得让所有的人知道。

司瑾也是一样的,他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相爱。

但是出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普通的家庭都得经历一番折腾,更何况是司家。

自从目睹自己两个弟弟出柜之后,司父的反应,他就不得不慎重了。

他自己其实没有什么,但是他很害怕他的父亲做些对于莫可可不利的事情。

他可是记得,当年那个司洋的老师,就是因为跟他弟有那种关系,被他父亲毫不留情的丢进了监狱。

他当然不会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他却没有这样百分百的把握护得莫可可周全。

他很怕,有那么点意外的话,伤害到了可可怎么办?

因为这个事情,他一直没有公开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而莫可可多少也是了解司家的情况的。

他觉得吧,这司瑾他爸也是挺可怜的,生的儿子一个个都搞基,一直期盼的老大能是个正常的,结果还是跟自己搞在一起了。

这司父怎么说也已经六十多了,他真的很怕,要是司瑾去跟他说了他们的事情,这老父亲一个激动,发生点什么事情的话,要怎么办呢?

他们不得愧疚一辈子啊?

在加上当他知道学长的两个弟弟在出柜后,被他爸折磨的那个狠样啊,让他顿时胆怯了。

他不想学长受伤。

就这样吧,反正他们两个相爱就好啦!

于是两人抱着这样的心态一直这么过着,不知不觉间好几年这么过去了。

司瑾也已经三十五岁了,他这个年龄不结婚肯定是要被催促的。

可是因为司洋跟魏溪的事情,这司父j-i,ng力都在他们身上,司瑾倒是缓了一口气。

莫可可从司瑾那里得知了司洋他们的事情。

看着司洋为了挽回魏溪甚至连命都不要的种种,都忍不住为其捏把冷汗。

虽然差点被司父打死,但是最后两个总算和好了,也算是值得了。

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他们的麻烦也跟着来了。

这司家两个少爷都出柜了,娶媳妇的重任便担在了司瑾的身上。

以前司父虽然抱怨,但是司瑾不想的,也不会强求,但是现在却不是了。

司瑾更是很被催的被约去相亲了。

莫可可觉得,只要司瑾一天不定下来,他没有什么安稳的日子过了。

两人为此很苦恼,突然有一天司瑾对莫可可说,“不然我们就坦白吧!”

做了这么多年的缩头乌龟,莫可可的胆量感觉都跟着消耗的差不多了。

虽然有时候他也羡慕宸曦他们能那么的光明正大,但是想到司父那脾气,他觉得自己还是当缩头乌龟吧!

莫可可很是纠结,“那你爸那边要怎么办?会不会把他气死啊?”

司瑾忍不住皱了下眉,“可是也不能一直将你这么藏着,不跟他说清楚,他得一直让我相亲,你想我一直跟别的女人约会吗?”

莫可可当然不想了,可是他心里始终不安。

“前几天跟二弟见了,他是觉得我不能再这么藏下去了,他觉得父亲这些年受的刺激也够多的,就算加他一个,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而我一直拒绝结婚,就算不坦白,以我爸那心思,肯定会觉得不对,再加上之前你之前都已经露面了,再这么藏下去也没必要了,可能他都已经知道你了。”

莫可可知道司瑾说的是之前他们去金阳跟他的弟弟们见面的事情,那时候虽然说是家宴,但是人多嘴杂的,也真的不能保证司父不会知道。

莫可可很是纠结,不过在深入细想之后,他觉得还是勇敢面对吧!

“好,那我们就跟你爸妈坦白吧!”

第211章 番外:莫可可与司瑾(21)

司瑾细想过的,他们这次去,父亲能接受,那是最好的,要是不答应,他也依然不会跟可可分开,都这么多年了,感觉这人就像是渗入自己的骨髓一般,想分也已经分不开了。

可绕是如此,他还是想事情能顺利些。

几经思量,他决定先将事情跟他妈说了。

许是因为之前经历过了弟弟们的事情,司母并没有多少的惊讶,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失望吧!

要知道她之前多少还是希望能正常的娶妻生子的,不过做父母所期盼的不就是自己的儿女能幸福吗?

既然儿子觉得幸福,那她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呢?

再说了,盼着子女结婚,不就是想要抱孙子啊,现在她也不缺孙子,所以也就欣然接受了。

“哎,这大概就是命吧,都已经这样了,我又能说什么呢?”

司瑾很高兴,“妈,那你是答应了吗?”

“你别得意太早了,我这关好过,你爸那关就难说了,你说你们三兄弟,这都闹得什么事啊,是不是非要将他气死了,你们才甘心啊?”

“妈,瞧你说的,我们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想法?只是爱情这个东西,一向是身不由己,那爱都爱了,能怎么办呢?要是能分,我当初就不会跟他在一起了。”

“行了行了,瞧你那样,好像我要把你们怎么样似的。既然分不开,那只好让你爸接受了,不过你爸他到底不能年轻那个时候比了。

所以你这个事情,我们得好好的想想,我们得让他接受,但是这个伤害,也得减少到最低才行。”

之后母子两个就怎么样让老司同志不受伤害地接受司瑾跟莫可可的事情展开激烈地讨厌。

司母是个藏不住事情的,这司父要瞒着,其他人不用啊!

本着人多力量大的理念,司母把几个儿子,“儿媳”全部拉到一个微信组,商量着要怎么办。

这人多就更加热闹了。

司睿揶揄了下自家哥哥,终于舍得让大家知道“大嫂”的存在了。

司洋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机会,这个堪称无所不能的哥哥,也会有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他不调侃下,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啊!

其他人倒是没像他们两个这样,倒是对莫可可感兴趣。

他们一直不知道莫可可的真实年龄,只是之前见过,觉得那脸蛋忒嫩,以为跟司洋差不多,或者更小,所以忍不住跟他聊。

大家都没恶意,又没真的见面,莫可可的胆子大的很多,没一会,就跟大家聊开了。

在一番天南地北的瞎扯之后,终于又绕回了主题。

这多人一起,想法也多,很快便想出一系列应对的方法。

司睿的事业一直在金阳,安慕晨自然跟他在金阳带着,而且司睿的事情非常的多,基本很少回京城这边。

以前还没安慕晨的时候,除非有特殊的事情,不然的话他都基本过年的时候才待几天。

后来安慕晨跟他在一起了,想着让司父能完全地接受安慕晨,他回来的次数就多了些。

再后来,他们有了孩子,司母想孙子想的紧,为了不让司母总是往金阳跑。

他们就一个月回来一次,每次住个几天。

司睿没空,安慕晨就自己回来。

不过一般两人分开不到二十四小时,这个粘人的家伙准会跑来接他的“老婆”。

而司洋这边差不多也一样,公司在金阳,不能不管,魏溪也在金阳待了几年,一些朋友也在这边,想要回去京城,也不是那么简单。

再加上当年司父为了阻止他们两个,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一起生活也有些困难,所以偶尔见个面,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只是后来他们有了孩子,魏溪担心自己会照顾不好,所以便决定先回京城,这样好让司母能随时见到宝宝,也好更好的照顾。

要说司家现在要比以前热闹了,只是除了过年,少有一家人都在的时候。

而这会,不仅司睿跟安慕晨回来了,就是司洋跟魏溪也回来了。

至于原因嘛,当然是为了给司瑾和莫可可助威的了。

当然,他们表面上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跟还被蒙在鼓里的司父一样,好奇他们的大哥终于要给他们带大嫂回来了。

这司瑾过年都已经三十六了,虽说外人说到这司家的大公子,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可是年纪到底是大了。

司父没有其他的要求,就是希望这人早点结婚。

从司瑾二十八岁,司父就开始盼着了,可是盼啊盼啊,一年年的让他失望,转眼间这都三十六了啊。

就算再优秀,没有成家,也是让人头痛的。

本想说,这老大再不找对象,这司父就准备要压着他去相亲了。

甚至不管怎么样,来年的时候一定要给他找个儿媳妇回来。

可没有想到,他都没有行动,这儿子就跟他说,对象找到了,并且认定了对象,这辈子都不会跟别人好了。

这人不声不响地就来这么一下,不惊讶都是假的,不过不管怎么样,有对象就好。

当听儿子说要带着人上门来拜访的时候,他便忍不住了打了电话给另外两个儿子。

让他们就是在忙,也务必要回来。

这事情本来就是大家背着司父参与的,现在司父提了,自然不会拒绝。

一下子所有人都回来,整个司家老宅跟着热闹了许多,司母逗弄着孙子,一整天笑容都没有停过的。

而到了司瑾要莫可可回来的这天早上,司父早早的起来,这镜子是左照右照。

司母见此忍不住调侃,“嘿又不是第一次见儿媳妇,你至于这样吗?”

“那能一样吗?这次老大好不容易给我带回来一个正常地儿媳,我能不重视吗?”

司母一听这话,想着她那个大媳妇,顿时眉都跟着皱起来了,“我说,孩子他爸,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要是老大带回来的儿媳也跟老二跟老三那样,那怎么办?”

司父顿时停住了动作,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司母,“那我就打断他的腿。”

说完重重地哼了声,转身下楼。

司母在后面看着,想要把人叫住,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忍不住忧心忡忡。

司父下楼之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泡茶。

他一直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母在一旁看着,瞧着他这样,心里越发的没底。

司睿这时候走过来,附在他妈的耳朵边,偷偷地问了句,“怎么样?”

司母将人拉远点,学着司父刚刚的样,将他刚才的话给说了。

只是说完那边司睿就跟着笑了。

司母拍了下他的手臂,低声道了句,“还笑啊!”

司睿环住他妈的肩膀,笑嘻嘻地道:“这不是觉得好笑啊!”

司母是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那边司睿还在嘀咕,“你说我爸怎么这么的老顽固啊,都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的老古板,真是没劲。”

司母则是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你哥来了没有?我看着挺悬的,要不打个电话,让他别回来了,我们回头再商议下?”

“恐怕是不行了。”

司母原本还不是很理解他的说意思的,然后便听到安慕晨兴奋的声音,“大哥回来啊!”

安慕晨这声音不小,司母都能听到,更不要说司父了。

那边原本还在逗着小孙女的司父顿时正襟危坐了起来。

该说兴奋的心情,却忍不住想起来了刚才司母的话,紧张,担忧顿时都跟着来了。

安慕晨的声音让其他人都跟着围到了过来,就是在厨房帮忙的魏溪也赶紧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司睿刚好走到客厅。

司睿拉着莫可可走到司父的沙发前,硬着头皮,叫了声,“爸!这是可可。”

他还没有说可可什么身份,可是他这么全程牵着他的手,这样明显了还需要说吗?

司父没有应声,只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身后拉着的莫可可。

原本还算欢快的氛围,这会顿时没了声音。

莫可可原本是想着叫人的,可是司父这样子,让他胆怯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就这么一直牵着司瑾的手,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一个个都看着司父,跟着司瑾他们一起紧张着,也期盼着司父待会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这人就是这么坐着,寒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有说。

司睿从来没有像这会这般的紧张过,以前他就没有惧怕过他的父亲,但这会,他竟还是生出几许的畏惧。

当然,这畏惧,主要还是担心他父亲会不答应。

虽然,以他的性格,就算自己的父亲不会答应,他也一样会跟莫可可在一起,但是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希望能被接受。

弟弟们都被接受了,没有道理,他的不接受吧!

司母见况,赶紧向前来,“怎么,才回来啊,等你们半天了。”

之前司母是跟莫可可聊天过,可是到底没有见过人,这会总算是见到了,看着他那张脸,再瞧了瞧自己的大儿子。

心里忍不住嘀咕,这可可真的只比老大小两岁吗?

可瞧着不像啊,看看这张生嫩的脸,再瞧瞧这双水汪汪的眼睛。

总觉得这老大骗了她,该不会人家根本就未成年,他老牛吃嫩草吧!

这么想着,司母看莫可可的眼神更加的亲切了。

莫可可皮薄,一张脸都跟着红了。

他将一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上,“伯母,学长说,你喜欢丝巾,这是我挑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司母笑着接过了,“有心了,不用看,我一定喜欢。”

莫可可接着又挪着步走到司父面前,将一个礼盒双手递上,“伯父,学长说你喜欢喝茶,这是我托人给您买的普洱茶,希望,希望您会喜欢。”

而这次,司父并不想司母那样笑着接过,他连动都没动,审视了一番莫可可后,这才转头去跟司瑾对视,“这就是你说的要结婚的对象?”

司瑾毫不犹豫地回道:“是!”

“男人?”司父提高了音量。

“是!”

司瑾回答得异常的干脆,可是却将司父气的想要跳脚。

他在心里咆哮,在呐喊,为什么他的儿子,一个个都要去搞基,为什么都要去喜欢男人。

女人都死绝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挑男人?

想着每次别人看他的眼神,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小丑。

那些人肯定都在背后嘲笑他,生了三个儿子,结果全部都去喜欢男人,如果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就生三个女儿算了。

司父越想越生气,他都能遇见别人那些嘲讽的声音会像针刺一样朝着他s,he来,让他半点逃避的空间都没有。

他紧紧地握着拳,气到不行,都准备从沙发上站起来,拿着棍子狠狠地教训下他的这些儿子们了。

可是就在这时,他的手背突然被一只软软的小手覆盖。

他底下头的时候,便瞧见他的小孙女思思正歪着头,流着口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然后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叫了声,“耶耶”

思思的司洋跟魏溪的女儿,一周了,会说话,但是平时说的也不多,除了叫爸爸,就没见她叫过别人。

司父现在在家里,唯一干的事情便是逗这个小孙女,一直想让她学着叫爷爷,可是这娃就是不叫。

哪里会想到,在这样一个紧张时候,这孩子突然就叫了。

思思见爷爷没理她,似乎有点不高兴,直接爬到他的身上,然后嘴里不停地念着,“耶耶耶!”

一边叫着,一边还把口水蹭到司父的身上。

司父刚刚在生气,这会还未缓过神来,就任由思思在那边闹着。

只是爬着爬着,这人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

虽然地上铺着地毯,可是这脑袋要是着地,那也是够呛。

众人看到孩子差点要掉,忍不住跟着紧张起来,一个个恨不得上前去将人抱住。

不过其他人都隔着太远了,就算赶过来也是于事无补。

还好司父眼明手快,赶紧将人给抱住了。

软软的身体抱在的瞬间,司父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跟着揪紧了。

可是小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刚才遇到的危机,见自己被抱着还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拿着小手在司父的脸上轻轻地拍着,“耶耶耶——”

这孩子就像是叫上瘾了,一直叫个没完,顿时将司父的心都跟着叫软了。

他看着自己的孙女,突然心里冒出一个念头。

如果刚才思思没有叫住自己,自己大概就会直接站起来,然后逮着大儿子就骂了吧!

老大骂不够,这老二跟老三,肯定也会跟着一起骂。

最后可能两个儿媳也要连累。

那骂完之后呢?

老大不会听他的分手,老二跟老三也会埋怨他,然后为了两个儿媳,他们大概又会直接回金阳,然后很久不会再回来看他们了。

这并不是他随便乱想的,就那两逆子那德行,没准后果会更严重。

儿子不回来了,孙子跟孙女大概也就没了。

到时候司母肯定哭哭啼啼地责备他,原本还算热闹的一个家,可能又要陷入冷情了。

人老了,越是希望热闹,司父一想到那样的画面,整个人都跟着不好了。

他低头看着小孙女,想着要是以后都看不到她,心里便跟着难受了。

他再抬头,便见那叫可可的孩子,此时正红着眼眶,有些无措的看着自己。

显然是自己的举动,有些吓到了。

他微微皱了下眉,然后忍不住将被被人调侃,跟以后的孤独生活做比较,很是果断地选择了前者。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思思,之前的纠结与愤懑竟然一瞬间跟着消失了。

想笑就让他们笑去吧,那些人,哪里有他的思思重要啊!

司父抱着思思在那边逗着,似乎是很高兴。

其他人则是一脸的懵逼,这眼下是什么情况,这人还生气吗?

过了一会,司父终于将视线转到了司瑾那边,不咸不淡地丢了一句,“帮忙把东西收起来啊,让人家坐啊,傻站着干什么?”

众人又不是傻子,愣了一秒之后,便知道这司父是接受了莫可可了。

司母心里的那些不安放下,赶紧过去抱孙女,“哎呀,都说了,孩子不是那么抱的,你把思思抱的太紧了,她会不舒服的。”

“哪里不舒服了,你没看她在那边笑吗?我觉得她不知道多舒服的。”

司睿的儿子已经三周岁了,能跑能跳又能说,看见爷爷奶奶在那边抢妹妹,以为他们是在玩游戏,便跑了过去,钻进他们中间,很是开心地道:“爷爷奶奶,你们玩什么,我也要玩。”

看这情况,是没什么问题了,魏溪又回去厨房了。

莫可可则还有些不安,正想问旁边的司瑾的,这会司洋走了过来,一脸的得意,“大哥,你说要怎么谢我啊?”

整个过程大家都看在眼里,那司父明显是生气了,不过因为思思的关系,最后似乎是又妥协了。

司瑾看着自己的侄女,忍不住笑了笑,“嗯,过年的时候,我一定给她包个大红包。”

司洋满意地走了之后,司瑾这才看向旁边的莫可可。

莫可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爸爸是接受我了吗?”

“嗯,恭喜你,正式成为司家人了。”

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司母就已经过来将人拉走了。

“可可,告诉妈妈,你爱吃什么?之前都忘记问你了。”

莫可可被司母这声妈妈给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个,都,都可以的,我不挑食的。”

“这样吗,那总有爱吃的吧,以后妈妈给你做。”

“那,那怎么好意思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可可,老大说你只比他小两岁,是真的吗?他没骗我吗?”

“是真的啊!”

“啊?是真的吗?可是你看起来怎么能这么小呢?看这脸蛋,跟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娃娃。”

司母直接捏了捏莫可可的脸蛋,莫可可更羞涩了,旁边的安慕晨看不下去了,“妈妈,您不能这样子,会把大嫂吓坏的。”

“啊?是这样吗?可可,你别怕,妈妈保证会是个好婆婆,你千万不要怕。”

司瑾看着莫可可羞涩着脸,却跟自己的家里相处的还算融洽的样子,忍不住便跟着笑了。

终于雨过天晴了,嗯,真好——

第212章 番外:莫可可与司瑾(22)

司瑾跟莫可可的关系,司家人算是彻底地认可了。

不过司父只答应之前,提了一个要求,他要司瑾他们以后都必须要住在老宅,不能出去外面住。

司父这一举动也是可以理解的,老人嘛,年纪一大,最喜欢家里热热闹闹的。

莫可可觉得没有问题,以前他最希望的便是一家人能在一起,可惜一直没能如愿,现在好了,突然有了这么多对自己好的亲人,他觉得很开心。

司瑾其实还是喜欢两个世界,不过许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加上莫可可也愿意,他便同意了。

同性在国内是没法结婚的,他们其实早几年就在国外领证了,所以算起来两人也算是老夫老妻了。

司父知道后,颇有微词,不过想到了国内的行情,也就作罢。

既然都已经接受,那就接受到底吧!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耽美小说 | 海棠书屋 | 探探书屋 | 顶点阅读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