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10节

孤木成林 第10节 腐书耽美

谌锐当然也知道了。

但是谌锐看到这件事的第一瞬间,就感到不那么舒服。他在那场颁奖礼上颗粒无收,这也不奇怪,刚刚出过不好的事情,虽然过了几个月,但事态也没有完全平息,况且谌锐的成绩确实不算好。谌锐去之前就料到这个可能,要不是他确实不能闭门不出,需要一定的曝光,他也不会去自取其辱。

眼下两个自己的前任合作过后达成一致还要美滋滋再度合作,谌锐的心里就如同吞了咽不下去的一口饭似的,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堵得他心烦意乱。

烦躁之下谌锐先找到了安圳河。

这几年他有了新欢总是喜欢在安圳河面前显摆,带着一种“你看我现在多么风流倜傥潇洒生活”的别扭劲儿,安圳河不怎么理会他,但也不是完全不理会,他只觉得谌锐自负且幼稚,如果跟他较劲,那才是真的蠢。

谌锐找上门,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质问安圳河:“你为什么要邀请魏晓林跟你合作?”

安圳河颇感无奈,失笑道:“我觉得他有潜力有灵气,我很欣赏他。有问题吗?”

谌锐冷哼一声,说:“我已经跟他结束了,如果你想用他来气我也已经没用了,找错人了,知道吗?你没必要为了让我不舒坦来选他。”

“你开什么玩笑做什么梦呢?”安圳河颇为不屑,这么些年谌锐总是这样,仿佛所有人离开他都必须回头才行,带着一种既自卑又自负的可笑的融合。当年他就深感和谌锐性格不合,这么多年过去,谌锐竟然没有丝毫改变。

安圳河不想再跟谌锐啰嗦,他说:“谌锐,我跟你说什么你都认定了,随便你吧,对我来说只是因为他很贴合剧情人物设定,看到那个人物我第一个就想到他,没别的理由。你没事儿赶紧走吧,我要开机了活儿多着呢。”

第19章

谌锐在安圳河那里吃了瘪,却并没有打消他对整件事的好奇与关注,他联系了安圳河的助理,询问他安圳河是不是真的打算让魏晓林参演他的新片。

如果此刻魏晓林在现场,那么他就会认出,和谌锐见面的小助理,就是他第一次发现谌锐和一个女孩被拍的新闻里的另一位主人公,只可惜魏晓林和助理的接触太短暂了,哪怕之后在片场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眼熟,却也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

谌锐常常和安圳河的助理小伦见面,安圳河是念旧情的人,小伦从刚毕业就做他的助理,十多年一直勤勤恳恳,是安圳河最信任的员工之一。因为安圳河一直用着小伦,谌锐总觉得安圳河对他不会扭头就忘,所以总是带着自己的新欢在他面前炫耀,试图激起安圳河的情绪。

谌锐会向小伦打探自己每一次挑衅过后安圳河的反应,但很遗憾,安圳河都没什么反应。但那都是以前了,现在安圳河遇上了魏晓林,还主动邀请了和魏晓林合作。

谌锐此刻已经刻意忽略了他已经和魏晓林一拍两散的事实,带着一种不能让他们两个如愿的心思,谌锐找上了广和娱乐的经纪人赵其。

赵其觉得很稀罕,过往几年谌锐从没有像这一年多的时间一样来公司来得这么勤,他大概知道谌锐和魏晓林的事情,不过魏晓林自己有分寸,他也真的是个好苗子,赵其不想c-h-a手。

谌锐的理由十分冠冕堂皇,他对赵其说:“组合正在上升期,正是应该将大家拧成一股绳往前冲的时候,不能让个别成员分流了。”

赵其便反问道:“谌老师是在说小林吗?小林虽然热度和影响力都有了超远队员荣登第一的趋势,但总体热度是越不过组合去的。组合规划也是要在做大组合品牌的基础上,为成员个人形象建设添砖加瓦。”

谌锐煞有介事地反驳:“如果是队内发展当然没问题,但如果放他们出去接活呢?又如果是接私活呢?”谌锐凑近了一些,告诉赵其:“你可能都不知道吧,小林他私下里已经接了安圳河的戏。”

赵其这倒是真的不知道。一般来说一个组合的黄金发展期最长不会超过三年,FOREST已经成立了一年,虽然正处于上升阶段,但对FOREST这个组合来说,多半成员已经进入大学,考虑到毕业后的事业发展,组合最多在半年后就要开始放开个人资源,陆续打开成员个人发展的大门。

在这种情况下,魏晓林作为人气上位圈成员,率先出击拍个电影其实没什么。但令赵其不满的是谌锐所说的接私活,公司给成员们的待遇一向优渥,魏晓林不至于这样。

赵其毕竟带了魏晓林一年多,知道他大概是什么性格的人,也并没有在谌锐面前发作,反而反问他:“谌老师不是一向很关照我们小林吗?这回是怎么个意思?不想他接?”

谌锐一招击中赵其心头,便开始信口胡诌起来:“剧本我看了看,不太合适,怎么说呢,人物太贴合小林本人了。我这么说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赵其做了个愿闻其详的手势,谌锐便接着说:“小林他没做过演员,一入行第一部 正式作品就用一个跟自己极为相似、过分贴合的人物开路,将来这个角色会成为标签贴在他身上,对以后的戏路限制很大。”

其实谌锐说的话不无道理,对演员来说被限定了可能性比什么都可怕。但问题就在于,魏晓林是一个独立的个人,谌锐可以提供意见和建议,却无权在魏晓林不知情的情况下背着魏晓林替他断路。

赵其并不是什么小心眼的经纪人,先前谌锐说的话他并不十分放在心上,反倒是后面谌锐说的角色问题让赵其上了点心。赵其问谌锐:“谌老师已经看过剧本了吗?能不能给我先透露一下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谌锐哪里就到了看过剧本的程度,他不过是在来找赵其之前,拉着安圳河的助理小伦问了一些关于电影的筹备情况。安圳河的新电影是一部古装玄幻大片,大框架是俗套的男主角升级打怪模式,向魏晓林邀约的角色是男主角在打怪路途中遇到的其中一个角色,年纪不大、天赋过人,尽管戏份不多,却是个很出彩的小配角。

这角色的确吸引人,赵其也觉得很好,可谌锐说得也的确在理,不论是贴给演员的标签,还是队内人气的平衡。毕竟如果组合发展势头很好,超过三年的上升期也不是没可能。

魏晓林被赵其喊去单独谈话的时候,心头就已经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赵其自己也显得有些难以开口,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小林,当初你进公司的时候,算是空降,你知道吧。”

魏晓林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我也很感谢公司这么快就能让我出道。”

赵其嗯了一声,说:“你能出道呢,跟你是为什么进公司的、你练习了多久这些都没什么关系,你看,放眼中日韩,都有练习了几个月就出道走红的,也有练习了好几年仍然没有出头的,出道是很多因素综合起来的,你能出道,说明你的确优秀。”

魏晓林笑了笑,低声道:“其哥,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吧。”

赵其咳了一声,说:“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你很优秀,公司也愿意依照你的资质为你在以后做更红更火更量身定制的策划,但是现在,你作为组合的一员,是要服从这个集体的。”

魏晓林因为已经隐隐有种心理暗示,所以显得也不是那么难过,只是还是有些丧气和不服气,他向赵其挣扎了一下:“其哥,只是一个客串,一个很小很小的角色而已啊!”

“或许安导告诉你是很小的一个角色,但是当电影开始宣传的时候,你的参与就会被无限放大。你不是无名小卒了,你是一个正当红的偶像男团的成员,你的队友们如果都效仿你呢?即便大家都去拍小角色,我们也没办法再运行组合了。”赵其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团队,让你个人拥有了一定的名气,那为了团队,也要牺牲掉一些机会,得失是呈正比的。”

魏晓林呆呆地站在了原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毕竟是年轻,被这样一通大道理砸到头上就给砸懵了,如果魏晓林再成熟一些,至少不会这么失态。可是现在,他心里太堵太别扭了,实在是不能有任何反应。

赵其和魏晓林谈话结束没多久,魏晓林就收到了安圳河发来的消息:“小林,刚才接到你公司的消息,替你推掉了这部电影,我很遗憾,也很惋惜,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希望你还能出演我的电影,到了那个时候,我希望你已经成长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个人。”

失去一个角色对魏晓林的打击是巨大了,尤其是当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可以迈向新的台阶的时候,却一脚踏空了,这种滋味摔得魏晓林头都懵了。更何况合作的那个人是安圳河,是圈子里人人都想搭上一根线的大导演,只要是个有事业心的艺人,就没有不想喝安圳河合作的,魏晓林分明已经离得这么近了,却突然失去,其中挫败之感绝非轻易能调节好的。

最先发现魏晓林不对劲的是柯星。

柯星作为队内舞担,常常会在私下练习的时候充当指导的角色,所以就习惯于观察成员们的状态。看向魏晓林的时候,柯星敏锐地发现魏晓林比大家都慢一个半拍,动作也十分没力气,像是没灌进去灵魂的行尸走r_ou_。

休息的时候柯星坐到魏晓林身边,说:“小林哥,陪我出去吹吹风吧。”

魏晓林心里太堵了,已经没有自己的思考,柯星说什么就是什么,便跟着他出门了。柯星带着魏晓林到了顶楼天台,他撑着栏杆说:“小林哥,我啊,一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就最喜欢到这里来,就算什么都不做,在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待着,慢慢也会平静下来。”

魏晓林望着远处,生无可恋地说:“站这么高,又一个人,你不怕自己跳下去吗?”

柯星楞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原来小林哥你还有思考能力啊!我说实话吧,在我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里,还没有让我能产生跳下去想法的事儿。你想,不开心肯定是因为不甘心啊,我都不甘心了,跳下去怎么能甘心呢?”

他看了眼魏晓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说得有点像绕口令,但是就是这个意思,小林哥,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我觉得我印象里的你,应该是很积极,能很快振作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柯星真的年轻,虽然他没比魏晓林小几岁,但是他身上的蓬勃朝气就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那种没有经历过挫折和失望的锐气让他看起来闪闪发光。

魏晓林不由自主地说:“柯星,我真的羡慕你。”

柯星诧异道:“是吗?我有什么可羡慕的啊!我成绩又不好,除了跳舞也不会干别的,不像你啊小林哥,你长得又帅、人又聪明,干什么都能干好,做队长的时候就有队长的样子,做学生的时候呢,又是大学霸,既能兼顾艺人的工作,又能在学业上拿高分,哎,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不论柯星这话是出自真心还是带有安慰人的成分,魏晓林都必须承认,他确实被柯星安慰到了,他搓了搓自己因为一直皱着眉头而感到有些僵硬的脸,叹了口气,说:“是我自己钻牛角尖了,有点矫情。”

魏晓林在心里安慰自己,为了团体牺牲自己看来确实是必要的,虽然总觉得自己很好,但总是有要向队友学习的地方,人与人互相磨合体谅、互相学习进步,或许才能以更好的状态去等待更好的机会。

魏晓林拿出手机给安圳河回复道:“谢谢安导,我会继续努力的。”

安圳河收到魏晓林的回信,长长地叹了口气。

第20章

魏晓林跟安圳河的电影失之交臂的事情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公司里人人都有所耳闻,传着传着这事儿就变形了,魏晓林再次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版本已经成为“魏晓林瞒着公司巴结安导,去安导那里试戏,回来以后先自宣要出演安导的电影,结果安导没瞧上。”

魏晓林无奈极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本来也没指望这件事能完全保密,但是现在传成这个样子,显然是魏晓林自己也没想到的。

倒是阿麦主动跑来安慰他,说:“小林呀,你不要往心里去,你事业发展得好,公司里那么多没出头的练习生难免嫉妒,让他们过过嘴瘾就算了。”

阿麦要是不说,魏晓林也不见得会怎样,但阿麦这样说了,魏晓林就反刺他一句:“我被造谣我是受害人,凭什么因为我出道了有名了就得忍让他们?”

阿麦无奈地摆摆手,说:“那好那好,都是你的道理,你随便吧。”

魏晓林早已感觉出阿麦不是什么善茬,甚至带阿麦进入公司都让他感到一丝后悔,但是他为何进公司,缘由他自己清楚,阿麦也清楚,魏晓林是不敢随便得罪阿麦的,只能这样不冷不热地供着。

反倒是阿麦,对着魏晓林一直十分殷勤,以前魏晓林还能说服自己是因为谌锐的关系,现在他可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艺人,有什么值得阿麦献殷勤的。

阿麦跟魏晓林东拉西扯了些有的没的,魏晓林跟他聊不到一起去,便问:“麦哥还有事吗?我待会儿要去训练了。”

阿麦慌忙拉住魏晓林,说:“别别别,有有有。”他眼睛转了转,摆出一副犹豫不决的神色,问魏晓林:“那我问了你可别骂我或者冲我甩脸子,你跟那个谌锐,你俩是不是已经断了?”

魏晓林的脸色垮了下来,说:“本来也没好过。”

阿麦听他这话,就知道两人是彻底断了的意思,于是便说:“那不对啊,为什么前些日子我还看到他来公司找其哥,说是要聊聊关于你的事情。俩人神神秘秘在公司会客厅聊了半下午呢。”

阿麦仿若不知谌锐是为什么来,仍然做出那副拉皮条的热心样子,说:“要我说呀,小林,谌老师事情那么多、人那么忙,还能专门为你抽出一个下午的时间,找经纪人聊你的事情,这是真的关心你。现在你找个贪慕你美色、贪慕你年纪的人都很容易,但是找一个真正为你好的人是很难的,如果你俩只是暂时闹别扭,你……”

“他什么时候来的?”魏晓林猛地打断阿麦的话,厉声问道。

阿麦被吓了一跳,嗫喏了一会儿,才不很确定地说:“我记得是上周的事情,好像是周三吧,应该就是周三,那天我点外卖呢,出门拿外卖回来,正巧看到其哥跟谌老师进了会客厅。我给你看看外卖订单确认一下啊!”

阿麦说着,就要掏出手机翻订单,魏晓林伸手按住他,说:“不用了。”

不用阿麦再大费周章看什么外卖订单页面,就是那一天。因为在当天晚上,其哥就找到魏晓林,对他进行了一场十分走心的分析谈话。那时候魏晓林还真的虚心接受了其哥的说法,以为自己这样真的会影响公司和组合。

原来居然是谌锐,竟然是谌锐。

魏晓林一直以为谌锐就算是跟他结束关系,至少光明磊落,没想到谌锐竟然也喜欢做一些在背后使绊子的事情来,他想不明白,谌锐是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先跟他说了分开吗?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求他吗?是因为自己没有让他心灵上获得满足,所以他也要给自己的事业挖个坑吗?

魏晓林还以为他们起码算是体面地结束,起码算是好聚好散,没想到在谌锐那里,居然也值得他用上这样的手段。

魏晓林呆呆坐着,连阿麦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他很难想明白谌锐为什么要这么做。魏晓林想到自己在接到安圳河邀约时的激动,又想到自己接到安圳河短信时的失落,他真的不明白,谌锐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让自己难受的方法有很多种,谌锐也的确选了能让自己最难受的一个方法,但是,为什么?

魏晓林左思右想,始终心绪难平,他向公司匆匆请假,然后奔向了谌锐的家。

这时候魏晓林的思绪转得很快,谌锐很狡猾,称得上是狡兔三窟,哪怕他们最甜蜜的时候,他也没有去到过谌锐真正意义上的家,但是谌锐带他去过他的公寓,一所不大的房子,在市区里,那时谌锐怎么说的?他说他在一部戏拍完等待下一部戏的时候就会在这边落脚,接一些其他活动会很方便。

魏晓林不知道要去哪里找谌锐,他只知道这一个地方,所以他便破釜沉舟一般找上了门。

这一天魏晓林在路上的时候正是傍晚,天边的云霞灿烂壮美,魏晓林戴着帽子口罩,坐在出租车里呆呆地望着窗外,他不知道落日的余晖也这么厉害,刺得他都流眼泪了。

从公司到谌锐的公寓要横跨整个城市,魏晓林抵达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昏暗起来,却没有全黑,魏晓林抬头看向楼层,他数不清那一户是谌锐家,但是亮着灯的人家不少,或许会有谌锐的那一盏灯。

魏晓林进了电梯,才觉得自己冲动,他惴惴不安地想,自己见到谌锐了,要怎么问他好呢?是开门见山地质问他,还是等谌锐自己说出口?自己来这一趟又是为什么呢?是问谌锐要一个理由,还是要一声道歉呢?

这样想着,电梯到达了谌锐公寓所在的楼层,魏晓林咬了咬嘴唇,迈出了电梯,按响了门铃。

门开得很快,谌锐穿着居家服便开了门,见到魏晓林他显然愣了一下,下意识反问道:“怎么是你?”

魏晓林方才的胡思乱想突然在这一刻齐齐中止,他讥嘲道:“怎么不能是我呢?谌老师?”

谌锐耸了耸肩,让到门边,说:“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魏晓林笑了,他摇摇头说:“还是不了吧谌老师,我怕我进门了就忍不住。”

于是谌锐便皱起眉头,说:“你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突然找来,又一直y-in阳怪气地说话?”

魏晓林听到谌锐的责难,突然觉得荒谬而愤怒,激愤之下他忍不住便流下眼泪,他的口罩堆在下巴,眼泪打s-hi了薄薄的无纺布,他想谌锐怎么是这种人啊,怎么能装得这么云淡风轻,这么毫不在意。他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质问道:“我为什么要来,谌老师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显得十分单薄而没有气势,尽管这样魏晓林依然死死站在门口。不远处的电梯口那里传来电梯上下运转的声音,谌锐远远一看,自己这层楼的电梯按钮亮了,有人要过来了,他情急之下一把便将魏晓林拉进了房门。

魏晓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谌锐就捂住他的嘴,低喝道:“别说话!”

电梯上果然有人出来,脚步声咚咚咚走到了谌锐对面的房子,传来输入密码的声音,没过一会儿楼道里就没了响动。谌锐这才松开了手,说:“刚才有人要上来,被人撞见了怎么办?”

魏晓林却不管谌锐是在做什么,只倔强地瞪着他不说话,一副不论发生了什么,一定要问他要个说法的样子,称得上是一意孤行。

谌锐只好服软,说:“那你现在中能进来说话了吧。”

魏晓林跟着他进门,谌锐给他端了杯水,说:“我去找赵其劝他推掉你的电影是真的。理由也是真的为你好,你不应该在刚入行的时候被一个角色贴上标签,你享受的成名红利不会超过两年,却要在未来几年乃至几十年的职业生涯里与撕掉标签作斗争。不要只贪图眼前事,小林。”

魏晓林把面前的水杯推开,他不说话,显然并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这个理由能说服别人,却不能说服魏晓林,魏晓林甚至都没有入行,这是他进入演员行列最好的邀请函也是最好的通行证,有的人终其一生都不能拍到安圳河之流的知名导演的一部戏,魏晓林如此年轻就能有这个机会,他根本不怕贴标签,他怕的是以后他都只能做偶像魏晓林,连在演员界被贴标签的机会都没有。

谌锐却不欲多说,他转了一圈,拿起手机,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本来今天晚上我要读剧本的,你来了,我就得熬夜研究剧本。”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