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11节

孤木成林 第11节 腐书耽美

魏晓林已然与谌锐撕破脸面,根本不给他留情,他擦了擦眼泪,用尚带鼻音的声音嘲讽地说:“谌老师这么晚了还要认真工作,自己倒是敬业,一点也不怕适合自己的角色被贴标签。”

他抽了两张谌锐纸巾盒里的纸,站起身响亮地擤了擤鼻涕,把纸往垃圾桶里一扔,又恢复了状态。魏晓林说:“我来原本是想找谌老师要个理由,但谌老师的理由我很难接受,可能谌老师是有更见不得人自然也就不能告诉我的歹毒心思吧。不过也好,我大概知道了谌老师的为人,也知道了人人歌颂的影帝到底是个什么秉性,小人之心,不过如此,真后悔认识过你,告辞了。”

魏晓林终于和谌锐把狠话说尽,他睡了很安稳的一觉,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会彻夜难眠整夜噩梦,他甚至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是很美好的一天。

这一天他们没有安排活动,成员们都去学校上课了,魏晓林也有课,可是已经到了这个点,再去学校也来不及,他索性自己在家里穿着家居服开始准备简单的早餐。

刚把牛奶盒打开,门口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魏晓林打开门一看,是其哥。他手里拿着报纸杂志和手机,林林总总一大堆,全都扔到了魏晓林面前,厉声喝问道:“魏晓林!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什么东西!”

第21章

魏晓林疑惑地翻开其哥砸过来的东西,手机屏还亮着,那是一个娱乐新闻视频页面,魏晓林和谌锐的双人大头照被并排暂停在这一页面,他小心翼翼点了播放,手机里立刻传来声音:

“刚刚分析了魏晓林和大影帝之前种种缘分哈,现在咱们就来看看爆料人口中说的一定对得上的时间线。影帝接拍与广和娱乐共同制作的电影后,FOREST也就紧跟着演唱了主题曲,虽然呢电影亏本了,但是却给魏晓林近距离接触影帝创造了机会。据爆料人讲,媒体见面会当晚,组合并未离开,而是留宿影视城酒店,但魏晓林曾彻夜不归,不知去向……”

魏晓林的头嗡地大了,他再用颤抖的手拿起其哥扔给他的报纸杂志,不论是娱乐小报还是三流杂志,他和谌锐的事情都被摆在醒目的位置,标题取的大同小异,不外乎是偶像组合成员痴缠影帝之类的。

魏晓林翻开其中一张报纸,上面甚至详细罗列了魏晓林和谌锐的互动时间线,并毫不客气地将之命名为魏晓林个人倒贴史。

而归其根源,还是魏晓林昨晚去找谌锐时,神不知鬼不觉地被拍了,被拍到的画面正是魏晓林找上门去,谌锐不太友善客气地开门的那个瞬间。而魏晓林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拍的,他出道一年多了,以为自己对镜头已经十分敏感,但直到此时他方才察觉出自己的愚钝来。

魏晓林手里的纸页哗啦啦散了一地,他茫然地问赵其:“其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赵其愤怒不已,骂道:“你问我怎么回事?我还要问你是怎么回事呢!一夜之间所有媒体都开始发布这条消息,还都是有理有据的爆料,魏晓林,你得罪了什么人了!”

魏晓林听到赵其的问话,先愣住了,他小声说:“我还以为您会先问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赵其冷哼一声,说:“有图有视频又有时间线,我除非是瞎了傻了才会觉得不是真的,这笔账过后再跟你算,你先跟我说说自己到底得罪过什么人!”

魏晓林是个干大事的人,过了最开始那股懵劲,他的心神恢复过来,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他居然还能冷静地穿过乱七八糟的小报杂志,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啃指甲一边小声嘟囔:“知道我从出道至今所有的行程,除了粉丝就是工作人员,否则没可能那么细。酒店天台那次我们还没红,不可能有粉丝跟着,而且所有事情能那么近距离那么细致地知道,就只能是工作人员。”

赵其见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也被安抚得坐了下来,问他:“你们身边工作人员不算很多,两个助理一个宣传是常跟的,化妆师摄影师并不会每一场活动都跟,实习生才来不久一般不会知道这么多,你觉得会是谁?”

魏晓林心里已经有一个清晰的轮廓,他冷笑一声,说:“是阿麦。”

阿麦从他们出道起就担任宣传,他有经验,工作做得一直不错,其哥跟他配合也很是愉快。他先是震惊:“阿麦?你确定吗?阿麦可是你带来的宣传!”

但问完,其哥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不是没有怀疑过阿麦,每个工作人员都值得怀疑,但他总是因阿麦是魏晓林带来的人而放弃对他的审视。谁又说跟随而来的人就一定可靠呢?

更何况,阿麦是宣传,他手头自然有无数媒体对接的联系方式,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一个只有他和媒体互相了解互相沟通的大新闻,甚至没有任何难度。

想通这一点,赵其当机立断,立刻拨通了其中最大的媒体联系人员的电话,赵其开门见山地便问今天早晨关于魏晓林的新闻是不是阿麦让发的。

那边的回答证实了魏晓林的猜想,记者没有任何犹豫便承认是阿麦让发的消息:“咱们做FOREST有一个媒体群的,有一天麦哥就在里边发红包,讲说要给其中一位成员做一个大策划,要我们都同步跟进一下。”

“稿子都是阿麦那边准备好的啦,这是行规的呀其哥。”

赵其气得要蹦起来,大骂道:“这么垃圾的策划能是经纪公司做的吗?你们接活儿的时候都不问问吗?”

“当然问他了!我跟我另一个杂志社的朋友都收到了,因为我杂志社的姐妹平时还挺喜欢小林的,算是路人粉吧,所以是有特地向麦哥确认过的。麦哥说公司重新规划了路线,具体内容不方便透露,只说这是第一步,那我们就不太好问了呀!”

赵其质问小记者:“如果是前几天就给你们发了红包传了通稿,为什么今天才发?”

小记者委屈得要命:“麦哥发红包都是早一段时间的事情了,但通稿是昨天晚上才整理好发过来的,通稿发来之前,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呀!而且FOREST宣传的事情一直是麦哥在跟我们对接,他挂的也是大宣传的职务,这就是他工作内容。更何况麦哥在这一行也做了十多年了,我们哪能想到有这一出!”

挂了电话以后,赵其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说:“刚才我录音了,先说说吧,阿麦为什么会这么对你?”

魏晓林虽然保持镇静,但还是紧张,干巴巴问:“那其哥,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办?”

赵其抬手便扔了沙发上摆着的保证,骂道:“你他妈的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才知道要怎么办!否则你让我用一个谎再去圆下一个谎吗!”

魏晓林从没见过赵其发这么大的火。他从做练习生起,赵其对他就一直颇为照拂,他出道以后也从没有犯过什么差错,收获的人气和业绩也让公司满意,赵其一直客客气气待他,此刻发了脾气,魏晓林才茫茫然意识到这件事闹得真的很大。

他喝了口水,说:“我是认识谌锐以后才进的公司,我跟谌锐认识那天是跟着阿麦去参加活动,所以阿麦大概知情,有点半邀功半要挟的意思,让我带他进公司。后来阿麦总是对我提出意见,但我很少按他说的做,他有些不满意了。”

“你都已经知道他不满意,为什么不想办法解决掉这个矛盾,为什么要让这个矛盾发酵到这么大!”赵其厉声问道。

“我没想到……”魏晓林嗫喏着,终于显露出一点少年人突逢巨变时该有的茫然。“阿麦他总是偷听我和谌锐说话,甚至被我发现撞见过,我提醒了他很多次,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魏晓林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后怕,他想起曾经那么多次,他和阿麦之间产生的不那么愉快的互动,甚至说是龃龉,阿麦都那么不甘心,而他却屡屡忽视了这一点。他从没有想到过阿麦会有这样强的报复心,他更不知道原来人心险恶是能到这样的程度。

赵其看他那副惶惶不安的样子,冷笑一声,抛下一句:“你还真是活在象牙塔里的王子,温室大棚里的小花骨朵。”然后赵其便起身去打电话安排解决他的事情。

魏晓林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掏出了手机,他手机里的消息成倍往外弹,卡得页面都无法动弹,魏晓林等了好一会儿手机还不见恢复运转,恰在此时房门开了,柯星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他进门时很激动,看到魏晓林以后就刹住了自己的激动,平复了呼吸,说:“小林哥,你在啊。”

魏晓林没有心思和柯星聊天,只当柯星是自己有事才会过来,只随意点了点头便罢,但柯星并没有像魏晓林以为的那样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反而是一步一步走向魏晓林。魏晓林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拎着食盒。

柯星把食盒放在茶几上,说:“我猜你应该还没吃东西,去外面打包了一些吃的回来,你先吃点东西。”

柯星说着,便坐在了沙发上,俨然一副要看着魏晓林吃东西的样子。魏晓林没想到柯星居然还会惦记着让他吃饭,便伸手打开了食盒,他的手机就躺在两人坐的空档处,此刻界面已经恢复了,魏晓林想低头看手机,柯星想把手机还给魏晓林,两个人同时低头,便都看到了魏晓林和谌锐的名字高高挂在热门搜索前排的画面。魏晓林也懒得遮掩,他哂笑一声,当着柯星的面点开了那个热搜,弹出来的内容不堪入目。

“魏晓林什么鬼啊?死基佬能不能不要倒贴我们谌老师,保护我方谌老师。”

“哇娱乐圈底线真的很低,什么人都能出道了,什么时候法律才能明令禁止心机死gay出道啊?”

“我不排斥反感同性恋,但是我觉得那个魏晓林是不是倒贴自炒得有点太明显了,这么想红吗?”

“得了得了,谌老师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今天去扶贫刚出道的新人,明天又要被石头缝里跳出来的魏晓林捆着炒同性cp,谌老师就是娱乐圈的风向标,观众让他直他就直,观众让他弯他就弯。”

这些都是说得很委婉的,更多的是直接开口大骂魏晓林不知道天高地厚拖影帝下水云云,还有一些他的队友的粉丝在哭天喊地希望魏晓林自己作死不要拉上队友,然后疯狂转发,让公司不要拿另外三名队友给魏晓林陪葬,甚至有极端的粉丝已经公开表示希望公司开除魏晓林以正视听。

按粉丝的话来说,这波锤太硬了,简直是把魏晓林从头锤到脚,从老夫子锤成大番薯。

想来也是,所有图频都拍到了正脸,时间线清晰到能跟他们每一次行程对上,本来就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捏造,就能引发一场舆论的海啸。

魏晓林呆呆地抱着手机,他想起谌锐指责他时所说的没有事业心,此时此刻他恍惚觉得谌锐说的是对的了,他的确不怎么有事业心,否则也不会冒着这样的风险持续和谌锐接触往来,也不会被阿麦拿到这么多把柄。

魏晓林在柯星面前也装不下去了,他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已经哑了,只好哑声道:“把这些也给其哥吃一些,他也没吃饭。”

柯星善解人意地点点头,给赵其拿了一份饭,然后便站在茶几前搓搓手,说:“小林哥,我先出去了,下午我还有补习班,放学了我就回来,你想吃什么就给我发微信。”

魏晓林没有招呼柯星的劲头,好在柯星也并没有执着于等待魏晓林的回应,他说完,立刻便走了。

第22章

魏晓林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父母打来的,他拿着手机看了很久,心中涌出各种想法,最后他小心翼翼地接起电话。

他很久没听到父母的声音了,魏晓林觉得自己并不十分恋家,而且总以工作忙为理由欺骗自己,因而甚少和父母联系,大多是父母看到了他的消息来问他,有问有答,若是没有问,他也就没心思主动去联系父母。

当时他的一颗心都系在谌锐身上,连朝夕相处的队友都不一定记得,又怎么会记得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呢?

“小林啊,你还好吗?”接起电话,母亲的问话很委婉。

魏晓林突然脆弱起来,他低声说:“不太好。”说完这三个字,就觉得自己十分委屈,声音也带了哭腔。

“没什么,小林。爸爸妈妈有这个能力和条件,让你自由地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如果有一天你累了、不想做了,那你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也有机会再去做别的事情。”魏母温声说。

魏晓林闷闷地嗯了一声,又问:“那您不问问我,事情是不是这样的呢?”

魏母在那边笑了一声,说:“外面的人都不关心真相,妈妈关心,但是比起真相,妈妈更关心你过得是不是顺心如意。等你心情好些了,可以把这些慢慢告诉我,现在要打起j-i,ng神来,好吗?”

魏晓林试探着问:“如果是真的呢?”

“真的又能怎样,我毕竟也是科研工作人员,你还觉得妈妈会反对你的择偶取向吗?”

魏晓林叹了一口气,低声说:“之前是真的,以后不会了。”

挂了电话,魏晓林觉得心情好多了,恰好赵其那边也挂了电话,他便抬起头看着赵其,等待赵其的答案。

赵其说:“跟谌老师那边商量好了,待会儿再发一波通稿,说公司的原始宣传方案被泄露,对艺人名誉造成极大影响,谌老师那边也会跟着出声明的。”

魏晓林听完,当机立断地说:“不行!”

谌锐的脸黑了,反问他道:“有什么不行的?将计就计认下这就是公司要做的策划,公司给你背炒作的锅,你还继续做你云淡风轻的艺人,怎么不行了?你能想到更好的方法吗?”

魏晓林确实想不出,但他也不想再和谌锐有任何关系,谌锐那边跟着一起发声明,等于又欠了谌锐一个人情,他已经说了跟谌锐不会再有任何瓜葛,那么再接受谌锐递过来的橄榄枝,就等于自打脸了。

这事儿越瞒,之后就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魏晓林索性直说:“我已经跟他说了,从此以后我们两个人没关系了,我不想再依靠他解决这件事。”

赵其气笑了,他捋了把头发,点点头,说:“行,没关系了,行。”

魏晓林敏锐地感觉到赵其又要发火了,果然赵其一拍桌子,骂道:“你倒是没关系了!你的事业怎么办?组合怎么办?公司前期的投资规划怎么办?你知道公司为了捧红你们花了多少时间j-i,ng力和金钱吗?现在闹出这种事,你还挑三拣四不配合!魏晓林!你要是练习生这会儿你已经滚蛋回老家了!你已经出道了,你做所有事就都要考虑公司!这不是你自己任性闹着玩的地方!”

魏晓林咬着嘴唇不说话,赵其便又放缓语气,动之以情:“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我实话跟你说吧,谌锐这十几年就没跟谁有关系过。就算像你说的,你俩再没瓜葛了,现在你出了这档子事儿,我拉下脸皮去找人谌老师的团队,人问过谌老师的意见就点头答应了。你自己也看了新闻,这事儿谌老师要想撇清关系作壁上观容易得很,下脚趟这一趟浑水是为什么?”

赵其拍拍谌锐的肩,语重心长道:“要识趣。”

其实魏晓林的意见根本不重要,这件事从头到尾并没有他c,ao作运作的机会,全都是赵其忙前忙后打电话。魏晓林坐在家里,看着赵其半分钟也没停下来的身影,心底里涌出一种浓浓的悲哀。

他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职业。在这样一个人人都能颠倒是非的环境里,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并不重要,也没有人会关注他究竟在说什么做什么,大家只看大家想看到的那个部分,公司轻易就能再把颠倒的是非圆回来,只要肯花钱出力,什么都能做到。

通稿发得很快,大意就是公司正在为组合后续的大动作做策划,这个后续合作涉及商业机密所以不能透露,为了这次合作公司前期做了许多方案,今天曝光的方案因为对艺人本身影响不佳已经被否决,但被公司员工冒用,擅自发布,对艺人声誉造成极大损害,后续合作也受到影响。要严惩爆料人云云。

随后谌锐工作室也发出声明,表示自己与魏晓林是友好的前后辈、师兄弟关系,一直以来谌锐提携关爱后辈,不希望这种真心成为任人拿捏的枪头。

然后一直和公司合作的营销公司一名宣传同时出力,一边为粉丝的澄清和支持加热最佳评论,一边又出动大小账号扩大宣传面。

至于阿麦,在魏晓林猜到是他以后,赵其就吩咐公司的人,将阿麦控制了起来。无论阿麦出于什么目的,他这样做已经伤害到了公司的利益,是万万留不得了。

事情虽然只过了一天,但魏晓林就觉得像是过了十年那样漫长,他所承受的压力和经受的煎熬都是无以言表的。这件事被公司联合粉丝以及营销公司以雷霆之势压了下来,但就像地震之前活跃的地壳,那种暗流涌动是压不住的。

首先接受冲击的就是魏晓林的粉丝,为他冲锋陷阵的那一批死忠粉丝还算完整,他们大都相信自己的哥哥是真的被人利用了,甚至还因为公司发的通稿,要求公司以后好好做策划,不要再拿现在这种策划做游戏。但经过这件事,魏晓林在组合团粉以及路人那里的好感几乎已经败光。

败光不仅是因为爆料事件本身,更多的是因为公司试图以飞快的速度、强有力的姿态去掩饰这件事。对很多人而言,越是遮掩,越是真相。更何况公司不仅遮掩,甚至买了水军试图去覆盖掉这件事曾发生过的痕迹。

一名宣传的确是用了大量账号来占领相关搜索词的页面,这被视为水军实锤,魏晓林倒贴纠缠影帝的疑云尚未解开,买水军洗白自己的罪状倒是又添了一条。

更让大家感到震惊的是,翻开魏晓林自己的账号,他的数据也大多来自同一批水军在转发评论点赞,越扒越多的细节让魏晓林成功拿下宝藏男孩的名号,并被各方路人大加嘲弄。

出事之前魏晓林的人气已经隐隐有队内第一的迹象,他的相关社交通讯账号数据不光是在队内,放眼队外也能算得上是佼佼者。

以前大家把这些数据作为他人气高的佐证,现在仔细研究,倒是能作为魏晓林水军买得欢的佐证。

毕竟依照魏晓林平时的热度,他的数据应该是昼夜不停日夜运作才能实现现在的水平,这更加坐实了水军之名,早就看不惯魏晓林的其他几个队友的粉丝纷纷冷嘲热讽:

“宇红队长别是买了台水军机器吧,平时在宿舍里也给我们队友分享使用一下呗,否则自己一枝独秀,几个队友还在后面老牛拉破车,未免是个自私鬼哦。”

“我就说怎么能有那么多粉丝,前两天公司那个澄清公告刚出来的时候,他粉丝的评论一秒钟涨了将近一千个赞,请问我们FOREST全体死忠粉丝能超过2000人吗?全给队长点赞去了,众志成城啊!”

“何止是前两天的公告,你们翻翻他以前的数据,也都是水军在做。这么大手笔长时间买水军也不是比小开支吧,是心机队长自己在买,还是五木占俩的偏心公司在买呢?无奖竞猜,进来下注啊!”

“全网第一好队长虽然既不能唱歌也不能跳舞但是有着一手的吸血好本领,把队友的血吸干又转念开始吸影帝的血。怜爱影帝3秒。队长真正实现了废弃方案利用率最大化,能吸的血一口也不能少吸。”

……

这样的言论太多,魏晓林想不看到也难,一开始他还会为此难过,后来他甚至都不会为这些话而触动了。魏晓林只是很冷静地给陈北桥发了消息:“陈总,麻烦以后不要再给我的账号做任何数据加热了。”

魏晓林自己没买过水军,公司也不会只给他一个人买而不告诉他,那魏晓林只能想到陈北桥,尤其是陈北桥还被谌锐怂恿过给自己一些表示。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