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12节

孤木成林 第12节 腐书耽美

魏晓林不想去了解陈北桥对自己究竟是源于粉丝的关心,还是源于情感上的关注,他都不想在意。一个谌锐已经足够让他心力交瘁了,他现在才真正了解到什么叫做多米诺骨牌,就是在他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事情的发展都不再由着他自己的控制发展。推倒一张牌,之后所有牌都会倒下来。

要想让手里这副牌停下,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在下一步主动偏离轨道。

但是值得吗?魏晓林在想。

还有这么多人在喜欢他,他的事业甚至才刚刚起步开头,他的父母还对他寄予厚望,他还这么年轻,才20岁,为什么要主动偏离轨道呢?难道这条路,就不能有魏晓林去掌握航向的时候吗?

第23章

两三天以后,风波终于渐渐平息,魏晓林的粉丝圈像是台风过境以后的城市一样,四处都是残垣断壁,一副百废待兴的样子。粉丝们忙着打扫战场安抚民心,魏晓林却不敢再去看这种惨状。

他心里涌出十分深重的悔意,他想起还不曾出道的时候公司把练习生聚集到大会议室,给他们开会教导粉丝就是每个偶像的衣食父母的观念,那是他只记得这句话,却不曾体会过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谁都可以不相信他,随风倒踩他一脚,但是他的粉丝没有,这几天他们顶在风口浪尖上,从网络上数不清的图片里扒出与他相关的信息,以求能够还他清白。

但魏晓林自己是心虚的,粉丝们找出他某天的照片,对比爆料里的全身穿搭,证明这不是魏晓林,证明爆料是假的,可魏晓林知道,那就是他,那只不过是换了衣服好去跟谌锐见面的他。粉丝们拿出他和谌锐完全错开的行程表,证明他们没可能像爆料里说的那样在何处何地见面,但魏晓林记得明明白白,他们见面了,是谌锐深更半夜开车过来同他密会。

魏晓林越想越觉得后悔,越想越觉得心虚,他想谌锐之前对他的指责或许并不全是逃避,谌锐说的是有道理的,他的确是被所谓的感情冲昏了头脑,脑袋都不清醒了。

魏晓林想起谌锐,谌锐就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给魏晓林发了信息:“小朋友,又欠了我一次。”

魏晓林这时才体会到那种自投罗网的痛苦,如果不是他鬼迷心窍往谌锐编织好的陷阱里跳,就不会发生现在的状况,他觉得自己的喜欢就像是一场笑话,更好笑的是,这场笑话根本不给他收场的机会。

但是必须要收场,魏晓林一咬牙,拉黑了谌锐。

谌锐一开始是并没有发现自己被魏晓林拉黑了的,魏晓林同他好了挺长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算是比较了解魏晓林。谌锐眼中的魏晓林是优柔寡断又犹豫不定的,他很容易被说服,也很容易被拿捏。但如果他仅限于此,那就跟旁人一样,并没有什么趣味了。

谌锐眼里的魏晓林,他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尽管他是软弱的,却也是强硬的。他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这点脾气和性格在谌锐眼里,就像是幼猫小狗的r-u齿一样,看着尖锐,实则无用,甚至还需要谌锐同他锉一锉,才能把小孩子的凶器磨得锋利些。

谌锐以前也并不是这种明确说了分开还要忍不住上手逗弄一番的人,跟过他的人都断得利落干脆,魏晓林是个例外,因为谌锐在魏晓林这里获得了难以言喻的趣味。谌锐自己享受魏晓林这个例外,也享受逗弄魏晓林的乐趣。

再说了,魏晓林上回找上门跟他说再见的时候,还哭着鼻子走的。多有意思,二十岁的小男孩,漂漂亮亮的,眼睛也红了,鼻头也红了。要真恩断义绝哪能流眼泪呢,哭着不就是一种示弱吗?更何况魏晓林哭起来真好看,委委屈屈的,看起来比平时那副正经的队长样子要更娇气更生动一点,这么几天过去,谌锐总想着那天哭着离开的魏晓林。

所以一看到魏晓林发生的事情,一听到赵其找上门来拜托他,他的经纪人还想拒绝,他就一口答应了。他振振有词地同经纪人搬出秦泽远,表示自己必须要帮,实则被经纪人一眼看穿。

他的经纪人佟蕾跟了他十年,两个人是默契极佳的好搭档,佟蕾一针见血地告诉他:“秦先生可能连这个魏晓林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想跟他再扯点关系拉近距离的是谌老师您自己,别拉别人出来垫背了。”

谌锐配合着帮了魏晓林一把,不论效果如何,但该做的已经做了,他便喜滋滋邀赏,想着何时再借着这次机会跟魏晓林共叙前缘。

等了三天魏晓林没有回复谌锐,谌锐便厚着脸皮又发了一条消息,这一次,他的消息被拒收了。

谌锐看着对话框里那个红色的叹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画面。但很快谌锐就调整好了心态,魏晓林之所以吸引自己,不就是因为他和别人都不一样吗?当初加自己微信时就不情不愿,现在又石破天惊删了他,谌锐关掉聊天窗口,觉得魏晓林确实值得自己继续深究探索。

魏晓林跟着队友一起参加了一个商演,这是他风波后首次公开亮相,活动是给一个护肤产品站台,整个商场被围得水泄不通。据说商场出动了全部安保力量,又临时增补了一支队伍,才勉强控制住商场巨大的人流量。

魏晓林以前是享受舞台的,因为他有那个自信,也有那个底气,但这次出活动之前他就很惧怕,到了现场,就更惧怕了。

他出了那件事以后,组合一直没有接公开的活动,虽然趁这个机会让成员们静下心来整理状态,去北光老师那里灌了新碟的第一版音,但是队内人人都知道,从一天几场活动骤减到一周两周都不合体公开露面是为了什么。

因为魏晓林一个人的事情便拖累了整个团体的工作,这是赵其给他们上的又一堂客。赵其疾言厉色地说:“你们不要觉得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我可以逃过一劫。在一个偶像组合里,不存在这种情况,说的难听一些,大家就是共沉沦。”

“为什么要共沉沦,因为在你们自己的翅膀还不足以硬到单飞也能飞很远的时候,组合是你们唯一的羽翼,也是你们唯一的避难所。你们每个人都享受着组合带来的红利,就要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这样,你们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和队友的责任了,才会在不动脑子做一些蠢事的时候,稍微想想自己承担不了的后果。”

这话说得可以说毫不客气,魏晓林全盘接受,赵其说得对,他不只是魏晓林,他还是FOREST的队长,是组合的一员,他的草率愚蠢,需要全队人与他一起付出代价。这代价果真足够沉痛,沉痛到魏晓林不敢再造次。

活动现场人虽然来得不少,但是喊着魏晓林的名字的小姑娘显然已经比以前少了很多,到场的小女孩们在人山人海里费力地举着印着魏晓林名字的灯牌,看得出她们已经尽力了,但是仍然挡不住外界对魏晓林其人的关注。

大概十个围观群众,有七八个都是想看看纠缠影帝的水军大户魏晓林到底是何许人也。

魏晓林并不曾体会过做艺人要承担的这种压力,尤其是短短半小时的站台商演结束以后,魏晓林和队友们匆匆回到后台准备乘车离开,记者们突然蜂拥而上,挂着台标的话筒几乎要怼到魏晓林的脸上去。

“请问小林对之前的事情有什么想说的吗?”

“请问小林是怎么看待谌老师的?对谌老师的声明有什么想法吗?”

“小林有因为这件事和谌老师联系过吗?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和谌老师的前后辈关系?”

所有犀利的尖锐的不怀好意只等着魏晓林一个说漏嘴就大做文章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迎面扑来,魏晓林被话筒怼得朝后退了一步,赵其一手扶住他,用另一只手挡开话筒,说:“不好意思,我们的艺人现在不接受采访,之后还有别的活动,赶时间,大家体谅。”

即便是赵其这样的老牌经纪人,现在面对记者媒体也不敢过分凶狠,笔杆子在他们手里,互联网传播又这么迅速,一旦写出什么报道,影响几乎是不可挽回的。

魏晓林上了车,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把头靠向车窗玻璃,疲惫到想叹口气,但是因为队友们都还在车上,只能生生忍下。胸口梗着这口气,他一路只觉得憋闷。

“小林哥?”

魏晓林转过头,看见柯星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喊他。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在车上的位置变得固定下来,魏晓林和柯星坐一排,吴棠和白杨坐另一排,柯星把头凑向他,小声说:“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可以告诉我,过段时间我就要暂停活动回家准备高考冲刺了,你就当给我考前解压了,我也当你的树洞。”

显然,柯星在全队里跟魏晓林关系最为亲近,魏晓林平时也总是照顾他,所以看到小孩子关切的目光,魏晓林勉强笑了笑,说:“我没事,如果真的有事,我肯定会s_ao扰你的,平时不能白疼你。”

柯星露出一排牙齿傻笑起来,意外郑重地说:“小林哥,你对我好,我心里知道的。所以你也不要跟我见外,你就当做……当做我也是保护你的人。”

魏晓林忍俊不禁,道:“我有什么可保护的,你要照顾好你自己才是。”

柯星很不服气地朝他挺了挺胸,说:“我会照顾我自己,我已经都过了成人礼了,而且我现在都练出胸肌和腹肌了,我可以保护你。”

魏晓林不知怎么回事,居然觉得柯星这种幼稚的言论和承诺,就好像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打手,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于是笑着说:“好好好,你来保护。”

柯星见魏晓林终于笑了,自己也心满意足起来,又像发誓一样说:“小林哥,我说的是真的。”他又补了一句,极其郑重:“我没在开玩笑。”

魏晓林不知该怎么接柯星这话,只好保持沉默,柯星也觉得自己把天聊死了,又换了个话题,说:“小林哥,你说我回家复习了,大家会忘了我吗?”

魏晓林看了看车窗外围着的粉丝和媒体,又收回视线,低着头说:“观众总是无情的,区别只是时间长短而已,如果你自己的保质期够长,那就不用怕被忘记。”

柯星不依不饶,又问:“那你……你们呢?”

魏晓林只当柯星是离开舞台前的不安,想来也是,柯星小小年纪练习舞蹈的时间却已经不短了,终于尝到红的滋味以后却又要短暂地离开舞台,如果从来没有红过,那这一段离开或许不足挂齿,但是已经享受了人气,又要重回孤身奋战的境地,总是让人觉得落差太大。

“我们当然不会忘记你啊,你回家好好学习,文化课上不懂的要及时问老师,也可以来问我,等你考完了,还等着柯星老师继续给我们编舞呢。”魏晓林说。

第24章

柯星从今年年初开始,参加活动就是断断续续挑选着来,离开B市的商演他都没法去,毕竟考试复习更重要。进入四月以后,柯星正式推掉了组合的所有演出活动,正式备考。四人团变为三人,该接的活儿照接,但魏晓林总觉得有不一样的地方。

显而易见能感受得出的是白杨吴棠对魏晓林的孤立。他们以前与魏晓林也只不过是普通队友的关系,经过之前魏晓林引发的争议后,对魏晓林有怨有不满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队内人气分布不均,在吴棠和白杨眼里,他们都是专业人士,只有魏晓林空降而来又半路出家,勉强搭个花架子,就把粉丝给吸引了。

还有一层关系则是先前安圳河邀请魏晓林参演自己新电影的事情,当时虽然并没几个人知道,但现在已然是全队人都听说的事情。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这事儿应该是阿麦自己说出来的。

阿麦被公司开除,虽然临走前让他签了保密协议不许泄露公司及团队机密,但嘴长在阿麦身上,公司的一纸协议只能让他不说实话,却不能限制他信口开河说谎话。

在成员们心里,魏晓林俨然是组合的主推,不论他有什么问题犯什么错,公司都能给他找个台阶下然后继续无条件捧他。这种不平衡的心态在队内滋生蔓延,当然也就能在粉丝群里传播开来。

再加上柯星不在,少了舞蹈担当,队内舞台表演水准会降低一半不止,为此公司推掉了许多需要现场表演的工作,余下的大部分工作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商业站台、综艺录制活动。

商业站台让粉丝辛苦等大半天,最后只能看几分钟真人,综艺录制又能让在场观众发现三位成员之间尴尬的关系,吸不到粉不说,怕是原有粉丝都要气脱粉了。一时间粉丝群怨声载道,很快就形成一股强大力量。

两位成员的粉丝联合起来,向公司提出诉求,表示不需要先前种种令人不满的活动,希望公司在人员不齐的时候,为其他成员的前途考虑,各自单飞或组成小分队,不要再空耗时间并消耗现有成员的人气。

这诉求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两家粉丝公开要求甩开魏晓林,两人单独活动或是单飞,不论是哪种形式,只要不带上魏晓林就好。

尽管说得冠冕堂皇,说是从个人实力和技能出发,但这实在是摆在明面上的排挤魏晓林。其实也不怪粉丝这么自私能作,在魏晓林的新闻爆出前,FOREST是上升趋势明显、口碑观众缘俱佳的偶像组合,魏晓林出事以后,等于给全队贴上了标签,外人再提起,都是“倒贴影帝的那个团”,趋势和口碑的上涨都戛然而止。

公司综合考虑粉丝的意见,开了几次会议,最终在社交软件上宣布,将为白杨发布个人专辑,同时吴棠作为常驻嘉宾加入一档音乐制作类节目。

公司的公告里没有提到魏晓林,事实上魏晓林也的确没有未来的行程安排,他早在公司一轮又一轮的讨论会上就能感觉到这种趋势,可实际发生了,还是忍不住感到失落。

如果成年的必修课是犯了错误就要学会承受代价,那么魏晓林觉得自己的这个代价真的足够深重。

魏晓林愿意接受公司这样的冷处理决定,可不代表粉丝会接受,声明一发出,魏晓林的粉丝就闹上了天。论人气,即便是出了之前那件事,魏晓林仍然走在队内前列,论热度,魏晓林粉丝甚至大言不惭地承认最近公司没有谁风头比魏晓林更盛。

最让粉丝们无法接受的是,在他们眼里,这件事已经得到了粉丝、公司、谌锐三方的澄清,为了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要对魏晓林采取放置处理,这怎么能接受。而这种放置处理,又让好不容易才得到安抚的粉圈再次动荡起来:公司为什么要单单留魏晓林一个人不安排活动,如果他没有任何问题,公司会这样做吗?公司这样做了,是不是真的说明魏晓林的问题是真的。

魏晓林自己也觉得挺滑稽的,安圳河向他提出邀约的时候,其哥以成员单飞不利于组合综合发展的原因推了,可现在组合不需要综合发展了,大家各奔东西,反倒是他留在原地。

想想也罢,毕竟是自己酿出的苦果,自己吞下去也是情理之中。

骤然闲下来,魏晓林去学校上课的时间多了很多。以前他频频请假,现在突然一周五天按时上课了,同学们也免不了议论纷纷。

表演系已经读到大二接近尾声,大家都开始各自筹谋,能拍戏的已经进了无数剧组,能给自己找下家的也都四处寻摸,偏偏在这个时候,魏晓林回到学校安安分分上课了,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学生里流言渐起,大多是对魏晓林的嘲讽,不外乎是嘲笑他c,ao之过急,红不了两天就被打回原形之类的,魏晓林听得见这些,却也无能为力。

最让魏晓林感到难堪的,是某一天在上课时,老师从演员的职业追求讲到职业选择,最后语重心长地说:“做任何行业,都要耐得住寂寞,演员这行尤其是。可能会遇到很久没人找你拍戏的情况,可能你接到的角色是常人都无法理解的复杂和深刻。你不能太想红,太想红就会走捷径,其实那不是捷径,那是弯道。做演员的,我们从不看他曾经有多红,只看结果。”

魏晓林坐在下边听着,觉得心情很复杂。别的同学都在课上玩着手机做着别的事情,如果换成从前的他,这些心灵j-i汤他也未必听得进去,但是现在,他总觉得这些话就是在敲打同学影s,he自己。这让魏晓林本就不很积极的心态,变得越发消沉。

雪上加霜的是某一天魏晓林从食堂吃完饭出来后,看到学校的公告栏上贴着海报:“剧组招人,知名校友谌锐亲自面试,还有公开座谈会等你。”协办方是魏晓林自己的班级。

魏晓林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他一边想着,谌锐又有新作品要开机了,看来不论跟什么人传出消息,他都能全身而退,一边又想着自己要以什么方式逃开这次活动,让他请假吗?之前的新闻人尽皆知,他请假,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风言风语。

魏晓林最终还是去了,他甚至还没有开口请假的机会,就看到了班委在班群里的消息:“本次活动是表演系共同举办,无论是否参与试镜面试,都请各位同学到场,除特殊情况外不得请假,本次活动作为本学期拓展活动课项目之一,非正当理由不到的扣学分。”

虽然拿学分压人一头总有些不爽,却也像一个约束令,逼得魏晓林按时到场参加。

座谈会在表演系的小礼堂举办,为了突出师哥身份,拉进距离,主席台布置成了访谈的模式。谌锐来得准时,他先与同学们打了招呼,意气风发的样子,随后便坐在小沙发里,和同学们交流起来。

谌锐穿着成套的西装,发型也一丝不苟地做过,即便坐在沙发里,也不显任何局促,比起坐在他对面的学生主持,他显得游刃有余得多。

学生们问了几个关于这部新戏的问题,谌锐回答得也很认真,一边介绍剧本,一边冲着台下的同学们说:“这部作品剧本磨了很久,我拿到手就一口气看了两遍,酣畅淋漓,如果能有新人参与,我保证这是你的入行佳作!”

台下的同学们热血沸腾,这几年谌锐选剧本的功力几乎没有失手过,虽然上部作品扑街了,但那毕竟是情有可原,真正作品本身比起烂片来还是高了好几个档次,现在谌锐这样说,同学们便都想去试上一试。

学生主持问了几个问题,目光朝台下一瞥,问道:“谌老师先前也出了一些新闻,我想问问谌老师,面对从天而降的一口锅,您通常会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呢?”

谌锐呵呵笑了,说:“你这话问得不准确。这不是背锅不背锅的问题。我入行很多年了,心态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拍戏,两耳不闻窗外事,事到我头上了也只用作品说话。”

魏晓林坐在台下看着,发出一声冷笑,他想自己的确是招人嫉妒的,否则班上协办这次活动,班上同学作为主持人,也不会冒险问出这种问题。

谌锐是什么人啊,活成j-i,ng了,一段话看似说得冠冕堂皇,其实什么实质内容也没说。班上同学大概是嫉妒他嫉妒得要疯了,想借谌锐之口当众羞辱他,可还是道行太浅,话题又被谌锐给推了回来。

自从把谌锐删掉以后,魏晓林就没再联系过他,他只当谌锐是个人渣,没想到人渣也有念旧情的一面,魏晓林坐在座位上,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无情了,就这么把谌锐删了,想说句谢谢也没法说。转念一想,有什么可谢的,万事不都因谌锐而起吗,他来圆场也是理所应当。

第25章

面试说是谌锐亲自试镜,其实他只试了三轮演员就溜了,外边排了百十来号人,真让影帝坐这儿面一天也不现实。

谌锐溜出来,人却并没有走,他溜溜达达走到男生宿舍楼楼下,因为既没戴帽子也没戴口罩,又是刚刚才开过座谈会,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都认出了他,有的惊叫一声,有的上前问好,还有的大着胆子搭讪:“谌老师怎么来宿舍楼了?”

谌锐一点也不客气,答道:“我等人呢。”

来问的人有好几个,谌锐统一给出等人的答复,没一会儿谌锐在男生宿舍楼下等人的消息就传遍学校,搞得更多人跑来宿舍楼下看他。

谌锐自己也不急,悠闲地站在原地任人围观,反正他是早就习惯了这种氛围,也不怕被人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看。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