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13节

孤木成林 第13节 腐书耽美

魏晓林躺在宿舍里也听说了谌锐站在楼下的事儿,他没怎么在宿舍住过,自己的床位只铺了薄薄的一层褥子,平时躺着就觉得硌人,这会儿躺着便觉得更难受了。

魏晓林烦躁地翻了个身,宿舍里的人还在热闹讨论:“你们说影帝等谁呢啊?这都等了好一会儿了,也太大牌了吧,别是个将来腕儿比影帝还大的明日之星啊?”

讨论的声音太大,魏晓林想装作听不见也不成,他忍无可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到谌锐,又把他加了回来,他问:“你不走到底在干什么呢?”

谌锐听到手机震动,从口袋里摸出来一看,小屁孩儿主动把他加回来,还气势汹汹的质问起来,果然上钩。谌锐嘴角含笑,飞快地回他:“学校大门出来右拐的小吃街上,有一家面馆,你来找我,待会儿我发定位给你。”

魏晓林一个头两个大,回他道:“你疯了吗?小吃街上人那么多,你不怕被拍我怕!我不去!你赶紧走吧!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

谌锐耍起无赖:“为什么不见了,我还没当面给你道歉呢?不想收下我的道歉吗?”

“行,我收下了,可以走了吗?”

谌锐索性靠在宿舍楼下的树桩上,一只手c-h-a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含笑发消息,这画面真是赏心悦目,没一会儿就被人拍下来发到了网络上,连魏晓林都接到了推送。

谌锐发消息过来说:“你不下来我就不走了。”这幅无赖样子跟他风流倜傥的外表简直天差地别,魏晓林只能自己生闷气,却没法下去揭穿他。

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魏晓林怕谌锐真的要一直在这儿等着,终于低头屈服了,他说:“那你先去,我待会儿再去。”

魏晓林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才不情不愿地准备出门,前后间隔时间挺长,他猜应该没人把他和谌锐联系到一起去。当然了,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要进同一家店,如果真被有心人盯上,那也是足够显眼的,联系到一起去也不奇怪。

魏晓林在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总是会被谌锐给说动,谌锐就像是给自己下了蛊,这蛊虫浮于表面,看起来威胁也不是很强,可自己却还是被他唬得团团转。归根结底,是自己根基太浅,根本无法同谌锐抗衡。

按照谌锐发过来的定位,魏晓林很快就找到了面馆,谌锐发定位的同时还告诉他自己在楼上小阁楼坐着,让魏晓林进来以后直接上阁楼找他。

这家面馆大概开了有些年头了,魏晓林来学校的日子都十分有限,就更没来过这里了。店里是很普通的学生饭馆装修,踩着木质的楼梯上了阁楼,就看到谌锐坐在一张餐桌前,纸杯里的苦荞茶都已经不冒热气了。

谌锐见他来了,说:“请你出门可真不容易,我在这儿等的茶都喝完一壶。”

魏晓林不欲与他多嘴,只捡了凳子在他对面坐下,说:“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让人看到了不好。”

谌锐没理他,冲着楼下喊了一声:“老板娘,下面吧。”然后才转过头冲魏晓林说:“别这么紧张,楼上是老客专属VIP区,他家的面真的很不错,你尝尝。”

魏晓林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你有什么事能不能现在就说。”

恰好此时老板娘端了面上来,她笑眯眯对谌锐说:“谌老师好久不来了,是不是已经把味道忘掉了。”

谌锐又笑着和老板娘寒暄了几句,魏晓林只好调整自己的表情,把自己的不耐烦收了收。老板年端着餐盘下楼,他又恢复了先前那种不耐。

“怎么这么没耐性,没事就不能跟我一起坐坐,吃个饭了?”谌锐夹起一筷子面一边说一边送进嘴里,末了又将魏晓林那一碗往他面前推了推,说:“趁热吃,不然坨了,跟谁过不去别跟吃的过不去,真的好吃,我不骗你。”

魏晓林简直无话可说,只好愤愤地拿起筷子往嘴里塞了口面。他正低头苦吃,就感觉谌锐拿着相机拍了自己。

做偶像的这两年魏晓林对镜头的敏感程度与日俱增,但凡是个能拍照的,他都能感觉到,所以谌锐举起手机的时候,他立刻就放下筷子抬头看向谌锐。

可谌锐的手比魏晓林更快,他已经拍好了照片,然后喜滋滋地品味起来:“年轻人,多吃少说话,那么大火气干什么呢?”

魏晓林才不搭理他这油腻中年的油腻搭腔,他擦了擦嘴,冲着谌锐伸出手,说:“拿来,删掉。”

谌锐施施然将手机装回口袋,道:“别费力气了,我有用。”

此时此刻,魏晓林在见证了谌锐一系列行为后,脑内弹幕已经成排飘过,只有三个字:“他有病。”

鉴于这种观感,魏晓林实在是吃不下这碗面,他放下筷子,说:“那也行,你拍吧,我走了。”

谌锐此刻才终于拿出一点气势,他手指在桌面上扣了扣,沉声道:“坐下,等会儿再走。”

谌锐无耻起来,的确足够黏人缠人且烦人,但谌锐一旦拿出那种气势,魏晓林还是怂了,他当真老老实实坐在原位,然后谌锐挪动大驾,跟魏晓林坐在了并排。

魏晓林看着他挪过来,又看着他坐到自己身边拿出手机,感觉自己大脑都当机了,他勉强拉回一点理智,按下谌锐的手,问:“你要干什么?”

谌锐拍拍他的手,说:“最近闲着没活儿怎么样?心里很难受吧,帮你下岗职工再就业呢。”

魏晓林不明就里,谌锐却不理他,自顾自拿出手机又拍了一张两人的合照,然后心满意足地把手机揣进兜里,说:“行了,你不想待着就走吧,咱俩也不顺路,待会儿我还得回试镜教室。”

魏晓林早就受够了谌锐故作高深,当即便站起身,下楼之前又转身同谌锐说:“照片你别乱发,再别害我了。”

可魏晓林从面馆出来还没走到学校大门口,就收到了手机推送:“影帝谌锐与魏晓林街边吃面晒出合照。”

魏晓林拿出手机一看,谌锐用自己超过五千万粉丝的微博账号发布了一条微博,内容是:“回到母校,跟师弟一起吃个面。”配图是谌锐拍的魏晓林吃面的图、两人合照、以及谌锐自己的那碗面。

魏晓林简直气到绝倒,他刚才同谌锐说的话谌锐是一句也没听进去,费这么大劲把自己从宿舍里忽悠出来,就是为了跟自己吃碗面,然后再在社交软件上大肆宣扬一下。

站在校门口,魏晓林进退两难,进去了,不知道要被同学怎么看待,不进去,这会儿他又能去哪呢?

谌锐发了微博,继续悠闲地坐在原位,没过一会儿评论就已经很多了,大多数人是在震惊谌锐会主动发魏晓林相关的内容,因为在旁人眼里,谌锐都是被魏晓林s_ao扰到苦不堪言的那个。

谌锐挑了几个质疑的评论回复,再次着重强调了魏晓林是自己的同门师弟,而且自己很欣赏他在表演上的天分,同时祸水东引,表示魏晓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是有人嫉妒他,但他本人是个可塑之才云云。

谌锐能解释到这份上算得上仁至义尽,魏晓林刷着谌锐那条微博,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谌锐虽然风流成性,对他也谈不上用情至深,但在这件事上,魏晓林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了再指摘谌锐的余地。谌锐的确是在尽力弥补因为两人关系失控而造成的恶果了。

果然谌锐这样说了以后,当天下午其哥就联系了他,让他第二天回公司开会。魏晓林这边刚挂了其哥的电话,那边就接到了柯星的电话。

柯星回家复习以后整天被困在书山题海里,能抽空给魏晓林打电话,魏晓林赶紧就接了起来。柯星的声音不太高兴,他在电话里问魏晓林:“小林哥,你怎么又跟谌锐见面了?”

见面的过程太复杂,魏晓林不想解释那么多,于是便说:“他来我们学校试镜演员,刚巧碰上了。”

“小林哥,你因为他栽的跟头还不够大吗?为什么又要跟他见面啊?”柯星十分不满地问他。

魏晓林忍不住辩解道:“不是,这一次他也是为了帮我才这么做的。经由他解释,比我自己解释有分量得多,我觉得一码归一码。”

柯星在电话那头冷笑了一声,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魏晓林:“小林哥,那你知道阿麦被怎么处置了吗?”

魏晓林并不知道阿麦近况,从阿麦被公司开除后他就没再打听过阿麦的消息,果然柯星又冷笑了一声,说:“如果他真的是在帮你,就应该斩草除根,解决阿麦这个大隐患,否则有阿麦这个定时炸弹在一天,就有可能继续揭穿你们营造出的师兄弟前后辈假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假借着帮你的名义,继续和你藕断丝连纠缠不休。”

柯星说完就挂了电话,魏晓林愣在原地,他的手机震了几次,刚才接电话时没有收到的信息这会儿一股脑发了过来。谌锐的消息排在第一个,他说:“之前你的事情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算帮你,只是弥补。”

而魏晓林在点开两人的对话框以后,又突然回想起方才柯星说的那些话。他的手一瞬间变得冰凉。

柯星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知道自己和谌锐的关系,知道自己和谌锐的后果,甚至知道谌锐约自己见面的想法。

而魏晓林自己甚至不知道柯星是何时知道的。他想自己的演技有多拙劣啊,居然还一直在柯星面前演戏。

第26章

魏晓林回到公司,其哥果然和公司高层排排坐好正在等他了。之前的冷遇虽然合乎情理,却到底没有正经决议,故而公司准备再度起用他的时候,画面就难免显得有些尴尬。

好在能坐在这里的,除了魏晓林,剩下的人都是些人j-i,ng,这种尴尬在第一个人开口之后立刻就灰飞烟灭了,转而进入一种诡异的默契氛围中。

赵其清了清嗓子,道:“小林,是这样的,最近一段时间你热度很高,公司呢,对你的热度进行了考察,也经过了一些决定,又按照你本人的特质,准备给你规划新的发展方向。”

魏晓林知道前面都是胡扯,都是在给之前发生的事情套上一个好看的模子,但他也不欲凡事争个一清二白。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总得看看眼下,于是他道:“新的发展方向?那组合呢?”

“当然也是兼顾组合活动的。现在组合短时间内难以合体,再合体也不适合绑在一起太久,当然,这是公司规划的事情了,告诉你只是希望你能理解公司的步骤。”在座的其中一位高层管理开口说。

魏晓林心想哪有什么狗屁规划,他也不是刚入行的小年轻了,感情被骗,总不能事业也被骗,但既然公司打算把这事翻篇,魏晓林也不想揪着不放了,他点了点头,说:“我明白的。”

赵其又咳了一声,仿佛有点尴尬似的,说:“最近谌老师有作品在拍摄,我们跟剧组那边争取了一个试镜的机会,之后会跟谌老师正式合作,你好好准备。”

饶是魏晓林做了再多的心理准备,仍然是被公司的这个决定给惊到了,他犹疑地提出自己的问题:“今天剧组已经在学校开设公开试镜,我并没有参与,再试镜传出去,影响不好吧?”

公司高管们呵呵乐了,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这你不用担心,你只管准备好试镜就行。剩下的让赵其跟你说吧。”

高层一离开,会议室里只剩下了赵其和魏晓林,赵其叹了口气,说:“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公司做公司该做的,你就做你自己该做的。谌锐的眼光你放心,剧本绝对不差,你上了只能有益无害。”

赵其这样说,魏晓林就大概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公司八成已经打点好了上下,只等着试镜走个过场,然后就顺理成章把他塞进剧组,让他和谌锐源源不断地闹新闻。

这样一想,魏晓林一边觉得无奈,一边又觉得如释重负,赵其看他脸色,料到他大概已经想通,便把自己手边的剧本推给他,说:“你看一下剧本。”

电影《画框》讲述的是全球知名的在逃通缉犯黑光成功摆脱警察追捕,却最终选择自我了断的故事。谌锐饰演电影男主角黑光,他表面上是自由散漫的画家何如夜,实际上担任着一个跨国贩毒集团买卖双方中介的身份。黑光为人谨慎而毒辣,向来残忍而可靠,但几年前黑光在一次交易时露出尾巴被警方盯上,为求自保,黑光罢手歇业,暂时停止了一切交易。

警方不仅需要抓到黑光一个人,还需要带出他身后的大宗毒品制造商和购买方,只好按兵不动,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黑光在一次海外采风时遇到了年轻的画家海丰,海丰与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十分契合,他主动提出与海丰完成了一次采风,随后二人各奔东西。

黑光之后在艺术展上再次碰见海丰的画作,身为半个艺术家,黑光对海丰的作品十分欣赏,他匿名购买了海丰的画。

同时黑光也在探查海丰的底细,而海丰是个查不到背景的人,这让黑光暗生警惕,他整夜注视海丰的画,希望探出端倪。

随后黑光的助手终于探查出,海丰实则是当地军火走私商的二把手,黑光心道不妙,却被海丰带人上门绑走。海丰将人交给自己的一把手,一把手与海丰谈判,要求分得他一半的客源与货源。黑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将自己手中一半资源分了出去。

但在带领军火商面见交接时,黑光却突然逃了。临走前他同一把手发信息,告诉他以后警局派卧底,刑侦画像可以不要单位的业务顶梁柱,他掩饰再好,匠气永远不能被完美掩藏,总会露出马脚。

此次行动失败后,对黑光的追捕由暗转明,最终抓捕到黑光时,海丰请求当初扮演军火走私商一把手的缉毒大队队长,让自己与黑光见一面。

海丰问黑光是怎么看出自己的破绽的,黑光告诉他,海丰背景优越、出手阔绰,却在拍卖画上选用了档次最低的劣质画框,与自己磅礴浪漫的画作本身极为不搭,根本不符合一个有艺术追求的人的选择。

黑光告诉海丰,如果心底里还有那么一丝艺术追求,就要真的去追求它,不要枉费自己的天分。

海丰摇摇头告诉黑光,自己的天分是抓捕罪犯的。

离开前海丰轻轻叹了一口气,说:“你是我参与的第一个大案要案,你买走了我最满意的作品,虽然我也想让它完美无瑕,但是,那已经是队内最后的经费了。”

影片到这里戛然而止,魏晓林要试镜的角色是海丰,这个角色以魏晓林的视角来看,戏份很多,但实际上真正的角逐都集中在画家与缉毒队队长身上,电影的几次高潮都是二人的近身搏斗戏份。海丰作为刑侦画像的技术人员,只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配角,但整部作品在他这里结尾,又让魏晓林左右思索。

魏晓林抱着剧本看了两遍,内心已经认定这确实是一部好作品,自己去拍应该收获不少。抛开谌锐的因素,这部电影剧本不错、班底不错,毕竟是谌锐选的戏份,各方面条件都算上等,魏晓林如果顺利进入剧组,所收获的成果不会小。

但是问题就是这部电影有谌锐加入,跟谌锐一起合作,电影要怎么拍、在片场要怎么互动,魏晓林心里还是没底。他还没有修炼出能够完全无视谌锐的心态,更何况公司安排了这一出,其实也就是想利用他和谌锐的事情。

好在因为电影学院试镜学生众多,两天的试镜根本安排不完,又延期了一天,这才能有魏晓林夹队的机会。

剧组的助理从试镜教室出来,三人一组挨个叫名字,魏晓林跟两个高一级的学长一起进了教室。他用余光一扫,谌锐不在,这让他松了口气,接过了剧组助理递来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他今天需要试镜的片段,魏晓林被分到的是海丰为拍卖会前期准备画作的剧情:

警局需要海丰创作出拥有他个人风格的成功的作品,但海丰初次接到如此重要的任务,又在与黑光的几次接触中感到此人的狡诈圆滑不露痕迹,越发觉得这项任务难以完成。心烦意乱之下海丰很难保持创作状态画出佳作。之后是扮演军火商老大的缉毒队队长开导了他,他才能恢复情绪潜心作画。

这段剧情很简单,只需要演员独自一人就能完成,但难就难在该如何表现烦躁紧张的状态,多一分,是对缉毒事业的不忠诚,便脱离了人物本身的立意,少一分又显得做作,不够反衬出任务的复杂和艰巨。

对魏晓林来说,更困难的则是如何在排到第三位的情况下,在前面已经有两轮演绎的时候,表现出属于自己的人物个性。

这种情绪看起来很难把握,但是要做起来倒也不复杂,普通作品里常见的几种表现手法,诸如扔画纸、摔画笔、拉开窗帘站在窗前透气,魏晓林的两位学长都已经演过了。魏晓林拿着纸条坐在等候区,咬着手指开始思索。

轮到魏晓林上场的时候,他把方才用做道具的拉开的窗帘又拉了起来,只留了一道缝,日光从这道缝里s,he进来,在地上投出狭长的影子。

魏晓林,或者应该说海丰,他的画板就支在这片阳光下,他手里夹着铅笔,一边茫然地看着窗外有限的风景,一边无意识地画着。窗户没有关,窗帘被风吹得上下翻飞,飞得猛了,海丰才终于回过神来,他低头一看画板,自己竟然无意识地画了黑光的草稿。惊惧之下他按断了手里的铅笔,索性又用断了的铅笔在画纸上乱画一通,才泄愤一般将画纸扔到一旁。

虽然仍然没有跳出扔画纸的俗套表现手法,但到底是推陈出新,在情感表达和意境营造方面更深刻了一些,魏晓林表演结束以后,觑见了剧组选角导演轻微的点头。

即便是内定,能得到剧组的肯定,魏晓林也算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有点白莲无趣,已经内定好的事情,也要争强好胜做个一二三出来,仿佛这样就能摆脱被内定的本质似的。

魏晓林不再是从前那种拒绝潜规则拒绝抄近道的傻子了,他知道自己那样并非一股清流,只是多添几眼同情,但是要让自己坦然接受不劳而获的回报,他又没法拿得那么心安理得。两相焦灼,倒显得他比海丰本人还心烦意乱。

从试镜教室出来,魏晓林又收到了信息,还是谌锐发过来的,他说:“刚才表现不错。”

魏晓林看了一眼就把手机揣回口袋,他没问谌锐分明不在教室里是怎么看到的,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一旦搭了谌锐的腔,两个人又要没完没了地纠葛起来。

既然内定好了,以后进了同一个剧组有的是机会商业互动商业互夸。魏晓林想,此时此刻,就让我做一会儿自由人吧。

谌锐是在窗外看到魏晓林的表演的,试镜安排在一个很空旷的教室里,谌锐原本也是要坐在教室里做个评判的,但他有电话打进来,又不方便在走廊里当着学生的面接起,便只好出了教学楼,站在窗户下接电话。

等他打完电话,抬头一看,被魏晓林拉起的窗帘飘飘忽忽在自己额前飞舞,从这个角度能看到魏晓林的侧脸,他勾着下巴皱着眉头对着眼前的画板。

谌锐打量过魏晓林许多次,他知道魏晓林生得好看,但是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更有一种忧郁的美感。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