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14节

孤木成林 第14节 腐书耽美

但让谌锐移不开眼睛的不是魏晓林的容貌,而是魏晓林对这个剧情人物状态的把握。谌锐从前把魏晓林当成欺瞒逗弄的小孩,此刻却恍然滋生出被魏晓林天赋震惊的心情,他终于有些后悔当初搅黄了魏晓林的电影。或许安圳河就是那个能挖掘出魏晓林潜力的人,但谌锐害怕失去自己的金丝雀。

也不是金丝雀,他从没像养金丝雀一样养过魏晓林,魏晓林对他而言是他捡到的一只雏鹰。谌锐欣赏这只雏鹰,又不得不承认,他也害怕。

终日玩鹰的人,怎么会不怕有朝一日被鹰啄眼呢。

第27章

官宣魏晓林出演海丰一角时,他丧气许久的粉丝群终于再度热情起来。他们自动忽略了主演是谌锐这一事实,大肆夸赞起魏晓林的演戏天分。

“电影学院公开试镜,试了三天的学生最后还是小林脱颖而出,优秀的人从来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解释。”

“大二还没结束,还不到二十岁,就拿下这种班底这种配置的重要角色,我看谁还能说小林不优秀,我要吹爆小林。”

“队长门面主持演员,演技过关唱跳俱佳,魏晓林到底还要给我多少惊喜!”

“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我就知道小林的蛰伏不会让我失望!我们粉丝以后也不要着急啦!静静等待小林带给我们的惊喜礼物吧!”

“正经三番内计入实绩的重要角色,我魏晓林唯粉以后横着走了,跟还在唱歌跳舞的队友不再是一个档次了,既然两看相厌,大家就此别过吧。我们去走演员的康庄道了。”

……

魏晓林自己也有看到这样的言论,粉丝天真又赤诚,他想以后不能再欺骗这些年轻可爱的小女孩,不能再让他们失望了。

柯星也看到了这个消息,他给魏晓林发来消息,问:“小林哥,网上说你要和谌锐合作了,是真的吗?”

自从柯星拆穿魏晓林,魏晓林就不知该如何面对柯星,更何况和谌锐合作这件事定得匆忙,期间过程又有点复杂,最重要的是公司帮忙抢角色的事情不能大肆宣扬,魏晓林几番思索,最后只回了一个字:“嗯。”

回了这个消息以后魏晓林很长时间没有收到柯星的回复,但魏晓林并没有在意,他只当柯星是随便问问,问到答案就作罢。

没想到过了几天柯星又给他发消息,说:“小林哥,如果我做了什么旁人都不理解的决定,你会支持我吗?”

魏晓林看到这个问题,心里一紧,柯星在他心里已经不是那个之前傻白甜任自己蒙蔽的小孩了,因此魏晓林看到这个问题第一反应就是,柯星是不是觉得自己还跟谌锐合作是无药可救,所以才问出这个问题。

于是魏晓林忙里抽空,写了一通长篇大论给柯星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跟谌锐合作,期间隐去了公司给他安c-h-a角色的事情,只说在他不在的时候公司给他们三人开了个会,表示以后发展路线会改变,会着重个人发展,所以他身为预备演员,才争取了这部戏。

柯星看完又是很久没回复,但魏晓林已经无暇顾及柯星,他的电影要开机了。

电影选择在H市附近的海岛上开机,开机仪式上魏晓林和谌锐之间隔了几个人,但是面前的摄像机纷纷对准了他们二人,一副恨不得把其他人都自动马赛克掉的样子。

魏晓林面对这样的场景有点紧张,他还是不太适应,但仍然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抬头挺胸站好任人拍,做出一副坦荡样子来了,心里居然也觉得坦荡荡了。

魏晓林第一次进入真正的剧组拍戏,一切对他而言都是陌生的,更何况这部电影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戏份不多,但魏晓林承担的压力却并不小。

剧组的生活说到底还是枯燥无味的,陪伴魏晓林最久的并不是镜头,而是他的剧本,睁开眼睛就要温习剧本,睡觉前也要在脑内预先演练一遍自己的台词,不多的几十场戏被他用记号笔完完整整标注出来,甚至连对手演员的上下台词他都大致顺了一遍。

有一次谌锐拍完一场戏经过他,见他盖着剧本便睡着了,伸手把剧本拿起来,魏晓林猛然惊醒,手忙脚乱坐起来,但谌锐已经把剧本拿在手上研究了,他翻了几页,说:“你很认真。”

谌锐和魏晓林说话的时候总是懒懒散散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挑逗愚弄意味在其中,这让魏晓林一度十分反感,像这样真心实意地夸赞还是第一次,魏晓林有些意外也有些别扭,他向谌锐伸出手,说:“还我。”

谌锐还得很快,他闻言便将剧本合起来交还到魏晓林手里,然后说:“认真归认真,但你应该是台词课的时候缺课太多,剧本里标注的一些重音都错了,这些基本问题你不该错的。”

魏晓林没料到谌锐只看了一眼还能看出他重音标注错误的问题,但他的确缺课不少,考试的时候能勉强应付,放到实践里就立刻露出短板。

剧本落在魏晓林手里,像一块烫手山芋,他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半晌才嗫喏道:“那你能给我说说吗?”

谌锐笑了,说:“那得说好一会儿,待会儿收工了你来找我吧。”

魏晓林求学务实,收工了就老老实实拿着剧本去找谌锐了,俩人就坐在片场休息的小马扎上,谌锐随手翻了一页,给魏晓林点了几个错误出来。

魏晓林按照谌锐的指点坑坑巴巴照着试读,谌锐自己在一旁说:“你是新人,海丰这个角色也是新人,所以新人出了问题,是贴合角色形象的,但是这些基本错误还是要改正,你不可能永远演新人。”

两位帅哥坐在一起的画面毕竟养眼,场务忍不住拿着手机拍了张照,谌锐对镜头很敏感,立刻便抬头,问:“拍了什么?”

场务是个小姑娘,闻言吓了一跳,老老实实上前把手机递给谌锐,说:“两位老师坐一起真帅,我想拍一张私藏。”

谌锐拿着手机看了两眼,魏晓林用余光一瞥,正看到谌锐含笑冲自己说话,而他自己则皱着眉头在读剧本。魏晓林还没说话,谌锐便将手机还给了场务小姑娘,说:“不私藏也可以。”

小姑娘抱着手机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走了两步才大喜过望,转过头来蹦着说:“谌老师您的意思是!”

谌锐点点头,说:“想发就发吧。”

场务抱着手机欢天喜地地跑了,已经收工的片场又回归安静,谌锐低下头,看到魏晓林正瞪着自己:“谌老师,我对你的好感真的总不会超过五分钟。”

谌锐无辜地摊开手,说:“照片拍的不好吗?哪里有问题吗?既然没什么问题为什么不能发,正经合作,大方一点。”

魏晓林不欲与他争辩要不要让场务发照片的事情,于是合上剧本起身便走。谌锐见状在身后问他:“怎么?不学啦?”

魏晓林没理会谌锐,反倒加速离开了片场。

场务小姑娘一点也没客气,谌锐点头同意她发照片了,她立刻便将图片传到了网络上,尽管她只是个小小场务,但这张照片还是很快就被大家发现,魏晓林和谌锐不出所料地再次成为舆论中心。

其实照片本身没什么,重要的是自之前阿麦爆料那件事过后,大家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两人,只是随随便便一张合照,就又衍生出无穷多的讨论。

“魏晓林的粉丝能不能别甩锅了,没有正主点头,小小场务敢随便发演员合照吗?魏晓林怎么贼心不死还在倒贴谌锐?心思不能放在拍戏上吗?”

“影帝的粉丝能不能别总觉得我们就该被你们按头教育?我爱豆是后辈,我可不是后辈粉,都是粉丝而已,饭个影帝有多高贵。按你们的说法,工作人员不敢得罪演员,后辈就能得罪前辈了吗?谌锐自己不点头,谁敢发?”

“谌锐亲自去电影学院试镜三天选中我爱豆,可不是我爱豆倒贴来的,觉得我爱豆不好就去打脸自家影帝呗,跑这儿发什么疯,自家影帝选的人还怪我爱豆被选上喽?”

“魏晓林粉丝歪楼歪到十万八千里也改变不了魏晓林纠缠谌锐的事实,人尽皆知沸沸扬扬的倒贴事件你们这就不记得了吗?需要我翻视频出来带你们回味一遍吗?”

夹杂在双方粉丝混战吵架之中的,是真正路人小心翼翼的留言:“顶锅盖说一句,俩人明显关系不错,而且你们不觉得这种良师益友的氛围,显得他们很般配吗……”

这条评论热度很高,底下还有很多人的回复:“是啊,就是很般配,而且之前发过的备案的剧情简介,他们的人物关系也很值得推敲,你们懂得……”

“这画面是师兄给师弟指导吗?我听说魏晓林本人就是学霸一枚,按之前那个新闻说的,果然优秀的人只会被更优秀的人吸引,压根没我们普通人什么事儿。”

一张合照,几方混战,最后引得全网推送这张照片,双方粉丝这才回过神来,不约而同地统一了口径:“剧组的宣传预热罢了,多多关注我们的电影《画框》吧,目前正在火热拍摄中。”

魏晓林当然也看到了推送。看到的时候他正站在酒店窗前,六月咸s-hi的海风卷着水汽扑面而来,隔着窗户也能听到海浪扑打礁石的声音。为了取景方便,剧组就住在离海最近的酒店,魏晓林在中学文青时期,曾经无比渴望海洋,但真正与海洋日夜相伴的时候,他才觉得困扰无穷。

枯燥的潮起潮落,仿佛永远拧不干的潮s-hi空气,恼人的风。

这一切就好像他曾经离谌锐很远的时候,总是渴望他,幻想他,会在心里将他描摹成一个最令自己心动的样子。

可现在他有机会离谌锐很近了,他知道了他的日常生活、工作状态,才发现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性。拥有了成功的事业,就患上几乎所有有所成就的中年人不可避免的爱讲大道理的通病,有时油腻且过分自信乃至到了自大的地步,既不关心旁人怎么想,也缺乏这种基本的观察力。

或许谌锐还是那个谌锐,可对魏晓林来说,他已经不再那么迷人了。

魏晓林打开了窗户,深深呼吸了一口窗外的空气,海腥味很重,要下雨了,今天计划的戏份大概是拍不成了。

剧组开机后的每一天都是经费在燃烧,导演决定按照天气挑战拍摄进程,将今天的戏份后移,先拍海丰作画的那个场景,也就是魏晓林试镜时的场景。

剧组根据魏晓林在试镜时的表现将场景做了一些调整,作画之时不再是晴空万里,而是风雨欲来之时,更加呼应海丰那一刻的心情。

海丰房间的窗帘被狂风卷得很高,透过被掀起的窗帘,能看到窗外浑浊的海水犹如狰狞的巨兽扑向海滩。

房间里没有开灯,已经快要看不清了,海丰的头抵着画板,他嘴里叼着烟,警察海丰习惯在遇到困难时抽根烟解决,但画家海丰是不抽烟的,他只能叼着烟头过个嘴瘾。

巨浪的扑打让海丰不由自主抬起头,但他仍然茫然地看向窗外,要下雨了,可雨还没来,更不用提晴天何时才会降临了了。他认命地将细长的香烟塞进一根被削空的铅笔里,然后拿起那根铅笔作画。

不知不觉画出黑光的轮廓时,海丰终于回过神来,他扔了铅笔,香烟掉了出来,因压力而倍感艰难的海丰终于选择点燃香烟,也借着香烟的火星,点燃了自己刚才的画。

这个镜头非常短,但是对情绪要求非常高,魏晓林表现很好,一遍就过,他严于律己,又多拍了两条备用。

导演喊停以后,兴奋地拍拍他的肩膀,赞叹道:“后生可畏,好好努力。”

魏晓林抿嘴点了点头。他不需要谌锐,也能做得很好。

第28章

电影在五月中旬开机,历经三个月的转场拍摄,终于在八月底宣布杀青。

三个月的时间里,魏晓林和谌锐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他们也心照不宣地依照片方的需求,闹出了一些新闻,搏出了一片热度。

其实也不用刻意去做新闻,片场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谌锐对魏晓林有种过分的关注,他的目光会时不时落在魏晓林的身上,且多数时候都是谌锐主动去找魏晓林搭腔。反倒是之前被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倒贴痴缠影帝”的魏晓林,表现得落落大方,基本不会去主动招惹影帝大人。

但明面上是这样,背地里是什么样,谁也说不好。毕竟谌锐已经入行多年,深谙这个圈子里的游戏法则,行业里公开的秘密就是,你看到的所有人的样子都只是他们想给你看的,到底是演员,想要演出一个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样子,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都是外人眼瞧着看的,放在魏晓林身上,又是另一番滋味。

电影前半段在H市附近的海岛取景,后半段则转场东南亚,把重头戏放在缉毒抓捕这块。

东南亚气候s-hi热,魏晓林第一次去,很明显没有充足的准备,他年纪轻,细皮嫩r_ou_的,被蚊虫一咬,就是一大片红肿,看起来相当可怖。

但拍戏的时候他们都穿着厚实的作战服,只有少部分休息时间才会脱了作战服,在这边拍摄行程又很紧,整个剧组上下忙得脚不沾地,基本没人会注意到魏晓林的皮肤。

只有谌锐看到了,在休息的时候他把魏晓林按在躺椅上,半蹲下身给他喷了些药。那药喷上清凉极了,不仅缓解了闷热的天气带来的不适,也让魏晓林的皮肤消肿止痛,药效奇佳。

谌锐喷好了,把药瓶塞给他,说:“这边的特产药,在国内也很火,你怎么不买一些备上。”转而又想到魏晓林并没有个人团队,随行跟来的工作人员也只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助理,又叹了口气,说:“以后有问题去找我的助理小贝,但是你也要学会管理下属培养自己的团队。”

说这话的时候谌锐盯着魏晓林,他还带着妆,此时的黑光已经逃亡许久,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却始终带着一股势在必得的自信,电影里是这样,现实里也是这样,他永远有一股笃定又强势的气质,魏晓林面对他,就倍感压力。

眼见着谌锐又开始教导人,魏晓林难以应付,随手就将药瓶塞进口袋里起身,道:“我休息好了,先走了。”

可逃是逃不过的,魏晓林在东南亚有诸多不适,归结起来大概算水土不服,再加上在这边的剧情几乎全部都是无穷无尽的逃亡——抓捕——打斗——爆破,整天都格外狼狈,魏晓林晒黑不少不说,还受了不少的小伤。

魏晓林的助理年纪小又粗枝大叶,根本没发现这些问题,还是谌锐看出来,派了自己的助理送来防晒和跌打损伤药膏。

单是让助理送过来,谌锐仍然不是很满意,某一天又在收工后敲响了魏晓林房间的门,人到门口,魏晓林开了门就被他给混了进来,那时他刚洗完澡,只穿了个老头汗衫配沙滩短裤,脖子上挂着毛巾正在擦头发,谌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魏晓林浑身不自在,转身就进了卫生间,出来时便换上了T恤牛仔裤。

谌锐当然看出来他去换衣服了,但他没说什么,只问他:“让小贝给你送来的药呢?”

魏晓林翻箱倒柜给谌锐找出来,谌锐拧开小小的瓶盖,无奈道:“即便对我有意见,该对自己好的地方也不应该忽视。演员说白了就是卖脸卖身材吃饭的,你把自己搞得跟逃荒回来的难民似的,给谁看呢?”

被直接拆穿到底是尴尬的,魏晓林摇摇头说:“我没有对你有意见。”

“有没有意见我看得出来。”谌锐说:“虽然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是没正式确定关系的时候甩脸色的是你,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说要断绝关系的也是你,我都按照你的意思,你又仍然有诸多不满,我有时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魏晓林听得心头火起,从他手里夺回药膏,冷笑道:“谌老师说这话我怎么敢当。要扶持女艺人卖人情的是你,避而不见逃避关系的也是你,我从头到尾剃头挑子一头热,热情烧尽了就结束了,怎么还得继续给谌老师卖笑脸恬不知耻迎上去才好吗?”

他说完,犹自觉得不解恨,又添了一句:“剧组想怎么做我拿钱办事理所应当,配合一下也是情理之中,但是谌老师,我之前说得很清楚,咱俩结束了没以后了,您该做戏的时候做戏,像这种不必要的戏份还是少来点吧。”

魏晓林不知谌锐听明白自己的意思没有,但在之后的拍摄里,谌锐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魏晓林,又给媒体小报平添不少谈资,直到回国举办杀青宴的时候,谌锐也没怎么收敛。

杀青宴请了魏晓林的队友前来,到底还是一个组合,剧组力求将魏晓林效益最大化,又邀请组合一起合作了一首主题曲,于是队友们应邀前来是情理之中。

这次FOREST齐聚剧组在媒体那边的噱头是“FOREST成员单飞风波后再度合体”,赵其那边的通稿已经雪片一样写好发给了媒体,只等着杀青宴上拍几张图片,配一段视频就能全网推送。

这事儿放在魏晓林的粉丝那里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好好的魏晓林的个人资源被公司一搅和,就变成拖家带口组合跟着上了,他的粉丝不满到了极点。

“讨饭的队友把碗都伸到同事嘴里了,同事个人的资源饼也要硬分一口,别人吃过的东西再嚼一嚼就这么香吗?”

“队友单飞的时候也没带我们小林吧,怎么我们小林有好资源了就得给队友分一口呢?是不是看着自己单飞成绩惨淡才醒悟过来谁才是几位吸血鬼的造血干细胞?”

“考试粉也不要太白莲花了,什么考试才出关,拜托,全国人民都知道高考假期长达三个月,几乎是我们演员前脚进组,你们后脚就考完了。三个月都在家抠脚,可见正主本人得废到什么程度啊,还得等做了演员的同事分一杯羹,太可怜了。”

“好好笑哦!夸自家哥哥是人气top的时候一个个恨不得把哥哥的实绩榨干,掰开了揉碎了夸,真正显示自身价值的时候,还不是得把我们演员哥哥的资源掰开了揉碎了喂给各位寄生虫呀!同事粉能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别再走在抹黑我哥哥传播我哥哥黑料第一线了吗?”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