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15节

孤木成林 第15节 腐书耽美

四个人的粉丝几番厮杀,在网络上吵得不可开交,搞得杀青宴还没开始,就已经齐聚各方目光。魏晓林的小助理干别的不行,给他传播这些消息倒是很快,转头就将这事儿绘声绘色说给了魏晓林,魏晓林也无奈极了,想必这会儿片方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有自带热度的粉丝,这电影怎么也不愁关注度了。

魏晓林也是在杀青宴上见到了久违的队友们。

这段时间他没什么功夫和队友们叙旧增进感情,毕竟各自单飞时也只差公开撕破脸皮了。听说白杨和吴棠单飞的成绩都不是很好,魏晓林心里难免唏嘘。

能进这圈子的人大部分人都是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比旁人强一大截的,没这股自信也很难在这个圈子里生存下去,包括曾经的自己。但是和他们不同的是,魏晓林现在看起来的确是比两位队友好一些,可见世事变迁实在是说不准,一时低谷不见得永远低谷,奋起一搏也不代表就能从此翻身。

和白杨吴棠的碰面总是尴尬的,好在还有个柯星。有柯星在,魏晓林在队内就不是孤家寡人,这一点也是魏晓林在柯星暂时离队的时候才体会到的,所以此刻的魏晓林面对柯星,可谓是面对救命稻草的心情。

更何况前些天终于杀青,从森林里回归正常人类的魏晓林才听说,柯星以高分考入电影学院,惊诧之余他又十分佩服柯星,之前偶尔辅导柯星功课时,魏晓林总觉得柯星不用功读书,很难想象他放弃自己学习了十多年的舞蹈,转而进攻影视方向。

最惊人的是这么大的事情,柯星居然事先一点也没透露,包括他去考了表演系的事儿,都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在举国媒体关注的影视院校艺考大事里,柯星低调到不能再低调,他的保密工作简直做到极致。

魏晓林也是看了新闻才想起来柯星曾经问自己的问题,他现在才明白自己那通多嘴多舌的解释显得多么愚笨。魏晓林印象中的柯星不喜欢抒发心绪,能那样问魏晓林,想必是压力到达一定程度,可本该由自己纾解压力的时刻,自己却词不达意顾左右而言他,魏晓林感到有些抱歉。

于是在饭桌上,魏晓林就向柯星问起了这件事。柯星以前和魏晓林关系很好,但这次魏晓林问起,柯星的反应却很冷淡,他只平淡到甚至有些冷淡地告诉魏晓林:“跳舞有什么前途,还是做演员更有前景。”

柯星的冷淡让魏晓林感到有些挫败,柯星算是他自认为在组合里交到的唯一一个朋友,他一直以来把柯星当成自己的弟弟,尽量照顾他关心他,自认为在之前并没有什么伤害过得罪过柯星的事情。可分离几个月,连柯星都是这样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这让魏晓林失落极了。

一个电影而已,拍摄当中的辛苦不必多言,即便是公司提前与剧组打好了招呼,他自己也未尝不是因为一边跟进组合活动一边钻研专业课才能在试镜时就得到片方的赞许。他去拍电影了,其他人也没闲着,为了一个电影关系就要破裂成这样,何苦呢?

心情烦闷,魏晓林便多喝了一些,席间再也没同成员们讲一句话。可当天到访了不少媒体,组合成员同坐一桌却没有互动,这一画面在镜头之下,再配上公司配上的通稿,更显得凄凉极了。

魏晓林喝得多了些,勉强稳定身形去洗手间,在洗手的时候正巧碰上了谌锐。他今天没和谌锐坐在一桌——照理说是该坐在一桌的,但是魏晓林回归了组合成员的身份,原以为远离谌锐会顺心一点,没想到更添堵了。于是看着谌锐也没那么烦了。

两人都站在水池前洗手,仍旧是谌锐率先搭腔:“怎么,喝多了?”

魏晓林点了点头,说:“没喝太多。”

谌锐抬了抬下巴,示意一起出去,边走边说:“这么多镜头拍着,少喝点,心情不好也不要无所顾忌。”

以前总觉得谌锐没事就摆出前辈的样子教育人很烦,此刻好像也没那么烦了,魏晓林抬头冲谌锐笑了一下,说:“我记下了。”

谌锐也笑了笑,拍拍魏晓林的肩膀说:“克制情绪,不要外露。”

恰好此时两人走出了通往洗手间下场的走廊,相视一笑的画面又被敏感的记者捕捉到。相比于跟队友在一起的木然,魏晓林面对影帝的灿烂笑容,再一次被全网推送。

第29章

魏晓林住在二十六层,他尚且不知道自己被推送了,从洗手间出来,他回到席上略坐了坐,等到渐渐开始有人离席,便跟着队友们一同演唱了主题曲,而后便以不胜酒力为由,匆匆回到了房间。

导演关照魏晓林,看见他面色飞红,便放了他回房间休息,又说一会儿就让酒店服务员给他送醒酒汤上去,好解解酒劲睡个好觉。

魏晓林是有些醉,但并不十分厉害,他回到房间脱了衣服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流瞬间便涌了出来,魏晓林站在花洒下,感到一阵j-i,ng疲力尽过后的解脱。

其实他觉得没意思了。

这跟他单飞成绩如何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做组合需要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铆足了劲做好这个团体,团体里的每个人才能借助团队的力量让自己更上一层楼。如果心已经散了,那么以后的事情就全都变成了勉为其难的忍耐。

今天一顿饭局,魏晓林就体会出了队友们的各怀心思,那种尴尬的难堪的失语的场景只要一想起,魏晓林就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坦。

在这个圈子里本身已经够苦了,现在还要与朝夕相处的队友产生磕绊龃龉,魏晓林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感到无比挫败,或许是他这个队长做得不好吧。不仅是以前的事情牵连了他们而感到亏欠,也因为他这个队长并不懂得什么叫做运营一个团队,不明白怎么样才能让一个团队凝聚在一起。

洗了个澡只缓解了身体上的疲惫,心头的烦闷却并未得到半分纾解,魏晓林洗完澡裹着浴袍出来,又打开了一瓶酒店里的红酒。

剧组的晚宴定在H市,酒店与紫金湾饭店隔江相望,站在床边能看见紫金湾饭店金光闪闪的LED大屏,流光溢彩,璀璨夺目。

魏晓林端着酒杯,远远眺望那一片楼宇,想起自己曾经和谌锐也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翻云覆雨,即便之后发生了那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但再次回想,魏晓林并不后悔。他也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与其说这是谌锐给他的补偿,不如说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

魏晓林心头的烦闷被驱散了一些,他望着紫金湾酒店,或许是酒j-i,ng的作用,魏晓林觉得自己很好地抓住了机会,他现在信心百倍,红酒下肚让他血液也飞速奔涌起来,先前的丧气一扫而空,他展望起未来也十分勇敢,仿佛锦绣前程已经唾手可得。

门铃就是这时响的,清脆的门铃被急促地按响,叮叮咚咚,像是根本等不及魏晓林来开门。

魏晓林觉得奇怪,警惕地扬声问:“是谁?”

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往门前走,走的时候晃晃悠悠,方才想起来自己喝了不少,大概是导演吩咐的醒酒汤送来了。

魏晓林开了门,一个身影瞬间便扑了进来,那人像是格外迫切又早有准备,虽然急促但该做的一点也没忘记,扑进来的瞬间他用脚带上了门,甚至还腾出一只手来将门反锁扣好。至于另一只手呢?当然是紧紧搂着魏晓林让他无法动弹。

魏晓林被猛然这么一扑,根本没缓过劲来,便错过了最佳挣扎时机,待他缓过来,那人已经两手将他死死地搂住。

魏晓林试了几次都挣脱不得,气恼道:“柯星!你发什么疯!”

一开始魏晓林并不知道冲进来的是柯星,等他过了那一股茫然的劲儿,看着不速之客身上的衣服,可不就是今天坐在他身边的柯星吗?

柯星见魏晓林质问他,终于松开了自己的手臂,他往后退了一步,跟魏晓林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地对视了几秒钟。魏晓林在队内并不算太高,刚刚一米八的样子,柯星比他高,是跳舞的艺人里比较罕见的大高个,他们鼻尖对着鼻尖,是柯星迁就了魏晓林,他低着头,额头也贴着魏晓林的额头,s-hi热的呼吸全都扑在魏晓林脸上,一股醉人的酒气。

魏晓林这才回想起晚宴的时候,柯星像是什么也没吃,专心致志喝了一整夜的酒,此刻怕是醉得不轻。

他刚想把柯星推开,只是手臂那么动了一动,就仿佛激怒了一只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猛兽,柯星不管不顾地将魏晓林推倒在床上,然后压了上去。

魏晓林被这么一推再这样一压,心头终于敏锐地升起极为不好的预感,他用手指抓了抓一直架在他身体两侧的结实的手臂,试探着喊了一声:“柯星?”

柯星醉了,但他看起来比平时清醒太多,放在组合里被迫要表现出的台下纯真可爱小弟弟、台上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反差萌人设终于被放下,他聪明、克制、隐忍,忍到这样一个时刻,终于忍不住完全爆发。

魏晓林有些惶恐地抬眼,对上柯星的眼睛,柯星的瞳仁很黑,死死盯着魏晓林的时候,像是猎人终于诱捕到满意的猎物。见与魏晓林眼神相对,柯星笑了一下,然后他低头,吻上了魏晓林的嘴唇。

酒j-i,ng的影响力似乎带着传染性,又似乎是魏晓林自己都已经足够醉了,他的唇瓣被柯星反复碾磨吸吮过好几遍以后,他似乎才终于反应过来现在正发生着什么,于是他终于把握到时机,趁柯星不防备,一把推开了柯星,然后迅速从床上坐起来,质问道:“柯星!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

柯星被他推得从床上滚了下去,在地上傻坐了一会儿,才揉了揉钝痛的后脑勺,这个动作让他做着,看起来就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他也的确是犯了错的小孩子,魏晓林想,只要柯星现在老老实实回到自己房间,他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何必要跟小孩计较呢?

但柯星没有顺遂魏晓林的心愿,他颤颤巍巍从地上爬了起来,伸出舌尖舔了舔刚刚与魏晓林接吻过的嘴唇,冷笑一声,扯掉束缚了自己一整夜的领带,说:“我干什么?我当然是,干你喽。”

这话冲击力太强导致魏晓林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其中蕴含着怎么样可怖的内涵,他只是呆呆地看着柯星站起身,先脱了外套和衬衣,他像个势在必得的猎人,甚至将崭新的衬衣抻展叠好,放在床头的椅子上,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醉鬼。

但他的确是醉了的,脱了衣服,他就颤颤巍巍扑了上来,钳着魏晓林的下巴再次吻了上去。

这一次两人之间没有了什么隔阂,柯星硬邦邦的性/器直挺挺抵在魏晓林两腿之间,他拼命僵着腿想要躲开,感觉双腿都要失去知觉了。

一直以来柯星的身材都是FOREST的粉丝们津津乐道的一个点,他虽然年纪小,但是肌r_ou_练得分明又清晰,形状好看又不摆花架子,是真正的年轻却优越的力量型选手。此刻魏晓林被他扑倒在床上,倒是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力量型选手。

他根本睁不开柯星的束缚,柯星制服魏晓林这种成年男性的时候,选择了稳妥的方式,两只手压制住魏晓林的两只胳膊,双腿则与魏晓林的双腿纠缠在一起,让他根本无法大幅度挣扎。

柯星低头亲吻着魏晓林,他的吻并不像是为了情爱而生,反倒像是一种刑罚,魏晓林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任人宰割的颓唐模样。

柯星吻了一会儿,魏晓林两手被他交叉拧着压住,早就被按得酸麻不已,即便柯星稍微松开了手,他也没法恢复体力挣脱柯星,更何况柯星就好像对待犯人一样,用膝盖顶住魏晓林的胸膛,他五脏六腑都要被柯星这一膝盖给顶出来了。

不知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柯星很快就移开了自己的膝盖,他只是去拿床边椅子上飘荡着的领带,领带到手,他看也没看魏晓林一眼,就将魏晓林的手腕绑在了一起,免得他挣扎。

如果柯星此刻低头看一眼魏晓林,就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恐惧和绝望。

在正常状态下,即便柯星的身材力量都占优势,但魏晓林并不会像现在这样呈现出任人宰割的态势,只是那个人是柯星,才让他震惊到无法恢复心情。

他一直对柯星很好,柯星和那个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弟弟文嘉乐差不多大,在他眼中,柯星和文嘉乐一样,年纪小,天真,需要人照顾帮助引导。文嘉乐和魏晓林一同长大,魏晓林习惯了身边有这样一个小孩子需要自己照顾,他进入组合,也一直把柯星当做另一个文嘉乐,他在学习生活和工作方方面面照顾他体谅他,并不是为了等待今天这样的画面出现。

柯星把他当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魏晓林感受着柯星的抚摸亲吻和越发挑逗的侵犯,心头如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底。

他的眼神就像利刃,刀光落在柯星眼中,柯星伸手抚过魏晓林的眼皮,轻轻的说:“小林哥,别这样看着我,你看着我,我也早就想这么干了。”

他的手里是刚刚挤好的润滑剂,这么一抚,几滴润滑剂便流到了魏晓林的脸颊上,亮晶晶的一片,魏晓林偏头躲开,啐道:“我也不想看你,我觉得恶心。”

恶心一词大概是刺激到了柯星年轻稚嫩未经挫折的灵魂,再加上本就醉着,他的动作变得粗鲁起来,简单粗暴地便探入一根手指,他狠狠在魏晓林体内抠挖了一下,喘着粗气质问道:“是这样做吗?谌锐就是这样搞你的吗?”

魏晓林已经很久没有z_u_o爱,被柯星一折腾,痛得眼冒金星,他想伸脚去踹柯星,因为被压制着只能勉强抬一抬脚尖,稍微一用力,就有一种要抽筋似的疼痛,处处被遏制的愤怒终于让魏晓林喊了出来:“柯星,你滚出去!”

柯星是实干家,只看他能够放弃十多年的舞蹈去临时冲刺影视专业就知道,他才不管魏晓林是如何骂他的,他专心致志探入第二根、第三根手指,然后在魏晓林的后x,ue里享受进出之时带来的窒息感和舒爽感。

魏晓林的肠道柔软而又温热,就像柯星曾千百次幻想过的一样,自然了,这个场面也比柯星曾经幻想的更为粗暴狂野,更刺激更带劲了。

柯星年轻,仅是想一想自己真的在侵犯魏晓林这件事就已经足够激动,更别提魏晓林躺在他身下,生怕柯星注意不到他似的,一刻也没停地在挣扎。

用手指草草捅了几下,柯星就换上了自己的性器,魏晓林以前和柯星睡在一个宿舍,却从没见过柯星露过,此刻第一次见,魏晓林吓了一跳,连挣扎也顾不得了。柯星的性器就像他本人,长、挺拔、满是年轻人的活力。

柯星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涨大的性器塞进魏晓林的身体里,他没有经验,草草塞进龟*就已经被勒得不行,魏晓林被他粗糙的前戏折腾得要闭过气去,他恨恨骂道:“你……你……别压着我了!你再这样我们都没办法放松!”

柯星闻言,听出魏晓林妥协的意思,嘿嘿一笑,松开了一直压制着魏晓林的腿。谁知魏晓林只是诈他的,柯星把腿一拿开,刚得到自由的魏晓林就迫不及待要逃离柯星,挣脱他可怖的性器。

魏晓林的逃跑彻底激怒了柯星,柯星出离愤怒了,他一把抓住想要逃跑的魏晓林,将他翻了个个压在身下,不管不顾地将性器整个塞了进去,因为太过粗暴,魏晓林的后边立刻就产生了一种撕裂般的痛苦,他闷哼一声,几乎要痛得晕过去。

柯星已经不管魏晓林是什么感受了,他被自己终于进入魏晓林的兴奋冲昏了头脑,犹如狂热的异教徒一般掐着魏晓林的腰摆动起来,r_ou_体的撞击声在酒店房间里回响。

魏晓林整个人的三观都仿佛被颠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柯星居然能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来,身后那具年轻炙热的r_ou_体就像是肖想他已久,像电动打桩机永远不知疲惫似的,一副要把魏晓林干死在床上的态势。

魏晓林疼痛难忍,却又被柯星顶到了脆弱的前列腺,前列腺比头脑更快地背叛了魏晓林,他溢出一声短促的呻吟,柯星立刻亢奋起来,冲着刚才擦过的那个地方横冲直撞地试探起来,逼问道:“是这里吗?是不是这里?”

魏晓林不说话,柯星就怼着那一点摩擦,很快他就感觉到了魏晓林的身体在颤抖。柯星伸手向前一摸,摸到魏晓林翘起的性器上一手s-hi滑,他把摸过魏晓林的手举在自己面前看了一眼,然后笑了,一边更凶悍地攻伐起魏晓林的身体,一边将手指塞进魏晓林的嘴里,说:“小林哥,你样样都好,就是总爱假正经,你瞧你都爽成什么样了,怎么还跟我嘴硬。”

柯星的动作太快、撞击太密集,魏晓林连哼都哼不出来,呻吟也被憋回嗓子眼,只能被迫张着嘴任由柯星的手指夹着他的舌头搅弄。柯星又说:“不过小林哥的一切我都喜欢,假正经我也喜欢得不得了。”

昏过去前,魏晓林的最后一个想法是,自己可能真的和H市有仇。

第30章

魏晓林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他身上太痛了,竟然是硬生生给痛醒的。

刚刚醒来,魏晓林想坐起身子,只动了一下,就痛得两眼发昏,咬着牙坐了起来,他看见柯星穿戴整齐,正坐在自己床前。

魏晓林不想理会他,他怕自己一想到柯星这个人,就忍不住挥刀,倒不是怕出人命,而是他现在的体力根本挥不动刀。

他勉强坐起身,要穿拖鞋下床,柯星终于动了,他按住魏晓林的手,质问道:“小林哥,你为什么一醒来都不理我?”

魏晓林没理会柯星这种无脑的问题,他费了些力气坐好,伸着腿去穿拖鞋,柯星问不到答案不罢休,继续缠着他问:“你说啊!为什么不理我!”

魏晓林气笑了,他用了些力气甩开柯星的手,显然这一动作又牵动了屁股的伤,疼得他龇牙咧嘴了一下。然后他耸耸肩,冲柯星说:“就是因为这个,你看到了。你用强j,i,an的方式,把我干得晕过去,干得我出血受伤,然后第二天早晨一醒来,你还问我为什么不理你。我要怎么理你,面带笑容和颜悦色问候你一声早安吗?”

柯星气极了,他甩开魏晓林的手,愤怒道:“为什么不可以!你不是都能这样面对谌锐吗?为什么不能面对我!我跟他到底有什么区别!”

魏晓林简直失语。

他一直觉得即便自己是在组合里年龄最大的,但是大家毕竟年纪相仿,想法应该也差不离,没想到柯星居然像个三岁小孩似的。这种问题居然也要问到答案吗?魏晓林心想。

心情不佳状态也不佳的魏晓林没好气道:“区别?区别就是他没强j,i,an我,你强j,i,an我。”说完这话魏晓林也觉得荒诞,于是摆摆手不想再跟柯星啰嗦:“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快点滚,趁我还没力气打你的时候。”

但凡是个正常人,听到魏晓林这样说,都懂得魏晓林不欲大张旗鼓摊开来计较这件事,都会见好就收,即便对他仍有所图,也会暂时收手,以退为进。

但柯星不一样,他正处于成功睡到心上人的亢奋和被心上人拒绝鄙视瞧不起的三连打击中,情绪极度不稳定,魏晓林的一言一行就像一个又一个打火机助燃气,成功点燃了年轻人正烧得旺的心头火。

柯星一把便扑了上来,他像狗似的压着魏晓林一通瞎啃,含糊道:“小林哥,我本来想放过你的……”

话还没说完,柯星就挨了一下子,魏晓林松开随手扯到的空调遥控器,骂道:“昨天没推开你不是给你脸,而是我喝醉了你又捆着我,今天你还来,柯星,你懂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

柯星被魏晓林猛地一下给砸晕了,从他身上滚了一圈捂着脑袋趴到床边,魏晓林才不理他,继续艰难地坐起身穿鞋,准备去浴室洗洗。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样,谌锐是什么烂人啊,你都对他死心塌地掏心掏肺的,我有哪里做得比他差吗?我不比他强吗?至少我不是人渣,我是真心喜欢你的。”魏晓林还没走到浴室,就听见柯星埋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声音。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照顾我,为什么总是对我好,为什么每次脆弱的时候都要让我看到,为什么要让我喜欢上你?你不是说你和谌锐断了吗?那你为什么要拒绝我?难道你还要等他回心转意吗?虽然我没他有钱,但是我年轻,我会赚很多很多钱。虽然我也没他那么出名,但是你想拍电影,我绝对不会闹出不好的新闻影响你,我能做很多……”

魏晓林没理会他,径直走进浴室,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流过被使用过度的ga-ng口,先前撕裂的小口立刻被热水蛰了一下,痛得魏晓林倒吸一口凉气。魏晓林艰难地用热水给自己缓慢地扩张,几乎是咬着牙忍着痛才松了一小节手指进去,将柯星s,he在他身体里的东西都弄出来。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