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18节

孤木成林 第18节 腐书耽美

“公司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如果你想继续回到组合,我可以去跟赵其那边谈谈。但我看你的态度是不想再回去了,那就不要想那么多,放下担子。”这条消息是谌锐在转发过魏晓林那条新微博后发给他的。

之后因为魏晓林并没有回复消息,谌锐大概是又在看到魏晓林粉丝那条长微博之后同他说:“也不要过分关注粉丝在做什么,你可以感激他们,但不要事事顺从他们,变成一个被粉丝绑架的人。做你自己。”

后来魏晓林又是长时间的没有动静,谌锐又发消息问他:“如果很烦,可以来找我。”

魏晓林方才看到的那条消息,是谌锐连发三条都没得到回应之后的不请自来。魏晓林看着,心情难免有点微妙。谌锐是很会通过言语来撩动一个人心思的,自己就吃过他这一套,并且曾经深陷其中过。但现在两个人已经分开许久,他摸不准谌锐现在这么说这么做是出于真心,还是另有目的。

不过不论谌锐是什么想法,魏晓林现在都太迷茫了,哪怕谌锐递来一杯毒酒,他也会饮鸩止渴,更何况,谌锐人都到楼下了,这一刻除了找他,自己也没有更好的人选用来倾诉了。

魏晓林飞快地起身跑到了宿舍楼下,楼门口停了一辆低调的丰田,在魏晓林经过它的时候,适时地冲魏晓林按响了喇叭。

魏晓林反应过来,转身上了车,系好安全带,问坐在驾驶座上的谌锐:“你还有这么低调朴素的车吗?”

谌锐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点头说:“是啊。当初我想要用我人生中第一笔片酬买一辆车,但是我那时候片酬不高,车倒是很贵……是不是暴露年龄了,前些年的车市行情还不像现在这么红火,所以我就一直把钱存着,后来就用这笔钱买了这辆车。虽然车不怎么样,但意义很重要。”

魏晓林环顾一圈,说:“看着很新,没开过几次吗?是不是特地开了这辆有重要意义的车来给我上课?”

“上课不至于。”谌锐笑了,“关心一下学弟的身心健康而已。”

谌锐径直把车开到了自己的住处,是魏晓林以前从未去过的一个住处,他停好车,说:“你现在被很多人盯着,还是别在公共空间出现太频繁。”

魏晓林一边跟他进门一边开玩笑:“那我如果被拍到进了你家,又从你家出来,岂不是更麻烦?”

谌锐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点点头,说:“还有胡思乱想开玩笑的心思,得,情况不算太糟。”

魏晓林进了门才发现,这应该就是谌锐的固定住处,与他从前去过的临时落脚点不同,谌锐在这里充满了生活的气息,房间里有种带着人气儿的乱,魏晓林好些日子没体会到人情味,却在进了谌锐家门后有了些体会。

谌锐给他端来一些零食饮料,又从阳台上拖出来一箱酒,为他打开一罐摆在面前,说:“好了,可以抱怨了。”

魏晓林抿了一口酒,苦笑了一声:“有什么可抱怨的,没什么事儿。”

“那我之前给你说的话你看到了吗?”谌锐问魏晓林,“你如果想回去,也不是什么难事,你有人气,也算是公司的摇钱树,放走你公司也有损失,现在是你们沟通上出了什么问题吗?我问了问赵其,感觉他在等一个台阶下。”

魏晓林叹了口气,双手交叠垫着后脑勺,靠在了沙发上,他在谌锐这里有一种异样的轻松,说:“就是你知道的那样,我在飞机上骂了柯星,然后被拍到了,之后事情发酵到超出控制,公司想快刀斩乱麻,让我在记者会上无条件向柯星道歉,我拒绝了。”魏晓林看向谌锐:“我拒绝了公司的提议,就代表我不会给赵其弯腰递这个台阶的。”

谌锐其实很想问一问魏晓林和柯星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拿不准魏晓林是不是会告诉他。谌锐对魏晓林的感觉很复杂,如果说一开始他对魏晓林是那种渴望征服的心理,那现在他似乎从这种心理之外,滋生出对魏晓林其他的情绪,魏晓林的优点缺点,魏晓林的乖巧莽撞,都让谌锐抑制不住地要去关心关注。

谌锐沉默了一会儿,说:“但你不一定要归队,你自己也是学表演的,广和底下也做演员,而且广和能拿到的剧本都是比较不错的,相比于你自己单打独斗,当然还是有公司为你筹谋比较好。适当的低头也并不是全无好处,得想想以后。”

魏晓林并不是来听谌锐做一个说客的,他皱起眉头,说:“适当的低头吗?如果我这一次低头,我去发布会上道歉认错,那就意味着我永远背负着排挤队友的骂名,意味着我永远要因为这一件事抬不起头,这就是我最大的把柄和污点,以后不论我做什么,这件事都会跟着我,我跑都跑不掉。现在,谌老师还觉得这是我放下面子轻易低头的事情吗?”

谌锐和魏晓林站的角度不同,看待事情的方式当然也不同,谌锐理解魏晓林现在纠结烦闷的点,也不想再火上浇油惹他不快,便道:“那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魏晓林皱眉想了想,道:“先读书吧,之前也落下挺多课程。”

谌锐又问他:“你的合约……”

“顺其自然吧,愿意跟我解约就解约,不愿意解约,反正我也还有两年才毕业,不急。”魏晓林又喝了口酒。

谌锐其实很想劝他,但是话到嘴边,他又说不出什么打击魏晓林的话来。谌锐身在这个行业大环境里,没有谁比他更了解眼下的市场行情,他很清楚,依照魏晓林现在的条件,找到合适的戏拍是很难的。

倒不全是他被公司开除的事情。两年前魏晓林刚刚与公司签约时,赵其曾告诉他,他的舞台表演经验和自带的粉丝人气都是他的优势,但两年前的的影视剧市场和两年后已经大为不同,两年前自带粉丝的偶像艺人是剧组竞相追逐的香饽饽,他们自带水军的刷话题卖安利,让剧组省下一大笔宣传费。

但是两年来。偶像艺人及格水平线以下的表现已经让观众深恶痛绝,连续几档影视剧扑街后,出品方也认清了偶像艺人真正的含金量,更加明白为了眼前的粉丝蝇头小利损失观众的好感,实在是一档不值得的买卖。

在这种情况下,魏晓林的艺人经历粉丝基础都不再是优势了,更何况他身上还有缠人的合约、绯闻、负面消息,哪个剧组敢冒险起用他?一线的好剧本几乎完全没有抛向他的可能性。除非是有人帮他。

谌锐思索了一会儿,换了个话题,从倾听者转换为讲述者:“我跟你说说我刚毕业时候的事儿吧。”

魏晓林没听过谌锐以前的事情,在电影学院的传说中,谌锐一毕业就捡到年度大戏,从此一飞冲天。但谌锐这样说,好像又有转折似的,魏晓林看向他,等待他开口。

“我上学的时候在班上成绩很好,平时成绩和毕业大戏都拿了优秀,我们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校内接戏的机会,能在上学期间就有戏拍的,除非是导演一眼相中,或者极有灵气,一般人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谌锐说着,笑了笑,说:“就像你知道的,我上大学的时候没拍过戏。我的老师一直说我天赋高有灵气,但是来来往往那么多剧组,没有导演挑中我,我很挫败,也有点没法接受这个现实。所以我花了更多的时间去钻研专业课,我总觉得我能行啊,不至于吧,怀着这种心态,专业上我进步良多,毕业的时候也顶着一身光环。然后我接到了我的第一部 戏,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一部。”

“那部作品是我家世交的一位二代写的,他家里文人出身,到他这一辈算是最不成器的。”谌锐说着,又顺嘴解释了一句:“对了,流传的那些背景都不是我家,我们家就是开酒店的,紫金湾饭店。”

魏晓林早知谌锐家里家世雄厚,绝非小门小户,但真正听谌锐自己说了,他还是震惊。紫金湾饭店只是个门脸罢了,魏晓林笑骂道:“怎么说着说着还自我介绍起来了。不想听你炫富,说重点。”

“原作者说,这部作品的人物原型是为我量身打造的,是他耗费三四年j-i,ng力才完成的诚意之作。他把本子交到我手里的时候,剧组已经筹备完成,只等我进组,我顺理成章开拍。但是拍了一个月以后,原作者说他后悔了。”

谌锐说到这里,笑了一下,那笑容里饱含酸涩,说:“他说这个作品是依照他印象中的我完成的,但是现在我的匠气覆盖了原有的灵气,尽管我和这个人物依然契合,但不再是灵魂的适合,只是像个……怎么说呢,像个适配手机的手机壳罢了。”

魏晓林犹豫了一会儿,说:“我没有明白。”

谌锐笑了笑,说:“你现在不用明白这些,你只需要明白,如果你已经确定了某个目标,就不要再去改变了,不要改变目标,也不要揠苗助长。耐心等一等,会有好结果的。”

魏晓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谌锐便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聊这些恼人的话题了,聊点别的?”

魏晓林在谌锐家里待了挺长时间,他很久没跟谌锐这么轻松愉悦地相处过,聊天的过程中似乎又找回了谌锐曾经迷人的那一面。

但谌锐总是很能破坏气氛,两个人聊到凌晨,魏晓林就想离开,谌锐没说什么,起身将他送到玄关处,在魏晓林即将开门出去的时候,谌锐突然伸手拦住了魏晓林。

他将魏晓林圈在怀里,同他鼻尖对着鼻尖,哑声说:“你不要改变你自己,我来帮你,好吗?”

魏晓林怔愣了一会儿,反问道:“报酬是我出卖身体让谌老师享用吗?”

第36章

魏晓林问完这句话,便明显地感觉到谌锐原本热切的眼神冷却了下来。谌锐退开了一点,说:“小林,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魏晓林又笑了:“不是这个意思,谌老师这样顶着我吗?”

他眼风轻飘飘掠过谌锐的两腿之间,随后抬起他形状漂亮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出了这句话。这个角度这个表情的魏晓林比平时更为蛊惑,谌锐原本都已经在被拆穿的尴尬区间中游离,想要放开魏晓林了,但被这个眼神一勾,他心底的躁动就抑制不住地翻涌起来。

为什么要放开,谌锐心想,到我手里就已经是我的了。

于是谌锐再度逼近,他已经贴着魏晓林了,魏晓林无处可逃,被他压在了门板上。

“好吧,我是对你有别的想法。”谌锐贴着魏晓林说,他的嘴巴贴着魏晓林的耳朵,沙哑低沉的声音通通灌进了魏晓林的耳朵,谌锐说:“但我不是将这个作为帮你的代价的。我自愿帮你。我只是,非常想你。”

魏晓林不为所动,他嗤笑一声:“谌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距离我们俩断绝关系已经一年多了。之后我们虽然合作过、碰面过、接触过,但真正像你希望的那样滚上床发生r_ou_体关系,也不过短短一年时间,我们分开的时间比在一起的时间都久了,有这功夫您小情人能换两轮了。”

谌锐听着魏晓林的讥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哑声说:“但这一年多我没找过别人。”

“是吗?”魏晓林反唇相讥:“那我还得给谌老师的守身如玉洁身自好颁个奖杯吗?”

谌锐被他刺得心头一缩一缩地疼,他说:“小林,你非得这么伤我吗?以前是以前,但我们现在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了吗?”

“重新开始?”魏晓林偏了偏头,对上了谌锐的眼睛,他嗤笑道:“我们开始过吗?谌老师不是一早就把我们开始的机会掐灭在萌芽状态了吗?”

谌锐早就知道魏晓林伶牙俐齿,但这伶牙俐齿放在自己身上,他着实有些吃不消,于是他的心态很快就崩了,比自己想象中更快地投降,示弱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换我喜欢你不可以吗?”

谌锐以前总觉得喜欢啊爱啊这种话很难说出口,说出口就意味着责任,负责,就意味着束缚自己,不负责,又要承担良心的拷问和指摘。他受家庭环境和幼年经历影响太大,总是舍不得将情爱说出口,不说,就过得了自己那一关。

但现在说出来了,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艰难。要说他喜欢魏晓林什么呢?一开始是被魏晓林的相貌吸引,又因他可爱稚嫩的反应投注了过多目光。如果魏晓林像旁人一样,或许他也没有这种兴趣,可魏晓林对他不满意,就让他滋生了好胜之心。在撩拨魏晓林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也坠入了魏晓林的世界。所以哪怕魏晓林哭着跟他断绝往来,他也要想方设法再与魏晓林联络,哪怕魏晓林对他退避三舍,他也要主动出击。

这和谌锐想象中那些情啊爱啊不一样,那种波澜壮阔的鱼死网破的故事都只是别人的故事,哪怕他是家喻户晓的巨星,情爱在他这里却只是浩瀚江海中的小舟,它不会翻江倒海,不会引得天地翻覆,它只是摇啊晃啊,怎么也转不出魏晓林留下的漩涡。

说出喜欢以后,谌锐接下来的台词就顺畅很多,他捧着魏晓林的脸,一边喃喃自语说:“对,是我喜欢你,是我忘不掉你。”一边想要俯身亲吻魏晓林。

可魏晓林却微微侧开脸颊,拒绝了谌锐的亲吻,他平静地说:“可是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谌锐连自己喜欢魏晓林这个事实都是刚刚说出口以后才接受,可想而知在他的世界里,之前并不存在魏晓林会不喜欢他的这个事实。

这一打击有点过分沉重,谌锐立刻就失控了,他强行将魏晓林的脸转向自己,不管不顾地吻了下去,一边毫无章法地亲魏晓林,一边恶狠狠地说:“怎么能不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我?”

魏晓林被谌锐架着搂着,从门前踉踉跄跄已经亲到了客厅里,魏晓林才终于有空间能够挣扎,他费了不小的力气才终于挣脱谌锐,两个人都因惯性退开几步,魏晓林擦了擦嘴,恨恨道:“你搞这一套算什么?你们到底懂不懂喜欢一个人不是强迫他而是首先学会尊重他?”

谌锐并没有心思听魏晓林在说什么,他只是急切地想要上前抓住魏晓林,于是魏晓林又后退了两步,谌锐再想上前抓他,却猛然间反应过来魏晓林说的话,他急刹车一般站在原地,沉着脸问:“你们?”

魏晓林也恼了,回他道:“对!你们!”

谌锐立刻反应过来:“是柯星吗?柯星跟你?”他打量了魏晓林一眼,笃定地下了结论:“所以才会有后来的事情是吗?”

魏晓林见他已经猜到了,索性摊开了说:“是啊!是柯星。你们都一样,除了发疯就是用强,除了拖我下水自己不受半分影响,你们还能干什么?真恶心!”

被魏晓林这样拒绝了,谌锐却突然冷静了下来,他先低头笑了一声,大脑却在飞快地盘算魏晓林所说的话。魏晓林认为自己和柯星是一类人,将他置于尴尬境地中,魏晓林感受不到爱意,当然也不会付出爱意。

对以往的情人来说,谌锐从不找MB,对圈内“名媛”也一向退避三舍,但他也不是什么老古板,只要床上合拍,以前是不是和别人发生过关系,谌锐不问,也不计较。

但魏晓林和柯星好过了,谌锐一听到魏晓林的答复,就觉得心头梗着一根刺。魏晓林像他j-i,ng心栽在花园里的一株玫瑰,谌锐付出心血j-i,ng力浇灌,偶尔让这株玫瑰承受风霜雨露,但终归是活在荫蔽之下,只等着什么时候培植成功了,谌锐就能放心采撷。

现在不同了,在谌锐自以为可控的撒手时间里,他的玫瑰别别人采走了,留下j-in-g干上尖锐的刺,谌锐没见着花,倒是被刺扎了满手血。

谌锐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魔障了,魏晓林有什么好呢?好看,是好看,但如此乖张,如此不可控,并不是一个适合的伴侣的样子。或许真的是因为谌锐花费在玫瑰上的时间才让玫瑰显得如此珍贵,谌锐面对魏晓林,怎么也说不出让魏晓林离开的话,他只想得到魏晓林。

魏晓林在谌锐沉默的时候,已经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令人惧怕的侵略性。他朝后退了一步,开始动之以情:“谌老师,我们已经结束了,我现在把你当前辈、当老师、当成可靠可信赖的人,你不要让我失望可以吗?”

谌锐又笑了笑,他缓慢地逼近魏晓林,说:“你跟我在一起,我也能做你的前辈、老师、可靠可信赖的那个人,但你总想逃,还要逃到别人那里去,我就不可以容忍了。”

魏晓林不知该骂自己疏忽大意,还是该就此躺倒认命,但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又气又好笑地推着已经逼近眼前的谌锐的胸口,一边问他:“我想不明白,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在刚才,我们不是都相处很愉快吗?为什么非得这样破坏气氛?”

谌锐低头看了看按在自己胸前的魏晓林的手,他低头刚刚好吻上了魏晓林的拇指尖,然后他看着魏晓林说:“那是你觉得,我从没觉得我们已经结束了。”

魏晓林只好往他的弱点漏洞上戳:“好吧,就算按你说的,你觉得我们没结束,但我现在不乐意,你如果强迫我,我会更不乐意,我们只能更没戏。”

这话果然奏效,谌锐退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说:“那我如果像这样退开一步呢?”

魏晓林便道:“退开一步哪里够,谌老师,您老人家最好离我越远越好,就做没关系的人。”

谌锐知道魏晓林短时间内很难扭过自己的思维,想必还停留在自己曾经对他的伤害上,而自己在过去一段时间也并没有给予他什么暗示,他这种反应并不奇怪。来日方长,谌锐心想,总会让魏晓林服软的。

于是谌锐又站远了点,说:“好,按你说的,我尊重你。”

谌锐终于不再对自己步步紧逼,魏晓林立刻找准时机挪到门边,警惕地看了一眼谌锐。煮熟的鸭子给飞了,谌锐心里一抽一抽地疼,但他偏偏又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刚刚才给魏晓林承诺过。于是他只好站在原地摊开手,说:“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已经说了,我尊重你的意思。”

为了表示诚意,谌锐甚至又往后退了一步,说:“即便你想走也没问题,只是你可能不愿意我再送你回去了吧,那你自己路上要注意安全。”

魏晓林不再是那个被谌锐迷得神魂颠倒的人了,所以此刻再看谌锐,哪怕他表现得再诚恳再真挚,魏晓林还是觉察出了那一丝以退为进的味道。

于是魏晓林轻轻转动把手,笑着说:“谌老师,真不愧是影帝级别的演技,很厉害。”趁着谌锐还在咂摸这句话的涵义,魏晓林再次丢下一句话,说:“不过什么级别的我都不好奇了。再见。”

第37章

魏晓林从谌锐家里出来,心头却没办法松一口气,他孤身在茫茫夜色中行走,身边不断有汽车飞速经过,可魏晓林并没有伸手拦下一辆。他觉得自己和谌锐之间太荒谬可笑了,想来也怪他自己,虽然想过许多次要跟谌锐断绝来往,可每次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心态再度与他产生关联。

断绝来往,就是不论什么理由什么借口,都不会再跟他有任何关系。魏晓林心想,跟谌锐过招真的身心俱疲,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就比如这一刻,魏晓林都无法感受到解脱与自由,他心力交瘁,甚至想就地躺下了。

但他身后随即便响起鸣笛声,魏晓林同时感觉到有汽车大灯照在了自己身上,他停下脚步,往路边避了避。车主见魏晓林回头,便关掉了大灯,将车靠边停好,伸出手招呼道:“小林哥,上车吧。”

是柯星。

见魏晓林站在原地不动,柯星伸手翻腾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一本驾照给魏晓林亮了亮:“我有驾照的,小林哥,我一考完试就去考驾照了。”

魏晓林简直要气笑了,柯星总是这样,关注一些奇奇怪怪根本不能称之为关注点的问题,对真正的问题却避而不谈。魏晓林想要开口问他,但一想到开口问了,就又是源源不断的争执辩论,又是一场耗费心力的谈话,他就闭上了嘴。毕竟他这一天已经很累了。

柯星把驾照给魏晓林看过,又喊了一声:“小林哥,快点上车呀!”

说这话的时候柯星语调轻快,充满生机活力,但魏晓林经历过那一晚之后,就知道柯星的外向活泼都是演出来的,实际上,柯星是个不折不扣的暗黑系。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