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20节

孤木成林 第20节 腐书耽美

徐夕景把笔递给他,说:“你签字,拿走一份合同,跟公司的合约就算正式解除了,公司不要你的违约金,但是你之前的社交账号、专辑作品、包括曾经签约但是还没有参与的一切商业合约、你的产品代言、推广、宣传,这些资源公司都会回收,简单来说就是公司跟你和平解约,你净身出户,可以接受吗?”

这样的条件已经大大超乎了魏晓林的想象,在他设想中的和公司鱼死网破的过程中,他甚至想过要倾家荡产给公司赔付违约金——毕竟因为他而被迫中止的商业合作,最后还得公司出面收拾烂摊子。

魏晓林翻看了一遍合同,然后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徐夕景看他签字,笑道:“我和公司争取的时候,赵其觉得你不会签字,他总觉得你是钻牛角尖的人,但我知道,你是聪明人。你不要觉得公司苛刻,至少这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

魏晓林摇了摇头,将其中一页递给徐夕景,徐夕景仔细地收好以后,魏晓林还是犹豫地开口了:“我们……我们没有过什么接触,前辈为什么会帮我?”

“因为我也受过挫折走过弯路,我知道一个人的事业黄金期其实真的是非常短暂也非常宝贵的,你这么年轻、这么有潜力,我不希望你像我以前一样,因为无可奈何而被困在原地。”

徐夕景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留在公司做被雪藏的偶像真的屈才了,好好努力,不要让我失望。我先走了。”

临走前徐夕景又回头看向魏晓林,说:“而且谌锐也来拜托我了。”他冲魏晓林眨了眨眼,但魏晓林没有什么反应。

徐夕景离开后,包厢里只剩下了魏晓林一个人,从他这个角度看向舞台,一束追光打在演员身上,嬉笑怒骂皆在光影之下。魏晓林呆呆看着,他手里捏着薄薄的解约书,卸下心头重担,才终于一滴一滴落下眼泪,最终变成包厢里的嚎啕大哭。

因为有徐夕景从中斡旋努力,魏晓林和广和娱乐尽管在过程中有些龃龉,但最终仍然算得上和平分手。不过这份合约不论怎么看都是魏晓林沾光比较多,广和娱乐难免心中不爽,在解约之后也没有发布任何公开信息,让不少业内其他公司的人都还当他们攥着魏晓林的合约,故而也不敢与魏晓林搭讪牵线。

只有组合的人知道魏晓林解约了,自然,柯星也知道了。

柯星想见魏晓林,又怕冒冒失失找上门,再被魏晓林冷眼相待,只好借着回学校上课的名义,看看能不能在学校里堵着魏晓林。

电影学院不大,魏晓林又没什么事,每天按点上课下课,自然就有被柯星堵着的时候。柯星在教室门口堵着,下课的同学熙熙攘攘,谁路过都会对他们多看两眼——闹那么大上了热门的两个人,不知又要闹出什么大事,谁能免于好奇心不关注呢。

魏晓林不想被围观,只好在柯星恳求的目光中跟着他走了。跟在柯星后边,魏晓林郁闷极了,每次想着顾全大局的都是自己,结果呢,每次出事的也都是自己,简直没处说理去。

所以眼见着离开了学生多的地方,魏晓林就站下了,说:“有什么事儿就在这儿说吧。”

柯星咬了咬嘴唇,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魏晓林不理他这一套,他现在已经摸清了,柯星这人就是靠着卖痴装可怜骗得自己心软,最后被他反将一军,现在他才不会再对柯星心软。

柯星问:“我听其哥说你以后再也不会跟我们一起训练、一起参加活动了是吗?”

魏晓林踢了脚脚边的落叶,秋风渐起,校园里已经有了一层又一层的落叶,他想起他一开始加入广和娱乐做练习生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季节,那时他在广和娱乐男团预备出道练习生里十分低调,埋头苦练了半年多才搭上正式出道的班车,没想到这么快就下车了。

秋天本就容易伤感,触景则更容易生情,魏晓林的语气里也难免带了点怅惘,他点点头,说:“是,我解约了。”

答案得到证实,柯星的眼眶立刻就红了,但他撇了撇嘴,把涌到眼眶的眼泪硬生生给憋回去,又问:“是因为我吗?”

魏晓林又踢了脚落叶,说:“有你的原因,但也不全是。”他看了眼柯星的脸色,最终还是不忍心打击他,解释道:“我自己也觉得我的性格和心态都不太适合做偶像,而且我也确实是对拍戏更感兴趣,我们的事情只是个契机,让我想明白了而已。”

柯星笑了,他站在原地,有点凄凉的感觉,“那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对我很不公平吗?即便不考虑我,我们的组合呢,我们的团队呢,我们的粉丝呢?我们曾经一起努力过才得到的一切,就要因为我的一时冲动而被彻底毁掉吗?”

魏晓林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厌倦了。你就当做是我没心没肺吧。我不想再活在几个人无穷无尽的猜疑里,我们本该拧成一股绳奋力向上,但是没有。我消耗青春消耗时光去做的事业,因为一些c,ao蛋的理由变得滑稽荒谬,我还怎么做下去?可能是我这个队长做得太差了吧。这世上离了谁地球都照转不误,我退出,团队一时受挫,但我如果留下,带来的就是长长久久的争议和烦恼,不如大家两边解脱。”

魏晓林说完这段话,柯星很长时间没有说话,长长久久的沉默里,魏晓林只能听见风穿过秋天的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

就在这沉默已经长到快要让魏晓林觉得尴尬的时候,柯星开口了,他说:“小林哥,你刚来公司跟我们一起练习的时候,要拉韧带。那时候你已经好几年没好好跳过舞了,以前拉开的韧带因为太久没练,需要重新拉开,我们跳舞的人都知道这有多疼,你一声没吭。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狠人,但我错就错在,我以为你也是热爱那份事业才会愿意吃那个苦。”

柯星冷笑一声,“后来我发现你和谌锐的事情,我也以为你是有苦衷,所以才会甘愿被他戏弄。谁知道呢,是我想太多,其实你只是想红罢了,所以你吃什么苦都可以,像个傻子似的被谌锐愚弄也可以。”

魏晓林张了张嘴,想反驳,但随即又放弃了,有什么可反驳的,反正柯星说得也八九不离十,解释了也没什么意义。

柯星又笑了笑,不知为何,那笑容看着就觉得可怜极了,“尽管已经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可我还是忍不住犯贱,跑来一次次找你,一次次想靠近你,还是忍不住喜欢你。现在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事情也已经发展到这份上,如果你不喜欢我,也不想再看到我,那就算了,我也会试着不喜欢你的。”

第40章

柯星走得失魂落魄,魏晓林却觉得长舒一口气,解决了柯星这个缠人的难题,魏晓林的心情也放松下来,就好像万里长征虽然是一种被迫的战略大转移,但有了胜利的第一步,他还是觉得不虚此行。

至于柯星是怎么看待他的,柯星临走前所说的那段话又有什么样的含义,魏晓林通通都抛之脑后,他必须克制自己想要继续和柯星来回拉扯的欲望,才能真正让柯星离开。

魏晓林知道当务之急是要把自己已经解约、现在是个光杆司令的事情宣传出去,好接到新的工作。但魏晓林一时间既没有头绪,也不想折腾。以前他万事都有公司团队打理,赵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一个严苛的大家长,现在没有了这些,他的的确确是无从下手。

好在魏晓林此人的确很有福气,他还没想好眼前众多问题的解决方法,就先收到了消息,来自安圳河:“晚上有事儿没?学校附近聊聊?”

魏晓林正好也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安圳河,便应下了他的邀约。

两人约在学校附近的一家日料店,安圳河打扮得随便,他来得早,魏晓林还在教室里上课,安圳河便问好魏晓林的口味先点好菜。等魏晓林来的时候,菜品刚刚上齐,安圳河正在等他。

“安导。”魏晓林在他对面坐下,打了声招呼。

安圳河点点头,手上忙着布菜,随口道:“吃吧,虽然是学生价格的消费,但这家店味道不错的的。”

魏晓林抿了抿嘴唇,他看向安圳河,欲言又止,他想跟安圳河确认他以前和谌锐的关系,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也不知道问了以后又有什么意义,只是自己心头意难平吗,魏晓林左思右想,先往嘴里送了一口乌冬面。

“我听说你解约了。”魏晓林没想好该怎么说,反倒是安圳河先开口了,他问:“接下来有什么规划吗?”

魏晓林慢吞吞把嘴里的乌冬面咽下去,抽了张纸擦了擦嘴,说:“接下来想把落下的课都赶上,做偶像我可能没什么天赋,也没那个心思再做了,顺利毕业,好好拍戏吧。”

安圳河点点头,说:“确实,你也不太适合做偶像。”看着魏晓林愿闻其详的眼神,安圳河说:“你感情丰富,又太情绪化了,是个做演员的好苗子,但做偶像的话,你是工业流水线上突出来的一块,虽然吸引人,但是走不远。”

魏晓林低头笑了笑,说:“安导这是在夸我吗?”他埋下头,说:“我就当您是夸我了。”

安圳河看他吃了一会儿,突然开口:“我的电影,你愿意演吗?”

魏晓林乍一听到这句话,惊得呛到自己,猛咳了两声,才诧异道:“那部电影……不是早就开拍了吗?”

安圳河拍电影重质量低效率,除了简单的商业片,但凡是他花了大心思执导的电影,没有一年两载都磨不出来。之前那部电影就算前期筹备再充分,杀青也不过数月,根本不符合安圳河一贯的工作效率,以致于魏晓林一时间有些懵。

“之前计划的是做一个系列电影,那一部是其中之一,后续的剧本其实是一起写好的。之前碍于你的合约和其他工作,向你邀请了一个配角,这次邀请你做下一部的主角,你能做好吗?”安圳河问魏晓林。

魏晓林这回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他连饭也不敢接着吃了,犹疑着问出了自己的困惑:“安导,我……我能问问,您为什么敢邀请我演主角吗?”

“有灵气,有天赋,肯努力,这些理由够吗?”安圳河换了个更舒坦的姿势坐着,显然他对这场谈话有所准备且悠然自得。

魏晓林笑了一声,低声说:“圈子里这样的人不少,安导,这理由太敷衍了。”他抬起头,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说出来自己原本想说的话:“之前我不知道,前段时间我才知道,安导,您和谌老师以前好过是吧。如果是因为谌老师,那安导您其实不用……”

“跟他没关系。”安圳河立刻打断了魏晓林天马行空的猜想,笃定地说:“你是你,他是他,你要相信你的优秀是会被人看见的,跟任何人都无关。”

安圳河语气严厉,魏晓林连忙点头,闷闷道:“我知道了。”

见他这个样子,安圳河知道不把事情跟他说明白是很难让他转过这根筋了,便说:“我和谌锐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小林,为什么我说你情感丰富又太过情绪化呢,就是因为你还年轻,你不论是做事还是看待事情,都太爱出于情感角度,但是你要知道,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感情只是生活的其中一部分,工作、娱乐、社交等等等等一系列活动,都能像情感一样,带给你满足感和失落感。你也试着把目光从感情中转移到别的方向,嗯?”

魏晓林苦笑一声,说:“安导给的建议我当然很感谢,但是安导,我这样说也不全都是情绪化。”他放低了声音,有些怅惘地说:“我和谌老师的事情安导或许都知道吧。”

安圳河身为旁观者,大抵知道,却也不清楚细节,于是回答道:“知道大概。”

魏晓林长叹一口气,说:“那安导知不知道,其实谌老师有好几次都已经打算跟我断了,只是因为我认识了安导您,才又几次让他改变主意。”魏晓林抬起头,看向安圳河,说:“安导难道真的不觉得,谌老师对您旧情难忘吗?如果有这么深的缘分,其实再续前缘,也就不耽误两个人了。”

“不耽误两个人,更不会因此耽误了你是吗?”安圳河笑了,他并没有因为魏晓林这段有些冒昧的话感到难堪或生气,反而给魏晓林倒了一杯清酒,说:“这一小杯干了,我给你讲讲我们的故事,看在你这么好奇的份上。”

魏晓林嗫喏道:“我没有好奇……”但在安圳河的注视下,他还是一口闷了。

在安圳河的故事里,谌锐是个自视甚高的中二病,表演系和导演系合作出期末演出,谌锐和安圳河分在一组,两人因为期末表演屡屡争执,最终不打不相识。在当时看来,针锋相对又志同道合的灵魂伴侣是很难得的,两个人顺利完成了许多优秀作品。

安圳河带着谌锐进入自己的朋友圈,认识了他的发小范清枫。范清枫在电影学院读一个与电影艺术无关的专业,三人同在一所学校,几乎形影不离,因此在刚开始的一两年,体位问题从来不曾成为安圳河与谌锐的主要问题。

那时他们之间产生的大部分争执都来自于对艺术的不同理念,但他们因为这而感到快乐,甚至依靠争执互相扶持进步。

直到大四范清枫毕业实习,他们两个人有了大量独处的时间,年轻人偷偷摸摸开始探索成年人的快乐,谌锐和安圳河却屡屡失败,没有人愿意低头。

“其实这是我们长期以来都潜伏着的问题,在业务上,我们争得面红耳赤,觉得这是一种专业的表现,但从那时起我们就没有人养成退让的习惯。只是那时我们没有注意到。”安圳河说。

床上的不和谐直接影响到了床下的生活,两人的执拗不再是曾经可爱的优点,而成为了不可理喻的毛病,安圳河不是喜欢忍耐的人,他首先提出了分开。他的竹马好友范清枫闻讯而来,趁热打铁,向安圳河表白,安圳河与范清枫两人一同成长,对性格和秉性都十分了解,安圳河又震惊于范清枫多年的默默守候,于是两人顺理成章在一起。

“在谌锐眼里,十多年令他无法释怀的并不是我这个人,而是他如此骄傲自负,却输给了范清枫,他不是不能爱,他只是输不得。”安圳河慢悠悠倒了杯酒,冲魏晓林说:“他很傻X,对吧。”

魏晓林无言以对,只好说:“我没听说过安导您有另一半。”

安圳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短促地解释:“出车祸了。十多年前谌锐刚知道我们好上的时候,约了范清枫要跟他算个账,问问他为什么要挖好朋友墙角。他赴约的路上出了起车祸,在病床上躺了十多年。”

这个答案大大超乎魏晓林的预料,他手忙脚乱,无措道:“抱歉安导,我……”

安圳河摆摆手,目光有些隐隐的期待:“没事,最近护工说他状态好多了,有可能会醒来。我也在等他的答案,为什么喜欢要这么晚才说。”

安圳河冲魏晓林挑了挑眉:“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可以考虑我的邀约了吗?让我邀请两次还犹犹豫豫的年轻人可不多。”

魏晓林也把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说:“我……我努力演好!”

安圳河笑了:“不是努力,是必须,你不能砸了我名导眼光的金字招牌!”

给魏晓林施加完压力,半哄半逼着魏晓林立下必须演好的军令状,安圳河舒了口气,说:“其实不说性格秉性,谌锐对人不错,他本质上是个好人。”

魏晓林吃饭的筷子顿了一秒,然后夹起一块生鱼片,蘸了十足的芥末,说:“安导,这跟我没有关系了。”

芥末呛得魏晓林眼眶通红,安圳河举手投降,说:“好好好,我不说了,我让他死了这条心。”

第41章

安圳河的新电影计划在新的一年开机,赶上系列电影第一部 跨年档的热度,也为第二部预热。尽管离开机还有好几个月,但是网络上关于新电影选角的消息层出不穷,几乎把有名有姓的年轻演员猜了个遍。

但是没人猜到魏晓林,一来外边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魏晓林已经解约了,还都当他处于和广和娱乐扯皮的阶段,二来这个角色是安圳河亲自跟魏晓林敲定的,中间没有经过工作人员的手,当然也就没有泄露的机会。

魏晓林有了一部作品邀请,先前心里那种茫然无措之感就减退许多,他安下心来,继续在学校里恶补自己曾经落下的知识。

但学校的学生也并不都是像他的舍友们那样亲近喜人,也有心怀恶意想要刺他两句的,看到魏晓林在学校图书馆里待着,就上前不怀好意地问大明星不去跑通告怎么还在图书馆里待着。

这样问的人不少,魏晓林懒得扯那么多,找了个借口敷衍说自己准备继续攻读硕士学位,就不去跟外面的人抢饭碗了。这一来二去的,他打算退圈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光在学校里疯传,在网络上也流传开来。

其实这个消息的扩散对魏晓林而言又是十分恶意的了,如果他真的去读了,那就会被人认定为想要躲几年舆论的压力,让健忘的观众忘记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争议,如果他不读,那又会被认定为舍不得名利,出了那么多事情还妄想翻身云云。

魏晓林自己也看到了这些,但他不是很在乎,事到如今观众的好评恶评已经很难再伤害到魏晓林了,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已经很难,如果再去事事顺了外人的心意,那天只会更累。

在FOREST出道的几年里,魏晓林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永远永远不要因为别人影响自己的情绪、自己的路线、自己该做的事情。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柯星和谌锐的轮番s_ao扰,魏晓林做事的效率提高很多,他的课程已经顺利赶上,而那边安圳河的新电影已经到了准备进组开机的阶段。

进组开机前的宣传预热工作,安圳河本人不是很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但是人在市场身不由己,安圳河也做出了许多妥协,电影的宣传搞得有声有色,把最让人期待的男主角放在了最后。

电影宣传配合着第一部 上映的节奏,尚未到新年,但是第一部电影已经开始了提前点映,原定由魏晓林出演的角色最终找到一个新人扮演,演得不功不过,许多专业影评人在观影过后都对这个角色表示了遗憾,屡屡提到如果由原定的魏晓林出演这个角色,想必会收获更多关注,为影片增色不少。

这是宣传的第一步,有了这个起步,虽然夹杂着不少对魏晓林的质疑,但是魏晓林其人的灵气和表现力渐渐被提上日程,开始被人们津津乐道,见仁见智。

配合着前期宣传,魏晓林出演系列电影第二部 男主角的消息终于官宣,一时间网络上各方声音混杂,最主流的莫过于魏晓林背后自有高人,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能摆平。

魏晓林的粉丝还没来得及体会魏晓林终于能拍电影的喜悦,就要被迫提刀上阵,和各路人马争辩不休。

现在网络上对于魏晓林的主流意见是他背景很硬,否则怎么会像这样,不管闹出什么新闻都能妥善解决,遇到问题能拉动影帝澄清,顶级导演一次邀请合作不成还有第二次定制男主,关于魏晓林背景的猜测已经远远超过对电影本身的关注。

魏晓林平心静气,不理会这些议论纷争,只专心做开拍前的准备工作。期间谌锐找过他一次,正处在考试周,学校图书馆人满为患,魏晓林已经考完了一些课程,正忙着收拾行李。过几天就要进组拍戏了,剧组在雪乡开机,他愁着带点什么防寒衣物过去。

宿舍里只有魏晓林一个人,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正撑着下巴啃着指甲对着行李箱发呆,听见敲门声魏晓林便随口说:“请进。”

抬眼一看,推门进来的正是衣冠楚楚的老熟人谌锐。他靠在门口,问:“我可以进来吗?”

魏晓林皱了皱眉,问:“你怎么进来的?”

谌锐眨眨眼睛:“楼下阿姨是学校老员工,我上学的时候跟她很熟。”

魏晓林不想让他站在人来人往的楼道里招摇,只好说:“那你进来吧。”

谌锐找了个椅子坐下,环顾宿舍一圈,最终将目光落在魏晓林的行李箱上,看了两眼,他说:“不用带太多厚的毛衣卫衣,带了也没机会穿,带两件加厚的外套就可以了。”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