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24节

孤木成林 第24节 腐书耽美

谌锐陷入了沉默,这样的沉默和先前的沉默都不一样,空气中不再涌动着谌锐躁动不安的情绪,一切都冷了下来。就在魏晓林想转身离开的时候,谌锐突然开口了:“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魏晓林歪头想了一下,站在原地主动张开双臂,谌锐上前抱住他,他贴在他耳边低声说:“但是我还不能像你一样绝情。以后遇到什么困难,还是可以来找我……”谌锐感觉自己还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是最终他顿了顿,拍拍魏晓林,说:“你走吧。”

魏晓林回到车上,安圳河问他:“你说完了?”

见魏晓林点了点头,安圳河便拍了拍方向盘,说:“那你坐会儿,我找他说几句话。”

安圳河走过去的时候谌锐正在原地发呆,认识谌锐十多年,安圳河没见过谌锐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看见安圳河走过来,谌锐笑了一下,问:“怎么?你来看我笑话了?”

安圳河也笑了一声,“怎么,我不能看吗?”

谌锐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心里有这个预感,但是真正得到这个答案了,还是比我想象得要更难受一点。”

安圳河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你呢,二十几岁就万花丛中过,看着老练,其实幼稚,每一次都潇洒挥挥手,看着洒脱,其实最拖泥带水,还不如一个真正的小朋友来得痛快。”

谌锐干笑两声,小声嘟囔道:“那我以后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安圳河哈哈大笑:“谌锐,你几岁了,孤家寡人活不下去吗?再说了,难道所有喜欢都得以在一起作为结局才行吗?不在一起是不在一起,喜不喜欢是你自己说了算。你真是……”他摇摇头,说:“算了,我回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第48章

安圳河那几句话鼓舞了谌锐,晚上魏晓林回到剧组的酒店,就受到了谌锐发来的消息,谌锐说:“你以后有什么拍摄中的问题还可以来问我,我毕竟也是师哥。”

魏晓林不知道该怎么回他,最后只好忽略了这个消息,反正他拍摄这么忙,一天也看不了几次手机,回不了几条消息。

剧情拍摄过半,日程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他们面临转场。男主角从被动防御进入主动进攻阶段,离开了雪乡,即将入世接触更广阔的天地。

转场前他们集中拍摄了男主角功成名就后回到自己最初的雪域天地,立于山巅孤独求败的戏份,拍完以后安圳河问魏晓林拍得爽不爽,魏晓林穿着戏服乐呵呵:“爽是爽,但中间没个过程就突然天下第一了,心里有点虚。”

安圳河也笑:“所以才要转场,给你个机会单挑群斗去。”

来雪乡拍戏的剧组少,转场过后去了影视城,有好些剧组扎堆在这儿拍戏,他们来的影视城规模比之上一次谌锐带魏晓林去的影视城,规模要更大,这还是魏晓林第一次来,整个人兴奋不已。

拍了一个多月的戏,魏晓林和剧组演员的关系也拉进了一些,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归功于魏晓林并不是偷懒耍滑有背景的那类人,所以杨轩他们对他少了很多偏见。见魏晓林如此兴奋,杨轩笑话他说:“一看就是没来过影视城的,过两年你一年里有两百天都待这儿拍戏的时候,可能看到门口这条大街都想吐了。”

魏晓林便问杨轩:“轩哥去年在这儿待了两百天吗?”

杨轩眯着眼睛摇了摇头,说:“没两百天那么夸张,一百八十多天吧,大半年的时间都耗在这儿了。待了两百多天的是叮铃,年产四部戏,三部大女主一部特邀,你说吓不吓人。”

魏晓林闻言又看向岳叮铃,岳叮铃忙着补妆,只能从鼻子里哼哼两声,说:“十八九的小姑娘都拿小金人儿了,我们大龄女演员不努努力多拍点存货,还怎么活?我在这边待了二百四十天,出去了转头还拍了个小成本都市爱情喜剧呢。”

听完岳叮铃的话,魏晓林暗自咂舌,岳叮铃光拍戏就拍了三百多天,再算上剧组宣传、商业活动,几乎是全年无休。

魏晓林以前没觉得自己大龄过,或许是因为他还没完全踏入这个圈子,他作为偶像出道的时候十八岁,尽管是组合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大家年龄差也不过两三岁,不到二十岁就大红了,头顶光环,自然信心百倍。

现在魏晓林从偶像进入演员行列,有人从小就在各种剧组辗转拍戏,有人刚上大学就开始接各种角色,还有人一直蹲在影视城门口等着做群演发迹,大家入行早晚不一、机遇不同,却都有一个认知,年纪轻,就好接戏,至少能有机会积攒演艺经验,如果年龄大了还没能出头,那再想接到角色就很难了。

想到这里连魏晓林自己也开始恐慌了,他现在接戏这么顺利,想来也少不了人气和话题都具备的原因,而自己如果现在拍的几部作品都不能打响口碑,那想来危机感不会比岳叮铃少半分。

魏晓林心理压力大,连续几天的戏拍得都很一般,安圳河批评了他好几次也不见好转,正想抽空跟魏晓林谈谈,魏晓林就收到了余辉发来的消息。他和谌锐合作的电影《画框》入选了海外电影节,需要他请三天的假去参加电影节。

安圳河也想让魏晓林出去散散心,找回状态,批假倒是很快,还关切地问他:“三天够不够?我怎么感觉你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呢?”

魏晓林对了一下行程单,说:“应该够了,长途飞行,睡觉就在飞机上解决吧,下飞机就要参加活动了,我会尽快回来,不耽误剧组进度的。”

安圳河摆摆手,说:“得了吧,你不在剧组就先集中拍配角的戏,不是还有一周才动身吗,让统筹好好安排一下戏份,这几天你状态不好,你自己也明白吧,就不给你集中拍摄了,不然效果不好回头还得浪费时间返工。你自己好好调整,回来了如果还是这个状态我就不客气了。”

魏晓林要去海外电影节走红毯的消息不胫而走,和年轻艺人想方设法走红毯不同,魏晓林带着作品出发,他的粉丝底气要比其他艺人足很多。尤其是听说谌锐有可能会不出席此次电影节的时候,魏晓林粉丝的扬眉吐气之感达到了巅峰。

但是事情往往不会全如魏晓林粉丝的意愿,第二天,广和娱乐就宣布FOREST作为主题曲演唱组合同样受邀参加电影节。

魏晓林的粉丝气得要吐血。这主题曲的来历本就是广和娱乐高层想着借着光给FOREST分一杯羹,结果主题曲刚唱完魏晓林就退出了组合,但凡广和娱乐懂得避嫌,都会尽量低调不和魏晓林碰上惹出话题纷争,可魏晓林退队以来广和娱乐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不齿。

魏晓林粉丝讲话直接,毫不客气地说现在就是FOREST三人组糊了,所以才会屡次厚着脸皮倒贴魏晓林,借魏晓林的热度一次又一次捆绑提及退队的事情,毕竟这主题曲的资源都是厚着脸皮舔着魏晓林的个人资源得来的。

FOREST的粉丝也不客气,他们直言世界并不是离了魏晓林就不转,官方主动邀请FOREST参加电影节,FOREST三名成员不偷不抢怎么就不能出席了。

两边的粉丝你来我往搞得好不热闹,魏晓林自己也一阵头大,本来看到谌锐不来他还有点庆幸,谁知FOREST又要来了,看不见谌锐就要看见柯星,这日子总没个清闲的时候。

但魏晓林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在落地电影城,剧组聚餐的时候,他看见了悠闲靠在游艇栏杆上的谌锐。

谌锐穿了件海边冲浪特供的纯色棉T配大花短裤,感觉不像来参加电影节,倒像是来度假的,看到魏晓林,谌锐挑了挑眉,魏晓林叹了口气,只好走了过去。

“你不是不来吗?”魏晓林问。

“本来是行程太赶了,不方便调时间过来。”谌锐伸手拿了两杯香槟,递给魏晓林一杯,强行跟他碰了一下,说:“但我听说情敌要来,当然是排除千难万险也得求取真经。”

魏晓林翻了个白眼,问:“那你就穿成这样来吗?跟个导游似的,只差举个小旗子了。”说完,他趴在栏杆上,感受海风徐徐拂过,说:“你来了也挺好的,你不是每年都来吗?可以做剧组的地陪了。”

谌锐喝了一口香槟,说:“剧组可没那么大面子请我做地陪,给你做地陪倒是可以。我知道这边哪家中餐最正宗,还知道哪里的当地菜最好吃,特色店也差不多都逛过。怎么样,心动了吗?”

魏晓林切了一声,说:“那你把店名写下来就好了,不写也无所谓,我可以直接大众点评。”

魏晓林话音刚落,就听见另一个声音:“小林哥,我找了你很久,你怎么躲这儿说话呢?”

魏晓林转身一看,是柯星,柯星也端了一杯香槟,似笑非笑地盯着魏晓林。魏晓林皱了皱眉,反问道:“我躲了吗?柯星,喝香槟也能喝多啊?”

柯星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委屈道:“小林哥,我在机场的时候就在想我们能不能见面呢,怎么见了面你就对我这么凶?”

谌锐觉得魏晓林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比如对着自己,魏晓林吃软不吃硬,但是对着柯星,魏晓林又绝不会吃柯星卖惨装可怜那一套。想到这里,谌锐看了眼魏晓林的脸色,果然看到魏晓林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他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

柯星没等到魏晓林的答复,却又被谌锐给笑话了,忍不住反驳道:“你笑什么笑!你这个四处留情的禽兽!”

谌锐越发觉得好笑,说:“我禽兽,我可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开始发情。”

魏晓林听不下去他们两个小学生吵架,低喝道:“好了,都闭嘴!不嫌丢人吗?这里满大街都是记者!”

恰好此时游艇靠岸,谌锐向前迈了一步,隔开柯星,说:“得了,唱主题曲的往后稍稍吧,我要跟抓我的小警察一起上岸了。”

魏晓林又扭头看了眼谌锐,骂道:“神经!”

说完,魏晓林头也不回地自己上岸了,甲板上只留下谌锐和柯星。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不甘和斗志。

谌锐率先收回目光冷笑一声,说:“算了,我跟一个小孩儿在这较什么劲呢?我时间自由财务自主资源自力更生,你能做什么?你连抽空去找他一趟都费劲吧。”

谌锐说的的确是事实,柯星还是组合成员,即使他推掉个人活动,但组合活动他总不能不参加,他的钱是公司分成,赚得总不如谌锐多,甚至可能不如魏晓林多,连他之所以来参加电影节,都是因为魏晓林当初参演了电影,公司借着热度让他们也凑了个热闹。

反之谌锐,他时间充裕,到他这个程度的男演员,挑剧本的余地已经非常大,只有他想不想演,没有拿不到的剧本,他有经验有资源有地位,随手施舍一点,都是旁人可望不可即的。柯星的的确确没法同他相比。

海风吹得柯星心都凉了,他突然感到茫然,不知道自己拿什么和谌锐竞争,自己实在是太差了,差到魏晓林身边随便一个人,或许都比他要好。柯星知道自己如果有点自知之明就应该知难而退,但是他愣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是啊,我是很没用。”柯星笑着说:“但是影帝可能不知道,你们成功人士固然有自己的世界,但我们弱者也有弱者的活法。更何况,咱俩在小林哥面前都得夹着尾巴做人,我弱一点,小林哥就多同情我一分,倒是影帝你,尾巴翘这么高,这么牛逼,小林哥凭什么原谅你啊?他原不原谅你,对你好像也没有影响吧……”

柯星还没说完,就被谌锐重重一拳打翻在地,谌锐脸色非常难看,他指着柯星,说:“我以前没跟你计较过,因为觉得你是小孩子,但我看错了,你不是小孩子,你想得还挺多。那我以后不会客气了。”

谌锐说完,走出两步,过后又转过身,冲着仍然躺在甲板上的柯星好笑道:“你是不是疯了,你搞不清状况吗?现在根本不是他原谅你了就万事大吉的事情,也不是他只能在你我之间二选一的事情。他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人,印象都比对你要好吧。你还想道德绑架他?小小年纪,别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又走远了几步,谌锐仍然觉得不解气,又转身骂道:“我觉得你也别对他有什么想法了,你也太不了解他了,就你这样,下辈子再说吧。”

第49章

谌锐揍柯星的时候完全把魏晓林那句“这里满地都是记者”给抛到脑后去了,等他火冒三丈怒气冲冲上了岸,才一拍脑门想起这回事来。

甲板上是公共区域,海上的人岸上的人只要有心都能看到,更何况,谌锐心里清楚,拍他的人多得要死。

一开始谌锐打柯星的事情是一家海外媒体拍到了,但是海外媒体也只是冲着谌锐的名头,他们根本不认识柯星。国内媒体其实也发现这事儿了,但《画框》是这一年电影节的得奖热门,仅提名就有四五项,更有机会冲击最佳影片,他们担心私下打架的事情成为得奖的变故,终于良心发现了一回,纷纷压下了这件事。

不过这仍然挡不住网友自发地对电影节相关新闻的挖掘,更何况海外媒体虽然发在海外,但毕竟也是对公共开放的新闻,能看到的人不少,谌锐的竞争对手家更是迫不及待地将照片散布了出来。

佟蕾一个头两个大,顶着时差联系国内媒体撤稿子,这边还得对谌锐耳提面命:“谌老师,您多大了?您出道年龄快赶上柯星年纪了,您有什么可跟小屁孩计较的?”

谌锐仍然很生气,他再过两个小时就要走红毯了,这之前还预约了两个媒体的采访,现在媒体那边全都知道他在游艇上打人了,佟蕾还得把国内那边摆平,再让跟来的媒体别提这事儿。

看着佟蕾忙前忙后,谌锐不满道:“你别折腾了,他们敢问,我就敢答,我教训教训后辈怎么了,后辈做得不对前辈还不能管管了?”

佟蕾要给他跪下磕头:“大少爷,算小的求你了,你自己撒少爷脾气的时候,也给我们底层人民一个混饭吃的机会吧,您老想让我失业啊?说是后辈,那也是外人,公众人物谁敢在公开场合动手,你这公然把后辈打翻在地上,就说吵了两句也比这强。”

谌锐哼哼了两声,自知理亏,说:“我平时也不发脾气的,你知道的啊,他说话实在太过分了,现在的年轻人像是没人教似的。”

“那他没人教你就好好说话好好教他呗,动手做什么呢?”佟蕾扶额道。

“我教他?”谌锐冷哼一声,骂道:“我为什么要教他,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

眼看谌锐又要发火,佟蕾慌忙叫了暂停让他别说话,给他打理了一下妆发,说:“消停会儿吧,我刚看到约的一家媒体要上来了,一家采半小时,然后再收拾一下就要出发了,不然红毯那条路堵得很。”

两家媒体都按佟蕾的安排,照着提纲上的问题一一采完,尽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克制了自己的好奇心,谌锐的采访算是顺利结束,终于踏上了红毯之路。

《画框》剧组理应一同走红毯然后一同受访,但他们的采访环节安排在电影节颁奖礼前后,谌锐身价高,有单独的采访,是剧组里最后一个到场的。

好在FOREST组合并没有被受邀一同走红毯,这让谌锐的心情好了很多,他走上前,跟剧组一同走上红毯。红毯前有各家媒体支着长枪短炮,魏晓林对着谌锐欲言又止,一直到进了内厅,魏晓林才沉着脸对谌锐说:“你过来一下。”

他们二人选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魏晓林低声问道:“你为什么打他?”

谌锐摊开手,无奈道:“不为什么,觉得他这人不行。”

“你没脑子吗!公开场合直接打人,事情如果闹大了你的电影白拍了!跑这一趟的意义在哪里?”魏晓林低喝道。

谌锐很想跟魏晓林开玩笑,问魏晓林是不是在关心他,但是他之前已经和魏晓林说开了,当然没法再问这个问题,只好举手投降:“不是,这件事是我冲动了,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我想也不会影响到电影本身。”见魏晓林神色依然很难看,谌锐只好说:“你骂我我都受着,而且……你能骂我,我很开心。”

魏晓林瞪了他一眼,道:“神经。”

进场了有一个小型的酒会,观影环节还要推后,其实电影节就是无穷无尽的social环节,谌锐是熟脸也是大忙人,时不时有人同他打招呼,魏晓林不耐道:“他们在喊你,你快点过去吧。”

谌锐问:“你要跟我一起过去吗?我介绍他们给你认识。”

魏晓林摇了摇头,说:“算了,国内还没站稳脚跟,就不去拓展海外市场想着飞了。”

谌锐恋恋不舍地走了,很快就融入了那一片名流显贵之中,主流的海外市场对华裔乃至亚裔都有或多或少的歧视,但他们喊谌锐“Chen”的时候非常亲切,谌锐是个social高手,在国内圈子里是这样,海外也是一样。

魏晓林远远看着他,觉得谌锐的人生不需要付出真心实感也能过得很好,真要想收获真心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跑来招惹自己才是自讨苦吃,对他来讲,既没必要,也没成就感。

FOREST没跟剧组一起进来,但到底还是有入场资格,这些年国内各路人马把电影节、时装周之类的场合当做艺人从艺的镀金工程,没有关系也要硬扯上关系走一趟红毯,所以在妖魔鬼怪当中,FOREST的名头正规,倒比外边滞留红毯的人高级一些。

但要说真正的高级,还是跟着剧组风风光光进场的魏晓林最高级。大家曾是队友,但现在已然有了极大落差,因此吴棠和白杨见着魏晓林的时候,脸上都有点挂不住,毕竟他们能唱主题曲、能以这个借口来这一趟,还是因为魏晓林。

吴棠和白杨向魏晓林点了个头就算做打招呼,魏晓林跟他们没有什么情分可言,只看了一眼,就算是收下了这个招呼——魏晓林不是什么圣父性格,也天生不自带悲天悯人光环,尽管他知道FOREST里吴棠和白杨人气依然倒数,放眼圈内,依然没有他们二人的姓名,但是他也不想对这两人有什么多余的情感。当初他们是怎么咬牙切齿排挤魏晓林的,魏晓林可一点也没忘。

唯有柯星见到魏晓林,亲亲热热凑过去,喊他:“小林哥。”

魏晓林本来想垮下脸色让他好好说话,但是看到柯星的脸还有点肿,又凶不起来,只好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

柯星毫不在意,用眼神示意吴棠和白杨去别的地方逛逛,吴棠白杨也没有想要围观他们二人的心情,酒会上有世界范围内顶级的艺术家,他们也想多混个脸熟,收到柯星的眼神就走了,只留下魏晓林和柯星站在原地。

柯星问魏晓林:“小林哥怎么自己站在这里,不去逛逛?那人呢?带你进来就自己去风流了?”

魏晓林啧了一声,低喝道:“你好好说话,再说了,我跟他没有关系,我跟你也没有关系,我做什么事你别管。”

柯星委委屈屈点了点头,又跟魏晓林撒娇:“小林哥,我脸好痛,他打我下手好狠,肯定早就想揍我了。”

魏晓林不想再跟他说话,冷漠地说:“痛就上药,跟我说能好吗?你们俩打架斗殴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别找我当和事佬,如果你心里过不去,可以把他约出来打个痛快,别来找我抱怨。”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