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27节

孤木成林 第27节 腐书耽美

柯星跟在二人身后,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摄像机说:“看到没,五谷不分的下场就是这样,谁都嫌弃我。”

凭心而论柯星是很会做综艺节目的,他玩得开,也有梗,是个聪明人,他的跟拍导演也最为轻松,因为柯星总能很轻易地给出节目组想要的节目效果,虽然他一事无成,但是也必须要承认,一个节目组里是得有一个像他这样轻松会玩的人。

魏晓林也知道柯星节目做得不错,跟柯星录节目这几天其实更像是大家情商和艺能的集中体现,柯星心怀鬼胎还能得个优秀,而魏晓林自己则谨小慎微,时刻紧张,确实没有发挥出平时的水平。

三天的录制很快就结束了,投票时魏晓林左思右想,将票投给了一直负责做菜的辛苦的方翔,而方翔也确实获得了最多的票数四票,唯一的一票由柯星获得。

第一期录制结束,即将撤离营地的时候,方翔做了简单的总结,他对柯星的表现大加赞赏,自然也鼓励了其他几位成员。柯星趁着不注意,对魏晓林挑了挑眉,那意思分明是说下次还要和魏晓林一组,魏晓林避开了柯星的目光。

他一点也不想和柯星一组,柯星完全激发了魏晓林的斗志,如果没有跟柯星一组,魏晓林至少能发挥到八十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处处受制于柯星的一举一动,真是烦透了。

魏晓林结束第一期节目录制终于回到人类社会,因为一直在懊恼自己在节目中的表现,因此心情十分不好,情绪也很低沉。

余辉坐在车上正在和魏晓林核对之后的日程,看到魏晓林的脸色,他小心问道:“怎么,是节目录制不顺利吗?”

魏晓林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忧愁道:“跟节目没关系,是我自己对我的表现不太满意罢了。”

余辉心里一紧,便问起节目录制情况,魏晓林撇去柯星每晚的套近乎,大概同余辉说了说,余辉也叹了口气,犹豫道:“第一期节目就跟他在一个组,节目组想必都高兴坏了,免费的话题度说来就来。”

魏晓林丧气地说:“谁说不是呢,而且还不是分到一组去的,是我主动换到了同一个组,真是,这种抉择摆在我面前,我也不能那么小心眼,让女孩子过来风吹日晒吧!”

余辉安慰他说:“你也不要太烦心了,下一次分组的时候尽量不要跟他在一个组,有必要的话我去联系一下节目组,第一期的话题度都给他们营造得这么足了,节目组也不能总让我们难做吧。”

魏晓林又不想让余辉去找节目组。看柯星的表现,其实他也并不是不紧张,但柯星胜在脸皮够厚,不像魏晓林,稍微有一点问题就会左思右想,柯星靠着厚脸皮混了这几天,最后混得不错,魏晓林的问题就在于脸皮太薄。

魏晓林才不相信赵其就能看着自己和柯星一起录节目闹出巨大话题而稳如泰山,现在就是比拼定力的时候,谁先找节目组讨饶,谁就是心虚的那个,节目组同时邀请他们两个本就没打什么好主意,如果谁先低头,节目组未必买账不说,到时候再宣扬出去,又是一阵声讨。

不去跟节目组商量,说不定还有不分在一个组的时候,跟节目组商量了,节目组为了话题度能做出什么事就未必了。到时候就算撕毁合约结束录制,也是惹了一身s_ao。

想明白这一点,魏晓林突然觉得解脱了,他伸了个懒腰,哼了一声,说:“合约都签了,有什么可找导演组商量的,别人都能舔着脸录节目,我有什么不行的,我又不心虚。”

余辉看他这么快就想通了,也笑了,说:“那这事儿就先作罢,其实女嘉宾来录应该也没什么,既然参加了这个节目就要服从节目安排,能来参加应该都是有心理准备的,下次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不换也可以,换了的话,虽然显得你高风亮节了,最后还是给自己添麻烦。”

魏晓林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余辉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咱们明天开始去安导那边,这一周把配音的事儿结束了?”

魏晓林按了按太阳x,ue,说:“现在就去吧,安导那边现在是不是就在弄着呢,我之前在微信上问了安导一嘴。”

其实不是魏晓林问了安导,而是谌锐给魏晓林发了信息,问魏晓林什么回来,他来客串配音了。

魏晓林拍的电影是安圳河《剑客行》五色系列中的白,因为涉及许多玄幻色彩,后期烧钱特效也做了不少,但真正需要邀请非剧组演员来配音的总共也没几分钟的戏份,谌锐巴巴地跑去配音,不知道又打哪门子主意。

谌锐给魏晓林发完消息,魏晓林又问了安圳河,谌锐什么时候能配完音,安圳河用一副见惯大世面的样子对魏晓林云淡风轻道:“他连着来了两天了,你要不出现,他每天都能来我这儿坐班。”

第55章

魏晓林到了安圳河的工作室,果不其然看见谌锐捧着薄薄两页台词跟个大爷似的在沙发上坐着,搞得其他来配音的人局促不已,整个工作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宁静,只有安圳河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自动忽略了谌锐,坐在配音室里跟工作人员指指点点。

魏晓林进门,谌锐显然露出了笑容,原先不羁的坐姿也规矩了许多,立刻从半仰躺的姿势坐起来,装模作样对魏晓林关切道:“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不会是刚下飞机就来了吧!”

连余辉都忍不住在魏晓林身后轻笑了一声,魏晓林更是觉得滑稽,他皱起眉头,问:“那你在这儿干嘛呢?”

谌锐扬了扬手里的台词,说:“等着配音呢!你们同事效率好低啊,你过来之前半小时他才结束,五分钟的戏录了一天,被你们安导骂得……”

“你别说别人,这电影有你什么事儿啊,你配什么音?”魏晓林进到安圳河的工作室里,也坐在沙发上,故意问谌锐。

谌锐也是个极其不要脸的,他笑嘻嘻对魏晓林说:“我配山神啊,就是你梦里梦见的那个,给你指点迷津拨开云雾的山神。”

魏晓林一口水要喷出来,那个山神是在魏晓林遇到困难想要放弃时在梦见的一个角色,给他讲解了魏晓林饰演的男主身上背负的责任和往事,总共加起来没有三分钟的戏份,也值得谌锐这种身价的人跑来配音。

魏晓林啧了一声,问:“安导花多大价钱请你来配?”

谌锐洋洋自得道:“我不要钱,义务劳动。”说完,他又做出一副免得魏晓林误会的样子,故意说:“我这也是为了你们电影宣传着想,你想想看,我和你们安导从来没合作过,第一次合作就是客串配音,不能作为卖点吗?”

魏晓林呵呵两声,说:“那你问问安导想要这个卖点吗?”

恰好此时安圳河从录音室里出来,听到魏晓林这话,他笑眯眯说:“我无所谓啊,有人愿意义务劳动,我们万恶的剥削阶级乐见其成,全剧组可能除了小林不乐意,其他没有不满意的吧。”

魏晓林哼了一声,安圳河说得没错,全剧组只有他会介意谌锐来配音。谌锐说的句句在理,他为电影配音本就是个卖点,第一次和安圳河合作更是卖点中的卖点,用谌锐一个人的影响力就能拉动无数人的关注,只赚不赔的生意,为什么不去做。

魏晓林不开心了,就皱起一张脸,谌锐又觉得不能把人逗太狠,免得惹急了,赶紧换了个话题,问:“你下飞机以后吃饭了吗?我带你去吃饭。”

安圳河故意凑热闹,举手说:“我也没吃!”

谌锐无视了安圳河的请求,只冲着余辉旁边跟着的助理小艾说:“小林的新助理是吧,我订几份外卖,留你的电话,待会儿你去取了分给大家吃。”然后便站起身,冲着魏晓林说:“走吧,去吃饭!”

魏晓林皱起眉头瞪着谌锐,不悦道:“我有答应你要去吃饭吗?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自作主张?”

他这话讲得极其刻薄,又当着工作室众人的面,可谓是一点也没给谌锐留面子,但是还没等到魏晓林想看的谌锐翻脸,他自己的肚子就先咕咕叫了起来,谌锐便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脸“你自己看看”的表情。

余辉适时地给魏晓林台阶下,哄他说:“小林,你去吃点饭再回来吧,配音是个体力活,你今天就只在飞机上吃了个面包。”

魏晓林今天频频被怼,心里不爽到了极点,重重哼了一声,起身就出去了。谌锐追出去之前还得意地冲余辉和安圳河挑了挑眉,说:“不错,会发脾气了,有了点巨星大牌的样子。”

谌锐出去以后,工作室的沙发上只剩下了安圳河和余辉,沉默了一会儿,安圳河首先开口了:“如果作为导演的话,我可能没立场问这个,但我作为小林的前辈,作为一个欣赏也爱护他的前辈,我想问问你作为经纪人,怎么看待他现在……现在这个情况。”

余辉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安圳河欲言又止的情况指的是什么情况,他笑了笑,说:“给小林规划的路线原本也不是偶像路线,结合他先前的一些新闻,以及由此引发的舆论形象,也不适合做清纯恋爱幻想对象。所以他现在这个情况,如果做出选择,也不会影响后期的事业规划。”

安圳河不置可否,只点了点头,又说:“但是你们做经纪人这个行当的,拿钱办事,有些期望和嘱托就显得有些不现实,但我还是想说,希望你对小林不要只是一个雇主和雇员的关系,如果你把他的事业当成自己j-i,ng心打造的作品,那他也不会让你十分失望的。”

余辉笑了笑,说:“这个我明白,不过让我出于私心来说的话,我既希望他能尽快做出选择,又希望他不要做出选择。”余辉叹了口气,“小林是个还不怎么会掌控自己情绪的人,他做出抉择了,就不会再这么轻易地被其他事情干扰,但是如果他真的选择了,我又担心他会因为情绪化,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余辉和安圳河忧心忡忡的谈话魏晓林并不知情,他怒气冲冲走到电梯口,就被谌锐追了上来,电梯门打开,谌锐跟条鱼似的紧跟着魏晓林蹭进电梯。

电梯里还有别的人,魏晓林不便开口,只一直冷着脸。电梯一直将他们送到地下停车场,出了电梯,魏晓林站在电梯口等着谌锐带路,谌锐手里转着车钥匙,一副花花公子的轻浮样子,假模假样地问:“哟,这会儿又不生我气了?”

魏晓林翻了他一眼,说:“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无聊。”

坐上谌锐的车,魏晓林一直没说话,谌锐没话找话,问他:“那你说说我哪里无聊了?”

魏晓林只歪着脑袋看窗外,没好气地说:“之前在剧组的时候都已经给你说得很清楚了,你怎么总是这样,我说话让你觉得很没威慑力,很容易就打破是吗?”

谌锐被魏晓林戳中痛脚,避开他的问题不答,车里的空气立刻就凝固了,魏晓林不理他,只专注地盯着窗外看。可越看越不像是要去吃饭的地方,魏晓林才终于转过头来,问谌锐:“你要带我到哪儿去?”

一直到车开进一个低调的小区停下了,谌锐才说:“下车吧,今天在家里吃饭。”

魏晓林认出这是他之前来过一次的谌锐的家,他还记得上一次在这里,谌锐将他堵在门口时两人的争执,于是立刻警惕地站在车边,说:“为什么?”

谌锐无奈地叹了口气,有点疲惫地说:“没有为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去深山老林里待了这么几天,应该吃一顿有滋有味的饭,而不是去什么饭馆酒店一边吃一边担心被拍。”

不管谌锐到底怀的什么心思,但谌锐的确是说到了魏晓林的心坎上,录了几天节目,魏晓林身心俱疲,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毫无形象地瘫在家里大吃特吃,而不是在公共场合矜持优雅并疲惫地进餐。

但魏晓林了解谌锐为人,还是谨慎地问:“你现在做菜,什么时候才能吃上?”

谌锐没好气道:“我哪有那个功夫,都是家政过来配菜,我待会儿只要下锅就好了。”

魏晓林又问:“你确定是只吃饭吗?”

谌锐已经要进电梯了,他边走边说:“你要是想喝酒也行。”

魏晓林想了想,最终咬了咬牙,跟着谌锐一起进了电梯。谌锐见魏晓林跟进来,喜形于色,嘴角很小弧度地弯了弯,被魏晓林眼尖地发现了,他低声吐槽道:“没安好心。”

谌锐哼哼两声,说:“我心天地可鉴,捧出来给你,你倒是看看呢?”

两个人说着,电梯到了,进了家门,谌锐说得果然不错,家政阿姨已经将要做的食材都处理好,整整齐齐摆在厨房里,只等着谌锐下锅。

谌锐进门洗了手换了家居服,对站在客厅里四处张望的魏晓林说:“我去做菜,一会儿就好,你自己先玩。”

魏晓林还是第一次静下心来参观谌锐真正意义上的家,上一次他来的时候,自己还有一屁股烂账没解决,本来是指望谌锐开导自己,没想到情形越搞越乱。现在一切都被魏晓林自己快刀斩乱麻,倒是有心思参观谌锐的家了。

谌锐家里的装修依然是那种一看就没花什么心思的样板间装修风格,但是因为家里有很多谌锐工作相关的细节,就显得日常了许多。谌锐家有一个巨大的置物架,他从业十多年来获得的奖杯被一个一个摆在置物架的小格子里,影迷送的礼物信件合影,也都一一装裱好,摆在置物架上,整个置物架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显然是家政阿姨的重点工作对象。

谌锐对演员这个行业的喜爱和专注程度,魏晓林以前对这个并没有实感,因为谌锐看起来永远是那副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样子。哪怕是魏晓林跟谌锐拍戏的时候,谌锐也总是游刃有余,很轻松就能拍出很j-i,ng彩的一条。他做什么都太容易了,魏晓林反而很难感受到他的真心。

现在魏晓林看到一个自己心中的浪荡子的珍藏,突然觉得自己可能触摸到了一点点谌锐的灵魂,摸到了他的一点点柔软。

谌锐做了六个菜,魏晓林觉得他没花多久就做好了,谌锐来喊他吃饭的时候,他正站在置物架旁翻看谌锐的相册,见谌锐过来,魏晓林问:“我可以看吗?”

谌锐挑了挑眉:“如果我说不可以你不是也看了?”

魏晓林于是便合上了相册,说:“你如果说不能看,那我就会自动忘掉刚才看的。”

谌锐给他摆好碗筷,说:“逗你的,没什么不能看的,摆在那儿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魏晓林坐了下来,先尝了一口谌锐做的菜,然后促狭地眨眨眼睛,说:“如果以前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你肯定不会让我看吧。”

谌锐面色有些尴尬,低声说:“说什么呢!”然后便低头快速扒饭吃了起来。

第56章

魏晓林刚才翻的是一本相册,谌锐大学时期的相册,尽管照片保存很好,但仍然免不了显得有些老旧。相册里夹了许多张年轻的谌锐和年轻的安圳河的合照,有些是他们两个单独的,有些还带着另一个年轻的男孩子,魏晓林猜那应该就是安圳河口中所说的他的另一半。

相册里夹着魏晓林不了解也无处了解的关于谌锐年轻时的故事,谌锐在魏晓林眼里幼稚且小心眼,并不像是念旧的人,却能完完整整保存着这样的合照。

这个认知让魏晓林的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其实在他翻开相册的第一秒他就想合上了,但是好奇心又驱使着魏晓林继续翻看。他也很想知道年轻时候的谌锐是什么样的,想知道谌锐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安圳河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早在魏晓林当初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安圳河和谌锐的相处就非常自然,现在也一样自然。一直没能放下那件事的是谌锐,魏晓林觉得谌锐应该是非常非常深刻地喜爱过,否则也不至于十多年念念不忘。

但是相册里的画面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像所有年轻人都会有的合影一样,他们拍了许多很青春甚至有些稚嫩的合照,夹在相册里,并没有什么偶像剧里常常会演出的,照片背面以钢笔郑重写下的纪念和表白。

魏晓林自己也觉得自己想得有些太多了,年轻男孩子谈恋爱并不会像偶像剧里的小女孩那样,细腻又敏感,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粗线条粗神经的。哪怕是自己,也没有留下什么心动的证明。更何况谌锐这样的人,他的放不下,更多的可能来自于被替代的愤怒。

“不是因为你不知道才不给你看。”谌锐突然开口,他说:“是因为我觉得丢脸。”

魏晓林很快反应过来谌锐在说什么,他咬着筷子尖冲谌锐说:“没在一起就叫丢脸吗?还是因为被甩了觉得丢脸?”

谌锐想回答他这个问题,但是抬起头来顿了两秒钟,最终还是说:“算了,吃饭吧。”

魏晓林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纠葛太多,主动换了个话题,说:“你怎么做这么多菜,就我们两个人,吃得完吗?”

谌锐见他不再追究相册的问题,也松了一口气,同魏晓林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请人吃饭是个郑重的事情,做菜得做双数,嗯?”

魏晓林笑了笑:“你们年龄大的人真讲究。”

谌锐被魏晓林嘲笑了年龄大,但也不恼,反而饶有兴趣地反问:“那你年纪小,不也吃得津津有味?”

魏晓林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飞机餐太难吃,而且是你自己主动邀请我来吃饭的。”

谌锐听了魏晓林这话,反倒沉默了,他安静了一会儿,看着魏晓林埋头吃饭,神游天际想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了:“你想过吗?为什么我会带你来我家吃饭?”

魏晓林停下自己动筷子去夹小排骨的手,莫名其妙道:“不是你自己带我来的吗?这个问题你要问几次啊?吃你顿饭还得反复报恩啊?”

谌锐有些难以启齿,他几次想要开口,看得魏晓林更加莫名其妙,直到谌锐最终放下了筷子,说:“那是因为……因为你曾经,也想要请我吃一顿饭。”

谌锐猛然间提起陈年旧事,魏晓林一时间有些懵,这些年他工作繁忙,一个日程赶着一个日程,已经很少有j-i,ng力去想起曾经沉溺于情情爱爱的往事了。谌锐的话像拨片,撩动了魏晓林对往事已经沉默许久的记忆,嗡嗡作响,余音绕梁,于是魏晓林也轻笑一声,放下了筷子。

“好端端的,说这些事做什么?本来都要不记得了。”魏晓林说。

谌锐转头看向魏晓林,问他:“真的要不记得了吗?但是我不想你不记得。”

魏晓林的神色冷了下来,他转开脸,说:“突然说起这些,都没心思吃饭了。”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