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29节

孤木成林 第29节 腐书耽美

魏晓林已经往嘴里塞了一个金银馒头,含糊不清地说:“别的不要了。这金银馒头做得不错,外边还有点酥,里边很软。”

做完现场版大众点评,魏晓林就跟着余辉和小艾离开了谌锐家。家里只剩下谌锐一个人兴奋地走来走去,说:“金银馒头,金银馒头,真是救命的馒头!”

魏晓林坐在车上,余辉看了他几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魏晓林吃掉最后一个金黄小馒头,说:“辉哥想说什么就说吧。”

余辉笑了笑,说:“昨天你走了以后,我跟安导聊起了你感情方面的事情。”余辉像打预防针似的先说:“不过我不是来干涉你的感情。我带过的艺人没有走偶像路线的,也会让感情和事业分开,让事业不被影响,这你放心。”

魏晓林低头笑了笑,说:“可是辉哥,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点早,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呢。”

余辉诧异道:“没想过吗?”他摇了摇头:“但是现在任谁看你的情感抉择都是一个不得不做的决定,一直拖着耗着并不会解决这个问题,反而会拖累你的工作乃至事业。”

魏晓林无奈道:“可是我也跟他们说过很多次我的决定了,你也看到了,没用。我总不能一直躲着藏着吧,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余辉看他情绪有点激动,心想魏晓林果然还是那个很容易情绪化很容易被影响的性格,如果关于他感情方面的事情再不能尘埃落定,那只会让他越发烦躁。于是余辉试探着问:“我说的不是让你劝他们放弃,而是,试着二选一呢?”

魏晓林诧异地转头看向余辉,眼里充满了震惊和不解:“二选一?我为什么要二选一,他们两个有哪个值得我二选一吗?你知不知道他们对我做过什么?”

余辉安抚地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他说:“但你总要向前看,总是记着过去不好的事情,自己会越来越意难平,既然已经发生了,也已经过去了,努力在所有方面都活得比他们要好,会让你觉得更解气的。”

魏晓林毕竟不是那种心思恶毒心机深重的人,他一时生气说了气话,说过以后自己也冷静下来,他缓慢摇了摇头:“我不想我做什么事情都建立在要报复他们的心理上,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而已,跟他们没有关系。”

想到在谌锐家里几次把谌锐问得哑口无言,魏晓林又轻轻笑了笑,说:“而且,我也解气了。”

余辉心里松了口气,试探地发问:“那小林,难道你自己就没有觉得,你其实已经松动了,在试着接受了吗?”

魏晓林像触电似的飞快反问:“谁说的?我有吗?”

余辉的目光落在魏晓林手里拿着的餐盒上,那里边装着谌锐买给他的金银馒头,魏晓林刚刚吃下肚。

魏晓林感受到余辉的目光,再一次像触电一样将餐盒扔到自己身侧,说:“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想解释,但转念一想,这又有什么可解释的,于是大手一挥,道:“哎,反正我跟他没有关系!昨天没有,以后也没有!”

余辉捂着嘴假装咳嗽遮掩自己的笑意,他说:“好,你说没有就没有吧,我也只是给你提个建议而已,最终还是要你自己做决定的。”

第59章

魏晓林配音的时间安排了一周,他对自己要求严格,戏份又多,配音的时候情绪把控不比拍戏简单,几乎相当于再演一遍自己的戏份,遇到重头戏,魏晓林体力消耗也很严重,好在一直有人跟着。

跟着的除了魏晓林的工作团队,还有谌锐。

谌锐是在魏晓林离开他家的当天下午出现在安圳河工作室里的,那会儿安圳河正在给魏晓林讲戏,第一次配音,魏晓林总是难免紧张和疏漏。所以当衣冠楚楚器宇轩昂的谌锐走进工作室的时候,魏晓林几乎要暴走了。

这个从昨天到今天一直y-in魂不散的人,今天做得显然更过分了,他把自己收拾得体面光鲜,魏晓林看着他穿的一身衣服有点眼熟,打开手机一搜索,居然还是秀场新款。

魏晓林冷哼一声,问谌锐:“你是不是太夸张了,你来配个音也要穿品牌赞助吗?”

谌锐抻了抻衣角,得意地问:“怎么,不好看吗?我找PR送来亲自选的,我还觉得很不错呢。”

魏晓林见他一副美滋滋的样子,手里夹着做笔记的笔啪嗒掉在地上,他摇摇头,说:“你太浮夸了,真的太浮夸了。”

安圳河也跟着笑,他站起身给谌锐倒了杯水,说:“小林啊,我看他今天也不是来干活儿的,他就是来孔雀开屏的。”

把水递到谌锐手里,安圳河也有点咬牙切齿,恨恨道:“连续几天来我这儿碍眼了?搞得工作做不完不说,我的茶倒是喝了不少。真够烦人的。”

谌锐啧了一声,说:“你怎么这么小气?我改天还你两盒。”然后他又问魏晓林:“你喜欢喝茶吗?喝什么类型的茶?我也给你几盒吧,别人送我的好茶,珍品呢。”

魏晓林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谌锐,看了几秒钟,他弯腰捡起了自己的笔,然后用笔轻轻怼着谌锐的胸口,说:“我不喝,离我远点,我在对台词。”

谌锐还想靠近,魏晓林举起手里的笔按了一下,把笔芯按出来,说:“你是不是想让我用这一头怼着你的衣服戳几下?”

谌锐看了看自己搔首弄姿换上的新衣服,悻悻地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又大义凛然一般说:“不过你如果一直禁止我靠近,那你想划拉就划拉吧。”

魏晓林站起身,说:“没工夫理你了,我要去配音了。”

可魏晓林刚刚站起来,谌锐就跟着站起来了,他示意魏晓林进到配音室里,魏晓林莫名其妙:“来回没有十步路,干嘛,你还欢送我?”

谌锐笑了:“我跟你一起进去。”

魏晓林再度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问:“你进去干嘛?还没到跟你的对手戏。”

谌锐美滋滋地秀起优越感:“我经验丰富啊,我可以指导你怎么配,提升你的效率,而且咱俩还有对手戏呢,你忘了吗?”

谌锐顺理成章地跟魏晓林一起进入录音室,魏晓林没理他,自己对着台词开始试音,谌锐则站在一旁看着屏幕上的影像。

魏晓林这会儿配音的部分是自己因年轻气盛过分轻敌而受伤遭挫,他拒绝了好友——也就是杨轩和岳叮铃饰演的他的青梅竹马的伙伴的帮助,孤身一人去山野之间泄愤。

配完拒绝好友的部分,魏晓林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安圳河从一旁过来,给他指点了一下,魏晓林点点头,说:“那一会儿我再试一次。”

谌锐原本一直沉默地看着,这会儿他突然开口了,他说:“虽然男主角这个角色跟你自己有很多相似的部分,包括现在这个片段,也很像你自己的性格,但是你能不能试着将自己从男主角身上适当地剥离一些。”谌锐皱了皱眉,说:“你刚才念台词时的语气都太像魏晓林本人了,对熟悉你的人来说,很难入戏。”

魏晓林原本听着谌锐的意见觉得挺靠谱的,但是听到后面又忍不住怼他:“谁熟悉我了?你吗?”

谌锐嘿嘿一笑,摊手问他:“难道不是我吗?”

魏晓林翻了个白眼,转身气呼呼地戴上耳机继续配,但是不得不说谌锐的指导是有效的,魏晓林按照谌锐说的重新试着找了找说台词的状态,果然事半功倍,效果好了不少。

魏晓林顺利找到感觉,趁热打铁便开始准备下一场重头戏——他独自一人在山里舞剑泄愤,发泄心中的痛苦和失落。

这场戏更多的是动作戏,魏晓林自己则需要极大地调动情绪,他来回将这段戏配了三遍,才终于觉得满意。配完这段魏晓林自己都觉得有些虚脱,配音等于把之前拍过的戏份再重新演一遍,一点不比拍戏轻松。

谌锐在一旁跟个保姆似的,魏晓林一配完,就端茶倒水很是殷勤。等安圳河说可以了,谌锐马上就问魏晓林:“怎么样,累了吧,今天收工吗?去吃饭吧!”

安圳河冷冷地c-h-a进来,说:“吃什么饭?你不是客串吗?不配了吗?”

谌锐颇有些失落,问安圳河:“怎么还配啊?刚才又是打又是杀的,体力都跟不上了,小林怎么跟我搭戏啊,明天等他休息好了我再来。”

安圳河冷哼一声,说:“你想得倒挺美,还明天再来。明天其他演员要过来跟小林对别的戏了,你在这儿耽误时间浑水摸鱼也有个度吧!”

谌锐闻言很是失落的样子,翻了翻手里薄薄的两页纸,问:“那我就没别的戏份了啊?”

安圳河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敲敲桌面,说:“做特效贵着呢,哪有那么多经费给你加戏,别吵吵了,快点儿。”

谌锐像英雄就义一般翻开了自己的两页纸,开始和魏晓林对台词,他配的是山神,声音严肃庄重,谌锐特地压低了声音说话。不得不说谌锐的台词功底确实是很好,虽然只是客串,在魏晓林看来谌锐好像也一直在s_ao扰他,并没有好好准备过他自己的戏,但是一上阵,谌锐还是对得起影帝的招牌。

失败对于尽管年轻却顺风顺水成长至今的男主角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他尚不知人间挫折九九八十一难,一次失败就愤恨不已,在山中吵闹,最终体力不支在树下沉沉睡去,却惊醒了山中山神。男主角在梦中与山神进行的一场对话,实则也是自己和心灵的对话,对话中男主角一直保持着一种天然崇拜之感,对山神所说的一切都言听计从。

如果是几年前的魏晓林,崇拜谌锐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对现在的魏晓林来说,他很难从心底里百分百敬重仰慕这个人,连续配了两次,魏晓林状态都有点不到位,太轻了,没有达到安圳河想要的效果。

谌锐摘了耳机,盯着魏晓林看了一会儿,像是发现了症结,他说:“咱俩聊聊吧。”

魏晓林依言跟他坐在沙发上,谌锐先问他:“你明白塑造角色是什么意思吗?”

魏晓林点了点头。

谌锐也点点头,又问:“那你明白体验派的度在哪里吗?”

这次魏晓林没有点头,他看向谌锐,谌锐叹了口气,说:“你太容易把自己代入角色当中了,或者这样说,你分不清角色和实际人物的区别。你总是用对待实际人物的心态和方式去处理角色,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习惯。就算改不掉也必须要改。”

谌锐语气严厉,跟和蔼两字相去甚远,魏晓林第一次被谌锐这样批评,用这样的态度讨论工作业务上的事情,这让魏晓林觉得谌锐又重新遥远且高不可攀起来。他有些委屈地辩解:“我也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我只是,只是对你……”

谌锐工作起来一点也不徇私情,他更加严厉了,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魏晓林的辩解:“我就不是跟你搭戏的演员了吗?不论私下里怎么样,你在镜头下这样,那就是分不清角色和现实,这种课还要从头给你上一遍,你的期末考是不是也白考了?”

魏晓林本来以为和谌锐的两页纸台词会很快就过完,然后就能接着往下走,结果没想到偏偏是这两页纸卡住了他,搞得他现在欲哭无泪。

谌锐教训起人来真的很凶,魏晓林亲自享受了一把影帝的VIP级教训,心情郁闷到了极致——他从小就是优等生,做艺人也是样样努力做到拔尖,哪怕有地方没做好也会有人夸他小林努力啦下次再尽力,被这么不留情面劈头盖脸地批评,真是非常非常稀少的经历。

谌锐说了魏晓林几句,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又不忍心再批评他了,他站起身,说:“好了,再试一次。”

魏晓林慢吞吞走到谌锐旁边,深吸一口气,戴上了耳机。

不知是不是谌锐的点拨真的让魏晓林拨开云雾见日出,总之他这一次尽管心有余悸,配得却是真正不错。山神的特效还在制作,魏晓林和山神的对话基本属于无实物表演,但他也完成得很好。

配完以后谌锐招呼安圳河过来,问:“大导演,这会儿能收工了吗?”

安圳河嗤笑道:“我收工有什么用,你能约得到我们小林吗?”

谌锐洋洋得意地站起身,抻了抻他的FW秀场新款,说:“怎么不能呢?我位置都订好了。最重要的是我已经让余辉和小艾下班回家了。”

谌锐说前一句话的时候,魏晓林冲他翻了个白眼,所以当谌锐说出后一句话,魏晓林显然惊了,他不可置信地看了谌锐一眼,然后怒气冲冲地出门一看,余辉和小艾果然没在等着他了。

魏晓林疑惑不解:“不是,你什么时候让他们走的,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魏晓林问完又摆摆手,说:“这不重要,我先问你,你怎么使唤得动余辉?你认识他吗?”

谌锐云淡风轻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余辉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在我工作室实习的,算是我工作室里出去的,拿着在我那儿实习过的金字招牌,才顺利进了大公司做经纪人,后来才能这样组建团队自立门户。”

魏晓林下巴都要脱臼了,他看向同样震惊的安圳河,安圳河哑口无言,对魏晓林说:“我也不知道,我给你介绍的都是入行很多年而且这几年做得很不错的,没想过实习时候的事儿。”

谌锐啧了一声,不满道:“你们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能收买余辉为我所用吗?那要这样,外边开影视公司做宣传商务的,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我这儿干过。每个都算我的人,我成什么了?我孔子吗?我就是让他提早下班了一回而已。”

说完,谌锐又笑眯眯地看向魏晓林:“一起吃个饭吧,吃完了我送你,我新衣服都穿了,嗯?”

第60章

魏晓林坐上谌锐的车了,还是愤愤不平:“怪不得今天早晨他在车上说你好话!呵!你人格魅力倒挺强,这么些年还能让人向着你说话!”

谌锐敏锐地把握到魏晓林话里的深层含义,他笑眯眯问魏晓林:“怎么,连余辉都开始劝你了吗?这说明我是你的绝配啊,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魏晓林冷哼一声,说:“你是不是盗取国家金库给你自己脸上贴金,真不嫌害臊。”

“我实话实说为什么要害臊?你跟我本来就很合适,各方各面来说都很合适,只是你自己当局者迷罢了。”谌锐一边开车看导航一边说。

魏晓林咬牙切齿地皱着眉瞪了谌锐一眼,说:“我发现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跟你说了别再那样之后,你反而直接越过界限更上一层楼了。”

谌锐笑了笑,说:“那是因为要脸要皮就讨不着老婆,想追人就不能畏畏缩缩的。就像你那个柯星,整天黏黏糊糊跟着你,有什么用,你还不是跟我一起吃饭。”谌锐说完,看了看魏晓林的脸色,飞快地补了一句:“还有一起睡觉。”

魏晓林想掐他,但一来顾忌谌锐在开车,二来顾忌谌锐身上穿的衣服,主要还是顾忌谌锐开车,怕两个人在车上打起来出事。魏晓林可不想自己人生最后一个热搜是因为跟谌锐在车上而闹出来的——这样怎么听着都好像会让人浮想联翩。

于是魏晓林把实际行动转化为嘴炮,说:“那你不是也一样,整天跟着我?你比柯星还夸张,你整天跟个公孔雀似的,随时开屏,我心脏都受不了。”魏晓林说完这话,盯着谌锐看了一会儿,严肃道:“我有个问题真的很想问你。”

“介意柯星,介意你俩一起录节目,非常介意,恨不得他飞出地球离开银河系那种介意。”谌锐说。

魏晓林哼了一声,说:“你想得倒挺多,谁问你这个了,你介不介意他关我什么事。我要问你的是你最近都没有工作吗?你怎么这么闲?今年不打算露脸了是吧。”

谌锐沉默了一瞬间,魏晓林敏感地在这一瞬间的沉默当中咂摸出一些失落伤感的味道,但很快谌锐又开口了,说话一样让人恨得牙痒痒。谌锐说:“有啊,都在下半年,得把过段时间跟你一起宣传《画框》的时间留出来啊。”

谌锐不说,魏晓林都要自己刻意失忆了,他跟谌锐一起合作了一部电影,现在电影还没上映,他们还要一起做宣传。更令魏晓林头大的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曲还是柯星和他的队友们一起唱的。

魏晓林绝望地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问:“唱主题曲的不会也参加宣传吧。”

谌锐乐了,他看了眼魏晓林,说:“参加倒是应该不会参加,就是你问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你还怕我们俩世界大战吗?放心吧,我不跟小孩儿一般计较。”

魏晓林被他这话给激着了,下意识接道:“对,不跟小孩儿一般计较,就跟我一般计较。”

谌锐更乐了,他忍不住笑着问魏晓林:“那你几岁了?你跟那家伙一样吗?而且你自己工作的时候做不好,我是前辈,师哥,我还不能说你两句了?我说了以后你进步不是很快吗?怎么这会儿又怪起我来了。”

魏晓林控诉起来:“因为你真的很凶啊!难道你以前跟别人好的时候也会这样吗?”

“我教别人干什么?他们都是些草包,就算偶像剧里演一个只负责呼吸的花瓶,他们也能把花瓶给演成呼吸紊乱。”谌锐急急忙忙为自己辩白。

魏晓林听他这样说,哼哼了两声,没说话,谌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得太武断,又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沉默地开过两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谌锐才小声对魏晓林说:“你跟他们不一样。”谌锐叹了口气,说:“就算不考虑感情因素,你跟他们也不一样。小林,你真的是很特殊很特别的。”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