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31节

孤木成林 第31节 腐书耽美

想到这里魏晓林也觉得自己疯了,他摇了摇头,把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了出去,按照节目要求上交了手机和钱包,背上自己的包,说:“好了,走吧。”

正值盛夏,是牧场草场和林场都繁茂旺盛的时节,导演组选定的位置就在这样一个三场汇聚的地点,一路往村庄跋涉的过程中,魏晓林心旷神怡,这边视野开阔,天空高远,是真正的“风吹草低见牛羊”,再郁结的心情,走到这里也会变得舒畅许多。

魏晓林还是为自己没能进入露营组而遗憾,因此他一边走一边问跟拍摄像:“他们露营是在前面的山里吗?”

节目组在选定每个录制地点之前都会先来考察一番,跟拍摄像点了点头,说:“对,就在前面。”

谌锐看出魏晓林还是对露营非常向往,便上前安慰他,说:“其实这一期露营和投宿区别不是很大,如果找不到人接纳我们,我们就去问牧民借装备自己搭一个蒙古包,这边是牧场,大家都住在蒙古包里,比搭帐篷要原汁原味多了吧。”

魏晓林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那倒也是。”很快他又说:“不过他们是不是都会说自己的语言,那我们都不懂怎么办?你刚才猜对的最多,待会儿就派你去交涉。”

谌锐哈哈大笑,说:“你这是什么,现在已经猴子称霸王了吗?行,魏小队长,我待会儿去交涉。”

魏晓林哼了一声,又反应过来这是在镜头前,这样的哼会显得两人关系太过亲密,于是赶紧收敛表情,换了个话题问谌锐:“不过你怎么会懂那么多啊?”

谌锐低头一笑,说:“这是个秘密,告诉你是有条件的,你要答应我的条件吗?”

魏晓林显然有点慌了,他怕谌锐当着镜头的面也敢胡说八道,连忙说:“那我不想知道了!快点走吧!我们都落后了!”

牧区并没有普通乡村里常见的村寨模式,他们进入牧民集中定居的区域后,放眼望去,也不过十几户人家,而且紧挨在一起,想来就是平时关系密切,放牧时也成群结队,如果一家不接纳他们,很可能所有人家都不会接纳他们。

白天家里的男人都外出放牧了,只有老幼妇孺在蒙古包前c,ao持家务、嬉闹玩耍。柯星早在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就对谌锐一路霸着魏晓林跟他聊天而感到非常不爽,因此,他趁着此刻大家都还在观望的时刻,先拉上了魏晓林,说:“小林哥,咱俩一起去问问吧。”

罗萌萌没跟着魏晓林和柯星一起录过节目,不像她的cp高远一样了解情况,也跟着提议道:“那咱俩去问另几家!”

他们两两一组分好组,罗萌萌这才尴尬地想起谌锐无人搭档,好在谌锐并不介意,他轻轻一笑,说:“那我自己就去其他几家问问。”

就像上一期节目一样,魏晓林和柯星两个人上前和牧民们说明来意,但一则因为语言不通,二则牧民原本就是几家聚居,对陌生人的骤然上门都感到十分犹豫,借着语言的天然屏障,纷纷或软或硬地拒绝了他们。

绕了一圈回到原地,高远和罗萌萌也回来了,罗萌萌哭丧着脸,不悦道:“他们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我们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一看到摄像机在拍自己,就带着老人小孩都进蒙古包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罗萌萌是个很能自己吓自己的,看魏晓林和柯星也一无所获,更加惶恐起来,说:“那我们今晚如果找不到投宿人家,在草原上露宿三天跟在森林里露宿三天可不一样,简直是天差地别,在这边可就是真的露宿了!怎么办啊!”

正在说着,谌锐也过来了,柯星远远就看着谌锐空手而归,便捂着自己的麦低声说:“哼!装什么厉害!还不是没办法!”

这话被魏晓林听见,他踢了柯星一脚,也捂着麦低声说:“你少添乱,让节目组拍到,你不想做节目了是吧。”

柯星幽怨地看了魏晓林一眼,还没张口撒娇卖痴,就听谌锐说:“我问的那一家,家里老人身体不好,没办法招待我们这么多人录制节目,但我跟老人商量了一下,他们会借我们工具和材料,这几天我们可以自己搭一个简易的蒙古包。男孩子过来跟我扛一下东西,女孩子去选个位置吧。”

四个人面面相觑,柯星率先避开了目光,十分憋屈地朝天哼了一声。

第63章

谌锐领着魏晓林、柯星还有高远来到方才说定的老奶奶的蒙古包前,老奶奶已经将东西为他们准备好了,谌锐指挥着他们三人将东西拿起来,又用当地语言对老奶奶说了几句话,才拿着剩下的东西跟上他们的步伐。

柯星听到谌锐会说当地话就有些惊讶,他特地放慢了脚步,等着谌锐走上前,便问:“谌老师,您能听懂这边人说话吗?真厉害。”

谌锐笑了笑,说:“能听懂一点点,不多。”然后他就没有再理会柯星,上前先走到罗萌萌面前,说:“你想在这里搭蒙古包吗?那大家待会儿都过来,我们一起,这样会快一些。”

从导演的角度来看,这期节目显然会非常j-i,ng彩,说是引爆话题都不为过。要不是谌锐来的这一期是为了宣传电影《画框》,有很强的时效性,节目组甚至希望这一期放在最后播出,才能长长久久吊足粉丝和路人的胃口。

试想看,这一期相当于两组露营,可魏晓林他们这一组,不仅有高远和罗萌萌的荧幕cp档,还有谌锐、魏晓林、柯星。单是五个人的互动,就能剪出花来。

谌锐没怎么搭理柯星,柯星心里很是气恼,但他敏感地感觉到身后的摄像比他更激动些,像是期待柯星有什么表现似的,于是柯星硬生生忍下自己的气恼,在心里默念了三遍这是在录节目,才迈开步伐跟上了大部队。

五个人分工协作,一个帐篷很快就搭好了,谌锐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包袋,对罗萌萌说:“这里有一个防潮垫,萌萌去铺一下吧,然后剩下的男孩子们去找一些石块砖头,我们垒一个灶,如果有风干的粪便也捡回来,到了晚上可以生火。这边昼夜温差大,所以白天的时候要做好物资储备,尽量不要晚上再顶风出门了。”

谌锐安排这些的时候连魏晓林都有点吃惊了,谌锐在来的路上说他做了攻略,魏晓林只当他胡说八道,没想到谌锐还真是早有准备。

按照谌锐的安排,大家率先找到了石块砖头,又捡回很多已经结成块的粪便。魏晓林把粪便扔在地上的时候,撇着嘴说:“我这辈子没想过我还能有这样一天。”

谌锐挑了挑眉,反问他:“那不好玩吗?等你晚上靠着它生火取暖的时候你就不会嫌弃了。”

魏晓林不置可否,只问他:“那咱们今天明天后天要吃什么呢谌老师?”

谌锐笑道:“这也要我来安排,你不是队长吗?”

魏晓林慌忙否认,说:“我什么时候要做队长了,你来当队长,我做个小兵就行了。”

恰巧此时高远和罗萌萌过来,他们也一致同意由谌锐来做队长,少数服从多数,没人再征求柯星的意见,谌锐顺理成章成了五人小分队的队长。

做了队长的谌锐一边收拾石块,一边吩咐他的队员们:“萌萌跟我在这边垒灶,做一些做饭前的准备工作,你们三个出去觅食吧,怎么样?”

说怎么样的时候,谌锐特意看了眼柯星,那模样就仿佛是在征求柯星的意见,问他对这个安排是不是满意。柯星没说话,反倒是魏晓林奇怪地看了一眼谌锐。

魏晓林以为谌锐来参加这个节目,势必是要和自己黏黏糊糊分不开,他都做好跟谌锐翻脸的准备了,没想到谌锐这么有分寸,倒像是真的来好好做节目似的。

柯星当然很开心,能在没有谌锐的状况下跟魏晓林一起出来寻找食材,但是一想到这种开心又是因为谌锐的安排才得来的,柯星又不太能开心得起来了。

但在草原上觅食远没有那么轻松容易,这里看着遍地是牛羊,但都是有名有姓、有家有主的牛羊,总不能他们问也不问就牵回去一头,即便他们做得出这事,牵回去了想必也没人会处理,柯星可不觉得谌锐能神通广大到烹羊宰牛都不在话下的地步。

逛了好半天,他们三人两手空空,只摘了几颗菌类回去,还是不知道有没有毒的菌类。

柯星一想到自己一无所获就非常丧气,他都能想到谌锐会怎样嘲笑自己。柯星甚至已经想好对策了,只要谌锐敢拿着这件事嘲笑他,他就要让谌锐自己去找找看,别总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魏晓林情绪也不是很高,他倒是没像柯星一样想那么多,他只是担心收获寥寥无几,未来几天是不是都要饿肚子了。

可回到蒙古包,他们三人却都傻了眼,谌锐和罗萌萌两人正在将面前的一大堆食物分门别类,兴致勃勃地安排着未来几天的菜单,谌锐对罗萌萌说:“今天先做这个羊r_ou_吧,这是新鲜的,咱们这里也没有冰箱,如果坏了就浪费了一番心意。然后我们可以提前把牛r_ou_腌制一下,明天就能做牛r_ou_吃,这里还有一些风干r_ou_,实在是太多太热情了……”

魏晓林认真辨认了一下,他们面前不仅有各式各样的r_ou_,连草原上很稀有的蔬菜都摆了不少。魏晓林磕磕巴巴问谌锐:“这……这都是哪来的啊?”

谌锐还没开口,罗萌萌就开口了,她兴奋道:“这都是给咱们帐篷材料的老奶奶,带着其他的邻居乡亲们给咱们送来的。本来他们都邀请我们不要单独住了,但是看咱们都收拾好了,就送了很多吃的过来。”

柯星哼了一声,说:“刚才不是还不让我们住,怎么这么快就改主意了?”

谌锐似笑非笑地抬起头,对柯星说:“刚才不让住,当然是没让我去说了,还能有别的原因吗?”

柯星想回怼,魏晓林怕他俩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来来往往没个结束的时候,连忙打断他们的劲头,说:“那就赶紧收拾收拾吧,别等天黑了还没吃上饭。”

谌锐在处理r_ou_,魏晓林和柯星一起去洗菜,柯星显然又想开口吐槽谌锐,但是魏晓林瞪了一眼柯星,又瞥了一眼身后的摄像机,柯星才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但心中到底不忿,他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问魏晓林:“小林哥,你说谌老师到底是怎么跟他们说通的?”

魏晓林不想在镜头前讨论这些,尤其是跟柯星在镜头前讨论谌锐,于是他低着头飞快地说:“我也不知道,你洗好了吗?洗好了就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

之后的时间魏晓林怕柯星面对他又要忍不住吐槽,于是都尽量避开柯星。魏晓林已经发现了,柯星在别人面前都能保证做一个正常大人的样子,只有在他魏晓林面前,才总是y-in晴不定像个没长大的小孩。魏晓林不给他这个机会,能躲着来就躲着来,一直到吃饭之前,五人小组都保持着和谐安定的氛围。

谌锐有了食材就可以尽情发挥,他做了四个菜,还煮了羊r_ou_汤,饭菜简单,但是在折腾了一天的五人小组严重,无异于是一场珍馐盛宴。

高远和罗萌萌对谌锐的手艺惊叹不已,一顿饭说了一箩筐的好听话,不外乎就是谌锐演戏这么好,做菜的手艺也这么好之类的。连一向不喜欢谌锐的柯星也说不出难听话来,只能闷头苦吃。

罗萌萌性格活泼,对谌锐大加赞赏,说:“谌老师做菜真的太好吃了!就算不做演员,去开饭店,肯定也是数一数二的。”

魏晓林心里哼哼,想,他倒是不用开饭店,他开酒店。于是看向谌锐的目光也带着些促狭。

谌锐对罗萌萌的恭维和魏晓林的嘲弄仿佛都没有什么感触,他只笑着说:“我这手艺还是不能做给太多人吃,都要留着以后做给喜欢的人吃呢!”

罗萌萌是个情商很高的艺人,闻言立刻坐了起来,说:“来来来,终于到了每期节目最期待的饭后唠嗑真心话环节。谌老师别遮遮掩掩说话说一半,刚才说那话的意思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谌锐笑了,对罗萌萌说:“真心话环节吗?那只有你问我可不行,我也得问你。要不这样,你问我一个问题,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们同时选择答或者不答,如果意见不一致,两个问题就都作废,如果意见一致,就要照做,怎么样?”

罗萌萌挑了挑眉,说:“谌老师是真心话大冒险的VIP玩家啊,真会玩,放马过来吧。”

于是谌锐高深莫测地看了罗萌萌一会儿,其实让罗萌萌放弃的问题有很多,最直接的问题,问一句罗萌萌是不是和高远处在暧昧关系,只要问出这一个问题,话题度不愁,关注度也不会愁,反正他们一起上节目也就是为了炒cp。

但罗萌萌也有点怕谌锐真的问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她现在还没有想好明确的答案。不过谌锐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问罗萌萌:“我看你以前都说自己是公主,那听你刚刚激动时说话的口音,你是铁岭公主吗?”

罗萌萌大松一口气,拍着桌子笑道:“这有什么不能回答的,我答,我就是铁岭公主,听我说话你还听不出来呀?”

回答完谌锐的问题,罗萌萌也冲谌锐挑挑眉,示意谌锐快点回答不要怂。

谌锐在众人的目光里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回答。我有喜欢的人。”

第64章

谌锐公开承认自己有喜欢的人,导演组眼睛里都要喷火了,连问出这个问题的罗萌萌都沉默了一会儿,整个场面进入一种诡异的安静状态。

谌锐出道近二十年,不论私下里被拍到了多少次,但明面上他一直保持单身状态,既没有认可过哪一位曾跟他被拍到的人,也没有公开传达过自己的感情状况。

相比于其他艺人宣布自己有另一半的重磅消息,谌锐公开回应自己情感方面的问题,这一举动本身就已经足够重磅。

更何况谌锐云淡风轻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甚至还笑了笑,问罗萌萌:“需要我说出这位的名字吗?”

罗萌萌终于机灵了起来,她摆摆手,说:“那这个回答就超纲了!我们回答题面问题就算过关!”

罗萌萌将这个问题重重拿起,轻轻放下,心中最松一口气的居然是魏晓林,他方才紧张得手心里都是s-hi漉漉的汗,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如果谌锐真的说了什么,那么被推向舆论深渊的仍然会是他魏晓林。

谌锐没说,尽管吊足了胃口,但是他到底什么都没说,魏晓林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大家继续游戏,魏晓林起身,匆匆说了一句:“我去喝点水。”便离开了游戏中心。

有谌锐抛出重量级的真心话,过后大家再玩就都有点不够分量,见大家都兴致缺缺,谌锐适时地站出来终结了话题:“待会儿天就晚了,咱们的碗还没人刷,这样吧,这一局输了的人就去刷碗,怎么样?”

一局游戏玩得很快,柯星和高远被分配去刷碗,谌锐借着消食的名义,晃晃悠悠出了蒙古包。

草原的夜晚和白天一样值得细细品味,此刻天并不是伸不见五指的黑,而是泛着一点点墨蓝的神秘夜色,星星很多,银河破空而过,看着恢弘大气。不远处的草地里,魏晓林正捧着茶杯抬头看着星空。

谌锐顿了一下,原本想让摄像师别拍了,但是想到自己刚刚发表过爱的宣言,此刻如果摄像师离开,节目组的风言风语很快就能淹没魏晓林,而且录制当中的消息如果传到网络上,又是对魏晓林的二次影响。

他走上前,踩过草叶的时候发出沙沙声响,魏晓林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到了谌锐和谌锐身后的跟拍摄像,原本一肚子想说的话都因此咽回肚子里,只小口抿了一点茶杯里的液体,便继续抬头看星星了。

“喝什么呢?感觉不像是喝水。”谌锐走到魏晓林身边,问他。

魏晓林把手里的水杯递给他,说:“你要尝尝吗?”

谌锐闻了一下,笑着说:“马奶酒啊?慢点喝,这酒刚开始喝没什么感觉,等感觉上头的时候可能就已经醉了。”

魏晓林诧异道:“闻了一下就知道,还能了解的这么清楚,你以前喝过吗?”问完这个问题,魏晓林又摆摆手,说:“不是,你连老奶奶说话都听得懂,你是特意学过吗?”

谌锐伸手揪了一截草拿在手里缠了半天,低声说:“不是,我妈妈教我的,她会说。”

魏晓林吓了一跳,谌锐以前有两件事从来不提,他不会提自己的感情生活,也不会提自己的家庭和父母。刚才他承认了感情,现在又主动提起他的妈妈,在一个节目里连续破了自己两个戒,连魏晓林都诧异起来。

但是魏晓林也知道谌锐他父母的敏感之处,他猜谌锐一开始是不想主动提起的,但是自己问了,他就答了。谌锐当然也可以找个理由糊弄,做节目这么累,魏晓林也不至于时刻惦记着他的回答,但是谌锐实话实说,魏晓林突然觉得自己承不住他的这种坦诚。

摄像机拍着,魏晓林很快就换了话题,问他:“那你看得出这些星星吗?”

谌锐抬头看了看天,说:“我只认得北斗七星啊,你还认识别的吗?”

魏晓林也诚实地摇了摇头,说:“住在城市里,连看到星星的时候都很少吧,想认得也没机会。”

谌锐跟着他一起抬头看了看,然后又低头摆弄了一会儿手里的草,等魏晓林看过来的时候,谌锐便把手里的草——现在已经不是草了,而是一个草蚱蜢递到魏晓林手里,说:“喏,给你。”

魏晓林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噗嗤笑了,说:“谌老师也太没情调了吧!”他把手里的草蚱蜢举到谌锐面前,说:“青春剧啊电影啊里面不是总演,主角用草编出很好看的纪念物送人吗?送个这个算什么啊?回家做标本吗?”

谌锐原本只是顺手编的,能当着摄像机的面若无其事地送给魏晓林,即便是对谌锐这种级别的艺人来说也需要鼓足勇气,毕竟他现在正处于暗恋期待期。听到魏晓林这样说,谌锐恼羞成怒,上手要去捉魏晓林手里的草蚱蜢,说:“那你不想要拿来,我拿去吓萌萌。”

魏晓林嘿嘿一笑,说:“我为什么不要,你能拿去吓萌萌我怎么不能吓,你再编个别的。”

谌锐悻悻地扯了几根草,说:“我只会这个。”

晚上睡觉的时候罗萌萌打开自己的睡袋,发现两只绿油油地蚱蜢正静悄悄趴在自己的睡袋里,忍不住吓得尖叫起来:“有!有虫子!”

魏晓林忍笑,装模作样地跑过来,问:“是吗?在哪儿呢?我替你抓走!别怕!”

在罗萌萌身后扶着她的高远冲魏晓林抬了抬下巴,说:“就在那儿呢。”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