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32节

孤木成林 第32节 腐书耽美

魏晓林英勇就义一般拎起两只草蚱蜢,正准备大功告成逃离犯罪现场,突然被高远叫住了,高远问:“小林,你手里两只蚂蚱,给我看看呢?”

魏晓林嘿嘿一笑,高远立刻明白过来,笑骂着踢了魏晓林一脚,说:“你这个家伙,你是不是上幼儿园?”

魏晓林怪叫着跑远,嚷嚷道:“别揍我啊哥,我给你创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魏晓林只顾着跟高远闹腾,根本没看眼前,一不留神就撞上了刚洗漱完进蒙古包的谌锐,谌锐把撞进自己怀里的魏晓林捞起来,问:“吵吵嚷嚷干嘛呢?”

罗萌萌这会儿也缓过来了,lū 起袖子,说:“教训不听话的小学生呢,谌老师,您别护着他,让他挨几下揍就不会使坏了。”

魏晓林嘻嘻哈哈笑着躲来躲去,谌锐在一旁适时地伸手护他几下,整个蒙古包里热闹非凡,除了坐在一旁的柯星。

旁边几个人在闹腾的时候,柯星正在摘麦准备洗洗睡了,所以并没有来得及参与这场嬉闹。其实他自己也并不想参加,想玩,就要重新戴上麦,这很麻烦是其一,主要原因其实是柯星看着魏晓林和谌锐嬉闹,突然感到很挫败。

他不知道魏晓林是什么时候开始跟谌锐关系这么好的,谌锐和魏晓林一直有私下的见面,这他知道,但是他也知道魏晓林以前提起谌锐有多么咬牙切齿。他以为魏晓林对自己都能恨得这么长久如一,对谌锐的s_ao扰也必定是横眉冷对。

可没想到,魏晓林没有。魏晓林在嬉闹的时候对谌锐流露出的自然的亲昵和天然的信赖,恐怕魏晓林自己都没有发现。

可是魏晓林没有发现,谌锐那个老狐狸能没有发现吗?这一切都是谌锐希望看到的画面,他希望魏晓林依赖他信任他,所以前期装作挫败失落也好,后期跟他一起玩一些幼稚的小游戏也好,这都能博得魏晓林的好感。

更何况魏晓林在别人面前什么时候幼稚过呢,他一直是沉稳可靠、成熟内敛的队长,一直有责任有担当,尽心尽力地做着那些应该他做或者不应该他做的事情。只在谌锐面前,柯星看见了不一样的魏晓林。

等到大家都睡下后,柯星心烦意乱地走出蒙古包,他睡不着,睡前看到的画面始终在他面前浮现,因此他想出去走走,歌词里不是说吗,吹吹冷风会清醒得多。

没过一会儿他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下意识地,柯星觉得出来的是谌锐,转头一看,果不其然就是谌锐向他走过来。

谌锐披着外套,问:“大半夜的不睡觉,怎么,心情不好吗?”

柯星冷哼一声道:“当然比不了谌老师心情舒爽睡得香了。”

谌锐闻言,先是低头笑了笑,而后抬起头,说:“今天晚上我拜托节目组关掉摄像,我告诉他们这一天大家都很累,如果开着摄像机,脑海里下意识会在睡觉的时候把这当成工作的一部分,我希望大家能好好休息,养j-i,ng蓄锐,明天再好好录,反正晚上睡觉的内容也用不到多少。”

柯星不明所以,反问道:“所以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谌锐轻轻地咬了一下下嘴唇,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有点痞气。他保养得着实是好,粉丝常说他去演偶像剧也不夸张,但跟真正年纪轻轻、胶原蛋白丰富的真正的年轻人柯星站在一起,他还是显得要老一些。

这个认知让谌锐心里更不舒服,趁着柯星还没反应过来,他一拳打到了柯星的脸上,说:“为什么告诉你,我的拳头当然会一一告诉你。”

第65章

柯星被谌锐打得退后了几步,他有点意料之中,又有点莫名愤怒,他揉了揉自己酸麻的半边脸,嗤笑了一声:“打人不打脸,谌老师,想泄愤也别做得太明显,否则明天录节目的时候怎么办?”

谌锐也笑:“我心里有数,不会让你没办法上镜的。”

柯星一边把手上关节捏得咔咔作响一边说:“那我还得感谢谌老师这么贴心是吗?”

说完,柯星也毫不客气地还了谌锐一拳,谌锐也被柯星打得退后了几步。柯星咬牙道:“早就想跟谌老师切磋一下了,没想到谌老师会选今天。是因为觉得自己快赢了吗?”

谌锐扔下一句废话少说就扑了上去,柯星被他按到在地,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又都巧妙地避开脸颊脖子,以免第二天被镜头拍到。

谌锐成名多年,没跟人动过手,即便他现在是个毫无疑问的大牌,但是后辈们对他都毕恭毕敬,像魏晓林当初那样对他视而不见都会被谌锐盯上,更别提柯星几番挑衅谌锐。

但如果让当年初遇魏晓林的谌锐想象自己会为了眼前这个小男孩跟另一个后辈打架,谌锐可能也是不会相信的。

两个人的斗殴最终是谌锐占据了上风,他制住了柯星,一直压抑着的心头怒火让他在那一瞬间想狠狠给柯星两下,但处于理智,他停手了。谌锐恨恨地叹了口气,松开了柯星,坐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柯星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然后一骨碌爬起来,跟谌锐并排坐着。柯星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问谌锐:“好端端的,突然来这么一次是做什么?因为你要赢了,所以来找我示威吗?”

“小林他不喜欢把事情做绝,也不想把自己的需求和情感强加在别人身上,但我喜欢,这些就由我来做。这很难理解吗?”谌锐反问道。

柯星耸耸肩,说:“我不明白。”

谌锐嗤笑一声,轻蔑道:“你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就别想着这辈子能追到喜欢的人了。你先去修炼修炼情商和智商吧。”

见柯星怒目而视,谌锐颇为不屑地同他解释:“小林没跟我说过你对他做了什么,但是我大概猜得到。因为你的莽撞和贪心,造成了他之后事业与口碑的双双重击,不管现在他是不是爬起来从头再来了,但你对他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他对你赶尽杀绝是人之常情,没有赶尽杀绝是因为他性格不至于这么偏激。”

谌锐说到这里,又觉得心头火起,愤恨地看着柯星,说:“而你居然一直借着他的不计较在他面前出现,真是太自以为是太卑鄙。”

柯星听谌锐这样说,也冷笑了一声,说:“你看不惯我就说你看不惯我,拿小林哥出来当什么幌子,我承认,我伤害了他,那你谌老师就没有吗?我们两个谁又比谁更高贵呢?我强迫他,你欺骗他,我只强迫他一次,你骗了他多少次要数一数吗?怎么,现在踩着我在他面前公孔雀开屏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能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我了吗?”

谌锐被柯星的伶牙俐齿堵得一口气憋回去,刚准备愤愤再开火,柯星就又说话了:“啊,我知道,你要说我厚颜无耻,还有脸在他面前晃悠。你都有脸我怎么没脸了,五十步也不需要笑百步。要说感情上的伤害,只有受过伤和从没受过伤,伤害几次都一样是伤害。你跟我根本没有本质区别,别以为自己暂时占上风就能指挥我出局,醒醒吧谌老师。”

柯星用一种极其讥诮的语气说完这句话就站起身准备离开,但他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谌锐嘲讽地说:“我跟你当然不一样。他喜欢过我,喜欢过你吗?”

这话一说出口,柯星的气焰果然灭了一半,他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到了蒙古包里。谌锐看着柯星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也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坐在原地,也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看星星。

没过一会儿又有人出来,他站在门前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然后径直朝着谌锐的方向过来,正是披着衣服的魏晓林。

魏晓林走到谌锐面前,皱了皱眉,问:“你刚才跟柯星怎么了?”

谌锐坦诚相告:“我们俩打了一架。”

魏晓林听他这话就不想再跟他继续说下去,丢下一句:“有病”就要转身离开,但谌锐终于动了,他拉住魏晓林的手,说:“我赢了,但是刚才他踹了我一脚,我的腿好痛。”

魏晓林甩开谌锐的手,用一种尽量平心静气的态度说:“你们俩,两个公众人物,在节目录制期间,能不能动点脑子做事。”

谌锐解释说:“今晚摄像机都关了,我跟导演说希望让大家没有负担地睡一觉。”

魏晓林又冷笑一声,反问道:“那结果呢?你觉得我这样、这个时间点,像是没有负担地睡了一觉吗?”

谌锐只好不再c-h-a科打诨,严肃道:“小林,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去睡你的觉就好。”

魏晓林既觉得荒谬又觉得无话可说,最终他冷哼一声,想甩开谌锐的手回去睡觉。但是谌锐没松开他的手,反而顺势站起身将他揽进怀里,说:“我跟你一起回去。”

魏晓林对谌锐这种趁机揩油的小心思一点也没客气,一胳膊肘就怼到谌锐胸口,谌锐刚跟柯星打完一架,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闷声哼了一声,只能松开手,看着魏晓林先走远。

回到帐内,魏晓林一想到自己要夹在柯星和谌锐之间睡觉就头痛,他想起身换个位置,却被后面跟着进来的谌锐按住了,谌锐低声说:“别换了,你一个人睡那边太冷,明天起来会生病。”

魏晓林在黑黢黢的蒙古包里瞪了他一眼,又躺回原处,往哪边侧身都会觉得难受,魏晓林只好仰面望天。

谌锐感应到魏晓林愤怒的情绪,又伸出手捏了捏他的指尖,魏晓林想也没想就抽回了手,人也转向柯星那边睡了。

柯星欣喜地睁开眼睛看向魏晓林,魏晓林感受到他的目光,小声说:“再看就拿你眼珠子当下酒菜了。”

柯星当然知道魏晓林是在吓唬他,但是他还是屈从魏晓林的威慑,乖乖转过身闭上了眼睛。

魏晓林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醒来的时候听见外边有羊群咩咩直叫,他爬起来便往外跑,果然附近几户牧民家的羊群正在周围吃草。

魏晓林把昨晚的不快都抛在脑后,欣喜地招来一只小羊羔搂着抱着好一会儿,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小羊羔去洗漱。

等洗漱完,节目组送来了任务卡,要求嘉宾们选择跟几家牧民合作,完成草原上常见的工作:挤牛奶、剪羊毛。

魏晓林不想再跟谌锐和柯星纠缠,跟着高远和罗萌萌俩人一起选了挤牛奶,然后提着牛奶桶就跟着牧民一起往牛舍走去了。

谌锐和柯星两人面面相觑,表情里都写满了“都怪你”。但是当着镜头的面两人也不能直接翻脸,只能不情不愿地拿起剪刀,跟着示范的牧民学习剪羊毛。

魏晓林学得很快,但还是有一点害怕,毕竟他总不好挤进高远和罗萌萌的二人cp组,只能单独行动。教他挤牛奶的是奶牛场的熟练女工,年纪不大但是经验丰富,见魏晓林不敢上手,带着他试了几次,魏晓林便鼓起勇气开始挤牛奶。

而那边谌锐和柯星两个人极其没有默契,配合程度极差,尽管给节目制造了不少笑料,但也把羊给剪的不成样子了。

按照节目设定,嘉宾完成任务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这奖励往往是他们现在急缺的物资,魏晓林挤牛奶挤得好,顺利获得了节目组奖励的饮用水和蔬果,而谌锐和柯星剪羊毛剪得一塌糊涂,则输掉了节目组因昼夜温差较大而提供的毛绒毯子。

魏晓林从奶牛场拎着一桶牛奶回来,看到两人两手空空,不出所料地冷哼一声,心想幸好自己及时做了选择,否则跟这两人当中的任何一人成组,都会输得血本无归。

魏晓林无视他们二人,主动找上刚才教他挤牛奶的奶牛场女工,表示自己前一天喝的马奶酒味道很好,想用这桶自己挤的牛奶酿一罐马奶酒。

女工带着魏晓林酿酒,谌锐和柯星在一旁跟小羊折腾了半天也没获得他的半句评价,两人都感到挫败不已,总算是结束了自昨天一碰上面就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相处模式,各自沉默下来,开始老老实实录节目。

魏晓林用冷却政策将两人治得服帖了,自己也觉得分外疲惫,做完为期三天的节目,第四天返回的时候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但是他下了飞机,又被跟着自己一路走到停车场,要坐上商务车的谌锐给气得头疼。

谌锐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我没让佟蕾派车来接我,你总不能让我走路回家吧,这会儿这么堵,我搭车也搭不到的。”

魏晓林歪着头想了一下,居然出乎所料地点头答应让他上车。魏晓林没理会谌锐,一路兴冲冲地跟司机、余辉还有助理小艾说自己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酿了一壶酒,要跟他们都分一些尝尝。

余辉觉得谌锐跟魏晓林去录了趟节目给录坏了,魏晓林对谌锐显然一夜回到解放前。好在谌锐厚脸皮,说:“能给我也分点儿吗?”他指了指车里坐着的几个人,说:“见者有份吧!”

没想到魏晓林很好说话,他说:“行啊。”谌锐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听魏晓林接着说:“如果你答应再也别跟我还有柯星同台去录节目,别再给我添乱,这一壶全送你都没问题。”

谌锐被噎了一下,跟魏晓林讨价还价:“那我以后不再自作主张跟柯星同台可以吗?同台也不让你知道。”

魏晓林呵呵一声,冲司机说:“师傅,边上车站停一下。”然后他回头冲谌锐说:“机场大巴上客点到了,你自己坐大巴走吧。”

第66章

《家在野外》的第一期节目收获了巨大关注度,魏晓林和柯星的再度同台,再加上高远和罗萌萌的cp档,给这档节目增加了许多话题度,一经上线就是爆炸性的讨论和关注。

就像魏晓林一开始猜想的那样,他和柯星在节目中的一举一动都被观众放大再放大,单独拿出来讨论分析,做尽了阅读理解。

一次出行剪辑成上下两期,第一期节目又被剪出了一个试播节目,内容更是琐碎细致,魏晓林因为这档节目被再度推向风口浪尖。

他在节目里对柯星有着很明显的针对,柯星跟他讲话,十次有九次他都不会理会,更别提回答,柯星跟他的互动谈话,他也表现地很不自然。尤其是魏晓林自己过分争强好胜,更是引发了观众的集体大讨论。

大部分人批判魏晓林做一个节目也太过较真,什么都想做最好,这种争强好胜的性格实在是爱不起来,尤其是柯星几次好言好语跟他说话,他总是不理柯星,显然还因为退团事件十分记仇。

节目还没播出多少,关于魏晓林的性格和人品已经被讨论了个遍。但是魏晓林现在已经把心态调整得很好,借着这股热度,魏晓林跟着谌锐开始了电影《画框》的宣传工作。

魏晓林每天要跟谌锐跑好几场路演,他第一次接这么密集的行程,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有些吃不消。

路演不光要接受观众的审阅和检视,往往还要接受媒体的采访与盘问。如果是以前的魏晓林,媒体可能对男三没有太多问题,但最近因为节目,他的热度实在是太高,更何况谌锐也出演了这期节目,记者想问的当然就太多太多。

谌锐经验丰富,会替魏晓林回答一些问题,尽管如此,魏晓林还是会在行程间隙感到十分疲惫。两个人一起跑路演,形影不离的,车上也坐在一起,谌锐安慰魏晓林,说:“你不要太把记者的问题放在心上,绕点弯子打哈哈回答他们就行了,每个问题都小心谨慎地回答,太累了。”

魏晓林用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目光谴责谌锐,说:“你出道多久,我出道多久。我第一部 电影就跟记者打哈哈绕弯子,改天他们在稿子里往死里批我的时候你买单吗?”

谌锐被魏晓林怼了,也老老实实受了。他知道魏晓林心头火难消,发在自己身上也不冤。节目组把他去的那期节目提前到第二期播出刚好在上映一周之后再刺激一波票房。节目组已经剪了预告片,谌锐魏晓林柯星的大三角被提上日程,引发了巨大讨论。其中不乏一些十分恶意的讨论。

但要说实话,谌锐很喜欢魏晓林给他发脾气,谌锐觉得这是魏晓林信任他依赖他的一种表现。只是这话他现在还不能说,否则之前好不容易做出的努力成果就要打水漂了。

谌锐第一次这么小心翼翼地供着一人,觉得新奇也幸福,就连上次魏晓林录完节目把他赶下车,他都老老实实坐了机场大巴回家,一路被许多乘客偷拍发到网络上,还引发了热议。

想到这些,谌锐又忍不住嘿嘿笑起来,对魏晓林说:“那我给你捏一捏吧。”

魏晓林躲开了,说:“好歹是个影帝能不能拿出影帝的架子来,整天在这儿卖手艺博好感,你觉得有用吗?”

谌锐悻悻所回了手,问:“那所以你是喜欢我拽一点凶一点吗?”

魏晓林把自己眯着休息的眼睛睁开了一只,看向谌锐,说:“我不喜欢你,你给自己按按清醒一下吧。”

谌锐觉得有些挫败,任谁被喜欢的人这样当场告知不喜欢都会不好受的,更何况谌锐比谁都清楚,魏晓林是喜欢过他的。

在草原录节目的那天晚上他和柯星两人打架,他把魏晓林喜欢过自己作为最能压倒击败柯星的事实,但是这个事实背后,他的底气有多少,谌锐自己也不敢细想了。

谌锐从业十多年来,见过不少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同行,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可惜可怜的事情,现在他自己也是这样了,他不觉得自己可惜可怜,只觉得后悔。

曾经谌锐觉得他给了魏晓林太多纠缠的机会,风水轮流转,他现在才觉得是魏晓林给了他太多次回头的机会,但是他都错过了。从不付出真心的人,即便心动了也是麻木迟钝的,谌锐把自己对魏晓林的心动简化为相处时的愉悦,等这份愉悦失去了、并且不能用别的人和事来填补的时候,谌锐才后知后觉醒悟。

丧气的谌锐只持续了短短一瞬间,他很快就调整过来,笑了一下,说:“你每天这样打击我,我都习惯了。”

但最大的打击往往是置之不理,魏晓林并没接他这个茬,只是看了看窗外,说:“到了,下车吧。”

谌锐想要魏晓林给予他回应着实是有些强人所难了,魏晓林在路演过程中小心谨慎,对记者的问题提着j-i,ng神作答,面对粉丝和观众也要认真营业,每天都要从早晨一睁眼跑到天黑,体力j-i,ng力消耗都很大,哪里还能再有心思和谌锐掰扯些有的没的。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