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33节

孤木成林 第33节 腐书耽美

谌锐得不到魏晓林的答案,只能从网络上寻求安慰。谌锐在网络上发现了一批他和魏晓林的cp粉,节目要播出了,这些粉丝肯定会行动起来的。被魏晓林打击得睡不着觉的谌锐半夜翻起了cp粉的微博。

“天呐!前辈说完自己有喜欢的人以后,镜头扫过所有人,其他人都是呆滞,只有后辈面红耳赤很紧张,啊啊啊啊!!!”

“有个镜头是只有他们俩站在一起看星星,旁边没有其他嘉宾,我用我24K钛合金狗眼认证那肯定就是他们俩,身高差体型差没跑啊!”

“宁信大海没有水,不信谌林没一腿!一起看星星也太戳了吧!跪求正片一刀不剪!”

……

谌锐看得心里美滋滋的,但是谌锐心里也空落落的。和魏晓林合作的电影、一同出演的综艺,在这个夏天都要结束了,之后再想有合理的理由和魏晓林一同工作,虽然不难,但好像都不是那个味道了。

谌锐甚至在想,自己的醒悟为什么来得这么晚,如果在和魏晓林一同拍电影的时候清醒过来,或许现在就能和魏晓林出双入对了。

但谌锐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比谁都更了解自己,如果那时明白自己是喜欢魏晓林的,那想必也不会用什么合适的方式去和魏晓林相处。柯星刺激到了魏晓林,魏晓林的快刀斩乱麻、决绝切断关系又刺激到了他,终于拨动了他迟缓发育的爱意。

谌锐半夜睡不着辗转反侧,总是回想起曾经和魏晓林在一起的时候,魏晓林含着崇拜和喜爱望向他的目光,终于睡着了,做梦的时候也是魏晓林那样眼含春水一般看他。所以谌锐罕见地做了个春梦,他梦见自己把魏晓林翻来覆去地折腾,魏晓林始终那样看着他,看得谌锐心里一片酥软,下边却硬邦邦的。

醒来的时候谌锐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很会交朋友,也很会拿捏人的心思,身边像唐大少那样的人数不胜数,一向是他瞧上眼了,没有弄不到手的——圈子里的人大部分都这样,谌锐长得好看、资源丰富、出手阔绰,床上也没有什么怪癖,最重要的是一次只跟一个人好,既干净,又有一种奇怪的像恋爱一般的错觉,很能让一些人沉溺。

谌锐算不上滥交,但身边是一直没有缺过人的,跟魏晓林结束后,谌锐的空窗期长达两年,让很多他的旧友都感到不可思议。

再守身如玉总要有发泄的时候,谌锐把自己憋了太久,一发泄就收不住,第二天早晨起床开工,看向魏晓林的时候,还是那副兽性大发的模样。

魏晓林被他赤裸裸的眼神吓得往后退了半部,小声问:“你没休息好发烧了吗?今天有五场呢。”

谌锐咳了一声,说:“没……没有……”

魏晓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让化妆师给他收拾了,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看到谌锐犹疑地站在他身后,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魏晓林便让化妆师都先出去,化妆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魏晓林问:“你到底怎么了,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谌锐看了他一眼,飞速收回目光,说:“明天就是路演最后一天了,明天跑完,宣传期就结束了。”

魏晓林点了下头,说:“我知道啊。”

谌锐也跟着胡乱点点头,语无伦次地开始说起自己的诉求:“那我……我是说如果哈,如果有机会,我们还能再合作吗?”

“有合适的剧本的话我都OK 的呀,但是现在好剧本也不多吧,而且今年应该没机会了,下半年要集训另一部电影,明年上半年也不一定有空,我要毕业了。”魏晓林说。

谌锐骤然听到魏晓林这样说,心里忽然觉得很失落,他忍不住说:“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才刚刚上大学。”

谌锐语气中的失落掩饰不住,魏晓林听了他的话,总算明白过来谌锐从见面开始就奇奇怪怪的状态是因为什么。他笑了笑,说:“所以谌老师是来叙旧情吗?”没等谌锐回答,魏晓林就小声说:“那我们可以有机会再叙,现在先把他们叫进来吧。”

魏晓林朝着门口努了努嘴,谌锐也明白过来,化妆间服装间一向是圈子里八卦讯息滋生最快的地方,单独待久了消息传出去又要变形满天飞。谌锐心中仍然有许多话想说,但最终还是打开门让工作人员都进门,然后失落地站在窗前叹了口气。

第67章

谌锐的叹气不仅是对合作即将结束而产生的忧愁,更多的还来自于魏晓林说的那句他要毕业了。

谌锐在这一刻终于知道他错过了什么,十八岁对世界未知且好奇的魏晓林永远不会再回来了,用那种不忿、不服气、却又不得不毕恭毕敬的目光看着他的生涩的魏晓林也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现在的魏晓林不仅是一个成熟的艺人,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大人,谌锐再想获得他的心动,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

谌锐站在窗前,情绪变得更加失落起来,直到开工,才凭借十几年练就的功力调整过来,完成这一天的工作。

最后一天路演结束,剧组接受了一个媒体专访,电影首周票房表现亮眼,话题度贡献也很高,尤其是魏晓林凭借电影+综艺两边的热度,更是成为暑期档的一匹黑马。

魏晓林之前也红,只是这个红一直局限于粉丝圈,尽管粉丝多,却一直没有很好的机会和平台能够展示自己,所以这次的集中曝光算是他前期人气积累的集中爆发。魏晓林和谌锐在电影中的合作甚至超越谌锐和男二号的合作,成为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所以在专访当中,魏晓林和谌锐也总是频频被cue到。谌锐出道多年,是很懂媒体和粉丝想看的点,主持人问起谌锐,在拍摄当中有没有特意照顾魏晓林的时候,原本是有一点暧昧的意思在其中的,毕竟他们两人的cp话题现在刷得很红。

但是谌锐一箭三雕,满足了主持人问题后的小心思,又带动了另一波话题:“这当然是有的,小林进组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助理,因为是第一次进组所以也没有经验,总是有各种问题,组里大家都会帮小林解决。后来我们转场到了海外,小林也没做什么准备,被蚊虫咬得又红又肿,年纪小,不会照顾自己,我就把我助理借给他用了。”

往事重提,魏晓林还有点尴尬,他接过话,说:“我不知道那边的蚊虫那么厉害,是我轻敌了,其实我自理能力还挺好的。”

场内一阵大笑,主持人又趁机问以后两位还想不想有合作,魏晓林楞了一下,不知道这种明摆着是个坑的问题该怎么回答,谌锐便接过话筒,说:“其实想要合作的话机会很多,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就有了。不过小林现在还年轻,出于他的发展考虑,还是不能跟我合作太多,否则以后观众审美疲劳了,没办法接别的戏了。”

主持人循循善诱,问谌锐:“那谌老师的意思是说,自己是还想跟小林合作,只是为了小林的个人发展,以后会减少和小林合作的次数是吗?”

谌锐看了眼魏晓林,笑着说:“你如果这么理解也没错。”

场内响起一阵意味不明的唏嘘声,主持人又把烫手山芋抛给魏晓林,问:“那小林呢,跟谌老师合作的时候感觉怎么样,还想不想继续跟谌老师合作?”

魏晓林硬着头皮接过话筒,说:“谌老师演技很好,拍戏的时候给了我很多指导和帮助,人也很照顾我,有机会的话还希望能和谌老师一起合作,拍出更好的作品。”

魏晓林回答完就知道自己还是没能跳出这个坑,坑是谌锐给他挖的,他当然不能在采访的时候说谌锐其实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过分,只能按照主持人和谌锐两边引导,最终主动说出想和谌锐继续合作的话来。

结束采访他们的电影前期宣传工作就算是彻底结束了,魏晓林也终于能从疲惫的工作当中解脱出来,给自己放个假。

但魏晓林这个假显然不能放得很舒心,他躺在家里没日没夜睡了一整天,从到家后的当天夜里一直睡到第二天傍晚,好不容易爬起来想点个外卖做一次快乐肥宅,家里门铃就被按响了。魏晓林莫名其妙打开门一看,是谌锐。

谌锐像是魏晓林肚子里的蛔虫,手上拎了一大堆薯条虾片辣条之类的零食,魏晓林还没开口,谌锐就把另一大袋东西塞到魏晓林手上,说:“快快快,放到冰箱里冰镇一会儿,还来得及。”

魏晓林一着不慎,谌锐就堂而皇之进了门,他看了看谌锐塞到自己手上的袋子,里边装了很多罐装碳酸饮料。魏晓林皱着眉头问:“你干什么?”

谌锐就像进自己家似的,把零食放在魏晓林家的茶几上,说:“一起看电视啊。”

和谌锐一同录制的那一期《我的搭档》今天晚上就要播出了,之前在网络上已经掀起轩然大波,等着蹲直播的人当然不会少,但魏晓林没想到谌锐也要看。他依言把饮料放进冰箱,对谌锐说:“你可真够无聊的。”

谌锐挑了挑眉没说话,撕开一袋薯片往魏晓林嘴里送。魏晓林挡住他的手,皱着眉问:“你都多久没拍戏了,你不是一年两部戏吗?上半年都过完了,你一部也没拍吧,要退休了吗?”

这是魏晓林第二次问谌锐这个问题了,谌锐将手收回来,把薯片送进自己嘴里,低头又送了一块薯片到魏晓林嘴边,说:“不急,休息休息。”

魏晓林接过他手上的薯片,有点生气地说:“是吗?难道不是因为这大半年你都在追着我跑,所以才没空拍戏吗?”

谌锐有点尴尬地笑了笑,给自己找补说:“现在好剧本太少了,都是一些消耗口碑的片子,不拍也没什么。”

魏晓林冷笑了一声:“跟你同龄或同期的男演员都在拼命接戏往上奔,放话要演到六十岁八十岁的也不是没有,你势头正好,为了情情爱爱的事情放弃机会,将来有一天想起来曾经错过这么多后悔了,可不要来怪我。”

谌锐听他这样说,忽然来了兴致,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说:“那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魏晓林怕他再说一些没头没脑的酸话,赶紧先打预防针:“我放你进来看节目,不是为了听你的非主流QQ空间伤感说说的,你要是想说那些话现在就回吧。”

谌锐噗嗤笑出声,摆摆手说:“不是。”

于是魏晓林挑了挑眉,表示愿闻其详,但是谌锐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无可奈何地对魏晓林说:“可我还是想说你不让我说的那些话怎么办?”

魏晓林哼了一声,想赶他回家,但此刻节目却开始了,谌锐连忙指了指电视,说:“好,我们不说话了,现在开始看电视。”

节目一开场就剪了魏晓林和谌锐在飞机上相遇的画面,魏晓林在电视里看到自己的反应,还是气不打一处来,问谌锐:“为什么说让你来参加你还真的来参加,还不提前告诉我?”

谌锐给他喂了一片薯片,说:“告诉你的话,你会让我去吗?肯定不会吧。”

魏晓林瞪了他一眼,从他手里夺过薯片,自己抓了一大把塞进嘴里,用疯狂的咀嚼来抒发自己的不满之情。

谌锐笑了笑,起身去冰箱里拿出了方才魏晓林放进去的可乐,打开一罐递给他,说:“喝一点,别噎着了。”

魏晓林接过来,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然后说:“这才放进去多久,根本就不冰,而且我又不是傻的,吃薯片能噎着吗?”

谌锐嘿嘿笑了笑,靠在沙发上没有说话,魏晓林看他笑的一脸 y- ín 荡,觉得他脑袋里肯定没想好事,便踢了踢他那边的沙发,说:“你别胡思乱想的,好好看电视。”

谌锐大呼冤枉:“我自己的想法在我脑子里,我又没说出来,你连想都不让我想吗?”

魏晓林觉得他这话说的暧昧,连忙道:“我不管你想没想,反正你如果再露出这种表情你就出去。”

说完魏晓林便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去,谌锐问:“你干什么去?”

魏晓林没好气道:“刚才抓了薯片,我洗手!”

刚一进卫生间,谌锐就跟着挤进来了,谌锐刚一进来,魏晓林心里就拉响了警报,他警惕道:“你来干什么?”

谌锐也举起自己的手,说:“我手上也都是薯片渣,我也来洗洗。”

魏晓林洗完手,想提前出去,但谌锐后进来,刚好挡住了门口,魏晓林想绕开他出去,谌锐却忽然站直了身子,拦在了魏晓林面前。

他盯着魏晓林,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魏晓林的面色一瞬间就变得紧张起来,他问:“你要做什么?”

谌锐用还s-hi漉漉的手抓住魏晓林的手腕,放在了魏晓林的心口,低声说:“你心跳很快。”

谌锐的手掌覆在魏晓林的手掌上,隔着手掌,隔着薄薄的衣物,谌锐能感受到魏晓林心脏蓬勃跳动的节奏,魏晓林也能感受到。谌锐低下头,额头紧贴着魏晓林的额头,问:“你是因为我而紧张吗?”

魏晓林刚想说话,谌锐又握紧了他的手,说:“别说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说喜欢过我,后来又不喜欢我,讨厌我,不想看到我。对吧。”

魏晓林被谌锐戳中心思,便冷漠地说:“你明白就好。”

谌锐却毫不在意,只再次前进了一步,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他另一只手揽过魏晓林的腰,魏晓林被圈在他的怀里,他又将魏晓林的手握紧了一些,问:“那谁又规定,你不能再重新喜欢上我了呢?”

第68章

魏晓林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谌锐的问题。

不喜欢吗?何止是不喜欢,曾经的怨恨恼怒都是真真切切的,因为谌锐给他带来的痛苦和无穷无尽的羞耻也是真真切切的。但是现在又重新喜欢了吗?魏晓林不知道。

这话说起来似乎有些做作的嫌疑在其中,但魏晓林的确不知道。在他还十分怨恨谌锐的时间里,又发生了许多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和谌锐也没有如愿不再见,反倒是在各种刻意创造的机会里,享受到了谌锐作为朋友的体贴。

和谌锐做朋友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魏晓林并不讨厌和谌锐做朋友,虽然他总是嘴上嫌弃,可谌锐真的是一个非常会照顾朋友的人,这一点魏晓林必须要承认。

正是因为如此,魏晓林才说不出什么,他说喜欢,却不是谌锐想要的那种喜欢,说不喜欢,他又实在说不出口。总之谌锐用他的聪明才智将魏晓林架在一个很难选择的位置上,魏晓林怎么说,都显得矫情造作。

谌锐当然是很能体会魏晓林难处的,他拉着魏晓林的手从心口处放下来,放在他自己的腰上,说:“我们,可以重新试一试吗?”

谌锐的呼吸和魏晓林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在谌锐想吻上魏晓林嘴唇的时候,魏晓林突然转开了脸,紧接着他退后一步,脱离了谌锐并不怎么束缚的怀抱。

魏晓林搓了搓脸,似乎是想让自己恢复状态,但他也并没有让洗手间的空气安静太久,很快,魏晓林就开口了,谌锐拿出一种等待宣判的姿态,等待魏晓林接下来要说的话。

谌锐这一次是破釜沉舟,他觉得魏晓林已经对他松动太多,只差临门一脚,今天的所作所为都称得上冒犯,如果魏晓林真的对他一点心思也没有,那他做的这些事足够在魏晓林那里将他判死刑了。判了两次死刑再想从头开始,谌锐自己都觉得前路渺茫,所以是什么结果,只在这一次。

“我刚才和你单独相处的时候,心跳会变得很快,这是事实,我承认。”魏晓林先用一种近乎科学探讨的方式跟谌锐阐述了这个事实。

“一个是因为,你在跟我一起录团综那一次,在洗手间亲了我。那时候你不喜欢我,而我却已经喜欢上你了,又是在节目录制中途被打断,躲在狭小洗手间,各种因素加起来,导致我真的会非常紧张。刚才算是那个场景的一个复现,我紧张了。”

魏晓林说完这话,谌锐几乎要投降了,紧张,紧张真的是个太好的理由了,而造成紧张的原因还是因他而起,魏晓林拿出紧张做挡箭牌,谌锐就算心里有再多猜想,他也没办法说。

但魏晓林又接着说:“但或许吧,就像你说的,或许我真的重新喜欢上你了,才会心跳变得这么快,我不知道,也不能确定。这种不知道不确定,可能本来就是喜欢的一种。”

劫后余生,谌锐很难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一段话,他死死地盯着魏晓林,似乎自己都不敢相信刚才那番话是魏晓林说的。

魏晓林看到谌锐的眼神,说:“其实没什么可惊讶的,不喜欢你的时候,虽然之前辗转反侧自我折磨很久,但是当着你的面下定决心,也只不过是那一次那一瞬间的事。我不想搞得那么矫情。与其纠结你的心意是真的还是装的,还不如先认清我的心意,喜欢或是不喜欢,都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谌锐一时间语无伦次,连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他一向能说会道,这会儿也这这那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像终于找回了正常说话的音调似的说:“是真的,是真心的。”

魏晓林笑了笑,说:“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两人出去的时候,节目正在播另一组嘉宾的情况,魏晓林和谌锐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度过的,反倒借此掩饰了彼此的尴尬,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看起节目来。

看着看着,魏晓林突然开口了:“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我的喜欢是因为你每天都在我面前晃悠而产生的一种习惯心理,还是真的喜欢你这个人。”

他看向谌锐,说:“未来一段时间先不要见面了吧,让我冷却一下,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你也不要再整天只围着我四处奔波了,接戏、进组、拍戏,去做事,不要留下空白的一年。”

谌锐没料到自己这一晚会有这么大的起落,刚上天堂,又垂直降落到地域,他问魏晓林:“那如果你没想明白呢?如果你真的只是习惯我一直跟着你围着你,冷却一段时间以后,又已经不再习惯我整天围着你,那我,那我……”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