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34节

孤木成林 第34节 腐书耽美

谌锐想说如果那样,自己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可是紧张和惶恐让他不敢将自己做出的假设说出口,只能死死盯着魏晓林。

魏晓林笑了笑,说:“大家都冷却一段时间,让我想想我是不是真心,让你也想想你的生活是不是只能非我不可。谌锐,我觉得你应该想,在你追求伴侣的时候,一切以伴侣为圆心,而当你有一天追求到伴侣了,你的伴侣就不再是你的圆心,你就会继续开始你的事业,这样的落差,是不是你的伴侣应该承受的,两个人健康的关系中,是不是应该以这种方式相处。”

魏晓林大部分时候都喊谌锐谌老师,小部分时候直接略过称呼,喊谌锐的次数屈指可数,谌锐的心忽然动了动,他觉得这就已经说明,魏晓林把他当成另一半开始对待,而不再是先前的朋友前辈。

想通这一点,谌锐便点了点头,说:“好,我答应你,不过时间是多久呢?”

魏晓林想了一下,说:“到这一年结束吧。”

谌锐又问:“那这一段时间我们都不能再联系了吗?”

魏晓林又想了一下,说:“如果你和我都进组拍戏,那联系是没问题的,如果你和我都休假,那见面也没问题。只是你不要再像之前那样,推掉一切来见我,那我是不会理你的。”

即便魏晓林方才说的话都非常成熟,他对待感情的方式也不像一个幼稚的小孩子,但说到不理你的时候,他还是流露出一点小孩子的稚气,谌锐看得心里痒痒。

魏晓林接收到谌锐的目光,故意提醒他:“这么晚了,你可以回家了。”

谌锐想说电视还没看完,但面对魏晓林的目光,他又只能将这句话吞回去。慢吞吞站起身,慢吞吞挪到玄关,谌锐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他说:“那我可以讨一个晚安吻吗?在洗手间欠我的那个。”

魏晓林瞪了他一眼,又撇了撇嘴,然后说:“只能一下。”

谌锐大喜过望,他揽过魏晓林的肩,恰好此时电视里播放到他们晚上吃完饭后,魏晓林独自在草原上看星星,谌锐来找他的那一段。

谌锐的目光落在电视上,说:“你知道吗,我隔着很远看到你的时候,你站在那里仰着头看星星,那个背影真的很美很好看,我看到以后,心里第一次有一种满足感,我觉得那就是我心里很渴望的一个场景。”

魏晓林推了他一把,说:“你怎么回事,怎么酸话这么多?”

谌锐将魏晓林搂紧了一点,说:“那一刻我本来想拍下来的,但是身后有摄制组,还有录节目的压力,所以我只能多看了两眼,把它放在心里。所以如果有一天能再去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你会给我一个机会拍下来吗?”

魏晓林闷声笑了,说:“那我现在还不能给你答复,我还在考虑当中。”

谌锐也无奈地笑了一声,他原本想将晚安吻落在魏晓林含笑的嘴唇上,但最后犹豫了一下,轻轻落在了魏晓林的额头上。谌锐捏了捏魏晓林的耳垂,说:“我走了,你早点睡觉。”

魏晓林站在玄关摸了摸自己额头,而后又笑了一声,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节目正播到谌锐将手里的草蚂蚱递给他,魏晓林想到谌锐当时的表情,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谌锐说话算话,答应魏晓林以后,很快就照办了。八月,谌锐官宣了一部新电影,带点悬疑科幻风的题材,作为他歇业大半年以来的j-i,ng心挑选之作,这部作品并不被人看好。

这几年国内悬疑科幻之风四起,任何作品不沾点悬疑科幻的边似乎都没法往下拍,但问题就在于国内条条框框太多,太过悬疑或太过科幻都没法跟观众见面,而且影视作品本来就是雅俗兼具的产物,真要做得完全艺术,太过高深,也没法跟观众产生共鸣。最重要的问题则在于,国内悬疑科幻的编剧水平太差,制作技术太次,脑洞照不进现实,一趟一趟基本属于打水漂。

谌锐接了这个电影,一时间议论纷纷,依照谌锐的咖位,当然是演一些保管不会错的片子稳定票房、冲击奖项才是上上策,像谌锐这样的几乎没有。

谌锐接到采访,魏晓林也在看,记者在采访里问谌锐为什么会选择这部作品时,谌锐笑了笑,他看向镜头,十分深情的样子:“因为我自己也在做一个很重要的挑战,这是一种我没有尝试过的生活方式和经历,因为这个挑战,让我也想要在生活、事业别的方面做出一些改变,算是走出舒适区吧。”

魏晓林看完,笑了笑,主动向谌锐发去信息:“制作班底不错,故事本身完整,又有演技派谌老师坐镇,别听那些记者唱衰,我觉得OK。”

第69章

要说预测作品,魏晓林这点三脚猫功力远不如谌锐从业十多年积攒的经验,但是谌锐收到魏晓林的信息还是很开心,魏晓林的肯定来得比什么都重要。

不过魏晓林的主动也仅限于此,通常情况下都是谌锐兴致勃勃联系魏晓林,而魏晓林十条里才能回复一条消息,忙得脚不沾地。

魏晓林正处于暑假,照理说应当十分清闲,但他因为接了一部新作品,电影《疑犯锁定》,正在利用暑期实践集训,需要在体能和身材上都尽快达到进组的要求。

魏晓林身材不错,不是那种白斩j-i皮包骨的身材,因为一直保持锻炼,他身体肌r_ou_线条很流畅,既有力量感,又有少年感。但是接了新戏,动作戏颇多,这样的身材在导演那里还不够好,因此魏晓林一个月几乎天天都泡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力求快速练成导演的要求。

导演对魏晓林的要求当然也不是让他半个月就练成满身腱子r_ou_的那一型,依照魏晓林的体脂率,他也练不成那种,但是巧克力腹肌的速成课还是让很多魏晓林的粉丝大呼痛心。

偶像开始举铁了,这对魏晓林的粉丝来说几乎是一种魔咒,虽然当初在组合的时候吵吵嚷嚷希望公司别再耽误他、放他好好去拍戏,魏晓林做了演员以后,他们也信誓旦旦表示接受任何形象出现的演员魏晓林,可真到了这个时候,粉丝的心理防线又崩塌了。

同时崩塌的还有《疑犯锁定》剧组不久后宣布的,女演员俞悦然出演女一号,饰演一位反派,和魏晓林饰演的卧底不仅有大量对手戏,甚至还有感情戏。

俞悦然是魏晓林的同班同学,两人都是表演本科班的,不过俞悦然是童星,自打入学就在频繁接戏,辗转于一个又一个剧组,凭借着自己的勤劳,尽管还没毕业,却已经在影视圈打下扎实根基,人气高作品优,要说风头甚至还压过魏晓林。

这部戏宣传的时候打着同学合作的名号,说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仔细算起来,俞悦然尚未毕业,已经手握数部代表作,比至今只有一部作品上映的魏晓林要硬气得多。

魏晓林和俞悦然都是班上的缺课大户,说是同学,其实两个人在学校里也并没怎么见过,剧组开机前的剧本研读会两人正式见了一面,俞悦然的形体也练得很好,在气势上就已经很有那个势头了。

魏晓林饰演的角色李栗和俞悦然饰演的花妞有不少对手戏,从人物设定上说,李栗是沉默寡言内敛细致的,花妞则有很大的人物形象转变,相比而言俞悦然的优势更突出,更容易抓到观众眼球。只要不错太多,俞悦然的表演会很容易受到观众认可,而魏晓林的角色则很需要细心揣摩,如果表演不得当,招来骂声一片也不是没可能。

开完剧本研读会,魏晓林兴致就不是很高。如果对手很强,那他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紧张,主要就是俞悦然是他的同班同学,而他不仅在已有成绩上和俞悦然差了一截,对未来拍摄也不是很有信心。

余辉送魏晓林回家的路上,看魏晓林怏怏地靠着车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几次想开口最终都没有说话,到了魏晓林家楼下,余辉拍了拍魏晓林的肩,说:“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放轻松,过几天就开机了,保持状态。”

也不知魏晓林听没听进去,他哦了一声,便转身走了。

魏晓林躺在床上放空的时候听到了自家门铃响,慢吞吞爬起来一看,是谌锐来了。谌锐一改往日手里大包小包前来串门的作风,这次两手空空就来了,见到魏晓林丧气的样子,他笑了笑,问:“怎么?没睡醒?”

魏晓林把门打开让他进来,毫无情趣地问:“余辉让你来的吗?”

谌锐点了点头,余辉联系他的时候已经大概说了魏晓林心情不好的原因,所以谌锐很明白他现在的状态。

魏晓林拖着步子走到谌锐身边坐下,说:“那点外卖吧,我还没吃饭,好饿。”

谌锐这会儿对魏晓林非常纵容,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他:“平时不是减肥增肌,吃盐都按克算,怎么这会儿要点外卖放纵自己了?”

魏晓林把脸埋在沙发抱枕上,怏怏不乐地说:“过几天就要去录最后一期《家在野外》了,风餐露宿好几天,走之前怎么不得吃顿大餐。”

谌锐又笑他:“怎么这么没出息,大餐就是吃外卖?”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谌锐还是纵容地掏出手机开始问魏晓林:“那你想吃什么?麻辣烫?烧烤?炸j-i?”

魏晓林抱着抱枕滚了一圈,说:“我全都要。”

谌锐对魏晓林百依百顺,按照魏晓林的意思,点了四五份不同种类的外卖,又依照魏晓林的指示,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罐可乐。

魏晓林打开一罐可乐,喝了一口,说:“这还是上回你来的时候买的,这几个月过去我为了保持身材都没敢喝,哎!”

魏晓林重重叹了口气,谌锐看得好笑,问他:“剧本到底有多难演,一个剧本研读会就把你给折磨成这样了,按理说不是早就应该让你熟悉剧本了吗?”

魏晓林又把脸埋在抱枕里,瓮声瓮气地说:“不是剧本的问题,是我今天见到了女主角,很厉害,在研读会上对人物的把握也很深刻,状态也很好。最重要的是他跟我同岁又同班,可是比我厉害太多,我……”

魏晓林说到最后,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谌锐抽调他面前的抱枕,说:“别支支吾吾的,你怎么了,好好说出来。”

魏晓林心一横,老老实实承认道:“我怵得很,心里没底。”

谌锐一听就乐了,他问魏晓林:“那你跟我搭戏的时候怵吗?”

魏晓林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有点,但不太怵。”

谌锐笑着摇了摇头,说:“你把剧本拿过来我看看。”

魏晓林伸长胳膊在扔在沙发上的包里掏了掏,便拿出自己已经做过一遍笔记的剧本出来,递给谌锐。谌锐随便翻了两页,说:“你准备工作做得也挺好的的,你怵什么呢?”

没等魏晓林回答,谌锐又翻开第一页的剧情简介部分,通读一遍,他就对魏晓林说:“你说女主角对人物理解比你深刻,所以你慌了是吧。那你参照一下人物不就明白了,很简单啊,你演的李栗这个角色,本来就是生活背景简单、生长环境透明的。花妞不一样啊,花妞从小就在那种环境里耳濡目染,她又是个很多面的角色,即便是人物本身都设定得很复杂,这个人物当然要深刻一点。”

魏晓林一骨碌爬起来,慷慨陈词道:“这就是问题啊!她的角色很丰满很复杂,而我的角色很单薄很透明。她的角色外放,我的角色内敛。我拿出十分功力,她只需要演出五分就够了。更何况我自己知道我没有十分功力,而她本身就很厉害。我当然会觉得没底了!”

谌锐皱了皱眉,问他:“谁告诉你人物不够复杂就演不出j-i,ng彩?”

问这话时,谌锐语气有点重,幸好此时门铃响了,魏晓林点的外卖来了,谌锐先闭上了嘴,又低头翻了翻剧本,等魏晓林把外卖摆好,他才继续开口。

“你要说角色复杂,我刚才看了看,李栗身上还有上辈子的恩恩怨怨,还有什么爱与正义的抉择,他很简单吗?也不至于。花妞那样外放的角色就不需要细腻的表演层次吗?她前后身份转变如果没有细节做铺垫,在细节上表现出变化和不同,你觉得观众会买账吗?”

谌锐放下剧本,对魏晓林说:“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就算演戏是演员之间的配合协作,你也先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这比什么都强。”

魏晓林哦了一声,递给谌锐一只j-i腿,又自己拿起一只j-i腿,啃了一口,才说:“你刚刚又批评我,特凶。”

谌锐冷哼道:“那你觉得你因为这种事自己给自己发脾气,还点这种外卖吃,不值得挨批吗?”

说这话的时候谌锐特地晃了晃手里的j-i腿,外面裹的炸j-i的酥皮碎屑掉在魏晓林坐着的茶几垫上,他不满地嚷嚷起来:“你别抖了!你给我刷垫子吗?”

魏晓林手忙脚乱地在茶几垫的绒毛里扒拉谌锐刚刚抖掉的碎屑,捡着捡着魏晓林突然回过神来,问谌锐:“我是不是说过,不许你推掉自己的事情来找我。你现在不是在剧组拍你的悬疑科幻片吗?怎么溜出来了?”

谌锐的神色尴尬了一瞬间,随后他打着哈哈道:“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溜出来了。剧组到点收工下班,我私人时间不能来找你吗?”

魏晓林将信将疑地看了谌锐一眼,反问道:“是吗?”

谌锐心虚,毕竟他收到余辉的消息就着急忙慌和导演请假早退了,走的时候还有狗仔在附近拍,如果记者拍到以后发了新闻又不幸被魏晓林看见,那事情就要变复杂了。于是谌锐赶紧先招:“其实还有几场戏来着,但我先走了,没事,明天我肯定赶得上进度,不耽误剧组。”

魏晓林闻言,瞪了谌锐一眼,刚准备发话,谌锐赶紧给自己拖了个救兵出来:“哎!我刚才看剧本,你跟你同学不仅有吻戏还有床戏啊?”

第70章

谌锐此言一出,魏晓林立刻偃旗息鼓,他紧张地反问谌锐:“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就随便翻了翻吗?”

谌锐扬了扬魏晓林的剧本,说:“你自己看看,便签贴了那么红的一张,还在便签上画了着重号,换成谁谁都会先看那一页吧。”

魏晓林哼了一声,说不出话来。他还没拍过吻戏,床戏更是碰也没碰过,所以接到剧本的时候听到有吻戏和床戏,他心里还犹豫了好一会儿。虽然用拍亲热戏是演员的必修课过了心里那一关,但魏晓林还是怂,他怕自己拍不好,所以才用笔着重标记了一下,没想到就被谌锐一眼发现了。

谌锐还想开口说话,魏晓林连忙堵住他的嘴,抢着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没拍过吗?”

谌锐忍不住笑了,他点点头,说:“我拍过,我拍过,我没别的意思,我就问问你。”

魏晓林皱了皱眉坐了回去,边啃j-i腿边说:“谁不知道你拍过呢,你拍的那是模范,是模板,上课的时候作为优秀作品给我们展映呢。”

魏晓林表情很复杂地看了谌锐一眼,那一眼里既有对自己亲密戏的忧心忡忡,又有对谌锐的嫌弃,他说:“你拍的好不是很正常吗,一年几个人实战c,ao练呢。”

谌锐被魏晓林说得脸上挂不住,伸手递给他一张纸巾,说:“赶紧擦擦吧,吃得满嘴流油,就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是亲不下嘴。”

魏晓林接过纸巾,随便擦了擦嘴,然后往谌锐那边挪了挪,八卦道:“那你跟我说说,就是我刚遇见你的时候,在房间里让你别那么无情的人是谁啊,我从来都没问过你呢。”

谌锐啧了一声,说:“你怎么这么八卦?”

魏晓林不屑地哼了一声,又挪回原位,说:“那你不想说就算啦,我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不过我说了吧,你不许不做自己的事情就来找我,但这才几天你就把我说的话当成耳旁风,既然这样的话,那你……”

“好好好,我告诉你,我跟你说。”谌锐举双手投降,对上魏晓林戏谑的眼神,谌锐认命地挪到魏晓林身边,短促飞快地说了一个三线开外的演员的名字。

魏晓林的表情显然有点失望,他y-in阳怪气地拉长音调哦了一声,将谌锐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那你品味也太差了,我可比他帅多了吧,你前脚甩了他后脚就拐了我,显得我跟他是一个档次了。”魏晓林又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愤恨啃了口j-i腿,含糊不清道:“而且还没我红!”

谌锐被魏晓林说得无地自容,又抽了张纸,把魏晓林的脸转向自己,他捧着魏晓林的脸一边给他轻轻地擦嘴一边说:“是他自己找上我的,想让我给他推资源,之前说好了半年,到了时间他自己不想走,想把我们的事卖给媒体爆料,被我发现拦下来了。所以才有后面你听到的事情。”

魏晓林的脸被谌锐捧着,脑袋转得倒是快得很,他立刻反问谌锐:“那如果我长得丑,你发现被我听见你们的对话以后,还会主动要跟我交换微信吗?”

谌锐楞了一下,然后他诚实地摇了摇头,说:“不会。我会直接警告你不许外传。”他手里拿着纸巾,动作却停了,说:“小林,我不想欺骗你,以后也不会欺骗你。我第一次看到你,在等电梯的时候,我觉得眼前亮了一下,比起警告,更多的也是好感。但是怎么说呢,可能我们遇见的时机并不好,场景也并不好,在那种性质的社交场合里,一切好感都有一些并不纯情的意味。我自己也想赌一把,所以我默许了他们把你送到我的房间。这可能是我做过最错误的选择,尽管相遇不太美妙,但是我让之后的发展变得更不美妙了。”

魏晓林笑了一声,轻轻推开谌锐的手,说:“得了吧,你那时候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只是想要征服我这个对你没什么好感的人。如果我没有无意间听到你的谈话,我们只是在电梯间碰到,你也不会有向我施压让我必须加上你微信的理由,我们就只是打过照面罢了。依照你身边莺莺燕燕的数量,你很快就会忘记我。”

魏晓林放下手里的油炸食品,另外抽了一张纸巾,一边低着头擦手一边说:“我问你这些问题呢,并不是想要得到你一个‘改过自新’的答案,因为过程我很清楚,你有没有真心、有没有喜欢我,我不傻,我都知道。甚至现在,你对我的穷追猛打,是来自于被突然拒绝的意难平,还是真的发自内心,虽然我还没能确定,但是结果如何都并不重要。”

魏晓林把手指一根一根擦干净,然后利落地将纸巾揉成一团抛进垃圾桶,说:“因为我想明白啦,喜欢了就在一起,在一起就爽,爽过了不喜欢了就散,谁也不用把谁的一辈子绑在谁身上。大家都坦诚一点,相处起来就没那么累。”

谌锐不知道魏晓林是这样想的,他怔愣了一会儿,才问魏晓林:“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即便你以前是喜欢过我,现在也重新喜欢上我,将来的某一天也仍然有可能不喜欢我,不喜欢我的时候,你就会抽身离开,是吗?”

魏晓林点了点头,反问道:“那不然呢?大家都已经两看相厌的时候,还有什么一定绑在一起过完一生的必要吗?”

谌锐居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魏晓林这个问题。他知道魏晓林说的是有道理的,即便是幸福美满的两个人,感情也有消耗殆尽的时候,更何况是他和魏晓林,曾经走过这么多弯路。纵使魏晓林心中曾有满腔爱意,到今天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谌锐不敢去试探。

最终是谌锐先退了一步,但要说退,仿佛也不是,他忽然搂过魏晓林,对着他的嘴唇亲了下去,魏晓林两片薄薄的嘴唇被他反复吸吮,魏晓林并没有挣开他,反倒顺势软在谌锐怀里享受起这个亲吻。

直到魏晓林觉得呼吸都有些艰难的时候,谌锐才放开他,低声说:“不会让你感到两看相厌的。”

魏晓林倒是很轻松,谌锐这种类似于海誓山盟一般的承诺远不如拍戏带给他的压力更大,他噗嗤笑了一声,说:“不是刚才还说油腻腻的亲不下嘴吗?”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