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孤木成林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孤木成林 第37节

孤木成林 第37节 腐书耽美

俞悦然私下里跟魏晓林吐槽,说:“这哪是怕咱们耽误拍戏进度,这是恨不得咱们在节目里多来一些镜头和话题,好给电影宣传助力。”

魏晓林无奈道:“我以为正经剧组都不会这样的,没想到导演组就这么批了我们俩的假。怎么现在的导演一点都没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j-i,ng神啊?炒作就这么重要吗?”

俞悦然安慰他:“行了,别愤青了,再有追求的导演也要吃饭,难不成还真得把自己饿死才算高洁啊?而且现在别说亿元导演俱乐部了,十亿几十亿都不在话下,眼见着同行都赚得盆满钵满,哪个导演愿意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年,什么也捞不着?”

魏晓林安慰自己:“算了,一部电影宣发费用就得花一大笔,咱们努努力,就当给剧组开源节流了,不知道省下来这些钱,能不能给剧组多换点好吃的盒饭。”

《家在野外》第二季发布会定在十一月下旬,开完发布会直接就开始录第一期节目,魏晓林和俞悦然得到了导演组的假期,一同飞往录制地点。

其实录节目往返至多四天,但这是男女主同时离组,这部戏配角戏又不算多,真要让剧组开天窗,魏晓林和俞悦然都过意不去。

整个十月和十一月中旬魏晓林和俞悦然都在拼了命地拍两人的合体戏份和人物群像戏,各自的重头戏份也是能拍的就拍了,以免两人出去录节目了,剧组开天窗。

好在剧组拍摄进程已经大半,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要杀青,估计也只会耽误一次剧组拍摄。

到了机场,魏晓林帮着俞悦然提了一把行李箱,又一路帮着她推到托运的柜台,这一幕又被狗仔拍下,引来一大波讨论。

谌锐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不论是看到魏晓林和俞悦然一同启程录节目,还是看到魏晓林大展男友力的报道,他都是想生气又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的悬疑科幻片离杀青还有几天了,每天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更何况他还要抽时间去查阿麦,时间更是紧迫。

其实想查阿麦原也不是难事,不论是找广和娱乐还是找魏晓林原先的公司,应该都很容易就能查到。可谌锐不想让人知道他在查阿麦,尤其不想让魏晓林以前的公司知道,再对魏晓林产生一些不好的言论。因此谌锐查人这事儿就有些困难了。

谌锐此刻又开始后悔,从前对魏晓林也太过敷衍,对他本人都不甚了解,更别提小小一个工作人员,当然是从没放在眼里。如果当初对魏晓林付出真心,那他身边的人的底细就必然会被他摸得清楚明白。

自然了,谌锐心里也清楚,如果他当初真心对待魏晓林,之后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说到底,谌锐对魏晓林的弥补都源于自己当初的错误。

其实谌锐如果借助家里的门道应该也能查,不过谌锐不想自己连这种事都解决不了,还得依靠家族荫蔽。

磕磕绊绊花费不小的周折,谌锐终于查到了阿麦的下落。

阿麦现在没再做宣传了,他去了一家穷的叮当响的经纪公司,摇身一变,做了几个练习生的经纪人。

经纪公司没钱没势,几乎没人愿意来这种公司坐冷板凳,更何况公司连一个成熟艺人都没有,全是一群不知道资质如何的练习生。可阿麦愿意来,就像当初阿麦选定魏晓林觉得他是一个可造之材一样,现在阿麦仍然乐忠于给自己选择一个将来可以抱到的大腿。

阿麦想过他和魏晓林分道扬镳的全过程,从一开始魏晓林就不是心甘情愿带他去广和,所以之后自然也谈不上亲密无间。因此阿麦明白了一个道理,养狗必须从小就养才能养熟,否则养成的都是白眼狼。

魏晓林可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阿麦常常想,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把唐大少过生日的事儿介绍给他,他哪能有机会认识谌锐这种人物,现在想必也没办法出头,还能混得这么风生水起吗?

阿麦现在手里带着的一群练习生平均年龄未成年,过段时间这群小孩就要被全部送进一个选秀综艺里去。不过阿麦清楚,公司这种实力,根本没能力打点节目组,全靠小孩自己能力。但没钱有没钱的玩法,阿麦倒是一点也不愁,信心百倍的。

谌锐打探到了阿麦的下落,其实想让阿麦吃点苦头很简单,只要跟选秀的节目组处好关系,好好打点,暗箱c,ao作也并不是那么难。毕竟选几个人上去可能要花大代价,可选几个人下去想必市场价还没被哄抬起来。

可是谌锐不打算这样做,如果魏晓林知道他为了整阿麦一个而毁了一群小孩的前途的话,必定会让他滚蛋,谌锐太明白魏晓林了。他得用一些文明的手段。

谌锐忍下自己心头关于处理阿麦的烦心事,开始冲刺自己电影的杀青之路。这是他今年的第一部 也是唯一一部作品,作为电影行业的老油条他倒是没有什么失落之情,只因他的全部目光都集中在魏晓林身上。

魏晓林的电影计划在十二月中旬杀青,之后的工作尚且没有敲定,在十一月底,安圳河就率先公布了第一支预告片,并宣布定档春节档。

这个档期不少人都感到忧心忡忡,春节档是诸神厮杀的战场,一旦败下阵来就会输得很惨。而魏晓林这是首次担纲大男主,如果在春节档扑街,对他往后的口碑和职业生涯都会有影响。

连谌锐也十分忧心。安圳河往年都会选一个稳妥的档期,但让魏晓林去搏春节档,等于用r_ou_体凡胎去挡钢铁侠全套新战袍。

谌锐先去质问了安圳河,安圳河倒是没那么紧张:“春节档现在已经是一年里票房最高的档期,每年春节档都会有几部神片,我的目标也不是跟神片对打,怕什么呢?老说稳妥的时机,那你告诉我什么时机稳妥,情人节不合适、五一档太短、再往后拖的时间又太长,商业片没必要拖那么久,万一之后有新的制作技术了,你说我是换还是不换?”

谌锐知道安圳河这都是在糊弄他,他最关心的其实是魏晓林本人的票房号召力。春节档太挤,一旦把握不到时机,就没有增加排片冲票房的机会。如果放在别的档期,至少可以给魏晓林多一些竞争力。

谌锐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得到了安圳河毫不留情的大白眼:“那你怎么不想想春节档会有多少人愿意看电影,观影人次又是平时档期的多少倍?说来说去你只是不敢相信小林的票房号召力。”安圳河说着就毫不留情地笑话了谌锐:“别怕啊,不是还有你吗?”

谌锐又想起自己当初为了让魏晓林多看自己两眼,偏要凑在他面前去配音的事情,谌锐忍不住笑了笑,说:“我?我尊重另一半,自己的成绩自己努力。”

安圳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末了说:“你跟以前真的很不一样了。”

谌锐仍然在笑:“虽然成长期过得有些长,但是能被别人说我有了改变,也算没有白白付出时间j-i,ng力。”

谌锐和安圳河聊完档期的事情就同安圳河告别了,他想去找魏晓林,但又想到魏晓林说的没事别去打扰他,索性作罢。谌锐开着车,想起安圳河的那句感叹,忽然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去看过范清枫了。

谌锐驱车来到范清枫所在的疗养院,范清枫的状态一日好过一日,但距离护工上次所说的他快要醒来了已经过去好几年,范清枫仍然没有醒来。

护工见谌锐来了,热情地打了招呼,说:“谌先生好久不来了。”

谌锐轻咳一声,说:“这一段时间都很忙。”说完他又看向范清枫,问:“他怎么样?有好转吗?”

护工笑了笑,又叹了口气,有点手足无措的惊喜感:“医生说最近状态越来越好,醒来的几率已经很大了。以前说范先生会醒来,都有些哄骗安老师的意思,但这次真的有希望了,医生和我都不敢告诉安老师了。怕他承受不来。”

有时候谌锐很想问一问安圳河,这样的等待有没有意义,会不会有一天希望耗尽,但这是安圳河心中的伤口,他不好戳人伤口,二来,他想安圳河也不会有这种感受的。

就像谌锐自己,在始终未曾得到魏晓林的答案时,也依然百折不挠地厚着脸皮跟着他缠着他,那些时候自己并不会觉得丢脸或是辛苦,所谓甘之如饴,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谌锐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范清枫,他轻轻拍了拍范清枫交叠露出的手背,说:“曾经很想问你要的答案,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快点醒来吧,有人需要你。”

第76章

魏晓林的工作更加繁忙,他的戏份被安排得更加紧凑,紧赶慢赶提前三天杀青。紧接着他就再度和俞悦然一起启程去录新一期《我的搭档》,一口气都没松地录完节目,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十二月已经过半,这一年又要过去了。

这一年对魏晓林来说着实是非常繁忙的,他拍了两部电影,接了两档常驻综艺,还参加了很多活动,是努力工作的一年。

而魏晓林现在手头宽裕了,却也没有j-i,ng力再去寻摸一个合适的房子搬家,总之他常年在外跑着,租下来的家也变成了临时落脚睡觉的地方。

魏晓林拖着行李箱回到家里,突然感到有些孤独,他甚至连行李箱都没放下,就跨坐在行李箱上开始发呆。

和谌锐保持关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这种时候就不会是一个人在家,想到这里魏晓林又摇了摇头,心想谌锐是比自己出名很多倍的大前辈,想必戏约比自己多得多,哪能守在家里给他开门送上家的温暖呢?

正在发呆,魏晓林家的门铃响了,他起身打开房门,正看到了方才还在念叨的谌锐。谌锐手里提着j-i,ng致的食盒,非常自觉且熟悉地开始换鞋进门,说:“我早就过来了,一直把车停在你家楼下等着。刚才看到你了,想喊住你,一看你累得表情都木了,就没喊。”

魏晓林接过他手里的食盒,说:“为什么不喊我,那样我一进门就可以吃到你带来的好吃的了。”

谌锐把立在正中的行李箱给他推到墙边摆好,然后打开食盒按着他坐下,说:“这是我家阿姨做的拿手菜,我特地点了几个感觉你会喜欢吃的让她做好带来。”

魏晓林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先吃了一大口,含糊不清道:“手艺真好!”

谌锐拉开凳子坐下,也陪他一起吃起饭,说:“只可惜我不常回家,不然能经常给你带一些。”

魏晓林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你跟你那些……兄弟,感情不好吗?”

谌锐笑了笑,说:“谈不上感情好不好,我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我不跟他们争家产,他们也不干涉我的生活。大家互不影响而已。”他向魏晓林解释道:“不回家是因为没有回去的必要,我跟我爸感情很一般,隔一段时间回去一次,形式做足就够了。”

其实谌锐这次回家并不是单纯的例行的家庭聚会,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难得地开口请求了两位兄长。不过谌锐并不着急告诉魏晓林,虽然他总会知道。谌锐想把这件事在最重要的关头暴露出来,在这之前,他甚至都不急着要魏晓林的答案了。

不管答案如何,他不都是还在好好地和魏晓林在一起吗?

魏晓林在尝到谌锐送来的晚饭的时候,体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情。在为事业奔忙的时候,能有人送来热汤餐饭,心很容易就会软下来。

谌锐和魏晓林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魏晓林一边吃饭一边和谌锐抱怨:算上拍戏前的准备时间,他有好几个月都没好好吃饭;剧组的盒饭里也没有油水,这几个月他甚至还瘦了几斤;录节目的前辈好爱耍大牌,每隔一小时都要三五个助理轮流过来为他服务;余辉又开始给他看新的剧本,刚才送他回家的路上还在念叨剧本的事情。

林林总总,倒是魏晓林一直在说,谌锐坐在一旁听他絮絮叨叨。魏晓林不知自己倾诉欲怎么如此旺盛,大概是想到有人能来陪陪自己的时候,这个人就真的出现了,这种感觉让魏晓林激动吧。

末了魏晓林吃完了,擦了擦嘴,谌锐顺手就接过他的碗,拿到厨房去洗,魏晓林慌忙跟了上去,狐疑地问他:“你还会洗碗吗?”

谌锐好笑道:“我都会做饭,为什么不会洗碗?”

对上魏晓林仍然半信半疑的目光,谌锐解释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小时候跟我妈妈一起生活在乡下,一直到上学的年纪才被接回去。乡下条件很一般,我很小就会做家务了。不过做饭才是之后学会的。”

魏晓林哦了一声,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那你上次录节目的时候会说那边的话,你说是你妈妈教你的,也是在那时候吗?”

谌锐笑了笑,说:“不是。是早些年我爸在那边待了很久,后来回城,我妈妈做了他的秘书,他们好上了以后,他又教了我妈妈,那时候或许是生活情趣,但我妈妈一直记着。之后我们在乡下,她又教给了我。”

魏晓林不知道之后还有这么多曲折的故事,还没发出感叹,谌锐就已经把碗都洗干净了,他推着魏晓林离开厨房,问:“吃饱了要干什么?你这么累不如洗洗睡吧。”

魏晓林想着谌锐刚才还在投喂他,给他讲故事,自己总不好吃完听完就睡觉,于是摇了摇头,说:“没事,我看会儿电视。”

谌锐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却也没有揭穿,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打开了电视。

但魏晓林真的是太累了,哪怕电视节目热热闹闹,他还是看了没几分钟就困眯瞪了,谌锐扭头过去看他,就见魏晓林脑袋像小j-i啄米似的一点一点的。

谌锐无奈地弯了弯嘴角,他怕挪动魏晓林把他给挪醒了,便起身去魏晓林的房间里去找了小毛毯想给他盖上,出来的时候魏晓林已经彻底放弃自我,倒在了沙发上睡着了。

谌锐给魏晓林盖上毛毯,又关掉了电视和客厅里的灯,和魏晓林头对头一起躺在沙发上,也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谌锐第二天有拍摄,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醒了,魏晓林睡的正香,谌锐坐起来看了魏晓林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将他抱回了床上,然后蹑手蹑脚离开了魏晓林的家。

佟蕾过来接他,看谌锐衣服睡得皱皱巴巴就下楼,一见面就先哼了一声,说:“你年轻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是个情种。”

谌锐啧了一声,说:“什么叫年轻的时候,我现在根本不老,你别说这种话,让我觉得我跟他年龄差距很大。”

佟蕾连忙将手里的早饭塞到谌锐手里,说:“快别美了,待会儿到了就要开始化妆,我看你这一身皱皱巴巴的,不得洗一下,在路上就吃了吧。”

谌锐捧着自己的早饭吃了两口,突然一拍大腿,说:“那我没给小林留早饭呢!”说着,谌锐就掏出了手机,一边按手机一边说:“我定个闹钟,到点了给他叫个外卖送去。”

年底各项工作都很多,魏晓林和谌锐都忙得无暇抽身。偶尔两人会在一些年末活动中碰上,但彼此都有工作缠身,往往只是打个招呼就过,连话也很少能说一句。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跨年夜那一天,那天他们两人都各自有跨年晚会的活动要参加,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虽然是不同平台的跨年晚会,可主办方考虑到气候因素,倒是都把场馆定在了温暖如春的南方,免去了从明星到工作人员再到观众的受冻之苦。

所以谌锐和魏晓林离得并不远,虽然谌锐没法和魏晓林一起过年,但如果速度快一些,怕是还能赶在各自累趴之前,吃一顿新年大餐。

零点钟声敲过,他们在各自的台上拍完大合照,谌锐就率先离场了——他资历深,先走一步也没人说什么,总归他的部分已经顺利结束了。

谌锐一路把车开得风驰电掣,等他到了自己订好的饭店,魏晓林已经坐在座位前等他了。谌锐走到魏晓林身边,问:“等了多久?”

“没多久。”魏晓林给他倒了杯水,说:“磨磨蹭蹭到一点多才收工,我又回了一趟酒店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开车过来的。”

谌锐诧异道:“你也开车了?”怕魏晓林误会,他补充道:“我印象里你很少开车。”

魏晓林笑了笑,说:“大家都各有各的跨年夜活动安排,再加上他们之前也没怎么来过这边,想趁机多逛逛,我就给他们都放假了。”

说着,魏晓林叹了口气,懒洋洋说:“我也放个假。”

谌锐也赞同地点了点头,说:“是该放个假。不过也休息不了几天,过段时间就要开始忙电影上映的事情了。”

两个人一边慢悠悠地吃饭,一边聊着天,谌锐问起魏晓林的假期安排,魏晓林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还没想好,出去旅行的话,时间太短,而且旅行也很累,感觉并不能休息。可是如果整天躺在家里,我又会觉得浪费了这个假期。”

魏晓林最终拍板决定:“我还是别四处跑了,休息几天就准备准备期末的事情吧。”

谌锐原本想和魏晓林朝夕相处几天,培养一下感情,可既然魏晓林要学习,他也没有阻碍魏晓林的道理,只好退了一步,说:“那我帮你对戏。”

原以为魏晓林会拒绝,没想到魏晓林应得很快,说:“行啊,过两天我回学校看看角色分配,然后再准备准备。”

魏晓林以为依照谌锐那火急火燎的性格,今天这顿饭肯定要弄点什么花样,逼着自己给出答案。可谁知两人边吃边聊,吃到一顿饭接近尾声,谌锐也没开口提一个字。

谌锐不提,魏晓林又不敢主动说了——他曾经想主动说过,可是被谌锐给躲了,虽然说不在意了,可是现下遇到相同处境,魏晓林还是难免退缩。

跳过先前被谌锐追着讨了许久答案的问题,魏晓林终于和谌锐结束了跨年夜的大餐。结束了紧张疲惫的工作,两人都感到十分辛苦。魏晓林原本还在想,不然带谌锐去自己入住的酒店再开一间房好了,谁知倒是谌锐先开口。

“我跟你一起去你那里好吗?”谌锐问魏晓林,但谌锐那表情一点也不像在询问,倒是大有一番只要魏晓林不答应他就要开始撒泼的气势。

魏晓林皱着眉,说:“我再给你另开一间房。”

谁知谌锐不依不饶,说:“上回你都跟柯星一起睡一间房了,跟我怎么不能。你把他当君子,难道我还是发情的猛兽不成?”

魏晓林无奈道:“那不一样……”但是对上谌锐的脸色,魏晓林也败下阵来,他摆摆手,说:“那你上车吧。”

谌锐目的达成,心满意足,立刻坐上驾驶座,魏晓林只好坐进副驾。谁知开到一半的路魏晓林才发现他不是往酒店方向开的,感受到魏晓林的目光,谌锐得意地笑了笑:“新年呢,怎么能吃饱了就回去睡觉,当然是接着去放松一下,你连续工作那么久不辛苦啊?”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