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宠夫成瘾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0节

第20节 腐书耽美

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一辆运输过蔬菜的卡车,而我,被劫持了。

这一念头在我脑海中闪过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做梦的错觉。

不过,卡车的再一次急刹车又把我甩回了现实。

我确定,自己真的被劫持了。

我的心以极快的速度跳动起来,我终于相信,我哥并不是危言耸听,他是真的意识到了危险,而我,是真的遇到危险了。

怎么办?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赶紧寻思对策。

然而,以我的智商,只能眼睁睁地盯着自己身上的绳子,任由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卡车慢慢减速,停了下来。

我听到“嘭”的一声车门关闭的声音,然后有几个人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的心骤然乱做一团,四下急忙一扫,却无计可施,只能紧紧盯着货箱的门,像待宰的羔羊一般,不安地等待自己的命运。

货箱的门很快就被人打开了,一个形容矮小的人敏捷地爬了上来。他三步两步走到我面前,抓起我胸前的绳子,把我提了起来。

我看到一张猥琐的脸,他刻薄的眼睛里闪烁着 y- ín 邪的光,污紫的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香烟。

他见我看他,立刻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布满烟垢的黄牙,喷出一股呛人的烟雾:“啧,真是个绝色美人,这一票没白干,兄弟们有福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 晏轻尘

我差点没有吐出来。

烟草味混合着浓烈的口臭熏得我几乎要背过气去。

我挣扎着打起j-i,ng神,却被那矮个子拖拽得一阵阵头晕目眩。

很快,我被他拖下货车的车厢,随手扔在了水泥地面上,旁边立刻上来两个人,架起我的胳膊走向一间被拆了一半的大房子。

我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但还是强撑着偷偷向四周扫视了一圈。

这里似乎是拆迁区,四周都是残砖断墙,连我们要进的这栋房子,也被拆除了院落,只剩下孤零零的一间大屋子。

大屋子的窗户已经不知去向,卷帘门也被拆了,只有两扇被风雨侵蚀的木板门半开半掩地挂在布满灰尘的门框上,门框相连的墙上贴着“仓库重地,严禁烟火”黄底红字的警示牌。

那矮个子走到门口,一脚踹向那半掩的门,大大咧咧冲里面喊道:“老板,人带到了,这次咱保证没有留下什么把柄。”

那扇门“咔嚓”一声破了个大洞,猛地撞向后方,后方没有遮拦,门扇直接拍到了里面的墙上,发出“嘭”的一声脆响,又立刻反弹回来。

我没有听见里面的人回答,只见那扇反弹回来的门在我们刚好走近的时候,径直冲我右边的人拍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向左一躲,右边那人以为我想要跑路,顾不得拍过来的门,回头就来拽我的胳膊。

“啪”的一声,门板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他脸色一白,晕了过去。

跟在我们后面的几个人一哄而上,都忙着去抢救那人。

“躲什么躲,让门拍一下会死啊!”我左边的刀疤脸气急败坏的甩手给了我一巴掌。

我眼前一黑,几乎站立不稳,只听得我们来的方向传来“嘭”的一声关门声,紧接着就是一声怒吼。

“住手!”

有人快步向我们走来,在我快要摔倒在地的时候,一把把我揽进了怀里,顺势给了那刀疤脸一脚。

旁边一阵风过,不远处就传来一声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宗贤?”我心中一喜,急忙睁大了眼睛辨认。

等眼中的黑幕褪去,看到来人的脸,我的心却猛然沉了下去。

晏轻尘?

怎么是他?

我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猛地揪起来,狠狠地向四面八方扯去,痛得我喘不过气来。

“顾影,对不起。”

他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声地哭泣道,我感觉他周身都在颤抖。

我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他,更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哭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过了一会儿,他才抹了抹眼睛,抬起头来,含着泪给了我一个耀眼的笑容。

随即,他似乎是发现我被捆成了粽子,连连道歉,手忙脚乱地给我松了绑。

他看到我手腕上的钩子,神色微微一滞,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比打火机大不了多少的小银盒。

或许过于慌乱,小银盒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刚捡起来,我就听到身后又传来那矮个子大呼小叫的声音。

“啧,老板,你们也太不厚道了,咱们干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老子给你们把人带来了,你他娘的瞬间把老子的兄弟放到了俩,你们这是要过河拆桥啊?”

我回过头去,一眼看到那矮个子和一个女人一前一后地从那废弃的仓库里走了出来,那个刀疤脸则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瑟瑟发抖。

那女人,分明就是逼婚宗贤的那个。

她听了那矮个子的话,目不斜视地冷哼了一声:“朱老五,你可不要不识抬举,你也不瞧瞧,你那帮兄弟蠢到什么程度了,如果平日不是我给你们指点,你们早被自己蠢死了,哪还有机会在我面前蹦跶。”

朱老五的脸立刻涨得通红,尴尬了半晌,连连赔笑:“误会,都是误会,你,你,你,还不快把这两个傻缺给我抬下去。”

朱老五颐指气使地让属下把那两个受伤的人抬走了,然后一脸谄媚地回到那女人身边赔小心。

“那个……老板,接下来……”

“在外面等着。”那女人白了朱老五一眼,转身回了仓库。

朱老五悻悻地摸了摸鼻子,退到货车旁边,去查看他那两个兄弟的伤势。

晏轻尘打开银盒,从里面拿出一根带钩的细针,拨了拨我手腕上那钩子的末端的血污,把细针c-h-a进了钩子里。

“顾影,对不起,你忍一下,马上就好。”他看我一眼,目光中流露着坦诚和恳切。

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觉得这异常讽刺。

他随身携带这这种东西,分明表示,这钩子是他布置的,而且,他身上的香水味,和喷洒在我哥衣服上的一模一样。

难怪我当时感觉这气味很熟悉,没想到,竟然是他。

他抓我来做什么?他和那女人什么关系?

他以前从我身边抢走了凌夜,这次又要伙同别人从我身边抢走宗贤吗?

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呢?

想到这里,我心中异常难受,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晏轻尘轻呼一声,连连道歉:“对不起,顾影,我弄疼你了吗?我再小心一点,你放松手掌,放松。”

他轻轻在我手腕处吹了吹,握着我的手有点微微的颤抖。我看见他的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抽回手来,盯着他的眼睛质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他怔了一下,挣扎着笑了笑,又来拉我的手:“我们先把钩子取出来,我再慢慢告诉你。”

我把手背到身后:“你先说。”

“顾影,”他苦笑一下,声音有些颤抖,“不早些取出来会发炎的。”

我笑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笑得这么痛快。

我笑得肚子都疼了,眼泪流了出来。

晏轻尘惊诧的望着我,一脸的不知所措,好像一个被雷劈中的小白兔。

我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流着泪问他:“你布置这些钩子难道不是想要我的命?”

晏轻尘急忙摇摇头:“不是不是,我只是,只是……我没想到会出意外。”

“意外?”我向他露出一个比他给我的那个微笑还耀眼的笑容,“很意外我没死吧?”

“怎么会?我怎么会希望你死呢?”晏轻尘急忙解释道,“我没想到你跳下去的时候会被人撞到。”

“你怎么知道我被人撞到了?”我心中一惊,难道我们进入密道的时候,晏轻尘就在后面跟着?

我重新审视了他一遍,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样子,不由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究竟想干什么?

他还是曾经的那个晏轻尘吗?

不,他早就不是了,因为我从来没有看清过他。

晏轻尘犹豫了一阵,这才开口道:“我在密道里安装了智能迷你机器人。”

智能迷你机器人?那是什么?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

这不是科幻小说里才有的吗?怎么这么快就问世了?

晏轻尘见我惊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火柴盒放到地上,火柴盒一遇到地面,立刻从盒子里伸出四个轮子,围着我和晏轻尘转起圈来。

晏轻尘命令它拍照,然后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软件让我看。

我吃惊地发现我和他的照片正一张一张地出现在屏幕上。

“录像。”

晏轻尘又发出了指令,我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变成了视频,我和晏轻尘的身影在那不停旋转的镜头里不停地旋转,转得人眼晕。

“停。”晏轻尘一声令下,那火柴盒停止了转动,一动不动地静止在原地。

“这两个是最基本的c,ao作,以后我再让你看别的,咱们先把你手腕上的钩子取出来。”

晏轻尘说着,向我伸出手,脸上带着开心又小心的笑容。

“我取出钩子就给告诉你答案,”见我没有动作,晏轻尘又补充道,“取钩子不能分神,要不然我可以现在就给你讲。”

我看了看自己手腕处的东西,那五根钩子已经取下来了三个,还有两个扎在r_ou_里。取出来钩子的地方隐隐有血流了出来。

我想了想,点点头,把手伸到他面前。

他好像得到了什么宝贝,立刻喜形于色,小心地握住我的手,那细针去拨那钩子的末端。

我注视着他那表情丰富的脸,不由得自言自语道:“晏轻尘,我从来都没有看透过你。”

晏轻尘放下取出来的钩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冲我笑了笑:“没关系,总有机会的。”

我没有说话,思绪不由得飘回到了大学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那时候的他,总是保持着一脸意气风发的笑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泰然自若,即使听到他母亲出车祸的消息,他也没有失态。

那时候我本想安慰他,自己却先哭得一塌糊涂,反倒让他安慰了我一场。

我自觉丢脸,莫名其妙地和他冷战了一个星期。

于是,我便遇见了凌夜,不久,她便成了我的女朋友。

不,我自嘲一声,凌夜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晏轻尘给我取完了钩子,又上了药包扎好,便拉着我向那废弃的仓库走去。

我正神游天外,沉浸于过去的痛苦中,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了进去。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做到了那女人对面的椅子上。

那女人淡淡地瞥了我一眼,看着自己涂了血红色丹蔻的手指甲说道:“轻尘,你们叙完旧了吧?现在是不是该说说正事了?”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个选择

她另一只手托着腮,翘着二郎腿,斜倚在一个铺了白色毛皮的沙发里。

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压在她的胳膊下,沿着沙发垂落下来。

她衣着简单干练,没有任何修饰,整个人就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剑,随时都会刺向对面的敌人。

我不禁内心森然,这样的气势,我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女人身上看到。

不知道宗贤在她手里会不会吃亏。

“我只有一个要求,而你,有两个选择。”那女人放下手,抬眼看向我,慢条斯理地说道,“第一,跟轻尘走,从宗贤的世界里消失,第二,跟朱老五走,从这个世界消失。朱老五你也见到了,选哪一条路,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我周身一寒,立刻看向晏轻尘,我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晏轻尘满是期待地看着我,似乎是想要我选他。

我收回目光,心中一片死寂,冷笑一声,直视着那女人:“你是上帝吗?”

那女人诧异地挑了挑眉,随即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我不是上帝,但是我能决定你的生死。”

“就凭外面那几个蠢货?”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出声讽刺道。

“哈哈哈。”那女人突然大笑了几声,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我面前俯下身,伸手捏住我的下巴,笑眯眯地抬起我的脸,仔细打量起来。

“都说智商不够,颜值来凑,我看你不仅智商不够,眼神也不好,除了长了一副j-i,ng致的脸皮,你还真是一无是处。”她说着,放开我,转身又坐回沙发上,摊开双手,“我对你了如指掌,你却对我一无所知,有你这样的情敌,我觉得真是侮辱我的智商。”

我被她莫名其妙的辱骂弄得火大,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因为我看到,在她身后两侧居然站着四个荷枪实弹的特种兵。

这四个杀气森森的大活人,我刚才竟没有发现!

我不禁一阵后怕,幸亏我刚才没有暗算这女人,要不然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了筛子。

我又在这四个特种兵身上扫视了一圈,心中突然有些忐忑,难道这女人的父亲在军队?还是这女人在军队?要不然她怎么有权动用特种兵?

如果真和军队有关,那可真不好办了。

“怎么样?”那女人又出声问道,“想好了没有?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的决定。”

“如果我哪一条都不选呢?”我看看四周,想做最后的挣扎。

然而四周空荡荡的,连块砖头都没有,出口也只有一个,而且就凭我目前的状态,恐怕跑不了几步,就被人击毙了。

跑是暂时跑不了了,现在只能试探她的条件了。

那女人没有回答我,而是向门外喊了一声“朱老五”,我就见朱老五带着他那几个弟兄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

“老板,您有什么吩咐?”朱老五一边说着,一边拿眼在我身上偷偷扫了一圈。

我感觉像被蛇舔了一样,立刻起了一身j-i皮疙瘩。

“他是你们的了。”那女人眼也不抬地挥了挥手,“把他弄走,怎么折磨他是你们的事,不要污了我的眼。”

朱老五几个得令,喜出望外地朝我围了过来。

我吓得一跳,椅子被我撞倒在地,我灵机一动,抄起椅子挡在自己前面。

对面那四个特种兵立刻举起枪口对准了我,咔嚓咔嚓上了枪膛。

“慢着!”晏轻尘几步挡在我的前面,阻止那几个人进一步上前,同时挡住了指着我的枪口,“姐,你说过给我一个机会的!”

“我已经给了,可惜这个蠢货不懂得珍惜,所以,”那女人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袖,“他这种废物,还是永远消失的好,浪费粮食。”

“姐,请你给我十分钟,我跟顾影好好谈谈,到时候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再有异议。”晏轻尘又恳求道。

那女人沉默了他几秒钟,轻叹一声:“轻尘,如果我是你,我是不会这样婆婆妈妈的。”

“当然,我哪里能和姐姐比呢。”

“轻尘,你不要妄自菲薄,为了这种人,根本不值得。”

“姐——”

“好了,给你二十分钟,如果他不答应你,不要怪姐姐无情。”

“好的,谢谢姐姐。”

晏轻尘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我,那女人又坐下来,斜倚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我们,朱老五几个见状,心有不甘地退了出去。

我没有看晏轻尘,扔下椅子走到那女人面前。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但是没有人开枪,那女人挑挑眉,冷笑一声:“倒是有几分胆量。”

“你是晏轻尘的姐姐?”我问。

那女人笑了,点点头:“对,我是他的堂姐,我叫晏轻瑶,我还有一个哥哥,不过轻尘是我二叔的独生子。”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笑,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无论我做什么,在她看来我都是在犯蠢,我也懒得和她计较,继续问道:“如果我跟晏轻尘走,你就不会伤害宗贤吗?”

晏轻瑶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久才止住笑对我说:“无论你跟轻尘走还是跟朱老五走,我都不会伤害宗贤,但是,你的家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怎么讲?”

“这很难理解吗?如果你跟了轻尘,我们就是一家人,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你那教书的父母,你那个人妖似的哥哥,你哥的出版社,你想想,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你希望我和晏轻尘在一起?”我按捺着心中的震惊,故作平静地问道。

“不,我不希望。”晏轻瑶坚定地摇摇头,“在我看来,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我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了她,就算她视我为情敌,她也不应该这样三番五次地伸手就打我的脸面。

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

我努力平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又烧了起来,忍不住怼了回去:“你要我跟他走,又不希望我跟他在一起,你到底想要怎样?该不会是刚才的门板把您老人家也拍了吧?”

晏轻瑶的表情凝固了一瞬,立刻又平静下来:“你之所以现在还能在我面前蹦跶,只不过是因为你运气好罢了。如果不是轻尘太痴情,我碾死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碾死一只蚂蚁,我还要考虑考虑会不会破坏生态平衡,碾死你,简直就是在为人类社会做贡献。”

“姐——”晏轻尘上前一步,却被晏轻瑶抬手制止了。他歉意地望了我一眼,低声对我说道,“顾影,我姐就是比较严厉,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轻尘!”晏轻瑶喝止了晏轻尘的话,继续对我说道:“天堂和地狱的路我都给你解释清楚了,希望你考虑清楚。十秒钟之后,我希望听到你的答复。”

“姐——”晏轻尘急忙走到晏轻瑶近前,“不是说好给我二十分钟的吗?”

晏轻瑶笑着摇摇头:“轻尘,他似乎并不看好你呢,你看,他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你。我表示非常怀疑你的眼光。”

我觉得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明明是她不给晏轻尘说话的机会,却把这帽子扣在我头上。

不过,我没时间和她计较,因为黑洞洞的四把枪正对着我 ,我只有十秒钟的考虑时间。

我看得出,这一次,我不会那么幸运了。

而我孤身一人,完全没有胜算。

几个念头在我脑海中闪过,我立刻做好了决定,对晏轻瑶说,我选择晏轻尘。

晏轻尘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晏轻瑶却投来鄙视的目光:“本以为你的骨头至少是硬的,没想到比蜗牛还软。”

“顾影,我们走吧。”晏轻尘兴高采烈地拉起我的手向仓库外面走。

他的手心s-hi漉漉的让我难受,我立刻把手抽出来,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我自己可以走。”

“别忘了我的条件。”晏轻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如果我发现你出现在宗贤的世界里,别怪我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我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你也记得你的承诺,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当然。”晏轻瑶点点头。

“我们走吧。”我转过身去,迈开步子走到了外面。

朱老五几个人诧异地在我和晏轻尘身上扫视了一圈,又看了看我们后面的仓库,垂头丧气地让开了一条路。

晏轻尘几步抢在我前面,为我拉开了车门。

我上了车,靠在座位上,看着晏轻尘轻快地坐到我旁边的驾驶座上,一种排山倒海的疲惫感突然袭来。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是吗?”我闭上眼问。

晏轻尘顿了一下,已经发动了的车并没有立刻启动。

“是的,是我。”

我睁开眼看着他:“我以为你会说谎。”

晏轻尘的眼神沉寂了下来:“我怕了。”

“你怕什么?”我冷笑一声问。

“我怕你会离开我。”

“你和凌夜结婚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想的。”

“顾影,”晏轻尘突然激动起来,一把抓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前,“我说我是被凌夜算计了,你信吗?”

他这丰富的表情让我很不适应,他s-hi漉漉的手更让我难受,我想,我可能被我哥传染,得了洁癖。

我慢慢抽出手来,在衣服上擦干:“我信与不信,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你,我也不再是当年的我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宗贤才是第三者

晏轻尘颓然地靠在他的座位上,苦笑一声:“顾影,我没想到我们之间会是这种结果。”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接他的话。

从他和凌夜向我宣布他们的婚讯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情谊就已经完了。

我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他,他似乎也从来没有看懂过我。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也是一个记仇的人,尤其是在我经历了那种刻骨铭心的耻辱之后。

他过去没有看懂我,现在依然没有看懂我,见我没有说话,给我系上了安全带,徐徐开动了汽车,自顾自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我依旧没有理他,把目光投向车窗外,看着外面成片成片的水泥碎块和一堵堵坍塌的墙壁,脑海里空空如也。

我看不到现在,也看不到未来,只感觉我的人生就像这断壁残墙,没有了任何希望。

“我感觉自己也变了。”晏轻尘笑了笑,丝毫没有在意我对他的不理不睬,“我自己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但是,我觉得这是好事。以前的我,总把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那虚伪的笑容之下,以至于错失了自己的真爱。”

车窗外的建筑废墟消失在了视野中,出现在眼前的是大片荒凉的农田,偶尔有一片绿色在视野中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马路两旁的白杨树已经开始落叶了,飘落的叶子被风卷走,又有更多的叶子被风从树上吹落下来。

晏轻尘的话依然在继续,断断续续地如同落叶一样,飘在我的耳中。

我漫无目的地注视着窗外的风景,突然晏轻尘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说:“顾影,我知道你当时很痛苦,也一直想告诉你当年的真相,但是宗贤却横c-h-a在我们中间,不让我见你。你知不知道,他和凌夜一样,他才是第三者。”

我看向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见我终于有了回应,晏轻尘j-i,ng神一震,连忙停下车对我说:“在你受伤昏迷的时候我去找过你,你知道吗?”

我摇摇头,晏轻尘愤愤地哼了一声:“当年在医院闹出那么大动静,他们竟然一点消息也不透露给你,宗贤的思想工作做得真到位!”

“你在医院做什么了?”我问。

“我摆脱了凌夜之后去找你,却发现你受伤昏迷了,我去医院看你的时候,宗贤不让我进病房的门,他居然说我是诈骗犯的同伙,还报警把我抓了起来。”

“所以,你为了泄愤,就鼓动那个副院长挖了宗贤的墙角?”我冷笑一声,随口讽刺了一句。

晏轻尘惊得大了双眼:“你,你怎么知道?”

“猜的。”我笑了,我真想把晏轻尘这个表情拍下来挂在他的床头,让他每天都经历经历y-in谋被拆穿的惊恐。

然而我没有这样做,我的手机丢了。

晏轻尘似乎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不自然地笑了笑:“对不起,我失态了,自从和你分开之后,我的情绪就有些不受控制了。我是鼓动我舅舅挖了宗贤的墙角,但是不是为了泄愤。”

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他见我没有追问,只好自己补充道:“我当时是想搞垮宗贤的医院,把你从他手里抢回来。”

“所以,现在你成功了,你可满意?”我冷笑着问。

晏轻尘似乎没有得到他预期的结果,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好扭过头,继续开车。

沉默了片刻,晏轻尘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我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真是变了,以前他从来没有这么多话,而且还是自说自话。

“顾影,你能回到我身边,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凌夜那女人太坏了,如果不是她要挟我,我们哪里会经历这样的坎坷。”

晏轻尘讲话实在是讽刺,我忍不住出声问道:“凌夜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居然能要挟得了有权有势的你?”

晏轻尘脸色一白,打转方向盘向一条小路驶去:“她抓到了我的软肋。”

“你还有软肋?”我看着车窗外闪过那高矮不一的农家房舍,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并不想和晏轻尘说话,只是这些房舍让我想起了我在宗家大院做园丁时的那间小屋,为了避免自己又陷入不可自拔的痛苦中,只好找点东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顾影,是人都有软肋的。凌夜拿了我的日记本,说我如果不娶她,就把日记本给你看,让你知道我是多么恶心,居然对你抱有那种心思。”

我好笑地看了看他:“所以你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和凌夜联手演了一出好戏给我看?”

“顾影,我不是故意的,我那时害怕极了,我怕你知道以后讨厌我。”

“你觉得现在有什么区别吗?”

“怎么没有?”晏轻尘诧异地看向我,“我已经摆脱了凌夜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了。”

我瞥了一眼迎面开过来的大卡车,忽然就笑了,我觉得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如果你不看路,你的新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

晏轻尘猛地一回头,这才发现那卡车已经冲到了近前,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他急忙一打方向盘,“嘭”地一声,我们坐的车撞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铁门,冲进了人家的院子,撞在了台阶上。

那家人正在院子里吃午饭,见我们的车冲进来,都吓的惊叫着四散跑开。

车头撞成了猪鼻子,车玻璃全被震碎了,我和晏轻尘都系了安全带,没被甩出去,只是被ji-an了一身玻璃渣子。

我抚了抚掉在身上的玻璃渣,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看有没有人受伤。

晏轻尘紧跟着下了车,问我有没有事。

我摇了摇头,只听门外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剧烈的撞击声,有人高喊“撞死人了!”

我连忙看向车底,见车底下并没有人,稍稍松了一口气,又把目光投向院子里的人。

院子里站着两个中年男子,两个中年妇女,还有三个年轻人。

他们手里捏着筷子,脚下还散落着吃了一半的馒头包子。

几个人显然都吓呆了,不过好在没有什么人受伤。

只是他们的午餐连带盘碗餐桌都被车轮碾成了碎片。

晏轻尘见状赶紧和他们交涉,我则跑到门外去看外面的情况。

晏轻尘以为我要跑,急忙喊住我:“顾影,你要去哪?”

我回头看他一眼:“你放心,我不会跑的。”

晏轻尘又要喊我,却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一个中年男子拉住了。

我快步走出门去,向我们来的路上望了望,果然见不远处的交叉路口停着那辆卡车,周围围了一圈人,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走到跟前,只见那卡车和一辆小汽车迎面撞在了一起,两辆车中间还夹着一辆电动车,电动车上的人被拦腰夹住,腰部以下已经面目全非。

他的头砸在了小汽车的引擎盖上,引擎盖被砸出一个大坑,白白红红的东西ji-an得到处都是,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显然,这个人已经当场毙命了。

我忍不住捂住了嘴,只怕自己再看一眼就要吐出来。

但我还是强忍着胃里不停上涌的酸气,继续在现场搜寻。

很快,我便找到了那卡车司机。

或许因为冲力过大,驾驶座都被撞了出来,那司机系着安全带,挂在车窗外摇摇欲坠,垂着头,昏了过去。

我绕过人群,走到卡车车头旁边,想要上去把那司机从上面弄下来,却被人群挤着,完全不能近前。

我踮起脚尖向人群里一看,心头不由一震。

众人围着的地方坐着一个男人,他目光呆滞地抱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女人,全身抖成了一团。那女人闭着眼,毫无生气的身子随着那男人的颤抖微微抖动,双手则保持着紧紧捂住高高隆起的腹部的姿势,身下一大滩污血不停地流淌。

“打急救电话了吗?”我倒抽一口冷气,抓住旁边的一个人问。

那人点了点头:“都打了,唉,不过看这情景,怕是……”

我暗自哀叹一声,心想如果宗贤在就好了。

“顾影。”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晏轻尘,“我打了急救电话了,不要再围着看了,当心晚上做噩梦。”

我回头看他一眼,躲过他的手,指了指货车车窗上挂着的那个人,笑了:“我会不会做噩梦不一定,不过我觉得,你肯定会做噩梦的。”

晏轻尘皱眉看了我一眼,顺着我的手向上望去,突然脸色一变,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失声叫道:“凌夜?她不是……”

说着,他猛地看向我,抓住我的领子疯狂地摇晃道:“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你就那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我任由他发疯,没有做任何反抗,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直到他发现我快被勒死了,才又松开手,自己打了自己几个嘴巴,痛心疾首地道歉说他不该一时冲动就怀疑我。

我捂着自己的脖子,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晏轻尘,你真的变了。”

“对不起顾影,对不起。”晏轻尘不管不顾地跪在我面前,拉着我的手恳求道,“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保证,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待你,请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不能再失去你了,我会疯掉的。”

我皱着眉看着他,觉得他可悲又可怜。

几个人看见我们这边的动静,好奇地围了过来,我不想再陪着他丢人,伸手把他拉起来,指了指挂在卡车上的凌夜对他说:“你不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把她弄下来问个清楚?”

第一百二十四章 幸福需要两情相悦

晏轻尘觉得我说的有道理,立刻找人搬梯子把凌夜从驾驶座上弄了下来。

被我们撞翻饭桌的那家人这时跟了出来,见到这惨烈的场景,一个个吓得两腿发软,面色苍白。

那年轻的姑娘,几乎晕倒在我旁边。

我连忙伸手扶了她一把,她尴尬地道了声谢,苍白的脸色立刻染了一片红晕。

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我避开她,踱到晏轻尘旁边,俯身观看凌夜的伤势。

凌夜伤的并不重,只有额前有一块青斑,身上看不到伤口。

围观的人啧啧称奇,纷纷感慨这个走运的肇事者和那倒霉的三条生命。

晏轻尘大概是听了人们的议论,又想到刚才的惊险一幕,气得反手就给了凌夜两巴掌。

我连忙拉住他:“现在不知道她伤势究竟如何,如果你失手打死了她,难道要我陪你一起去坐牢?”

晏轻尘听了,这才止住手,暗暗骂了几声贱货,站起身等警察来处理这起事故。

可没想到,这时凌夜竟然清醒过来。

她一看到站在面前的晏轻尘,立刻红了双眼,跳起来就扑向他。

我立刻后退了一步,晏轻尘却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被她扑到在地,掐住了脖子。

“晏轻尘,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混蛋!我要跟你同归于尽!”凌夜嘶吼着,像一头发疯的母狼,围观的人都慌忙后退了几步,谁也没敢上去劝阻。

我静静地站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这场闹剧,并没有c-h-a手。

自作自受,与我何干?

上一章:第19节

下一章:第21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