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宠夫成瘾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4节

第24节 腐书耽美

“军部的?军部的又能怎样?”我二哥面露嗔色,“军部的就能随随便便为非作歹?”

“可是……”宇文空急得在原地转了半圈,忽然附在我二哥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二哥凝神思索了片刻,目光微沉:“原来是他?”

原来是他?

什么是他?

难道他和我二哥认识?

这三个问题在我脑中盘旋一圈,等我回过神来,却发现邵阿姨已经不见了。

我揉了揉眼睛,确实不见了,但是地上那散乱的保温桶昭示着她刚才还站在那里。

“不好,邵阿姨走了!”我赶忙推了推我二哥,让他看。

我二哥扫了一眼,扔下一句话,就追了出去。

“帮我照看雯雯!”

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跟到病房门口,已经不见了我二哥的踪影。

我又踱回来,看见宇文空正紧张得嘴唇发抖。

“宇文空你怎么了?晏轻尘,很可怕吗?”

见他紧张,我也忍不住提起了心。

宇文空艰难地转动眼睛,把目光投向我,又艰难地点了点头,用那微弱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他在军部,是智能武器开发团队的核心成员。”

我在军事方面知识比较匮乏,不大能理解这个团队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但看宇文空的反应,应该是一个碾死我们比碾死一只蚂蚱还要容易的存在。

有了之前被劫的经历,我再也不敢心存侥幸,顿时也慌张了起来。

我病急乱投医,赶紧问宇文空现在怎么办,他既然知道晏轻尘在军部的职位,想必也对他有过一番调查。

宇文空脸色惨白,但是大概他的心里素质比较好,慌乱很快就被暴怒所取代,流失的力气也都回到了身体里,在桌子上凿出一声闷响。

“这混蛋真不让人省心,我回去一趟,你照顾好雯雯!”

说着,他便飞快地跑出了病房,楼道里响起两声惊叫。

我赶忙跑到病房门口,原来是两个护士被宇文空撞了一下,抱怨了两声,就走了。

我回到病房,看看依然躺在床上昏睡的雯雯,心里惴惴不安。

纷乱的思绪在我脑海中绞成一团乱麻,让我痛苦不不堪。

如果晏轻瑶知道我和我二哥联系了,晏轻瑶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们不能一逃了之,以晏轻瑶的行动速度,我们想逃也逃不了,就算逃得了一时,放弃了一切的我们,更加没有实力与晏轻瑶抗衡,最终还是会落在她的魔掌之中。

唯一的办法——

我猛地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平生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内心原来并不是那么美好。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主动伸手,去拿起那把带血的刀。

是的,杀了她!

杀了她!

她夺走了我的一切!

她凭什么夺走我的一切!

我一定要夺回来,让她血债血偿!

汹涌的热血在我的血管中沸腾翻滚,我的心几乎要烧起来,我似乎看到眼前一片熊熊的火海,燎得人全身发烫,不久,大火渐渐熄灭,我的血也跟着慢慢冷静下来。

晏轻瑶虽然很混蛋,但是她的话说的不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对晏轻瑶一点也不了解,也没有任何可以了解她的渠道,唯一一个突破口只能是晏轻尘。

我必须把见过我二哥这件事瞒下来,从他口中套取晏轻瑶的情报!

床上的小姑娘动了动,轻轻叫了声“爸爸”。

我赶忙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小女孩看了看我,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又盯着我看,末了,还拿手摸了摸我的脸,满脸都是疑惑。

我突然想起来,她可能把我当成她爸爸了,于是便对她说:“爸爸出去了,你想做什么,可以跟叔叔说。”

雯雯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怯生生地说道:“我饿。”

“你想吃什么?”我把她从床上抱起来,正要带她去买点东西吃,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钱。

我打开床头柜看了看,里面还有两个苹果,就削了一个给她吃。

小姑娘抱着苹果小口小口地啃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盯着我一错不错地看。

我摸摸她的头,她竟一点也不怕生,啃完了苹果,还伸出小手让我帮她擦了擦手。

我问她还饿不饿,她摇摇头,伸出手来让我抱。

我把她抱起来,在病房里转了几圈,再看时,她竟又睡着了。

这孩子还真能睡啊。

我小心地把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肚子里饿得咕咕叫。

邵阿姨肯定是不会回来给我送饭了,我把掉在地上的保温桶捡起来,看了看地上冷掉的饭菜,毅然决然地扫进了垃圾桶。

我觉得有些好笑,面对没有食物就会昏过去的危险处境,我竟再次把能支撑我体力的唯一食物给扔掉了。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人生重来一次,恐怕我依然跳不出自己的宿命。

但是,我环顾一下四周,上次的事情绝对不会再让它发生了。

我到门口看了看,时间还不算太晚,走廊里还有护士进进出出,我按了床头的呼叫铃,很快就有护士进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问她杨真在不在,那护士出去问了问,回来告诉我杨真已经下班了。

我又问她能不能帮我带一屉包子,那护士狐疑地看看我,我指了指自己的腰,告诉她我伤还没好,家里人有些忙今天不能给我送饭了,而且我女儿睡着了,我也走不开。

“你有杨真的电话吗?”我看她仍然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继续忽悠道,“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先把钱转给你,你看,他怕我整天躺在床上不动弹,就把我手机没收了,搞得我我身上现在也一分钱都没有。”

那护士想了想,拨通了杨真的电话,我简单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并告诉他一会儿等我二哥回来就还他钱。

杨真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很快就给那护士转了二十块钱。那女护士没再说什么,出去给我买了两屉包子外加两份小米粥。

我记下杨真的微信号,谢了那护士,匆匆吃了饭,剩下一屉包子和一份小米粥等我二哥回来。

我焦急地等到十点多,才听到有匆匆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我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果然见我二哥踏着昏黄的灯光向我走来。

见我开门,他紧走两步把我推回病房,关上了房门,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我:“晏轻尘死了。”

我吓得跳了起来:“什么?!”

晏轻尘怎么会突然死了?

我惊悚地看着我二哥:“你不会……”

“不是我。”我二哥立刻否定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的尸体都凉透了,对了,今天送饭的那女人也见到了。”

我颓然地坐到床上,双腿有些发软,感觉这一切都有些不真实。

晏轻尘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昨天他还说今天来看我,今天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茫然了一会儿,问我二哥:“他是怎么死的?”

我二哥皱皱眉,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纵欲过度,j-i,ng尽人亡了。”

我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还没消化完的晚餐,被我稀里哗啦吐了个干净。

晏轻尘居然会纵欲过度?!

我实在难以置信。

他怎么会去纵欲过度呢?肯定是被人暗算了!但是按照他在军中的地位,谁敢暗算他呢?

不对!

我突然想到昨天他说的话,又觉得他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

他很可能是j-i,ng神出现了问题,没来得及去看心理医生。

我叹了口气,又问我二哥,他的尸体怎么处理的。

“被法医拉去鉴定了,那女人通知了他的父母,估计这两天他们就到了。”我二哥漫不经心地说。

“那女人通知了他父母?”我立刻警觉起来。

直觉告诉我,晏轻瑶也一定会到的,如果她到了,我二哥作为目击者一定会被牵连进去。

我连忙把我和晏轻瑶的恩怨跟我二哥简单讲述了一遍,让他带上雯雯赶快离开海南,顺便通知我父母和我大哥加强防范。

我二哥听了,眉头直皱:“这个晏轻瑶这么嚣张?”

“当然,她在军中很有背景,保镖都是特种部队的现役军人。”

我二哥想了想,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那你快带着雯雯离开,晏轻瑶神出鬼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你盯上了。”我赶紧收拾了一下,递给他小笼包和小米粥让他路上吃,又把杨真的微信号给他,让他帮我还了那二十块钱。

我二哥吃惊地看着手里的东西:“那你呢?”

“我留在这善后。”我想了一下,又把我爸的号码给了他,催促他快走。

我二哥沉默了一下,说了一声保重,抱起雯雯,带上那堆东西走了。

前脚送走我二哥,后脚就有护士敲我的门说有电话找我。

“谁找我?”我问。

“他说他姓晏。”

我心里咯噔一下,晏轻瑶?

该来的终于来了。

我平静了一下呼吸,随着护士去了值班室,拿起了电话。

“晏轻瑶?”我问。

“顾影,”电话里传出了一个陌生的沙哑男声,“请记住我接下来的话:”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诺言,时间,坚持。”

第一百三十五章 转机

我愣了一下,这声音肯定不是晏轻瑶。

晏轻尘已经死了,他的声音也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个打电话的人,为什么说他姓晏呢?

——难道是晏轻瑶的爹?

她爹竟也开始掺和这件事了?

我心底陡然生出一股寒意,握话筒的手都有点发抖。

但是……

我努力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压抑住心中的不安,安慰自己,这都是我的猜测,最好还是确认一下来电人的身份。

于是我问:“你是谁?”

那声音沉默了一下,依然用那沙哑的声音缓缓回答:“不可说。”

我一愣,随即心里掠过一丝狂喜。

为什么不可说?难道是宗贤?

“你的声音怎么了?宗……”我惊喜交加,说话颠三倒四,宗贤的名字刚要出口,忽然又紧张起来,“晏轻瑶她……”

“顾影,听我说。”那声音立刻打断了我,带着一丝责备,“记住我刚说的那三个词。顾影,你好好想一想为什么一定要是这三个词。希望你不要忘记,将来才不会后悔。”

他说得很含糊,然而我心头一颤,竟迅速领会了他的意思。

这三个词显而易见,是说他会遵守诺言,只不过需要时间,要我配合他坚持下去。

他冒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知道了我自杀未遂的事?

“我明白,”我喉咙有些发烫,又怕戳破他的身份给他带来危险,强压住自己的情绪,对他说,“让他放心,我再也不会做傻事了。”

“好。第二件事:明天,答应她的条件。”

“什么条件?”我问。

对方沉默片刻,轻轻吐出两个字:“冥婚。”

“什么?”我吃了一惊,差点叫出来,“你是说,我和晏轻尘?”

“对。”

我心一沉,有些拿不准对方究竟是不是宗贤:“你究竟是谁?”

对方沉吟了一下,回答道:“你知道双面煎j-i蛋吗?那是他的最爱。”

我被他说得一阵脸红,这才放下心来,抹了一把冷汗,又问:“如果我不答应会有什么后果?”

“你和宗贤都会死。”对方平静地回答道。

我的手一抖,电话差点掉下里砸到地上,晏轻瑶不是说不会害宗贤吗?难道她又改主意了?

我按住自己的胸口,想让自己狂乱的心平静下来,但却是徒劳。

我不能让宗贤死。

“如果我答应呢?”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计划会继续进行。”

计划?什么计划?宗贤的脱身计划吗?

我想了想,没有问出口,如果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那么……

“好,我答应。”一滴泪顺着我的面颊滑落下来,我努力眨了眨眼,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做出一个微笑。

宗贤是因为我才被人要挟的,需要我做的牺牲,我必须做才对。

“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方说,“第三件事,26号,婚礼如期举行。”

我深吸一口气,自觉平静了许多:“我会参加吗?”

“对,你会参加,”对方停了一下,我听到似有风声呜呜地刮过,“目前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早点休息吧。”

我还没来及道一声晚安,对方很快就挂了电话。

我回到病房,躺在床上,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晏轻瑶带着一身寒意,闯进了我的病房。

我吓了一跳,迷蒙的困意一下子褪去大半。

“是你干的?”晏轻瑶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抓住我的领子,咬牙切齿地质问道。

我脖子上的伤口被勒得隐隐作痛,我连忙攥住她的手,尽量不让衣领摩擦伤口。

“你什么意思?我干什么了?”

我一想到今天要答应她的条件就分外火大,昨晚那些悲怆和惧意竟被这愤怒烧灼殆尽。

“轻尘的死,是不是你搞的鬼?”晏轻瑶眼神锋利,似乎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

“晏轻尘死了?”我故意装作不知道这件事,一边掰她的手,一边讽刺道,“哈哈,真是太好了,果然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他是怎么死的?说出来让我也乐一乐。”

晏轻瑶虽然是个女人,手劲却完全不输一个壮年男子,我掰了半天也没掰开。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瞪着一双杏眼,死命地盯着我看,似乎在辨认我的话是否可信。

半晌,她忽然松了手,我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

“把他带走!”晏轻瑶一声令下,立刻有四名特种兵出现在病房,架起我的胳膊,走了出去。

我只穿了一身病号服,一出门打了个寒颤。

天空飘着雨,那四名特种兵押着我上了一辆车,我透过车窗,看见蒙蒙细雨中,晏轻瑶和一名匆匆赶来的男子上了另一辆车。

那人是谁?

我急忙定睛细看,却只看到一个修长的背影。

会是宗贤吗?

我心中忐忑难安,再回头去找那辆车的时候,那辆车已经越过我们驶向了前方。

我和四个特种兵坐在一辆车上,紧随着晏轻瑶,来到了晏轻尘的那座小洋楼。

车门一打开,我便被人押着下了车,我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急忙追寻那男子的踪迹。

那男子正巧在我们前面也下了车,绕过车头,来到晏轻瑶旁边搂住了她的肩膀。

雨已经停了,天空仍是y-in沉沉的,四周灰蒙蒙一片,让人倍感压抑。

我看到那人的侧脸,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晏轻尘?

他不是死了吗?

我想自己肯定是眼花了,揉了揉眼睛正要仔细看,就被人押着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我才发现这人并不是晏轻尘,虽然他的侧脸与晏轻尘极为相似,但眉目比晏轻尘要柔和得多,甚至看上去非常优雅。

那男子抬起头扫了我一眼,嘴角立刻扬起一丝微笑:“就是他吗?”

晏轻瑶点了点头,y-in沉的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不过是一个空有其表的废物。”

那男子拍拍晏轻瑶的肩膀,收回了胳膊:“轻瑶,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要求所有的人都十全十美。”

说着,他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目光定在我的脖子上思索了片刻,问晏轻瑶:“他脖子上的伤,快好了吗?”

晏轻瑶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要干什么?”

他轻笑一声,右脸颊露出一个酒窝:“我那边的任务,最近不是正需要一个人么,我看……”

话没说完,晏轻瑶立刻打断了他:“不行,他是轻尘的,这是我们的约定!”

“但是轻尘已经……”那男子终于皱了皱眉,有些不悦,“我看还是物尽其用的好,你也知道,我为找这个人费了多大j-i,ng力,如果完成这次任务,我们就再不用看那个老东西的脸色了。”

那男子的话让晏轻瑶有些动容,她略略思考了一下,问道:“你确定这种白痴能胜任那个任务?”

那男子一听就笑了,拉起晏轻瑶的手拍了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的就是这种只有长相,没有智商的人。”

晏轻瑶狐疑地看看他:“你可不要假公济私,如果让嫂子知道了,可别怪我到时候落井下石。”

“瞧你说的,我早就改了,你们别老拿过去的事挤兑我。”那男子说着,笑眯眯地向我看了一眼。

忽然,他盯着我背后的某个地方,笑容僵在了脸上。

晏轻瑶似乎也发现了异样,那张冷漠又高傲的脸迅速褪去了血色,白成了一张纸。

我吃了一惊,赶紧向身后看去,只见灰蒙蒙的小洋楼下,我二哥双手c-h-a在口袋里,缓步走下台阶。他身后的墙壁上,地面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蛇,那些蛇翻滚着,蠕动着,形成一个弧形的包围圈迅速向我们逼来。

饶是对蛇习以为常的我,见了这阵势也不免有些头皮发麻,我惊悚地看着我二哥越走越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

然而我最终没有喜出来,因为围着我的那四个特种兵立刻拉开枪栓,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二哥。

我心中一慌,想也没想就跑出去挡在了我二哥前面:“不要开枪!”

“把这些蛇弄走,要不然我毙了他!”晏轻瑶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抢在那四个特种兵前面,掏出一把□□,对准我的额头。

我二哥这是恰好走到了我的背后,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扭到了他的后面,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木奉木奉糖,慢条斯理地剥开糖纸,在那糖球上舔了一口:“我想你们搞错了。”

“搞错什么?难道这些东西不是你弄来的?你是谁?”晏轻瑶强装镇定,但声音依旧有些发抖。

我被我二哥的举动雷得三观都差点颠覆了,这是吃糖的时候吗?还吃的是木奉木奉糖?

我从他身后探出头去,想把他的糖夺了,让他对待敌人认真一点,免得吃亏。

不料他却早知道我要做什么似的,一把抓住我的脑袋,按了回去,顺便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木奉木奉糖塞到我手里。

我拿着那支木奉木奉糖目瞪口呆,这是要我吃吗?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吃这个合适吗?

我一边纠结着,一边看到我二哥抬着的胳膊又晃了一下,便知道他又舔了一口。

我恭敬不如从命,也只好撕开包装纸,把糖放进了嘴里。

嗯,味道不错。

但是为什么感觉气氛如此怪异?

我含着糖,又一次从我二哥背后探出头,只来及看见晏轻瑶那气得铁青的脸,便又被我二哥按了回去。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二哥的话,带着糖果的香甜,轻飘飘地钻进对方的耳中,“重要的是,你是小影什么人?小影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为他做主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地下室的滴答声

我有点佩服晏轻瑶的心理素质,尽管她被群蛇吓得瑟瑟发抖,头脑依然非常清楚。她并没有回答我二哥的话,而是旁敲侧击,想要套出我二哥的身份。

“顾影只有一个哥哥,但绝对不是你。”

我哥轻笑一声,随手把木奉木奉糖扔到了我的后面,我回头一看,那几乎已经爬到我脚边的蛇群迅速后退了两米。

我哥又从口袋掏出一支木奉木奉糖,慢条斯理地撕开包装纸,舔了一口,指一指那越聚越近的蛇群,对晏轻瑶说:

“晏轻瑶,你不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赶紧离开这里,而不是验证我的身份吗?”

蛇群仿佛想要一拥而上,又仿佛顾忌着什么,在原地不停地打滚,异常烦躁。

我扫了一遍四周,发现我们背后不只是蛇,还有好多老鼠和青蛙也夹在在其中,他们似乎完全忘了自己正混在天敌的队伍里,随时都有被吞掉的危险,连蹦带跳,拼命想向我们这边扑。

但是,却在堪堪接近我和我哥的地方,像被一道屏障挡住了一样,停在了那里,渐渐堆积成一道半米高的矮墙。从矮墙上掉下来越过那条看不见的屏障的蛇鼠青蛙,又疯了一样爬回了那矮墙上。从小洋楼里跑出来的动物越来越多,矮墙也越聚越高,随时有可能倒塌的危险。

晏轻瑶一伙人终于觉察到了不对,举着枪就要向那集聚了将近一米的矮墙s,he击。

“不要开枪!”我二哥连忙把手里的木奉木奉糖扔向晏轻瑶举着枪托的手。

但还是晚了一步。

有一个特种兵或许是吓坏了,冲着那半人高的矮墙就是一通乱s,he。

飞ji-an起来的蛇鼠青蛙的尸体终于彻底逼疯了这群狂躁的动物,它们再也不顾那道无形的屏障,没命一般,四处乱窜。

我是距离这群疯狂的动物最近的,刹那间就被卷进了这场动物狂潮里。

我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冲力冲倒在地上,成了数以千计的动物的踏脚石。

周围混乱成一片,毒蛇的嘶嘶声,青蛙的咕咕声,老鼠的吱吱声,还有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叫,以及哒哒的枪响。

我二哥摸到我旁边,抓住我的胳膊,努力把我向他身边扯。

但是,我被紧紧地踩在地下,丝毫不能动弹。

背上像过火车一样,碾过一轮又一轮,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口中的木奉木奉糖差点把我噎死。

我感觉自己的胳膊都快被拉断了,正要扒开挡在我们中间的动物,向我哥身边移动,就听见隆隆的雷声从地心传来。

我心中一惊,突然明白过来。

我去,这是地震啊!

怪不得这些家伙都跟疯了一样!

我被这疯狂的气氛感染,什么也顾不得想了,拼了老命往我二哥身边爬。

而从我背上仓皇逃窜的动物们,此刻更是疯了一样拼命挣扎,疯狂尖叫,好多丧生在这场混乱中的动物的尸体,被带得四处乱滚。

我忍住胃里翻腾的恶心感,使劲扒开自己身边堆积的死尸,艰难地向我二哥靠近了一点。

我看不到我二哥,但是胳膊上的握力突然加强了,我被人猛地从尸体堆里拽了出来。

胳膊上传来一阵钻心疼,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却被空气中那刺鼻的气味熏得一阵恶心。

我连忙屏住呼吸,从尸体堆里拔出脚来,要和我二哥一起逃命。

不料此刻,脚下却突然传来一阵悠悠的晃动,地面仿佛变成了棉花,我顿时感觉头晕目眩,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快走!”我二哥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地动山摇的崩塌声淹没了。

我脚下一空,整个人迅速坠落下去。

“顾影!”我二哥连忙伸手去抓我,却自己一起也跟着掉了下来。

慌乱之中,我不知怎的,抓住了一片平地。

但我还没有抓实,就有一堆冷血动物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我手一松,险些继续坠落下去。

等那阵东西落完,我赶紧向上一看,只见我的手抓住的地方是一个洞口的地面,我来不及多想,拼出了吃奶的力气,手脚并用,向那洞口爬去。

地震还在继续,断层上不断有石块松动落下,我踩了好几次,才终于踩到一块牢固的石头,艰难的爬了上去。

我在洞口没敢停歇,也顾不得身上的新伤旧伤,赶紧四下张望寻找我二哥。

我二哥身手比我矫健得多,此刻他已经攀到了地面上,正爬在对面的断层向下张望。

我赶紧冲他大喊,让他把我拉上去,因为我看到这断裂的缝隙又要合拢到一起了!

我哥注意到我,正要想办法把我拉上来,却猛地抬头一望,毫不犹豫地向我所在的洞口跳了下来。

我差点被我二哥这不要命的举动吓傻了,条件反s,he似的去空中乱抓,等我回过神来,我二哥已经抓住了我刚才抓的地方,三下两下爬了上来。

这时,地面裂开的那条大缝也迅速合拢到了一起,洞里立刻陷入一片漆黑。

我紧紧抓住我二哥的手,问他看见什么了,为什么也跟着跳了下来。

我二哥吐了一口气,打开手机,照亮了四周的墙壁。

“那座火山爆发了。”我二哥一边说着,一边向四周打量,“就这座楼后面那座小山丘。”

我听得一惊,瞬间又冒出一身冷汗。

那小山距离我们这么近,爆发起来,我们岂不是要被岩浆化为黑炭了?

我二哥拍拍我的手:“上面的地面,这时候应该已经被岩浆覆盖了,我们在地下反而安全一些。”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感觉洞里的温度开始急剧上升,我二哥拉着我迅速离开刚才地层断裂的地方。

我回头一看,炙热的岩浆已经沿着那几不可见的缝隙流了下来,好在这缝隙正在地球的运动中挤压得越来越紧,流下来的岩浆并不是很多。

不过,尽管这样,我们还是要热的冒烟了。

我二哥拉着我又向前走了一段,我才发现,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什么洞,而是一个地下室。

地下室里什么也没有,到处都落满了灰尘,我们找到通向一楼的楼梯,却发现楼梯已经被倒塌的房屋堵死了。

地面的抖动已经渐渐平息了,嘈杂的世界也渐渐归于平静。

我见暂时没什么危险,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一步也不想动了。

我二哥却依然站在我身旁,随时防备可能出现的危险。

我喘了好几口气,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我二哥看我一眼:“这四周没有别的房子,这应该是那栋小洋楼的地下室,你住院前是不是在这住过?你想想有没有什么别的出口?”

别的出口?

我欲哭无泪。

我是在这住过几天,但是我连这房子有地下室都不知道,怎么知道哪里有出口?

“如果没有出口,那就麻烦了,我们可能会被困死在这里。”我二哥低声说道,“上面的岩浆一旦凝固,就会形成厚厚的岩浆岩,我们挖不出去,别人也不知道这地下室里还有人。”

我看了一眼他的手机,激动道:“你不是带着手机吗?可以给外界打电话啊。”

然而我二哥摇了摇头:“我也想过,但是这里没信号,而且,快没电了。”

我听我二哥说要没电,赶紧站起来朝他手机上看了一眼。

20%。

我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凉了半截。

20%的电,坚持不了多久的。

我建议我二哥把手电筒关了,等关键的时候再用。

我二哥想了想,关了手电筒,我们立刻又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地下室的黑暗不同于夜晚的黑暗,我感觉自己就像瞎了一样,什么也看不见。

然而听觉此刻却异常敏锐。

又一阵不算强烈的地动过后,我忽然听见不知什么地方传来滴答滴答的手表指针走动一样的声音。

我自己肯定是没有戴手表的,便问我二哥是不是戴手表了。

“嘘——”我二哥仔细听了一下,握紧我的手,扶着墙小心地向前挪了几步。

我跟在后面大气也不敢出,竖着耳朵仔细辨别声音的来源。

听着听着,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这声音忽远忽近,难道是什么东西在动?

而且这滴答声,怎么越听越像水声?

我又想起地面上那群疯狂的蛇,突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该不会是这地下室住着一条大蛇吧?!

那嘀嗒嘀嗒的水声,是它口中滑落的毒液?

仿佛要验证我的想法似的,漆黑的地下室的屋顶上,突然出现了两盏血红的,黄豆大小的灯。

我赶忙拉着我二哥贴在墙上,让他往那边看。

我二哥虽然此前一直小心谨慎,但该勇敢的时候,他一点也不含糊。

我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他已经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去照那两盏越来越近的灯。

黑暗中手电筒突然出现的亮光晃得我眼睛一花,我眯起眼向那亮着红灯的地方看去。

只见那亮着红灯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大蛇,而是有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在缓缓移动。

然而我的心却并没有放下去,而是越提越紧。

因为我看到那两盏红灯疯狂地闪烁起来,滴答声在这个空旷的地下室里响成一片。

上一章:第23节

下一章:第25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