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料峭春风吹酒醒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1节

第11节 腐书耽美

“冬寻,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很生气,可是当年...冬寻,你知不知道杨哲他喜欢你?他那样看你,敢把对你的爱都写在脸上,他让我嫉妒害怕得要命,凭什么他能大方的爱你而我不能,我恨他,恨不得他从这个世界消失!

“可我也恨我自己...”

冬寻脑海一时的空白,手一松,向北就把他两只手一起捧在手心带到自己心口,按在心脏扑通跳动的位置。

他说:“冬寻,我没有吸毒,半年前你看到的针管不是我用的,是喻朗,你相信我冬寻——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我知道是我错了,你再信我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可以吗...”

向北语无伦次的终于把那几个字说出了口,神经松懈拉着冬寻的手就跌坐在地上。他流着泪亲吻冬寻的指尖,一路吻到他的手背,再把他的手拉着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他甚至开始说着哀求的话,卑微得陌生,让冬寻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冬寻。”向北手心一空,看着冬寻不住地后退,心脏突然开始破碎,横冲直撞带着锋利的棱角划伤所有内脏。

他猛地闭上双眼,沉默片刻后又睁开眼睛说:“冬寻,我知道你不愿意原谅我,没关系,只要你把眼睛治好...如果你再也不想看到我我会消失,你把眼睛治好,我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只要你把眼睛治好......”

木槿花又叫朝开暮落花。冬寻又想起向蕊和她说的话。

那种朴素纯洁的花,小小一朵却说着这世间最动人的故事——今天凋谢的花,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定开得更美更好,更动人心魄。

它是温柔的坚持。

冬寻也跟着跪在地上,他伸出手去找向北。

摸到向北伸过来的手的刹那,他的眼泪毫无预兆夺眶而出,与向北十指紧扣咬着下唇哭得像个孩子,他双肩耸动,颤抖着去抱向北,开口全是隐忍的啜泣,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冬寻,我爱你。好爱好爱你,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惹你生气全是我的错。

“别哭了...别哭了哥......”

向北紧紧回抱他,让全身瘫软的他靠在自己身上,不住地说着对不起,动情地唤他的名字,又不受控制的叫他哥。

“向北...”冬寻埋头在向北胸口,所有他刻意筑起的围墙都顷刻崩塌,他手指收紧抓着他腰侧,指甲深深陷进他紧实的肌r_ou_里。

他后又松开手转而捧着向北的脸,流着泪试探着,直起身子贴着他的唇瓣断断续续地说:“我好难过...我离不开你...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真的试过了,这世界上,除了空气和水,我就只剩下你了。

向北搂着他的腰回应他的亲吻,两人唇舌交缠发出暧昧的声音。

冬寻呜咽着接受向北,被他半抱着起身坐在沙发上。

他终于不再流泪了。看不见向北的脸,却能清晰的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心底缺失的一块终于被重新填满。

向北把他温柔地放躺在沙发上,心口片刻空虚后他感受到向北又重新压了下来。而后轻盈的吻从眉心一路落下,向北亲吻他的眉梢,他的眼睛,他的唇角,还有他耸动的喉结。

而后蔓延向下,是脖颈,肩膀,锁骨还有心脏跳动的地方。

深秋十月,天气转凉,向北把冬寻抱着回到了房间,顺手用遥控器把电暖器开了低档。

冬寻背对着向北,向北从背后抱着他,下巴在他头顶发梢摩挲,然后又在他后颈吻了一下,轻声说:“我好想你,那半年无时不刻都在想你。”

冬寻没有说话,往后靠了靠和他贴得近了些。

“找你找得快疯了,我才知道我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我想向你解释,可我找不到你。”

窗帘被向北拉了起来,月光从缝隙里探进来。冬寻在他怀里转了个身,闭着眼睛听他的心跳,沉默半晌后终于说:“要是一直找不到我呢?”

“总会找到的。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我可以走遍每座城市每条街道,我一定能找到你。”

又是长久的静默。

冬寻从被子里把手抬起来,动作轻柔地从向北的下巴一路抚摸上去,指尖落在他的眼睛上。向北浓密的睫毛扫在他的指腹,他突然眼眶一酸,眼底又氤氲起一层水汽。

他声音嘶哑,说:“我也很想你,真的好想你,我离不开你了向北,再也离不开了...我好想再看看看你。”

“我不会让你再离开了,”向北微微低头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你的眼睛会治好的,冬寻,我们一定能治好的。对不起,是我害得你出了这么大的事——”

冬寻摇摇头,把翻涌而出的眼泪咽了回去。他的手指又轻轻放在向北的唇上摩挲着,轻声问:“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冬寻,我真的不可能去吸毒,那样的事我不会做。喻朗找我谈生意,我就去了,后来想到你在等我,我本来是要走——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喻朗吸毒,他用针管注s,he,我就把针管给他抢了过来。

“我喝了太多酒不怎么清醒,阻止了他之后我就趴在吧台睡着了。等我醒来就已经在家里床上...我那天真的是想早点回家,我本来准备了东西要给你...”

向北认真地看冬寻,伸手抚平他紧皱的眉头,又把人抱紧了些。

“明天我们就去见医生,你一定会好的,一定会。”他在冬寻额轻吻。

冬寻往下缩了缩,耳朵贴在他的心口,闷声说:“向北,就算是我的眼睛治不好,我看不到你,只要还能听到你......”

一句话说得温柔又虔诚,向北心中悸动,手轻轻捏住他下巴,要他抬起头来和自己接吻。

他们都等得太久了。

向北心里那些无端的害怕和恐惧被冬寻花了近二十年的时间慢慢化解,成为他年轻的生命里破茧而出的美好。少时非要折磨自己折磨他,让两颗心紧密相贴的这一刻迟来了这么久,他后悔不已。

就像一叶孤舟在无边无际的蔚蓝深海飘荡,向北终于在这一刻靠了岸。

岸上是成片的木槿,开着粉白的或是粉紫的花,随着日升月落,它们开放又凋谢。晨光破开地平线照耀上去的时候,它们继续盛放,温柔的坚持,乐此不疲。

他往前走,就看到冬寻站在那木槿中央。阳光和海风都在他身上,花瓣也在他身上,他的视线在他身上,全部的爱意也落在他身上。他光着脚,脚下是云朵般轻盈的飞鸟的羽毛,他走一步,就有更多木槿绽开,就又更多自由的飞鸟盘旋而至。

他终于站在冬寻的面前,投入他为他张开已久的双臂,去感知到那令人眷恋的温度和呼吸。

原来全心全意地爱他是这样惬意美好的一件事。

冬寻呜咽一声,细碎的呻吟随着向北探入衣摆抚上他肌肤从齿间溢出。

“我爱你,冬寻,从过去再到未来,你拥有我的全部,我的所有都给你...”向北翻身手撑在冬寻耳侧,而后慢慢解开他的衣扣,俯身从心口一路吻向小腹,又吻上他肋骨上的伤疤。

“这条命也给你。”

向北的舌尖熟稔地点燃冬寻心底蠢蠢欲动的渴望。

耳边是啧啧水声,眼前不透光的黑暗里冬寻异常敏感,情动之余他的手搭在向北的衣领,从那敞开的领口探进去不受控地揉捏他坚实的臂膀。他微微喘着,字不成句地说:“你...你胡说...嗯...胡说什么...”

向北随即伏在他耳边,还未说话就先暧昧地轻吐了一口气,含住他的耳垂每说一个字都让他心痒难耐。

“弟弟一点心意,希望哥哥能喜欢。”

这个称呼像狂风骤雨一样忽然掀翻了冬寻的理智。他偏过头去主动亲吻向北,被向北咬着下唇轻磨的时候声音含糊地向他索要,说了让自己听着都面红耳赤的话。

“......”

向北额头抵着他的,问:“哥哥说什么?”

冬寻五指在他背心收紧,几乎要握成拳头。向北看到他胸口起伏着,睫毛上还有未抖落的泪珠,于是唇角带笑俯身吻了上去,手顺着他平滑的小腹从裤边伸进去。

“哥哥也想我了,我知道。”

......

作者有话说:

弟弟:哥,我这条命就交到你手里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哥哥:过于硬核。 (我这个重圆,重圆了十一万字,终于是圆上了,我给自己撒花打call。有尾气。

第三十章 斜照相迎

第二天清晨,天只微微亮,冬寻早早的醒了。

他把手轻轻搭在腰间一双手臂上,无声地笑了笑。

他身上穿着一件T恤,下半身还是光着什么都没穿,身后的向北更是一丝不挂。被子搭在两人的肩膀下面,他转了个身,双唇从向北的唇角擦过,就着这个角度和姿势在那薄唇上亲了一下。

而后向北就醒了,闭着眼睛懒懒地和他说话。

“哥哥早啊。”

听到又是这个称呼,冬寻浑身一抖j-i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立刻上半身后仰,皱着眉伸手去捂向北的嘴,却没想到这个动作让两个人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了一起。

向北果然一皱眉,一把将人抓了回来,下身的严丝合缝和轻微摩擦让他咬了后槽牙倒抽一口凉气。

“那个...唔...”冬寻一开口后半句话就被向北堵了回去,舌尖顺着唇齿的缝隙探进去,和他接了个绵长的吻。

冬寻喘着气,向北拉着他的手往被子里去,朝腿根靠近。他贴着冬寻的耳朵诱哄道:“哥,你腰不好,用手帮我就行...”

......

两人在床上纠缠到宋瑶她们都来上班,几个人站在店门口看到大门紧闭面面相觑,季秋开门从来没有晚点过。宋瑶于是给冬寻打了个电话。

冬寻软着身子,一手抓着向北的手臂咬紧牙关不敢接,后背是他温热的胸膛,被窝里正发生些不可言说的“互动”。

片刻后他终于掐着向北的腰长长出了一口气,喘息着松开他,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

他接起电话开了免提,把手机扔到一边,声音嘶哑道:“喂。”

宋瑶吓一跳,以为他是病了,关切道:“老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嗯!”冬寻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正说着话,向北又从身后抱着他,两个手指按在他胸前,咬着他耳朵轻声叫他:“哥...”

冬寻赶紧挂了电话,转身推开向北坐起来,眉心拧在一起,面上红潮尚未褪尽,额头还有细密的汗珠,他说:“快去开门,你不上班?”

向北于是笑道:“好好好,我马上去。”

在房间里磨蹭了会儿冬寻才收拾好出门,他刚反身关上房间门,回过头就感觉面前站了个人。

他暗叹一口气,说:“向北...”

向北单手撑在他耳边的墙壁上,倾身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早餐做好了,放在桌上,今天进货了我去帮忙,燕麦刚煮好,当心烫。”

冬寻点头。

待面前的人转身离开后,他低着头抿唇笑开,叹息道:“做梦一样。”

已经走出去两步的向北立刻又转回来,“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快去吧。”冬寻双手环胸靠在墙上,朝着外面的方向温柔叮嘱:“当心点。”

向北应下,随手拿了件工作服罩在身上。

冬寻走到小厨房里,小心试探着摸到了几片面包和一个玻璃杯,而后是一个盘子,盘子的旁边是一个叉子。

他拿起来戳了戳盘子中间,不由得又笑起来——盘子里看来是水果沙拉。

他喜欢吃水果,但是清早起来吃水果不太好,向北给他煮了燕麦烤了面包垫肚子。

宋瑶进来放东西,看他坐在小桌子面前吃面包喝燕麦,洗了个手也跑进了小厨房。

“啧啧啧,老板,起床就有早餐吃,季秋可真是个——”她想了好会儿,终于从脑海里搜索出一个老套的形容词:“真是个二十一世纪居家好男人!”

冬寻咬着面包笑,咽下去之后说:“你想吃的话,下次再早点来上班。”

宋瑶撇撇嘴,道:“太酸了,我可不吃。”她转着手里的笔,忽然想到些什么,神秘兮兮的凑到冬寻面前,看了眼外面忙着搬货的向北,说:“不过老板,季秋不是说他从小家里就很穷而且没什么朋友么,昨天啊,昨天我陪我嫂子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他穿得西装笔挺的从医院出来,一开始我还以为认错了,特意离得近了些去看,结果真的是他!”

“医院啊...”冬寻手上动作片刻停滞,而后轻放下手里的叉子,温和道:“别人穿个西装而已,你就是大惊小怪的。”

“不是啊!当然不只是这样!”宋瑶站起来,轻咳两声,悄声说:“然后他上了一辆看起来就很不便宜的车!”

“有多不便宜?”冬寻笑问。

宋瑶大概比划了一下,“和覃老板开的车有点像,不过是辆黑色的...反正肯定很贵!”她托着下巴想了想,又说:“老板,你说季秋是不是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在家的时候不听话,结果被爸爸妈妈赶出来体验生活的富家子弟?——嗯...或者是他...”

“他暗恋老板!故意装成这样来接近老板的!”

冬寻没想到她编了个剧情竟然还有那么点歪打正着的意思,配合道:“我有什么好暗恋的。”

宋瑶手和脑袋一起摆了摆,到:“老板,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生得好看,脾气又好,喜欢你的人可多了!你平时啊看不到,有几个客人一来没别的事,点杯咖啡书也不看,就在座位上看你!”

“我——”

冬寻一句话只说了一个字,就听见门口有了动静。

他心里估摸着宋瑶的话向北听了多少,暗自叹了一口气,说:“班不好好上,天天就八卦。”

宋瑶没注意到身后向北正认真地听他们说话,声调反而比刚刚更高了些。

她清了清嗓子:“老板,你别不信,季秋啊只能说是一个强有力的候选人,就——”

冬寻实在听不下去了——也不能让向北听下去了,他及时打断了说在兴头上的宋瑶:“快去工作,我刚刚听你晨姐叫你呢。”

宋瑶明显是没有尽兴,意犹未尽的哦一声,回到了吧台去。

而宋瑶走后,向北一刻也没耽误,进来转身就锁了门。

“忙完了?”冬寻刚摸索着站起来就被他按着坐回了小沙发上。

他盯着沙发上眉眼带笑的人看了好一会儿,手臂的力量忽而一松,整个人几乎趴在了冬寻身上。

“怎么办。”他问。

冬寻:“嗯?什么怎么办?”

向北刚换了衣服,身上还有青柠味的洗衣液留下的清爽的味道,冬寻见他不说话,脸颊在他耳后的发梢蹭了蹭,又问:“怎么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哥哥太受欢迎了,我怎么办。”

冬寻一愣,被向北偏过头来咬住了下唇。他回过神来掌心贴着向北的脸把人推开些,皱眉道:“你怎么从昨晚开始就总叫我哥哥?”

“因为从昨晚到现在,我看到你就忍不住。”

冬寻心想什么烂理由。

他在向北肩上拍了拍,“让我起来,腿麻了。”

向北低头,看到自己的腿压在冬寻腿上,他挪开了腿,并没有起身。

冬寻立刻笑说:“大清早的,本来宋瑶现在对你就很好奇,你跟我锁着门在这儿待个十几二十分钟的,等会儿我们出去就该‘结婚多年’了。”

“结婚十年,分居九年半。”向北一撇嘴,干脆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又往沙发里压下去,

“乱说什么呢。”

冬寻由他抱着,安静的环境下很容易感受到了两个人渐渐契合的呼吸节奏。

他听到向北在耳边说:“冬寻,我们真的去结婚吧。”

“怎么,准备照顾我这个瞎子一辈子了?”他像是在开玩笑,可又说得格外认真,“一辈子那么长。”

向北终于舍得松开手站起来。他站在冬寻面前,认真一字一句道:“说好了要给你把眼睛治好,既然一辈子那么长,那就慢慢治。”

“何必拘泥于形式呢,在一起就好了,真的。”冬寻安慰着向北,站起来往前挪了一小步,然后对他张开手。

“过来,哥抱抱你。”

向北倾身双臂把人紧紧抱在怀里,下巴搁在他的后颈,说:“我希望你看到我,看我到底有多爱你,以后我的每一缕头发,每一次眨眼。每一次呼吸,每一滴汗水,每一滴眼泪,每次快乐痛苦和愤怒,都是为了你而存在。”

冬寻听着他的告白,像是一脚踏入了云端,然后缓慢下坠,软软的在他心上着陆。他闭着眼睛笑,笑得双肩颤抖,在向北背心轻轻拍着。

“好,眼睛要治,一定要治好。”

那时候我再睁眼,眼前就是焕然一新的新世界。

有春暖花开,晴空万里和白雪皑皑,有四季分明的景色。

除了空气和水,眼前还有我深爱钟情的你。有你的发梢和眉眼,你平稳的呼吸和心跳。我们会一起看月升日落,再去品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各种滋味。

向北不知道冬寻在心里想象着二人浪漫温柔的余生,满脑子都是想把怀里这个香香软软的人就地再吃一遍。

可他刚刚抽空约了医生,吃是没空吃了,还得赶紧带冬寻赶到医院去。

“吃好了吗?”他问冬寻。

“嗯,吃好了。”

“那我们现在得去医院一趟,我约了傅医生,他只有今早有空。”向北一边说一边将冬寻的衣领整了整,拿了沙发上他的针织外套,说:“马上入冬了,出去还是得多穿一件衣服。”

冬寻站在原地抱着手,脚下一动不动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了?”向北拉着他的手臂转身问:“还有什么东西没拿?”

“不是,我就在想,你是怎么想出装个哑巴这种主意的。”冬寻道。

向北干脆站在他身后推着他往前走,边走边应道:“真想知道?上车我跟你慢慢说,时间要来不及了。”

宋瑶正擦吧台,看到向北推着他们老板从后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僵在原地,手里的抹布也差点掉在地上。

她看着两人推开店门一前一后出去的身影,姜晨路过的时候不禁拍了拍她的肩,讷讷道:“晨姐,你看到了吗...”

姜晨刚刚在专心打扫卫生,疑惑地顺着宋瑶的目光方向看过去,皱眉道:“看到什么?”

“我们老板...”宋瑶抬起手来指了指敞开的大门,“这就被...被季秋‘攻略’了!”

“哈?你说什么呢?”姜晨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瑶瑶,最近是不是又看小说了呀?”

宋瑶回过神来,然后捂着嘴爆发出压抑的尖叫。

姜晨摇摇头,拿过她手里的毛巾去了备餐间。

两人在门口等了会儿,徐乐把车开过来车钥匙交给向北,又和冬寻问了个好,“冬寻先生好。”

“你好徐乐。”冬寻对徐乐笑了笑,向北牵了他的手把人送到副驾驶坐稳,再俯身给他系了安全带,他握着向北的手腕说:“哎!我之前的病历——”

向北说:“我拿了。”

等车开出去几分钟,冬寻才手肘撑在车窗边支着下巴笑问:“你哪儿来的我的病历?”

“我找覃谨拿的。”十字路口等绿灯,向北抽空转过来看他,看他好像心情大好感觉窗外吹进来的风都暖和了些。

冬寻向他伸出手,向北顺势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他温声说:“我们向北好像长大了。”

向北竟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轻咳两声含糊道:“居然欠了情敌一个这么大的人情,长大真烦。”

“想什么呢,”冬寻松开手在他脸侧捏了一把,指着心口又说:

“你来得太早了,这里装不下除了你之外的人。”

车窗外是碧空如洗,向北眼底也是万里晴空。

作者有话说:

真不知道像哥哥这样温柔的人去哪里找,我今天也羡慕向北(。

第三十一章 冬寻的另一双眼睛

两人到医院之前傅司临时去院里给实习生开了个座谈会,耽误了点时间,于是三个人的办公室会面变成了饭桌会面。

既然是吃饭,向北顺道叫了覃谨和毕夕。

毕夕饭没吃上,只下车和傅司打了个招呼就匆忙离开去了另一个饭局。

上菜之前傅司先看了冬寻从出车祸到上一次检查的病历,摘下鼻梁上的眼睛将冬寻打量了一遍。

他说话声音低沉,略沙哑,隐隐带着威严,“怎么拖到现在才想着做手术?”

向北在桌下捏了捏他的手,先说道:“傅医生,我哥这眼睛手术之后视力能恢复到正常水平吗?”

“让患者自己说。”傅司看向北一眼,接着问冬寻:“最近眼睛什么情况,说我听听。”

“白天的时候我好像对光源刺激能有一点反应,不太清楚是不是看得到。”冬寻说。

傅司又反复看了他的复查结果,“药一直吃着?”

冬寻点头:“嗯,有按医生说的按时吃药。”

“我现在看啊,你这个诊断书是角膜的问题,”傅司从上衣口袋拿了个小手电出来,起身走到冬寻身边,向北赶紧退了退让出空间。

“看到吗?”傅司开了手电在他眼前晃了晃。

冬寻眉头紧锁,摇摇头,又点了点头,迟疑道:“我不太确定……”

傅司于是关了手电:“现在呢?”

“没了。”冬寻摇头。

坐回座位上,傅司又问覃谨:“车祸之后他是立刻就去了医院?路上耽误了么?”

覃谨道:“嗯,应该是第一时间就送往医院了,那天我记得没怎么堵车。到医院之后医生马上进行了抢救,但是他是后来苏醒之后才发现看不见了。”

“嗯,这样...”傅司思索片刻,转而叮嘱向北:“你哥这眼睛我上次跟你说过,只能尽力而为,现在有个问题我要提前跟你们说清楚——”

向北:“您说吧傅医生。”

“他现在有光感,不代表手术一定能恢复视力,要等角膜移植,而且他这眼睛伴随其他轻微损伤,恢复正常视力想都不要想。目前国内的话,有的人等角膜都得等很久,但也有人运气不错,很快能等来供体,手术完了就能慢慢恢复视力,你哥这个情况,积极治疗矫正的话,也可能恢复到不错的水平。”傅司说完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水,指着冬寻又道:“要是一开始就来找我,这眼睛还能成这样?你这个年轻人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冬寻低下头,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他平静道:“能手术的话就手术吧,麻烦医生了,反正不做我现在也看不到,成功与否对我而言,都一样。”

菜上齐了,覃谨帮着给傅司盛饭,向北接着问道:“傅医生,那您这边看,我们什么时候确定治疗方案呢?”

“今天下午我要出去坐诊,正好你们去把该做的检查做了,明天一早拿了结果来找我。”

向北和冬寻应下,吃过饭把傅司送去了坐诊的医院,本来是要绕道送覃谨去公司,考虑到冬寻赶着去医院,他还是下车打车。

“覃谨,我们送你过去吧,这没多远。”冬寻摇下车窗,覃谨弯腰看了一眼向北,摆摆手道:

“不了,我打个车也方便。你们快去医院检查吧。”

向北凑过来:“改天约上毕夕一起吃饭。”

覃谨应下。

医院人多,等的时间长了些,但检查做得还算顺利。

向北一手牵着冬寻一手拿着检查结果在看。

“怎么,看出什么来了吗?”冬寻知道他心中紧张,笑着开玩笑道:“治不好就算了,反正我还有一双眼睛。”

向北没答话,还在仔细地看,把冬寻扶到车上坐下系好安全带,又拿出手机一边查一边理解那些专业名词。

“向北。”冬寻叫他。

“嗯?”他放下手机和检查结果,转身去看着冬寻,“怎么了?”

“万一眼睛真的治不好——”冬寻话音未落,便被向北俯身用双唇将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这个吻持续到冬寻呼吸紊乱,他伸手推开向北,向北咂咂嘴笑说:“我说能好,就一定能治好。要是治不好的话,我这个眼睛可是很贵的。”

“多少?”冬寻也跟着笑,被他将手握在手心里,心中跟着踏实了许多。

向北清了清嗓子,解开最上面的衣领扣子,手伸进去将脖子上挂着的两枚戒指拿在手里,郑重道:“怎么也得你的后半辈子才够。”

冬寻笑得眉眼弯弯地说:“你这也太贪心了。”

“而且,”向北解下项链,把戒指拿在下来,重新牵起冬寻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他手中,“还得签个永久使用的协议。”

冬寻一愣,感受到手心冰凉,他抬起另外只手摸了摸,“这是......”

“小时候妈打我,你替我挨打,说我小,还不懂事,妈被我气得哭,也是你哄着照顾着。冬寻,接下来就由我照顾你吧。”向北在斟酌着应该怎么说,心中竟然越来越忐忑。

“我准备了好多话,突然又不知道怎么说。...哥,从小我们就认识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更了解彼此的人。

“我做错了很多事,可是你都原谅了我,我好像真的太贪心,希望你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连别人多看你两眼我都不高兴。

“这么多年你不在我身边,我终于知道我那些自私的想法多可笑,可我还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永远在我身边。”

冬寻细细摩挲着手中的戒指,将手伸到向北面前,说:“你不是说,我的眼睛一定能治好。”

向北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不愿去接,冬寻于是又往他面前送了送,说:“那就等我好了,等我看着,你亲手给我戴上啊。”

“而且我也想亲眼见证我们这份‘协议’。”他又补充。

向北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才接了两枚戒指,重新串在一起戴在脖子上。

两人回到店里天色已经暗下来,夜里的秋风带了凉意,冬寻下了车还是不由得一哆嗦,向北赶紧脱了外套搭在他肩上。

这还不够,他在众人的目光中搂住了冬寻的肩膀,把他们老板一直搂着进了门。

晚上等其他人都下了班,向北和冬寻商量着找一个店长帮他看店,这样他平时也轻松些。

冬寻一边记日记一边问他:“角膜移植需要很久才能恢复吗?”

向北脑海里回响傅司的话,心中渐渐有了一个未成形的计划。

“向北?”见他没回应,冬寻又叫了他一遍。

“什么?”

向北回过神,放下手机坐到了冬寻身边,“怎么了?”

冬寻合上面前的本子,握住向北的手说:“想什么这么出神?”

感受着手背上冬寻手心的温度,向北把手覆在他手上,缓缓道:“我查了国内平均等待角膜供体的时间,都很长,冬寻,要不我们去国外吧,每年美国眼库都向世界输送角膜,很多国家都可以直接使用美国眼库的角膜。”

“去国外的话......”

冬寻正犹豫,向北又说:“角膜手术成功率很高,明天我们去听听傅医生的建议,你的状况条件允许的话,我马上让徐乐去联系。”

“那明天先去做检查,看傅医生怎么说。”冬寻道。

第二天向北起了个大早给冬寻做早餐,冬寻本来是和他一起醒来,两人腻歪了会儿他又把冬寻按回了床上。

他们面对面在小厨房吃早餐,冬寻喝了一口牛奶问向北:“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大家坦白?”

“啊?”向北咽下嘴里一口j-i蛋,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你啊,你这能说会道的,根本不是哑巴的这个事实,你打算什么时候坦白?”

冬寻笑着,将盘子里的j-i蛋夹起来,“我不吃了,蛋你吃。”

“怎么不吃?没胃口?”

“我吃j-i蛋都不太消化,吃得都少。”他一边说着,用叉子叉了个烤肠送到嘴里。

向北放下筷子,手肘撑在桌上,伸手拿掉冬寻嘴角的面包屑,应道:“我都可以,你决定。”

“那不行,这又不关我的事。”冬寻笑说。

“这——好吧...”向北仔细想了会儿,也跟着笑说:“这怎么不管你的事,我那不是怕一说话就露馅,才装了个哑巴么。”

冬寻吃好放下叉子,手向他伸过去,他立刻抓住,冬寻于是说:“你装了个哑巴不还是露馅了吗?”

向北又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那他到底是哪里露馅的呢?

快到医院了向北都还在追问冬寻这个问题,他缠着冬寻非要他细说,冬寻只好答应回去一定跟他说。

两个多小时后,傅司坐在办公室里拿着冬寻的检查结果仔细地看,边看边问:“确定要去国外做手术?”

向北点点头:“国内供体太少,我想带他去国外,这样快些。”

“这都等了半年了,还急这一会儿?”傅司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去国外不是不可以,但是费用肯定要翻倍,而且必须去正规医院,否则术后没保障。”

他上下将穿着“朴素”的两人打量好几遍,终于问出了心中疑惑:“小伙子,我看你车不便宜,是不是钱都用来买车了?”

向北哭笑不得,忙摆手道:“不是,家里做点小生意,费用方面您不用担心,如果您这边能帮忙联系到国外正规医院,那再好不过了。”

傅司又盯着向北看了会儿,沉声问道:“向凌松是你们什么人?”

二人俱是一愣。

面面相觑片刻后,向北说:“是我外公,傅医生与外公相识吗?”

“以前一块儿当过兵,后来他转业做生意,联系就少了。”傅司一挑眉,又问:“老家伙还在吗?”

“外公他老人家已经去世了,前年。”向北看冬寻的表情不太自然,暗自抓住了他的手。

傅司长叹一口气,道:“唉,我还欠他一坛酒呢,那会儿挨了枪子儿都死不了,这老了,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他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梧桐落叶,又说:“行了,就当还他一坛酒,你们回去吧,联系好了我给你打电话,晚点我发一份术前的注意事项,平时好好休息注意饮食。”

“那就——谢谢傅爷爷了。”

向北和冬寻道了谢随即离开了医院。

车停在店门口的车位上,向北看冬寻的情绪不太好,把他的手拉到唇边吻了一下,温柔问道:“怎么了?不开心?”

冬寻摇头,一点点收紧五指,把向北的手指握在手心里,说:“以前外公为了让我真正融入家里,对我总是比你还要好上几分。”

他几不可闻的叹息,而后胸中好像又有些愧疚淤积,压得他喘不过气。

“老人家走的时候我居然没有陪在他身边,我很抱歉。”

眼眶一酸,冬寻睫毛煽动几乎落泪。

向北抬起手将人带到面前亲吻他的眼角,轻声说:“冬寻,我们不想这些了好不好,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把你气跑了这要怪我,别怪自己。”

“妈那时候生病那么严重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向北说到这里冬寻顺势又问:“如果你跟我说...我回家的话,妈可能就——”

向北将人抱紧怀里,说:“都是我不好...妈从医院回家是因为医院已经回天乏术,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她会走得那么突然......冬寻,妈跟我说了她不怪你。”

“不是的,她应该怪我,突然一声不响地离开,她本来就应该怪我!”冬寻突然有些失控大声吼着想挣脱向北的怀抱,可向北将他抱得更紧,贴在他耳畔不停地安慰着。

“好,好!冬寻,你的眼睛不好,我们就哭这一次,妈她都明白的,她都懂的......”

冬寻被向北抱着,像是要把那挤压已久的内心的悔恨全都哭出来,渐渐的开始小声啜泣。

向北在他后背轻拍,亲吻他的额头和眉心,陪他在车里待到太阳都西沉,余晖穿过挡风玻璃照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把他们此刻的酸涩和温情全都包裹起来。

作者有话说:

这周我可能是最后一次申榜了,各位走过路过给哥哥弟弟一个上榜的机会,我枯了,这周哥哥弟弟居然都没上榜?求收藏,求海星,我给大家表演一个日三更杂技可还行。晚点还有一更,动作快的话今晚再给大家造车,明天就发车,我就想吃几颗海星,这本太惨了,一个月没正经上过榜单,救救孩子吧(葡萄美酒夜光卑.jpg

第三十二章 “哥,咱俩结吧。”

冬寻下车,向北牵他,一句当心点就让自己在宋瑶面前“掉了马”。

她本来只是出来看看这辆在店门口停了半天没人下来的豪车车主是什么样儿的,结果刚推门出来,就听到那个可怜的哑巴季秋,说话了。

“你你你——季秋你!”宋瑶指着向北,几乎语无伦次,“你、你能说话?!”她还顾不上看他们暧昧的姿势,视线就越过他俩落在了他们身后的车上,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向北显然也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他牵着冬寻站在原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正要说话就被对面终于找回语言功能的宋瑶抢了先。

“该不会真的被我说准了吧?!”

向北皱眉:“你说什么了?”

冬寻一听,突然回想起昨天在小厨房宋瑶和他的交流,不由得笑出声,说:“宋瑶说你是富家子弟下凡体验人间疾苦的。”

“......”

“哎呀老板,我昨天明明还说——”宋瑶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肯定是暗恋我们老板,隐藏了身份来接近他。”

向北心想,好像是有这么个意思。

店里没客人了,大家在打扫卫生,他牵着冬寻往里走,宋瑶就在身后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姜晨不知道怎么回事,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班回家,宋瑶一下跳到她面前,把人推了回去坐在中间桌的椅子上。

“怎么了这是?”她问。

宋瑶眼睛眯起来,神秘兮兮的把所有人都叫了出来。

“各位各位!季秋有话要跟我们说!”

姜晨一愣:“啊?瑶瑶,你没搞错吧。季秋他——他怎么说话?”

其他人皆是莫名其妙。

冬寻忍着笑,轻声在向北耳边说:“你跟大家解释解释清楚,不然等下瑶瑶要自己给你写剧本了。”

向北于是把冬寻安顿在椅子上,在众人疑惑且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开口:“那个......”

上一章:第10节

下一章:第12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书库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