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重生娱乐圈之涅槃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9节

第29节 腐书耽美

顾平安突然哭了,抱住凤城就是一阵痛哭,还有吐槽,“哇呜啊,你,你早点告诉我你以前是直男不就好了,这样我就不会忍着不好说了,我肯定会直接跟你表白然后追你!”

“现在也不迟。”凤城耳尖泛红了,有些无措的伸手拍拍顾平安的后背,“别哭了别哭了。”

而这边江上的夏维安,正慢慢的靠近江深,然后江深伸出手之后,夏维安这才笑了,伸手给江深,然后跨到江深的船上,语气有点愤怒,“我以为你真的要离开我了。”

“我怎么舍得。”江深指着旁边这些他亲手布置了一整个晚上的东西,“这些是我弄了整整一个晚上七八个小时的,我喜欢你,才会为你做这些,我可没有给凤涅做过这种事。”

夏维安直接一巴掌拍在江深的大腿上,“别提这个了!那天晚上我情绪不好矫情了点,事后拉不下面子去道歉,你,你也不用弄这么大阵仗,就再说一句你喜欢我,我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你身边,啥事都没有了。”

“是吗。”江深伸手捂着夏维安的眼,“可我还有很多其他话要和你说,在我没说我说完了之前!你都不要开口说任何话。”

夏维安现在开心的很,江深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而且也没问什么,直接就点头答应了,“行啊!”

“我是同性恋,从有那方面想法开始,我就知道了自己是一个弯的,一个不喜欢女人的同性恋,在大学快毕业那会,遇到了一个还挺好看的男孩子,和他谈了一段时间,然后,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我是同性恋,我被排挤了,也是那会认识的凤涅。”

“我对凤涅,说喜欢的话,其实应该感激更多,因为凤涅算得上是解救了我,我在路边买醉的时候,看着广场中心电影院大大银幕上,大大的凤涅的海报,就很向往,向往有一天我也能成为那样的人,如果成为有能力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会被甩,又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也就是那会,凤涅出现了,问我缺不缺工作,缺的话可以做他助理,给凤涅做助理的半年,慢慢接触到凤涅的许多事情,然后,就成了凤涅的经纪人,直到现在。”

“对!以前确实喜欢,我不否认,但我现在真的只喜欢你一个人。”

说完,江深问,“你喜欢我吗?”

“喜欢,那你爱我吗?”夏维安也不拉开江深的手。

“爱你,那么,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江深的这句话,是真的吓到了夏维安,夏维安有点懵逼的想扯开江深的手,但是江深不愿意,继续问,“我爱你,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怎么这么突然?”突然到不真实。

“愿意吗?”江深继续问。

夏维安愿意吗?这样一个毋庸置疑的问题,还有需要问?夏维安当然是想要答应,但是这样的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夏维安有点不敢相信,也继续问,“你这是认真的吗?”

如果是认真的,那么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是,我是认真的。”

“那还说什么!当然是答应你!”夏维安说完,直接扯开江深捂在嘴上的手,直接抱住江深的头就吻上去,“但是我有个条件。”

“好,你说。”

“是你要嫁给我,不是我要嫁给你,在床上我已经在受,在外面你总该让我攻气一点点。”夏维安说完,认真的看着江深,“你要是答应!咱们立马出国把证拿了!”

江深笑了,“这有何妨。”

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摸出那枚带着他体温的戒指,在摇摇晃晃江面行驶的小船上单膝跪下,然后拉过夏维安的左手,“嫁给我或者我嫁给你都可以!”

夏维安吃惊,“你,你居然这个都准备好了!”

这段时间,江深没有联系他,就是因为要布置这些,策划这个求婚?夏维安觉得,前几天的矫情真是太对不起江深了,所以看着戒指被江深帮他带上了,眼眶都泛红了,“你个傻子!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啊!”

只要是江深!不管是啥时候求婚,他都不会拒绝好吗?

江深也弹了弹夏维安的额头,“你个傻子,你看看岸边。”

夏维安侧头一看,然后群聊愣住了,“呀,怎么大家都在!”

“因为,我们结婚吧。”

“哈?”夏维安更傻了。

“我们结婚吧夏维安,嫁给我,或者我嫁给你,我们结婚,以后住一起吃一起睡一起,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你就是我的人了!”

“结婚!结婚!结婚!”

在岸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尤培义还有严修艺,直接开始大声的起哄,然后从桥上下来的凤城和顾平安也开始大声的喊,“结婚!结婚!结婚!”

第189章 眼光真高

“结婚结婚!”

看着岸边的一大群人,夏维安回头看着江深问,“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你听的是真的。”江深笑着握着夏维安戴着戒指的手,然后继续说道,“我们结婚吧!”

“我去!这么惊喜!这么意外!”夏维安开心的快要飞起,不对,是开心的已经飞起了,高兴到原地跳了一下,然后……翻船了,因为夏维安忘记他们是在小船上,漂浮在大江的中间,所以,一蹦,直接翻船,和江深一起跳江了。

然后岸上的所有人都笑成一团,不对,庄冥除外,不过庄冥也是笑了,勾着嘴角不明显的笑了。

因为这一幕确实好笑,好好的表白求婚,然后因为太兴奋太激动直接翻船了,或许江深能预知这一幕的话,就不会安排在江上了。

等江深和夏维安从江里游过来的时候,凤涅这才从车尾箱里拿出两套定制西服,“正好可以换上。”

江深和夏维安上了庄冥的车,换上了以后就下车,“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然后上车,夏维安开着庄冥的车,本来是江深要开的,但是夏维安太喜欢车了,特别是庄冥这辆定制版的,全国只有这一辆的超级豪车,所以夏维安直接将江深塞副驾驶,自己赶紧坐到驾驶座,摸向他心爱的转盘!

夏维安和江深带着后面长长的车队出发去机场,是的,江深要和夏维安去国外扯证了。

不过,开车的人不是凤涅他们,因为凤涅他们过来本来就是打算露营玩的,而且见证了他们的求婚已经ok了,扯证就不陪着了,等他们定了好日子弄婚礼再说。

然后,庄冥带着凤涅,还有阿秀尤影就直接前往严从文和厉江霆住的地方,也就是陈佩丝的院子。

其他人就再去远一些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哪里适合露营,适合晚上扎帐篷休息的。

阿秀和尤影跟在凤涅他们身后头,阿秀侧头看着尤影,“西郊的大家还好吗?”

“空下来了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尤影摸摸阿秀的头发,“头发现在长了不少,自己学会梳头没有?”

尤影把阿秀的当亲妹妹一样爱护的,因为有过照顾尤秘书的经验,所以尤影对阿秀就更加有哥哥的感觉,这也就是为什么阿秀从最开始的对尤影无感,到后面喜欢的原因了。

阿秀也伸手摸摸头发,“会了,有点难,老是把头皮扯痛了,然后我就懒得自己弄,反正严修武也每天都帮我梳头发。”

阿秀能这么快接受严修武,就是因为严修武像凤涅、尤影他们一样把她当自己人,也是因为严修武给她梳头发,让她有一种亲近感。

尤影有些无奈,“你现在是大姑娘了,还有四五年你就成年了,很多事情还是得自己去做,因为很多事情是不能随便让一个男人去帮你的。”

阿秀只是点头,倒也没把尤影的话放在心上,因为对阿秀来说,绑个头发而已,只要她不讨厌这个人,而且这个人弄的不会痛,那么阿秀是不会觉得有啥不行的。

尤影也没多说什么,因为阿秀……以前的处境不是很好,对情爱这方面的接收能力确实比别人差,阿秀看不出来严修武对她的特殊感,不代表尤影不能,不过尤影没打算和阿秀明说,因为阿秀还小。

找个机会,尤影要好好的把严修武拉小树林里打一架,好好的打一架,让严修武知道什么样的心思可以有,什么样的不可以。

阿秀侧头看着尤影,“你和盗版严修武谈恋爱?”

尤影一愣,然后笑了,“不是盗版严修武,他叫严修艺,是严修武的弟弟。”

“哦,那你和他谈恋爱?”

“是的。”

这会,凤涅突然回头,对着阿秀招招手,阿秀直接就抛下尤影,跑到凤涅身边,凤涅摸着阿秀的头,“马上就到地方了,到了那里会有几个你没见过的爷爷奶奶还有哥哥们。”

阿秀直接点头,“好。”

如果是以前,阿秀肯定能不见就不见,但是遇到凤涅以后,阿秀的世界已经不完全是黑白的,被改变了很多很多,现在的阿秀,说不定面对一群猥琐的男人,都能不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了。

尤影也跟着,因为他常年跟在庄冥身边,也算庄冥的半个兄弟,所以也是认识厉江霆的,自然也认识厉江霆的奶奶,也就是庄冥的半个奶奶陈佩丝。

到了的时候,尤影就看到了厉江霆旁边的人,也就是严从文,和严修艺有四分像,在加上尤影事先知道,所以一眼就能认出那个是严从文,严修艺经常挂在嘴上的,他们严家的小祖宗严从文。

“呀!哥夫!”

严从文看到尤影,就直接喊了出声,厉江霆也从一边走过来,和庄冥拳头对撞了一下,庄冥才开口,“奶奶他们呢?”

“奶奶刚吃完午饭再休息,估计下午就能醒。”厉江霆回答。

凤涅在打量着厉江霆,厉江霆也在打量凤涅,因为厉江霆对凤涅还是感到很好奇,庄冥和凤涅在一起以后,真的改变了很多,这样的庄冥,让厉江霆都很不习惯,所以这才要好好的打量凤涅,看看他到底是有啥特殊的。

“看够了吗?不准看了,你多看凤涅一眼都不行,朋友妻不可欺,凤涅长的这么好看,万一你爱上他了我怎么办?庄冥又怎么办?”严从文直接捂着厉江霆的眼睛。”

庄冥也点头,“简简单单看一眼也就行了,怎么,还想对视一天一夜?”

凤涅收回目光,看向严从文,“你眼光不错。”

这是凤涅打量出来的结果,厉江霆人挺好,长的也好看,而且和庄冥应该同一种类型的,都是面冷心热的那种,这样的男人前期不会表达,但后面啊,一般都是很出乎意料的。

严从文高兴的回了句,“你眼光也很不错。”

“自然。”凤涅也是这么说的。

厉江霆和庄冥直接对视一眼,然后相视而笑,庄冥开口,“你们说的对,你们说的都对。”

第190章 秦阳果然有问题?

庄冥带着凤涅去楼上看正在看书的陈佩丝,尤影在楼下等着,至于阿秀,被严从文拉去不知道说什么了。

厉江霆走在前面,庄冥牵着凤涅走在后面,到了书房,厉江霆就把门打开,对着庄冥道,“奶奶挺想你的,你先进去看看,至于凤涅待会再进去,我想和他聊聊。”

一边的凤涅微微惊讶,扬了扬眉,凤涅不知道他和厉江霆有什么好聊的,他们之间最多也就算的上打过一次照面的关系,虽然厉江霆是庄冥的兄弟,或许,也是有那么一点暧昧的兄弟,但是凤涅并不想和厉江霆聊。

庄冥侧头看向凤涅,“嗯?”

凤涅点头,“你进去吧,我们聊会。”

庄冥点头,然后看了厉江霆一眼,“敢欺负他,严从文就可以不用再出现在京都了!”

厉江霆挑眉,“你要对严家宣战?”

“那又如何,你是我兄弟我舍不得揍你,揍你心上人还是可以的。”庄冥拍拍厉江霆的肩。

凤涅也笑了,轻轻的推了一下庄冥,将庄冥推进书房里,然后把门合上,回头看着厉江霆问,“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跟我来吧。”厉江霆也不多说,直接转身离开。

凤涅微微皱眉,然后跟上。对厉江霆凤涅是真的没什么好感,但也不反感,但是没有好感就代表了凤涅并不想和厉江霆有什么交道,至于为什么对厉江霆没好感,大概就是因为以前庄家和厉家默认庄冥和厉江霆是一对的原因,虽然这只是因为庄冥和厉江霆不想被家里烦着而默认的,但,有过这回事就是有过。

所以,凤涅对厉江霆是真不想有什么交道。

厉江霆带着凤涅走到一个房间,厉江霆打开门,“这是以前庄冥的房间,你进去看看。”

“你什么意思。”凤涅对于厉江霆这句话很没有好感,因为这句话其中当真可以想象出很多东西,比如,房间里会有什么厉江霆和庄冥的往事一类的,这种事情要么没有要嘛就会给凤涅一个很大的打击。

然而真的是凤涅想多了,厉江霆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看看凤涅到底哪里适合被庄冥喜欢,作为庄冥的兄弟,厉江霆不想庄冥被利用。

毕竟,厉江霆对娱乐圈里的人也是没啥好感,毕竟那个圈子的人胜负心都太强了,为了某些事情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而厉江霆想要测试一下,看看这个凤涅是不是真的对庄冥是真爱,而不是攀龙附凤,“你进去看看,我在门口等着你。”

说完,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凤涅只是看着,“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作为一个男人就该有个男人样,你是庄冥的兄弟,所以我不喜欢你还能和你出来单独聊会,你就应该趁早说,因为说不准下一秒我就不想和你聊了。”

“直说?也行。”厉江霆也不勉强凤涅,先一步走进房间,然后指着满墙的凤涅的海报道,“庄冥喜欢你,以前没什么的时候还没打算有什么,但是你既然出现在了庄冥面前,以庄冥的性子是不会让你走的,而且他最讨厌的就是背叛,如果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能你,会完。”

凤涅嗤笑一声,“你到底想说什么,要说直接说。”

厉江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凤涅要是还不知道厉江霆话里的意思,那他就不是凤涅,厉江霆无非就是认为他和庄冥在一起都是有目的是,现在警告他,如果是有目的就赶紧收手,不然被发现了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不知道为什么,被这样怀疑的凤涅,居然对厉江霆讨厌不起来了,因为厉江霆是替庄冥着想不是吗?

凤涅回答,“是不是你觉得门当户对才能有真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说你的思想真腐败,不过我想说的是,庄冥身上并没有什么是我想要的,因为我并不缺钱。”

要钱,凤涅出道到现在,作为一线的最顶端的一个影帝,出席任何活动的酬劳都不低,他不缺钱,否则也不会把一大半都捐出去。

如果的名,他已经有了,利,他和庄冥之间的事情根本牵扯不到这上面来,所以,厉江霆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到底如何你心里清楚就好,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厉江霆选择相信凤涅,因为目前来说这个凤涅看起来不是那样的人,因为气场可以,没有给厉江霆一种反感的感觉。

而现在在外面的尤影接到了一个电话。

“影哥,我们查了那么久终于有点眉目了,那个秦阳确实和了雷家有点关系。”

尤影皱眉,“什么关系?”

“那个秦阳有个弟弟叫秦月,应该是双胞胎,长得挺像,只不过秦月比秦阳长的要矮几公分,还有一点的就是,要不是他们身高不像体型不像,我都要以为他们是同一个人了,因为他们的声音居然一模一样!”

“知道了,把调查到的所有东西都发我邮箱了,记住,不要让我妹妹的人看到这份资料。”尤影现在心很烦,因为秦阳果然有问题,而好死不死的他的亲妹妹又都秦阳动了心。

这样他该这么办?

尤影挂了手底下的人的电话之后,就拨通了尤秘书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接了。

“哥?咋的啦?”

“离那个秦阳远一点。”尤影直接开口。

正在吃饭的尤秘书有点蒙蔽的抬头看了眼面前的秦阳,有点摸不着头脑的对着手机小声问,“哥,你什么意思啊?”

尤影不想让尤秘书知道太多,所以找了个借口,“你年纪还小,不用急着谈恋爱,爸妈去的早,要是他们知道你这么着急就想嫁人,会被气疯的。”

“好端端的你提爸妈做什么?而且我今天差不多二十五了,还早?”尤秘书已经对秦阳从以前的反感到现在的有好感,再加上尤秘书长这么大都还没谈过恋爱,对一个人稍微上点心的时候,怎么可能说不能谈恋爱就不谈?

第191章 秦阳能不能信

尤秘书不喜欢听尤影提起他们死去很多年了的爸妈,因为每次尤影提他们,都是想要用他们来压着她。

活了二十五年都没谈过恋爱,也没对哪个男人动过心,所以尤秘书真的很想试试,正好也对秦阳有了好感,有谈恋爱的机会,为什么不呢?

现在她大哥,用死去的父母压他,不让她谈恋爱,这算什么事?

“哥,你到底想干嘛?”

尤影有些烦躁的捏捏眉心,“你知道秦阳是什么人了?你知不知道他家里有没有其他人,知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知不知道他是不是好人?”

“哥,你觉得boss大人会用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

尤影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你注意点。”

说完,尤影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在楼下走来走去等着庄冥下楼,想把下面的人调查出来的事情给庄冥看。

至于尤秘书,现在正一脸为难的看着面前的秦阳,秦阳也听到了尤秘书的通话,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只是看着尤秘书,“我没有女朋友,不然也不会喜欢你也不会追你,我是个孤儿,没有兄弟姐妹更没有父母。”

“嗯。”尤秘书有些烦躁的嘟嘟嘴,“你别管我哥,他就是太宠我了才担心我被人骗。”

秦阳笑着伸手摸摸尤秘书的脸,“我发誓,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也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身边人的事,相信我,如果发生什么让你意外的事情,也冷静的等我解释和解决。”

“嗯,好。”尤秘书点点头,然后看着秦阳特别认真的开口,“不管你是不是有问题,我都要和你说一句,不要动这样的心思,因为这个世上能并且会和我家boss大人斗的,还没出世。”

“我知道,我不会。”秦阳好笑的在尤秘书的额头上弹了一个弹指,“瞎c,ao心,c,ao心c,ao多了要变老。”

“你才会变老!”尤秘书瞪了秦阳一眼。

秦阳就喜欢尤秘书这个含羞带怒的瞪眼,“吃饱没?吃饱我先送你回去,我要去银行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吃饱了。”尤秘书抽了个餐巾纸擦擦嘴,“那我先回去,你忙完了到顶楼去,我这边也有点boss交代下来的新任务要给你估算费用。”

“好。”秦阳刚应了声,想站起来送尤秘书回公司,但是手机响了下,秦阳看了眼之后,神色就变了。

秦阳的手机里是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亲爱的哥哥,要是我这张脸还不足以让你相信我就是你弟弟,那么今天抽个空,我们去做和DNA吧,我在人民医院等你,不见不散,你亲爱的弟弟秦月。

“你怎么了?”尤秘书有些担忧的看着脸色有点苍白的秦阳。

秦阳捏捏眉心,“没事,昨晚没睡好,一想到今天一大堆工作就头疼。”

“那你别送我了,我自己回去,你先在这里歇会,歇够了再去忙也没事。”尤秘书扶着秦阳的手臂。

“没事,我回公司,把手头的事安排下去让他们做就好了。”秦阳反手拉过尤秘书的手,然后笑一下,拉着尤秘书出门,开车回公司。

到了公司就各忙各的,因为他们的职位,一般闲不下来,秦阳也刻意的忽略那条短信,专心的忙工作,但是,那人不厌其烦的在给秦阳发短信。

哥,你还没过来吗?我已经拿了号了,还有37个人就到我们了。

哥,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认我这个弟弟?我知道当年爸妈因为没钱养活不了两个孩子,丢下你,你或许会很记恨,但是爸妈已经去世了,我没有亲人了……哥哥……

秦阳叹了口气,回了一条短信:你们没必要再我身上下手,因为庄冥没你们想的那么好接近,我也不会做那种没有道德仁义的事,所以,你不用摆出一副好弟弟的样子。

那群人野心都多大,秦阳不会不清楚,就因为如此,秦阳才不想和那些人有任何的关系。

短信很快就来了。

哥,所以你是信我是你弟弟,但就是不认我?你以为我想做那样的事?我要不是因为被他们威胁,我会求你帮我吗,哥,我不想死,你帮帮我吧。

秦阳眯眼,厌烦的闭眼讽笑,回复:你想我怎么帮?

很简单的哥!就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和庄冥的秘书在一起就好了,庄冥秘书手底下有个情报网,他们很想要,如果你能要到情报网的联络和使用方式,他们就会放了我,如果可以再博取凤涅的信任。

秦阳刚看完这一条,下一条又接着发出来了:如果你能想办法把凤涅或者庄冥杀了,我们就要什么有什么了!

心寒,这是秦阳现在唯一的感受,他十岁那年就因为这个所谓的弟弟的挑拨,被爸妈卖了,就因为秦阳那会比较安静不会说话,没有秦月嘴甜,他爸妈就真的为了生活过好点,将他卖了。

他那十几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秦阳靠自己的努力和毅力边做童工边自学自考,然后半工半读又出国留学,才回国工作没多久,秦月就缠上来求他做这种道德沦丧的事。

真是,天真。

真是,想得美。

秦阳回了一个嗯字,就直接把手机关机,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如果没有喜欢上尤秘书,秦阳指不定会犹豫,但是喜欢上尤秘书之后,秦阳是不可能帮一个害他过了十几年苦日子的人,去害他心爱的女人。

而现在的尤影也等到了庄冥下楼,尤影立马把手机递给庄冥,“这是他们能查到的,最详细的秦阳的资料了,他果真和雷家有点关系,我还没看,不知道具体如何。”

庄冥冷脸接过,看了眼,然后勾嘴笑了,“没事,他能信。”

“嗯?他可是和雷家有关系的!”尤影有点搞不懂庄冥居然会相信一个和雷家有关系的人?

庄冥拍拍尤影的肩,“你自己看看,以后做事不要只看表面,看清楚内里再说。”

第192章 有你啊

庄冥看了一眼资料,大概就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前提是这份资料没出差错,不过,他庄冥的人,他庄冥的情报网,就从来没出错过,尤影手底下的情报网确实不如尤秘书手底下的情报网,尤秘书弄这些资料顶多半天,尤影却弄了有几天了。

而这些资料,大概能看出来秦阳是事外人,或许有可能成为事中人,当然,前提上那个秦月没有做过对不起秦阳的事。

作为一个男人,帮一个让自己受过十几年苦的人,这样的男人,不叫男人叫垃圾,而秦阳应该是个男人,他上任的这段时间,庄冥也是挺喜欢他的工作态度的,所以才会经常扣尤秘书的工资,让她多去财务部逛几圈。

尤影还没看,只是电话里听到手下的人说秦阳确实和雷家有点关系,所以直接默认秦阳就是有问题,现在仔细看看,发现似乎他真的误会了。

“……靠!”尤影低骂一声,“这下好了,我刚刚打电话给小妹,让她别和秦阳走太近,还用死去的父母去压她。”

结果,人家秦阳并没有什么问题!

庄冥只是笑笑,转身去找凤涅,然后在他以前住过的房间里,找到了正在休息的凤涅,庄冥轻声走过去,还没走近凤涅就醒了,“嗯?谈完了?”

“嗯。”庄冥坐到凤涅身边,“累了?累了我们就先不去露营了,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说。”

凤涅坐起身摇摇头,“没有,只是等你等的无聊了,就躺会。”

“尤影把秦阳的详细资料调查出来了,你看看,这个有问题的人,应该不是秦阳,而且秦阳的双胞胎弟弟秦月。”庄冥把手机打开,把尤影复制过来的资料打开给凤涅看。

凤涅看了,然后扬眉,“不是最好,这样尤秘书也算有个好归宿,有办法弄到这个秦月的录音吗?我想听听。”

“能弄到。”庄冥直接将头埋在凤涅的肚子上,手往不该摸的地方伸去,“有奖励吗?”

凤涅轻笑,在庄冥的后背上打了一下,“奖励?你想要哪种奖励?亲亲,抱抱,还是……今晚做一做?”

庄冥也笑了,本来只是腻歪一下,但是他永远都做不到对凤涅的撩拨有抵抗力,所以,下面直接有了反应。

“三种奖励我都要。”庄冥说完,就想欺身压上去,凤涅在床上滚了一圈,躲开了庄冥的扑倒。

凤涅从床上下来,站在床的另一头,笑的特别无奈,“你脑子里除了那档子事还有点什么?”

“有你啊。”庄冥毫不犹豫哦脱口而出。

他的心里,有凤涅啊。

有你啊。

庄冥的脱口而出,让凤涅愣在了原地,相处久了,庄冥就越来越会说情话,不对,是说实话,可就因为这种大实话才是最动听的情话。

心里还有什么?有你啊。

这三个字的威力,不亚于我爱你,比起我爱你,凤涅更喜欢庄冥说我要你,有你啊,这样的词语。

凤涅开心了,就主动的跪爬到庄冥身边,在庄冥的唇上亲了口,“先奖励你亲亲。”

庄冥一把将凤涅抱住,“抱抱也要了!”

凤涅轻笑的将庄冥推开,“至于做一做,看你这两天的表现,既然和大家出来玩,就不要摆着大佬的架子,生活在金字塔顶端的庄冥大佬,好好体验一下平民的生活吧。”

“我尽量。”庄冥也不拒绝,站起来,然后将凤涅拉起来,“我似乎没有摆过架子。”

庄冥和凤涅在房间里腻歪了好一会,才出门和厉江霆他们一块出发到外边的小河边,因为小河边都是鹅卵石的摊子,又干净又舒服。

围绕着小河边,厉江霆就直接选了最边上的那个,选之前还和庄冥说了一句很……意味不明的话,本来庄冥就被凤涅撩的火起,被厉江霆那么暗示,庄冥立马就想和凤涅做点什么野外的运动。

不过,凤涅说了要看他表现……

庄冥还没选帐篷,其他人也不敢先选,因为虽然庄冥没说什么,但是大家对庄冥的那种畏惧之心已经深入骨血,一时之间想改变,难。

凤涅在小河边坐着,和尤培义,凤城顾平安他们在烤鱼,顺便谈谈工作上的事情。

尤培义看着烤鱼流口水,说几句话吞咽一次,“你们两谈恋爱私下谈就好了,就算被网友揭穿了也先别承认,不承认不否认,让网友爱怎么想怎么想,娱乐圈的新闻我采的最多,公开恋情的,走到最后的没几个。”

凤涅也赞同的点头,“是这样的,在自己没有把握被大部分人接受的时候,不要选择公开,因为舆论会给你们的恋爱很大的压力。”

“而且你们还小,才十八九岁呢。”尤培义看着烤鱼貌似熟了,就直接往嘴里塞,然后被烫的一声尖叫。

本来被尤培义还有凤涅说的半羞半怒的凤城还有顾平安,直接笑出了声,不过心里也把他们说的话放在了心上。

一边正在河边膝盖水深处和尤影他们捞鱼的林显,听到了尤培义的尖叫声就赶紧从河里面走出来,走到尤培义身边,“怎么了?”

“烫死我了!”尤培义不停的用手扇风。

林显松了一口气,“又不是小孩了。”

“它看起来那么好吃,我忍不住啊,而且谁知道它那么烫?”尤培义用牙齿咬了咬舌头,看看还有没有知觉,发现舌头还是麻的状态,忍不住的又拿起一个烤鱼,“看我不把你们吃了!妈了个j-i!”

林显无奈的低笑一下,继续去捞鱼,一边在岸边看着的阿秀,也拍拍严修武的袖子,“看他,和你一样笨。”

严修武一脸黑线,“我并不会吃个鱼都被烫到。”

这个未来的媳妇儿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以后岂不是得被压的死死的?严修武在想要不要震一下夫纲,不然以后说不准会成为妻奴?成为传说中的妻管严?

阿秀没有理严修武,只是大生的开口,“尤影,我要吃大鱼,不要小鱼!”

“好。”尤影手里拿着一条削尖的竿子,直接往水里一c-h-a,举起来的时候,竿子上c-h-a了一条还在使劲挣扎的大鱼。

第193章 打一架

尤影一把鱼举起来,阿秀嘴角的弧度叫明显增加几分,阿秀越是笑的满意,严修武就越是不开心,尽管尤影现在是他二弟的男朋友,严修武还是忍不住的想跟尤影比,因为阿秀的第一个师傅就是尤影。

“我怎么不知道你爱吃鱼?”严修武气闷的问。

阿秀侧头看着严修武,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我喜欢吃龙虾,也得这里有啊。”

“……没毛病。”严修武叹了口气,直接将上衣脱了丢到一边,然后跳进水里,阿秀要吃鱼,不用尤影去捉,他也可以。

他也可以捉鱼,他也是阿秀的半个师傅,他还是阿秀以后的丈夫,阿秀要吃鱼他去捞就是了,何必让尤影去?虽然晚上看不清楚水底,但是看他们捉鱼这么简单快速,估计也不难。

但是,严修武在水底游了好久都没碰到一条鱼,反而踩到了很多河蚌,想着河鲜应该差不多都是一个味,严修武就放弃捉鱼改挖河蚌了。

严修武捧着一堆河蚌会岸上时,就看到阿秀在给尤影拍腿上的淤泥?严修武脸色立马就更难看了,直接扔了一个河蚌到水里,正中一脸脸日了狗了表情的严修艺身上。

“靠!谁啊!信不信老子削死你!”严修艺怒发冲冠的从水里冲出来。

“是我。”严修武扬眉,“怎样?要削我?”

“对!就是削你!来吧,打一架吧!”刚刚严修艺在和严从文打架,但是照正常情况的话他应该是和严从文平手才对,但是才没多久就直接被严从文给KO了,这样严修艺很不敢相信。

所以他要和严修武切戳一下,看看到底是他退步了,还是严从文突然直接武力值上升了。

结果,和严修武打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稍微落下风,但是和严从文打,是直接五分钟不到就被KO了的啊!

“靠!不打了!”严修艺决定,他要去找尤影切戳一下,如果尤影输了他才能冲重新有点成就感,要是他输了,那他就可以让尤影教教他其他路数的格斗了。

严修艺环视一圈,就看到了正在火堆前给阿秀烤鱼,还在和阿秀说笑。严修艺立马不愿意的瞪了严修武一眼,“大哥!你不去管管你的小未婚妻!”

“你怎么不去管管你男朋友?”严修武将这个问题还给严修艺。

严修艺郁闷的扁扁嘴,走过去。

尤影也看到了走过来的一身s-hi漉漉的严修艺,站起来,“怎么衣服全s-hi了,水不深啊。”

“我被打了!”严修艺拉着尤影的手,看都不看阿秀一眼就直接把尤影拉到他们的帐篷,“你别离我小嫂子那么近,我哥会吃醋的,刚刚就把我揍了一顿,直接摔水面上一身全s-hi了。”

“至于吗。”尤影皱眉,好不懂严修武这个人怎么变得这么幼稚,他和阿秀走的近怎么了?阿秀是他妹妹又是他徒弟,他给阿秀考个鱼碍着严修武什么事?

而且阿秀才多大,严修武就给阿秀贴上他严修武未婚妻的标签?要点脸吧,尤影真的很想和严修武说一句要点脸吧。

而且自己吃醋过来找他单挑就是了,拿严修艺撒什么气?

“你先换衣服,我来的时候带了两套。”尤影从背包里拿出一套以前他训练穿的,偏作训服类型的衣服递给严修艺,然后转身想要出帐篷。

严修艺扯住尤影,“别走呀,我身上好痛,说不定受伤了,你给我看看吧。”

尤影一听到严修艺说痛,眉毛立马就皱了起来,心里暗想找个机会他也一定要找严修武单挑,让他知道男人还有的样子。

严修艺见尤影没有走,就赶紧背过身举起手,“尤影你帮我脱衣服,我痛的自己脱不了。”

尤影笑了下,对于严修艺这句没有水准的谎话很无奈,因为能举起手,怎么可能不能脱衣服,不过尤影也没揭穿就是了,因为帮严修艺脱衣服,这是他的福利。

因为衣服是s-hi的,贴在身上已经很显严修艺的身材了,更别说把衣服脱了,不过尤影并没有趁机做什么,因为天气转凉了,冷到了就不好了。

严修艺本来就是想尤影做点什么,因为他们在一起也有那么一段时间了,居然还没跨过那一步。

“你为什么都不碰我?”严修艺直接问出声。

“嗯?”尤影一愣。

“是不是我脱光光在你面前,你也能面不改色的给我穿上衣服?”越是这样严修艺就越不开心,他也不是那种那方面需求很大的人,但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这个需求不是吗?

而且,尤影越是不碰他,他就越觉得自己对尤影来说根本没魅力。

“你觉得我能做什么?”尤影在严修艺柔软的两块豆腐上拍了下,“你听听外面的嬉笑声,帐篷隔音不好,要真是做了什么你还有脸出去。”

严修艺扁扁嘴,“我又没注意我们是在外面。”

“先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尤影把衣服给严修艺给套上。

严修艺乖乖的把衣服穿上,然后郁闷把尤影推出去,自己把裤子也换了,尤影在帐篷外面问,“不是说痛吗?哪里痛,我没看见哪里有伤口,也没看到那里红肿。”

“心痛!”严修武大声的吼里一句,就把s-hi衣服踹到一边,然后掀起被子就把自己蒙头盖住,真是,太特么丢人了。刚刚那样的对话显得他很想要一样,就像一个欲求不满的人,在跟自己的男人要亲亲要抱抱要那样那样。

尤影无奈的摇摇头,“你歇会吧,我去给你烤鱼。”

严修艺直接忘了自己的原本的目的是想和尤影切磋一下的。

而现在的尤影并没有烤鱼,直接找上了严修武,直接带着严修武进了小树林。

“什么事?”严修武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打一架。”尤影直接直奔主题,“阿秀还小,根本还办法理解媳妇是什么意识,而且她对这方面本来就抗拒,你别现在就给她冠上你严修武的标签!”

第194章 宛倾城

“你是阿秀的谁,你凭什么管阿秀?”严修武本来就不乐意阿秀和尤影走的太近,这下尤影居然自己找上门来说这些?

尤影笑了下,“那么你又是阿秀的谁?”

严修武语塞,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我是阿秀未来的丈夫!”

“是吗,你觉得阿秀知道丈夫和媳妇这两个字的意思之后,你还会有机会这么说?还会不会给你好脸色看?你觉得阿秀对你不排斥就是真的把自己当你的未婚妻?喜欢上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你要不要脸?这也就算了,你还不敢跟阿秀解释意思,这是欺骗,你懂吗?”

尤影每说一句,严修武表情就冷了三分,因为这些话一直都是他的顾虑,他在想,如果和阿秀讲明白,他们之间还会不会有以后,如果不说明白,这对阿秀也不公平。

“来吧,是个男人就打一架,为阿秀为严修艺,我们迟早要打一架。”

严修武心情不好自然想要发泄一下,所以直接将外面的薄外套脱掉,露出j-i,ng壮的上半身,这次不再是像和严修艺对打那般随便了,因为严修艺是他弟弟,输赢都不重要,尤影于他来说可不是自己人,至少他现在还不愿意承认尤影是他未来的弟夫。

尤影将右脚后退半步,这个姿势可以站得更稳,攻击防御都也方便。

见尤影准备好了,严修武就直接开始握起拳头一个右勾拳打过去,尤影没躲,反而直接迎上去,也握紧拳头狠狠的一拳打在严修武的腮帮子上,随即自己的右脸也挨了一拳,疼的生理泪水就快要飚出来。

两个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打一架,他们也不是怕痛的那种人,所以算是不约而同的只进攻不防守,半个小时他们都挂彩了,呼吸也因为疼痛和疲惫而加速加重。

最后,结束单挑的方式就是像开始一样各在腮帮子挨了一拳。

“不打了。”严修武喘着气靠在树上蹲在地上调整呼吸。

尤影也弯着腰用手撑着膝盖让自己歇会。

然后尤影休息过来了,就冲严修武伸出一只手,想把严修武拉起来。

严修武盯着尤影的手看了会,然后才握着,借尤影的力站起来,然后各自回去了。

严修武和尤影算打了个平手,但是尤影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吃力,严修武看起来要吃力很多,所以这次的单挑,算严修武差了一成,回去的路上严修武在想要不要和阿秀说清楚,将一切都说清楚,把媳妇的意思和阿秀讲明白。

到时候,阿秀到底还会不会搭理他,就是下话了,可是不说,这样骗的其实是他自己,说了也好,反正阿秀跟在他身边能学的都已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如果以后他们之间也不会有任何瓜葛了,严修武也觉得值得了。

有这段回忆,值了。

尤影回去之后直接去了帐篷,因为严修艺已经出去跟大家一块吃烤鱼了,尤影知道现在自己脸上挂了彩肯定不好看,也就不出去凑热闹了,就换了身衣服趟在严修艺带来的小被子上,休息了会。

而严修武没有回自己的帐篷,而是自己坐近火堆,坐在阿秀的中间,严修艺的旁边,严修艺看到严修武脸上的红肿,就赶紧问,“你怎么了,你不会和尤影打架去了吧?”

“是。”严修武用舌头将腮帮子顶起来,似乎这样就能没那么疼一样。

严修武没有看阿秀,因为看阿秀就会把自己的脸表露在阿秀的面前,阿秀会认为他打不过尤影的,阿秀本来不在意严修武是不是坐过来, 但是听到严修艺的问话之后,也拍拍严修武的肩,“谁赢了。”

“平手,”严修武应了声,想了想,还是看向阿秀,“你吃饱没有,吃饱我带你去练练。”

阿秀看见了严修武脸上的伤,眉头皱了下,“尤影下手太重了。”

严修武一愣,从这句话当中听到了阿秀对他的关心,心里暖了一下,然后笑了笑,“我下手也轻不到哪里去。”

阿秀站起来,“走吧,我们也练练。”

严修武起身,带着阿秀去了刚刚他和尤影打架的小树林了,而严修艺也听到了严修武说他下手也不轻,立马开始担心尤影有没有受伤,环视一圈没找到人,就赶紧往他们的帐篷走去。

进了帐篷就看到了抱着他的小被子已经睡着的尤影,也看到了尤影脸上和严修武差不多的伤,心里紧张了下,轻手轻脚的在尤影旁边坐下,伸出食指在尤影受伤的位置碰了碰,心疼的很。

尤影本来也只是眯一眯,还没进入深度睡眠呢,加上脸上的伤口是疼的,被严修艺这一摸,立马就醒了,尽管严修艺摸的很小心。

但是尤影也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按住严修艺的手在他的脸上,问,“吃饱了吗?”

“你们怎么打的这么狠,点到即止四个字不懂吗?”严修艺可心疼了,躺下,然后抱着尤影的腰把脸埋在尤影的肩窝里。

尤影睁开眼,拍拍严修艺的背,“男人之间的打架受点伤有什么稀奇的。”

严修艺看着尤影,“那你吃了没有,没吃的话出去吃烤鱼,还有河蚌粥,刚刚我家祖宗带了个铁锅和米出来,熬了河蚌粥。”

尤影坐起来,然后拉着严修艺也起来,“走,出去吃点东西。”

而这会吃饱喝足的凤涅和庄冥已经离开火堆,自己走到小河的另一边,因为河不小,过了对面没有灯根本就看不见,凤涅和庄冥可以看到对面,因为对面点燃了大火堆,但是他们却看不见凤涅和庄冥,因为他们没有点燃任何东西,只是乘着月色,坐在鹅卵石上看着月亮。

“刚刚我爸给我发了信息说雷家又开始有动作了,让我们小心点,我们回去之后,你都不要离开我的视线之内了。”庄冥握着凤涅的手。

凤涅靠在庄冥的身上点点头,“嗯,接下来也没什么事,跟小城苹果他们进组看看就好,顺便找一个叫宛倾城的女人,让她和工作室签约。”

上一章:第28节

下一章:第30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