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重生娱乐圈之涅槃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39节

第39节 腐书耽美

“真是个贴心的好姑娘,阿姨可喜欢你了,你快休息啊,我们明天见面再聊!”

顾平安应了声,“好,阿姨晚安,替我跟叔叔也说声晚安。”

“好好晚安晚安。”

顾平安挂了电话就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给自己的爸妈打了电话,着急的就想问怎么办,怎么才能和凤城的爸妈培养好感情。

顾平安的爸妈是很早就知道了,不过只是以为他们年轻玩玩而已,但是时间久了就知道是认真的,顾爸倒是挺反对的,毕竟没有谁愿意自己的女儿才十九二十岁就找男朋友。

不过顾妈对凤城也是喜欢,对女儿的电话求教,只说四个字,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顾平安郁闷的躺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过了好久就又接到凤城的电话,顾平安接通,“你还没休息啊。”

“是不是吓着了?”凤城贴心的问。

顾平安委屈巴巴的应了声,“是有点,太突然了这。”

“别担心嘛,我爸妈喜欢你比喜欢我还多,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刚刚挂了电话之后十句里八句都是你,我都彻底没地位了。”

顾平安点头,“就是有些吃惊而已啦,叔叔阿姨这么好说话,我缓缓就好了,但是明天我就真的不跟着去了吧?我回家一趟,隔天顺便也带我爸妈和叔叔阿姨一块吃饭?”

凤城想了想,“也行吧,你爸妈喜欢什么?我好准备见面礼。”

“我爸我妈都喜欢打麻将……”

“……那可以跟我爸妈凑一桌。”

顾平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关淼来敲门说准备收拾行李集合楼下去机场了。

顾平安就赶紧收拾东西,走的时候还跟凤城说了一生,凤城他们是晚一点的一班飞机。

这会庄冥已经起床了,先去公司把工作都安排好,然后才带着尤秘书准备的礼物,然后去机场等凤涅,凤涅到的时候,刚好是中午的饭点。

因为凤城明天要准备跟顾平安的父母见面,所以今天就不跟他们一起了,而且去医院再把腿处理一下,虽说没什么大问题,走路却还是会痛的,而且现在已经上了新闻,这半个月凤城肯定不能起身走路,所以还不如去医院打上石膏,坐轮椅。

本来凤城是想解了绷带忍着疼站起来好好像个男人一样的和顾平安家长见面的,但是凤涅说现在被人拍到站起来没事的话,对谁都没好处,所以凤城为了避免自己一不小心正常走路,所以就干脆去打石膏,然后修养个十天半个月。

不过凤城有跟顾平安说,让顾平安和他爸妈提一下,顾爸是不满的,但是顾妈确定是非常理解。

庄冥安排其他人送凤城去医院之后,这才向凤江涛和刘梅兰问好。

凤江涛和刘梅兰对庄冥自带了一种怯懦,所以一见面就是简单的客套一下,就上车了。

“庄先生长的真j-i,ng神,我还以为我家老大是最好看的了,没想到还有个老大一样好看的。”刘梅兰有点尴尬的说道。

庄冥应了声,“这样和凤涅才配。”

凤涅笑了下,“爸妈,别拘谨,庄冥怎么着都是个后辈。”

说不拘谨那是假的,凤江涛和刘梅兰毕竟只是普通人,或许是上辈子做了好事,这辈子才会有凤涅和风城这么优秀的孩子,但他们优秀他们的,凤江涛和刘梅兰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可以享福了,也是每天去打打麻将跳跳广场舞。

现在突然就跟一个气场一米八的大人物见面,虽说是自己儿子的男朋友,但还是会有点怂的,但是又不能表露出来,所以气氛自然是有点尴尬。

“叔叔阿姨,你们的后座上是我给你们准备的礼物,小小心意。”

刘梅兰打开看了一眼,瞬间吓到了,“这,这也太贵重了吧!”

第254章 凤涅心虚

刘梅兰打开看了一眼,瞬间吓到了,“这,这也太贵重了吧!”

凤江涛好奇的赶紧看了一眼,然后也吓到了,“这,庄先生不用这么客气,这个礼我们可不敢收。”

凤江涛一想到他们准备的那些礼,再看看庄冥准备的这些,简直就是瞬间被比下去了,庄冥送的是一副白金打造的麻将!还有一些高级营养品!

营养品没什么,这个可以接受,但是这么好的白金打造的麻将,他们怎么敢用来玩,拿出去被人不得说他们炫富,摸都不敢摸更别说用来玩了。

因为事发突然,他们准备的也不过是在那边的一些吃食和那边的首饰什么的,相比之下,不就······

凤涅开口,“爸妈,他送你们就收下,贵不贵重这个没什么,主要的一点心意,你两个儿子现在都不差钱,怎么见到这个你们就觉得贵了。”

“有钱额不能乱花呀。”刘梅兰低声的吐槽了一句,然后就谢谢怎庄冥了,因为一想到庄冥是凤涅的男朋友,很有可能以后就嫁给庄冥了,所以凤江涛和刘梅兰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到了酒店,见到了庄邵阳和宋真真之后,凤江涛和刘梅兰就更约束了,一顿饭吃的跟吃鸿门宴一样难受,客套的吃完,凤江涛和刘梅兰就赶紧推脱说担心凤城,所以就离开去医院了。

庄冥和凤涅也没九待,直接回了别墅。

“你爸妈真不想你爸妈。”庄冥道。

凤涅也笑了笑,“可确实是,他们平凡惯了,这样也挺好的。”

上一世凤涅有验DNA,因为实在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凤江涛和刘梅兰的儿子,毕竟除了长相有点像之外,凤涅出道之后感受不到一点父爱母爱兄弟爱。

不过现在飞凤涅却能清楚的记得凤江涛和刘梅兰以前对他们兄弟两的好,对那些也不计较不去想了,毕竟如今的生活过得好好的,没必要去想以前那些破事给自己添堵。

庄冥应了声,“后天元旦,你有没有什么计划?”

凤涅想了想,“待会问问江深有没有给我接元旦晚会,有的话要出席,没有就在家陪你。”

“有也推了吧。”庄冥赶紧到道,因为他要在元旦当天和凤涅求婚啊,凤涅去参加晚会的话那岂不是计划都被打乱了。

凤涅扬眉,看向庄冥,“元旦而已,一个小节日,我们天天都在一起也不差那天。”

“这是我们在一起之后第一个元旦,就想要你陪着怎么了?不愿意?”

凤涅看着庄冥这幅半撒娇半质问的模样,直接笑了,“你看看你这样哪还有以前霸道总裁的模样了?”

庄冥也不在乎,抱着凤涅就在沙发滚了两圈,“我说真的,元旦那天我给你布置了点惊喜,你要是不在场我弄给谁看?”

“行,反正又不是春晚,出不出席都没所谓。”凤涅推开庄冥,“你上班去吧,我上去歇会。”

庄冥点头,一把将凤涅抱起来,抱上楼亲了下这才起身去环球国际。

庄冥走后,凤涅拿起了手机给那个帮他设计戒指的女生打电话,因为都过去三个多月了,应给设计好了,虽然凤涅不急,但听到庄冥说惊喜两个字就会想到这个戒指。

电话很快接接了,“喂,凤哥?”

“嗯,我想问一下,戒指设计好没有?”

那边的女孩说话有点犹豫,“差不多了凤哥,元旦过后你看成吗?”

凤涅皱眉,心里生了一个想法,“元旦过后?为什么是元旦过后?”

“这个······”

“戒指是不是已经设计好了,你给庄冥了?”凤涅问。

“是······对不起啊凤哥,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是庄先生那天刚好看到我在画图纸了,然后,然后就让我画好就给他,同时还让我帮忙瞒着你,庄先生想给你一个惊喜,我,我答应了。”

果然是这样,凤涅叹了口气开口,“知道了,没事,给谁都一样,不打扰你了。”

说完,凤涅就挂了电话。

看来,庄冥刚刚口中说的小惊喜就是想跟他求婚了,凤涅现在有点无措,不知道怎么样拒绝才好,因为凤涅不想现在就答应庄冥,他给自己定的目标还没完成呢。

而且,几乎次次都是庄冥在主动,凤涅自然也想由自己主动的给庄冥一个毕生难忘的求婚,如原计划那样在明星盛典他获奖说获奖感言的时候,当着现在万人以及电视机前的千万人,跟庄冥表白。

凤涅不想被打乱自己的原计划。

正好这会江深打了电话过来,凤涅接听。

“今年的元旦很多卫视都邀请你出席,直播有两个,录播也有,你要出席吗?”

凤涅想了想,“接录播把,元旦当天把时间空出来,我下乡五待两天。”

江深疑惑,“嗯?好端端的下乡干嘛?是去之前我们资助过的那个小山村?”

“嗯,去看看孩子们。”

江深了然,“哦懂了,顺便跟庄冥出去玩玩也好,乡下空气好环境也安静,行我知道了,那我就给你接录播吧,不出意外明天就得录。”

凤涅应了声,也不解释,“嗯。”

挂了电话之后,凤涅就有些头疼的躺在床上,不知道选择逃避的话会怎么样,庄冥会不会生气,毕竟他刚刚答应了庄冥。

但是直接让凤涅开口拒绝,凤涅更做不到,所以只能选择逃避了。

明天录节目可以躲避一天,后天一大早就直接去机场,过了元旦再回来好好跟庄冥解释。

打定主意的凤涅很快就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是被庄冥吻醒了。

“睡够没?要不要起床吃饭?”

凤涅睁眼看到庄冥就觉得有点心虚,但凤涅是谁,影帝,所以凤涅特别自然的就搂住庄冥的脖子,“抱我下去吧。”

庄冥当然是乐意之至,一把将凤涅抱起,“我回来的时候看你睡的香,想来一时半会醒不了,就出去买了点菜做了你爱吃的。”

第255章 庄冥的意料之外

庄冥当然是乐意之至,一把将凤涅抱起,“我回来的时候看你睡的香,想来一时半会醒不了,就出去买了点菜做了你爱吃的。”

凤涅点头应了声,“明天早上江深会来接我去录卫视的元旦晚会了,可能会录一整天。”

庄冥应了声,“嗯,到时候给我发地址,我给你送饭。”

凤涅嗤笑一声,“用不着,说的好像你不送饭我就没饭吃一样,你忙你的,我录完就回家了。”

庄冥点头,也不勉强,正好明天他也可以抽空去看看现场布置的怎么样。

两人吃了饭看了一会微博就休息了,天一亮就各忙各的,凤涅坐在江深的车上,情绪不是很好,江深通过后视镜看了凤涅一眼,开口问,“没睡好吗?”

凤涅应了声,“今天大概要录多久?”

“就唱首歌,不出错的话半小时的事。”

凤涅扬眉,“唱歌?你怎么给我接这个?”

凤涅可没在观众面前唱过歌呢,他的歌喉首秀是要留在明年的明星盛典,给庄冥唱情歌求婚的。

“这个到了再说吧,你是谁,你想拍什么不行,你时间多的话拍小品也没事,跳舞也行,你要是乐意当主持人他们都会高高兴兴的给你换了。”

凤涅点头,“让他们准备一套古装,我就舞剑吧,弄完就回去。”

凤涅现在已经想离开了,因为他生怕今晚会在庄冥面前露馅,庄冥了解他,他的演技在庄冥那就跟没有似得,所以,早点录完早点走吧,晚上庄冥见不到他再找个解救搪塞过去,总之明天一过,就回来道歉就是了。

而庄冥现在正在庭院酒店,看着他们忙碌的在布置,还有宋真真在跟厨师们说做什么菜的事。

庄邵阳给庄冥倒了杯茶,“凤涅知道你要跟他求婚吗?”

“不知道,知道还叫什么惊喜?”庄冥笑着打开戒指看了看,然后又小心的合上,把盒子放在口袋里拍了拍。

“什么时候通知凤涅身边的朋友?看你这阵势似乎要请很多人啊。”庄邵阳感叹的啧了几声,“比我会玩,我跟你妈求婚那会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岛上,情到浓时伸手就采了朵野花编看个戒指求的婚。”

庄冥哼了声,“明天再通知,我怕他们会和凤涅说,这样就没惊喜了,不说了,我回公司把公务都处理了。爸,这边你帮我盯着点。”

说完,庄冥就去了公司处理事情。

天快要黑的时候,庄冥给凤涅打了个电话,凤涅很快就接了,庄冥开口,“忙完没有,吃饭没?”

“还没,吃过了。”

庄冥微微皱了下眉,“你那边怎么这么吵?”

凤涅现在下机场候机厅,肯定会吵的,“现场人多,肯定会吵的,我先去忙了,今晚估计会很晚回去,你不用等我,自己先睡。”

庄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却也没有多想,“嗯,太晚了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凤涅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后应了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一刻,凤涅犹豫了,犹豫他到底该不该走,犹豫该不该逃避,一样都是求婚,或许他求和庄冥求,没多大差别的,庄冥有这个想法并且这么做了,兴致满满的想给他一个惊喜,他突然就不见了,庄冥指不定会多生气多着急。

但是凤涅同样也不想自己的计划被打乱,凤涅想,庄冥再生气也不会生气多久的,凤涅想用庄冥的爱赌一次,回去之后再好好的和庄冥解释,到明年的明星盛典,凤涅会让庄冥意外,惊喜的。

而且,离明星盛典也不过只有五六个月而已,明星盛典实在年中的。

但是一想到庄冥有的情绪,凤涅就心疼。

“你是凤影帝吗?”凤涅旁边坐了做了一个抱小孩的女人,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

凤涅点头,“嗯,是我。”

“哇塞,没想到我带孩子去看看我老公,还能在这里遇到男神!”

凤涅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孩子多大啦,看着挺可爱的。”

“才一岁呢,还不会说话,他跟他爸一样懒,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二小时都是在睡觉,醒了连吵闹都懒的闹。”

“那不是挺好。”

“是挺好的,给敢放心的给我老公的爸妈带,因为我和我老公来没领证,所以害怕孩子太调皮我老公爸妈不愿意帮忙带,我工作忙,自己带的时间也少。”

没结婚?考研?凤涅想了想,开口问,“是你不想结婚还是你老公不想结婚?”

女人摆摆手,“我们都想,但是情况不太支持,我怀孕的时候我老公跟我求婚了,但是那会我工作刚有起色,公司又规定不要已婚人士,所以就拒绝了我老公是求婚,闹了一个多星期我们才能做到互相谅解。”

凤涅现在心情有些复杂。

“男神!你和庄先生有没有结婚的打算?!我是做婚庆行业的,有需要可以找我啊!”

凤涅笑了笑,“好。”

女人眼睛一亮,赶紧把名片递给凤涅。

凤涅接过,广播就就通知可以登机了,凤涅起身,去登机。

凤涅到到时候已经深夜了,随便找了个酒店先住下,没敢开机,因为如果庄冥打电话过来,凤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这回,庄冥听着手机了传过来的关机提示声,整个人都慌了,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庄冥只好给江深打电话。

江深很快就接了,“庄冥?”

“凤涅呢?他还在忙?”

“早就忙完了去P市了啊,凤涅没跟你说?”

庄冥冷脸,“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去做什么?”

“没说,你自己打电话问问吧,我这边还有点事处理,我先挂了。”江深听出了庄冥的声音不太对劲,所以直接挂了电话。

而这会,庄冥的手机就打进了一个电话,看号码不认识,庄冥以为是凤涅手机没电了,借了别人的,就赶紧接了。

“庄先生?您的求婚顺利吗?我忘了告诉您昨天凤哥给我打电话问戒指的事,他猜到我把图纸给您了。”

第256章 庄冥哭了?

“庄先生?您的求婚顺利吗?我忘了告诉您昨天凤哥给我打电话问戒指的事,他猜到我把图纸给您了。”

庄冥沉默了好久,然后应了一声,把电话挂了。

庄冥说不上现在是什么滋味,大概就是那份期待和向往,被凤涅的行为直接给扼杀了。

凤涅猜到了他要求婚,却还要逃避?这是,不愿意。凤涅不愿意和他结婚,所以才会逃避,庄冥苦笑了下,其实他昨晚就应该感受到凤涅的不对劲的。

偏偏这回庄邵阳的电话也打进来,说现场什么都布置好了,就等庄冥觉得明天几点正式开始。

庄冥瞬间觉得很讽刺,开始?怎么开始?还有一个男主角都不愿意出现,甚至已经开始逃避了,那么,他要一个人演独角戏吗?

“嗯,明天晚上六点开始,我让尤秘书中午十二点邀请其他人。”庄冥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庄冥在给自己机会,也在给凤涅一个机会。

挂了电话之后,就给凤涅发了一条短信:明天晚上六点,庭院酒店。

然后就打电话让让尤秘书明天通知其他人。

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已经凌晨了,庄冥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就在沙发坐的一整夜。

而此时的凤涅正在P国一个不知名的酒店里,打开手机就看到了很多个庄冥的未接电话,还有那条短信,顿时凤涅的心跳慢了半拍,似乎能感受到庄冥现在是什么心情,难受,绝望,不信。

凤涅想了想,还是把电话打了回去,可是庄冥挂断了,庄冥不接凤涅的电话,庄冥现在的意思无非就是让凤涅明天六点前到达庭院酒店,否则,否则他们就结束?亦或者其他。

不舍得了,凤涅不舍得让庄冥继续这个情绪下去,庄冥有多爱他凤涅是清楚的,所以现在的庄冥是怎么样的,凤涅也十分的清楚,正因为如此,凤涅不舍得了。

以为庄冥不开心,他又能开心了吗?

明明求婚是值得开心的事,为什么要演变成现在这个情况?

凤涅打开手机就打算订回程的机票,但是因为p市去京都的飞机每两天才有一趟,所以,根本没有今天或者明天回去的机票,但凤涅必须在明天六点前敢回京都。

无奈的凤涅,想到了再机场遇到的那个女人,她是做婚庆行业的,而P市虽然是个不怎么热闹的山城,但是风景好看,至少拍婚纱照的人很多,所以,凤涅就找到名片联系了她。

这大概就是病急乱投医。

“你好,这里是晴空婚庆公司李青青,请问您是?”

“李小姐你好,我是凤涅。”

“啊!男神!”

凤涅笑了下,“是这样的,你对p市熟悉吗?我有点急事必须在明天下午赶回京都,但是并没有回京都的机票。”

“P市啊,P市 我们有个分公司就在P市,明天早上正好要回京都开会,男很你不介意的话告诉我地址,明天我让他们顺便接让您?”

凤涅松了一口气,“能在六点前赶到吗?”

“不塞车的话没问题的。”

凤涅开口,“那麻烦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男神!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都是举手之劳,而且我的同事们也会感谢我能让他们和男神你共坐一车的!”

凤涅笑了下,和李青青闲聊几句,说了酒店地址之后就挂了,然后就躺床上闭眼休息,等着明天回去。

凤涅想明白了,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无非就是开心,顺其自然,他接受庄冥的求婚,那么两个人都会开心,不接受,那么两个人都不好受,所以,为什么要选择其一而不是其二呢?

而且,他原本的计划也并不是不能实施了,他要和庄冥表白求婚,就算他们明天订了婚,不也还是可以表白?不也还是可以再求一次婚?

第二天天一亮,凤涅就坐上了晴空婚庆工作室回京都的房车,因为开车路程有点远,他们都是轮流开车,为了能有好j-i,ng神开车,公司都贴心的配备了房车。

而中午十二点,尤秘书准时的就群发了通知,通知江深夏维安严修艺尤培义他们,还有厉江霆啊严从文还有尤影他们,总之,关系还可以的人,能叫的都叫了。

当然,没有忘掉叫凤涅的父母。

通知是通知的晚上六点正式开始求婚酒会,但是大家几乎都在五点就到齐了,不过,客人到齐了两个主角却还不见个人影。

庄冥还坐在家里,听着手机传来的关机提示声,面色更冷了。

快到了的凤涅,其实手机是真的关机了。

“凤影帝,你着急联系什么人吗?我手机还有电。”一边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女孩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凤涅。

凤涅摇头,“不用了,快到了。”

其实凤涅是担心庄冥不会接电话,毕竟昨晚打了好几个电话,庄冥都挂断了。

庭院酒店现场,宋真真再给庄冥打电话,“你们什么情况啊?怎么还不过来?客人都到齐了,马上就六点了。”

庄冥站起来,拿起车钥匙,“现在过去。”

庄冥到的时候,刚好五点半,“凤涅到了吗?”

“没啊,你们怎么不一起过来?”宋真真帮庄冥拍了拍有点皱的礼服,“真是的,好好的礼服被你弄的这么皱。”

庄冥后退一步,“他还没到吗?”

知子莫若母,宋真真看到庄冥表情不是很好,就皱眉问,“怎么了?”

庄冥看向尤秘书,“去门口等着凤涅。”

尤秘书点头,赶紧去门口了。

“到底怎么了?这么好的日子你看看你这是什么表情?”庄邵阳有点嫌弃的看了眼。

庄冥不知怎么就鼻头一酸,眼眶一红,然后仰起头看着天,“没事,只是在想天还不够黑,待会烟花会不会不够好看。”

庄邵阳还想说什么,就被宋真真拉住了,宋真真开口道,“没事,还有半小时,半小时后天就该黑透了,你现在这休息会,我和你爸出去帮你招呼客人了。”

第257章 现场

庄邵阳还想说什么,就被宋真真拉住了,宋真真开口道,“没事,还有半小时,半小时后天就该黑透了,你现在这休息会,我和你爸出去帮你招呼客人了。”

刚出了门,庄邵阳就问,“他们这是怎么了?不会······?”

“呸呸呸,说什么丧气话,小情侣闹矛盾没见过?凤涅肯定会到的,你可瞧好了。”

庄邵阳无所谓的耸耸肩,“来不来我倒不在乎,又不是我的求婚现场,而且不求这个婚也不见得两人会分手,你看看他们平日那个甜蜜劲就该知道了。”

宋真真白了庄邵阳一眼,然后开口,“你去招呼人,我去给凤涅打个电话试试。”

而这回堵在附近路上的凤涅,正焦急的看着手表,“还会堵多久?”

“前面全好像全都是记者啊,堵在路口不知道在干嘛,我下去看看。”

凤涅应了声,在车上焦急的等着,没多久那人就回来了,开心的说道,“男神!那群记者是说去你说的地址啊,说,说要拍您和庄先生的求婚现场,因为人太多都堵在路口了,估计要堵很久!”

一边的姑娘眼睛发亮,“哇塞!怪不得男神你这么着急呢,原来是要赶着和男朋友订婚啊!”

“男神,我知道有一条小路,跑步过去就十分钟!”说完,那人就递了一个鸭舌帽给凤涅,凤涅毫不犹豫的接过,下了车就回头说道,“你们找个地方停车,也到现场来吧。”

所有人都激动的点头,连忙说好好好。

说知道小路的青年也赶紧带着凤涅往庭院酒店的方向跑,越跑凤涅越是想笑,没见过谁是用这么狼狈的姿态赶去被求婚的。

眼看就六点整了,庄冥也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红地毯前,看着大门口,而在场的人就看着庄冥,或许是庄冥的脸色难看的太明显,已经有人在猜凤涅不会来了。

“老大怎么还不来啊?”刘梅兰小声的问凤城。

凤城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哥一定会来的!”

一边的顾平安也开口道,“是啊叔叔阿姨你们别着急,庄先生和凤哥那么恩爱。”

在台上负责主持的尤培义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他这个主持人是负责Q流程的,所以看着秒表,然后开始放起音乐,拿着话筒开口道,“欢迎大家在这个美好的日子开到庄冥先生和凤涅先生的求婚现场,现在我们开始倒计时,迎接晚会的正式开始吧!”

“倒计时五秒!”

“四!”

“三!”

全场的来宾也跟着喊起来,“二!”

“一!”

数字每变化一个,庄冥的心就更紧一分,在听到一的时候,赶紧心跳都要停了,呼吸也停了,那种窒息的感觉简直不能再难受。

可随着一的尾音一结束,大门跑进来一个满头大汗带着鸭舌帽,身高一米八多,身材非常好的男人,这人一跑进来,庄冥的窒息感不治而愈。

因为,他是凤涅啊。

随着凤涅跨进大门,天空就立马响起一声声的炮竹声,无数的烟花在庭院酒店的上空绽放,美轮美奂。

凤涅把鸭舌帽摘下来,就这么和庄冥隔着十米远的红地毯对视着,知道烟花结束,凤涅才笑骂,“庄冥,你个傻缺,好端端的挂什么电话,不怕我真的回不来?你一个人唱独角戏不尴尬啊?”

庄冥笑了,一步一步的走向凤涅,然后伸手把凤涅抱了个满怀,“你今晚要是不出现,说不准以后你都见不到我了。”

凤涅红了眼眶,抱着庄冥的腰,低声的开口,“我爱你。”

庄冥没在说话,直接按住凤涅的后脑勺,用热烈的吻作为行动证明自己此刻的心情。

全场立马发出一整起哄的声音,宋真真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心的跟着大家一块鼓掌了。

吻够了,庄冥才拉着凤涅走到台上,然后尤培义自觉的就下台了,庄冥吹了一声口哨,立马有两头狼威风凛凛的跑进来,一大一小,一黑一银,是惊风和惊雨。

两头狼的嘴里都叼着一只篮子,篮子里装着两个戒指,凤涅看到,就伸手摸了摸惊风惊雨的头,凤涅拿起其中的一个戒指给庄冥带上,然后开口,“你做事情永远都要先我一步,给我一次付出的机会都不行?”

庄冥也把另一个戒指给凤涅带上,然后开口,“不需要,跟我在一起,你只需要感受,付出由我,享受由你。”

“傻缺。”凤涅笑骂,然后主动的抱着庄冥吻上去。

过了一会,那些记者和那些送凤涅过来的人就感到了,凤涅去给他们敬了杯酒,再配合的让记者拍了几张照片,就被庄冥拉着进了屋子里面。

然后进了他们的专属包间,庄冥抱着凤涅,问,“为什么要走?又为什么要回来?”

“你不希望我回来?”

“为什么走?”

“因为被你抢先一步求婚了,心里不太平衡。”凤涅捂住庄冥的嘴,不让庄冥再说这个破坏气氛的话题了。

庄冥也不再说话,拉着凤涅直接走人,凤涅问,“去哪?”

“回家!”

“回家做什么,不用招呼客人了?”

“客人有咱爸妈招呼,我要回家教训你,让你让我难受着急了一整晚加一整天!”

凤涅轻笑,“怎么惩罚?”

“你说呢?”

怎么惩罚?其实不就是床上多折磨凤涅几次的事,要是真的惩罚凤涅,庄冥也不舍得啊。

凤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着庄冥的侧脸认真的问,“是不是我不回来,你就再也不回来了?”

“你现在不是回来了?”

“我说如果。”

庄冥侧头看着凤涅,“没有如果,我相信你会回来,除非你对我的爱都是假的。”

“所以,你才会挂了我的电话?”

庄冥挂电话,其实就是在生闷气,论谁慢慢期待的布置求婚的事的时候,要求婚的那个人跑了,都会生气的,庄冥也不例外,所以才会把凤涅的电话挂了,让凤涅知道他的决心,其实,庄冥不接凤涅电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害怕凤涅道歉,因为道歉就代表着凤涅不会回来。

第258章 甜蜜

庄冥挂电话,其实就是在生闷气,论谁慢慢期待的布置求婚的事的时候,要求婚的那个人跑了,都会生气的,庄冥也不例外,所以才会把凤涅的电话挂了,让凤涅知道他的决心,其实,庄冥不接凤涅电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害怕凤涅道歉,因为道歉就代表着凤涅不会回来。

而此时的宴会现场,一个偏僻没人的角落里,看似阿秀是正在给两头狼lū 毛,实则是在躲着严修武,因为……阿秀刚刚做了一件很尴尬的事,她,她不小心亲了严修武一口。

所以,不知道怎么面对,就只好找个没人的角落躲起来了。

但是阿秀有心多,严修武也有心找,而且庭院酒店说大也不是很大,在加上阿秀对庭院酒店残留着厌恶,是不会去厨房那边方向的,所以只会在院子里。

严修武都没找多久,就找到了。

“阿秀。”严修武走过去,跟阿秀一样蹲着lū lū 狼毛。

阿秀低着头,应了一声,“啊。”

“你不是已经答应我,我们谈恋爱试试的吗,既然我们现在是恋爱关心,亲吻难道不是很正常?为什么要躲呢。”

阿秀沉默了好久,然后才抬头看着严修武,“太突然了……哥说过不到18岁不可以有亲密行为。”

严修武咬牙,“庄冥的话你听听就算了,而且他所指的亲密行为不是亲吻,是,是其他,那种行为在你二十岁之前我是不会对你做的。”

惊风不知道啥时候带着惊雨溜走了,严修武做到阿秀旁边,伸手揽住阿秀的肩,把阿秀揽在怀里,阿秀也没拒绝,因为她对严修武的这种行为慢慢的已经接受了。

而且,阿秀知道,她以前最厌恶的事,放在其他人身上,也未必会厌恶了,比如庄冥和凤涅不也经常做那种事?至少阿秀上学回家的时候就碰到过两次。

还有学校那个被她揍了一顿的什么富二代,不也和自己的女朋友做过?他女朋友是阿秀的室友,天天和阿秀说他们在一起是怎么怎么开心,怎么怎么幸福。

阿秀能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被气的。

不久的半个月前,严修武在他们学校门口开了个花店,每天看到她出门个同学吃饭,都会送一朵玫瑰花,刚开始阿秀是能躲就躲,最后发现躲不了,就接受了,因为严修武确实是送了花就走,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多做什么。

大概是因为每天都送,身边玩了小半个学期,阿秀还挺喜欢的朋友们,都在她身边说她男朋友好帅啊,阿秀有否认,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久而久之阿秀就被身边的朋友洗脑了,把严修武默认成自己的男朋友。

默认了之后就产生了一股占有欲,见不得严修武身边总是围着女生,男生也不行。

因为严修武大概是太帅了?又充满成熟男人的气息,她们学校那些小妹妹大姐姐都抵挡不住严修武的魅力,天天去严修武的花店买花,然后趁机问花语啊,问着问着就问到年纪名字家庭有没有女朋友这样的问题了。

在身边人的怂恿下,阿秀鼓起勇气挤进人群里,把严修武拉出来,然后十分霸气的说了一句,“严修武,你是我阿秀的男朋友,不准和其他人靠那么近!”

然后,严修武自然巴不得了就顺其自然和那群女生说,阿秀就是他的女朋友。

其实吧,严修武不愿意放弃阿秀,就,就收买了一下阿秀身边的室友啊同桌什么的,多和阿秀说说感情到底是什么玩意,让阿秀跨出能接受感情的那一步。

当然,最后的结果没让严修武失望。

对于阿秀说的那些,严修武就算有这个心也不会下手,因为他再想要阿秀,也不会在阿秀二十岁之前做什么,毕竟,等个两三年,对严修武都是小意思。

能和阿秀在一起,就算是柏拉图恋爱严修武也愿意。

阿秀伸手扯了扯严修武的休息,严修武侧头看着阿秀,“嗯?”

阿秀没说话,仰起头亲了严修武一下,就一骨碌的爬起来跑了,留下严修武一个人捂着唇呆呆愣愣的留在原地。

而这会尤影和严修艺也找了一个角落在一块腻腻歪歪的,严修艺做人直接,做事也直接,看到庄冥求婚凤涅弄的这么大阵仗,心里羡慕,嘴上也直接和尤影说了,“你跟在庄冥身边那么多年,怎么就没学到点庄冥的情商呢?”

“你也想要这样的求婚?”尤影直接问。

严修艺白了尤影一眼,“迟早我要被你气死了!”

说完,直接转身就走。

留下尤影摸不着头脑的待在原地想严修艺到底是啥意思。

在另一个角落,另一对情侣却不是那么的愉快,是尤培义和林显。

林显的电影上映了一段时间了,火了起来之后就很多狗仔蹲点,因为林显电影就是以女装的方式出现的,所以林显穿女装和尤培义约会的时候就被拍到了。

尤培义是没所谓,但是林显却不太愿意,因为,男人装女装,一次两次挺吸人眼球的,穿久了,就算颜值再高,别人也自动代入为伪娘,而伪娘,却是一个不太好的名词。

“培义,是不是真的我不穿女装,你就真的当跟我不认识一样?”

尤培义面无表情,“我记得新恋情开始的时候,我就跟你说的很清楚,我喜欢的只是女装的你。”

“可我不想穿女装了,永远也不想了。”林显的钱全都到账了,已经找了最好的j-i,ng神病医院把爸妈都送过去了,医生说医好的几率挺大,不过需要时间。

同时也让林显不要在穿女装骗他们,善意的谎言也是造就他爸妈将错就错的原因,时间久了,自然就信了。

信的很彻底。

所以想要他爸妈好起来,林显就肯定不能再穿女装,而且,林显也不想自己再分裂出另一个自己了,再继续下去,或许不用换上女装他都会变得不受控制,去演化出另一个个性,随机的切换。

第259章 新生命

所以想要他爸妈好起来,林显就肯定不能再穿女装,而且,林显也不想再分裂出另一个自己了再继续下去,或许不用换上女装他都会变得不受控制,去演化出另一个个性,随机的切换。

可是,林显又不想和尤培义分手,可是,尤培义却又只爱他的女装。

一时之间,尤培义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可悲。

尤培义又怎么会真的只喜欢女装的林显?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当初就不会在知道林显是个男的之后还想要和林显谈恋爱。

但是林显那次真的伤到尤培义了,伤的很深,至少尤培义不想把主动权放出去,生怕再一次那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尤培义开口,“不想穿女装了?随你啊,你不穿我就没了女朋友,重新做条单身狗也挺好的。”

“为什么要这样?”林显现在整个人都很烦躁,这段时间女装和尤培义在一起要多开心有多开心,但是已换回男装尤培义又是像现在一样的冷脸,林显受够了。

尤培义看到林显这样,心里有点不忍,但还是嘴硬的说道,“因为不喜欢男装的你,我是直男,就这么简单。”

上一章:第38节

下一章:第40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