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小祖宗重生撩夫记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5节

第5节 腐书耽美

谁让她就是有一见美女就腿软发抖的怪毛病?偏偏对自己也不例外!还好就是她眼光比较高,一年遇不上几个美女,只要自己洗澡的时候不照镜子,出门邋遢点避免看到玻璃倒影里的自己就没什么事。

但是她再邋遢也是美女啊!而且她也很能干啊!严从文怎么能对她区别待遇?

严从文看了蒋胜男一眼,“我啥时候这么说了?”

严从文可没有这么说,因为别人不知道蒋胜男的貌美如花,他还是知道的,他要不是弯的指不定就喜欢蒋胜男这样的大美女呢。

蒋胜男扁扁嘴,“那你刚刚还拿我撒气。”

“我错了!”严从文站起来努力的把手伸长去摸摸蒋胜男的头,不对,是刘海,因为蒋胜男站的远,严从文的手不够长,所以严从文摸摸蒋胜男的刘海道歉道,“我错了啊,我不应该拿这么漂亮可爱的小男撒气。”

蒋胜男白了严从文一眼,然后后退一步,“你比我还小两岁,可别用这种哄小孩的语气来跟我说话。”

“那你说怎么滴吧!”他严从文会比她蒋胜男小两岁!?他可是四年后25岁重生回来的!现在的他灵魂比蒋胜男还要大两岁!

蒋胜男指着严超,“我要和他坐在一起,我不要和陶瓷坐一块,我会折寿的!”

严超立马摇头,夸张的摆手,“别!千万别!这样你不折寿就轮到我折寿了!”

他一个同性恋,还是个一思考就喜欢摸大腿,一发呆就喜欢摸大腿的坏习惯的人,要是蒋胜男坐他旁边,他还怎么思考?怎么发呆?这样的话他还怎么会有工作效率?

蒋胜男眼睛一瞪,指着严超,“你看不起我?!”

“不是看不起,我是工作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身边有人我就不行!”严超可不想被蒋胜男误会,但没办法,他真的不能让蒋胜男坐他身边,万一蒋胜男看到了他摸大腿,说不定会以为他在耍流氓。

对于严超这个习惯,严从文是知道的,所以也摇头,“严超毕竟是我们公司的主力,就搬进我隔壁那个办公室去好了,这样你一个人也有状态工作些,然后胜男你就搬去严超原来的位置,也样行了吧?”

“行!”能自己一个房间,严超怎么会说不行。

至于蒋胜男,只要不和陶瓷坐的近,她是没什么所谓的,想坐严超旁边也仅仅是因为严超旁边的位置是离陶瓷最远的一个位置!

所以,蒋胜男也点头,“那我去搬东西了!”

“我也去。”严超指着严从文手机的文件,“这里是目前已经核实过的需要救济的项目,你自己看看,定出几个作为第一批资助的,因为个直播平台沟通过了,他们会开通一个专栏,每天八小时的为我们现场直播,也就是早上九点到晚上五点。”

严从文看了眼,“行!我知道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拍广告,三天内拍好,然后组织明星慈善夜,因为广告拍完还要排档期,会来不及被大家知道,所以明星夜就是关键,弄好了第二天就可以开始可以进行资助,拍广告和组织明星慈善夜这两件事,最好在五天之内完成。

严超和蒋胜男走后,严从文就把对厉江霆不主动给他打电话的不满抛到脑后,因为严从文也有认真的一面,不然上一世也不会两年内就把在爷爷手里接下来的产业发展的更进一步了。

把严超列出来的,需要资助的选了十个出来。

其中一个人南方地区,因为下雨量太大而摧毁了整个村庄的,房租重新建筑这块有政府,但是对于医疗还是有欠缺,所以这一块,严从文打算出资专门弄一个救助站,免费看病救助。

想到这块,严从文就觉得自己的慈善机构还不够完善,不是有钱,然后去资助就好的,机构机构,就是各方面都能完善到,严从文把文件先放一边,打开电脑开始编辑。

一:医疗

二:救助

三:支教

医疗要专门招揽一大批游走医生护士,只要哪里出现大型事故,就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进行治疗的。

这个不仅需要医生护士,还需要各种医疗器械,还有药物,像这个,就必须联系政府,然后获得救助证就去和医院联系合作。

第二个救助,就是培养一些能攀爬能吃苦的青年,像发生洪水地震一类的事故也能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去进行救助,这个,大概要招募很多,然后找特种兵进行培训。

第三个就是支教团队,出资建了学校以后也还缺老师,现在愿意去吃苦的老师不多了,因为大部分都是为了去大学校去吃金饭碗,所以,这就要花时间去招募。

目前来说严从文就想到了这三点,继续想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必要的,也就先敲定,按下内线电话把严超和蒋胜男还有陶瓷叫进来,然后把编辑好的这些打印下来。

三人一进办公司就拿到了严从文打印下来的纸张,严从文严肃认真的开口,“第一个医疗交给陶瓷了,我记得你家里亲戚是人民医院的高管。”

陶瓷看了眼,点头,“行,这个简单,毕竟现在国家也是支持做慈善的,我弄个文案去谈谈,应该能行。”

“不是要应该能行,是必须行,最好五年内先让医院派有经验的老医生带几个实习生组建临时医疗队,然后先赶去这个事发地点先进行救助,这种事就不能等明星慈善夜的捐款了,我先用我自己的钱捐了。”严从文把刚刚挑出来,发生洪水的那个地址,递给陶瓷。

第45章 雷万钧要帮严从文

“不是要应该能行,是必须行,最好五年内先让医院派有经验的老医生带几个实习生组建临时医疗队,然后先赶去这个事发地点先进行救助,这种事就不能等明星慈善夜的捐款了,我先用我自己的钱捐了。”严从文把刚刚挑出来,发生洪水的那个地址,递给陶瓷。

陶瓷接过,“那我现在去写文案,进最大的努力最快的时间组建完成!”

严从文点头,看着陶瓷出去写文案,然后看着严超开口说道,“第二个交给你,你工作任务重,所以就负责招募这些人就好了,不要怕花钱做广告,这个救助队需要五万人以上,至于教官,我会找。”

“好,这个简单,在各种招聘网打打广告就好了,现在很多退伍兵都在发愁找工作。”

严从文点头,看向蒋胜男,“你现在手头上的广告交接给别人吧,因为现在就差拍摄这些,手底下任何一个人都行,你负责支教,对于这一块一点要用点心,教书育人,育人为第一要点,人品一定要好,要啃吃苦耐劳,毕竟贫困地区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好。”蒋胜男现在真的是有点佩服严从文了,刚开始只是以为一个富二代钱多没有地方花,然后又有一点善心,就弄了这么个慈善机构。

从一开始到现在,大部分工作都是他们这些员工弄的,严从文就负责说怎样发展,其他几乎什么都没有c-h-a手过,其实所有员工对严从文都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没想到,严从文居然这么深藏不露。

而且,还有这么认真的一面。

蒋胜男都觉得,如果严从文不是同性恋的话,她都要爱上严从文了。

把工作布置好,他们出去各忙各的,严从文就闲下来了,真的是闲下来了,因为他的员工太能干啊,发布下去以后,用不着他怎么办?

所以,要不就给厉江霆打点电话吧?想要那个闷s_ao主动打电话,难!

所以严从文拿起手机就想给厉江霆打电话,没想到刚打开手机,雷万钧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严从文愣了一下,接听,“喂?”

“你现在是在做慈善吗?”雷万钧问。

严从文点点头,应了声,“是啊,你收到消息了?要不要捐款?”

如果雷万钧肯捐款那就好了,这样他自己存的一点私房钱就不用拿出来了!

电话那头的雷万钧温和的笑了笑,“我和你们要直播的平台的老板是朋友,刚刚正好在和他们吃饭,提到了你的慈善机构,听说还要弄明星慈善夜,需要帮忙吗?”

严从文眼睛一亮,“怎么帮?”

“帮你请几个政府的人过去,然后你再把这个消息发出去,在让底下的人把邀请函发给那些明星,就不怕他们不来了,这样大半个娱乐圈明星都在,宣传力度也大写,收到的捐款应该也不会少,毕竟,能和国家领导同框的机会可不多。”

“真的假的?”严从文有点不信,因为这一世他和雷万钧真没好到这个地步,要是上一世,严从文可不会和雷万钧客气。

雷万钧沉默了会,用一种特别无奈的声音叹了口气,“你还是不信我……”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你帮我肯定是乐意的,毕竟这是慈善,做得越大,越多人支持,那么我们也就能进展得更顺利帮助到更多的人。”严从文不放心的是,雷万钧真的是那种好心的人?

这一世雷万钧给他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他也选择和雷万钧做朋友,毕竟上一世的交情摆在那,就算这一世的雷万钧让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普通朋友还是可以做得。

但是普通朋友,肯定就不是那种可以交心交肺的,所以,该防还是得防,不牵扯到利益什么的,他们可以和平谈,聊天,甚至可以偶尔去艳遇酒吧喝杯酒。

“我知道我们雷家这段时间可能动作有点大,对你们其他三大家族多多少少都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我知情,毕竟我是雷家的长子,但是,我没有参与。”雷万钧叹了口气,“我要是有心参与进来,当年就不会选择离开雷家,一个人去r国发展了。”

严从文想了想,然后开口,“这种话你不用跟我说,家族和家族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现在管事的处理,我们小一辈的就好好做自己的事就好了,先不提这个,你刚说帮我请几个政府的人,是真是假?”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雷万钧叹了口气,“我现在就去安排,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将电话挂了,挂了电话后的雷万钧苦笑一声,侧头看了眼一旁的秘书,“去找我爸,请几个人过几天去参加一个慈善夜。”

秘书点点头,“可是雷总,您为什么要帮严家的严从文?董事长说取得他的信任就好,不要走的太近。”

雷万钧冷笑,眼神去寒冰般看着秘书,“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秘书打了个寒战,赶紧低头弯腰,“对不起雷总,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不会多嘴,我现在就去做您安排的事情!”

说完,秘书赶紧离开。

因为这样冷脸的雷万钧真的特别可怕,他浑身上下散发的冷气,好像可以形成一双手,牢牢的掐住你的脖子,让你呼吸困难。

所以,秘书真的一刻都不敢多呆。

而秘书出去之后,雷万钧透过落地窗,看着对面的高楼大厦,也就是厉氏集团的大厦,眯着眼睛,声音犹如寒冰,“厉江霆……呵,你凭什么被严从文喜欢!”

雷万钧喜欢严从文,第一眼就喜欢,因为在那样的异国他乡,尽管他再成功,孤独总是伴随着他,直到碰到了迷路的严从文,他的那一句,嗨!哥们!你是f国人吗?

打破了雷万钧心里的孤独,因为,就算在异国他乡迷了路,严从文也没有一点焦急,反而乐呵乐呵,一副自来熟的揽着他的肩膀,用欢快的语气问他是不是f国人。

那会是冬天,被严从文揽着,很温暖,严从文欢快的语气,让他整个人都明亮了不少,第一次有人给雷万钧带来这种特殊的感觉,所以,雷万钧打算好好的陪严从文在r国玩玩。

第46章 深情的雷万钧

那会是冬天,被严从文揽着,很温暖,严从文欢快的语气,让他整个人都明亮了不少,第一次有人给雷万钧带来这种特殊的感觉,所以,雷万钧打算好好的陪严从文在r国玩玩。

然后,带他到了他要去的地方,就留了联系方式,因为异国他乡没有个伴,所以就约着一起逛街吃饭,越相处雷万钧就越喜欢严从文带来的那种开朗和温暖。

而正当雷万钧意识到自己喜欢严从文的时候,他才知道严从文的身份……

可是,雷万钧不在乎,如果能和严从文在一起,雷家算什么?本来就和那群黑心肝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不然他也不会选择自己出来打拼,有了成绩就叫他回雷家,这算什么?

而且,经常有信件来往的严从文,突然之间就喜欢上了厉江霆?

要不是那个什么私生子被打了告密告到他这里,他也不知道严从文居然会喜欢上厉江霆,还亲了他!

等他回国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雷万钧不会伤害严从文,因为雷万钧不想严从文最治愈的笑和最开朗的性格,因为什么事而没有了,所以,他会为严从文默默付出,厉江霆对严从文好,那他也认了!

如果厉江霆对严从文不好!那他不介意参与进雷家计划,吞并其他三大家族,然后,把严从文抢回来!

而现在的严从文,正喜滋滋的通知员工慈善夜会有政党到场的这个好消息,还不忘下楼的时候随便告诉凤涅一下,然后直接开车去厉江霆的公司,还打什么电话!

但是……严从文还没到,厉江霆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严从文开心的将车靠边,因为这是重生之后厉江霆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哇!

“忙完没有?”厉江霆问。

“忙完了忙完了!”严从文激动的开口,“我刚忙完正开车过去找你的路上!”

厉江霆轻笑一声,“好,等你。”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

挂!

了!

严从文立马就不开心了,因为难得主动打一次电话,请问一句他忙完了没有?靠!

严从文决定了,待会到了一定要好好惩罚一下厉江霆!但是要怎么惩罚呢?要不,把他撩的一身火后赶紧跑路?这个好像行不通,因为每次撩厉江霆,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到时候如果他也有反应的话,那叫什么惩罚?

要不,霸王硬上弓,直接把人上了再说!

算了,还是算了,武力值暂时比不上,要是厉江霆不愿意,然后他们又直接玩完!

唉,苦逼的小人儿啊。

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严从文,决定不要乱想了,大不了下次厉江霆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直接挂掉!不接!谁还没有点脾气啊!

严从文开车到了厉江霆公司楼下,就看到等在门口的厉江霆,严从文下车,扑过去抱住,“你咋下来啦?迎接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刚刚挂电话的行为吧!下次他再打电话过来,也不挂了!

“除了迎接你,谁还这么大牌,能够让我迎接?”厉江霆推开严从文,还是有点不太习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搂搂抱抱的行为。

私底下这种行为,其实厉江霆也是乐见其成的,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就免了吧,特别还是在他的公司里,在那么多员工面前。

严从文也不在意被厉江霆推开,因为厉江霆这个闷s_ao就是这样!

“带你去郊外住几天,见见我奶奶,要不要回去收拾行李?”

严从文眼睛一亮,“去见奶奶!”

“对。”厉江霆看着激动的严从文,低笑一声。

“要去!不过我得给我爷爷打个电话,因为爷爷说一个星期必须要有两天在家里住,所以我问问!”严从文先拉着厉江霆上车,然后才拨通爷爷贴身助理刘万岁的手机。

“刘伯,我爷爷在您身边吗?”电话一接通,严从文就开口问。

“是小祖宗啊,在的,我把电话给董事长啊。”刘万岁是和特别温和的小老头,和严隋唐差不多的年纪,是很好的哥两。

严隋唐拿过手机,“怎么的?又惹什么祸了?”

“有你这么想你孙子的吗?”严从文哼了一声,“我要跟厉江霆去郊外见他奶奶,顺道住几天,跟您报备一下!”

严隋唐惊讶,“都发展到去见他奶奶的地步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严从文哈哈哈的大笑三声,然后悄咪咪的离厉江霆远点,小声的说,“爷爷,你要不要给厉奶奶准备礼物?我可以过去拿,然后帮你送到厉奶奶手里哦!”

严从文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严隋唐喜欢厉江霆的奶奶!而且厉江霆的奶奶也喜欢爷爷!而且!厉江霆的奶奶其实不是厉江霆的亲奶奶!

这个也是严从文和厉江霆在一起很久知道才知道的!

严隋唐突然沉默了,然后好一会才开口,“你这小子!你自己去拜访长辈,自己不准备礼物,还想让我替你准备是吧?”

“嘿,你就装吧你!奶奶都去世几十年了,你真心萌动一下怎么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你要是不准备,就不要怪我不通知你哦!”

“滚!该干嘛去!不然你就给我回家好好不准出门!”严隋唐几十年的秘密忽然就被严从文被曝光出来了,心里有点恼羞成怒。

严从文耸耸肩,“好吧!还好英明神武又聪明的我,没有隔代遗传你怂的基因!”

严从文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关机!

这样就听不到严隋唐给他下命令让他回去啦!

“你爷爷,喜欢我奶奶?”厉江霆挑眉,看着严从文,表情有点意味深长。

严从文一愣,然后弱弱的问,“你,你听到了啊?”

“车里空间就这么大,你能缩到哪里去?而且,你的听筒声音挺大,也很清晰。”

“……好吧,那我说实话,我爷爷确实喜欢你奶奶,喜欢十几年了!”严从文委屈巴巴的戳戳厉江霆的胸膛,“我们不要c-h-a手嘛,他们年纪都这么大了,如果能够结个伴一起养老,那真的很不错的!”

第47章 见家长了

“……好吧,那我说实话,我爷爷确实喜欢你奶奶,喜欢十几年了!”严从文委屈巴巴的戳戳厉江霆的胸膛,“我们不要c-h-a手嘛,他们年纪都这么大了,如果能够结个伴一起养老,那真的很不错的!”

严隋唐喜欢奶奶,这一点厉江霆是有点错愣的,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他们上一辈年轻的时候的一些事,但也只是知道一些。

厉江霆知道陈佩斯不是他的亲奶奶,但是在厉江霆眼里,亲奶奶都比不得陈佩斯亲,因为他的亲奶奶,早就在生了他爸之后就不知道跟谁跑了,说不能屈服于家族安排,要勇敢的去追求爱情。

然后,他爸是爷爷带大的,陈佩斯就是爷爷给他爸找的奶妈,爷爷去世的也早,那会他爸大概才刚刚18岁?厉家在那个时候差不多就已经要被挤出四大家族了,但是,是陈佩斯带着他爸,去公司里夺权,就凭他们手机的股份!

然后,接手公司,把当时在四大家族最末名的厉家,扶到了第二,这个,当然也多亏了他爸的好兄弟庄邵阳的帮忙。

所以他们厉家和庄家其实就是一家,他和庄冥,关系不是亲兄弟却也胜似亲兄弟。

厉江霆开口,“你爷爷既然喜欢我奶奶,当年为什么不直接追求?”

“我奶奶去世那年,我爷爷发誓不会再娶其他人。”严从文耸耸肩,“我爷爷最看重的就是誓言,而且那会我爷爷也不知道他还会再对其他人动心啊!”

厉江霆沉思了会,“他们的事情,我们不管,先带你回去收拾东西,奶奶在等了。”

严从文猛的点头,“好勒好勒!回严家去吧,我带点东西给奶奶!”

说完,直接开车前往严家,然后带着厉江霆进去,好死不死的一家人都在家……

所以,严从文心里笑开花了,推推厉江霆,“厉江霆,这是我爷爷,爸爸,妈妈,还有我两个哥哥!”

“严董事长下午好,严总严夫人好。”厉江霆礼貌的微微鞠躬。

一边的严修艺看了眼厉江霆,然后推了推严修武,“大哥,他为什么会看上我们家这个惹祸j-i,ng?”

“你问我,我问谁?”

严从文听到了,不乐意的瞪了严修艺一眼,“我还想问尤影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呢!不对,人家本来就没看上你!不然你们早在一起了!”

厉江霆听到提起尤影,多看看严修艺一眼。

“好了,老大老二你们先上楼!来客人了还吵吵闹闹做什么。”严隋唐直接命令道。

严修武严修艺上了楼,严从文才笑嘻嘻的走到严隋唐身边,“爷爷,是不是想清楚要我给你带礼物转送给厉奶奶了?不然你怎么会比我还先一步到家!”

严隋唐直接拿起一边不怎么用的拐杖打在严从文的腿上,当然,严隋唐怎么可能舍得用力,“让你乱说,再乱说你也给我上楼去!”

“行呗,我不说了!”严从文也没指望他爷爷一下子就开窍,毕竟上一世他和厉江霆都结婚了,爷爷和厉奶奶也没什么进展。

厉江霆对严从文一家的相处模式有些好笑,但心里也有点……向阳。

因为他可没有兄弟能这样斗嘴,也没有这样的爷爷逗趣,也没有这样的父母。

爷爷死得早,他到没见过,妈妈也是一生出他没多久就死了,爸爸也在不久之后随妈妈去了。

严从文感受到厉江霆不太好的情绪,就悄咪咪的扯了扯厉江霆的衣袖,无声的比唇型问,“怎么了?”

厉江霆微微摇头,示意没什么。

坐在严重信旁边的雷蕾突然开口,“江霆啊,可以这么称呼你吗?”

“可以的严夫人。”

严重信看了要从文一眼,然后开口问,“小三儿你骗人吧?你不是说你要和厉江霆去见他奶奶了,怎么我看你们也不像发展到这个地步啊,你看,厉江霆还这么客气的叫我们董事长,严总,严夫人,又不是在谈生意!”

严重信这话是什么意思,厉江霆怎么可能不清楚,低笑一下重新问好,“爷爷叔叔阿姨好,我是从文的男朋友,我叫厉江霆。”

大家这才满意,严隋唐指指对面的沙发,“你坐,从文你该收拾就收拾去。”

“你们要干嘛啊!别欺负他啊!”要是把厉江霆吓跑了,他怎么办!

雷蕾直接站起来拉着严从文就上楼,“走走走,妈妈帮你一起收拾。”

严从文被雷蕾推着上楼,也没办法反抗,因为楼梯上不小心碰到雷蕾然后摔了可不得了,所以只能回头给厉江霆一个着急的眼神。

厉江霆回以一个放心的眼神,严从文这才放心的去收拾东西了。

一进房间雷蕾就问,“你们真的是认真的?”

“哎呀,妈,我们真的是认真的!”严从文拿出行李箱就开始往里丢衣服,边丢衣服,“我这辈子都没这么认真过!”

雷蕾蹲下身,默默帮严从文叠衣服,语气有点低落,“你才21岁,说恋爱就恋爱了,本来你要在学校住经常见不到你我就很不开心了,放了假你也要谈恋爱,还同居……你心里是不是没有这个家了?只有厉江霆了?”

“哪能啊!”严从文赶紧摆手否认,“毕竟刚开始嘛,住到一起有利于培养更深厚的感情,而且每个星期我都会回家里住两天啊,开学以后我就不住校了,我天天住家里烦死你们!”

“这可是你说的啊!”雷蕾听到严从文这么说,这才心情好一些,好好的帮严从文收拾东西。

衣服收拾的差不多了,严从文就从桌子上拿过那些雷万钧从r国带回来的特产,“妈,这是雷万钧送我的特产,我带一半过去送厉奶奶,留一半在家里给你吃!”

“你知道他是雷家的人你还和他有联系?”雷蕾皱起眉头,“你小心些,你身上可是有这我们严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所以你更加要小心不要被人骗了,不是所有人都能相信!”

第48章 正式交往了?不是试试阶段了?

“你知道他是雷家的人你还和他有联系?”雷蕾皱起眉头,“你小心些,你身上可是有这我们严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所以你更加要小心不要被人骗了,不是所有人都能相信!”

“我知道,我又不傻!”严从文将雷蕾扶起来,让雷蕾坐到床上,然后蹲下去收拾,还不忘抱怨,“真不知道在你们眼里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我难道连好人坏人都分辨不出来?”

严从文不傻,而且有严家的优良基因,还能这么就被骗了?

关心则乱嘛,雷蕾也是把这三个儿子当心肝一样的宠着,“你有分寸就行,也不一定每个雷家人都不好,不过你有什么事多和厉江霆商量商量,你爷爷说厉江霆可以信,你能和他在一起,是修了八百年的福分了。”

“切!他能跟我在一起是修了八千年的福份呢!”严从文吧唧的一口亲在雷蕾的侧脸上,“你看我妈这么的聪明漂亮温柔贤淑,生出来的我又这么聪明优秀能干!长的好看身材还好!这么好的人被他拐去了,不就是他修了八千年的福分吗?!”

看着严从文这贫嘴样,雷蕾直接被逗笑了,“你呀!是人家厉江霆把你拐了?还是你不要脸的把人家拐了?”

“哎呀这个就不用说的那么清楚了!看透别说透!”

严从文收拾好东西,就和雷蕾一起下楼了,然后没看到厉江霆,只看到了他爸在客厅教训严修武严修艺,严从文赶紧问,“爸!大哥二哥,厉江霆呢?!”

严修艺白了严从文一眼,“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怕他不要你跑路了啊?”

严修武皱眉,一掌拍在严修艺的后背,“好好听爸教导,分什么心!”

严重信满意的点点头,“老大你可以解放了,罚你把你卡里的存款给小三儿一份,然后你就可以回东欧了。”

严修艺不乐意了,“爸!那我呢?我也可以把我的存款给从文一份啊!”

“谁让你不好好听训!”

雷蕾也坐到严重信旁边,对着严修艺开口,“你也走吧,在外面买房就买房,反正我不缺这么点钱,但是每个月必须有十天是在家里住!”

严从文和厉江霆没来之前,他们就是在教训严修武和严修艺来着,因为严修艺没说一声就在外面买了房,说要搬出去住,本来以前严修艺就没就好像在家里的,买了房指不定多少天不着家。

然后严隋唐就会回来了,再然后严从文和厉江霆后脚就到了。

“不是,有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呀?厉江霆呢?”严从文继续问。

“我在这。”厉江霆的声音从严从文的背后发出来,严从文听见,回头就看到厉江霆从楼梯上走下来。

厉江霆开口,“刚刚和你爷爷上楼谈事情了。”

“哦!”严从文拉过厉江霆的手,“那我们赶紧的吧,现在天都快黑了,再不出发赶不上晚饭!”

他现在可怀念奶奶煮的大锅饭了!重生回来这么久就没吃过!

厉江霆对着严重信和雷蕾道,“那叔叔阿姨,我和从文去了。”

严重信哼了一声,没理。

雷蕾温柔的笑,挥挥手,“去吧,从文从小就被我们宠坏了,有时候可能任性不懂事,你多担待。”

严从文和厉江霆去了,厉江霆开车,严从文就在副驾驶上玩着手机,因为他二哥在问他问题!

一种他很擅长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才能快速的撩到心爱的男人!

严从文贱兮兮的回了严修艺八个字,死缠烂打,欲擒故纵!

反正重生回来了,严从文才不想循规蹈矩的按照上辈子的轨迹走,那多没劲啊,所以戳和一下严修艺和尤影吧,省的他们不在一起的话四年后都是老光棍一条!

不过严从文有点奇怪的是,上一世他怎么不知道严修武还收了个十四五岁的女徒弟?

阿秀……对于这个名字严从文有一点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估计是没什么印象的,所以不想了!爱咋滴咋滴!

说不定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里还有重生者呢?

所以不要太纠结啦!

而严从文没想到的是,他随便的一个认为,居然就正中红心!因为凤涅就是重生回来的啊!

两个人都重生,而且还多多少少有着一些联系,所以和他们有关的事情,都改变的差不多了!

“厉江霆!”严从文对着厉江霆挑挑眉,“你说,如果我二哥跟庄冥的左右手,也就是尤影在一起的话,庄冥会不会同意啊?”

“尤影谈恋爱和庄冥有什么关系。”厉江霆侧头,“你倒不如担心一下待会到了,我奶奶会不会喜欢你。”

“切!”严从文不屑,“肯定不会不喜欢我!还会特别的喜欢我!你信不信我不用两天,奶奶就会喜欢我比喜欢你多!?”

“信。”厉江霆怎么会不信,他一个对性反感,从来没有想过谈恋爱的人,不也被严从文给追到手了?

而且奶奶和严爷爷有那么点关系,对于严从文肯定自带好感,往后自然是越相处越喜欢。

严从文看着厉江霆的侧脸,一副花痴的表情,“好久没有看到你这么温柔低笑的一面了!”

厉江霆看着严从文,“难不成你以前还见过?”

严从文一愣,“哎呀,在梦里可不是天天见嘛!在梦里你对我可温柔了!”

厉江霆就是典型的那种对外人冷如冰霜,对爱人温柔的就像水一样的好男人!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所有女生甚至所有同性恋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要颜值,颜值逆天!

要身材,长腿大吊!

要家世,四族之一!

而且还对天下皆冷,唯暖一人!

就问!这样的男人你们想不想要!

“只要好好的,我可以对你一直温柔下去。”厉江霆道。

严从文眼睛一亮,“所以!我们现在已经过了试一试的阶段?正式交往了对不对?”

看着严从文惊喜的样子,厉江霆恶趣味的不打算让严从文这么得意,所以厉江霆开口道,“不是,想要正式恋爱还早,现在只不过提前练练情话技能,如果和你不合适,那还能找其他人。”

第49章 见厉江霆奶奶了

看着严从文惊喜的样子,厉江霆恶趣味的不打算让严从文这么得意,所以厉江霆开口道,“不是,想要正式恋爱还早,现在只不过提前练练情话技能,如果和你不合适,那还能找其他人。”

“找其他人?你怎么敢?”严从文直接一掌打在厉江霆的手臂上,“不管怎样,这辈子你只能喜欢我,也只能和我在一起,如果你敢不喜欢我去喜欢别人,那我一定会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严从文突然觉得有点不公平,他爱了厉江霆四五年了,然后重生回来,要重新追厉江霆不说,厉江霆还不一定特别喜欢他呢。

严从文情绪突然低落,厉江霆知道自己可能玩大发了,将车靠边停下来,侧身在严从文的嘴角亲了下,“不管你有多少秘密,我既然已经跟你在一起,肯定就不是玩玩,和你试试只不过是我给自己一个接受你的理由,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又怎么会接受你。”

严从文没答话。

厉江霆继续开口,“我讨厌被丢下,讨厌被背叛,只要你不违背这两点,你将会是我这辈子里最大的意外,也将会是我这辈子唯一会接受会喜欢的人。”

尽管他们认识真的没有多久,但厉江霆没办法否认,他的心已经被严从文掳走了,回不来了。

大概是在严从文强吻他的时候,或者是严从文用温软s-hi润的舌舔他手心的时候,又或者是严从文打电话s_ao扰他的时候,再或者,是严从进了他的别墅,扑在他身上说有特异功能,可以预见未来的他们会在一起的时候。

严从文的眼神不会骗人,他眼神里浓浓的爱意厉江霆能感受到。

严从文听到厉江霆这么说,心里好受了一些,但还是有点不舒服,“我喜欢你到没你不行,所以我也要你喜欢我到没我不行!”

“好。”厉江霆答应。

如果没有严从文每天s_ao扰他,他大概会觉得生命了少了特别多东西的。

厉江霆答应了,严从文这才笑起来,本来严从文就不是那种会矫情的人,“行!答应了就好!快开车,我等不及要去见奶奶了!”

“嗯。”厉江霆低笑一声,继续开车前往郊外。

等严从文和厉江霆到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陈佩斯,严从文看到比上一世年轻一些的陈佩斯,突然觉得他重生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能和他们多相处四年不是吗?

厉江霆一停车,严从文就下去冲陈佩斯跑过去,“奶奶!”

陈佩斯笑着拍拍严从文的手,“你就是从文吧,来来来,让奶奶好好看看你。”

严从文乖乖站好,“奶奶,我从小就听爷爷说起你,可喜欢你了呢,现在才有机会来拜访,真是抱歉!”

陈佩斯听到严从文提起他爷爷,微微的愣了一下,然后温和的笑笑,“可不是嘛,小时候奶奶还抱过你,到郊外养老之后都差不多有二十年没见过你咯。”

厉江霆拖着严从文的行李箱走过来,“以后有的是机会。”

严从文也猛的点头,“对对对,要是奶奶你不嫌我烦,我就住奶奶这不走了!”

“那可别,你妈妈会吃醋的,你小时候我抱抱你,你妈妈都担心我会把你抱回家了呢。”陈佩斯越看严从文越喜欢,长的j-i,ng神有礼貌,嘴巴还这么甜。

而且还能把他这个男生女生都不多看一眼的孙子给拿下了,陈佩斯就更喜欢严从文了。

“走,先进屋。”陈佩斯拉着严从文进去,直接无视了厉江霆。

严从文得意的回头对着厉江霆挑挑眉,厉江霆也不在意,低笑一声拖着行李箱跟上。

进了屋里就看到了一大桌子的菜,里面应该有一半都是陈佩斯做的,因为严从文吃过,还帮忙打过下手,所以能认的出来,“奶奶,这么大一桌子就我们三个人吃吗?其他伯伯奶奶呢?”

跟陈佩斯来郊外养老的还有其他厉家原来的仆人,因为都是厉家的仆人都是孤儿培养的,而且厉家也不会有那种什么主仆之分,所以陈佩斯和他们一块到郊外养老,吃住行都一起的。

“我们吃,他们在小厨房吃。”陈佩斯不知道严从文也是不在乎什么主仆有别那样的人,所以担心严从文会不乐意和仆人一起用餐。

厉江霆拿着严从文的行李先上楼,去帮严从文收拾,所以现在只有严从文和陈佩斯两个人,严从文也不怕被厉江霆拆穿,所以开口说道,“奶奶,我们三个人哪能吃的了这么多菜,把其他伯伯奶奶也叫出来一块吃嘛,这么好的有机菜吃不完太浪费了,而且,我也想认识一下把从小就照顾厉江霆的其他伯伯奶奶。”

“好好好!”陈佩斯见严从文这么说,自然不会拒绝,心里还开心,开心严家的家教好,没有培养出一个高高在上的纨绔少爷。

然后陈佩斯就带着严从文去偏厅了,偏厅里有两个大概六七十,还特别j-i,ng神的伯伯在下围棋,还在斗嘴,一个说下棋无悔,一个说没拿稳掉下去的不算,一边还有三个差不多年纪的奶奶在捂嘴笑,手里还拿着一些衣服在缝缝补补。

看到这五个人,严从文眼眶红了一下,因为……他们也很宠严从文啊,严从文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他们的姓氏,称呼他们也是叫张爷爷刘爷爷,还有覃奶奶,方奶奶,连奶奶。

那个说下棋无悔的国字脸老人就是张爷爷,是一个看起来凶巴巴但是对严从文特别好的爷爷。

那个下棋反悔的就是刘爷爷,刘爷爷就是个老顽童,他最喜欢唆使严从文去闯祸。

还有三个奶奶,都是那种典型的南方人,温温柔柔,话不多,但经常给严从文亲手缝衣服啊,帮严从文在衣服上绣好看的图案。

但是人毕竟老了,他和厉江霆在一起两年刘爷爷就去世了,以后没人和张爷爷斗嘴,张爷爷也慢慢没了j-i,ng神,一年后……也去了。

第50章 来做点爱做的事嘛~

但是人毕竟老了,他和厉江霆在一起两年刘爷爷就去世了,以后没人和张爷爷斗嘴,张爷爷也慢慢没了j-i,ng神,一年后……也去了。

三个奶奶没去世,却也老了,没j-i,ng神了。

再一次看到熟悉的画面,严从文眼眶都红了,但是露陷太多次了,他可不能哭,毕竟他和五位爷爷奶奶还不认识呢。

大家也看到了严从文,刘伯明显眼睛一亮,“呀!这位就是从文少爷了吧!”

“长的可真j-i,ng神。”张爷爷点点头。

老一辈的人,夸人的话大概也只有一个j-i,ng神,三位奶奶也打量着严从文,眼神里止不住的喜欢。

陈佩斯给他们介绍到,“这是从文,严家的小孙子,你们以前也该是见过的。”

然后再转过身给严从文介绍,“从文啊,这位是张爷爷,刘爷爷,还有覃奶奶方奶奶连奶奶。”

“张爷爷刘爷爷好!”严从文收起悲伤的情绪,扬起笑脸笑的甜滋滋,对着张伯刘伯微微鞠躬,然后又对着三位奶奶鞠躬,“覃奶奶好,方奶奶好,连奶奶好!”

“好好好!”五个人异口同声的就应了,对严从文是更喜欢了。

这会厉江霆才收拾好了下楼,走过来,“先去吃饭吧,菜要凉了。”

然后严从文也开口,“两位爷爷还有三位奶奶也一起吃嘛,这么多菜吃不完就浪费了!”

他们本来就是怕严从文在意,才没有待在主厅,既然严从文不在意,他们也不会客气。

一起吃了饭,陪他们聊了会天,严从文就被厉江霆拉上楼了,厉江霆的脸色不是特别好,反正就有点冷冷的,严从文刚刚从厉江霆下来他就发现了,他也没在意,估计是看到了他带过来的那些雷万钧送的r国特产。

所以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碍于那么多人在场没表现出来而已。

“你看到那些吃的了?”严从文跟在厉江霆后面,食指在厉江霆腰上戳几下。

“给你几分钟解释。”厉江霆没回头,只是反手握住严从文的手。

严从文直接跳到厉江霆身上,让厉江霆背着走,“就那天雷万钧约我去艳遇酒吧喝酒,正好我馋了就答应了,聊了几句他解释了一下没告诉我他是雷万钧的原因,然后我就没好意思再给他脸色看。”

“所以,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算了?”

“哎呀,总不能我和哪个男的做朋友你都要吃醋吧?雷万钧喜欢我是不假,但是我只把他当朋友,他也答应过我不破坏我们的感情。”严从文举手发誓,“如果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一定和他绝交!”

雷万钧虽然也有给严从文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是人家也没做什么错事,还给他带特产帮他的慈善公司那么大的一个忙,严从文就因为厉江霆不喜欢雷万钧就和雷万钧绝交的话,那就太不够意思了。

而且,他上一世和雷万钧也真的无话不说啊,甚至告诉了雷万钧他有严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也没见雷万钧做什么,也没有告诉雷家其他人。

虽然上一世严从文是不知道雷万钧是雷家人才告诉的,但是告诉了雷万钧也没有说,反正,雷家从头到尾目标不在他身上。

所以雷万钧解释了,他自然不会再防备着雷万钧,当然,也不会傻到还告诉雷万钧一些不能告诉的事,比如有关整个严家的事。

“雷万钧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厉江霆语气不明的问。

“那肯定不是,但是我有分寸。”严从文吧唧的一口亲在厉江霆的耳垂上,“你别吃醋了,我发誓肯定不会和雷万钧有超过朋友的感情!”

厉江霆叹了口气,没再和严从文多说,他吃醋是真,但是更担心雷万钧是别有目的。

既然严从文不愿意离雷万钧远点,那么他就找个时间约雷万钧出来好好的谈谈。

他既然喜欢上了严从文,既然和严从文交往了,那么就要护着他,任何人都别想利用他,也别想伤害他。

所以厉江霆没有多说,默认了严从文以为他在吃醋,“好,记住你说过的话。”

“好嘞!”严从文从厉江霆身上跳下来,先一步厉江霆进去房间,然后扒再门边上,对着厉江霆抛了个媚眼,“今天要不要一起做点什么事?”

做点什么事,这个事是什么事厉江霆不用想都知道,因为严从文脑子里估计就想着把他压床上。

厉江霆扬眉,“不。”

“哎呀,这种运动真没你想的那么脏,而且两个相爱的人做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严从文伸一只手去扯厉江霆的领带,一只手再厉江霆的胸口画圈圈。

厉江霆按住严从文的手,“不!”

厉江霆其实没那么排斥了,但是他不想那么快就如了严从文的愿,特别是严从文想的不是趴下让他c,ao,而是想c,ao他,这还怎么得了?

上一章:第4节

下一章:第6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