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小祖宗重生撩夫记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8节

第8节 腐书耽美

雷万钧站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毕竟我们有缘。”

说完,雷万钧就离开了。

高凉有些被吓到了,因为他第一次遇到这么有钱的有钱人,而且还这么平易近人,还,还那么会说话夸他长的好看。他以为有钱人都是像那个眼镜店里的人一样狗眼看人低,没想到,还有这么绅士的有钱人。

不过,也和他没关系,只不过人家闲着没事做,又看不惯他这么颓废的样子,来说几句话而已。

不过高凉没有丢雷万钧的那张名山,没有理由的,就是不想丢,还放到了胸口上的口袋里,拍了拍,然后才转身回银行去找高陵,心情也已经好很多了,也不在顾虑什么,因为他不想读书了就不读书,不能因为担心高陵不高兴就逼着自己读。

高凉和高陵一块回了孤儿院,高凉才开口道,“陵哥,我不读书了。”

高陵皱眉,“为什么?”

“就是不想读了。”

“是因为担心我赚钱累?”

高凉叹了口气,摇摇头,“陵哥,我是真的不想读了,我在学校过的很不开心,尽管成绩再好,那些同学也永远都是看不起我,我不想逼着自己去在那样的环境学习了。”

第64章 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高凉不想读书确实有一半原因是不想高陵去那么辛苦的赚钱供他学费,然后另一半原因就是他在学校过得还真的不开心,就算他的成绩好,但那又怎样呢?对那些同学来说,成绩不是什么事,他是孤儿这个事才是事。

“你决定好了?”高陵只是这么问,因为不管如何,高凉想做什么都有他的自由,而且高凉长大了,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要替他规定好,如果高凉真的决定好了,高陵会赞同高凉的想法和决定,但,高凉也要为自己的想法和行为买单,以后后悔了,可就再也没机会了。

“对,我决定好了!”高凉有些意外高陵会答应的那么爽快。

高陵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的银行卡给高凉,“这已经是我现有的能够给你的所有钱了,不多,就五千,你看看想做什么自己好好规划。”

高凉没接高陵递过来的银行卡,因为高凉觉得,只要他自己可以找工作了,不仅不用高陵给钱,他还可以和高陵一块分担孤儿院的消费和开支。

高陵也不坚持,因为他们都是自己人,真的需要的时候会开口的。

而现在的严从文正在接到了雷万钧的电话,因为担心厉江霆吃醋,所以一个人悄咪咪的到了外面去接电话。

“咋啦?有啥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是吧?”雷万钧问了句。

严从文啧了一声,“你又来了,你见过哪个朋友有事么事老是打电话的?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谈恋爱了,厉江霆又是个大醋坛子,你给我打电话他听见了,又要吃醋,这就是破坏我们的情感了!”

“好了,说正事,你那个慈善夜确定好时间没,确定好了就和我说一声,然后我才好告诉那些人,该什么时候去。”雷万钧给严从文打电话,真正的原因是他想严从文了,在那个人的身上没有找到严从文的感觉,雷万钧不是很开心。

“那个啊,那个后天晚上吧,今天正好把广告拍好,然后给大家一天的时间缓缓,后天正式开始慈善晚会,谢谢你能帮我把那些人叫过来,这样就更加的有威严,才能办的更成功。”

雷万钧现在很心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沦落到这个地步,没想到严从文才回国没多久就和厉江霆搞在一起了,还是谁也离不开谁的那种。

而他只能用这种默默的方式去爱严从文,就算现在厉江霆对严从文不好,他也没任何理由和严从文在一起,因为他活在一个狼窝里,他这个时候和严从文在一起,就是害了他。

“好。”雷万钧说完,再问一句,“你,会做饭吗?”

“不会,我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怎么可能会做饭!”严从文是会做饭的,但是好不好吃说不准,严从文担心他说会,雷万钧就会让他做顿饭给他吃,这样的话,雷万钧给他帮了那么多大个忙,他也不好拒绝吧,但是偏偏他又答应了厉江霆不会其他任何人做饭,所以······会也要说不会。

听到严从文这句话,雷万钧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欢喜,因为严从文给厉江霆做饭这是事实,他亲眼在视频里看到的,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而严从文说他不会做饭,他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愿意亲手去给厉江霆做饭,这更让雷万钧不舒服,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嗯,有机会给我做一次吧。”雷万钧只是这么说,也没说一定要吃严从文做的饭。

“这个嘛,有时间我请你吃大餐,我做的饭我自个都不乐意吃。”严从文是个讲信用的人,说以答应过的事情就要做到。

请吃饭可以,给雷万钧做饭不行。

“嗯,先挂了。”雷万钧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而这会严从文的手机又响了,打电话过来的是凤涅。

严从文接听,“咋的呢?是不是广告出什么问题了?”

“没,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严从文眼睛一亮,“你?你有事情请我帮忙?你男朋友可是庄冥,有什么事是他干不来的?”

严从文就纳闷了,庄冥都办不了的事,凤涅让他一个才刚出社会奋斗的年轻人去帮忙,是不是傻?

“庄冥忙,而且这件事你帮忙会好办很多,我经纪人和夏维安闹了点矛盾,他想跟夏维安求婚,刚好我们打算到郊外去游玩一段时间,庄冥说厉江霆奶奶养老的地方环境很好,所以就决定在这里了。”

严从文恍然大悟,“这样啊,求婚这么大的事,怎么帮你直接说,我能帮肯定帮!”

“我经纪人已经在去郊外的路上,到了具体如何你和他详谈吧。”

“行!”严从文爽快的答应了,然后把电话挂了。

刚挂了电话就看到了厉江霆穿着一身休闲服缓缓走过来,严从文心虚的把手机收起来,嘿嘿的笑,“你忙完了?”

穿着休闲服的厉江霆少了一点穿西装时有的那种凌厉感,多了一丝平时该有的那种温和,再加上今天厉江霆还带了一副金丝框眼镜,看起来更加有一种很新鲜的感觉。

尽管上一世严从文见过,但是那也还是有一种新鲜感,因为······厉江霆现在比较嫩啊!

“你今天咋这么好看捏?”严从文直接扑过去,吧唧的在厉江霆的脸上亲了口。

“又和雷万钧打电话?”厉江霆抱着严从文,不让他乱动。

“没有!”严从文心虚的别开眼,“我是和凤涅在谈公事来着,然后顺便谈了点私事,就是说他那个经纪人想要在这边和夏维安求婚,让我帮帮忙来着,而且他们也要过来玩几天。”

“嗯,庄冥也跟我说了。”厉江霆拉过严从文的手,拉着严从文往回走,“本来打算今晚就走,既然庄冥他们过来,那我们就再留一天,后天一块回去,顺便看看庄冥这样的人,怎么和其他人待在一块郊游什么的。”

因为厉江霆也没法想象和他一样的庄冥,居然会和这么多人去郊游,还露营什么的。

第65章 两人的占有欲不相上下

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爱情足以改变一个人去做他以前从来不会去做的事情。而那个凤涅,当真有这么大的威力可以让庄冥有这么大的改变?

才下午严从文就收到了凤涅的经纪人江深的电话,而这个经纪人想要表白加求婚,如果求婚成功那就直接结婚,看了一下环境还说想在江山面表白,然后弄了一堆东西,还要村民们配合,严从文就帮着一块忙活了,至于村民那边,当然是几位老头老太太帮忙去交涉的。

次日一大早,严从文就讲厉江霆拉起来,“我们悄咪咪的去看看吧?”

“不去,这有啥好看的。”厉江霆搂着严从文的腰,“在休息会,就算去,他们也没这么早到。”

严从文挣扎了下,“求婚啊,多j-i,ng彩多好看,而且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布置这么好的求婚现场能不能求婚成功,相当年我布置了那么多次的求婚都没跟你求婚成功。”

厉江霆脸色骤然变冷,因为他不喜欢听严从文提起上一世的他,而且还是这样的内容,严从文求婚,那个厉江霆居然不答应?

严从文也看出来厉江霆情绪不好,然后在厉江霆怀里蹭了蹭,

你别这样,我不提了 ,我们就去岸边偷偷的看看,就看看,怎么着我也有帮忙,如果成功了我肯定要去看看的。”

“嗯,到了再去。”厉江霆说完,直接翻身压到严从文身上,“现在先做点晨运。”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严从文就和厉江霆一块去看看,没想到陈佩丝他们也跟着一块,说想要看看想在的小年轻都是怎么求婚结婚的,但是,他们的目的就是催婚,催他和厉江霆的婚。

因为严从文没想着去江对面凤涅他们那一群人的那边,因为毕竟在里面就认识凤涅和庄冥,就懒得去尴尬,特别是还有厉江霆这个闷葫芦的前提下。

陈佩丝放下望远镜,然后感叹了句,“现在的小年轻啊,求个婚搞这么大阵仗,不像我们当年就一句话,结不结,节就去拿证,现在还要弄什么玫瑰花,弄什么船飘飘荡荡在江面上说,还要捂眼睛,真多花样。”

说完,还拍拍她旁边的刘伯,刘伯拍拍张伯,“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先种点玫瑰花什么的,毕竟买的话,有点贵。”

“咱们家少爷缺这点钱?”张伯不屑,然后看着厉江霆问,“对吧少爷?”

“不缺,不用。”玫瑰花?一个大男人需要什么玫瑰花?

而且,求婚,厉江霆想看看严从文会不会主动的跟他求婚,如果不,那就说明在严从文心里,他比不得严从文上一世的那个厉江霆,那个另一个的他。

如果会,那么厉江霆将会给严从文他所拥有的一切。

厉江霆想到这,还侧头看了眼正站在凉亭护栏上翘首以盼的严从文,见严从文没啥反应,有点失望。

严从文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是故意装作没听到,想要看厉江霆的反应,没想到,厉江霆会说不缺不用,严从文也有点失望,看来现在的他还是没能完全走进厉江霆的心里。

因为上一世,不管他跟厉江霆求婚多少次厉江霆都没有答应,在厉江霆跟他求婚的时候,厉江霆告诉了严从文原因,那就是他不想让严从文付出太多,求婚这种事交给他。

这一世,严从文决定不能再这么不矜持的求婚了,他就默默的等着厉江霆真正的完完全全的喜欢上他,然后跟他求婚。

再此之前,就是等。

没办法,他在这段感情来说,目前为止都是大方面的付出,如果什么都是他付出,那么严从文会觉得自己很委屈的。

陈佩丝也无奈的摇摇头,“这人啊,一定要跟随内心的想法,想在一起就在一起,想生活在一起就结婚,爱情就是那么简单,不要把想得太复杂了。”

“嗯。”厉江霆应了声。

“我们走吧,有我们几个电灯泡,他们想做点什么都不方便。”温婉的覃奶奶很帖心的这么说,然后大家也就先离开了,厉江霆走近严从文,“小心点,别站那么高。”

“站得高看得远啊。”严从文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跳下来,站到厉江霆的身边,“刚刚你在和奶奶说什么?”

“没什么。”厉江霆见严从文这么问,真的以为严从文没听到。

但是严从文听到厉江霆这么说,心里不是很开心,因为厉江霆会这么说,就说明厉江霆并不想跟他求婚呗。

“他好像求婚成功了,我们过去不?”

厉江霆现在没心情,“不过了,再回去补个觉,晚上再出去跟他们会合,我们露营看一晚星星,然后看日出。”

“看星星?看日出?”严从文眼睛一亮,“和他们一块吗?我们晚上要不要弄烧烤吃,就在张伯的那个小河边嘛,自个钓鱼自个自个吃,想想都觉得很带感哇!”

“嗯。”

晚上有好玩的,心大的严从文也就没把这种事放心上,因为他们才谈恋爱没多久不是吗?以后还有的是时间,严从文抱着厉江霆的腰,“你觉得以后我们能有这么一天吗?”

厉江霆也回抱严从文,“有。”

厉江霆想有,就算以后严从文不想有,厉江霆也不会让严从文走,因为他已经爱惨了严从文。

严从文笑了,直接踮起脚吻上了厉江霆的唇。那么,就安心的等厉江霆求婚好了。

“以后不管你还喜欢不喜欢,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我都不会放你离开,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一辈子!”

“我喜欢你现在喜欢你以后喜欢你永远喜欢你,不管你现在喜欢我以后喜欢我永远喜欢我,还是现在不喜欢我以后不喜欢我,永远都不喜欢我,你都只能跟我在一起,因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是的,这就是严从文想说的,不过严从文知道,厉江霆是喜欢他的,不然不会和他在一起,厉江霆不是那种没有感情还能一起腻歪的人,尽管可能不是特别特别的喜欢。AQ

第66章 好好相处!

虽然厉江霆说不去江深他们的婚礼,但是严从文还是想带着厉江霆去凑凑热闹,谁知道人家求婚以后就直接出国扯证,婚礼什么的还要好好策划,以后再弄。

所以严从文也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哥厉江霆一块睡了个午觉,差不多两点才起床就在家里碰到了庄冥和凤涅还有尤影阿秀,他们是来看奶奶的。

严从文就是个爱凑热闹的人,特别是阿秀在,也就是严修武的小未婚妻,他们聊,严从文就拉着阿秀去另一边屋子,“阿秀妹妹小嫂子,你和我大哥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阿秀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手从严从文的手里抽开,然后问,“你谁?”

“我谁?我哥没跟你说过我?我是严从文,严修武的弟弟啊!”严修艺有点不乐意了,因为严修武居然没有和阿秀提起过他?

阿秀哦了一声,然后转身就想去找凤涅,因为她和严从文不熟,也没打算熟,至于是不是严修武的弟弟,严修武是跟她提到过,但是这有什么?

严从文赶紧拉住阿秀,心里一万个草泥马,没想到阿秀居然这么有个性,“未来的小嫂子,怎么着我也会是你以后的小叔子,咱们聊会的!”

“放开!”阿秀皱着眉头,看着被严从文握住的手,心里一阵不舒服,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严从文被阿秀冷冰冰的眼神盯的后背发毛,然后只能乖乖松手,“好吧,我放开。”

阿秀已经很给严从文面子了,要不是因为严修武好像真的有个弟弟叫严从文,阿秀会直接一拳打到严从文脸上,现在的态度,已经非常好了。

严从文一松开,阿秀就直接离开了,严从文有点委屈的拨通了严修武的电话,“大哥!你在哪呢?”

“小河边,扎帐篷呢。”

“给我和厉江霆也弄一个呗,他在和庄冥聊天,估计很晚才能过去。”

严修武应了声,“嗯,你看到阿秀了吗?”

“看到了!”一说起阿秀,严从文才反应过来他打电话的目的,“哥啊,你把小嫂子搞定没?小嫂子是不是有个性过头了,我感觉完全没法相处啊!”

“别乱叫。”严修武有些无奈,“阿秀还小不懂这些,你让他好好的长大成不成?”

“切,意思就是你还没搞定她咯?怪不得我说我是你弟弟的时候,未来的小嫂子只是冷冷的,哦,了一声,让我有种特别尴尬的感觉。”严从文啧啧的感叹了句,“原来你好这口,你是抖m吗?”

“滚!”严修武直接把点估计挂了。

严从文我不在意,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爷爷的号码,他要打小报告了,别人让他不开心,他就要让别人不开心,虽然这个别人是他亲哥。

电话很快就接了,“怎么了?被厉江霆欺负了?”

严从文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才没有,是被我哥欺负了!爷爷,我告诉你啊,我大哥居然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叫阿秀的小女孩,什么当哥哥,都是假的!”

“你说什么?”

“真的!”

“哦。”严隋唐应了一声,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严从文一脸懵逼的摊手,什么情况?今天为什么总是被冷?被阿秀这个很有性格的小姑娘冷,还被他亲哥挂电话,然后又被亲爷爷挂电话?

“靠!今天都是什么破事!”严从文有些烦躁的踢了叫旁边的桌子,但是这个桌子上大实木桌,被严从文踢了一脚不但啥事还有,晃都不晃一下。

严从文却因为太用力,痛的直接又骂了一句,“靠!”

而这会,厉江霆带着他们出来了,厉江霆对着严从文招了招手,“走了,我们慢慢走过去露营的地。”

严从文赶紧走过去,路过阿秀的时候,还又偷偷的摸了摸阿秀的马尾辫,阿秀又给了严从文一个冷冷的表情,然后开口,“你想干嘛?打架?”

“阿秀!”一边的尤影拍拍阿秀的肩,让她别这样。

阿秀不管,就是看着严从文,“是不是想打架?来!”

“嘿!”严从文眼睛一亮,看来他这个未来的小嫂子不单单的人长的很帅,性格很帅,连生气都这么帅?而且目测武力值还可以啊?

“打不打?”

严从文是很想打的,但是不行,他会被严修武揍死,打得过阿秀打不过他哥,而且一个男人跟一个小姑娘打架未免太掉价了,太没有绅士风度了,所以严从文使劲的摇头,“不打!”

“没种。”阿秀看不起严从文。

???严从文不乐意了,指着尤影问,“尤影!我和你打!阿秀是女孩子我不方便跟她打,你是男的还是她的师傅,所以,我们来打!”

尤影看了眼严从文,然后看了眼一边没说话的厉江霆,就站了出来,“行。”

阿秀却将尤影推开,“要打就跟我打,找尤影算什么事?看不惯你的是我,不是他。”

“???”严从文真是……日了狗了,阿秀的脑回路怎么那么清奇,难道他哥就喜欢这样的,一句话明明是这个意思,就被想成了其他意思?

严从文本来打算再生气一会会,但是突然想起严修武说过阿秀以前的处境,突然之间就理解了,“不打了,我认错。”

是认错不是认怂,要是真要打严从文是不怕的,在场的除了厉江霆和庄冥严从文没把握以外,其他人打不打得过真的难说,但严从文还是很有把握的,毕竟,因为所有人都担心他被绑架,一懂事开始就开始练武,严从文又不喜欢那种比较简洁的,喜欢自己专研那种刁钻的,所以,一般人跟严从文打都要吃亏。

就因为战术比较刁钻,严从文才不能和阿秀打,更何况,严从文记起来阿秀以前的处境之后,就更加不想打了,因为阿秀对男的本来就自带讨厌的感觉,他刚刚又是上手拉,又是想要摸头杀,肯定是被阿秀讨厌了。

所以,为了和以后的小嫂子搞好关系,严从文打算他要好好的和阿秀相处了!

第67章 这么大尺度

但是阿秀吧……对严从文还是那么的爱答不理。

不过严从文也不在意,因为还早的很,不差这几分钟培养感情,再加上他们会待着这边郊游好久,严从文不介意这几天多照顾一下阿秀的,毕竟,他大哥难得对一个人上心,而且还是一个小姑娘。

这正好满足一下严从文想当哥哥的心。

严从文就在楼下客厅等了好一会,然后看到了尤影焦急的走来走去,就问了句,“二哥夫,你咋了?”

尤影一愣,然后回答,“有点事情需要跟我老大说。”

“哦。”严从文应了声,“那我上去帮你叫他下来。”

然后,就转上上楼去了。

尤影就有点懵逼的现在原地,为什么懵逼?因为严从文的那句二哥夫,尤影和严从文的二哥严修艺在一起了,按道理被严从文喊一声哥夫没什么的。

但是尤影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因为尤影是把庄冥当老大,厉江霆又是庄冥的兄弟,严从文则是厉江霆的男朋友,这也一想,尤影就觉得严从文和他不是一块的人,所以这么亲近的一个称呼,让尤影真的很不习惯。

不过想想又觉得没毛病,因为,他确实是严从文二哥的男朋友,也能应的上哥夫这个称呼不是吗?

严从文去楼上找庄冥的时候,路过二楼的一个房间,看到厉江霆和凤涅正严肃的交谈着什么,贴心的严从文也就没有上前去打扰,而且直接去了陈佩丝平时看书待着的书房。

敲了敲门,就听到陈佩丝说进,严从文打开门进去,笑嘻嘻的说,“奶奶,你和庄冥聊的怎么样了?楼下尤影好像有急事要找他。”

坐在陈佩丝对面的庄冥站起来,“奶奶,那我先下楼了,明天再带凤涅过来让您看看。”

“好好好。”陈佩丝开心的眼睛都是笑眯眯的,挥挥手示意庄冥走吧。

庄冥一走,严从文就坐到刚刚庄冥坐的位置上,“奶奶,那个凤涅人可好了,我的慈善机构和他还有合作呢!”

陈佩丝有些惊讶,“你的慈善机构?”

“对,我没跟您提过吗奶奶,我前不久弄了一个慈善机构,想把它打造成我们大陆最大最权威的一个慈善机构,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然后请了凤涅做代言人,因为凤涅的粉丝最多,最有带动力。”

陈佩丝了然的点点头,“挺好的,做慈善好,为人做事存着一颗善心那是好事,你愿意去费那么大功夫去弄慈善机构,那也是好事,你要加油。”

“嗯!”严从文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奶奶,我们要去露营了,出去弄烧烤吃,今晚就不在家里陪你们吃啦。”

陈佩丝好笑的挥挥手,“去吧去吧,玩的开心,注意安全,最近天气转凉了很多蛇出来觅食的。”

蛇?蛇!

严从文脸色立马变了,因为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蛇这样软趴趴滑溜溜的冷血动物,怕到听到都会浑身一颤的那种。

“别怕,一般蛇都没毒,而且人多的话,蛇会自动避开,不会送自己去被你们烧烤吃了的。”

严从文并没有被安慰到,但也不想表达自己的软弱,所以只好点点头,“好的,那奶奶我先去了。”

说完就走了,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厉江霆还有庄冥凤涅和尤影阿秀,又正好一块的出发到扎帐篷的地点。

严从文悄悄的拉着厉江霆放慢脚步,走在所有人的后面,严从文小声的问,“会不会有蛇?”

“你怕蛇?”蛇这种生物厉江霆挺喜欢,独来独往的独居动物,不挑食,战斗能力也是挺好的,外表也纤细修长,最重要的是蛇干净,所以,厉江霆喜欢。

不过要是严从文怕的话,那就他也不喜欢好了。

但是严从文很嘴硬的说,“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怕蛇,蛇那么好看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怕,我是想问问你会不会游蛇,有的话我们还可以看看。”

严从文知道厉江霆喜欢蛇,所以很嘴硬的不敢告诉厉江霆他确实是害怕,怕到提起都起j-i皮疙瘩的那种。

比如现在衣服遮住的手臂,早就起了密密麻麻的疙瘩。

“当真?”到底是不是真的厉江霆还真看不出来,所以只能再问一次确认一下,因为小河边的蛇确实很多,特别是这个转冷的季节,是蛇冬眠前的活动期了。

“真。”严从文猛的点头,但是心里却在呐喊,不是的不是的!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蛇!那么恶心那么可怕!

但是······上一世厉江霆想养蛇被严从文给制止了,这一世如果厉江霆还想养,那他就听厉江霆的吧,这次如果真的遇到,就当提前适应了。

“嗯,那就行。”厉江霆拉着严从文的手,慢慢悠悠的走在最后面,等他们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把帐篷弄好,还点起了火堆准备开始烧烤。

厉江霆看着和大家靠的很近的帐篷,走向庄冥,小声的开口,“玩这么大尺寸?”

“没打算玩。”庄冥一本正经的回答。

厉江霆扬眉轻笑,“信你就有鬼了。”

庄冥也低笑,“难得有机会这么多人一起聚聚,今晚就让他们热闹一晚,不着急,明天晚上才是重头戏。”

“666”厉江霆表示无话可说。

然后走到严从文身边,拉着严从文就挑了一个最靠边的帐篷,然后手指在严从文的手心勾勾,“你能忍吗?”

“???”严从文一脸惊恐,“厉江霆你不是吧?居然这么放得开,我就算能忍住不出声,但是毕竟大家隔得那么近,就算不出声也会被发现的!”

厉江霆本来没打算做什么的,因为他本来就不是兴致很大的人,问严从文能不能忍,是问严从文这个帐篷这么简陋他能不能忍忍将就的睡一晚。

谁知道,严从文满脑子都是那种事,对此,厉江霆感到无奈偶遇感到好笑,心里也动起来想要试试野外战斗的滋味。

第68章 严从文和大花蛇

厉江霆真的不是那种注重那方面的人,特别是之前对那种事只有反感没有好感,现在居然有这种想要和严从文野外战斗的心,厉江霆自己也有些意外。

大概觉得自己变的太多,变的太快。

“我只是问你能不能忍受这么简陋的帐篷,没有其他意思。”厉江霆摸了摸严从文的头,“你的心里除了这种事情,还有没有其他?”

严从文一阵尴尬,“我,真的只是我想歪?你没有那个意思?”

严从文拒绝厉江霆这样的问题,因为严从文不相信厉江霆真的那么无欲无求,而且那句话本身歧义就很大,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除了他的小嫂子,估计每个听到都会往那方面想。

“是你想歪了。”厉江霆不承认他确实动过一丢丢那样色心,但也是在问那句话之前,以及之后,说那句话的当时,是真的没有任何其他念头的。

严从文哼了一声,不跟厉江霆计较,因为到底如何他心里清楚,严从文推开厉江霆,“我去河里跟他们捞鱼了,你自己在这里当和尚吧。”

说完,就撩起裤管跑下河里去,不过没走远,就在河的外围水深才到膝盖的地方走,因为这个河是两位爷爷养鱼的,所以就算水浅,鱼也不少,甚至很多,走一步都会有鱼去撞你。

严从文才下河,就被河里的严修艺给揪住后领,“快说,你和厉江霆发展都什么地步了?”

“你管我!”严从文一个旋身躲开了严修艺的束缚,然后还用脚踢水,水花ji-an了严修艺一身,严修艺也不在意,因为下水的时候就没想过能干爽的上岸。

严修艺被泼了,也不甘示弱的捧起一个掌心的手就向严从文泼去,“敢泼我水,你眼里还有没有点长幼尊卑!”

“呸,你算什么兄长,每次见面都想算计我,我看你才应该是弟弟,幼稚到无法用文字形容你!”严从文哼了一声,直接一个扫堂腿将严修艺撂倒在水里,然后赶紧转身就跑。

但是,严从文跑太快,直接被水的阻力给绊倒,刚从水里爬上来的严修艺看到这一幕立马就笑了,捂着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看吧,让你不懂长幼尊卑,还敢放倒你哥哥,这些现世报来了吧!”

严从文从水里爬起来,扯扯s-hi了沾身的衣服,呸呸呸几声把嘴巴里的河水给呸出去,然后不开心的握起拳头往严修艺打去。

严修艺也不是吃素的,直接侧身躲开,然后也干脆握起拳头往严从文打去,他们两也好久没有切磋切戳了,这次正好可以看看严从文有没有因为谈恋爱也疏忽了训练。

谁知道还没过上几招严修艺就直接被严从文后面踹倒,然后正面的往水面扑,严修艺能做的就是赶紧合上嘴巴,捏紧鼻子,然后再等严修艺爬起来的时候,严从文已经上岸了。

严修艺有些震惊,因为他们上一次的对打打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也还是个平手,这次才多久啊就被严从文给秒了,严修艺是拒绝接受这个结果的!

严修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的严从文不是那个严从文,而是四年后的严从文了,这四年的时间严从文在这方面下的功夫可不浅,因为和厉江霆在一起没多久之后遭遇了一场绑架,而他的武力值,竟然不足以对抗那些绑匪。

还被打晕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严从文就在医院,说体内被打了毒品,庆幸的是严从文天生就对那种东西有抵抗力,之后也没见发过毒瘾。

也是从那会开始,严从文也有空就练,为了提高实战能力,还经常找阿超对打,最后阿超打不过严从文了,严从文就找厉江霆对打。

他们结婚那会,严从文已经可以和厉江霆打个平手了,当然,厉江霆有没有让一让,这个可说不准。

严修艺有些接受无能的去和严修武打一架,严修武刚刚和阿秀聊了几句,吃瘪了,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严修艺说要打一架,严修武当然不会拒绝,因为他们三兄弟也是互相切戳长这么大的。

但是越是和严修武对练,严修艺表情就越难看,因为他和严修武打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才稍微落下风,为什么在严从文手里,几分钟就被KO了?

以前他们三兄弟,最能打的及时严修武啊!

所以这到底是他们两个退步了,还是严从文突飞猛进了?

“不打了我靠!”严修艺郁闷的直接瘫坐在岸边上,看着严修武问,“大哥你最近有没有和从文打过?我刚刚居然被他秒了,我以前明明可以和他打个平手的!”

严修武摇头,“没有打,从文的路子本来就刁钻,只要摸清楚你的习惯,被秒没什么稀奇的,而且他现在的男朋友的厉江霆,厉江霆要是愿意提点几句,估计就超神了。”

“靠!我也去找尤影练练!”严修艺说去就去。

而刚刚严从文一身s-hi漉漉的从河里出来,没跟厉江霆说一声就自个回去换衣服去了,厉江霆走了一圈也没找到严从文,还以为严从文因为那几句话恼羞成怒了。

拿起手机给严从文打了个电话,结果严从文的手机居然仍在帐篷里,厉江霆无奈的拿起严从文的手机,往家的方向走去,而现在的严从文,就站在路边一动不动,吹风过来还冷飕飕的,因为天气本来就开始转凉了,还一身s-hi衣服,风一吹就宛如光着身子,在严冬中享受冰雪的肆虐。

但是,严从文就是不敢动啊!甚至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因为……他的前面有条蛇,很大很大的盘在路中间的大花蛇。

严从文此时心里正在拼命的呐喊厉江霆,不断的祈祷他和厉江霆可以有点心灵感应,也盼望着厉江霆能发现他不在小河边了,会往家里的方向去找他。

而这时严从文面前的大花蛇居然动了一下,严从文更加不敢动了,心里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想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严家小祖宗,今天居然会被一条没毒的大花蛇拦路了!

生气!太生气了!哼!

第69章 怕蛇的原因

盘在路中间休息的大肥蛇好看看出来严从文害怕它,有些嘚瑟的把自己的尾巴放在严从文的脚边一甩一甩。

严从文更加僵硬了,僵硬到如果不是有呼吸有温度,都会让人家认为是只僵尸了,严从文心里拼命的呐喊,厉江霆你快来啊,我要被大肥蛇吓死了,你再不来就就要给我收尸了!

而这会厉江霆还在往家的方向走,路过草丛的时候钻出来一条小小的小青蛇,厉江霆看着它挺干净,就直接捉起来,让它缠在自己的手腕上,小青蛇本来想跑,但是发现厉江霆并没有伤害它的意思,就直接心安理得的缠在厉江霆的手腕上当翡翠镯子了。

厉江霆走看到严从文的时候,严从文已经敢动了,因为他发现那条蛇并没有要咬他的意思,所以严从文正在小碎步的往后退,换衣服什么的他已经不考虑了,因为要他跨过这条大肥蛇过去,简直比登天还难。

然后,严从文挪着小碎步后退,然后突然转撞到一样东西,正在蛇的恐惧中的严从文直接吓的尖叫起来,“啊!别吃我!别咬我!”

被严从文撞到的厉江霆忍不住的低笑出声,“不是说不怕蛇吗?”

严从文听到是厉江霆是声音,立马松了一口气,赶紧转身看看是不是真的,发现真的是厉江霆的时候就赶紧抱着厉江霆抱怨,“你怎么才来啊,吓死我了。”

厉江霆拍拍严从文的后背,“你不是说不怕蛇吗?”

严从文语塞,支支吾吾的开口,“我,我不怕小蛇怕大蛇,你看看那条大胖蛇都有我手腕大了,我怎么可能不怕!”

这时,缠在厉江霆手腕上的小青蛇从厉江霆的手腕上,沿着严从文的后背往上爬,从严从文的肩膀想绕到正面去。

严从文身上是s-hi的,现在天气又有点冷,脖子突然被一个低温的东西冰了一下,忍不住的一个哆嗦,“厉江霆你别拿手冻我,我要冷死了!”

厉江霆把小青蛇从严从文的脖子上拿下来,“不是我,是它。”

严从文侧头一看,然后瞳孔放大,立马僵住了。

“······靠!厉江霆你快把它拿走!”

好半晌严从文才反应过来,压低声音的吼。

厉江霆算是知道了,严从文哪里是不怕蛇,明明是怕的很,但是还嘴硬的说他不怕,估计就是担心被看不起,厉江霆把小青蛇放到地上,但是小青蛇就是不走,好像很喜欢严从文似的就是要往严从文身上爬。

严从文直接一巴掌拍在厉江霆的手臂上,“快!快把它给我弄开!它要咬我了!”

“他不会咬你的。”厉江霆弯腰把小青蛇拿起来,放在手上给严从文看,“你自己看,它喜欢你。”

严从文吸吸鼻子,不是哭了,是有点着凉了,吸吸鼻子看了眼小青蛇,忍住害怕的对着小青蛇说了句,“你快走吧我不是法海我跟你是没有可能的!”

厉江霆忍不住的笑了。

严从文在盯着看了一会,“它真的不会咬我?”

“不会。”

严从文又吸了吸鼻子,伸手想要去摸一下,因为厉江霆拿着他就不那么怕了,但是,刚快要摸到的时候直接打了一个喷嚏,一下子把自己的手指塞小青蛇嘴里去了。

小青蛇:???

小青蛇:我不爱吃人我爱吃蛋啊!

严从文也看着这个画面,害怕的抽手就使劲甩,一边甩一边狂叫,“唉呀妈呀我被咬了我的手指不能要了我要中毒了!”

“······”小青蛇很无奈的被严从文甩来甩去,只是含紧严从文的手指没有用牙咬,最后严从文甩的太用力了,直接将小青蛇甩到厉江霆身上。

看着严从文这么激动,厉江霆立马紧张的握住严从文的手查看,发现并没有压印,松了口气把严从文抱在怀里,“别激动,没有咬。”

严从文也看看自己的手指,发现真的没有被咬,“不对啊······”

严从文怕蛇是有原因的,大概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小时候严从文也是很喜欢蛇的,但是出去玩的时候被一条大蛇咬了,怎么打都不松嘴,而且还是毒蛇。

严从文又是一个人训练累了偷偷跑出去的,身边没有其他人,不用多久就晕过去了,晕过去的那段时间还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全是蛇,他被蛇包围了,被蛇一点一点啃咬,然后只剩骨头了。

严从文醒来的时候还是在那个地方,蛇不见了,腿上被咬的痕迹还在,一片青紫,严从文边哭边跑回去,回家之后还没来得及说他被蛇咬了,就被打了一顿,因为他不训练跑出去玩,还玩了整整一个晚上不回家。

然后,严从文又晕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严从文身上发生了两件神奇怪的事情,一就是遇到蛇就会被咬,除非蛇进步了他的身,二是体内多了一种抗清,在搭配上严从文天生就不怕药物类毒品,这下动物类的毒也有了免疫力,几乎可以说是百毒不侵了。

但是现在遇到蛇了,还不被咬?手指都塞那条蛇嘴里去了,还不被咬?难道真的像厉江霆说的那样,这个小青不喜欢白娘子不喜欢法海,偏偏喜欢他这个怕蛇的人?

“厉江霆你把它给我,让我拿着,你你你要小心看着,万一它想咬我你就赶紧把它弄开。”

上一章:第7节

下一章:第9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