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小祖宗重生撩夫记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9节

第9节 腐书耽美

“好。”厉江霆把小青蛇从自己的手腕上扯下来,放到严从文的手腕上,小青蛇乖乖的有盘起来,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像一只翡翠镯子。

严从文感受了一下,见它这么乖,慢慢的也就不怕了,但是,还在路中间拦路的大胖花蛇严从文还是接受不了的,“我快冷死了,我要回家换衣服,厉江霆你快把那条蛇赶走!”

严从文说他冷,厉江霆在注意到严从文的体温低到可怕,而且身上的衣服潮s-hi的很,厉江霆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在严从文的身上,然后一脚将大胖花蛇踹开,带着严从文赶紧回去换衣服。

第70章 大尺度?

被厉江霆踢走的大胖花蛇表示,我也很无奈啊,我招谁惹谁了?我天黑出来吹吹风休息一下怎么了?大路朝边各走一边,为什么这么大条路非得踢走我?不能绕一下吗?!

厉江霆带着严从文回去换了衣服,就拿了体温计给严从文量体温。

严从文拒绝,“哎呀多大点事,我才没那么娇贵s-hi了衣服就生病。”

严从文确实感到有点冷,明明换了衣服以后还穿了件厉江霆的外套,估计是被风吹凉到了,不过严从文也没当回事,因为他的体质一向很好,他好几年都没生病过了,这次不可能这么弱。

厉江霆见严从文坚持不量体温,只能吧体温计会回医药箱里,到还是拿了一瓶退烧药放到自己的口袋里,还多带了一件外套,免的他们去看星星看月亮看日出的时候,严从文又冷到了。

而那条小青蛇就赖着严从文不走了,盘在严从文的手腕上,头到埋到自己的身体缝里面。

小青蛇不咬人,严从文也不怕它了,也就不管它是不是还在他的手腕上,虽然对这条蛇是不怕了,但是对其他蛇严从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怕,因为小青蛇不咬他不代表其他蛇不咬他呀。

换好了衣服,严修艺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让他带点米还有铁锅出来,熬河蚌粥喝,严从文喜欢吃河鲜,特别是河蚌,所以听到立马眼睛一亮,带上大铁锅,拉着厉江霆开了张爷爷的那辆小电动,直接出发他们的露营地。

厉江霆心里是很不情愿的,因为电动车,他从来没开过,而且这个电动车看起来还那么老干部,严从文敢兴趣,厉江霆只能陪着了,所以,厉江霆坐在后座,揽着严从文的腰,突然觉得他们这样可以去拍乡村爱情片了,要多土有多土,当然,两个主角是可以拍偶像剧的那种。

奈何……奈何电动车和大铁锅太风s_ao,颜值再高也抵挡不住这两样东西带来的土里土气。

该庆幸的是,快到的时候电动车没电了,严从文只能可以的甩一边,“张爷爷肯定是老年痴呆了,居然不记得充电!”

然后愤然的拿起大铁锅,对着厉江霆挥挥手,示意厉江霆赶紧跟上。

看着严从文那副样子,厉江霆忍不住笑了,真是接触越久,越能发现严从文不同的一面,比如现在拿着大铁锅,一步一步往前走的严从文,一点公子哥的高贵气质都没了,就像鬼子进村一样。

严从文听到了厉江霆的笑声,就赶紧回头,然后意识到了自己这个姿势好像有点太猥琐,就换了一个稍微贵气一点的姿势,“你别看我刚刚的姿势难看,背后看难看而已,正面还是Very stylish的!”

厉江霆点头应了声,“嗯,可以的。”

“快跟上,不然你把米给我先过去,我饿了我想喝河蚌粥。”严从文对河蚌粥是真爱,但是很少吃,因为他家里的妈妈说现在的河污染太大,不准他吃河鲜,要吃鱼也得吃海里的鱼。

所以每次吃河鲜都是在学校的时候,跟同学还有室友一块去的,毕业以后,就是经常去东欧找严修武弄。

说起学校……严从文差点忘了自己现在还是没毕业,好像马上就要开学了?

算了,到时候再说,正好可以再体验一次上课睡觉休息时间和室友一块翻墙出去玩,出去吃宵夜的滋味。

严从文到了火堆旁,就把大铁锅给严修艺了,厉江霆也慢悠悠的走过来,把手里提着的米递给严修艺,然后拉着严从文去看星星看月亮去了,因为想让厉江霆待在火堆旁边和他们一块聊天,厉江霆暂时做不到。

但是严从文想聊天啊,这么热闹,大家一块玩个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那岂不是很带劲!

所以,厉江霆最后还是妥协了,坐到了严从文的旁边,这时,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庄冥和凤涅也回来了,也做到他们的旁边,全场,就严修武和阿秀不在,说是出去训练去了。

等严修艺把米洗了把粥熬上,大家就开始了。

严从文折了一点树枝,“这里的树枝每一条的长度都不一样,抽到最长的可以要求最短的进行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最长和最短都是有标记的,没有标记就是旁观者,来来来!”

严从文一把手举出去,严修艺就立马抢了一个,赶紧看有没有标记,发现没有,有点可惜的叹了口气。

然后就是庄冥,凤涅,厉江霆,然后顺时针依次选完,最后剩下的才是严从文的,好死不死……是最短了。

“我是最长的!”尤培义,凤涅工作室的合作娱乐报社,也是尤影的弟弟,嘿嘿嘿的举高自己的树枝,“说吧你想真心话爱情大冒险!”

“是个男人就不能怂!”严从文站起来c-h-a着腰,“我选大冒险!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尤培义笑嘻嘻的从地方的塑料袋里拿出了一个枣子,指着厉江霆,“大冒险就是把这颗枣子从肚脐开始,不能用手不能用脚,只能用嘴,喂到你的嘴里,前提是枣子不能离开两个的皮肤!”

厉江霆扬眉,多看了尤培义一眼。

被厉江霆一看,尤培义就有点怂了,但是想想既然大家都是出来玩的,那就肯定不会翻脸,毕竟敢玩就得敢接受结果嘛。

严从文耳尖有点红,结果尤培义手里的枣子“我,我能不能换回真心话?你这个尺度也太大了吧!”

一边的严修艺抢着回答,“不能换,刚刚是谁说是男人就不能怂的?你要真想换也行,大声的说三声自己不是男人,我们就让你换!”

“靠!有你这么坑弟的吗!”严从文愤然的坐下,看向厉江霆,这种事,厉江霆估计不会愿意。

谁知道厉江霆居然真的拿过严从文手里的枣子了,还伸手去解严从文的衣服扣子。

该庆幸的是严从文穿的是厉江霆的衬衫,挺宽松,解点上下的各两颗扣子,不用露点厉江霆也能把头伸进严从文的衣服里了,所以说到底,他们还是看不到大尺度的东西。

第71章 马上就要开学了

厉江霆把枣子放到自己的嘴里,用牙齿咬着,然后掀开严从文衬衫的下摆,直接把唇和枣子贴着严从文的小腹开始向上。

然后大家立马开始起哄,这么刺激的一幕,真的很难见的,就连庄冥这样不喜欢凑热闹的人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因为庄冥也很难想象像厉江霆这样只是对别人碰一下都反感的,现在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层度。

是有多喜欢严从文?

严从文有些羞燥的捂着脸,无法直视这一幕,因为这么多人再旁边起哄,他还要和厉江霆做这么亲密的事情,他之前为什么要提出要这个游戏?有句话就不作不死,看吧,现在他……见识到这句话的真理了。

厉江霆从下面穿过严从文的衬衫,然后把嘴喂到严从文的嘴里,这才退出去,环视一圈,多看了庄冥一眼。

庄冥扬眉,“看我做什么,想算计我,尽管放马过来。”

厉江霆心里是想着想办法让庄冥抽到短的,因为他都这样了,庄冥还想躲?但是估计不行,因为他能记住所有树枝的形状,庄冥也可以,所以也只能想想。

厉江霆回头帮严从文把衬衫的扣子扣好,严从文这才把枣子吃完了,然后把站起来把树枝都收回来,然后嚷嚷着,“继续继续!风水轮流转你们别瞎起哄,别瞎高兴的太早了!”

然后严从文自己先抽了一根,然后才递给其他人,其他人也不在意,因为抽签抽签,早抽晚抽还不是得看运气!

看吧,在大家抽完了,把树枝亮出来的时候,最短的还是严从文,不过最长的就到严修艺手里,严修艺贱兮兮的问,“说吧,你想怎么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严从文是绝望的,“靠,真心话!”

他认怂了,因为他们玩的尺度太大了,严从文心慌,不敢再试一次,因为再来一次大冒险,指不定人们又要做让他做什么,要是他自己一个人完成还好,要拖上厉江霆一起,严从文害怕。

“刚刚是谁说男人就不能认怂的?你的意思不是说大冒险才是男人该选的?”严修艺好不容易捉住顺理成章欺负严从文的机会,可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放过,因为他作为哥哥,总是被弟弟欺负,那还了得?

严从文被严修艺这么一激,顿时就怒了,发生的吼,“那就大冒险!谁怕谁啊,严修艺你可注意了,你让我难做一次,回家以后爷爷就会让你难做很多次!”

“……”严修艺叹了口气,“行,你是祖宗你说了算。”

是的,严从文就是他们严家的小祖宗,爷爷宠着爸爸护着妈妈爱着,还有他们这些哥哥罩着,从小就娇纵,严修艺也可以严从文娇纵,也很喜欢和严从文各种斗,但是,每次都斗不过,严修艺有点绝望了。

严修艺想了想,还是别为难严从文了,因为为难了他,下次遭罪的就是他自己,所以严修艺说了一个很好完成的大冒险,就是让严从文大喊十声二哥好样的,二哥真帅!

怪不得严修艺自恋,因为在严从文嘴里还真没被夸过,不能太过分,也不能太简单吧?

但是看戏的就不乐意了,因为这算什么大冒险啊?这样的大冒险谁都能玩好吗?严从文生怕严修艺反悔,赶紧大声又快速的把严修艺制定的那句话给说了出来。

没办法,大家只能再继续,之后的几次严从文学聪明了,悄咪咪的让厉江霆告诉他那个树枝不能抽,因为他记不住这些细微的不同,厉江霆肯定是可以的,所以之后几次严从文都没有抽到过最短的,都是静静的看着大家在互相伤害。

完了一会严从文发现手腕一松,那条小青蛇从严从文的手腕上爬下来了,慢慢往旁边爬,严从文好不容易找到一条他不怕的蛇,生怕小青蛇爬出去会被其他人打死,所以捏着小青蛇的脑袋就塞厉江霆口袋里。

“厉江霆你看着点,别让它跑了,我们带回家去养。”

厉江霆应了声,但还是把小青蛇丢到他们身后的草丛里,“马上就冬天了,它该冬眠了,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再见到,再养也不迟。”

严从文想想,“也是。”

而且他马上就要回学校了,也没办法逗它完,一想到要去学校,严从文就有点颓,正好这回大家也不玩了,各自回帐篷去,严从文让厉江霆先过去,然后就去找严修艺说了会话。

“干啥?刚刚还威胁我现在就来找我?”严修艺哼了一声,因为严从文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来了就肯定是有事。

“二哥,我要是有事找你帮忙那你一定会帮的对吧?”严从文笑嘻嘻的看着严修艺。

“不帮,你有本事找爷爷去,你除了知道找爷爷还知道啥?”严修艺就知道严从文没事是不会找他的,看吧,还真是无事不登三班倒。

严从文就哦了一声,静静看着严修艺不说话了。

严修艺被严从文这样看了半天,也忍不住了,“得了得了服了你了,说吧,到底什么事!”

没办法,对严从文他们严家上上下下都没有人能真的拒绝,严修艺当然也这样。

“我不是快开学了吗,慈善机构也才进入正轨,很多事情可能我来不及忙,你有事的时候就去帮瞧瞧呗。”严从文勾着严修艺的肩膀,“等你的比赛结束了,你成为冠军之后把面具脱掉,绝对有事一个超级巨星,到时候你做慈善的事被报道出啦,又是一个美名!”

严修艺白了严从文一眼,“得了吧你,你那些员工可以半工半读,你怎么不行?而且作为整个京都开学最晚放假最早的学校,你能玩这么久久该知足了,你直接跟学校申请提前实习吧,不就每个月一个实习报告吗?怕什么?”

严从文立马一脸日了狗了的表情,因为他们学校那个老学究简直太可恨,他当年毕业了老学究都要追着他要实习报告,严从文又不需要实习,他怎么写?

第72章 今晚就是慈善夜了

严从文本来觉得回学校还没什么的,就当在体验一次青春咯,但是一想到那个老学究严从文就头疼了,真是觉得为什么那个老学究要这么喜欢他?要是喜欢换来的就是管东管西,严从文觉得还是不要这样的喜欢了!

不过,那个老学究不管他 时候还是很可爱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严从文和他一直有联系,甚至和厉江霆的婚礼都请了他的原因。

“不管,你就说你帮不帮!”严从文还是要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慈善机构那边目前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因为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但是做之前严超他们还是的得到他的准许才能支配钱出去,严从文去学校了,就不方面看他们的方案和给他们拨钱了。

所以,这个伟大而又“复杂”的工作就要就给严修艺了!

“不!我哪来这么多时间?”严修艺翻了个白眼,因为他也不是闲人,他也很多事情要忙的好吗。

严从文勾着严修艺的肩膀,“不用你一天时间都在里面,他们需要了再给打电话,你不忙就过去,忙就再叫我。”

严从文敢这么说就是确定严修艺一天十有八九都是有空的。

被严从文墨迹久了,严修艺只好答应了,“行吧行吧,看在你是我弟的份上,老子认了!”

谁让严从文是他们严家的祖宗呢?该!

严修艺答应了严从文就放心了,把严超他们的手机号码给了严修艺,又把严修艺的手机号发到工作群了,然后才安心的回帐篷去找厉江霆酱酱酿酿,当然,最后到底有没有酱酱酿酿,那还······真没有!

理由一样,“大庭广众”的,真没这个脸去做什么,而且就算严从文上了药,但还是有点疼的好吧?

所以,这一夜两人都特别柳下惠的单纯的拥抱着睡去,一睡就是天亮,都错过了日出,但是厉江霆还是打着严从文在四周走走,不对,严从文多这里也是熟得很,是严从文拉着厉江霆到处走走。

走到树林那边还看见了严修武,严修武捧着一堆野果子,申请有些冷然,严从文一看就知道严修武情绪不太对,赶紧跑过去问,“你怎么了?”

严修武摇头,“没睡好,你们去玩吧,我把野果子拿回去。”

严从文才不信,但是严修武摆明了就是不想说,严从文也总不能逼着严修武说,所以严从文就点点头把路让开了,因为严修武不说,严从文心里也跟明镜似的。

昨晚严修武和阿秀同时消失,说去练练,但是知道他们玩游戏结束都没有回来,那就不单单只是练练那么简单。

所以,严从文侧头看着厉江霆,问,“你说是不是我哥和我小嫂子掰了?”

“大概吧。”厉江霆对他们都不熟,除了和严修武有点合作关系之外,和阿秀是真没交集,所以,他不知道。

不过,严从文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们中午就回去吧?我的慈善机构今晚要弄明星慈善夜了,我必须到场。”这次的慈善夜是最关键的一天,因为能不能被大众接受并推崇,看的就是今天。

厉江霆突然一把就严从文揽到自己的怀里,低声的在严从文的耳边说,“如果今天的慈善夜能成功进行,明天的资助直播效果好的话,奖励你提一个条件。”

厉江霆虽然没问过严从文的这些事,但不代表厉江霆不关注,厉江霆不管不问的原因就是严从文做的很好,好到可以称之为完美,但是雷万钧的c-h-a手就让厉江霆很烦了,好好的偏要c-h-a一脚刷存在感。

一个外人都懂得讨好了,他作为严从文的男人,严从文做得好怎么能少的了奖励?

不用帮,就在严从文做的好的时候给严从文奖励,在严从文心里,这个奖励也比雷万钧的帮助珍贵的多。

这就是男朋友和普通朋友的区别。

果然,严从文眼睛一亮,“你是说真的?你没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厉江霆反问。

严从文立马笑了,因为厉江霆是真的没有骗过他啊,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有奖励严从文就更想去做到完美,所以一散步回去严从文就去找凤涅了,因为凤涅才是至关重要的人物,那些什么当官的人去不去没所谓,但是凤涅肯定要去,于民众来说,那些人根本比不上凤涅能带来的效果。

因为网友们几乎天天见凤涅,他们谁认识?除了那些其他想攀点关系的明星认识,然后能借身份多叫让那些五线六线十八线的小艺人过来,并且会在晚会上对捐点之外,毫无其他作用。

所以,还是的确保凤涅能到场,毕竟广告离播出还有一段时间,还是先靠这场晚会。

厉江霆被丢下也不生气,自己先回去收拾东西,因为不仅严从文忙,他的公司也离不开他,所以让严从文去为他的事业而忙活,他也为自己的家族而忙活。

这会凤涅也是刚谈完事准备去找庄冥,就看到了严从文急冲冲的跑过来,凤涅扬眉,“怎么?”

“你不会忘了今晚的慈善夜了吧?”严从文着急的问。

凤涅一愣,因为别说,他真的是忘了,忘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看凤涅这个表情严从文就知道凤涅忘记了,严从文才不管,因为凤涅不到场是不行的,严从文再一次的觉得自己着急的性子很好,因为不着急指不定就出各种状况呢。

“我不管啊,你答应过要当场的,而且你今晚必须到场,快点去收拾东西然后会厉江霆家里去吃饭,吃完我们就要回城区了!”严从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把凤涅拉到凤涅自己的帐篷前,“快!”

凤涅无奈的低笑,“好,我答应过的事不会食言的,别急,离晚上还早。”

“你说的啊,反正中午必须见到你到厉江霆家里去,不然我就亲自开张爷爷那辆破小电动过来绑你了!”

第73章 高凉和严从文

凤涅既然答应了,严从文也就不担心了,因为就今晚的事如果凤涅那都能忘,那严从文就真的要来一发小破电动车去绑凤涅过去了,对了,小破电动车还是少女s_ao粉色的。

不过严从文想多了,凤涅没有再忘记,这边放刚好上桌庄冥凤涅就到了,一起吃了饭就各自回去,厉江霆先回他的公司处理事情,严从文就也会他的慈善公司做晚会流程的最后一次确定。

严从文得意的是他找来的这些人是真的都不错,因为流程方面确确实实是什么问题也没有,只要明星能按点到,就能顺利进行,直播平台那边也都要好了预告,晚上七点一到准时开始直播。

在严从文准备试礼服的时候接到了雷万钧的电话。

“喂?”严从文任由蒋胜男在他脸上倒腾,因为蒋胜男自己不化妆不代表她不会化妆,不仅会,还非常厉害。

“晚会几点开始。”雷万钧问,“我也带个人过去,做慈善怎么能少的了我,钱虽然不对多,捐个百来万还是可以的。”

严从文眼睛一亮,有人捐款怎么能放过,“行,你带几个人过来?我给你安排位置。”

“就一个和我,安排两个位置就好了。”

“行。”严从文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而且还丝毫没有考虑到这样厉江霆可能会生气,但是就算严从文知道厉江霆要吃醋估计也会这么干,因为慈善需要用的钱真的不是一丁半点,而且这是一个坑,要源源不断的投入的一个填不满的坑。

钱,多一分是一分。

而且雷万钧又帮了他的忙,他们也是朋友,没理由朋友都不帮的。

所以严从文问,“你带来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我好让他们打印名牌。”

“叫高凉。”高凉前两天打电话联系了他说求工作,雷万钧自然乐意帮忙,还把高凉留在身边做生活助理。

这次雷万钧知道晚会厉江霆也要去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带着高凉出去见见光,就算高凉只是个替身,他还是不能得到严从文,但高凉能让厉江霆膈应,雷万钧就开心。

不过,严从文好像认识高凉,因为严从文听到高凉的名字后有些惊讶的问,“高凉?是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那个吗?”

严从文对高凉有点印象,是高陵孤儿院的一个弟弟,就是因为跟自己很像,所以严从文印象还是挺深的。

雷万钧惊讶,“你认识?”

严从文刚想说他认识,就反应过来他这一世并不认识,所以严从文只能说,“不算认识,听朋友提起过有个叫高凉的和我特别像,所以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

“是和你有点像,我的一个助理,这次的晚会带他一起去见见世面。”雷万钧淡淡的解释。

严从文也没多想,只是点头,“行,今晚你们直接过来就行了,我会让他们给你安排还位置的。”

严从文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交代了严超一声,让严超记得把雷万钧和高凉的位置加到他们这一桌来。

然后蒋胜男也给严从文画好了妆,严从文在手机把礼服选好,然后也直接去店里穿上,还不忘打点话问李厉江霆有没有礼服,厉江霆说没准备,严从文就笑着给厉江霆准备了一件同款的,这样他们坐在一起就很想情侣装了。

严从文自己换好,然后开车出发去厉江霆的公司,然后直接上楼去找厉江霆。

厉江霆正在开会,门外的秘书让严从文稍等,严从文无聊就去厉江霆办公室里面去等了,但是厉江霆这个会开的有点早,严从文也是需要提前过去看着才行,最后,严从文直接交代厉江霆的秘书,让厉江霆忙完了自己过去,礼物在办公室,他就先过去了。

因为雷万钧叫来的那些官员还需要他去见一见,接待是用不上上,因为那些人肯定知道他严从文的身份,所以想要严从文接待他们还不够格,但是不管怎么着,严从文该尽的地主之谊还是要尽。

严从文刚进电梯,就有又接到了雷万钧的电话,雷万钧说,“要不要接你,那群老匹夫可能不太服,我和你一起过去他们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行,那你过来厉江霆的公司吧。”正好严从文也懒的自己开车。

严从文才下楼没等多久雷万钧就到了,严从文也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高凉,严从文坐到后座,“开快点吧,时间差不多了,我还得去现场看看是不是真的准备好了。”

雷万钧应了声,直接加速往晚会现场的方向开。

副驾驶上的高凉看到严从文的时候愣住了,然后有些呆的通过后视镜看看严从文,又看看自己,然后有些呆愣的转头去看严从文。

严从文笑嘻嘻的冲高凉挥挥手,“嗨,几百年前有可能是兄弟的弟弟,你好。”

“你,你好。”高凉转回头,没有再和严从文说话,而是看着雷万钧的侧脸,在想,雷万钧是不是因为他长的像这位严少爷,所以才在路边和他说话,然后才给他名片,给他安排这样一个轻松的工作?

如果是这样,高凉不是很想要这份·····施舍。

但是高凉也没办法,因为他找了很多工作人家看到他是孤儿院的身份证,又知道他高中都没毕业,根本就不要他。

高凉也是不想被高陵小看,才想到这张名片,然后才找的雷万钧。

但是,高凉表情如何严从文又看不到,而且严从文也已经拿起手机开始看陶瓷发过来的慈善晚会的现场布置照片。而高凉旁边的雷万钧注意力怎么看可能在高凉身上?

高凉见雷万钧这么久都不看他一眼,那颗有点,有点萌动的心也冷了。

而严从文也没注意到,他坐上雷万钧的车的时候,厉江霆的会议就结束了,厉江霆也通过落地穿看到了雷万钧的车,但是厉江霆也没想着严从文会在雷万钧的车上。

第74章 小房间的一幕

是的,厉江霆觉得严从文是不会再雷万钧车上的,因为严从文给他挑了礼服还在办公室等他,但是,等厉江霆回到办公室之后发现,他被打脸了。

因为严从文并不在办公室里,秘书说他提前离开了,只留下了礼服让他自己换上过去。

刚刚厉江霆还信誓旦旦的想严从文绝对不会在雷万钧车上,但是,现在真的是事实打脸了,这样厉江霆很不爽,但是厉江霆还是不想直接确定这个结果,还是给严从文打了电话。

这回严从文已经快到,接到厉江霆的电话就赶紧接通,“你开完会没有啊,我给你挑的礼服合不合适?你试了没有?”

“看到了。”厉江霆侧头看了礼服一眼,然后问,“你现在是在谁的车上?”

“雷万钧啊,先不说我们到了,很多事情要忙,你早点过来啊,直接从后门进来就好了,别和那群小明星挤,我会吃醋的,快点,我想看到你了。”

严从文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因为他真的到地方了。

而厉江霆本来带电话之前是带着怒火的,打完电话之后居然一点火气也没有了,因为严从文在当着雷万钧的面说这种亲密的话,这让厉江霆很爽,因为雷万钧再怎么付出,严从文真的顶多就把雷万钧当朋友。

这点认知厉江霆还是很开心的。

所以厉江霆就不气了,换了衣服直接开车过去,听严从文的走后门进去。

而这回后门的一个小房间,雷万钧坐在房间仅有的一个凳子上,看着高凉,“你在不开心什么?”

高凉闷闷的说没有。

“没有?若真会没有不开心,你应该对这里的环境很新奇,跟着我问东问西,但是刚刚在做什么?一脸别人欠你一百万的样子,路都不看就直接撞到别人身上去。”

“我又不是故意的······”雷万钧越严肃高凉就越不开心,因为他就喜欢雷万钧像那天在路边那样暖暖的样子。

雷万钧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好,伸手摸了摸高凉的脸,“你别怪我说话中,这种圈子的晚会没你想的那么纯粹,你没注意的事那些小明星是不是也总是往别人身上撞,这叫投怀送抱,在上流圈子里墨守成规的规矩。”

而雷万钧又怎么可能看着高凉顶着和严从文又七分像的脸去对别人投怀送抱?

高凉没想到这样的一个慈善晚会居然也这么多脏事,“我又不知道······”

“所以,你在不开心什么?”雷万钧继续问。

高凉犹豫了会,然后开口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严从文的?”

雷万钧一愣,然后点头,“嗯,这和你不开心有什么关系。”

雷万钧知道高凉要对他动心了,不开心是因为吃醋了,内心深处的自卑心态又在作祟,高凉动心了,这是雷万钧想要的。

高凉听到雷万钧承认了,虽然心里已经确定了,但是雷万钧的亲口承认还是给高凉带来了暴击,高凉想,他完了,他喜欢上雷万钧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了,他完了。

雷万钧突然揽过高凉的腰,把高凉揽进自己的怀里 ,然后捏着高凉的下巴让高凉抬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在外人面前永远也不能低头弯腰。”

高凉看着雷万钧的眼睛,然后,鬼迷心窍的踮起脚尖抱着雷万钧的脖子吻上去。

雷万钧一惊,因为他实在想不到怯懦的高凉居然还敢这么做?

高凉吻完就害怕了,“我,我······”

高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他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看着雷万钧的眼睛就鬼迷心窍的就想吻上去了,高凉转身想跑,但是直接被雷万钧扯回来,“亲了我就想跑?”

“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亲了就是亲了,要还回来的。”雷万钧说完,直接覆上高凉的唇。

而他们都不知道,厉江霆在门外站了很久,笑的发冷,因为厉江霆听到了雷万钧的声音,另外一个声音问他是不是喜欢严从文,雷万钧说是,这样厉江霆很不爽,尽管不说他也知道。

但是更让厉江霆不爽的是,路过桌子的时候看到最前面他们的那个桌子还有雷万钧和一个叫高凉的名字,而高凉的名字旁边的个人照,居然和严从文有七分像。

也就是说,雷万钧刚刚在那个小房间里,谈话的那个男人就是这个和严从文七分像的高凉,雷万钧居然找了一个替身?

呵。

雷万钧到了专属房间之后,就拿出手机让阿超调查一下高凉,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如果没什么背景看看能不能用钱买通送走,厉江霆可不愿意雷万钧对严从文还敢多想,甚至还找一个严从文的替身,这,怎么可以?

而这回严从文也忙完会来了,一打开门就看到厉江霆,忍不住的扑过去,“你到了啊,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厉江霆揽住严从文的腰,“那你走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你不是在开会吗!”

“开会有你重要?你问我有没有礼服的时候我也字开会,我有挂你电话?你走也就算了,明知道我讨厌雷万钧你还要做他的车离开,你就不怕他忍不住对你做点什么?”

“做什么?切,他还不一定打的过我呢能对我做什么?而且迷药什么的对我完全不管用,他能对我做什么?而且你也别把他想的那么不堪,他这个人真的挺不错的。”

严从文之所以信就是因为雷万钧真的不错的,不管是上一世也好这一世也好,雷万钧做这么多事,哪一件是真的认真要追严从文的?那一次帮忙谈话不都是点到为止?

唯一一点不好大概就是太功于心计,这大概也是严从文最开始重生回来对雷万钧有点特殊反感的原因,但是之后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

因为严从文蜜汁自信觉得雷万钧不会与雷家为伍,不过严从文这个自信没错,雷万钧恨雷家,恨到巴不得自己不信雷,自然不会与雷家为伍。

第75章 光芒四s,he的严从文

厉江霆本来刚刚听到那样的对话就挺不爽的,再加上看到了高凉的照片,就更不爽,然而现在严从文居然还要维护雷万钧?

厉江霆直接把严从文搂在怀里,紧紧的搂着,直接用唇堵住严从文喋喋不休的嘴,不让严从文继续说这些他听了要发脾气的话,因为厉江霆脾气真的不好。

直到两人都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厉江霆才把严从文放开,“以后不许和他走太近,朋友,多他一个不见得多,少他一个你能缺块r_ou_?”

严从文喜欢被厉江霆吻,但是不代表喜欢被厉江霆这么猛的,带着惩罚性的吻,因为这样会让严从文觉得吻这样情到浓时自然而然的事,变得不纯粹,所以严从文怒了。

“厉江霆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吃雷万钧的醋?我都说了我和他只是朋友!朋友!而且他帮我请那些人你本来就是知道的,现在又吃什么醋呢?”

厉江霆没回答,因为看到了凤涅和庄冥到了,转过身去坐在一边看自己的文件,对于严从文的话没有回答,因为有什么,他们回家再说。

严从文也看到了庄冥和凤涅,收起不开心的表情,“你们来了?你们先休息会,还有半个小时就正式开始了,到时候再出去就行,我先出去接待一下客人。”

凤涅点头,“请便。”

然后严从文就看了厉江霆一眼,“我们的事回去再说,你别总是吃这种不必要的飞醋,我也是有脾气的。”

说完转身出去忙其他事情了,直到晚会快要开始,严从文打算回席位上的时候,就看到雷万钧和高凉,然后就一起过去了,因为都在同一个桌子。

晚会开始的时候,厉江霆,还有凤涅庄冥就直接起身走出去,然后坐在最前面的圆桌,桌子上是有名牌的,这个桌子一共六个人,厉江霆还有严从文,凤涅庄冥,还有临时加进去的雷万钧和一个名字叫高凉的人。

厉江霆他们才坐下,严从文就带着雷万钧还有高凉过来了,然后坐下,严从文很聪明的把自己的名牌放在凤涅和厉江霆的中间,这样厉江霆消气不少。

而雷万钧和高凉则坐在最一边,雷万钧面无表情,高凉也差不多,但是高凉脸红的跟苹果一样,就算努力的面无表情,在比人看来还是有种娇羞的感觉。

七点一到,直播正式开始,开幕式也准时的开始表演,开幕表演很有心,是一群聋哑人在用手语跳舞,唱歌的是一个还挺红的歌手,唱的这首歌也很能突出慈善的理念。

开幕表演结束,支持人就上台去对在场的明星,比较有名的点名欢迎,让镜头带向他们,第一个就是凤涅,凤涅站起来,对着镜头勾着嘴角笑了下,然后挥挥手,坐下,然后再点名其他明星。

最后的就是点名那些雷万钧帮忙叫过来的官员,再然后是各大集团的代表人,比如厉江霆和庄冥,还有其他在富豪榜上排的上名号的人。

严家也派人来,是严从文他妈雷蕾,本来严从文叫的是严修艺,但是严修艺不愿意公开自己严家二公子的身份,所以最后来的人是雷蕾。

严从文也是听到主持人点名才发现,然后赶紧让人再在他这个桌子安排一个位置,把雷蕾请过来。

雷蕾就坐严从文和凤涅的中间,点名结束主持人就直接点名让严从文上台,因为严从文就是慈善机构的老板,严从文上台,拿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

“很开心在场这么多有爱心的人,愿意为需要的人贡献自己的一点绵薄力量,我是严从文,我是雷霆慈善机构的创始人,雷霆机构作为第一个公正公开的慈善机构,已经和各大直播平台合作,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线直播我们的资助情况,以及在线公开我们得到的善款和用出的,绝对不会存在吞钱的行为。”

严从文穿着一身正装,在台上简练的说着这样的话,面容虽年轻,气势可不少,不会因为年轻大家就不相信他,而且严从文的这段话反响很好,很多网友已经开始在网上进行捐助了。

“我们第一个资助项目是前段时间临市遭遇洪水的事,我们的专业人员已经带着现有但不多的物资奔赴现场,今晚的善款一到,就立刻开始采购需要的更多物资,明天早上八点正式在各大直播平台在线直播。”

严从文这幅认真的模样,真的让在场认识严从文的人都刮目相看,因为平时的严从文总是嘻嘻哈哈,一副二世祖的样子,看起来就不像回做生意亦或者会认真的起来的那种人。

可是现在在台上穿着一身银色的修身西装,头发还打了发蜡,看起来真的有那种j-i,ng英样,用最朴实的话说着慈善机构的理念,慈善就是一件简单的事,严从文的话语也不需要那么的藻词华语。

往往越简单的,才能直击人心。

就连雷蕾都说了句,“从文长大了,是我们小看他了。”

这就是严从文,要嘛不认真,要嘛就要做到最好,不是没有能力,而是要看严从文愿不愿意。

厉江霆也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样光芒四s,he的严从文,心里有一种病态般的满足,但是又不太喜欢严从文这么耀眼,因为越耀眼,厉江霆将会越多情敌,再多几个像雷万钧这样的,厉江霆觉得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该泡醋缸子里。

不过,厉江霆也愿意看着严从文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做的越来越好。

这也就是厉江霆为什么会说,只要严从文今晚的晚会进行顺利,今晚就会答应严从文一个条件,亦或者说是愿望。

严从文说的差不多了,就把话筒还给主持人,然后下台。

主持人就赶紧开始介绍接下来的节目,同时把网上捐款方式说出来。

严从文下了台,镜头一离开急立马放松为了气势而紧绷的肌r_ou_,直接坐回位置上,得意的看向雷蕾,“妈!怎么样,你儿子行不行,厉不厉害!”

第76章 严从文要亲赴受灾地点

严从文一下台就原形毕露了,着急的就要跟雷蕾邀功。

雷蕾对着严从文竖起了大拇指,“你刚刚在台上的样子,比你爸都帅多了!”

这句夸奖可了不得,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在雷蕾眼里可从没没有谁能帅得过他爸,所以严从文给了雷蕾一个你真有眼光的眼神,然后,侧头看了厉江霆一眼。

厉江霆也看着严从文,但并没有什么表情,因为他们两个现在都在生气施展冷暴力中,严从文对此很无力,不知道厉江霆哪来的这么多臭脾气,上一世怎么不见这么多火气,不过严从文不着急,因为厉江霆答应过他只要今天的晚会进行顺利,就可以提一个条件。

晚会是肯定可以顺利进行,所以,有什么事他们回家再解决,严从文就不信了,厉江霆这么好哄的人,难不成今晚亲一个啪一顿,厉江霆还能冷的起脸来。

至于厉江霆不喜欢雷万钧,那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严从文觉得自己没理由和厉江霆在一起后,厉江霆不喜欢谁,他就不能和谁来往。

他和雷万钧的哪一次来往超出朋友的界限了?对,雷万钧喜欢他,严从文可从来没有把雷万钧当备胎的意思,一开始就和雷万钧说清楚了的,雷万钧也答应了不会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所以,严从文自然不会因为厉江霆不喜欢雷万钧,就直接远离雷万钧。

再说了,雷万钧不见得能喜欢他多久。

最重要的是严从文除了厉江霆,其他谁也不要。

这句话,今晚要对着厉江霆说一百遍,然后下次如果厉江霆再吃醋,严从文就有理由发脾气了,到时候质问厉江霆一句,你不信任我,你不信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不然你还吃什么醋呢?

严从文心里得意,他一个天生就会撩汉,行走的情话百科,还怕哄不住厉江霆?

回归到晚会,节目每表演玩一个,都会进行一次捐款,可能那些小明星要在直播中多争取露脸的机会,捐款起来也不手软,网络上的捐款也已经达到了差不多五十万。

严从文挺忙的,坐了一回又被陶瓷叫走,说到了现场的灾区那边出了问题,本来洪水已经退了,现在又突然刮起了台风,刚刚盖好的医用帐篷都吹翻了,退下去的江水也有了涨潮的意思。

“怎么会这样!”严从文皱起眉头,直接接过陶瓷手里的平板,发送了一个视频请求过去。

视频很快就接了,那边陶瓷才洽谈好的医疗团队很多人都不满,在质问严从文为什么不限调查好天气。

严从文却没有管他们再说什么,而是直接通过视频,看到了那群医生护士后面的大树,是的,真的台风了。

有台风就必定有雨,这是不成文的规矩,这才刚退水······

陶瓷见严从文一直在被那群一声护士医生骂,忍不住的就抢过平板把那群人先骂一顿,“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你们出发之前不是已经签订过合约了,你们出发前说的那种大义凌然的话都是狗屁?”

严从文也站到摄像范围内,“我们不会让你们有事,因为你们是这个县城唯一的指望,医者仁心,你们忍心看着身边那些遭遇天灾的人在恶略的环境中,生病死去?”

“你又不在场你怎么知道这种心情?”对面有个年轻的医生在质问严从文。

严从文直接就开口,“我待会就出发,会用私人飞机先把医疗物资带过去,你们先组织所有人往高处走,但不要上山,小心塌方。”

严从文说完就挂了,直接拿起电话给已经在现场的严超打电话,严超是晚会一开始就和第一批救助队的人赶过去的,现在应该到了。

救助队比起医疗队在这个事中更有用,因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退伍兵一类的人,因为事情紧急,网上应聘过来的五万人,有四万多都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都是业余的,所以,第一批能直接出发的只有一百人。

不过,顶两天应该是可以了,这么大的事情,上面不会不管,所以这两天还是要选好避风口把医用帐篷先弄好,这样才能进行救治。

“老板,你真的要亲自过去啊?”陶瓷又更服气严从文了。

严从文点头,“嗯,我现在过去机场,你先用网友捐出来的钱把医疗物资买了,然后直接运机场,会有转机负责运送。”

“好。”严从文都这么给力,陶瓷也不允许自己拖后腿。

“蒋胜男那边,你通知她一下,让她把手里支教队的事先放一放,让她写几条帖子,在晚会结束之前让主持人念出来,主题就是让事发县城附近的地方不要拥堵,保持车辆能进能出,然后有愿意的医生都可以赶过来帮忙。”

严从文看了资料,洪水导致的老房子倒塌,压伤了很多人,也冲走了很多人,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不受伤,所以,还是最需要医生。

而重伤的,肯定也要送往最近的医院。

严从文很少这么认真的去做一件事,做了,就要尽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刚开始想做慈善,严从文也没觉得自己第一个项目就会遇到这么大的事,现在遇到了,只能去解决。

所以严从文收起了自己平时的那种吊儿郎当样,把一切需要做的,都和陶瓷交代好,最后,担心陶瓷搞不定,“你要是有什么做不到了,就去我刚刚那个桌子,报我名字去找那位姓雷的女士。”

“好,我可以的。”

而拐角处的厉江霆,也听到了严从文刚刚说的所有话,对严从文又是刮目相看,因为这样的严从文真的不像他想像中的,厉江霆觉得,他又更喜欢严从文了。

喜欢平时没心没肺欢脱打趣的他。

也喜欢现在这样心思缜密做事认真的严从文。

厉江霆走出来,走到严从文面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严从文抢先说话了。

严从文看到厉江霆,就赶紧开口,“厉江霆,你先别生气了,我要去临市一趟,回来再说啊。”

第77章 严从文撒谎

严从文已经没有这个心思去管厉江霆在不在生气了,拉着厉江霆的手再厉江霆的手心勾了勾,“我要去临市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件事先放一放,等我回来再说,你也先别生气,因为这么点小事你真心没必要吃醋。”

严从文说完,直接拉起厉江霆的手,在厉江霆的手心上亲了下,这是严从文的绝招。

厉江霆本来就不是对严从文生气,而且不满雷万钧找了一个严从文的替身,这样厉江霆在觉得,严从文在被雷万钧意 y- ín ,指不定刚刚在小房间里雷万钧和那个什么高凉接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就是严从文。

是这个认知让厉江霆不爽,厉江霆生气的是这件事,而不是严从文。

所以厉江霆抱住严从文的腰,在严从文的脸上亲了下,见状有些惊呆的陶瓷赶紧走人,厉江霆这才又在严从文的唇上亲了下。

“我不是生你的气,你好好去忙,注意安全,有什么事让手底下的人去做就行了,我让阿超陪你一起过去,我公司还有很多事情,处理完了我过去找你。”

严从文听到厉江霆这么说,立马笑了,因为厉江霆不生气其他什么都好说,“那我现在过去机场了,你让阿超直接到机场吧。”

“注意安全,你要是受伤了你的慈善机构也没必要再弄下去了。”厉江霆没有松手,还是抱着严从文的腰。

严从文笑了,轻轻的推了下厉江霆,“听说蚊子很多,被蚊子咬算不算受伤?”

“算。”厉江霆霸道的回答。

“那完了,我的慈善机构才刚刚起步呢就不能继续下去了,我的事业,我的前途,啊,真可怕!”

厉江霆失笑,将严从文松开,“去吧,在我过去之前不许离开阿超的视线,否则,你知道结果的。”

严从文点头,主动点抱着厉江霆在厉江霆怀里滚了两圈,跟撒娇一样,放软语气,“你也别跟雷万钧斗气了,你不管他无视他,他也没这个闲心去惹你了。”

严从文不傻,虽然刚开始见到高凉的时候没什么想法,但是在桌前看到高凉的那幅神情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不单单只是老板和助理的关系那么简单。

所以,结合厉江霆的气愤,还有雷万钧的面不改色,高凉的含羞带怒,细想一下严从文就大概猜到了雷万钧想做什么,无非就是要惹厉江霆生气,但是雷万钧也只是想惹厉江霆发火而已,因为上一世严从文怎么着也以朋友的身份,和雷万钧这个人相处了四年,还是了解一些的。

雷万钧要是想拆散他们,会直接从严从文身上下手,不会做这种只能气气人的无用功。

这一点,严从文都能想明白,厉江霆又怎么可能不行?

但是明白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明白不代表厉江霆就能接受雷万钧心里还有严从文这件事。

不过厉江霆还是答应严从文,以后都忽略雷万钧的行为,让他自己玩吧,指不定玩着玩着就对那个所谓的高凉动了心呢?

只要雷万钧不再喜欢严从文,那么厉江霆才不管雷万钧喜欢的人,到底和严从文像不像呢。

所以厉江霆开口,“嗯,好。”

上一章:第8节

下一章:第10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