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小祖宗重生撩夫记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1节

第11节 腐书耽美

严从文不是那种受了委屈还憋着的人,严从文也不是那种能控制的了自己情绪的人,所以严从文委屈了生气了也是摆脸上。

但如果严从文真的生气就不会在厉江霆叫他上车的时候他就上了,严从文不愿意回京都,是因为这里真的还有挺多事要处理,而且绑架他那一批人已经死了,下一批不会在短时间内再绑架他。

真正伤了严从文的,是厉江霆说的那句玩完。

他和厉江霆从一开始就不是玩,用玩完这两个字真的特别不舒服,而且很爱很爱厉江霆,爱到离不开,他以为厉江霆也是这样,但是现在想来并不是,因为如果真的离不开,又怎么会说这种话?

严从文想着想着,好不容易忍住不哭,然后又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蹲在地方抱着小倩倩哭。

小倩倩不知道严从文哭什么,但严从文哭的这么伤心她也伤心了,然后她也哭了,也哭的稀里哗啦。

一大一小,一个躲着一个站着就在路边哭。

严从文哭够了,就拍拍小倩倩的后背,“我不开心我才哭的,你哭什么呀。”

“严哥哥不开心哭了,倩倩看着也不开心,然后也哭了。”小倩倩一抽一抽的吸着鼻子,也学着严从文的样子,拍拍严从文的后背。

严从文心里一暖,抱着小倩倩吧唧的就在小倩倩的脸上亲了口,糊了小倩倩一脚的鼻涕眼泪,小倩倩居然还咯吱咯吱的笑。

“小倩倩宝贝儿啊,你这么贴心,严哥哥都不舍得把你还给爸爸了怎么办?”

小倩倩闻言,眼睛一瞪,立马哭了,哭的比刚刚还响亮,“呜哇啊!爸爸救命啊严哥哥不把我还给你了,严哥哥要绑架我啊,呜呜呜呜绑架啊。”

“……”严从文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笑。

他那句话明明只是想表达对小倩倩的喜爱,怎么就成了他要绑架她了?

严从文叹了口气,一把将小倩倩抱起,“骗你的,你这么烦人我陪你玩几天可能都受不了了,怎么可能还不舍得把你还给你爸。”

这句是真话,严从文真的不喜欢照顾小屁孩,虽然小屁孩有时的言行确实挺暖心,但是比起他的自由,暖心不算什么。

果然小倩倩不哭了,只是用小拳拳锤了严从文胸口几下,“你才烦,我是小天使我怎么会烦人,爸爸说了我是他的小天使,最漂亮最贴心最可爱了!”

“你是你爸爸的小天使不是我的小天使啊!”

严从文和小倩倩一路斗嘴的走回去,到的时候天彻底黑了,严从文没有管一旁跟着他的阿超,带着小倩倩回帐篷去休息,给她讲了不知道睡前故事之后,这才睡着,然后严从文才能出去问问情况。

老天爷饶人了,不刮风下雨了,自然就没什么事,现在失踪的人口都找回来的,该送医的送医,该干嘛的干嘛。

阿超开口,“我们明天回去了吧,这里应该不需要你了,你那个员工严超就能搞定。”

“嗯。”严从文应了声,也回帐篷去睡觉了。

这里确实不需要严从文了,明天就回去,不过严从文不打算回厉江霆那里,因为严从文要等厉江霆道歉,再加上他答应了爷爷每个星期必须有两天再家住,所以就回家住两天,然后就该开学了。

隔天天一亮,严从文就阿超叫醒了,严从文也没多说什么,抱着还在睡的小倩倩就上了车,“送我回严家,谢谢。”

“回严家?老大说……”

阿超还没说完就被严从文打断了,“我说,送我回严家。”

阿超要是现在都不知道严从文和厉江霆闹矛盾了,那就是傻子,阿超没在多说什么,发动车子往京都的方向走,然后趁着严从文不注意,悄咪咪的给厉江霆发了个短信:老大,他说不要回你别墅,要回严家。

厉江霆收到短信,心里又是一寒,然后面无表情的回了两个字:随他。

第85章 不得安生

是的,随他,严从文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厉江霆选择等,等严从文主动的找他,如果一个星期也没有一点消息的话。

那么,他们真的该完了。

厉江霆不觉得自己需要那么卑微的去喜欢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但是,厉江霆不会放手,感情完了人也得留着,这是厉江霆说过的,不管什么原因,他们跨过了那一步,厉江霆就不会再放手,绑也要把严从文绑回身边。

尽管,没有感情了。

严从文是真的没有回厉江霆的别墅,而且直接回了严家,回家以后看见一家子都在客厅聊天,严从文逼着自己笑,乐呵呵的笑,“啊瑞巴蒂,各位几天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结果,严从文话一说完,全家人都看过去,y-in沉着一张脸。

严修艺问,“你怀里的是你私生女吗?是不是太突然太激动了,才导致你现在这幅样子,还是你在那边太累了?”

“呸,什么私生女,她叫小倩倩,唯一的亲人在医院截肢,我帮忙照顾几天,你们小声点别吵醒他了,而且我会累到?我是大老板,有啥忙的我说一声就行了,用的着我亲自动手?”

严修武也问了句,“那为什么哭。”

严从文一愣,反s,he性的去摸摸眼睛,果然……红肿了,严从文支支吾吾的开口,“那边蚊子多,被咬了。”

“说!到底为什么哭!”严隋唐最宠的就是严从文了,从小到大都是宠着长大的,现在居然还哭了?这怎么了得?

严从文叹了口气,抱着醒了因为晕坐车太累又睡着的小倩倩坐下,乖乖的开口,“我在那边遇到绑架了,不过没事,厉江霆来的及时,我一点事也没有,不过我和厉江霆吵架了……”

“绑架?”严修武皱眉,“雷家吗。”

严从文耸肩,“我不知道。”

雷蕾不信,不信严从文是因为绑架而哭,“你和厉江霆为什么吵架。”

能让严从文哭的,肯定是因为受了忍不了的委屈,严从文从小到大都不是爱哭的那种人,所以,惹哭严从文的只会是他在乎的。

“该死的雷家,该死的厉江霆!厉江霆明明答应过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严隋唐气的直用拐杖戳地板。

严重信也开口了,“既然这样分开算了,不就谈个恋爱吗,成就成不成拉到倒,地球那么大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实在不行和那个什么雷万钧在一起我们都不会拦着你。”

“别说了。”严从文现在情绪不是很好,“我只要厉江霆,我们冷静一段时间就好了,过来两天开学,要忙的事多了,我才没心思想那么多。”

严修武自从和阿秀分开以后,整个人沉稳了不少,一头银色的头发也染回了黑色,话也少了,听见严从文这么说,也只是点头,“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处理,但你别忘了你背后还有我们,委屈这种事,谁受都可以,你不行,因为你是我们严家捧在手心宠着的心肝祖宗。”

严从文眼眶一红,“爷爷爸爸妈妈,大哥二哥我爱你们。”

雷蕾叹了口气,“先上去休息,睡一觉就可以吃晚饭了。”

“嗯。”严从文抱着小倩倩站起来,转身上楼,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得回头,“你们不要去找厉江霆,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严修艺哼了一声,“谁有这个闲心。”

结果,严从文刚一上去休息,严修艺就坐不住了,“我们真的不管?我都没让从文哭过呢,厉江霆居然敢!”

“别惹事。”严修武踹了严修艺一脚,“坐下,从文有自己的恋爱方式,也有自己处事方法,你别瞎搅和。”

“什么叫瞎搅和,从文这是初恋!初恋!懂个屁恋爱方式,受了委屈估计也就自己哭鼻子憋着,你们没看到吗,眼睛都红红了,这得哭多才能把眼睛哭红肿?”

严隋唐直接把面前的苹果往严修艺身上扔,“那你去把他骂一顿,让他也哭?你都这么大个人了,做事有点大人样行不行。”

“行,我不管了!”严修艺憋屈的坐下,“爱管不管反正我不管了。”

雷蕾开口,“先听从文的吧,让他们都冷静冷静,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小情侣之间怎么可能一点矛盾也没有,过段时间再说。”

大家都点头,这是差不多也就这么过去了。

严从文这两天也乖乖的在家里陪家人玩,小倩倩很喜欢雷蕾,见了雷蕾严从文都不要了,可能是因为没有妈妈的原因,连她总是念嘴里的爸爸都不说了。

而厉江霆,这两天也一直保持手机满电的状态,等着严从文的电话,甚至去公司都是忙完事情就回家,可是,并没有等到严从文。

厉江霆也忘了严从文要开学了,这两天,谁也没联系谁,两人的心都越来越冷。

严从文开学了,就顺理成章的把小倩倩丢给雷蕾,昨天小倩倩的爸爸已经从县城接到省医院了,雷蕾每天都带着小倩倩去看一次,小倩倩的爸爸叫杨华,以前是个司机,确实,司机没了脚就是没了工作,所以才会那么绝望,雷蕾好心的邀请杨华腿好了以后,去他们家作园艺工人,因为小倩倩说他爸爸了喜欢花花草草了,家里的庭院可漂亮了。

既然如此,那就做园艺工人吧,只指挥就好。

杨华很感激,并说不要一分酬劳,只要有个供他们父女居住的地方就好。

而严从文就已经去学校了,带着一箱行李箱的衣服,严从文一进学校就被围起来了,各个都对着严从文拍照。

以前严从文最多也就是一个校草的名号,因为没人知道他是严家的小少爷,也没人知道他是有钱人,现在好了,做了慈善,上课网络直播,成名了,上学都不得安生。

严从文站在原地笑着让大家拍照,拍了好久都走不开,直到严从文嘴上说的那个老学究拿着喇叭赶到,把那些围着严从文拍照要签名的同学赶走,严从文这才脱身。

第86章 开学了

“好久不见啊老学究老师。”严从文看到熟悉的脸,开心的就给了他一个熊抱。

严从文口中的这个老学究老师叫谭从文,就是因为名字一样,谭老学究对严从文那是百般疼爱,总想把严从文培养成他这样的大教授,谁知道,谭老学究挑错了苗子,严从文聪明是聪明,但是根本没有学习的心啊。

但是没办法,自己挑的接班人,哭着也要教完。

“你小子可以啊,就一个暑假的时间跑去弄什么慈善机构,还弄的像模像样,还亲自跑去灾区,你不怕台风直接把你吹走了?你看看你瘦弱的样子哦,几天没睡觉了?”

严从文推着行李往宿舍的方向走,边走边回答,“我就是突发奇想,做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总得为社会做点什么贡献,所以就弄了这么个为社会为人民的爱心慈善机构。”

谭老学究满意的点头,“嗯,你有爱心的这一点跟我是像的。”

“谭老师,谭老爷子,谭老先生,您夸我的时候能不捎带夸您自己吗?”

“不行,因为你和我都是那么的优秀。”谭老学究把严从文送到寝室门口就离开了,离开前告诉了严从文口不用担心再有这种情况,因为校务处发了通告,不允许围堵严从文,否则扣学分。

大家也是刚开始激动嘛,身边出了个大名人都是这样的,过几天就不会了。

严从文上了楼,一打开们就听见砰砰砰的几声,三个礼炮带着彩带喷到了严从文的身上。

“欢迎我们的慈善家严从文回校!”

是宿舍的舍友,也是严从文为数不多聊得来的人,严从文笑着一人踹了一脚,“荣幸吧兄弟们,你们认识了这么伟大的我!”

“我们只关心你请不请客。”一个带着超大黑框眼镜的男人,称四眼。

“对,海鲜大餐!”说话的是一身肌r_ou_发达到可以去参加健美比赛的大壮。

最后一个留着及肩长发,高高瘦瘦,叫小美,别看一副受样,其实小美是个大总攻,因为家里没钱经常出去兼职,嗯,晚上的那种,什么美丽少妇啊,饥渴少男啊。

“海鲜算什么,天上人间走一趟!”小美乐呵呵的搂着严从文的肩膀,“你看着办吧,不请客的话这个学期臭袜子你包了。”

严从文对着天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我请客了,你们能帮我洗一个学期袜子一样。”

严从文和小美关系最好,因为他们都gay,有话题,而且大家都对彼此没兴趣,也不怕搂搂抱抱会擦枪走火什么的。

大壮开口,“请客,以后我们就每天换洗袜子,不请客,那我们就随便一点穿它个一学期。”

“两个学期吧……”四眼开口。

严从文叹了口气,把行李扔到自己的床上,“得得得,我欠你们的!走!现在就去!天上人间燥起来,正好我想喝酒了。”

严从文来了学校心情都好了不少,四人直接打的去天生人间,但是再门口就被拦了下来,因为……

因为他们都穿的很随便。

“对不起四位先生,我们天生人间出入都需要会员卡,请问你们哪位是我们的会员呢?”服务员的态度是挺好的,就是说出来的话还有表情让人不是很乐意。

“c,ao,吃个饭还要会员卡。”大壮生气的都爆粗了。

大美耸肩,“我上次和顾客过来,也没见要什么会员卡。”

天生人间并不需要什么会员卡,只不过是服务员看不起人,因为四眼大壮小美他们都工薪家庭,除了小美穿的还可以意外,其他都穿的挺随便。

严从文也是,担心太露富会融不进集体,所以在学校一直都是穿校服。

“你确定是要会员的?”严从文最近易怒的很,就算再生气也还给服务员一次机会。

“是的这位先生,我们这里确实需要会员卡。”

四眼弱弱的扯了扯严从文的衣角,“要不我们去隔壁的法国餐厅?”

“不,我就要再这里。”严从文拿出手机,给雷万钧打了过去,这个地方去雷万钧的,只是他们在r过分开的时候,雷万钧就告诉严从文,想吃什么就去天上人间,免费。

所以严从文才知道这里是雷万钧的产业,不过,严从文很少来就是了,因为宋真真庭院酒店坐的饭菜更好吃。

雷万钧很快就接了,“从文?”

“雷万钧,我在你天生人间的门口,你们的服务员拦住说要会员卡才能进?”严从文打开手机免提,举到服务员面前,放着服务员的面问。

“门口吗,我刚好在店里和合作商谈合同,我现在出去。”

服务员听到雷万钧的声音就已经脸色苍白了,严从文一挂电话,服务员就赶紧鞠躬道歉,“对不起这位少爷,我不知道您是老板的朋友,对不起对不起您快请近。”

严从文还没说什么,就被小美扯住衣服,严从文不用小美提醒也当然知道不能进,因为进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雷万钧很快就出来了,直接告诉服务员,“道歉,然后去领工资,明天不用来了。”

“老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服务员连连鞠躬道歉,就差跪下来了。

雷万钧无视他,把严从文请进门,“开学了吗?这几位是你同学?”

“我室友。”严从文拍了拍雷万钧的肩膀,“你去忙吧,谈生意重要。”

雷万钧点头,对着严从文的室友开口,“你们好好吃,今天抱歉,我请客。”

大家都挺好说话的,特别是大壮,憨厚的就笑,“没事没事,我们买的起单!”

雷万钧只是笑笑,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回他的包间去了。

雷万钧一走,三人就不淡定了,围着严从文就质问,“老文你不厚道啊,认识天生人间的老板居然还不早点请我们过来大吃一顿!”

“不好吃啊。”严从文无奈的耸肩,“我自己都不怎么来。”

“滚!再装逼揍死你!”大壮赶紧拿起菜单就开始点餐。

第87章 变了

大家本来打算来吃饭不点那么多的,省的严从文付不起,现在知道严从文和天上人间的老板认识,大家就不客气的想吃什么店什么,还点了几瓶非常贵的酒,说是要看看贵酒和普通的酒到底有什么区别。

严从文这几天不是很开心,开学了见到这群毕业后都没有再联系过的舍友,感受这和以前一样的感觉,严从文就很开心了,人在开心的时候就免不得多喝几口,不过严从文酒量好,也不会醉。

“不对啊,老文现在酒量怎么这么好?”大壮不相信的伸手在严从文面前晃。

严从文楞了一下,然后暗道糟糕,他的酒量是毕业后才练上去的,“四眼,嘿嘿我酒量好吧!”

大壮:“……”

“看来不是没醉,是不上脸,我这么帅居然把你认成我,可见他醉的有多厉害。”四眼非常不开心瞪了严从文一眼,“看清楚,我才是四眼。”

“小美!你头发怎么变短了?哈哈哈短头发的小美好丑哦!”严从文说完,又拿起一杯酒想要喝,但是还没放嘴边就噗通一下趴桌子上“醉”晕过去了。

“卧槽,晕过去了谁买单?”大壮吃了一惊。

小美摸摸头发,“刚刚谁说我们买得起单,就谁买单咯。”

“……”大壮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点这么多东西了,从文的流量没变好就算了,还变差了,真几把废物。”

严从文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踹了一脚大壮,“说谁呢,我只不过头晕眯会的,我没晕,逗你们玩也信啊。”

早就看穿一切的小美只是笑笑不说话。

“我酒量变好了,暑假的这两个多月老子为了为社会付出贡献,可是喝了很久酒的,生意场就是酒场,懂吗?”

四眼推推眼睛,“不懂,反正我买不起单。”

严从文站起来,“你们先吃着,我出去上个厕所。”

小美也站起来,“一起。”

“怎么得?你怕我跑了不买单,上个厕所都要跟着我?”严从文嘴上这么说,却主动的搂着小美的腰,一副大佬的样子,“走走走,是不是想伺候爷,行,给你这个机会!”

小美没说话,显然是习惯了严从文的这些话和行为,因为严从文只是嘴上说,心里不会有想法,小美才任由严从文满足一下自己并不存在的总攻气势。

出了包间,小美就问,“你是富豪榜上严家的小少爷吧?”

“嗯?”严从文疑惑。

“别装,做我这行的什么不知道一点,严夫人雷蕾我是认识的,只是在杂志上见过,那要看慈善晚会的直播,看到你们做在一起,我就确定你就是严家的小少爷了。”

严从文啧了一声,“我跟我妈有这么像吗?”

“没想到你藏的这么深,要是两年前知道你是个富二代,我就不去做什么mb了,直接撩你多好。”小美可惜的叹了口气,“这下好了,混了两年熟到都下不去手。”

严从文摇摇头,“nonono,两个攻是不会有结果的,就算你愿意委身做受,颜控的我也看不上你。”

“看不上我?”小美震惊了,“我这张脸不知道多吃香,你居然说看不上我。”

“对,我眼光高。”

小美只能叹口气,因为没办法,严从文眼光高也是有理由的,毕竟,严家一家都是高颜值,任何一个他都比不上。

“说吧什么事。”严从文走到走廊镜头的小阳台上,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小美是个聪明人,严从文是不是要上厕所四眼和大壮都看得出来,小美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小美肯定是有事和他说。

小美点头,“那天晚上直播我看到了一个很眼熟的人,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他。”

“谁?”严从文讶异了,“你眼熟,不会是你前顾客吧?”

“……嗯,是。”

严从文八卦之心被勾起来了,“快说!是谁!”

“应该是你的人吧,我在直播经常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一脸痘痘,长的不是很好看,一米七八这样子。”

这个形容,怎么这么像陶瓷?陶瓷……不像gay啊,而且陶瓷上一世可是和蒋胜男结婚了得,怎么可能是小美的顾客。

严从文越想,心理越觉得不对劲。

“怎么,你没印象吗?”小美的眼神暗了下,背在身后的手忍不住的握成拳,屁似乎有些焦急。

“有。”严从文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翻出了慈善机构总部所有工作人员的大合照,指着陶瓷,“是他吗?”

小美眼睛一亮,“是他!他叫什么!”

严从文收回手机,“他是你的前顾客,你能不知道他叫什么?”

“你知道的,出来找乐子谁会用真名,这种事被人发现了,那是一见见不得人的事。”

“是吗,可我们一直都知道你是做这行的,却从来没有歧视过你。”严从文直视这小美,“我们认识两年了,你是什么样我心里有数,我相信你是不会有事瞒着我的,对吧。”

严从文越是看着小美,心越是冷,回忆起他们的大学四年时光,再是之后毕业没有见过的两年。

虽然他们两年没见了,但严从文一直记得小美,因为难得身边能有个什么都可以说,又不会相互喜欢上的gay友。

现在……好像小美变了,亦或者是严从文想多了,可是现在小美僵硬的脸在告诉严从文,小美一定有事瞒着他。

小美愣了一下,颓废的靠在墙上,拿出一根烟点上,“你说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有的人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有的人生下来就得为存活而费心费力。”

“不怪出生,大把的人出生清苦照样拼出一片天,又有多少富二代最后没吃没喝。”

“所以,我想做人上人,我就要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

严从文问,“比如呢?”

“比如,我想和陶瓷在一起,因为我想通过他走后台,你知道的,我的理想是做个太平间守门的。”

严从文冷眼,“别开玩笑,我会以为你在转移话题。”

第88章 和好?

严从文不知道为什么不好的事情偏偏要挤在这个时候出现,和厉江霆吵架冷战了,开学以为能先放下好好享受一下青春,结果,记忆中玩的很好的一个室友,现在居然变了。

变得别有用心。

其实仔细想,上一世小美,哦不,严从文现在不想给他一个这么好听的名字了,小美原名萧寐,梦寐以求的寐,现在仔细想想,萧寐从后面两个学期起,就不大爱笑了,经常旷课,然后半夜双腿发软的回来。

严从文当时没细想,现在想想一个人大半夜退软着回来,能是什么事?只会是萧寐他最后的底线都没了,那些什么只接待单身的客人的规则也没了,甚至从上面那个,乖乖的躺下任人c,ao?

为了什么?做人上人?

“你变了……”严从文有点失望。

萧寐点头,“谁没变?你如果不是严家人,或许我们还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所以呢。”严从文问,“所以现在不是朋友了。”

萧寐沉默了好久,然后点头,“嗯,不是朋友了。”

说完,转身就走,但快到拐弯处的时候,萧寐突然回头,“严从文,你小心点,除了家人不要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不管是生活里还是工作上,祝你能永远开心。”

说完,消失在拐角处。

严从文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心里一片寒冷。

突然想起重生前昏睡中那个贱老头说的话,你这一生过的太顺了,对别人未免不公平,所以你要重活一世体验一下不顺利的事。

严从文不记得原话,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所以,他无缘无故重生,就是为了吃苦头吗?那这样,对他来说又是否公平了

严从文不抽烟,但是现在突然想抽烟了,也突然想厉江霆了,因为厉江霆身上永远有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很安神……

而现在楼上包间,厉江霆就作为雷万钧的对面,面无表情。

雷万钧有点惊讶,“从文给我打电话,你居然不吃醋?”

“不需要。”厉江霆的这句不需要,到底是因为自信亦或者无所谓,再或者都有,已经不重要了。

倒计时,四天。

厉江霆心里唯一的一句话。

厉江霆把面前的文件推过去,“雷家,我替你除了,而你只需要签订这个合同。”

雷家没动厉江霆,厉江霆是没兴趣参与的,但是雷家动了严从文,比动了他厉江霆后果更严重,严从文谁都不能动,动者,死。

所以厉江霆想把雷家板下来了,联合庄冥一起。

雷万钧打开文件认真的看起来,每一条,都是个严从文有关,看了,雷万钧才知道厉江霆到底有多爱严从文,“你赢了。”

做到这个地步,爱到这个地步,他自认不如。

“签,或者不签,就一句话。”厉江霆不想多说废话。

回应厉江霆的是雷万钧拿起笔就签上自己的名字,因为合约里全都是为严从文好的条约,譬如说雷家倒勾雷万钧不得以任何理由对严从文旧情复燃。

又比如一辈子都不能做对严从文不力的事,永远只能做朋友。

总之,这份合同告诉了雷万钧,厉江霆到底是有多爱严从文,雷万钧自认为自己做不到这个地步,做不到明明能收获很多有利的东西,就是钱,利,可是厉江霆都不要,只要严从文过的好,过的顺。

“从文在楼下308和室友吃饭,你要下去看看吗。”雷万钧把签好的合同还给厉江霆。

厉江霆直接站起来,带上合同就离开了,本来可以直接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场,但神使鬼差的就绕到了308所在的区域,然后远远的就看见严从文侧坐在阳台上,后背靠在墙上,一只脚在外面,一只脚在里面,手里拿着一根香烟,不会抽烟还要抽,吸一口咳几下。

严从文感受到了一股热烈的眼神,侧头一看,就看到了现在走廊最那头的厉江霆,一愣,然后把烟弹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跳下来,走到厉江霆面前。

厉江霆更冷了,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y-in霾的气息,如果是陌生人,估计靠近厉江霆都会不寒而栗吧。

憔悴了,一把都冒出胡子了,这样的厉江霆,照样很帅,看到了厉江霆,严从文才发现自己三天没见,就已经想厉江霆想到发疯了。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厉江霆问。

严从文也抬头看着厉江霆,“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知道错了吗。”厉江霆继续问。

“你知道错了吗?”严从文也反问。

厉江霆没再说话,只是这么看着,严从文也看着,看着厉江霆的短发,厉江霆的剑眉,厉江霆的眼睛,厉江霆的鼻子,厉江霆的薄唇。

严从文突然踮起脚尖,搂着厉江霆的脖子就狠狠的在厉江霆的脖子咬了一口,然后再转移到厉江霆的唇,用舌拼命的撬开厉江霆的唇齿。

可还没等严从文撬开,厉江霆就反被动为主动,将严从文推到墙边上,直接一口咬在严从文的唇上,直到嘴里弥漫出来鲜血特有的腥甜,厉江霆这才松开,伸手提严从文抹掉嘴角的血,“别离开我。”

嘴唇被咬破了一个小口,很痛,但严从文别没有表现出来,因为痛并快乐着。

严从文抱着厉江霆的腰,就像要把自己镶嵌在厉江霆身上一样,“厉江霆,我们以后都不要冷战好不好?”

厉江霆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抱起严从文就走像电梯,按了负一楼。

突然悬空,严从文有点猝不及防的叫了一声,然后就乖乖的窝在厉江霆怀里,任由他用公主抱这个方式抱着他到地下停车场,然后,开车回来。

不,是飙车回家。

速度之快,使街道都成了一道幻影,明明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十分钟便到了,一到家,厉江霆就把严从文推进房间,然后立马压上去。

是的,厉江霆现在只想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感受严从文的存在。

第89章 和好了

严从文也是这么想的,厉江霆才扑过来,严从文就主动的去扯身上的衣服。

但是在最后即将进入的一刻,严从文躲开了,喘着粗气问,“以后不许冷战了,有什么话说清楚,不准动不动就发脾气,我这么大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你凭什么给我委屈受。”

“以后我都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厉江霆看着严从文,“但是,也请你好好看看我,我是我,不是你脑子里上一世的我。”

回应厉江霆的是严从文抱住厉江霆滚了一下,然后直接对准厉江霆的那处,坐了下去。

这一天,从白天做饭了晚上,从晚上又做到了凌晨,他们在用最亲密最贴切的方式感受彼此的存在,最后严从文是直接在厉江霆的身下晕过去的,第二天直接睡到大中午,被舍友的电话叫醒的。

“严从文你丫还不回来?马上要上课了!昨晚没买单就带着小美跑了也就算了,你好歹说一声让我们一起跑啊,你快回来,心虚个屁啊,我们不怪你,反正我们也没买单。”

严从文揉揉脖子打算坐一起,结果一坐,立马嚎了一声赶紧趴下,“不去了!旷一天课怎么了!”

听到萧寐的名字,严从文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萧寐的对话,心里一堵,然后叹了口气,“行了你们先去上课吧,我待会就到,我赶不及的话帮我签个到。”

说完严从文就挂了,趴在床上大声的叫,“厉江霆!”

厉江霆在书房处理文件,因为担心做太狠了严从文发烧,就没去公司,不过听到严从文这么中气十足的喊声,厉江霆就知道是他想太多,严从文的体质是真不错,有吹风又淋雨,也没见生病,就连昨晚要的也没狠,也是最后一刻才晕过去。

“怎么了,痛不痛。”厉江霆走过去,揉揉严从文的屁股。

严从文瞪了厉江霆一眼,“你是不是几百年都没有吃r_ou_了,一逮到r_ou_就吃个够?骨头都不吐?”

怎么可能不痛?严从文觉得他都快要脱ga-ng了,就算现在趴着也感觉花花里面有异物感,就好像厉江霆还没有拔出去一样,昨天做了那么久,肯定两天都好不了,偏偏待会那个选修课就是老学究的文学,一坐下就得一个多小时,这样的话他的花花怎么受得了?

都怪厉江霆。

严从文又瞪了厉江霆一眼,“给我上药,我要换衣服去学校了。”

厉江霆从抽屉拿出一管药膏,“昨晚已经上过了,不过药效应该都挥发的差不多了,现在再上一次也好,不过你走路会很黏腻。”

严从文乖乖的趴好叉开腿,“厉江霆,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天上人间啊。”

“和雷万钧谈事情。”

“什么事?”严从文就知道厉江霆肯定是去找雷万钧的,不然厉江霆怎么可能会来天上人间。

厉江霆把严从文扶起来,看着严从文腿软着走了两步,确定有的动这才放心,然后回答严从文的问题,“雷万钧恨雷家,所以他想报复雷家,但是自己又做不到,只能找上我,而我正好也想要雷家完蛋,就和雷万钧合作。”

严从文摸摸下巴,慢慢的坐下,“雷家……你说要绑架我的是雷家吗。”

“是。”厉江霆点头。

严从文却没在说话,因为真的不像雷家人做的,上一世也是这几个人,如果是雷家,家里人肯定不会瞒着他,但是上一世问,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不说。

所以,可能不是雷家,不,肯定不是雷家,雷家毕竟也是“明面”上的人,做什么都要小心,否则曝光了他们就玩了,而那群绑匪那么高调,不符合雷家的画风。

“厉江霆,你先送我去学校吧。”严从文决定先不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想太多也没用,严从文直接扑到厉江霆的悲上,拍拍厉江霆的肩膀,“快,我要迟到了,我要是迟到了老学究非得念死我。”

厉江霆背着严从文出了门,把严从文放上车,这才开车,说道,“你现在还能学得进去?”

“我从来就学不进去过好吗,不管是当年也好,现在也好,所谓的上课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睡觉,不过我聪明,睡觉中听到的话也能记下来,老学究就以为睡觉是我独特记忆法,然后,我上课都不用听课了。”

说起老学究严从文就滔滔不绝的,因为除了家人朋友还有厉江霆,严从文最喜欢的就是谭老学究了。

到了学校,厉江霆是直接把车开到教学楼下的,“你能走楼梯吗?”

“可以。”严从文白了厉江霆一眼,“就是大腿内侧皮磨到了,走路有点痛,还有花花总感觉里面还有东西一样。”

厉江霆低笑,揉了一下严从文你屁股,“好好听课,在学校小心一些,不要谁都信,毕竟现在不像以前,不要仗着你有未来发生的事的记忆,也不能太相信,因为人是会变的,你现在变的那么优秀,又是慈善机构的老板,又上了直播,总有几百万的粉,所以很多人会嫉妒你,防人之心不可无,记住我说的估计,晚上我接你回去睡。”

“你有没有觉得你越来越啰嗦了?”严从文嘴上虽然说嫌弃的,但是心里却很受用,被关心肯定是甜滋滋的。

厉江霆严肃的问,“记住没有?”

严从文装模作样的敬了一个礼,“收到长官!”

然后就笑眯眯一步三回头的上楼去了,一进教室就行响起欢呼声,一直再喊。

“慈善家!慈善家!慈善家!”

严从文叹了口气走最后面,“够了啊你们,以后是不是每次上课都要来这么一出?快好好坐下,马上就要上课了,再不坐好待会谭老师拿着小喇叭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时候,我们就听课不能听,悄咪咪谈恋爱不能谈,玩游戏不能玩,睡觉也不能睡了。”

严从文说完,就径直走到最后面,但是看到自己记忆中自己的专属桌子坐了小美以后,就微微皱了下眉头。

第90章 是不是惹事了

“你来了,坐。”萧寐只是抬头看了严从文一眼,然后指指一边的桌子。

严从文看了萧寐一会,然后笑了下,“眼睛突然近视了,我坐做前面和四眼一起吧。”

说完,就走到最前面坐到四眼的身边,坐在萧寐旁边的大壮懵逼了,“不是,小美你怎么把从文以前的位置坐了下了?你以前不是一向坐前面和四眼认真听课的吗?”

“现在想坐后面了。”萧寐说完,直接趴着睡觉,不再讲话,没办法大壮也只能安静,然后自己琢磨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可能他的智商不太够,没想到,半天想不出头绪来,昨天还好好的,好到上厕所都要想女生一样,结伴一起去。

而严从文刚坐下,四眼也开口问,“从文,小美到底怎么了?明明昨天还挺好的呀,是不是一个暑假没见生疏了。”

“没有,我和你,还有大壮照样一个暑假没有见面,那你觉得我们有没有生疏。”萧寐这个朋友,正式的成为过去式了。

四眼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我们昨天吃饭的是不是还好好的吗?你和小美出去上厕所之后发生了什么吗?也没见你们回包间,要不是服务员真不用我们买单,说不定我和大壮就得给厨房刷碗抵债呢。”

“你知道你们昨天吃了多少钱吗?刷碗可能要刷整整,两年刷到你们毕业都抵不上昨天的消费。”严从文不想再说萧寐了,所以果断的转移话题。

同时,小心翼翼的挪了一下屁股,因为花花真j-i儿难受。

果然,四眼眼睛一瞪,“卧槽,这么贵吗?那你居然还敢到我们去天上人间吃饭,我们本来是开玩笑的,但是看你答应了就以为我们能买的起单,谁知道居然这么贵!”

刷两年的碗都不一定能够抵得过那些钱,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贵。

“因为天上人间的老板是我朋友啊。”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问?

没再多说,因为谭老学究来了,拿着他下课从来不离手的小喇叭,一步一步晃晃悠悠地走进教室,走到讲台。

“ 同学们好!”喇叭真大声。

“老师好!”

“同学们辛苦了!”

“老师辛苦了!”

“好!点名!”谭老学究拿着小喇叭对着嘴,“严从文。”

严从文站起来举举手,“到。”

然后坐下直接趴桌子上睡觉了。

谭老学究第一个点名就得的是严从文,那是因为看到严从文每次上课都坐的位置上,突然坐的不是严从文了,而是严从文的室友,还以为严从文又逃课旷课了,没想到居然到了前面。

谭老学究满意的点点头,“好,我们班上最懒的一道都到了,我相信本学期的第一节课是没有人旷课的!”

“……”严从文。

“哈哈哈哈哈!”老学究。话一说完,大家就立马哄堂大笑,因为严从文真的就是他们班最懒的一个,逃学旷课做的最多就是他,不过老学究的课,没事的话,倒是每一课都在场,只不过不是学习,而且睡觉而已。

严从文打算不和大家计较,因为这种感觉还挺好,好久都没体验过这么青春的感觉了,大家其乐融融的为了一个话题笑,其乐融融的上课,其乐融融的玩,这种感觉真的挺好,所以,很享受的严从文直接就睡着了,还说了梦话。

“不…不要啊……”

“别,放开我……”

四眼,“……”

四眼听不下去了,伸手推了推严从文,结果严从文反s,he性的跳起来,一拍桌子,“谁!是谁!刚刚是打了我!”

四眼赶紧捂住严从文的嘴,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谭老学究一个粉笔就扔下来,正中严从文的眉心,严从文这才稍微清醒点,但是看到你们个教授的学生以后,又有点懵逼了,嗯?这是什么情况?同学会吗……

“严从文你到底是在睡觉还是听课!”

严从文立马清醒过来了,用绝招,摆出一副可怜的表情,“对不起老师,都怪我忙于工作,每天晚上很晚才睡,所以上课才会不小心睡着了。”

听到严从文这么说,谭老学究立马就心软了,“好了,下课了,严从文你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严从文看着四眼,“你怎么回事,你不叫醒我,他们根本都没有办法知道我是在听歌,还是在睡觉。”

上一章:第10节

下一章:第12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