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小祖宗重生撩夫记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2节

第12节 腐书耽美

四眼弱弱的说了句,“可是你说梦话了……虽然很小声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得见,但是嘴型大家能看得到的呀。”

严从文叹了口气,“好吧,今天好像没课了,我待会要回家去,今晚就不回宿舍睡了,你不用替我打饭了啊。”

“行。”四眼直接点头,“真羡慕你们离家近的,我只能放长假才能回家,我妈说了让我好好多少考公务员,以后就可以回家乡做个小村官,为村民服务,不仅能在家照顾爸妈,还能照顾邻里,而且还是个金饭碗呢!”

严从文拍拍四眼的肩膀,“加油…你可以的,相信我。”

严从文说完就去办公室找谭老学究了,一进办公室,谭老就严肃的问,“你最近是不是惹事了?”

“什么?”严从文不解。

“这是教育局发来的邮件,上课前看到我还不当一回事,但是看到你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是不是惹事了被s_ao扰睡不着?”

谭老的关心让严从文心里一暖,但是这个脑回路简直比写小说的小姑娘还要搞不懂,“我没有惹事,我睡不好是因为开学了认床。”

“可是你昨晚并没有在宿舍睡觉。”

严从文叹了口气,“好吧,我实话实说了,我不是弄了个慈善机构吗,既然弄了就要做好,不然做来还有什么意思,所以我最近一直都在熬夜写策划案啊,看策划案啊,一不小心认真过头了了,就差不多天亮了。”

谭老听着这,欣慰的点点头,“长大了,越来越有我当年工作起来废寝忘食的样子。”

严从文送松可以了一口气,终于能转移话题。

第91章 又被绑架了

“我今天没课,我想回去了,要是没其他事,我先走人?”严从文用食指和中指模仿了一下走路的姿势。

谭老瞪了严从文一眼,“你先把这个教育局发过来的邮件看一下吧,差点被你转移了话题!”

严从文见谭老这么严肃,只好接过来看了,结果一下就看到了标题明明晃晃的五个打字,就是开除严从文。

开除严从文?!

谁这么大的能耐居然想要开除他严从文?严从文怒了,“这是教育局发过来的?我做错什么了要开除我,给我个理由。”

“你能不能仔细看,看完再说。”谭老拿起尺寸板就在严从文的手背上打了几下。

严从文吃痛的摸摸手背,然后认真看完,皱眉,“也就是说,教育局叫你们教务处找尽各种理由把我开除点,然后把事情闹大点?”

“嗯,所以才问你得罪了什么人?是不是弄慈善机构得罪了那些个大老板了,然后就看你不顺眼,想这样惩罚你一下?”谭老一生都在钻研文学,所以满脑子都是之乎者也仁义道德,对商场上亦或者家族上的事情不太清楚,所以谭老很简单的就这么认为。

严从文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要这么做,如果这人知道他是严家的人,肯定不会这么白痴,因为谁敢开除他严家的小祖宗?所以这个人不是雷家,也不是那天要绑架他的那些人,也就是说,目前为止已经出现了三个势力要找他麻烦?

“可能是。”严从文只是这么跟谭老说,因为他不懂也挺好的,省的关心则乱,“先不管这个了,我有办法解决,你等着教育局又有新的邮件吧,我还先回去了。”

严从文说完,把打印下来的邮件还给谭老,然后就回去了。

因为是厉江霆送他过来的,所以严从文没有车开回去,只能坐出租车,路上一直再想,他到底会得罪谁,会攻击他的,其一可能是因为慈善机构挡到他们的财路了?如果是这样那肯定就是“同行”,严从文给严修武发了条短信,然后严修武查查除了他的雷霆慈善机构以下口碑最好,最大的慈善机构。

其二就是雷家,但是雷家图什么呢?图取代他们?如果是这样那就太自不量力了。雷家严从文不管,家族之间的事只要不懂到他,他就安分过自己的小日子,因为家族里这么多人,随便一个都能把雷家耍的团团转。

其三……其三严从文我不知道了,绑架他的人不是雷家,但却知道他是严家的人,并且知道厉江霆是他男朋友,那么这个人绝对是和严家厉家有关系的,可,是谁呢?

严从文不记得有这样的人存在,亦或者是上一辈人的恩怨,然后把他牵扯进来了?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严从文干脆不想了,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了,然后严从文看了看窗外,皱眉,“这是哪条路?”

“环城路那边出了车祸在堵车,所以带你绕了一条。”司机声音很沙哑。

严从文一惊,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严从文熟悉的不得了,就是上一世绑架他的人其中的一个,因为声音特别,又特别的狠,所以严从文记得特别清楚,之前严从文本来可以逃出去的,就因为碰见了他,然后打不过,就被捉回去了,还被打了针,最后彻底的晕过去。

现在再听到这个声音,严从文有些不寒而栗,浑身上下都起了j-i皮疙瘩。

“这样啊,那师傅开快点,我赶时间。”严从文说完,就假装拿起手机玩游戏,借着游戏的音效,快速的编辑几天信息给家里的微信群发了过去。

然后他们光速的回复了,手机叮咚的响了几下。

严从文暗道,完了。

果然,下一秒手机就没信号了,那人说,“这边的路比较偏僻,信号已经没有了,所以还是别玩手机了。”

“我怎么没见过这里啊?你不会是想抢劫吧?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会武功的,一般人在我手里可没好果子吃。”被发现了,严从文也不能没办法,而且,被发现了也好,他本来也不打算反抗。

刚刚给家里微信群发的信息就是告诉爷爷他们,他被绑架了,方向是西北方向,应该是去港口,可能他们还是要送严从文去那个岛……

严从文让他们不要担心,他自己会小心的,并且告诉他们岛的坐标,让他们连夜在绑匪和他到达之前,派人先过去查看。

严从文想知道,这个绑架他的人到底是谁,而且他的功夫现在就算个这个司机打,也不一定会输,如果真是那个岛的话,之前逃跑已经记住了一般地形,就算逃不掉,躲着等救援还是可以的。

严从文最后那句话是让他们别告诉厉江霆,免得厉江霆担心,如果厉江霆找,就骗他说出国谈事情去了。

司机开口,声音沙哑到听的人极其不舒服,他说,“别装了,乖乖的跟我走还不用那么受罪。”

“好吧,如果配合你能让我不用吃苦头,那我肯定配合你。”

司机打开一厘米的车窗,“现在,把手机扔出去。”

严从文配合的扔出去,然后摊手,“可以了吧?我这么配合,你就不用这么防着我了,我这个人胆子很小很怕死的,你们想干嘛直接跟我说行不行?绑架多俗多落伍啊,你说你想要什么,我给得起肯定给!”

“要你的命,给吗?”

“……这就是你的不对的……”严从文还没说完,就被司机给打断了。

他冷冷的开口,“所以,不想死就闭嘴,否则要了你的命。”

严从文耸耸肩,乖乖的闭嘴,还舒服的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是的,真的休息,现在休息好了,到了那边才有j-i,ng神应付那些人啊。

而司机也皱起了眉头,对这一幕有些出乎意料,他想过严从文愚蠢的发现不了被绑架了,想过严从文发现了会试图反击,却没想过,严从文居然会这种态度。

第92章 严从文居然不是严家血脉

就是因为严从文太淡定,司机开始不安了,但是想到车上一切信号都屏蔽了,他不可能联系到外界,外界也无法定位他的地址,所以,把他带到岛上再说。

到了岛上,就算他再机灵,也没用。

司机名字就叫哑子,是岛上主人的养子,今年差不多四十岁,前些日子突然收到干爹,我就是岛上的主人说完绑架严从文,并且不能伤了他,哑子就对严从文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反感。

因为他干爹一直是个y-in狠的人,不会在乎什么人命,可是突然却叫他绑架四大家族严家的小儿子,并且不能伤了他,哑子觉得,这严从文对干爹来说有着一定关系。

哑子听话听习惯了,所以乖乖的排了几个得意的手下去绑架严从文,可谁知道,没有一个回来的,去了灾区找,只找到了尸体……

顿时,哑子对严从文更加的反感,反感到恨不得杀了他,但是不能,如果被干爹知道了,那么死的人会是他这个干儿子,也不会是严从文,这是哑子的直觉,就是因为这种直觉,让哑子担心干爹见到严从文之后,他就再也没了地位。

干爹好好的在岛上生活了几十年,从不出岛,从不见外人,现在居然要见严从文,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可是,他叫了四十年的干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哑子通过后视镜看了严从文一眼,然后冷哼一声,心里暗想:但愿你有点能耐,你要是敢反抗,我就有理由杀你了。

严从文昏昏沉沉的睡了好几个小时,是被哑子推醒的,严从文睁开眼,就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大海,果然,果然是西北方向的港口。

“上船。”哑子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更哑了,听的严从文好不舒服。

严从文好心的说道,“你喉咙不好的话,多喝点蜂蜜水,虽然不能治疗,但是喝了好歹讲话不会磨到嗓子,你这个状态越说多话越哑,我不闹事,你别说话了。”

听到严从文带着关心的话,哑子一愣……

这是他生下来第一次被关心……

还是一个他反感的,被他绑架的人。

严从文看到哑子的神色变了,勾唇笑了下,然后收回表情,上船去了。

而哑子很快就调整过来了,上了船,一路漂洋的往那个不知名的小岛去了。

而现在的严家,已经乱成一团,所有人都回到了家里,着急的开始问怎么办也末班。

“那个坐标……”雷蕾眼眶的都红了,“肯定是他打算要回了,怎么办,从文要是出事了我们怎么跟从文死去的亲生父母交代啊!”

严修武严修艺听到这句话,猛的一愣,然后对视一眼,再同时看向雷蕾,异口同声的问,“妈!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从文不是您的亲生儿子?他不是我们的亲生弟弟?”

严隋唐叹了口气,“算了,说清楚吧,他们都长大了,是时候知道当年的事情了。”

严重信也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很久以前,你们的爷爷有个拜把子兄弟杨正刚,他不在四大家族之内,所在还海外有很大的势力,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而我又和他的儿子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我们理所当然的就认了兄弟,不过,我认识你妈早,结婚也结的早,生下你们两的时候他还没结婚,直到两年后才结婚。”

雷蕾接着严重信的话,“然后生下了从文,从文本名叫杨从文,但是那年他和他的妻子带你们三个小孩出去玩的时候,遭遇了家族之间的一场厮杀,他把你们藏下水道里,把那些人引开了,等我们收到消息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身上无数的枪孔。”

严修艺不可置信的摇头,“不可能,我怎么没印象!”

“找到你们之后,你们在下水道待太久沼气中毒晕过去了,等你们都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要不信,你可以试着回忆四五岁前前事,你们一点记忆也不会有。”

严修武神色凝重,“先不说这个,现在救从文要紧!说这些和从文被绑架有什么关系!”

“我来说吧。”严隋唐突然之间就像老了十岁一样,特别的憔悴,“正刚出事当时我和他,还有厉家的老爷子三个都在谈生意,但是洽谈之中,雷家突然放了一个视频,一个我和厉家老爷子谈话的视频,内容就是怎么得到正刚爷爷的信任好利用他,可那是我们演戏,想要骗雷家的,每想到雷家录了视频,来了这么一出反间计。”

“就在当时,就收到了正刚儿子的死讯,那会我和厉家老爷子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了,那天以后,他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他说,他会报复严家和厉家的,我们有试图找过他想解释清楚,可只查到了他在岛上,却怎么也上不了岛。”

严修艺面色苍白,“所以……他们把从文绑回去,就是不想从文在我们手里,这样他才有机会报复我们?”

“可不管从文是不是我们的弟弟…他就是我们的弟弟,他就是爷爷的小孙子是爸妈的小儿子,是我们严家的小祖宗!”严修武也激动了。

严重信站起来,“先回去休息吧,从文在岛上不会有事的,我们着急也没用,他既然要报复,我们只能受着,等他解气了,再解释清楚也不迟。”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谁能安心休息?严修武严修艺一起上了楼,严修艺文,“我们要不要告诉厉江霆啊,从文说过不能说……”

“说,他总会知道的,厉江霆又不是傻子,而且无论如何从文就是我们的弟弟,我们必须要救从文回家,那么多年不见了,就算是亲爷孙,也不见得从文真的没危险,告诉厉江霆一来让他我有防备,因为杨爷爷要报复的不止我们严家,二来厉江霆说不定比我们更有办法。”

严修艺点头,“嗯,那我现在救去找他。”

“一起。”严修武说完,就直接和严修艺出门了。

第93章 救严从文

严修艺严修武出了门就直接开车去厉江霆家里,这会厉江霆正在不断的给严从文打电话,听着手机里不断传过来的关机提示声,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厉江霆打开电脑,然后输入一个串码,电脑立马出现一个地图,地图上有个小红点,那个位置就是严从文扔手机的位置。

和严从文和好之后,厉江霆担心严从文还是心大的没有防范心,所以昨晚做够了,严从文睡过去的时候,厉江霆就在严从文的手机上装了一个定位系统,不仅如此,还有严从文的每一件衣服扣子上都装了一个。

看着手机一直在原地没动,厉江霆就知道严从文绝对出事了,所以直接删除原来的这个串码,输入了另一个,然后地图上就重新出现一个红点,这个红点在海上!

厉江霆皱紧眉头,立刻给庄冥打了电话,庄冥很快就接了,“怎么?是不是有进展了?”

“借我一百个你手里最厉害的人,快!”厉江霆着急的就开口。

“发生什么事了?”庄冥严肃下来。

厉江霆烦躁的捏捏眉心,“从文被绑架了,现在在海上不停的像西边移动。”

“你先别急,先搞清楚绑架他的到底是什么人,雷家应该是不可能,因为他们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严从文挺能打,雷家的人奈何不了他,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联系严家人,问清楚看看他们认不认识。”

关心则乱,厉江霆确定严从文被绑架后,就已经有点慌乱了,生怕严从文被宠惯了受不了委屈,然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把绑匪激怒,“我知道了,你先帮我把人安排好吧,我需要的时候会联系。”

庄冥应了声,“好,你冷静点千万别着急。”

“嗯,先挂了。”厉江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然后继续关注红点的移动方向,寻找那个方向的岛屿,没过多久,严修武严修艺就到了。

厉江霆看着严修武严修艺两兄弟,开口问,“你们都知道了?”

严修武点头,“从文出事前在群里发了短信,不过刚发出去可能就被发现了。”

严修艺把聊天记录给厉江霆看,厉江霆接过,看了,心冷了一截。

厉江霆无法理解严从文为什么要瞒着他,是不相信他有这个能力救他?还是真得只是不想让他担心?可严从文有没有想过厉江霆不喜欢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感觉,特别是有关严从文的事。

但是厉江霆现在没法生气,现在没有什么比救严从文更重要的事。

厉江霆看着电脑,搜寻严从文发过来的坐标,一看红点移动的方向,九成真的是往这个坐标去,厉江霆知道严从文为什么没有跑了,因为严从文想知道到底是谁绑架了他,因为严从文还有时间发短信,绑架他的人绝对不多,以严从文现在的身手就算打不过,躲还是躲得起的,可是严从文没有,甚至给他的家族群报了地址,甚至还跟他们说不能告诉厉江霆。

不能告诉他……

厉江霆把手机还给严修艺,问,“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这件事不单单只是绑架那么简单,其中牵扯到我们老一辈的事情,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你听我慢慢跟你说。”严修武道。

厉江霆点头,“你说。”

严修武把刚刚知道的消息,慢慢的跟厉江霆说清楚,厉江霆知道后,心里的担心少了一分,“如果是这样,那么从文暂时是不会有事的,毕竟他们是亲爷孙,但是时间久了就不好说,从文对他没有感情,会不相信,说不准就会把他们激怒了,毕竟十几二十年没见面了,还有没有感情都说不准。”

“那我们该怎么办?”严修艺有点着急,“不管从文是不是我亲弟弟,我们两斗嘴那么多年了,如果突然就没了这么个弟弟,我会想死的。”

别看严修艺对严从文总是想算计,但这都是兄弟之间的玩笑,严修艺心里对严从文的宠爱不必严家任何一个人少。

严修武亦是如此。

厉江霆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从文不是让你们安排人去看看地形吗?”

严修武摇头,“我们直升飞机都靠不进,只能远远的盘旋在上空用望远镜看,地形很复杂,树林很多,而且防御很强,几乎每一百米就有哨兵,简直比某国部队还难入侵。”

如果真是这个岛,厉江霆对地形倒是不担心,因为严从文好歹经历过一次,总会有些印象,只是厉江霆搞不清楚的是既然是亲爷孙,那么上一世的严从文为什么会被打了毒品?

“等吧。”厉江霆说。

听到厉江霆这句话,严修艺就怒了,“你到底是不是真是不喜欢从文!从文都被绑架了,你居然还能说出等这种话,等,万一等就事情来了怎么办!”

厉江霆对于严修艺的责骂并没有多大反应,开口说道,“他不是要报复严家和厉家吗,他把从文绑走,可能就是担心从文被我们当人质,既然从文在他的地盘了,那么他肯定就会安心的对我们两家发起攻势,所以等,等他有动作。”

“只能等吗?”严修武皱眉。

厉江霆点头,“你们等,我会想办法进到岛里面去,我这里有从文的定位信息,我会找到他的。”

听到这,严修武严修艺就安心了,严修艺为自己的激动感到抱歉,厉江霆根本就不在意,因为严修艺也是跟他刚刚的状态一样,关心则乱。

“那你万事小心,实在不行我们带人强攻进去!”严修武道。

厉江霆摇头,“先看看他们对从文有没有恶意再说,放心吧,我今晚连夜赶过去。”

严修武点头,“那我们先回去了,有什么就直接联系我,你万事小心,你要是出了事,从文就算安然无恙也不会愿意你,从文真的很在乎你。”

严修艺也开口,“你别看从文要我们瞒着你是不相信你,那是因为从文不想把你拖下水。”

“嗯。”听到这些,厉江霆心里一暖。

第94章 和绑匪谈心?

而现在的严从文正漂泊在大海中,坐在地上趴在栏杆上享受着海风。

哑子见严从文这样都不害怕,还能享受风景,对此哑子只觉得严从文心太大,又或者说,严从文知道他们不会伤害他?

如果是前者,那么严从文还能好受点,如果是后者,哑子不知道还该不该让严从文安全到达岛上。

“你为什么不怕?”哑子问。

严从文侧头看着哑子,笑了笑,“我为什么要怕,你们对我肯定没恶意,因为如果你们对我有恶意,就不会任由我在船上走动了,如果你们是想要钱,那我更不用怕了,等我家人送钱过来我不就能回去了?”

哑子看着,看了很久也看不出来严从文是在撒谎,心想应该是严从文真的不知道了,而且,严从文果然像传说中的那样,从小被宠到大,宠到成为一个傻白甜一样的公子哥。

“你们绑架我到底想干嘛啊?只是那几个想绑架我的人也是跟你们一伙的?”

哑子没有回答,就坐在严从文旁边翻书看。

严从文看了会,发现这居然是一本启蒙书,“你不识字吗?”

哑子没理,继续看。

“要不我教你吧?反正我现在也挺无聊了。”严从文伸手把哑子的书抢过来,然后指这一个鸭子图片说道,“鸭子,这两个字就是这么读,你看他上面的这个拼音就是教你怎么读的,我先从拼音给你教起吧,这样看到拼音你就能知道这个字怎么读了。”

哑子现在心里很复杂,不知道严从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可以做到去教一个绑架他的绑匪去学看字。

哑子自认为自己肯定不会的。

或许是严从文太不像那些有心机的人,慢慢的也就对严从文卸下防备。

因为岛屿有点远,再加上开船的人不知道怎样回事,开的慢吞吞,本来三天就该到了,硬是开了四天,这四天里严从文一直在教哑子认字,严从文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严从文发现上船那会他关心了一下他的喉咙,他就感动了。

所以严从文猜他一定很少被人关心,所以严从文决定的多关心一下哑子,每天关心,这样子指不定就对他有好感了,然后到了那边就会好受一些,因为真的他见过的那些人里,就哑子最厉害。

到时候如果想跑,遇到哑子说不准哑子还能记得这么一份师徒情,然后真是只眼闭只眼的把它放走了。

马上就要到了,严从文在想会不会还是会被送到以前关押仓库,如果是,严从文还能安心些,因为上一世他记忆中的那个仓库,他就是在这里,被殴打,被打毒品,我是在这里逃出去,然后快要到海边的时候就看到了哑子。

然后……然后他就记不得了,再次醒来就到家了,问爷爷他是怎么回来的,爷爷也只是骗他说给了钱里回来了,问爸妈他们也这么说,问两个哥哥,还是这么说。

但严从文肯定他被绑架不是要钱,也就是因为迟迟都的找不到绑架他的人是谁,才会在这次被绑架以后不反抗。

严从文其实也是挺怕的,前世被绑架的那段记忆不是很美好,但是没办法,不入虎x,ue,焉得虎子,不弄清楚到底是谁绑架的,严从文就算是死可能都不会瞑目。

严从文突然想厉江霆了,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有那么好运气,说不准就会死在这里……

哑子在看书,感受到严从文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就疑惑的开口问,“你怎么了。”

严从文愣了下,“没事。”

哑子皱眉,再问一次,“你怎么了。”

“想家人了,想我男朋友了,不知道他们知道我被绑架了会不会很着急。”严从文看着哑子,也开口问,“你们为什么绑架我啊,应该不是为了要钱吧,因为他看你们也不想缺钱的人,这么大的大游轮……我这给人很简单的,我只想好好的当一辈子的米虫,最多做做慈善,麻烦一点点事我都懒的去想去管。”

“米虫是什么。”

严从文叹了口气,“就是一个靠别人养活的人啊,你绑架的我,你难道没有调查过我,我生下来就是被家人捧手心里长大的,我吃不了苦,就算想弄个慈善机构也是我哥代劳把手续弄好。”

“我看你的晚会弄的挺好的,你,有点用。”

严从文笑了下,“嘿,在镜头面前装也得装出个样子啊,我说的话都是员工帮我写好的,我现在都后悔弄什么慈善机构了,不过还好我开学了,还可以玩,不过才开学第二天就被你们绑架了……”

“你身为一个男人,为什么没有点上进心。”

严从文反问,“为什么做男人就一定要有上进心?”

哑子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对严从文也彻底没了杀心,但还是再问一句,“如果有一股很大的势力给你,你要不要?”

“有严家大?有厉家大?”

哑子道,“差不多吧。”

严从文猛的摇头,“不要不要,我要是想要严家就是我的了,势力越大越累,我这么懒的人,只要有口饭吃,不把我饿死我就满足了。”

严从文不知道哑子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但是严从文却能感受到他说了没兴趣管理势力之后,哑子对他的那种若有似无的杀心彻底没了,所以严从文也就乐见其成的满足哑子,说点半真半假的话哄他玩。

“嗯。”哑子就应了一声,继续低头看书了。

严从文问,“我们什么时候到啊?再不到我觉得我会死在船上,我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晕乎乎的随时都有可能吐。”

哑抬头看了看,然后说道,“快了,别急,天黑之前就到了。”

“那我躺会。”说完,严从文就直接躺在甲板上闭上了眼,然后因为坐太久的船,太累了,一闭眼就睡了过去,梦里,又梦到了上一世被绑架时发生的事,不过还好,很快的他就梦到了厉江霆,有厉江霆在,不管是现实里还是梦里,都能让严从文安心。

第95章 严从文被调戏

到了岛上,严从文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被安排到那个仓库里,而且住进了仓库不远处的一栋楼房上,对于这个待遇,严从文觉得肯定是这几天和哑子的相处得到一点回馈了。

但是严从文却不能离开这个楼房直径十米外的地方,严从文也愿意配合,因为有吃有喝有电视看,就是没有手机玩,不过相比上一世,难道不是挺好的吗?

而现在的哑子已经到了岛上的最中间,这里有一个小街道,跟放小了的城市没什么区别,大家都孩子啊老人啊在这里都玩的挺好的,而哑子去了最中间的大庭院里,在花园里有一个坐在轮椅上正在喝茶的老人。

“干爹。”哑子走过去。

老人头花白,但却很有j-i,ng神,“他……带到岛上了?”

哑子点头,“是,现在住在我家里。”

“为什么不带到这里来!”老人皱眉。

“他才刚到,水土不服,下船的时候还吐了,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先送他到我那里休息两天,顺便也很他提提我们岛上的事,这样他接受起来或许会更容易。”哑子声音不好听,所以很少说话,但是这次没办法简洁。

老人就是杨正刚,严从文的亲爷爷,杨正刚叹了口气,“也好,你带他在岛上玩几天吧,除了玩手机联系其他人,其他的做什么都由着他。”

“干爹,我能问个问题吗?”哑子想了很久,还是想问。

“他是我孙子,亲孙子。”杨正刚怎么可能不知道哑子想问的是什么。

哑子一愣,“他是哥的儿子!”

“是。”

哑子有点接受不过来,“怎么会,哥不是和您脱离关系去国外了吗?怎么会多了一个儿子,还是严家养大的?”

“不,那些年我带着你哥出去,是想在京都创出一片势力来,因为你和知道你喜欢这个岛,所以想自己发展自己的势力,把岛让给你,在那几年,我认识了严家还有厉家,我把他们当朋友,没想到他们却算计我和你哥。”杨正刚说到这里,忍不住的咬紧牙关。

哑子愣住了,完全的愣住了。

杨正刚继续开口,“出去的第二年你哥就结婚了,生了一个儿子,叫杨从文,因为你哥和严家的严重信也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好的跟亲兄弟一杨,对方的孩子也当成自己的孩子,就因为这样,你哥和嫂子被他们利用孩子算计,死了,身上的抢孔数都数不尽!”

杨正刚恨的眼眶都红了,捉在轮椅把手上的瘦弱的手都爆起了青筋。

哑子也怒了,“严家!厉家!他们该死!”

“对,他们该死。”杨正刚叹了口气,“可这二十年严家对从文是真的好,掏心掏肺的好,我有点怀疑当年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先把从文接过来培养感情,然后在慢慢的调查当年的真相,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倾尽所有也要为我儿子,为你哥报仇!”

哑子猛的点头,“好,这几天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侄子,让他尽快的喜欢上我们的岛屿。”

杨正刚点头,然后捂着胸口叹口气,“我也没多长时间了,老了,你放心,我没有让从文接管岛屿的打算,因为这个岛从一开始就打算交给你的。”

哑子心虚了,在责怪自己不应该对权势那么重视,不应该怀疑干爹对他的疼爱。

哑子点头,“干爹,我先送您回房休息。”

哑子把杨正刚送回房休息之后就回去了,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就看到严从文在发火,指着他的一个手下骂,“你再用你的脏手碰我一下试试看!”

“碰你怎么了!知道阶下囚而已有这个待遇就真的以为自己是来做客的?好好让老子睡一次,说不准老子高兴还能跟老大说一说,让你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是你要是不配合,立马就把你关仓库你信不信?”

哑子握紧了拳头,直接快步走过去,一拳打在那个男人的额头上,然后,嘭的一声直接倒下去。

“把他拖下去丢海里喂鱼!”哑子用沙哑到极致的声音说道。

哑子知道了严从文是自己的侄子之后,就不忍这心里在船上就对严从文有的好感了,而且严从文对权利一点也不在乎,加上干爹那句话,哑子安心了,严从文不会威胁到他,他就会真得把严从文当家人护着,这是他欠他死去的哥的,如果不是哥想把岛屿留给他,也就不会出岛去京都,也就不会死。

所以,哑子现在对严从文是又疼爱,又带着点弥补。

严从文看到哑子回来了,也松了口气,把刚放完严修艺比赛得冠军的电视关掉,问,“哑子叔,我能给我二哥打个电话吗。”

哑子犹豫了会,想到了杨正刚跟他说的不准严从文联系其他人的话,犹豫了很久,“不行。”

严从文立马颓废的倒到沙发上,然后叹了口气,自己上楼睡觉去了,哑子没再说话,而且召集这段时间负责照顾已经看着严从文的所有人交代了几句,就是要把严从文当少爷一样照顾着,不能让他受委屈,再发生刚刚那样的事,就不单单只是喂鱼那么简单了。

大家也知道了,严从文不是票子,是客人,特别尊贵的客人。

过了两个小时吃饭的点,严从文还是没有下楼,哑子叹了口气,拿着一碗面上楼,打开门进去,“吃碗面吧。”

严从文看了眼,“谢谢,我不饿。”

“吃了面,给你两分钟打电话的时间。”

严从文眼睛一亮,立马接过哑子手里面就开始狼吞虎咽,一大碗面五分钟就吃完了,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哑子。

哑子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严从文,严从文接过,立马就拨通的严修艺的手机,严修艺几乎是秒接,用不可置信的语气问,“从……从文?真的是你?”

“是我是我!二哥你简直帅爆了,我有看到你的比赛,哈哈哈你真的要成为超级巨星了,真开心,对了你替我告诉爷爷爸妈他们我没事,他们只是把我软禁起来了,吃喝玩乐上都没有亏待我,让他们别担心,不说了,他们只允许我打两分钟的电话。”

第96章 逛夜市

严从文说完,便把电话挂了,因为他不着急,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几天他多哄哄哑子,还怕不能给家里打电话?

“你要出去逛夜市吗。”哑子问。

严从文眼睛一亮,“这里还有夜市啊?”他上一世怎么不知道?

为什么这次和上一世的差别这么大?难道是因为他一开始就激怒了他们的原因?严从文和哑子出门走往夜市了,边走边回忆以前被绑架的细节。

上一世被绑架是23岁那年,那会正是他去严氏集团实习的那段时间,为了让自己看起来靠谱点,严从文几乎是时时刻刻都端着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是的,就是模仿的厉江霆。

然后也是在回家的路上被绑架的,那会司机去接他二哥他了,他就自个打车……妈的,绑架方式简直了,难道除了出租车绑架,就没得方法了?

然后就被送到了港口,在港口的时候严从文就气不过的反抗,因为他们人多势众,严从文也吃不到好,只能虚张声势的咒骂,说等爷爷知道了,等厉江霆知道了,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然后还经常把严家提在嘴上,到了岛上就直接被关进仓库,前一天是没什么事,也是吃喝正常,那会严从文没没见到哑子,就是见防守松懈就逃了出去,在周边边躲边逃的逃了大半年,自以为半个岛都走遍了,还是没找到出去的路,然后就遇到哑子了。

当然严从文是气愤了,好不容易逃出来还碰到个人,严从文就有点破罐子破摔了,大声的就骂哑子是辣j-i,然后……然后打不过,就被带回了仓库。

然后就被审问了几个问题,比如姓什么叫什么,这种问题怎么问的出口,他们绑架的他,要是不知道还绑架个毛线?所以严从文很拽的呸了哑子一口,大声的说,“小爷名叫严从文,爷爷说严隋唐,男朋友说厉江霆,你敢动我一下试试看!”

当然哑子特别不屑,极其难听的语气说,“不过是一个靠别人的废物罢了。”

严从文就是因为这句话,这一世重生了才会这么纠结于发展自己的事业。

当时严从文听到这句话,也大声的反驳了,“我如何?我接任严家当家人,照样带领严家大赚了一比,你再看看你,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不过去一个绑匪罢了,说不准还只不过是哪一个人的一条做事的狗罢了!”

随机,严从文就挨了一巴掌。

严从文叹了口气,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哑子,其实现在看看,哑子还是不错的,估计是上一世他们见面的方式不是很愉快,才导致事情越来越偏激,还是怪那会太年轻,又没受过委屈,才会这么激动。

说到委屈,严从文好像把那个害他重生的贱老头叫出来,大声的告诉他,他被绑架不算吃苦啊?他被打了不算吃苦啊?他被打毒品了不算吃苦啊?真是瞎了眼了!

“叹什么气。”哑子回头。

严从文摇摇头,“没,我晕船还没缓过来,有点不舒服,还有多久才能走到你说的夜市?”

“半个小时。”

严从文:“……”

这个岛有这么大?他上一世大半天没看到有繁华的地方,现在也走了又半个小时了,居然还有半个小时才到,这个岛有这么大?

“累了?那不然回去休息吧,明天再来也一样。”

严从文摇摇头,“不累,说不准我明天就不能出门了,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怒无常,今天能去看看,就去看看呗,反正回去也得半小时。”

哑子看了严从文一眼,开口,“只要你好好听话,你可以把自己当成尊贵的客人。”

“行。”严从文耸耸肩,没把哑子的话放在心里,因为他来去找到背后真正要绑架他的人,而不是来做什么客的,这一点严从文还是记得十分清楚。

再走了一会,就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很多灯光,这么一看,还真的像一个繁华的小镇。

“你们这个岛到底有多大啊,居然还能建立一个小镇?”

哑子想了想,“具体多大不清楚,但你可以把他当成一个缩小了的市区,这里有山有水有海,有田有地有牧场。”

严从文有点不可置信了,“看你们在这里生活也挺好的,你们还绑架我干嘛?”

“玩。”哑子没再说话,而且加快脚步往灯光所在的位置走去。

严从文只能跟上,到了之后,严从文就没心思管什么为什么绑架了,因为时间大把的,不急这一时,现在要紧的就是!吃!喝!玩!乐!

“我可以随意吗?”严从文问。

哑子笑着点头,“嗯,随意,不用付钱。”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严从文赶紧一溜烟的钻进美食街里,这个要一点那个要一点,看到一些润喉的食物,还不忘给哑子也要点,因为严从文就是这样,谁对他好他就对谁上点心,这一世个哑子的相处,目前还看还是可以的,所以就贴心一点,顺便刷刷好感度。

严从文递给哑子,“你吃这个,这个对喉咙好。”

哑子看着,看了好一会,才伸手接过,“谢谢。”

严从文继续往下走,边吃边走,刚把手上的东西吃完,就看到了一间清吧,严从文眼睛一亮,“你们这里的酒跟外面一样不一样?”

“不一样。”

严从文笑了,“走!我们喝两杯去!”

严从文走进酒吧,就问哑子,“你们的地盘,你们知道什么好喝,你给我推荐几款酒吧!”

“几款?混着喝容易醉。”

“没事,我酒量好!”严从文拍拍胸口,一副自信的样子。

其实严从文是想把哑子灌醉,因为他感觉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应该是会是人居住的地方,有人居住,就有机会找到到底是谁要绑架他,反正,主要是要找到这个岛的主人,这样才管用。

而哑子也毫无防备,但是非常不如严从文的愿,只点了一杯清酒给严从文喝。

第97章 找机会

严从文扁扁嘴,“别那么小气嘛,等我回去我就把钱还给你,实在不行你就把你手机借我,我登我支付宝给你转账。”

“不是钱的问题,你刚来水土不服,不适合喝太多酒。”哑子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严从文无奈了,只能放弃,寻找下一个机会,拿起被子抿了一口酒,吧唧吧唧嘴,眼睛一亮,“还可以啊,这个是什么酒?”

“米酒。”哑子不爱说话,看了一眼酒保,酒保就开口解释了,“这个酒啊是我们这里独有的,用各种米酿造,然后用竹子装起来,再存放十年,然后就可以喝了。”

严从文点点头,“好酒都需要时间。”

说完,严从文一饮而尽,然后看着哑子说道,“你也一起喝呗,我一个人喝多没劲,而且这酒喝起来挺顺滑的,对喉咙应该没影响。”

哑子还是摇头,“我不喝酒。”

这时,一个穿着非常暴露,目测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拿着酒杯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靠在吧台上,看着严从文,“呦,哪里来的小帅哥,”

严从文看了眼,笑问,“呦,哪里来的美女姐姐。”

“真会说话。”美女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叫我魅姐就好了,你和哑哥是什么关系?不会是私生子吧?”

严从文笑着搂过哑子的肩膀,“你看我们像吗?”

“像。”魅姐笑眯眯的开着玩笑,其实,怎么会像,一个清俊一个……平凡。

哑子皱着眉头,“你来干什么。”

魅姐一愣,然后笑出声,“哑哥,这是我的酒吧,你问我来干什么?”

“你,过来做什么。”

严从文机灵的两边打量一下,然后笑了,“你们不会是有仇吧?可千万别打起来,我是一个手无缚j-i之力的弱男子来的。”

魅姐笑着给严从文倒了杯酒,“你别管他,姐的酒吧,姐爱去哪去哪,你想喝什么,看在你是我们岛上第二帅的人,只要你来,都免费喝!”

“第二帅?”严从文听到,有点不乐意的摸摸自己这张引以为傲的脸,“难道不是第一?那第一是谁?我有没有幸见一见?”

哑子皱眉,声音变严肃了,“阿妹,别说了!”

魅姐不在意的挥挥手,“怎么就不能说了,难得找到一个肯陪我聊天的人,大哥出岛以后就再也没人肯陪我谈天说地了,今天有个聊的好的小帅哥,还不让我陪小帅哥聊聊?你是不是就见不得我好?”

哑子握了握拳头,没再说话,转身走到一边的桌子去做着。

魅姐这才笑着坐到哑子刚刚的位置,继续开口跟严从文说道,“第一帅啊,他已经离开好多年了,二十五年了吧,他真的很帅,他性格跟你差不多,也是喜欢喝你现在喝的这喝清酒,你们连长相都挺像的。”

“这么巧?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么?”严从文笑着在魅姐的手背上摸了下,“还是说,美女姐姐你想撩我?”

就在这时,严从文觉得背后一冷,觉得好像有什么人不满的看着他一样,严从文环视一圈,也没发现,也就无视了。

魅姐眼神有些怀念,然后收回手,“别闹,姐的年纪都可以当你妈了。”

严从文摸摸下巴,笑着开口,“让我来猜猜你们之间的故事好不好?”

“哦?那你猜吧,猜对了,这款酒以后就只有你一个人能喝!”

严从文想了一会,然后开口,“那个跟我很像的第一帅,应该是你和哑子的大哥,你们三个应该都是没有血缘关系,因为第一帅真的和我像的话,你们三个长的就一点都不像。你对我这么好,肯定就是因为我身上有那个第一帅的影子,你喜欢第一帅,哑子喜欢你,因为他对你感觉带着点纵容还有愧疚还有眷恋,而且,第一帅二十多年没回来,可能和哑子有关系,所以你恨哑子,但是对他也有兄妹之间的感情,所以很复杂的维持表面上的感情,对不对?”

听完严从文说的,魅姐彻底愣住了,然后笑了,“是。”

“我果然聪明。”严从文笑嘻嘻的应付这,心里还想着该怎么离开哑子的视线。

“愿赌服输,这些酒我现在就给你装起来,送到哪里给你?”

严从文眼睛一亮,对着魅姐招招手,魅姐低头,严从文就凑上去说了句悄悄话,“魅姐,好姐姐,我是借住在哑子叔家里的,我这个人很不愿意麻烦别人,我看这酒哑子叔也是很喜欢喝的,估计是怕你讨厌才不敢喝,你大人有大量,也准他喝呗?”

“酒都是你的了,你喜欢给谁就给谁。”魅姐是这么说的。

不知道为什么,严从文觉得他次靠近魅姐都会感受到一股带着冷意的眼神,但是又找不到那个看他的人在哪里。

严从文继续开口,“那魅姐找几个人帮我送回哑子叔叔住的地方吧,悄悄的,我想布置一下给他个惊喜!”

魅姐点头,“行,简单。”

“那魅姐你帮我支开哑子叔,我就跟酒保哥哥从后门离开?”

上一章:第11节

下一章:第13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