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小祖宗重生撩夫记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4节

第14节 腐书耽美

“这个岛不小,应该和一个市区差不多大,所以岛上的人肯定做不到都认识,我说我是南边过来的,房主自然不会怀疑什么。”而且厉江霆手上有陈佩丝给的非常详细的地图,对于这个岛的路线什么的也是熟悉的。

严从文点点头,“那我晚上去酒吧玩会,再趁机跑到你那里看看你。”

厉江霆点头,“嗯。”

“那我先挂了。”严从文挂了电话,回房间舒服的躺上床,严修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严从文接听,“喂,你这么快到家啊?”

“那可不,一家人都想死你了,现在是免提,你快和大家报个平安。”

严从文赶紧开口,“爷爷!爸妈!大哥!你们别担心我,我这么惹人爱,在这里混的如鱼得水,这不,手机都骗来了,以后可以随时联系。”

严修武皱了皱眉,“以后?联系?你不打算回来了?”

“怎么可能!不过近期肯定走不脱,爷爷,杨爷爷答应我他会查清楚当年的事情的,他其实心里还是偏向你,不然也不会被我三言两语就改变主意。”

严隋唐应了声,“他……还好吗?”

“情况不是很乐观,对了爷爷,你知道的当年杨爷爷离开的时候腿有没有问题?”

严隋唐一愣,“腿?他走的时候很健康啊,现在腿不行了?”

“哑子说爷爷二十年前回岛上的时候腿就出问题了,这些年一直都是坐在轮椅上度过的,因为常年久坐,脊椎出了问题,内脏也压迫的不太好,可能……没多长时间了。”

严隋唐愣住了,手都在颤抖。

严从文叹了口气,“爷爷,你们以前关系不是很好吗?等误会解除以后再自己聚聚吧,那么多年没见了。”

严隋唐应了声,“从文,好好在你亲爷爷跟前尽孝。”

“嗯。”严从文红了眼眶,“爷爷,爸妈,还有大哥二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们永远都是我的亲人,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你们就是我的至亲,你们必须继续宠着我啊,我还没被宠够呢。”

一边听着的雷蕾立马就哭了,“从文宝贝啊,你在那边一定要小心啊,妈妈等你回来。”

雷蕾一哭,严从文就心疼了,“妈你别哭,我过一段时间就能回去了,多大点事,而且我是谁啊,在哪我都不会受委屈!”

严重信也开口,“不管怎么样,毕竟在不熟悉你地方,万事小心。”

严从文应了声,“好的爸,你们先吃饭吧,我也该吃饭去了,明天再给你们打电话。”

他们应了一声,严从文这才把电话挂了,下楼准备吃饭,然后天黑了就去魅姐的酒吧喝杯酒玩一会,再然后就可以去找厉江霆了!

因为哑子不知道在忙什么事,厨房只做了严从文的一份晚餐,严从文也不在意,吃了就慢慢往酒吧那边走,到的时候正好七八点,正是消遣的好时候,严从文走进酒吧,做到吧台边上,“哈喽,来一杯昨晚那种清酒。”

第104章 酒吧悄咪咪的约会

因为哑子不知道在忙什么事,厨房只做了严从文的一份晚餐,严从文也不在意,吃了就慢慢往酒吧那边走,到的时候正好七八点,正是消遣的好时候,严从文走进酒吧,做到吧台边上,“哈喽,来一杯昨晚那种清酒。”

“从文少爷,那种清酒都送到哑爷的屋子里了啊。”酒保有点懵逼的看着严从文,明明严从文是在场的。

严从文恍然大悟,“你们居然真的不留点在店里卖?”

酒保耸肩,“虽然那款酒确实是最热销的,但是我们魅姐一直都是说话算话,说好了以后只能你喝,就不会卖给其他人。”

“嗯,那随便来一杯你觉得好喝的。”严从文说完,就转过身去,靠在吧台上看着舞池里的人在蹦蹦跳跳,吵得的耳聋,不过在这种地方,藏人容易。

严从文想了想,打算玩点刺激的,拿起手机给厉江霆发了一条短信,【我到酒吧了,就在吧台边坐着,你要不要直接穿的休闲一点过来玩玩?反正没人认识你。】

【嗯。】

确实,整个岛上认识厉江霆了也就哑子和杨正刚,哑子在忙事情,杨正刚也不可能出现在酒吧,厉江霆穿的随便一点过来装不认识,撩一下,喝杯酒,那不会引起任何怀疑,这不比他偷偷摸摸去厉江霆租的房子好?

他在人群里,就一定会有人告诉哑子或者杨正刚,他一旦消失在人群里,说不定那些人就会报告说他跑了。

所以,还是光明正大的见面吧,就是挑战一下两人的演技。

厉江霆很快就到了,毕竟就住对面,不过厉江霆穿了一身让严从文无法形容的衣服,不对,是让严从文很吃惊的衣服。

厉江霆穿了一身朋克风的外套,穿着破洞黑色裤子,穿着铆钉鞋,这……这妥妥的摇滚风,简直就跟原本沉稳淡漠的厉江霆是两个人一样,严从文都有点不敢认了。

“一杯j-i尾酒。”厉江霆坐到严从文身边,跟酒保说完之后,就侧头看了严从文一眼。

酒吧把做好的严从文的酒递给严从文,“这杯酒叫艳遇。”

“艳遇?”严从文一惊,赶紧喝了一口,发现和艳遇酒吧里的那款艳遇简直是一模一样。

酒吧笑着解释,“从文少爷是不是京都也喝过?哈哈,其实我们岛上在外面也有生意的,不过货币怎么流通。”

说完,就转身给厉江霆调酒了。

严从文点点头,侧头看了厉江霆一眼,厉江霆也正在看严从文,两人的眼神中都有些惊讶。

严从文挪着凳子坐过去一点,“嗨帅哥,一起喝杯酒呗?”

这会,酒保也做好了厉江霆的酒,厉江霆拿起酒杯,笑而不语的和严从文碰杯之后,就抿了一口。

“一个人?”

厉江霆扬眉,一副痞子的模样,“你看我身边可有其他人?”

“怎么没有?我不是人吗?”严从文笑问,对这样痞痞的朋克风的厉江霆,真是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可能是连惯了一本正经的厉江霆,稍微有点差异,严从文就特别的喜欢。

“那我就不是一个人了,不是有你吗。”厉江霆说完,把酒拿起来跟严从文碰了碰杯,然后又喝了一口。

严从文笑了,看向酒保,“酒保哥哥,你觉得他是不是比我能撩?”

酒保笑笑,“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昨晚从文撩魅姐的那一手,我是服的!”

严从文一惊,心里暗道,惨了某个醋坛子又打翻了。

这时,在舞台上唱歌的乐队停下来了,换了跳街舞的人上去,一个穿着风格和厉江霆差不多的男的走过来,直接走到厉江霆身边,“呀!江宇哥你终于过来看我的演出了,怎么样,我打架子鼓的时候帅不帅!”

厉江霆笑了笑,“你不打架子鼓的时候也帅。”

严从文看到这一幕,也不乐意了,因为他们两的衣服真的太像了,就跟情侣衫一样,气的严从文直接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厉江霆余光看到,不着痕迹的勾起嘴角笑了下。

“江宇哥,你穿我的衣服简直太帅了,跟平时那种禁欲完全不一样,我要不是直男我就撩定你了!”

说完,那人男人还指指舞台上领舞的那个女孩,“看到没有江宇哥,那个就是我女朋友,我们在一起五年了,嘿嘿,打算年底就结婚,然后生个小北鼻。”

厉江霆笑着点头,“挺好的,祝你们幸福。”

严从文听到这里,就开心了,满意的再点一杯艳遇,然后拍拍厉江霆的大腿,“帅哥,聊什么天啊,一块去舞池里蹦蹦?”

厉江霆伸手按住严从文的手,“我不会,你去吧。”

严从文哼了一声,“真没劲。”

“我陪你啊!”那个跟厉江霆聊天的男人说,“我陪你跳舞啊,咱们年轻,江宇哥都快奔三的人了比较沉稳。”

严从文笑了,“对哦,他看了,应该蹦不动了。”

厉江霆无奈的笑了,“是,老了,只能做做床上运动了。”

严从文脸一红。

“哇塞,江宇哥你怎么跟女生一样啊,床上那种瑜伽一类的运动简直无聊时,前段时间我去我女朋友家住的时候,天天被逼着做,一个动作静静的坚持几分钟,又累又无聊。”

厉江霆点头,“嗯,我就是这么无聊的人。”

严从文悄咪咪的踹了厉江霆一脚,让后喝了口酒,“我喝多了,去厕所放个水。”

严从文给了厉江霆一个跟上的眼神,就往厕所走去,厉江霆跟男人闲聊了会,然后男人他女朋友跳完了,去找他女朋友了,厉江霆这才起身走像厕所。

一进厕所,就被严从文拉进了隔间,然后把门关上。

严从文瞪着厉江霆,“你居然穿别人的衣服!”

“不然……我光着身子过来找你?”厉江霆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带换洗衣服,虽然可以买,但是厉江霆也懒得出去买,也不能穿自己那一身跟作训服差不多的衣服过来,自然要借别人的穿。

第105章 做运动!憋坏了!

“不然……我光着身子过来找你?”厉江霆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带换洗衣服,虽然可以买,但是厉江霆也懒得出去买,也不能穿自己那一身跟作训服差不多的衣服过来,自然要借别人的穿。

严从文不再说话,搂着厉江霆的脖子就吻上去,厉江霆也搂着严从文的腰,配合着吸取严从文口中的甘甜。

两人亲热够了,才稍微松开点,严从文把下巴抵在厉江霆的肩膀,口齿不清的说,“我不知道要在这边待多久,总之没查清楚当年的事情,我肯定是不能离开的,你难不成要一直在这里等着我?”

“嗯。”

严从文心里的开心的,不过还是开口说道,“你还是回去吧,你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要真的会出事,你一个人能帮得了什么?我一个人说不准跑的还快一点,而且我现在敢肯定,我是不会有事,你没看到刚刚连酒保都叫我从文少爷?我现在可能这个岛的小少主啊!”

“你想说什么?”厉江霆皱眉。

“你回去吧。”严从文觉得鼻子有点酸,“你回去跟我爷爷一起,看看能不能查到当年的事,这样三方查,总能快一点。”

“有奶奶在。”

严从文瞪了厉江霆一眼,“奶奶身体已经不怎么好了,你还敢让奶奶替你辛苦?我说了我会没事就肯定不会有事。”

厉江霆犹豫了下。

严从文亲亲厉江霆的下巴,“我知道你担心我,我心里开心的不得了,但是不能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啊我j-i,ng明的男朋友,你先回去好不好?反正我现在通话自由,我保证每天给你打一个电话。”

厉江霆叹了口气,“这都是什么事。”

严从文也叹了口气,“我也有点意外,这一世跟上一世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这个结果我也是没想到,太意外了,我到现在还有点接受不了。”

“我今晚连夜回去,捉紧时间把当年的事情查清楚,正好庄冥把雷家的后路都斩断了,我手机有雷家犯罪的证据,雷家必倒,然后直接把雷家老一辈不知道在哪养老的人站出来,直接问。”

严从文点头,“人老了都是很怕死的,我也支持直接点,暗地里查指不定得查到啥时候。”

厉江霆和严从文都是来“上厕所”的,也没有待太久,回到吧台,把酒喝完厉江霆买单就回去了,严从文看着天色差不多也走了,走之前还和刚到酒吧的魅姐聊了两句。

严从文回到哑子家的时候,哑子正在客厅看文件,听到声音就抬头,“回来的正好,给你看看你爸妈的照片。”

严从文讶异,“啊?”

“刚刚查到的。”哑子把照片递给严从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妈妈的样子。”

严从文接过看了看,发现……他真的和照片里这个他的爸爸特别的像,这种感觉有点怪异,严从文开口,“照片……我能留着吗?”

哑子点头,“嗯。”

严从文把照片小心的放到胸口的口袋里,然后做到哑子的对面,“查到什么吗?大概多久才能查清楚?”

“没那么快。”哑子捏捏眉心,“过去那么多年了,很多事情都不好找了。”

严从文皱眉,“依我看啊就直接点,只要查清楚方面参与这些事的人都有谁,然后分别问,肯定能问出点什么,不可能每个人的回答都是一样的,直接把当年的人都集齐,然后面对面的把疑点都说清楚。”

哑子仔细的想了想,判断严从文建议的可行性。

严从文继续开口,“我给我爷爷还有厉江霆打电话了,他们也在查,要不你们联系他们一起查?三方人都在场,没谁能动手脚。”

哑子开口道,“很晚了,先休息吧,我明天去问问你爷爷再说。”

严从文点头,“我对严家厉家是百分百信任的,我既然是杨家人,我杨家的仇不可能不报。”

听到严从文这么说,哑子有点欣慰,应了声,“嗯,如果你敢杀人,那么找到真凶之后,仇人交给你手刃。”

严从文比了一个OK的手势,“没问题,妥妥的,就是不知道雷家那群老家伙还在不在人世,自从雷家在官场上刚上一层楼之后,那群老家伙就没消息了。”

哑子皱眉,“嗯,我也查不到。”

严从文向后躺,“我男朋友厉江霆已经准备向雷家出手了,他手里有雷家的罪证,先把雷家拉下来再说,要是那些老家伙死了,只能查以前给他们做事的人,要是没死,现在没消息,始终要从雷家先入手,做儿子的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爹妈在哪里。”

“嗯。”哑子看了眼明显有点累的严从文,开口道,“你先上去休息吧,既然你爷爷让我查,自然也是信了你的话,你也别总给我洗脑说严家厉家多可信,在我面前说也就罢了,在你爷爷面前少提,毕竟是你亲爷爷,见你那么偏向严家,总会吃醋的。”

这一点严从文倒是没想到,点点头,“行,不提了,那爷爷他每天大概什么时候最有空,我每天去陪陪他。”

哑子想了想,“上午吧,上午空气好,他都会在院子里看看花草,自己跟自己下棋。”

严从文点头,站起来,“那我先去睡了,哑子叔你也早点休息。”

见哑子点头答应了,严从文这才上楼洗澡睡觉。

刚躺到床上,就收到了厉江霆打过来的电话,严从文赶紧接听,“怎么样,安全离开没有?”

“上船了,开远一点阿超会开直升机来接,明天下午差不多就能回到京都。”

严从文点头,“那就好,我已经把爷爷还有你要一起调查的事告诉他们了,他们可能最近会联系你们,你们一起查,这样快点。”

“好。”

严从文躺在床上,觉得有点空虚,意识到厉江霆在海上飘着,离他越来越远,严从文就觉得整个人都空落落的,“你们一定要捉紧时间查啊,我想早点回去和你做运动,禁欲这么久可把我憋坏了!”

第106章 攒存货!

严从文躺在床上,觉得有点空虚,意识到厉江霆在海上飘着,离他越来越远,严从文就觉得整个人都空落落的,“你们一定要捉紧时间查啊,我想晚点回去和你做运动,禁欲这么久可把我憋坏了!”

厉江霆很久没和严从文做了,不过本身对那方面也不是特别的热衷,但尝过味道,逐渐喜欢上的时候,不提还想不起,一提,就立马有想要的冲动了。

偏偏严从文说话从来不顾忌这些。

“别闹!”厉江霆的声音已经带上了有想法之后独有的那种沙哑,特别的性感。

严从文笑嘻嘻的钻进被窝里,“你身边没其他人吧?”

厉江霆看了一眼身边的手下,伸手指着外面,手下立马会意的出去了,还贴心的把门关上。

厉江霆这才开口说,“没人了。”

“那,我们来做那爱做的事吧!”严从文说完,就把手伸进内裤里,“厉江霆,来,娇喘给我听!”

厉江霆一哽,“什么?”

“嗯,厉江霆你好木奉,你摸的我好舒服哦!”严从文声音带着一种娇媚,厉江霆听到,哪里还会不知道严从文在做什么?

厉江霆也伸手往下面,小声的说了一句,“从文,我得从文,再把腿打开点。”

“厉江霆!你学坏了!”

厉江霆开口,“认识你,怎么可能不学坏?”

说的也是,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严从文这个说话花的很的人在一起,厉江霆怎么可能不被影响?

两人通过手机解决了一次以后,严从文这才开口说事,“你才一走我就想你了。”

“一样。”厉江霆呼吸还没彻底恢复过来,把纸巾处理了一下,就打开窗户通通风,然后才把门打开,让手下进来避避风,毕竟现在天气开始冷了,海面上风又大。

“你一定要尽快查到啊,我迫不及待的想回到你身边,然后真枪实弹的来几发,我的慈善公司不知道怎么样了,不知道我二哥有没有给我打理,严超他们联系不上我,会不会着急然后以为我跑路了,不做慈善了,不管他们了。”

厉江霆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海面,沉默了好久才开口,“当年的事,过去那么久了,现在想查肯定需要一些时间,要是他们那边愿意配合,三家同时找,说不准还能快一点,毕竟人多力量大。”

严从文点头,“他们应该会同意合作一起查的,实在不行我再发挥一下我撒娇的功力!”

厉江霆失笑,“好好待着,不准老去酒吧,不准撩别人,多看一眼都不行。”

“醋坛子。”严从文笑骂。

两人腻歪的聊了会,就挂电话了,厉江霆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着手查当年的事,然后杨家这边,果然派人一起合作查,看来,杨家对严家厉家也不是完全不信任,也不是完全怀疑。

严从文就安心的待着岛上,白天就出去走走,陪杨正刚聊聊天,晚上就去酒吧坐一会,喝点小酒看会帅哥美女,严从文和那个玩架子鼓的男声,还有他女朋友现在聊的挺好的,白天经常跟着他们一块去吃吃喝喝。

这边虽然是岛上,但大家好像都不是对海鲜太热衷,不过严从文觉得,到了岛上不吃海鲜可惜了,就约了他们晚上一块去海滩那边架和烧烤架,一起吃烤海鲜,还叫上了哑子和魅姐。

哑子和魅姐是很少在外面吃东西,严从文叫,他们本来的拒绝的,但是抵不住严从文一直叫,也就答应了,然后一到晚上,一行人就到了海滩那边。

因为人多热闹,还把整个乐队都叫来了,严从文记了半天也记不全人名,干脆就大黑大白的叫,因为他们穿衣服……一人一个色,好叫的很,打架子鼓的男的叫大黑,因为他一身黑,还画了眼线,他女朋友就叫大白,因为一身白,他们一起很搭了,毕竟黑白配嘛。

至于乐队还有舞队的其他人,严从文也是随便叫。

这群小年轻都是认识魅姐和哑子的,所以刚开始有点放不开,但是后面发现私底下两人并没有多严肃,也就放开了,面朝大海,春暖没花开,但是有好吃的海鲜,有好听的音乐,有好看的舞蹈,也是非常不错了!

严从文吃够了,就走远,找了一块大礁石做下,给厉江霆打电话,厉江霆很快就接了,“你吃饭没有?”

厉江霆侧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送过来已经冷透了的快餐,开口道,“吃了,你呢?”

“嘿,你耳朵是不是不好,没听到呼呼的海风还有劲爆的音乐?我们在海边浪起来了,吃海鲜大餐,大黑跟大白还把他们的乐队和舞队带过来了,现在在唱歌跳舞,我吃饱了就给你打个电话。”

见严从文玩的这么好,厉江霆也放心了,“现在查到的东西已经有点进展了,雷家我已经扳倒,上面的裁决是枪毙,我把人换出来了,现在关在庄冥西郊的审讯室里,相信不久就能问出来,那群老家伙到底在哪里。”

严从文点头,“嗯,那就好,哑子叔跟我说过进展了,他说他希望找到那群老家伙之后,可以送到岛上来,由他们审问。”

“嗯,没问题,到时我把人送过去,顺带名正言顺的看看你。”

严从文笑了,“你有没有想我,这段时间有没有自己偷偷摸摸的解决过?”

又来了……厉江霆无奈的笑了, “没有,都留着见面再说,见了面一起把攒起来的粮食都给你。”

严从文一愣,然后脸一热,口是心非的骂,“流氓!”

“嗯?流氓也是你带出来的流氓。”

“你可别找借口,是你内心隐藏很深的个性被我挖掘出来了!”严从文说完,就哼了一声,“你可攒着吧,看你能攒多少,到时候你过来了我洗干净等你,要是我不满意,以后你就趴下来换我做攻!”

厉江霆轻笑,“好。”

“爱你,我先挂电话了,他们好像靠了大龙虾!”严从文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捞了一捧冰冷的海水,拍拍热乎乎的脸。

第107章 厉江霆尿裤子

“爱你,我先挂电话了,他们好像烤了大龙虾!”严从文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捞了一捧冰冷的海水,拍拍热乎乎的脸。

以前都是严从文撩厉江霆,然后看着厉江霆窘迫的样子就开心得意,没有到他也会有被厉江霆撩到面红耳赤的一天。

“从文哥!你快过来唱歌啊!”大黑大声的呼叫严从文。

严从文拍拍屁股站起来,“好嘞!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歌喉!”

严从文唱的歌,说实话,非常有特色!非常有杀伤力!

大家都一副僵硬的笑脸听着,大黑被大家讨厌了,因为要不是大黑,他们就不会听到严从文这么“好听”的歌喉,更应景的是,浪打过来了好几天翻着白肚子的鱼,很有可能是被严从文的难听死的!

严从文在严修艺的影响下,唱不好听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特别。

索性严从文唱歌的性质不高,就唱了一首,大家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浪起来,大黑打着架子鼓,他女朋友跳着街舞,乐队的一个酷小子唱着饶舌,可以说是非常的青春了!

这天以后,哑子就出了岛,因为差到线索了,他自然也要出面了,相信很快就能查清楚,严从文呢就乖乖的每天上午去陪杨正刚唠唠嗑,下午在家给爷爷爸妈还有两个哥哥打电话,晚上呢就去酒吧找大黑大白玩,回家睡前呢就跟厉江霆通电话。

现在正是他们两的通话时间,厉江霆道,“那群老家伙已经找到了,今晚连夜带过去,明天一早就到了。”

严从文惊喜,“我终于要见到你了!”

“是,我这段时间了都攒着呢,就看你胃口好不好了。”

严从文老脸一红,“你最近怎么这么喜欢撩我啊,都老夫老夫了!”

“你真颠倒是非的功力了真是好,是谁先开撩的?难不成不是一个叫严从文的人,整天说那些羞言于齿的话,我听习惯了,学会配合你相互撩,写到好了,你不喜欢?”

严从文哼了一声,“你功力还是太小了,强行撩等于尴尬!”

厉江霆轻笑,“所以,你现在没有脸红?没有害羞,没有……想要酱酱酿酿的冲动!”

“没有!”严从文口是心非道。

“对了,先说正事。”厉江霆道,“那群老家伙我们已经问过一遍的,确实是雷家耍手段不假,你亲爸妈的死也确实是因为雷家,但是你亲爷爷的腿,却不是他们做的。”

严从文皱眉,“不是他们那会是谁?我明天再问问。”

“嗯,你顺便问问他愿不愿意见你严爷爷,还有我奶奶。”

严从文点头,“今天先这样吧,我挂电话了,有啥事明天到了再说,对了,哑子叔也一起到的对吧?”

厉江霆应了声,“嗯。”

“那就好。”严从文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哑子出岛后的这段时间,严从文天天去酒吧的时候都会在魅姐面前提哑子,因为这两人能不能在一起,就看魅姐了,因为哑子完全就是对感情抱着等待的态度,魅姐不主动,他们就只能这样。

经过严从文长时间的唇枪舌战,魅姐也终于对严从文吐露了一点心生,说如果她和哑子在一起的话,心里会有一种背叛了严从文死去的爸的感觉。

对比,严从文直接就开口说道,“我爸都死了差不多二十年了,而且我爸估计也只把你当妹妹,被那么多年前的事情束缚,真的不该是一个聪明人会做的事。”

总之,魅姐就是嘴上不答应,心里也是有点动摇的,接下来就看他们自己咯,严从文该做的都做了,能不能成,看他们有没有这个心成。

第二天一大早,严从文就去了杨正刚那里等着他们到,杨正刚一向起得早,严从文到的时候已经在吃早餐了。

“小张,给从文少爷舔碗筷。”杨正刚招招手,让严从文做到他旁边。

严从文笑着坐下,然后向给他拿碗筷的阿姨道谢,“谢谢张姨。”

杨正刚笑问,“今天这么早就过来了,是有多么的迫不及待?”

严从文嘿嘿的笑,“爷爷难道你不想早点知道当年的真相啊?”

“我知道了。”在京都的时候审问就已经知道了,不然怎么可能让厉江霆上岛,知道了还让把人带过来,那是要让他们在他儿子和儿媳妇的坟前好好忏悔,以及,陪葬。

“爷爷,待会厉江霆到了,你就可以看看你乖孙的男朋友是有多优秀了!”严从文给杨正刚夹了青菜,“不知道您在厉江霆小时候有没有抱过他?”

杨正刚想了想,“自然是抱过的,那会他爷爷把这个独孙当宝贝,上哪都抱着,小时候他还在我身上尿过尿。”

“哈哈哈!”严从文立马笑了,“哈哈哈厉江霆他居然会尿裤子!”

杨正刚也笑,“小孩子,哪个不尿裤子,你小时候那才叫顽皮,伺候你上厕所的时候不尿,偏偏要穿上裤子才尿,一天给你换十几条裤子。”

严从文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这个就不要提了,有点小丢脸。”

虽然严从文不记得三四岁以前的事了,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这段时间经常听杨正刚提起,也会很有画面感,和杨正刚,也真的像亲爷孙该有的样子。

严从文见杨正刚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口问,“爷爷,你的腿……是怎么伤成这样的?

杨正刚一愣,表情立马就变了,然后叹了口气,“过去了,不提这些。”

严从文也叹了口气,“那爷爷,现在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也查清楚了,爷爷要不要跟我严爷爷还有厉江霆的奶奶见一见?聚一聚?”

杨正刚摇头,“那么多年过去了,作为朋友,以前我不信任他们,现在自然没有这个脸面再面对他们。”

“可是都过去了呀,他们肯定能理解你,毕竟,谁也不愿意有这种事情发生。”

杨正刚笑笑,“小孩子家家,大人的事情就别c,ao心了,他们估计快到了,你去港口接一接吧。”

第108章 这就尴尬了

杨正刚笑笑,“小孩子家家,大人的事情就别c,ao心了,他们估计快到了,你去港口接一接吧。”

严从文自然乐意的,应了一声就借了杨正刚司机的车,自己开往港口,在这边待了那么久,一般的路严从文都知道,所以严从文就没让司机跟着,自己开车往港口去,才到,就看到了正在往岸上搬东西的哑子厉江霆一行人。

看到正在忙于指挥的厉江霆,严从文眼睛都红了,就像有一种跟厉江霆很久很久没见面了一样,就是传说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那种,虽然天天通电话,但严从文还是觉得他们就像一辈子那么久都没有见面了一样。

所以,特别煽情的大喊一声,“厉江霆!”

厉江霆听到严从文的声音,回头,然后笑着张开双手。

见此,严从文直接一个的飞奔扑过去,厉江霆没想到严从文这么猛,就跟时速300的跑车一杨嘭的就撞他身上,然后,因为惯性,两人都掉到了海里。

因为厉江霆就站在岸边,严从文这一扑,厉江霆也没防备,直接被惯性给怼进海里,霎时间冰冷的海水就把两人淹没。

厉江霆又好笑又无奈的搂着严从文的腰,捉着船边上的绳子,绑在严从文的晚上,然后船上的人就赶紧把人给拉上来。

严从文尴尬的捂着脸,简直没法见人了!

厉江霆上岸后无奈的开头,“多大个人了,一点也不稳重,赶紧进船里换身衣服。”

说完,就把严从文拉进了他在船上住的房间,还好房间里的行李还没拿出来,严从文嘁嘁的跟在厉江霆后面,“好丢脸啊……”

“你也知道。”厉江霆轻笑,“我知你已经迫不及待了,但总归在那么多人面前,你难不成还想做什么出格的事?”

严从文瞪了厉江霆一眼,“这个时候了你还撩我,明明就是太久不见了,你还张开双手,我不扑过去就是不给你面子,不给你面子你在那么多人面前哪能抬得起头?”

厉江霆把房门关上,就开始剥严从文的衣服,严从文惊恐的捂着领口,“这,这不好吧,船的隔音不好,而已大家搬东西来来往往的,听见了多不好。”

厉江霆笑骂,“瞎想什么,大冬天的掉海里你不冷啊,赶紧把衣服换了,不然着凉了难好。”

严从文知道厉江霆是这个意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但是确实冷的刺骨,就赶紧把衣服脱了赶紧换上干爽的衣服,同时也叫厉江霆快点换。

厉江霆的衣服大多都是西装,不过这次比较不是来上班的,就带了几套休闲的长款风衣,严从文身形比厉江霆小一些,穿起来有一种非常飘逸杯感觉,这就是所谓的走路带风了!

因为严从文穿的是白色,厉江霆穿你是同款黑色,这样一看,真有点情侣衫的味道。

严从文不要脸的开口,“你说我们穿这身走出去,会不会拉仇恨?毕竟外面大多都是一群单身狗。”

厉江霆摸摸严从文冰冷的手,皱眉,“冷不冷,这么冷的天掉海里。”

厉江霆可还记得雷蕾说严从文身体不是很好的话,说要嘛不生病,要嘛就是大病。

“没事,我有不是病秧子,我身体强悍的不得了,你见过哪个会点功夫的人泡一下冷水就能生病的?”

厉江霆不放心的打开房门,让他们找几个暖宝宝过来,船上人这么多,总有几个怕冷了,厉江霆一问,那人就从背包里拿出来了好几张,“刚刚我身上就有带。”

厉江霆结果,“嗯,谢了。”

然后回房,关上门,把暖宝宝都给严从文贴上,严从文很受用的抱住厉江霆,“哎呦,我男朋友怎么这么贴心呦!”

“满不满意?”

严从文点头,“那是肯定的!”

“既然这样,今晚忙完了事情,到大黑家找我。”

严从文眼睛一亮,“咦,你还住大黑家吗?大黑搬出跟大白住了,那我去找你的话,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是。”厉江霆低笑。

正当严从文想说什么的时候,就有人来敲门了,是阿超,“老大,都搞定了,准备走了。”

厉江霆应了声,拉着严从文出去了,严从文开口,“我自己开了车出来的,我的给爷爷开回去。”

“嗯。”

严从文叹了口气,“我刚刚来之前问过爷爷了,他不愿意告诉我腿是怎么成这样的,而且,爷爷也不大愿意和爷爷还有咱奶奶见面。”

厉江霆想了想,“不必急于一时,毕竟是他们老一辈的事情,到底还是由他们自己解决,你我做子孙的,听他们的就是了。”

“嗯。”严从文点头,然后叹了声,“魅姐昨晚跟我说,等爷爷问清楚了话,就把那几个老家伙送发的我爸妈的墓前磕上九百九十九个响头,然后再丢海里喂鱼。”

厉江霆握紧严从文的手,“害怕了?”

“才没有,这是他们罪有应得,一想到他们说的,我爸身上无数枪孔,跟马蜂窝一样,我就狠不得剥了那几个老家伙的皮!”

“那你这幅纠结的表情是为什么。”

严从文扁扁嘴,“但时候我肯定是在场的,也就意味着,我要去祭拜他们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怪我这么久了才认回他们?”

“想这些做什么,这又不是你的本意,而且两个爸生前可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见你重新有爸妈疼爱,说不定还为你高兴呢。”

严从文想了想,犹豫道,“是这样的吗?”

“打个比方,如果我们有孩子,孩子又认了庄冥凤涅做爸爸,你觉着这样你乐不乐意?”

严从文自拍大腿,“那肯定乐意啊!那咱们的孩子一个爸爸是首富,一个爸爸是慈善家,一个爸爸是黑道大佬,还有一个影帝爸爸,多好啊!”

厉江霆笑到,“那如果随随便便找个人认爸爸呢?”

“那怎么行!”严从文瞪了厉江霆一眼。

厉江霆摸摸严从文的脸,“所以,同理,你爸妈知道你认了严伯父严伯母为爸妈,会很开心的。”

第109章 严从文略施小计

厉江霆摸摸严从文的脸,“所以,同理,你爸妈知道你认了严伯父严伯母为爸妈,会很开心的。 ”

严从文想想,觉得也是,也就不纠结了,拉着厉江霆一起走到车那里,跟着大家去往杨正刚住的庭院。

哑子带着人先把那几个老家伙押到杨正刚那,厉江霆和严从文还有哑子就去吃饭去了,不知道杨正刚想干什么,既然不想让他们也知道,他们也不会勉强,反正,到底是解除误会了。

三人直接找了个餐厅,严从文在路上的时候就悄悄给魅姐发了地址,然后就开头跟哑子说,“哑子叔,你可不知道,你不在岛上的这段日子魅姐天天跟一个男的出去吃饭!”

哑子一愣。

严从文继续添油加醋道,“那男的还没哑子叔你好看呢,看起来老的跟五六十岁一样,大腹便便的胖男人。”

哑子的长相并不出挑,是特别平凡的那种,往人堆里一站就不会有人注意到的那种,但平凡有平凡的好,加上哑子的气质还可以,只要哑子不像上一世那样y-in沉沉,那就还挺好相处的,相处起来也自在舒服。

至于严从文说的那些,还真的是真的,魅姐真的经常和其他男人吃饭,只不过这个男人只是魅姐酒吧的供应商而已,而且人家有老婆的,老婆和魅姐比也不差,他们特别恩爱,魅姐跟他老婆是朋友,所以才会经常一起吃饭,三个人吃饭也是吃饭啊,只不过严从文偏偏不提那个女的罢了。

哑子投过后视镜看了严从文一眼,然后犹豫了很久才开口,“不能用外貌衡量一个人,那个男人性格还可以吧?”

“……”严从文在心里叹了口气,事情都发展到这地步了,哑子居然还不愿意往前迈一步,他也不是那种窝囊的人啊!怎么在感情方面就真的畏手畏脚,一副甘愿做备胎的模样。

好歹魅姐在他的劝说之下,也对他们的未来有一丢丢期待,但是魅姐到底也是埋怨了哑子那么多年,虽然早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没了这个心思,但还是放不下脸皮说清楚,以至于让哑子一直都认为她讨厌他。

所以,现在魅姐就算被严从文说动了,也只是心动一下,行动上还是没有做出什么表现,不过,愿意配合严从文演戏,就已经很不错了。

严从文开口,“性格啊?说话大声行为粗鲁,我还见过他打女人,那个女人还叫他老公!真不知道魅姐眼光怎么这么差!”

“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吧。”哑子皱眉,这样的男人怎么配的上小妹?

严从文摊手,“我怎么知道,但是我看他对魅姐还是挺好的,就不知道是不是装的,而且,哑子叔你认识魅姐那么多年了,你见过她经常和那个男人吃饭吗?”

自然没有,所以哑子才会觉得突然。

厉江霆对着严从文无奈的笑了下,低声道,“调皮。”

严从文得意的扬眉。

魅姐收到严从文的短信以后就赶紧往他们说的餐厅赶去,顺便还和她朋友说了一下,借她老公演场戏。

严从文厉江霆和哑子到餐厅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窗边桌子的魅姐,魅姐的面前还坐着一个男人,和严从文形容的差不多的男人。

哑子猛的皱眉,因为他认识这个男的,好像是小妹酒吧的供应商,哑子见过两次,其中有意思是看到他抱着一个女人叫老婆,还在厕所隔间来了一发,当是哑子就在隔壁的厕所隔间里,所以对这个男人印象十分深刻。

这个王八蛋有老婆还敢勾搭其他女人!哑子握紧拳头。

严从文惊喜的指着魅姐,“呀!魅姐在哪里耶,我们过去和她一起坐吧!”

厉江霆配合道,“她就是你提起的美女姑姑?她在约会,我们过去打扰不好吧。”

“对哦……”严从文也点头。

可是,哑子却直接往魅姐和那个男人的方向去,原来是哪个男神想伸手去摸魅姐的脸!

严从文眼睛一亮,哑子终于要忍不住了!

只见哑子直接握起拳头一拳发在那个男人的颧骨上,男人一声闷哼,头直接别想了一边。

严从文一惊,魅姐也一惊,反应过来后赶紧拉开哑子,魅姐吃惊的问,“你干嘛!”

严从文赶紧倒了一杯冰水给那个男人,让男人举着敷脸,“叔叔你没事吧?”

严从文也是见过这个男人几次的,因为喝酒的时候夸了几句酒不够好,刚好被男人知道了,就问严从文哪里不够好,然后就聊上了。

哑子把魅姐的吃惊看成了愤怒,所以哑子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魅姐,好半晌才开口,“你眼瞎吗?”

魅姐笑了,“你什么意思!”

哑子也笑了,苦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这二十几年从来没变过,我等了你那么多年,你看不上我也就算了,为何偏偏眼瞎去看上他这样朝三暮四有老婆的人!”

哑子终于把这么多年都不敢说出口的话给说出来了,也不枉男人明明是演戏还被打了一拳。

厉江霆见此,就拉着严从文出去了,严从文顺带拉上了男人。

三人出了餐厅,严从文就笑着拍拍男人的肩膀,“哈哈谢谢叔叔了,演技真好!”

男人苦笑,“是,演技好到被打了一拳,他们要是能成功在一起,我这一拳就算是祝福了,要是不能在一起,那我可得把这一拳还给出注意的那个人了。”

严从文吐舌,“先不说叔叔你打不打得过我,我男朋友现在可就在我身边啊,他不会看着我被打的!”

厉江霆笑着摸摸严从文的头,“我不拦着,你该打。”

严从文瞪了厉江霆一眼,“你变了!”

上一章:第13节

下一章:第15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