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小祖宗重生撩夫记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6节

第16节 腐书耽美

严从文就坐在原地看着厉江霆,没多久厉江霆就能感应到严从文目光一样,回头,扬眉,似乎在问怎么了。

严从文对着厉江霆勾勾手指,厉江霆就立马起身往严从文这边走,“怎么了?”

“坐下,跟你说个事。”严从文拉着厉江霆坐到旁边,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口,“我们领养一个小孩好不好?”

厉江霆一愣,有点不可思议的开口,“怎么突然就想领养小孩啊?”

“就想要啊!你又不能生我也不能生,除了领养还有什么办法?”

厉江霆伸手摸摸严从文的头,“你还是个孩子呢。”

严从文不乐意了,“我灵魂好歹也二十五六了好吧!”

“领养孩子没关系,但是领养了就得对孩子负责,做到一个父亲该做的,你如果觉得你自己能够做到,那我们就领养。”厉江霆但是没所谓,有没有孩子对他来说都一样,不过,有孩子的话,就可以好好培养,很庄爸一样,早早的就把事情全丢给庄冥,然后他就退休在家宠老婆。

“责任啊……”严从文颓废的趴到桌子上,“我们领养小孩,小孩长大发现自己有两个爸爸去没有妈妈,心里会不舒服的吧,出去上学也会被人嘲笑的吧。”

第116章 从文晕倒

“责任啊……”严从文颓废的趴到桌子上,“我们领养小孩,小孩长大发现自己有两个爸爸却没有妈妈,心里会不舒服的吧,出去上学也会被人嘲笑的吧。”

“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呢?我们在一起,你有受到过谁异样的眼光吗?”

严从文想了想,“好像没有。”

“不是好像,是本来就没有,现在大家对同性恋都宽容很多了,而且,你若自己都有异样的想法,又怎么能怪别人也有,会不会嘲笑那是别人的事,我们自己过的开心就是了,而且,我所说的责任不是这个。”厉江霆揽过严从文的肩膀,“而且说,你这个想法是突然兴起,还是真的想要一个孩子,如果是前者,你这个想法没了,难不成就把孩子送走吗?如果是后者,那么你就需要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孩子身上。”

严从文沉默的叹了口气,然后抱着厉江霆,把脸埋在厉江霆的怀里,好半晌才开口,“算了,不说这个了,说不准我真的只是突然兴起呢?过段时间再说,咱们的二十世界还没过够呢!”

厉江霆笑了,“行了,别喝那么多酒,我去喝哑子叔谈事情,你去和他们玩吧。”

严从文就是抱着厉江霆不撒手,“让我在抱一会,我头有点晕。”

“不是千杯不醉嘛?”

严从文笑了笑,松开厉江霆“不闹你了,我去找大黑大白他们谈人生谈理想。”

严从文走向吧台那边,回头看了眼厉江霆,发现厉江霆好像真正事要和哑子谈,也就收回了想黏着厉江霆的心,用手撑着头,跟酒保说,“给我倒杯凉白开吧。”

酒保应了声,给了严从文一瓶矿泉水,“凉白开没有,矿泉水吧。”

严从文接过,然后指着刚刚做的那个桌子,“那个桌子上的酒是什么酒吧?度数很高?”

严从文是真的感觉有点头晕,但是他酒量是确实好,不可能才喝一两杯就感到头晕啊。

酒保走过去看了眼,然后拿起来走回吧台里面,“这个就是普通的j-i尾酒啊,度数一般般吧,和清酒差不多。”

严从文皱眉,想着不应该,这时,突然响起大白焦急的声音,“老公!老公!”

严从文立马站起身走过去,扶着摇摇晃晃的大黑,“这是怎么了?”

大白急的都要哭了,“我也不知道啊,刚刚聊着聊着就趴在桌上起不来了!”

厉江霆也看到了,走过来,“先送医院吧。”

严从文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出来,苍白着一张脸难受蹲下身。

厉江霆看到,着急的就扶住严从文,“怎么了从文?”

“酒,酒……”严从文还没说完,就直接晕了过去,倒在厉江霆的怀里。

大黑和严从文这一晕,所有人都慌了,哑子和魅姐赶紧把严从文和大黑刚刚喝的酒拿过来,“先把他们送医院,我们带着这就去做化验!”

厉江霆直接把严从文抱起,大黑他们的朋友也赶紧背着大黑跟上,一行人上了车直接就往医院去,厉江霆不忘回头冷声的说一句,“看好今天在场的所有人!没调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许离开!”

大白急的一直哭个不停,厉江霆开口安慰了句,“别哭了,你肚子里怀着孩子,不能这么哭,他们不会有事的,我不会允许他们有事。

“嗯。”大白摸摸自己的肚子,尽量的让自己平复下来,摸着大黑的剑,小声的开头,“老公你可千万不要又事啊,咱们还没有去领证呢,咱们还没有办婚礼呢,还没有去环游世界你,咱们的宝宝还没生下来呢。”

厉江霆没有说,只是一直握着严从文的手,感受写严从文的脉搏跳动,心里着急,却又不得不冷静下来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从文在这里呆了那么久都没事,偏偏在快要离开的前一天就出事,而且,在场的几乎都是自己人,有有谁会对自己人动手呢?而且看情况,不像是要他们的命,因为从文和大黑只是晕了过去,脉搏和心跳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么……偏偏在今天,目的就是不想让从文离开?那么又是谁会不想从文离开?

一时之间厉江霆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可又否认了,因为如果是他,不需要这么做。

到了医院,直接送往急诊室,两人被送进去之后,两个小时一声才出来,“没什么大事,就是吃了过量的安眠药,要不是因为还吃了抵制安眠药的东西,他们两就完蛋了,现在没什么大碍,等他们睡醒了就没事了。”

大白赶紧问,“什么时候才能睡醒?”

“这个说不准,可能半夜,可能明天早上,或许睡两天都有可能,让他们睡一下也没关系,对身体没影响,你们不用担心,病人已经送到病房去了,你们现在可以去探望。”医生说完,就直接走了。

这会医院另一头的化验室里,魅姐拿着那亲严从文和大黑喝剩下的酒,表情很纠结。

哑子看到,开口问,“怎么了?送进去给医生化验啊?”

魅姐看向哑子,开口问,“如果我做错事了,你们会不会原谅我?”

哑子皱眉,“这件事是你做的?”

魅姐哭了,坐在椅子上捂着脸就哭,“我只是不忍心……不忍心爸去的时候从文会不在身边,爸没有多长时间了,说不准从文一走爸就扛不住了,这段时间爸和从文相处的有多好你是看得见的,爸这么着急就把事情处理了,就是为了让从文早点回去。”

“怎么会……”哑子不敢置信,“爸的身体不是还挺好的吗?”

魅姐摇头,使劲的摇头,“我每天在爸身边伺候着,他的身体没有谁比我更清楚,这半年来爸都是为了报仇才挺着一口气,每次人后难受的眼睛都不想睁开,我,我只是想让从文留下来,替大哥尽孝罢了,从文毕竟才是爸的亲人,唯一的亲人!”

第117章 事情真相

魅姐摇头,使劲的摇头,“我每天在爸身边伺候着,他的身体没有谁比我更清楚,这半年来爸都是为了报仇才挺着一口气,每次人后难受的眼睛都不想睁开,我,我只是想让从文留下来,替大哥尽孝罢了,从文毕竟才是爸的亲人,唯一的亲人! ”

哑子叹了口气,“可你这样做,从文或许不会说什么,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厉江霆。”

厉江霆对严从文有多在乎,哑子是知道的,因为看都能看出来,而且,刚刚严从文出事后厉江霆那y-in沉沉的脸色……

魅姐看着哑子,“无论如何,从文都不能离开,至少,在爸去之前,都不能离开。”

“小妹。”哑子叹了口气,伸手拉过魅姐的手,“可你有没有想过,爸这么快就要把从文送走的原因。”

魅姐一愣。

“可……”

哑子摇头打断,“没有可是,爸不愿意让从文知道,那我们就别违背他的意思,而且想要从文回来,不就知道电话,坐飞机半天就能到的事。”

魅姐低下头,“可是我做都做了。”

哑子想了想,开口道,“你现在这里休息会,我过去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魅姐点头,坐在椅子上,有点内疚。

哑子伸手摸了摸魅姐的头,就去找厉江霆了,这会,厉江霆在严从文和大黑的病房里,大白也在。

严从文和大黑都没醒,听医生说没什么事之后,厉江霆就松了一口气,心里隐约猜到到底是谁做的了,杨正刚不可能,因为厉江霆知道,杨正刚是巴不得严从文早点离开的。

这时,哑子打开门进来了。

“从文没事吧?”

厉江霆抬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我们出去谈谈。”

厉江霆眯眼,站起身,侧头交代大白,“你在这看着?”

大白点头,“厉哥你去吧,我守着他们就好了。”

厉江霆跟着哑子走出去,然后直接开口问,“想说什么?想说你们给从文下安眠药是有原因的?”

哑子一愣,“你都猜到了?”

“这么明显的事实,我难不成还猜不到?”厉江霆冷笑,“你们觉得,从文要是知道了回去什么反应?他把你们当亲人,你们却算计他?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的?非得用这种方式?”

哑子叹了口气,“是我不对,不过那安眠药对人没伤害的。”

厉江霆直接握拳,一拳砸在哑子的脸上,怒声的质问,“意外呢?万一呢?”

哑子不在说话,厉江霆这一拳,他受了。

厉江霆看着哑子,努力平息心里的怒火,“说吧,到底为什么。”

“从文爷爷快不行了,不想他去的时候没亲人送终。”

“爷爷为什么这么着急查真相,为什么那么着急把那些人处理了,还不是为了让从文早点离开?从文在一天,爷爷就不能安心瞑目,就要借着那口气硬生生的继续撑着。”厉江霆冷笑,“我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们都看不出来?也亏得爷爷把你们两当亲儿子女儿。”

厉江霆知道杨正刚的病情,这次回去还想着找几个专家过来,因为岛这边的医资毕竟没那么好。

哑子靠在墙上,点了支烟,“对不起,这事是我们错了。”

“我已经联系好了专家,不出意外明后天就能到,我和从文还想着在一个月内结婚,自然不想从文的亲爷爷不在场。”厉江霆说完,转身走进病房。

不再管哑子。

大黑醒的比较早,大半夜就醒了,因为大白怀着孕,在医院呆太久也不好,所以就先离开了,就厉江霆还坐在严从文床边等着。

严从文醒的时候,天都差不多亮了,醒来就看到白花花的天花板,还有趴在他旁边睡着了的厉江霆。

严从文试图坐起来,发现没什么力气,犹豫了下,就伸手拍了拍厉江霆。

厉江霆很快就醒了,看到严从文醒来,赶紧抱住严从文,“你终于醒了。”

严从文扭捏的挣扎了下,“我,我想尿尿。”

“我抱你。”厉江霆笑了下,“憋坏了吧。”

“那可不,要不是尿憋不住了我都不想醒过来,做着大美梦呢。”严从文梦到他和厉江霆结婚了,新婚当晚严从文抗拒被啪,因为担心会再次重生,死活都不愿意做受。

最后,厉江霆宠溺的趴下了。

再然后,严从文如愿以偿的再梦里反攻了。

在快要发泄的时候,严从文隐约觉得不对,觉得这种感觉好像不是憋子子孙孙啊,像憋尿,所以,严从文就醒了,一醒发现,好家伙,还真是尿急了。

厉江霆抱着严从文进厕所,把严从文放下,就伸手去给严从文解裤子,严从文真是快要憋不住了,也懒得阻止,反正摸也摸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吃……也吃过很多次了。

厉江霆伸手去给严从文把尿,“小乖乖,尿尿了。”

严从文一个笑,就憋不住的尿了。

厉江霆侧头吻了严从文一下,“身体有没有那里不对劲?”

“有点没力气,我这是怎么了?大黑呢?他没事了吧?”

厉江霆叹了口气,“没事,不小心吃了安眠药,还无力的话待会再睡会。”

“安眠药?”严从文皱眉,“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吃了安眠药?那瓶酒的原因,是谁做的?”

厉江霆见严从文打破砂锅问到底,也就不瞒着了,把事实都和严从文说出来。

严从文听完之后,一脸的无奈,“爷爷不会这么早去了的,我最近天天去陪他,他身体不好确实是真的,到好好调理绝对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而且昨天早上爷爷还答应我,会出席我们的婚礼。”

不然严从文也不会放心的走啊,毕竟他们是亲爷孙,这段时间培养出来的感情也不比那些从小到大都一起相处的差。

厉江霆应了声,“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吧,我们继续离开,我安排了专家会过来给爷爷调理做药膳什么的,咱们回去安排好婚礼的事,说不准爷爷见我们幸福,开心,就能好些呢。”

第118章 温馨

厉江霆应了声,“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吧,我们继续离开,我安排了专家会过来给爷爷调理做药膳什么的,咱们回去安排好婚礼的事,说不准爷爷见我们幸福,开心,就能好些呢。 ”

严从文应了声,“嗯,那我们找计划回去吧,我不想待在医院了,现在就走。”

“你确定你可以?”

“我好了。”严从文拉完尿就自己把裤子扣上,抱着厉江霆的脖子,开口道,“我可以,不就是安眠药吗,对身体也没坏处,我上了飞机再睡会就是了。”

厉江霆点头,继续一把将严从文抱起,抱回病床上,这才回厕所洗手,然后带严从文离开。

飞机和船肯定没得比,飞机小半天就到了,因为私人飞机,也不用去机场浪费时间,直接就开回了严家的庭院附近,一到家,就老搭档你家长都在客厅等着。

“爷爷,爸妈,大哥二哥我回来了。”严从文笑着走进去,眼眶都泛红了,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时候离开过他们那么久。

雷蕾看到严从文,直接就哭着一把将严从文抱住,“妈的小祖宗啊,你终于回来了。”

严从文拍拍雷蕾的背,“回来了回来了,别哭啊妈,你这么漂亮哭丑了怎么办?”

厉江霆笑着开口,“让大家久等了,从文贪睡,起晚了就回来晚了。”

“我看是从文舍不得回来吧!”严修艺哼了一声。

严从文立马开口,“那可不,我压根就不想回来,在哪里海鲜可好吃了,我还想把爷爷还有爸妈大哥就接过去吃几天海鲜,反正咱们严家的二少爷不吃海鲜的,就让二少爷一个人在家守家多好啊!”

“嘿!”严修艺不乐意了。

“好了,你们两一见面就闹。”看到这一幕,严隋唐严重信也笑了,因为严从文回来了,整个家都感觉有生气多了。

严从文也不和严修艺吵了,走过去一把将严修武和严修艺抱住,“大哥二哥我想死你们了!”

然后又去抱严隋唐和严重信,“爷爷爸,我也好想你们啊!”

“好了多大个人了还撒娇。”严隋唐拍拍严从文的后背,“走走走,先去吃饭,厨房做了一大桌你爱吃的菜。”

严从文闻言,立马就拉着大家进厨房吃饭了,还不忘大声的跟厨房的阿姨道谢,“张妈爱你哦!”

“从文少爷多吃点啊,你看你都瘦了!”张妈心疼的给严从文把饭盛满满的,还压紧再堆高一点。

厉江霆坐在严从文旁边,看着严从文这么受宠,也是由衷的笑了。

“你杨爷爷怎么样了?”严隋唐担心的问。

严从文看了厉江霆一眼,似乎再问要不要老实说,厉江霆点头,严从文才开口,“不是很好,不过每天也还是提起劲听大家聊聊天,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厉江霆请了专家过去给杨爷爷调理,具体情况还得等那个专家的回复。”

严隋唐叹了口气,“老了……”

厉江霆开口,“爷爷,爸妈,最近一天适合结婚的日子是哪一天?你们有没有看过呢?”

雷蕾不舍,“真的要这么早就结婚吗?从文才22还没毕业呢。”

“妈,明天年中就毕业了,不差这半年,而且爷爷不是想早点见到杨爷爷那,婚礼在岛上举办,杨爷爷这下肯定不会拒绝大家上岛的。”

严重信开口,“日子我们看过了,和你们的八字最搭的就是十天后的大年二十八。”

“十天,有点赶。”厉江霆想了想,“就十天吧,就是再赶,我也会给从文一个毕生难忘的婚礼。”

严从文闻言,立马看向厉江霆,“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羡慕啊。”严修艺喝了口汤,“就我那榆木疙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跟我求婚呢,我已经无数次暗示过他了,他硬是没反应。”

厉江霆开口,“尤影情商不高,大概都偏向智商了,暗示不行就明示,在一起了也不需要拐弯抹角。”

“就是就是,而且为什么一定要人家尤影跟你求婚,你跟人家尤影求婚不行吗?”严从文也开口道。

严重信也说道,“尤影这个人不错的,跟我聊的来,在管理方面也很有一手,你们哥三都不乐意接手集团,我就让尤影来接手了。”

严修艺哀嚎,“啊不要啊,这样他会忙死会没时间陪我的啊。”

“我忙了大半辈子了,怎么还不准我退休带你妈去环游世界了?”严重信瞪了严修艺一眼,“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

严修武开口,“我来接手吧,东欧已经给阿秀玩去了,我正好也闲着,庄冥要是离得开尤影,让尤影来集团打下手也不错,这样以后他接手的时候,也会更快上手。”

雷蕾瞪了严修武一眼,“你怎么能让阿秀知道女孩子去打打杀杀呢。”

“妈,你还别说,小嫂子就喜欢打打杀杀!”严修艺和严从文异口同声的说道。

严修武笑着点头,“是,她就喜欢打打杀杀。”

雷蕾沮丧,“那岂不是没有人陪我逛街了,别人家都有女儿或者儿媳妇陪逛街美容什么的,到了我这就我一个人去!多孤单啊!”

严从文想了想,“妈!我给你介绍我一个朋友吧!她喜欢逛街美容,她还怀着孕,你可以照顾她玩啊!”

雷蕾眼睛一亮,“我咋不知道你还有女生朋友。”

“就岛上认识的啊,就我跟你们说过的大黑大白,你们认大黑孕干儿子,这样大白不就成你们儿媳妇了吗?”严从文嘿嘿的笑,“正好他们也没有父母。”

“那感情好!”严修艺也拍手叫好,“这样我们以后也有小侄子或者小侄女玩了。”

严修武开口,“那也得问问人家愿不愿意。”

严隋唐拍板决定,“先这样定下来,首先是要忙从文婚礼的事,到时候到了岛上再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就是了,愿意咱们也开心,不愿意咱们也不能勉强。”

第119章 慈善机构出事了?

严隋唐拍板决定,“先这样定下来,首先是要忙从文婚礼的事,到时候到了岛上再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就是了,愿意咱们也开心,不愿意咱们也不能勉强。”

严从文回来了,在严家待了两天才回厉江霆别墅住,然后再玩了两天,这才把他的慈善机构想起来了。

“我待会去环球国际瞅两眼,看看没有我在大家有没有工作状态。”

厉江霆正在设计他们结婚当天穿的礼服,听到严从文这么说,应了声,“去吧,你在不去冒个泡,慈善机构的老板就变成你二哥了。”

严从文直接就下楼,自己开车往环球国际的方向开去,到的时候直接上楼,然后……

“先生你是谁啊?有预约吗?”前台的一个严从文没见过的小妹把严从文拦了下来。

严从文震惊了,“你问我有没有预约?我还需要预约?”

“是这样的先生,不是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的话,都是需要预约的呢,你是要进去做什么?要见谁?可以打个电话让他们出来接您也可以。”

严从文生气了,很生气,他明明才是老板,你们见过哪个老板被一个前台小妹拦下不让进去的吗?这说出去简直太丢人!

但是……看样子这个前台小妹是新来的,也不认识他,不能计较不能计较。

严从文拿起手机就给严超打电话,电话很快就接了,严从文大声的开口,“严超!你给老子下来!”

“老板?!你终于回来了?!”严超的声音巨震惊。

“对!老子回来了!却被前台小妹拦住不让进,你赶紧下来告诉他老子是谁!”严从文大声的说,“三分钟你再不出现在老子面前,老子就炒你鱿鱼!”

说完,严从文就把电话给挂了,双手环胸看着前台小妹,“你叫什么名字?谁招来的?”

“我,我叫姚开心,我是老板招来的。”姚开心在想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老板?你们老板是谁?”

“严修艺啊,就是那个唱歌的大明星!”

严从文嘴角一抽,“他那是代理老板!代理!”

“代理老板也是老板吧?”姚开心问。

“……好像是。”严从文叹了口气,站好,“我现在跟你说,我才是老板,我叫严从文,我是严修艺的弟弟。”

姚开心不太信,“不是吧,没听说老板有个弟弟啊。”

“没听说过?你做这份工作多久了你没听说过?”难道他们上班,没有一个人提到他这个正牌老板的?

“半天啊,我今天早上是第一天试工。”

“……”严从文无奈捂脸。

这时,严超终于出现在严从文面前了,激动的直接拉着严从文进门,边走边说,“老板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咱们慈善机构就要被代理老板给毁了!”

真的!一对比严修艺,严超立马就觉得他们这个吊儿郎当的正牌老板简直太好了,至少关键时刻很有领袖作用,也很有注意。

“出什么事了?”严从文皱眉。

“前段时间咱们去支援乡村教学的时候,有个支教打了孩子,我们又是现场直播的,可想而知会形成什么样的后果。”严超着急,“现在网上的舆论直接就把我们往没道德的方向推。”

严从文想了想,“这几天就没采取什么措施? ”

“有,把直播关了,也发微博澄清了。”

“就这样?”严从文不可置信,“这么大的事没有人出面?那个打人的老师呢?谁招进来的,什么学历什么背景,打孩子的原因是什么,他现在在哪,孩子有没有被打伤?”

被严从文这么一质问,严超才发现他们有太多的地方做的还不够,怪不得一点效果都没有。

“现在弄还来得及吗?”严超问。

“来得及。”严从文迎着所有员工惊喜的表情走进去,严从文开口,“陶瓷蒋胜男严超,跟我进办公室。”

“是!”坐在一块现情侣陶瓷蒋胜男激动的应了声,赶紧跟着严从文进办公室。

一进门严从文就开口,“陶瓷去通知他们继续开直播,继续公益不要停,以后出现任何状况直播也不能挺。”

“好。”陶瓷立马就应下来,然后立刻去执行。

“蒋胜男,去把那个老师的所有事情查清楚,怎么应聘上的,为什么打孩子,孩子有没有受伤,孩子是什么态度,以上以及其他,你再今天之内查出来,明天一大早开记者发布会。”

蒋胜男立马点头,“我已经了解过了,我现在就去用文档的方式记录下来,再联系警局那边明天配合我们一下。”

严从文点头,蒋胜男就立马去办了。

“我呢?”严超开口。

“你去发微博告诉大家,明天上午十点,准时打开工作室官微的直播,他们想想问的,我都会一一回答,我会把这件事我们的态度说出来。”

严超点头。

严从文叹了口气,“无论如何错都在我们,不能推脱责任,只能把这件事扛下来,把这件事当成机构的一个警告,以后不能再出现这种问题了,无论是一线人员还是我们这些幕后,招聘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人品,是真的一心向慈善,还是为了钱,毕竟我们的工资开的很多同行都会羡慕。”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办。”严超也出去干活了。

严从文自己在办公室待了会,就给严修艺打电话,严修艺很快就接了,“怎么了?”

“你就是这么替我管慈善机构的啊?”

“你都知道了啊,你知道我没做这种事的天分的,我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把事情拖住等你。”

严从文叹了口气,“我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说啊,是不是我一天不自己去公司,就继续这么拖着?”

“靠!你回来的当晚我就跟你说让你明天去上班,一定要去,你自己也是亲口答应了的好吗?”

“……”那时严从文刚回到家,还没收心呢,就是应下来了也每当回事。

严修艺继续说,“而且你要是不回来,我肯定求助爷爷和爸啊,我还能看着你的慈善机构就以这种方式结束啊?”

第120章 婚礼现场

严修艺继续说,“而且你要是不回来,我肯定求助爷爷和爸啊,我还能看着你的慈善机构就以这种方式结束啊?”

“算了,是我自己对自己的工作不太上心,也怪不得你,明天我会开直播澄清,你也给我准时到场,就早上十点。”

“行,我也有责任,到场就到场把,反正也不指望我是你哥这件事能瞒过媒体。”严修艺自恋到,“毕竟这么帅又这么有钱,媒体肯定会知道我就是严家帅气的二少爷,咱妈在你的直播里也路过脸,所以也迟早会曝光你就是严家的小少爷。”

“媒体早就知道了,不过让厉江霆给拦下了,他跟我说过,不过这次出了这件事肯定瞒不住了,不说了我要列方案。”

说完,严从文就把电话给挂了,开始列方案。

严从文有心处理,就没有处理不好的,而且这件事错的本身不再他们慈善机构,而在于那个大人的老师,但也不能否认机构也有错,错在不够完善,招聘人的时候不够严格,才会衍生出这样的事情。

隔天直播,几乎半个微博用户都来了,因为大家对于道德事件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这次直播,机构也得到了谅解,但是严修艺掉了不少粉,因为严修艺关闭直播的事会让大家觉得机构是心虚,是想要包庇那个老师。

但看到警察出面出那个医生早在事发当天就被送进监狱了,大家的怒火这才平息,然后愿意再给机构一个机会。

与此同时,其他的孩子们一起录了一个视频说机构非常好,给了他们希望,也很好的圆了他们的愿望,那种老师只有那一个,其他老师都是非常好的,有孩子们发生,这件事就过去了。

而严从文就真的开始和厉江霆一起为他们的婚礼做策划,礼服由厉江霆设计,现场由严从文设计,然后再发给哑子,由哑子布置。

结婚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厉江霆和严从文提前一天赶到,然后开始准备,次日,结婚当天。

严从文坐在杨正刚的面前,穿着一身修身的黑色礼服,左胸前还带着一朵大红花,“爷爷,你看看你这几天j-i,ng神都好多了,你身体也没弱到要嗝屁的状态啊,你可不要自暴自弃,营养师说了你只要保持好这个好心情,好好吃他列的营养餐,或到曾孙长大都是可以的。”

杨正刚瞪了严从文一眼,“你这孩子,大好日子说那个词做什么!”

严从文笑着抱抱杨正刚,“爷爷,我严爷爷还有厉江霆的奶奶马上就要到了,爷爷你替我招待好不好?”

杨正刚有点犹豫。

严从文继续撒娇,“爷爷,今天我结婚我最大,我说了算嘛,你们年轻那会就是好兄弟,老了就不能做兄弟了不成?”

“你不懂。”杨正刚叹了口气。

“我懂,其实厉奶奶是我亲奶奶,对吧?”严从文开口,“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

厉奶奶从上一世开始见他的第一面就是无比的喜欢,喜欢到厉江霆都会吃醋,他严爷爷喜欢厉奶奶,却怎么劝也不肯下手追求,其中就是因为朋友妻不可欺。

至于严从文是为什么却确定厉奶奶就是他亲奶奶,那是因为厉江霆到岛上找他的时候,手里有厉奶奶给的地图,特别详细的地图。

如果不是岛上的人,又怎么会有这么详细的地图呢?

果然,杨正刚点头,“嗯······”

“爷爷,其实都是你想多了,奶奶要是喜欢我严爷爷,就不会那么久也不和他在一起,而且我严爷爷也是在奶奶病逝好几年之后,才开始喜欢奶奶的,可能当年有什么误会,这事我也不清楚,因为到底如何只有你们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奶奶一直在等你。”

杨正刚沉默了好一会,才拍拍严从文的肩膀,“赶紧去准备,今天不用你c,ao心这些。”

严从文见杨正刚还是这个态度,只能点头,“好吧。”

然后就离开去他的房间,还要等厉江霆来接他去礼堂。

严从文走后,杨正刚就低声的吩咐,“把他们带到我这来吧,我来接待。”

“是。”角落里的人应了一声。

这段时间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严从文也不清楚,知道严从文被厉江霆接到礼堂的时候,就看到坐在最前面的他们,正在笑着喝度数很低的果酒。

严从文和厉江霆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满足。

“圆满了吗?”厉江霆低声问。

“非常圆满。”严从文踮起脚尖吻了厉江霆一下,然后走上台前,拿起话筒开始开口,“谢谢各位能够抽空来到我和厉江霆的婚礼,我们两都是男的,也不兴拜堂那套,不过,给对方承诺是必不可少的。”

严从文深情的看着厉江霆,“我上一辈子或者这一辈子都很幸福,无比的幸福,我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比我更敢说幸福两个字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在计较,但是在我心里,只有我爱你,不管是那个你在我心里都只是你,我也只爱你。”

台下观礼的人听不懂严从文说什么,但是也不妨碍他们感动。

厉江霆也在台下看着严从文,这样j-i,ng致耀眼的严从文,心底升出一种自豪,这个天之骄子,这个上帝的宠儿,这个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在今天成为他的另一半了,让他也成为世界第二幸福的人。

“我爱你厉江霆,我爱你的闷s_ao,爱你的不苟言笑,爱你的洁癖,爱你的一切一切,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你。”

厉江霆再也忍不住的跨步上台,直接抱着严从文的腰,吻了上去,台下立马响起掌声和祝福声。

吻够了厉江霆才开口,“我也爱你,爱到融入骨血,我必须靠而活。”

说完,在严从文的无名指上带上了一枚戒指,然后抬起严从文的手,低头吻在戒指上。

严从文也替厉江霆把戒指带上,学着厉江霆吻上去,柔声的说道,“我们要在一起无数辈子,好吗?”

“好。”

第121章 永远幸福(完结)

严从文也替厉江霆把戒指带上,学着厉江霆吻上去,柔声的说道,“我们要在一起无数辈子,好吗?”

“好。”

该走的流程走完了,严从文就和厉江霆挨桌敬酒,用的是魅姐送给严从文的那款,度数不高,敬一圈下来也不会醉,最多有点上头。

敬到自家人的时候,严从文和厉江霆就不走了,坐下跟他们一块吃饭,严家一家还有杨家一家。

厉奶奶看样子是和杨爷爷和好了,所以厉奶奶也属于杨家一家,严从文突然看向厉江霆,心里有些为他难受。

厉江霆伸手在桌下拍拍严从文的手背,做了个嘴型,“没事。”

是的,没事,他的亲人确实都不在了,但从今天开始,这一大桌子,不都是他厉江霆的亲人吗?

庄家和凤涅也来了,坐在旁边一桌,厉江霆和严从文直接把人叫过来,严从文开口,“庄叔叔庄阿姨,你们坐那边这不是让厉江霆难受吗!在他心里你们就是亲爸亲妈啊!”

厉江霆按着庄邵阳和宋真真坐下,然后把庄冥和凤涅把凳子拖过来,“一家人别做两家事。”

“好了,我们大家敬四个新郎官一杯酒吧!祝你们幸福美满,快快乐乐!”严修武严修艺站起来,举着酒杯。

是的,是的新郎官,庄冥和凤涅就在昨天出国领了证,他们打算旅游结婚,不举办婚礼,参加完厉江霆和严从文的婚礼就出发。

“客气,同喜。”四人举起酒杯。

中途厉江霆和严从文就离开了,因为厉江霆有给严从文准备一个惊喜。

他们回到了在这里的小家,厉江霆打开门,温柔的笑着,“进去吧老婆。”

“靠!你别这么叫,真难受!”严从文含羞带怒的瞪了厉江霆一眼,就走了进去,迎面就看到了一条狗和一只猫。

狗是金毛,特别乖的叼着一个小篮子,篮子上有张小卡片,卡片上写着:亲爱的严爸爸,我连丽萨,我是个女孩,今天一岁半了,严爸爸要好好照顾我哦。

猫的脖子上也带了一个小项圈,项圈上只有一行小小的字:我叫大王,公猫,两岁,别饿着我就成。

严从文惊喜,立马回头看着厉江霆,“从今天起我也是有猫有狗的人了?!”

“对,今天起你也是有猫有狗的人了。”厉江霆宠溺的揉揉严从文的脑袋,“你不是想领养孩子吗,养孩子责任太大,所以我拖人找了丽萨和大王,让你先照顾着,过几年后你如果还有这个心思,咱们在去领养孩子。”

严从文重重的点头,“嗯!”

“不过现在你的关注点不应该在丽萨和大王的身上。”厉江霆有些吃醋了,抱着严从文不让严从文继续看着猫和狗,而且强行让严从文看着他。

严从文失笑,“猫和狗的醋你都吃啊,真是的。”

“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的所有目光都只能在我身上!”说完,厉江霆立马将严从文拦腰抱起,然后进了房间把严从文丢床上去。

严从文赶紧后撤,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别别别!厉江霆你千万别。你别忘了我上次重生就是因为结婚那晚做了,这次万一再重生了可怎么办啊!”

厉江霆一愣。

“所以,今晚咱们就换过来,你来躺下让我来做怎么样!你看我都嫁给你了,名分上吃亏了,身体上你总得满足我一次吧!”

厉江霆瞬间明白了,惩罚的在严从文的大腿打了打了一下,“美的你,你放心,这次不啪晕你,就不会重生了。”

“靠!这个机会你都不给我!”严从文lū 起袖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严从文就扑过去,死死的压住厉江霆,“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力气天生就特别大!”

“我的力气很小?”厉江霆说完,立马翻身压住严从文,“乖,老实点,憋了小半个月,今晚我不会温柔得到哪里去,你乖一些还能少受点苦。”

严从文认怂了,委屈巴巴的打了厉江霆的胸口一下,“你还说爱我,爱我连我这种微不足道的小要求都不答应,我也是男的,凭啥我就得一辈子躺下任你做啊?我也想办了你啊!”

“今天不行。”厉江霆吻向严从文,然后柔声的开口,“咱们的一辈子那么长,干嘛急在这一天?”

严从文想想,发现也是,“那好吧。”

厉江霆闻言,立马将严从文的裤子拽掉,从抽屉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润滑液,这次的跟以往的不一样,这次带了一点点c-ui情效果,不仅对身体无害,反而还有保养作用,用这个润滑液就可以边做边按摩保养,还能让严从文更爽。

简直一举两得,这不,才挤了一点点进去,严从文就开始扭跨了,“嗯啊,这是什么了,好冰好痒!”

“我来摩擦摩擦就不痒不冰了!”说完,厉江霆一只手脱自己的裤子,一只手伸出两个手指挤进严从文的洞x,ue,开始提严从文做好润滑。

没想到严从文扭的更厉害,完全颠覆往日形象的开口,“啊,我不要手指,老公我不要手指,我要你那里进来干我,狠狠的干我!”

听到严从文这么说,厉江霆要是还忍得住,那就不是男人!

所以,厉江霆非常麻溜的就抽出手指,用自己肿胀的那处代替了手指,一挺到底。

严从文舒服的仰起头吟叹一声,“啊嗯,舒服~”

“还会更舒服!”说完,厉江霆就握紧严从文的细腰,开始强有力的挺动起来。

(拉灯,自己yy,豆腐不让写r_ou_,摊手无奈脸。)

事后,两人满足的抱在一块,严从文把脸贴在厉江霆的胸口,“开心吗?”

“你说呢?”厉江霆一下又一下的摸着严从文的头发。

“我很开心,还很幸福。”严从文闭着眼,感受着力量有节奏的心跳。

“我也很开心很幸福,从文,谢谢你让我成为这个世界第二幸福的人。”

上一章:第15节

下一章:第17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