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3节

第3节 腐书耽美

不管林如海是真的好了也好,回光返照也罢,提早准备着,总好过将来手忙脚乱。

好在林如海已经病了很长的时间了,很多东西都是先前就置办好了的,如今只不过是将之从库房里点出来罢了,倒是不费什么事儿。

“成伯,听说‘春风楼’新近得了个花魁,被称为江南第一花魁,可有此事?”

林成不明白自家大爷怎么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了,两者完全不搭啊。

“确实,近日这位花魁极受江南才子的追捧,花名已经传到京城去了。”

林陌挑眉,“我瞧着,那位琏二爷这两日颇不得趣,有机会,将这位花魁介绍给琏二爷认识认识,或许能成就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也未可知。”

林成忽的抬头看向林陌,立即明白自家大爷在打什么主意了。

“是,老奴这就去办。”

大爷想的不错,中秋佳节乃是家人团圆的日子,中间混进去一个外八路的琏二爷算怎么回事?

老爷把他当成亲侄儿看待,人家并不领情,既如此,很不必让贾琏把一家子团圆的好事儿给搅黄了。

林管家吩咐人去办这件事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不管最后如何,今年的中秋佳节,林家这父子兄妹三个,着实是过了一个团圆节,黛玉更是全程笑容满面。

那笑容甜美得林陌都不忍直视。

他不知道,等到林如海再次闭上双眼,再也醒不过来的时候,这个敏感纤细的女孩子该如何是好。

第10章

林如海到底撑过了八月十五中秋,撑过了八月十六,等到八月二十三这一日,这位当年的美探花,靖远侯林家的这代家主,在扬州巡盐御史上连任了三届的林大人,在睡梦中,离开了这个让他又爱又恨,又牵挂的人世。

府医刚刚宣布林如海没了后,林黛玉当时直接就晕过去了,林陌叹息不已,还好他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不然这个时候,又该手忙脚乱了。

只是这位林妹妹的身体,也实在是太弱了些,果然不愧美人灯儿之名,风吹吹就灭了。

林陌年轻,自然没有亲自c,ao持这种红白喜事的经历,姑苏林氏的族人,一接到消息,立即派出了族长和族老们,亲自到了扬州,就要接手处理林如海的丧事规仪。

可惜,这些人盘算得极好,却忘了现在的林陌,已经不是当年手无缚j-i之力的孩子了,能让官场老油子的林如海临终之前,托付一切的人,能是简单的人吗?

林氏族长和族老们很快就发现了,自己无论如何也c-h-a不进靖远侯林家的事务里,这才明白,在他们眼里,能够随便拿捏的林陌,并非他们所以为的那么简单。

林陌虽然没有经历过这些,他却明白,一个好的领导者,从来都不需要事事亲力亲为的,把事情交给下属去完成,自己牢牢的把握住方向就行了。

何况,整个林府里,还有那么多跟了林如海多年的老人呢,这些人随便拎出来一个,就足够他应付这些场面了。

为免自己不懂装懂,给人添乱,他直接把事情下放给了林福,只除了一些需要他来做决定的大事才需要过来请示他,其他的事情,林府里自然有旧例可循,林福又是个经过事的,林陌放手得心安理得。

他此时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林黛玉的身体,和依旧赖在林府的贾琏身上。

当日贾琏得到林如海过继嗣子的消息后,整个人晕呼了好长一段时间,等到他回过神来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

这等大事,就不是贾琏能够处理的了,他立即书信一封,让身边的小厮旺儿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只是京城和扬州相隔千里,一来一回间,所用的时间实在是长,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林如海都已经魂归地府,京城的回信,贾琏到现在都没能看见,这速度,实在是感人。

贾琏送黛玉南下扬州,本是带着,扬州事了,要把黛玉和林家几代家财一齐带回京城的任务的。只要林黛玉和林家的家财进了荣国府,贾府的人,自然有办法把林家几代家财一齐并入贾府的。

原先一切都很顺利,贾琏还暗自得意这个任务实在没有挑战性呢,谁知道还没得意多久呢,中途就被林陌这个程咬金给截了胡。

任务没有完成,贾琏也不敢回去,为着这事,贾琏气得肝疼,吃饭都不香了。

再怎么样,林陌也是姑苏林氏一族承认的,并且记入族谱的,林如海的嗣子,林如海这一支的继承人。

贾家虽是姻亲,到底是个外姓人,别说帮着处理林家的产业了,就是林如海的身后事,他都c-h-a不上去手,每日里只能无所事事的看着林府上下忙得脚打后脑勺。

贾琏心里明白,等到京城的回信到了,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黄花菜都凉透了。

林如海已经辞去了扬州巡盐御史的重任,新任的巡盐御史在八月十七那天也到了,当时那位还特意过来探望林如海这个前任呢。

不管林如海在林陌眼里是如何的失败,在这个时代的人眼中,他都是一个人生赢家式的人物,谥号“文忠”。

当今痛失左膀右臂,下了口谕,安抚林陌兄妹,林如海的身后事办得极其盛大,极尽死后哀荣。

等到贾琏收到京城来信时,一切都已经结束,林陌早就带着林黛玉扶灵回了姑苏。

接下来几年,林陌和黛玉就要呆在姑苏,为林如海守孝三年,至于贾琏提出来的,过了百日热孝后,带着林黛玉回荣国府什么的,林陌会同意吗?

这个时代的人讲究孝道,当今更是以孝治天下,林黛玉又是个女子,名声对她来说何其重要。

当初林如海在贾敏去后,过完百日热孝,就把林黛玉送到荣国府,虽然有他的无奈,到底让黛玉在名声上受了拖累。

如今轮到林如海,如果林陌没有被过继过来,热孝后去荣国府也还罢了。现在,有林陌在,别说是在孝中了,即使将来,他们兄妹两个要去京城,林陌也不会让林黛玉再和贾府有什么牵扯的。

到这里,贾琏哪里还看不出来,他这次送黛玉回扬州的任务,是彻底的没救了。

只是他还不能回京去,当时林如海停灵七七四十九天,等到林家兄妹扶灵回姑苏后,不用多久,百日热孝就过去了。

过了热孝,老太太派来接黛玉的人也该到了,到那时,有了老太太和宝玉的书信,他就不信林妹妹会拒绝!

林家在姑苏的老宅早就被收拾妥当,如今一切尘埃落定,林陌终于可以腾出手来收拾林家那些不安份的下人了。

正好当初他离家出海前,把依旧忠于云氏的那些人都被他分散去了云氏陪嫁的几个庄子上。他回来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一直不得空闲,现在林家突然空出了这么多的人,林陌在和黛玉商量过后,挑了几个得用的补上了。

林福先前还以为陌大爷是打算彻底掌控林家呢,如今看这架式,想来,是他小人之心了。

林陌和黛玉住进去后,直接关门闭户,安心在府里守孝。

巧合的是,林淦的宅子就在距离林陌兄妹所在的老宅不过三条街远,不过两家之间却是没有一丝往来。

反正林陌对生父已经连最起码的亲情都没有了,今后两家之间的往来,也只做平常族人相处便是了。

趁着守孝的这三年,林陌重新对自己的未来进行规划。

他又拾起了四书五经,不管将来他会不会参加科举,入朝为官是肯定要的,至于是怎么当官的,就不用那么讲究了。

在这个时代,士农工商,阶级分明,商人看着风光,身份地位却是最低的,即使地位高如薜家,虽名为皇商,沾了个“皇”字,最终也不过是四王八公手里的钱袋子罢了。

若不是如此,薜宝钗那样j-i,ng才绝艳的女子,又何必汲汲营营于往上爬?只为求一道青云路。所为的,还不是改变自家的身份地位吗?

之前他从海外归来的时候,对于科举还是有些迟疑的,毕竟读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别人寒窗苦读十几年,都不一定能够成功,他才重新捧起书本读书,其难度可想而知。

更何况,他还带着一个林黛玉,总不能把黛玉丢在扬州,他自己参军去吧?那也太不现实了。

相比读书,科举入仕,林陌更愿意到边疆去,当兵杀敌,建功立业。

可如今,他有三年的父孝要守,守孝期间,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他还是把这许多的时间拿来读书吧,即使将来没办法科举入仕,多读点书也是好的。

而且,现在他有了林如海的人脉,可c,ao作的空间就更大了,他可以趁着林如海才去世不久,那杯茶还没有完全凉透的时候,打着林如海的旗号,光明正大的和那些江南大儒们书信往来,在问候长辈之余,夹带些私货什么的,完全无伤大雅。

林陌心安理得的想着。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加上他从前世的记忆中吸收来的一些知识,将来考状元或许难了些,二甲进士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偶尔再和林妹妹加深一下兄妹之情,小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

……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着,守孝的生活,意外的让林陌喜欢。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和是特别快,才过了百日热孝,因为守孝而一直沉寂的林府突然热闹了起来,有几波人马纷纷上门。

其中之一是以贾琏为首的,准备接林黛玉回贾府的贾府众人,其中之二,却是专程再次来向林陌表示感谢救命之恩的某位青年。

林陌道:“你上次不是已经谢过了吗?之前已经说过了,救你不过是遇上了,日行一善罢了,很不必放在心上。” WWw.5Wx.ORG

这人自称顾阡,被救起时一身的狼狈,林陌虽然看出他出身不凡,具体的身份却是不知道,不过今天他知道了。

太上皇第九子,早年抱养在当今太后膝下,当今圣人最为亲近的弟弟,昭瑞亲王徒阡。

这位昭瑞亲王,生母姓顾,出身英国公府顾家,和当今太后是表姐妹,关系极好。

顾家几代忠良,为大晋保家卫国,立下赫赫战功,也难怪当日他会自称“顾阡”呢。

可惜那位顾娘娘是个没福的,生下徒阡后的第二年,一病去了。太后娘娘心疼顾娘娘和她的孩子,在顾娘娘去后,就把徒阡抱到自己的膝下,并求着太上皇,把徒阡记在了自己的名下,算是半个嫡子。

徒阡和太后娘娘的关系是极好的,太后带他比亲子更亲,当今也是极喜爱这个弟弟,关系自不必说。

第11章

林陌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救了这么一个人物,心情也是不错,见他来来,忙将人让到上首的位置上。

徒阡一点都不知道客气怎么写,不需要主人家相让,大马金刀的坐到堂中主座,闻言轻哼,不顾形象的偷偷翻了个白眼。

林陌:……他看见了!想不到这位昭瑞亲王竟是如此真性情。

徒阡道:“都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本王的命可值钱呢,你确定,当真不要本王的谢礼吗?”

林陌想了想,如果他说真的不想要这位的谢礼,只怕人家非但不会感谢他,反而还会以为他心里藏j,i,an,准备拿这个救命之恩要协他呢。

想到这里,林陌不再纠结,他对徒阡道:“王爷说得对,您的谢礼,草民自是要受着的。可巧我这里有一件麻烦事,正愁不知道如何是好呢。”

徒阡笑道:“哦?是什么事?你且说来我听听。”

林陌道:“父亲名下有几处产业,生意挺不错的,因而惹得一些人眼红不已,草民请王爷允许草民以您的名义,狐假虎威一番,可好?”

徒阡心里明白,林陌这话里,有投靠之意。如果徒阡同意了,徒阡给林陌提供保护,同时林陌每年还要给徒阡上供,算是互惠互利了。

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徒阡不曾多想,就应下了。

这时,有一身高八尺,身材匀称健美,剑眉星目的中年人从人外头走了进来,一双星目死死的盯着林陌看。

“芸娘?”

林陌惊了,他一个蓝孩纸,被一个大男人当成女子,这感觉,非一船的酸爽。

瞧瞧那双怀念希翼的眼神,温柔似水的声音,哎哟哟,他的j-i皮疙瘩哟,全都起立向他致敬了。

怎么瞧着人模狗样的,眼神却这么差呢?连男女都没分清楚了。

徒阡好心的替他介绍,“这位是武昌侯云涛云泫沄。” WWw.5Wx.ORG

林陌惊讶了,想不知居然是这位。

要知道,这位年轻的时候,凭着一杆亮银枪,横扫北方草原,将来犯之敌挡在了边郡之外,凭着赫赫战功封侯,同时,他还是德阳长公主的附马呢。

想不到徒阡居然能得这位的一路相护南下,厉害了。

云涛顿住,暗悔自己心急了,怪只怪眼前的少年和他的妹子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你可认识姑苏云氏的……人?”

“大……爷……”一道不敢置信的声音在林陌的身后响起。

林陌转头,入目全是云泰激动的神情,林陌心里一动,这才仔细的看向眼前之人的脸。

刚才事发突然,他压根没有注意到眼前之人的长相,现在这一看,似乎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了。

眼前这位,和他长得,足有六七分相似!

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闪过,这位,别是他那早年失踪的亲舅舅吧?!

看看眼前激动的男人,再看一眼主位上,满脸兴味的某王爷,林陌福至心灵,这是要搞事了!

“你是……云泰?”这位显然也认出了曾经的忠仆。

云泰激动的直点头,抢上前一步,“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男人身前,老泪纵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大爷,老奴终于找到您了!呜……”

云涛也是鼻子泛酸,眼眶微红。

林陌被懵得一脸血,好容易缓了过来,看着云涛,缓缓道:“我母亲娘家确实是姓云,至于母亲的名讳,我却是不知,只从忠仆口中得知,尚有一位舅舅,早年意外失踪,多年来未曾寻到。”

想了想,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确切的说,那只是半块玉佩,似乎是一整块的玉佩,被人从中间切开了似的。

将玉佩轻举,递到男人面前,“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一块玉佩,言是将来与我舅舅相认的凭证,您,额……看一看……”

话未说完,手上一空,先前还拿在手里的玉佩,已经到了云涛的手上。

再一看,那位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一块与先前林陌拿出来的玉佩十分相似的玉佩来,抖着手,将两块玉佩合在一起,林陌这才知道,他手上这块不起眼的玉佩本来的面目居然是一只玉麒麟。

很好,有人证,有物证,什么也不用说了,眼前之人,便是自己失踪多年的亲舅舅了。

此时,方才还冷静自持的男人眼中含泪,激动不已,好容易平复下心情,云涛这才又看向林陌。

“你……叫什么名字?你母亲可好?你为何在文忠公府上?”再一看林陌一身重孝,当下脸色大变。

林陌摇头,“我名林陌,我母亲在我三岁那年便过世了。如今,我已被过继给先扬州巡盐御史林海大人为嗣子,前儿父亲去世,我和妹妹正在守孝呢。”

这番话透露出来的信息量略凶残呢,云涛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愣在了那里。

其他人也是吃惊不小。

如果云涛没有记错的话,他离家之前,可是亲自抱过妹妹的长子的!他妹妹芸娘是林淦明媒正娶的嫡妻,他的外甥是嫡长子,就算是真的要过继孩子给林如海当嗣子,也不该是林陌这个嫡长子吧?!

林陌笑了,“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娘去得早,我记事得又早,继母入门,先前还好,等到她生了自己的孩子后,我可不就成了她的眼中钉r_ou_中刺了么?”

他这话说得平静,没有一丝的起伏,显然他对自己的遭遇有着很明确的认知,并且已经完全接受了。

云涛却是虎目圆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陌摇头,“这事说来话就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放心,舅舅此次下江南的任务已经完成,有的是时间听你慢慢说。”

今天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云涛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显然,上座的昭瑞亲王也很想听一听某个人的八卦。

林陌耸耸肩,既然舅舅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他就是说与他知道又能如何?

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林陌直接把人带去了书房,开始向众人讲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听完林陌的叙述,他还没说什么呢,云涛已经气得怒发冲冠,站起身就要冲到林淦的面前,找他那位前妹夫,现陌生人林淦理论一二,却被林陌拦下了。

“舅舅不必生气,自母亲去后,那府上便已经不再是我的家了,否则我也不会离家五年,只在海上漂泊。当年他们弃我如敝履,如今我已然长成,将来的成就,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望项背的了。面对那些注定不如我的人,何必费那么多心思在他们的身上呢?没得气坏了自己。”

用前世某些人的中二话来总结就是:当初你对我弃如敝履,如今我让你高攀不起。

嗯,原谅他这辈子的中二时期来得如此之早吧。

徒阡摇头,“当日本王在养伤时,就听到过这个消息,还在说那继母着实没有容人之量,生父也不慈,那被过继出去的嫡长子也实在可怜呢。没成想,那个小可怜竟然会是你。”

林陌被那句小可怜惊了一下,只木着一张脸看了徒阡好一会儿,这才红唇轻启,留下两个字“呵呵”。

被“呵呵”了一脸的徒阡压根不知道这两个字的深层含义,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不过,如今知道了那个嫡长子是陌哥儿你,本王就放心了,想必用不了多久,那府上定然会追悔莫及了。”

林陌这次的笑容真诚了许多,“借您吉言了。”

云涛却是不想就这么放过林淦一家。

姑苏云家原也是书香望族,家资丰厚,几代人积累下来的财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云氏身为云家这一辈唯一的姑娘,当年也是千娇万宠着长大的。

云氏出嫁时,云家也是给了十里红妆的陪嫁的,原想着多给些陪嫁,让姑娘在夫家的时候,能过得轻松自在一些,谁能想到云氏却是个福薄的。

不过几年,便香消玉殒了,只留下个年纪的嫡子受着继母的搓磨。

本来林陌的日子也不至于会过得那么凄惨,问题却是出在了云涛的身上。

林陌出生的那年,正值大比之年,云涛自觉极有把握,收拾了行装,带着一个书童就赴京赶考去了。

结果,家中父母没能等来他金榜题名的喜讯,却等来了他途中遇到山匪,生死不知的噩耗。

两位老人当时就病倒了,两人年纪本就大了,再加上有心人c,ao纵,没过多久,二老相继过世,撒手人寰,云家那万贯家财,也被人瓜分一空。

云家突生变故,云氏根本来不及做什么,事情就已成定局。

很难说,当年云氏早亡,没有云家巨变的原因在。

若是当年云家没有出事,即使云氏没了,有云家在,也可以护住年幼的林陌。

可惜了,假设永远只是假设,事实总是那么的残酷,如果林陌没有觉醒前世的记忆,早就死在林陈氏一手导演的天花上了。

如今云涛回来了,身份又是如此尊贵,林陌脑子转了转,对云涛说道:“舅舅莫要自责了,一切都是天意,天命不可违。斯人已逝,往事不可追,最重要的还是要看活着的人不是?您若是心里过不去,我这里倒是有一桩事儿,除了舅舅外,怕是没人能够办成了。”

第12章

云涛抬头看向眼前初次见面的外甥,这孩子给他的感觉很不错,是个心里有成算的。

他问道:“是什么事?”

林陌敛眉道:“当初我母亲去世后,她的陪嫁就被林淦作主,封进了林府的公库中,这么多年了,我再没听那府里的人提起过母亲的嫁妆之事。”

大家都是聪明人,立即就猜到了林陌话里的意思。

云涛更是道:“你放心,舅舅必定把属于你母亲的东西一样样的讨回来!”

林陌笑了,他相信这个才刚第一次见面的舅舅,的确不会食言。

于是,这天下午,林淦的府门被人扣响了,他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前大舅子云涛,以一个足以令他仰望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林淦愣在了当场。

这天,住在林府近的街坊们,亲眼目睹了一场惊天大瓜。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怎么上林举人府上搬东西?这朗朗乾坤的,他们怎么敢?”

“你是不是没认出来为首的那人是谁?”

“哦?为首那人是谁?”

“那位不就是先林太太的娘家哥哥么?早年听说这位哥哥赶考时失踪了,如今看来,人家不仅没有失踪,怕是还有奇遇呢。”

“不错,我认出来了,前些年我去京城赶考的时候,见过武昌侯一面,现在想来,那位侯爷可不就是眼前这位么!”

众人:……

“林举人这次,怕是要讨不了好儿了。” WWw.5Wx.ORG

“谁说不是呢。”

……

徒阡一行人的到来,直接打碎了贾家人的打算。

贾家人哪里能想到,被他们看不上眼的林陌,居然能和昭瑞亲王,武昌侯爷扯上关系呢,还是这般亲密的关系。

想也知道,有这两位在,别说算计林家的家财了,他们想要把林黛玉接到京城的打算,也都将化为泡影。

眼瞧着这次南下的任务就要黄了,贾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还想再争取一下,毕竟他心里最是清楚,林黛玉是个心善的姑娘。

这些年在荣国府时,史老太君对她的疼爱,都是发自真心的,小姑娘自己也是明白人,府里的表姊妹们亦是真心待她。

还有宝玉,他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比他们这些兄弟姊妹更加亲近,想来,黛玉心里也是记挂着宝玉和一众姊妹们的。

脱离的那些算计,荣国府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黛玉的事儿。

贾琏还想着和黛玉见上一面,再劝上一劝,或许黛玉心一软,就同意了和他回京城了呢。

谁知道,直到第二年正月,他都没能等到林黛玉改变心意的消息。

倒是荣国府派了小厮专程南下寻他,竟是府中出了一件天大的喜事,需得贾琏立即回京。

贾琏一听,哪里还顾得上黛玉的事儿?急急忙忙的收拾了行囊,辞别了林陌和黛玉兄妹二人,带着人,回返京城。

…………

京城

近日,荣国府喜事连连,先是荣国府二房老爷贾政的嫡长女,生于正月初一的贾氏元春,因其德才出众,为当今所喜,晋封贾元春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

之后又传出圣人下旨,让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处,启请内廷鸾舆入其私第。

简言之,只要修建了省亲别墅,有女儿入宫为妃的人家,就可以接自家入了宫的娘娘回家省亲了。

在确定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后,贾府立即开始着手修建省亲别墅,只盼着能让自家贤德妃娘娘能够风风光光的回府省亲。

这可是贾氏一族,阖族的荣耀。宁荣两府为了办好这件大事,早就已经忙做一团。

之前府里的庶务都是交由贾琏来办的,哪知道贾琏这一次的南下之行,都快翻年了,竟然还没回来,虽然府里立即派人南下递送消息,以京城和姑苏的距离,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回来的。

因此,外头很多事情,只得交给宁国府的贾珍来办。

这么一个好消息传来,倒是让贾琏这些日子以来的郁闷之情减轻了不少,既然决定返回京城了,他便不再耽搁,昼夜兼程,不过二月末,就已经回到了京城。

荣庆堂里,贾母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就等着贾琏把她的外孙女黛玉给带回来。

谁能想到,最后却是两个人一同南下,只回来了一个人。

贾琏这次的江南之行,即没能把林黛玉带回来,也没能阻止林如海从宗族过继嗣子,延续林家香火,这让贾母怒从心头起,直接砸了贾琏一杯热茶。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贾琏跪伏在地,脸上被糊了一脸茶水,却不敢擦,只能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好在茶水温度适宜,倒是不烫,不然他这张俊脸今天可能要破相了。

“我可怜的敏儿哟,所谓人走茶凉,我老婆子今儿算是见识过了,我可怜的敏儿才去世多久啊,女婿就这么对我们贾家,忘恩负义的小人啊!只可怜了我的玉儿啊!”

贾母哭得是肝肠寸断,端的是让听者伤心,闻者落泪,惹得周围的人又是一阵猛劝。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贾母劝了下来。

贾赦和贾政兄弟二人也听到消息过来了,详细的询问了贾琏事情的经过。

贾政乃是先荣国公嫡次子,长相端正,鼻直口方,是一位端方君子似的人物。其人最是孝顺,深得贾母的疼爱,得贾母的全力支持,在先荣国公贾代善去世后,以五品官的身份,住进了“敕造荣国府”袭爵人才能住的荣禧堂。

在今天之前,贾政最是佩服林如海这个妹夫。

当年的林如海高中探花,跨马游街,多少读书人十年寒窗苦读,求之不得的东西,林如海年纪轻轻就得到了。

那一年,林如海不过才弱冠之龄。

今天听了贾琏的话,脸上满是怒意,“妹夫怎么能如此不敬母亲?看看,把母亲气成了这样!”说完,甩袖离开了。

贾赦站在一旁,见贾政的惺惺做作态,并不说话,只垂眸看着满室的混乱。

反正他虽说是这荣国府的袭爵之人,京城内外却都只认得贾二老爷一个,完全没他什么事!

贾琏小声的嘀咕,“可,他们要在姑苏祖宅守孝,孙儿也不能真的不管不顾的就把人弄回京城来啊!”

若真的那样做了,他们荣国府,哪里还有名声在?

当今以孝治天下,一个孝字压下来,他们又能如何?没见他父亲都被老太太用孝道压得死死的,就连荣国府的正院“荣禧堂”的边都没摸到吗?

先前那林陌只不过是个无人知道的小卒子,打压也就打压了,可人家现在成了林姑父的嗣子,自己又有本事,又有昭瑞亲王撑腰,那武昌侯还是他的亲娘舅!

每每想到这里,贾琏就觉得全身无力。

贾母被贾琏这一通说,气得直捂胸口,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贾母心里清楚,如今他们家的大姑娘元春封了贤德妃,蒙圣上恩典,正准备省亲事宜,不管是昭瑞亲王,还是武昌侯,他们都只能交好,不能得罪了。

王熙凤赶紧上前给贾母揉胸口,口中道,“老太太何必和二爷置气,您又不是不知道他那性子,最是憨直不过了,但几老太太下的令,莫敢不尽力完成的。若不是实在没了办法,他如何敢不把林妹妹给带回来呢?他们要守孝,二爷身为林姑父的晚辈,又能说什么呢?”

认真算来,就连他们这些人也是要给林姑父服五个月的小功呢。想当初,林妹妹刚来荣国府时,全府上下都忘了林妹妹要给姑太太守孝的事情,也不曾避讳。林妹妹嘴里虽然不说,心里却是明白得很。到如今,林妹妹哪里还愿意来他们这里受这份气?!

贾母眼圈泛红,“守孝哪里就不能守了?只可怜我的玉儿,身子本来就弱,如今还要守孝三年,她那身子如何能吃得消!”

刑、王两位夫人也是上前劝着,好容易才把老太太给劝住了。

贾宝玉下了学,就听到府里的小丫头说了,送林妹妹回扬州的琏二哥回来了,忙忙的丢下跟着他的小厮,径直往贾母的院子奔来,还未进屋,焦急的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林妹妹,林妹妹,可是林妹妹回来了?”

话音一落,人已经如那投林的燕儿般冲进了荣庆堂。

却见贾母倒在榻上,王熙凤和鸳鸯正一人一边的给她揉着胸口,贾琏则是跪在地上,脸色发白,举目四顾,却不见理应被接回来的林妹妹,整个人懵在当场。

“老太太,林妹妹呢?”

贾母见到宝贝孙儿一来就问黛玉的事情,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我可怜的玉儿啊!”抱住贾宝玉,贾母哭得肝肠寸断。

第13章

贾宝玉过了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原来林妹妹并没有跟着贾琏回京,而是随着她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哥哥,一起回了姑苏守孝去了,顿时一口气没上来,大叫一声“林妹妹”!径自晕了过去。

一时间整个荣庆堂乱作一团,呼啦啦一大串的丫鬟围住了贾宝玉,揉胸口的揉胸口,端茶水的端茶水,掐人中的掐人中,好不热闹。

贾母更是大叫着,“快去请太医!”

忙乱中的众人都没有发现,王夫人在看到贾宝玉又一次因为黛玉的事情要死要活的,眉心都皱成了个“川”字了,一脸的不悦。

她说什么来着?那林家的丫头和她那个短命的娘一样,都是狐媚子!就知道勾着她的宝玉不学好儿!气死她了!

薛宝钗看出了王夫人脸上的不愉,略一思索,便想到了什么,端过一杯热茶递给王夫人,笑道:“姨妈先喝杯茶润润嗓子吧。”

王夫人一见是她心中最满意的儿媳妇人选,方才还略显严肃的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来,“我的儿,你且坐着吧,这些事,自有丫鬟们来做,很不必你亲自上手。”

薛宝钗杏眼微弯,耳根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只笑了笑,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了坐了。

薛姨妈笑道:“姐姐让宝丫头做便是了,她是小辈,替长辈做事,是应当应份的。”

王夫人也笑了,呷了一口茶,心里美滋滋的,果然是她看中的宝玉媳妇人选,比林家那个狐媚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回到他们夫妻现今居住的小院,贾琏无力的倒在床上,他心里知道,在林黛玉的这件事情上,他办得不得贾母的心意,只怕接下来一段时间,他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原还想着能发个二三百万的意外之财呢,结果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熙凤挑帘子进来,见他这副模样,心里有气,重重的摔下帘子,大步走到一旁坐下,语气嘲讽道:“二爷也该上心些,老太太最疼的,除了宝玉,就是林妹妹了。出了林姑父的事情,老太太心里担心着呢。好容易宫里传出来大姑娘的好消息,老太太这些日子才自在了些,脸上方才有了笑模样。本想着林姑父的事情结束了,林妹妹就能回来了。结果倒好,事情办砸了不说,还没把林妹妹带回来,怨不得老太太发火,为了这事,我在老太太跟前儿赔了多少小心。”

越说越生气,王熙凤一把丢下拿在手上把玩的簪子,两步走到贾琏跟着,一手c-h-a腰,一手纤纤玉指指着贾琏的额头,以一个标准的茶壶形象,恨铁不成钢,“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贾琏本就是一纨绔公子哥儿,贾母偏心二房,对贾赦常常不假辞色。孙子辈里,最疼的是贾宝玉这个含玉而生,有着大造化的孙儿,对其他的孙儿也是真心疼爱。

当日贾琏也是娇生惯养着长大的,之所以成亲后会被王熙凤压了一头,除了王熙凤出身王家,王子腾是如今金陵四大家族最出息的人,贾琏不敢破坏两家的关系外,还因为他们两人自幼相识,颇有感情基础,当年的王熙凤,还是会有小意温柔的一面。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心渐变罢了。

此时见王熙凤一味的在言语中打压他,这几个月以来堆积在胸口的郁气突然爆发。

“二奶奶倒是脂粉堆里的英雄!阖族上下哪一个不称赞一声的妥当人儿!你即这般有能耐,倒是想个办法,去把林妹妹带回来呀!”

一个个的,也不看看林家兄妹现在是谁护着!就知道站着说话不腰疼!

林姑父临终前当着他的面,亲口说了不让黛玉再入荣国府长住,即使将来再进荣国府,也只是亲戚间的正常走动。

再有昭瑞亲王和武昌侯在一旁支持,他又能如何?

王熙凤早就已经习惯了贾琏在她面前处处退让的行事做风,如今见贾琏竟然当着一众丫鬟婆子的面驳了她的面子,如何肯依。

当下和贾琏在屋子里吵了起来。

两个人到底年轻气盛,一吵起来,谁也不让谁,最后竟然惊动了整个荣国府,又是一场j-i飞狗跳。

贾赦本就对王熙凤这个儿媳妇不满,当年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会让唯一的嫡子再去和王家联姻。

今日见小夫妻两个吵架,他也不劝着,难得看见贾琏在王熙凤的面前硬气了一回,他心里挺高兴。

正好他也不乐意自己的嫡子天天给二房当跑腿小厮,当下给了贾琏一笔体已银子,让贾琏到郊外的庄子上散心去了。

贾琏正在气头上,见平日里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贾赦,难得给了他一个好声气儿,心中奇怪,却没多想,拿上银子,听话的跑到贾赦在京郊的一处庄子上躲清闲去了。

结果可好,因着他们夫妻两个争吵,贾府很是忙乱了一阵。

等到贾母哄住了王熙凤,回头准备要收拾贾琏时,却找不到人了。贾母又狠狠的生了一回气,王熙凤更是气得不行,放下话来,再不许贾琏进她的屋子。

可惜,贾琏根本听不见!

那庄子原是贾赦的祖母,先荣国公贾源之妻留给贾赦的,虽名为贾家的庄子,庄子里的人却只忠于贾赦的祖母,如今贾太夫人不在了,贾赦又一直是那么个浑不吝的性子,这些人倒是有些瞧不上贾赦了。

庄子里面的庄汉多是当年追随两代荣国公,贾源和贾代善征战的伤兵和他们的亲属,这样的人,便是贾赦都得敬着,何况贾琏。

他们这些老人早就看不惯贾赦和贾琏的行事了,如今贾琏落在了他们的手里,能讨得了好儿?!

仗着有老太夫人的吩咐,又实在是恨铁不成钢,竟抓着贾琏特训。从早训到晚,把个贾琏给训得,成天哭爹喊娘。

每天训练结束时,全身的力气被抽空,再没有时间想那些花花肠子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特训,贾琏颇有些脱胎换骨,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因着贾琏不见了人影,修建省亲别墅之事,只能继续交由贾珍贾蓉父子来主持。

贾赦这次是真下了狠心,他不仅把贾琏送到庄子上,让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们训练他,还硬逼着王熙凤搬回了大房住的东大院,成日里掬在她住的小院子里,再不让她c-h-a手荣国府的事儿。

王熙凤一撒手,王夫人顿觉失了膀臂,她年纪渐大,j-i,ng神日短,哪里还能承受得了这等繁重的管家事宜?

奈何荣国府里,除了王熙凤可以帮她之外,竟是没有一个能让她放心交托重任的人。

薛宝钗倒是可以,可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她也不好把事情交给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家不是?

最后,王夫人无法,只得自己主持这些事宜,再让宁国府的尤氏分担一些,再有薛宝钗在一旁提点一些事情,就这样硬撑了下来。

经此一事,王夫人越发的想要让薛宝钗和贾宝玉成亲了。

于是,荣国府里渐渐有了关于“金玉良缘”的传言。

…………

京城贾府发生的事情,远在姑苏的林陌和黛玉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兄妹两个只安心的宅在老宅里守孝,非常安份。

当日武昌侯云涛去了一趟前妹夫林淦的府上,和他进行了一场亲切友好的会面后,为表示心意,三天后,林淦将当年云氏的嫁妆和陪嫁全都打包装车,送到了林陌的手上。

自家母亲的东西,林陌自然是收下了。

……

处理完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后,林陌和云涛这对初次见面的舅甥才有时间坐下来聊聊这几年,各自的经历。

“舅舅此番南下,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些日子在我这儿浪费了这许多时间,可有影响?” WWw.5Wx.ORG

姑苏林府后花园里,一处八角亭中,甥舅两个相对而坐,炭炉里水汽袅袅,将眼前俊美非常的少年,氤氲得增添了一份仙气儿,更加的吸引人了。

林陌亲自为舅舅泡了一壶清茶,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引得云涛莫名想笑。

“能有什么影响?我和王爷此次来江南,本就是为了江南官场乱象而来的,之前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原也是准备回京复命的,只是突然听闻林公的讣闻,这才有了这次的姑苏之行。”

顿了一下,云涛才道:“不过,我们这次怕是也不能立即返回京城了,怕是我和王爷还要去一趟闽越沿海。”

至于为什么要去闽越沿海,云涛没有细说,他们此行,本就是机秘,能和林陌透露这么多东西,已经是难得的了,再多的就真是不行了。

林陌并不纠结于此,只笑道:“闽越?若我猜测不错,是不是倭寇又来祸祸我大晋沿海的百姓了?”

而且他还知道,这次进犯沿海的,并不只有倭寇,还有那些近年来一直在海上,劫掠过往商船,实际上却是西方诸国军队的所谓的“海盗”参与其中。

云涛愣了愣,这个消息还在保密的阶段,林陌是如何知道的?

第14章

林陌自然看出了云涛的疑问,只笑着解释了一句,“舅舅莫不是忘了,我之前是干什么的了?”

云涛被问住了,一时间还真没想起来自家外甥之前究竟是干什么的了。

林陌道:“舅舅难道忘了,我之前在海上生活了五年,五年的时间,足够我做很多事情了。外甥不才,多少混出了一点名堂,被海上的那些人送了个诨名儿,叫做——雷神。”

云涛这下子是真的惊住了,身为大晋国,因军功封爵的武昌侯爷,自然听说过,那位纵横海上,令一众海盗们闻风丧胆的海上不败战神——雷神,和他手下那支每战必胜,心狠手辣的钢铁舰队——雷霆舰队!

几个月前,“雷霆号”在刺桐港靠岸的消息传入了京城,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雷神竟然是大晋人,难怪那支“雷霆舰队”总是会无条件的护卫大晋的船只。

得知这个消息后,大晋沿海的百姓们欢呼雀跃,恨不能为“雷神”摆上长生牌位,以供后人祭祀。

上一章:第2节

下一章:第4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