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4节

第4节 腐书耽美

只是三天后,补给完成了的“雷霆号”又重新扬帆,不知道又去了哪里,茫茫大海中,不见踪影。

云涛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到,那位被当今大加赞赏,甚至动了招安心思的“雷神”,竟然是他十多年不见的大外甥,而他的外甥,甚至才十五岁!

该说外甥肖舅吗?果然是他们云家的孩子!

云涛愣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依旧温润清雅,有如谦谦君子的外甥,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最终,千言万语,只化做了一句:“好样的!不愧是我云家的孩子!”

林陌轻笑,云家几代书香,他舅舅弃文从军是场意外,不得不为之,和云家的家风有个毛的关系?

至于他,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云侯爷毕竟是长辈,他并不想反驳什么,只能默认了。

“我手中,有七艘舰船,都是能抵抗海上大风大浪的钢铁大船,且不必人力驱使,比起西洋人的大船还要好上许多。每艘舰船上有十门红衣大炮,最近改进过的,s,he程比之前朝的红衣大炮高了两倍不止。舰上的船员们,也都是几经风浪的老手,舅舅若是不嫌弃,我的这几艘船都可以参与进这次的抗倭大战中去。”

云涛早就听闻海上霸主“雷神”手下的钢铁大船,不是现如今大晋所拥有的战船能相比的,早就眼馋不已。

大晋虽然听说过,有海外夷人能够造出不用人力驱动的大船,却是不曾见过的,也想象不出来那种大船会是个什么样儿。没想到自家外甥一上来就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简直让他这个当舅舅的受笼若惊。

搓了搓手,云涛心中的激动怎么样都藏不住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如此自然是极好的,便是昭瑞亲王听了这个消息,也是惊喜连连。

既然决定拿出手里的舰船参与这场海战,林陌也是要一起到闽越沿海主持大局的。

他手下的那些人,在海上浪了这么些年,哪一个都不是能省心的主儿,除了他能降服这些人外,其他的人,呵呵。

至于这守孝嘛,在家国大义面前,想来林如海泉下有知,也是会同意的。

再说了,如今林如海的孝期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对守孝也没有那么严格要求了,中间去杀些倭寇还是允许的。

安排好了林黛玉后,林陌便随着徒阡和云涛,一起到了闽越沿海。

自前朝起,倭寇之乱,一直是华夏沿海百姓的噩梦,那些人总是挑几个防守比较松的沿海渔村上岸,烧杀抢掠,无恶不做,抢完了就跑,犯下累累罪行,茫茫大海上,去哪里寻找踪影?

这些人上岸都是没有规律的,他们的船只和武器都比大晋水军的先进,而且分散几处,大晋的水军经常是疲于奔命。

近些年来,大晋并没有海禁这一说,与海外各国都有贸易往来,再经过几代皇帝的励j-i,ng图治,其繁华的程度,比之前朝,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从刺桐港每日的往来船只数量和质量,就能看得出来。

与之相对的,却是大晋的水军,竟是落后这些海盗许多。

如此繁华的大晋,如何能不被那些贼人惦记?

这次犯边的倭寇,是常年流串在琉球群岛附近的一批,早就盯着大晋很长一段时间了。

为了能够抢得更多的好东西,他们甚至不惜与虎谋皮,主动和一支红毛子海盗联手,从泉州府治下的肖厝湾上岸,一路抢掠,往北而来,其目的十分明确了,他们就是盯着素有鱼米之乡的江南而来的。

大晋守军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这些上岸的倭寇赶回了闽越沿海。

倭寇虽然回到了海上,却并不放弃,驾着他们的战船在闽越沿海游弋,时刻威胁着大晋百姓的人身安全。

然而,这些驻军并不会水战,水军又是那般的不成器,没办法,只得向上头求助。

可巧昭瑞亲王和武昌侯爷就在江南,事情求到皇帝那里,可不正好接到这个任务了么?

之前,云涛还在发愁大晋的战船不如那些海盗船呢,如今可好,自家外甥给了他这么一个大惊喜,悬着的心总算是略略放下来了。

这些倭寇和海盗们本想着在船上盯着大晋,瞅准机会,再上岸劫掠几回,以大晋的富庶程度抢了这一把,他们至少三年内不用愁了。

海盗大船船舱里,海盗们正在庆祝他们连续几次的大胜呢,大口吃r_ou_,大口喝酒,身边还搂着从大晋抢掠来的女子。上下其手。

口中叽叽咕咕的感叹着:“果然是个遍地黄金的地方,干了这一票,就足够我们好好的生活几年了。” WWw.5Wx.ORG

一个独眼海盗伸出粗壮的蹄子,摸了一把身边被他死死禁固住的女子,“这大晋的女人也比其他地方的水灵多了,瞧瞧这细皮嫩r_ou_的,啧啧啧。”

那女子强忍着泪水,在独眼海盗的手伸过来的时候,突然张嘴,用尽毕生的力气,咬住了独眼海盗做怪的那只手,眼里满含仇恨的目光,生生将那海盗的手咬下了一块r_ou_。

独眼海盗吃痛,用另一只没有被咬的手,一巴掌抡了过去,啪的一声,把那女子扇飞了出去。

那女子被打得几乎晕过去,好容易回过神,一张嘴,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水,里面竟还带着两颗白色的牙齿。

下手如此之重,这些海盗们却没有一丝的怜惜之情,反倒哈哈大笑不止,竟是将女子的狼狈的模样,当成了取乐。

一边挤在一起的一众女子眼中几乎能喷出火了。

只是,她们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这些人高马大的海盗,压根不把她们的怒火放在心上,甚至还有心情欣赏她们愤怒,却又无能为力的绝望,这会让他们的心里,产生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一众海盗们算盘打得噼啪响,他们都已经算计好了之后的事情要怎么去做了。

听着船舱中传出来的各种声音,嗅着飘出来的若有若无的酒水的香味,舱门外轮职哨探的海盗们早就被勾得心浮气燥了,几个人凑在一处,唉叹自己今天的时运不济。

突然,其中一个海盗突然抬头,却差点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尿了裤子。

“看看看看看那,那那那,那是什么……”

众人抬头,顺着那人的手指看过去,却见海天之间,一溜儿七艘大船,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这里飞驶而来。

这原也没什么,只是当众人看到悬挂在船头的“太阳神鸟旗”时,早已经吓得,魂儿都要飞了。

是的,你没看错,林陌就是这么懒,直接把后世名震天下的“太阳神鸟”图,当成了自己这支海上舰队的旗帜,如今,已经随着“雷霆舰队”的名声,被他们这些在海上讨生活的人所熟知了。

“雷神!是雷神!”

别看他们这个时候在大晋劫掠如入无人之境,当年他们也是被雷霆舰队追得满世界乱窜的主儿,想起当年那场惊心动魄的战事,经历过的海盗们,每次午夜梦回,依旧能被吓得睡不着觉。

“雷神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起来了,有传言说,那雷神大人,是大晋人!”

众海盗:“……”现在撒出大晋海域来得及吗?

谁都知道雷神最是护短了,在海上遇到大晋的商船或是渔船,都要将人牢牢的护住,更何况,他们这是打到了人家家里抢东西了!

“完了。”

想也知道,他们这些人,竟然敢把不安份的爪子伸向了大晋,若是被雷神抓住了,可不是剁掉犯事的爪子就能了结的。

第15章

消息很快传遍了他们的三艘海盗船,以及倭寇那里的几艘小船,凡是得到这个消息的海盗,当时就乱了起来。

船舱外的乱象很快被里面的人察觉到了,副首领的喝问声音随后响了起来,“怎么回事,这么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

最先发现雷霆舰队的海盗被众人推了出来,吓得差点瘫在了地上,回头狠狠瞪了眼把他推出来的,号称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家伙,在副首领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后,硬着头皮回道。

“雷霆舰队,我们看到雷霆舰队了,正在向我们的方向驶来……”

副首领:“……你没看错?!”

随着话音落下,副首领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船舱之外,举着一支单孔望远镜,很容易就能看到雷霆舰队上悬着的那面,被雷神大人称为“太阳神鸟”的旗帜。

旗帜在阳光的照s,he下,闪动着一层金光,闪得副首领泪流满面。

果然是雷霆舰队,副首领这个时候也想起了关于“雷神”的身世传说,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顾不得细想,副首领赶紧一路小跑进了船舱,将海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汇报给了还在大口吃r_ou_的海盗首领。

那首领正抓着一只羊腿,啃得满嘴流油,听到副首领的禀报,差点没被手里的r_ou_噎死。

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一些胆小的人,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了。

被掳过来的女子中,一位比较细心聪明的女子,从这些海盗们的神色间,发现了他们的情绪很不对劲,当机立断,把所有的女子都聚拢到了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

“姐妹们不要怕,瞧这些人的样子,怕是有人来救我们了,这个时候,我们要努力的保护好自己,可不能让那些红毛怪给杀了去,也不能给来救我们的人添麻烦,记住了吗?”

众女纷纷点头,几个胆小的也不例外,事关生死,她们再顾不得害怕了,只要能活下来,比什么都好。

这时,雷霆舰队已经离着海盗船很近了,r_ou_眼都能看到旗帜上细微的纹路了,舰队却突然停了下来。

海盗们被雷霆舰队的这一举动弄糊涂了,互相看了看,一时间想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不再和主前走了。

不过很快的,他们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那些钢铁巨轮上,黑洞洞的炮口,已经瞄准了他们这里。

海盗们哪里想得到,“雷神大人”竟然连召呼都不打一声,一上来就直接开战啊。

然而,不等他们想明白,一个个黑色的铁球,带着长长的火光,以雷霆万钧之势,砸向一众海盗船。

雷神号上,一众观战的大晋将领们,早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眼球,以大晋水军的战斗力,这么干脆利落的胜利,当真是少见的。

盯着前方看了许久,徒阡突然问:“为何不把海盗船都给弄沉了?那样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事了,让这些海盗直接葬身水底不是更好吗?”也省得他们还要分出人手来看着他们。

林陌笑道:“王爷有所不知,这些海盗才从大晋劫掠过,东西肯定还留在船上,那么多的金银珠宝,我可舍不得让它们随着海盗船一起沉入海底。” WWw.5Wx.ORG

徒阡一想也是,“确实如此,那些都是我大晋百姓的血汗钱,不能就这么白白丢了。”

等到看到从海盗船上搬过来的一箱箱的好东西,徒阡越发的佩服林陌了,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同龄人,他还真比不上林家阿陌的沉稳。

林陌却是摇摇头,“这些算什么,这些海盗和倭寇的老巢里,那才叫一个金山银山呢。”

徒阡双眼一亮,“哦?去掏海盗和倭寇的老巢?”

林陌抬抬下巴,“王爷可敢去?”

“有何不敢!”

…………

大晋临东海的海上,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岛屿,因为远离陆地,加上交通工具落后,极少会有百姓登岛做业,最多不过是沿海的渔民们出海时,将它们当成是临时落脚地罢了。

这个时代的人,总以为大晋地大物博,对这些面积不大的岛屿,不怎么上心,并不将它们视为大晋的土地。

时间长了,这些岛屿就成了那些海盗和倭寇的大本营。

林陌可不会和这个时代的人一样的想法,在他的印象里,距离海岸线十二海里的海域,是一个主权国家的领海!

咳,对了,这个时候,并没有人规定领海的范围,林陌觉得,十二海里似乎有点太少了,还可以稍微的往外挪一挪?

所以,在林陌想来,被海盗和倭寇占走的这些海岛,都是大晋的土地!

而且,如果将来有机会,他还要把这一条,写进大晋的律法里去!

“领海?”

听了林陌对领海一词的解释,徒阡和云涛相视一眼,他们都是有着极高政、治眼光的人,立即想到“领海”所代表的政、治意义和经济利益有多大!

昭瑞亲王点头附和,“大晋的国土,确实包括了海洋!”

突然的,昭瑞亲王站起身,气势一变,严肃道:“儿郎们!海盗和倭人占我土地,欺我百姓,当诛!”

一场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让这些从不曾被重视过的大晋水师将士们,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恨不能立时就杀到海盗的大本营去,为大晋百姓讨回公道!

林陌笑了。

…………

林陌在海上纵横多年,几个被海盗们占来当做大本营的地方,都被他查探得一清二楚,有了他的带领,大晋的战船想要寻找海盗的宝藏,自然是事半功倍。

有钱可赚,哪里有人不愿意的?

徒阡写完递送皇帝的奏折后,就和云涛带着他们各自的亲兵,带领大晋一支大晋水军,随着林陌的“雷神号”,寻找“海盗岛”去了。

林陌很满意,他上岸一年多,平静的生活虽然安稳,时间长了,他体内的战斗因子开始不安分,趁着这个机会,他带着这些人,开始在茫茫大海上,浪到飞起。

等到他们这一行人再次脚踏实地的回到姑苏时,已经临近林如海孝期结束了。

再次见到林妹妹,林陌心里很是愧疚。

都怪他,一上了船,就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在海上都浪到没边儿了,要不是被邓峡提醒了,他都还不准备打道回府呢。

对着眼含激动的林妹妹,林陌抓抓脸,讪笑:“是哥哥的不是,一上船就什么都忘了。”

不过,他怎么觉得林妹妹好像有哪里不对?

林黛玉摇头,“哥哥是去做正经事的,父亲若是知道了,定然是极欣慰的。而且,长公主殿下待我极好,教了我好多东西,妹妹受益极多,哥哥很不必放在心上。”

黛玉口的长公主殿下,就是大晋的德阳大长公主,大晋开国皇帝最小的女儿,太上皇最小的妹妹,自幼不爱红妆爱武妆。

当年北方边郡战事吃紧时,德阳长公主为兄长分忧,亲自领了一支j-i,ng兵,杀得来犯的胡人屁滚尿流,更是将之赶到了漠北草原的深处。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那些胡人依旧不敢再南下劫掠,边郡的百姓难得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

德阳长公主也成了自唐以来,第一位因战功封爵的女将军。

多年前,德阳长公主带着一身的荣光,回了京城,与云涛成亲后,更是安心相夫教子,虽然不再领兵打仗了,民间却依旧流传着这位女将军的各种传说。

简直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如果不是和这位公主舅母对不上眼神,林陌都要以为这位是他的老乡了呢。

当日,云涛决定和林陌去处理海盗之事后,因怕黛玉独自在家不安全,大手笔的买下了林府隔壁的那座三进院子,并一纸家书,将远在京城的德阳长公主请到了姑苏,由她来亲自照看黛玉。

以德阳长公主的人格魅力,时间长了,潜移默化之下,黛玉的性格发生改变,简直是板上钉钉的。

只是这一改变,吓到了对红楼原著印象极深的林陌,才会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

林陌见她在说这些话时,眉眼弯弯,脸上已经没有了当初初见时的轻愁和点点泪光。

显然这些话都是黛玉的心里话,林陌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想想也是,德阳长公主是什么样的人,能够以女子之身,统率一支j-i,ng锐之师的女将军,她教出来的女孩子,哪里还能多愁善感到哪里去?

别说,经由德阳长公主调、教出来的林妹妹,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或许,他所在的这个红楼世界,也会变得不再一样了。

林陌表示,他很期待。

第16章

不久之后,林如海的孝期过了,林家兄妹除了孝,从此之后,便可以重新回归众人的视线当中了。

这次的抗倭大胜,徒阡和云涛等人,也该回京述职了,尤其是林陌,这次的战事,若是没有他,大晋能不能大胜倭寇不知道,伤亡惨重却是能够想象得到的。

更不要说从海盗窝里掏出来的那一大批金银珠宝,古董玩器,就足够填满一个国库的库房了。

这场战事下来,属于林陌的军功,足以让林陌封爵了,至于是封的伯爵,还是封的侯爵,就要看皇帝的意思了。

不管怎么说,京城之行,已经势在必行。

早在刚回到姑苏不久,林陌就已经着手处理林家在江南的产业。

这里毕竟是红楼的世界,士农工商,阶级分明,他可不想因为身份的原因,成日家给那些稍微有点身份地位的人低声下气的。

甚至某些高官府里的下人,也能在他面前狐假虎威,那样他会憋屈死的!

即使没有这次的军功,林陌也是会去京城的,想方设法的给自己弄个爵位来,也不必一定要是实权的位置,只要能让他见官不跪,不让人欺负到头上就行了。

如今却是正好。

既然已经做好了去京城的准备,江南的产业,该处理的就要立即处理掉,他已经派出林家的老管家福伯去到京城,帮着他在京城周边,重新置办一些产业。

早有准备的众人,在除孝后,选了一个黄道吉日,乘上停泊在姑苏外海的“雷神号”,由海路一路北上,不日便到了京卫府,再换乘马车,不过两日,便到了林家位于城东的私宅。

宅子被j-i,ng心的修缮过,相比江南园林的小巧j-i,ng致,京城的深宅大院,给人一种千年帝都蕴养出来的大气和雍容。

林黛玉乘坐的轿子被抬进了内院,直到脚踏实地后,这位林家大姑娘才敢相信,原来他们林家,在京城,也是有宅子的!

想起之前在荣国府住着的时候,在那些下人的口中,她这个表姑娘,朝廷三品大员的嫡长女,竟是连那些上门来打秋风的穷亲戚都不如!

却原来,她并不需要去寄人篱下,更不需要去看人脸色!

……

林陌看着并不将自己当做外人看待的昭瑞亲王,颇为无语。

“王爷,时候不早了,您老离京多日,难道不应该先回自己的王府看看么?府上的家眷怕是要等急了。”

徒阡抬起头和他对视许久,看得林陌心虚的转过头,忽尔又想到了什么,狠狠的转回来,怒瞪徒阡,他心虚什么!他根本不需要心虚!

只听昭瑞亲王幽幽的开口了,“阿陌好狠的心,你难道要对本王始乱终弃了吗?” WWw.5Wx.ORG

林陌低头捂脸,真想大喊一句“大人,我冤枉啊……”

他也想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好么?!

在海上流浪的那五年,他也没想着给自己找个伴儿啊,怎么回了一趟陆地,再回到船上呆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他们两个大男人竟然搅和到了一块儿去了。

要命的是,他还是被压的那一个!

想想都是满脸血泪好么,这家伙居然还贼喊抓贼,在他面前叫起撞天屈来,非说他始乱终弃,要让他负责!

叔可忍,婶不能忍!

lū 起袖子,林陌就想动手教训人,一抬手,才发现他的袖子被人拉住了,邓峡一脸的一脸难尽。

“大爷,您悠着点儿,这儿是京城,不是海上,把人打坏了,可就不好了。”

这位可是王爷,打坏了会被皇帝陛下记到小本本上的。

“再说了,王爷被打了,到时候心疼的不还是您自己个儿吗?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林陌:“……”

林陌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勉强压下心里暴燥的情绪,看着不知死活乱说话的邓小峡,林陌硬生生挤出一抹笑意来,那龇牙咧嘴的小模样,竟然莫名有几分y-in森森的味道,直看得邓峡心肝儿直颤。

“邓小峡,没有后面那句话,咱们两个还能好好的做主仆!”

其咬牙切齿的态度,又让邓峡后退了好几步,企图离自家大爷远远的。

接收到邓峡求救的小眼神儿,徒阡轻咳两声,上前拉住了林小爷的手,往内室行去,一边轻声安慰着闹了脾气的小阿陌。

“别和他一般见识了,气坏了自己,我可是会心疼的。”

徒阡一直牢牢的记着他家阿陌劝解手下时说过的一句话,“夫妻之间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场和谐运动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多来一场!”

昭瑞王爷相信,这个定理,用在夫夫之间,也是适用的。

如果林陌知道徒王爷此时脑子里动的是什么念头的话,肯定会气到吐血!

特喵的,他说了那么多话,这个家伙居然只记住了这一句话吗?

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家伙!

他这算不算是自己给自己抗了一个大坑,然后自己跳下去,还顺手挥着铁锹,自己把坑给填了?

…………

林陌果然被徒王爷给哄好了。

不过,并不是被夫夫和谐运动给哄好的。

林陌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就纵横海上,能止临海各国小儿夜啼的杀神——“雷神大人”,一点点的小恩小惠,哪里能入得他的眼?

哄好林雷神的,是经过自家舅舅和舅母确认过的,这位大晋赫赫有名的昭瑞亲王,至今不曾娶妻!府里别说是通房小妾男宠了,外头红颜知已蓝颜知已什么的,也是一个都没有,林陌这才消停了,总算是放过徒王爷一马。

第二天正是大朝会,他们这些抗击倭寇有功的将领,昨天才刚到京城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今天上朝的口谕了。

于是,今天一大早,四更天不到,林陌就被徒阡给叫起来了。

林陌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坐起身后更是东倒西歪,随时都有可能继续睡过去。

最后,还是邓峡出的手,一块浸了冷水的帕子盖到林陌的脸上,冰得他直打冷战,这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所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陌口中还嘟囔呢,“这么早,是不是以后都要这么早起啊?这不是要我的命么!”

徒阡道:“凡是要上早朝的,都是要这么早起的。”

林陌腿一软,差点给跪下来了,“原来当官的也是这么惨的吗?”

像他这种习惯了赖床的人,以后可怎么办?

徒阡也是没有办法,都是一样需要早起上朝的,谁都是一样的。这样的规矩,自前朝起就有了,流传至今,谁都没想着要去改变它,如今想要改变,怕是难了。

林陌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他也不过是发个牢s_ao罢了,他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可以改变一个王朝多年来,早已经形成的习惯。

东城住的多是贵人,比如林家的姻亲荣国府,就是座落在东城,距离皇城并不远。

靖远侯林家这一支,本是书香望族,早在前朝时,林家人封侯拜相者,不在少数,现在的林府,就是林家人自己在京城置办下的产业。

其位置是极好的。

林陌实在是很想再睡个回笼觉,他这样的状态,骑马会很危险,于是他便上了徒阡的马车。

出了林府后,也没走多长时间,很快就到了皇宫所在。

一路被徒阡领着到了待漏院,林陌只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心里不住的拿眼前的皇宫,和后世名扬天下的故宫做比较,他想确定,这座大晋的皇宫,是不是就是后来的故宫。

可惜,他现在能看到的地方实在太少了,有机会,他还是潜进去看一看吧。

不过,很快的,他就没时间忙着四处乱看了,因为待漏院到了。

别看林陌一路上都在看皇宫的景色,耳朵却是竖得高高的,徒阡和他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记得明明白白,就怕一个行差踏错,把自己给折进去了。

他不由唉叹,古代的繁文缛节实在是太多了,他都快要HOLE不住了。

他这还是有徒阡的带领,云舅舅时不时的照拂一二呢,要真是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来了这里,只怕还没入皇宫,就已经被吓得打了退堂鼓了吧。

他突然明白了平民和豪门之间的差别在哪里了。假如他不是带着后世的记忆,怕是早就吓尿了吧。

今天所有参加朝会的官员们都注意到了,龙座上的当今,似乎心情很好。

联想到还在待漏院里等着召见的某个年轻人,一些心思活络的,已经猜出来了,龙椅上的圣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了。

第17章

果然,等到众人把今天例行的公事拿到大朝会上讨论了一番,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讨论的时候,我们的武昌侯爷从一众武勋里跃众而出,开始禀报起这次剿灭倭寇和海盗的事情来。

“……此次大晋水军能够如此漂亮的将倭寇和海盗剿灭,并寻到他们的巢x,ue,将他们一网打尽,姑苏林氏子陌,功劳巨大。他不仅将手中的七艘钢铁巨轮捐出,还将那些善于海战的手下,编入到水军中去,并亲自领着这一支j-i,ng锐,一路追击海盗,将海盗的窝点掏了个干净,为丰富我大晋国库立下功勋,臣请为其和水军将士们,请功!”

当今听闻,抚掌大笑:“哦?竟有如此深明大义的之人,却是我大晋之福了。传朕口谕,宣姑苏林氏子林陌。”

这些官场老油条们注意到,当今在说这句话时,声音里的轻快和喜悦几乎r_ou_眼可见,这让一些准备出言反对的人迟疑了。

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要不……还是不要触皇帝的霉头了吧……

随着一声声的“宣林陌觐见”层层传递,不多时,御道上便出现了一道清隽挺拔的身影。

进得金殿,林陌依照云涛的教导,并不抬头乱看。

待到了殿中时,跪地高呼:“草民林陌,拜见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今温声道:“抬起头来。”

林陌抬起头,视线直直的看向御座上的皇帝。

待他看清皇帝的模样后,顿时大吃一惊。

“咦?怎么是你?!” WWw.5Wx.ORG

林陌还来不及说话,御座上的那位,就已经惊讶的先说了这么一句。

原来竟是个熟人,林陌心底的那点紧张的情绪,一下子就没了,于是,他笑了。

“可不就是草民么,想不到我这运气真好,两次出手救人,救的都是身份无比尊贵之人。”他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能够站到金殿上的,都是些心思九曲十八弯的老狐狸,一听林陌这话,顿时一脸恍然。原来陛下不仅认识这位林氏子,这个年轻人竟然还是救过当今的性命的吗?

好多人的心思转动了起来。云涛和徒阡更是一脸懵逼。

当今从御座上站起身来,缓步走下丹陛,来到林陌的面前,亲手扶起依然跪在地上的林陌,笑道:“当年我脱困后,回过头去寻你,却一直没能得到你的消息,只得作罢。想不到再次相见,竟是在这般的情形之下。”

当今皇帝徒祁,感叹着命运的神奇,却没有注意到,朝堂上的一众人等听到了他的话后,全都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自秦始皇统一六国,自称始皇帝以来,皇帝的自称便只有那一个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朕”字,当今自登基以来,能让他以“我”字自称的人,只怕整个大晋,都找不到一掌之数。

谁能想到今天出现的这个小年轻,竟然做到了他们这些人没有做到的事!

由此可见,当年的救命之恩,对当今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能让一个皇帝,忘记身份,折节相待的林陌,其重要性已经被这些官场的老油条们拔高了一层,看向林陌的眼神,或热切,或探究,或仇视,什么样的眼神都往林陌的身上投去。

好在林陌的心理素质极为强大,并不惧这些人的眼神,依旧笑着应对当今的问询,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极好,好到让某位王爷,嫉妒眼睛都红了。

徒阡实在忍不住了,见他二人还没有停止叙旧打算,再也顾不得别的,上前两步,与林陌十指相扣,无声的向所有人表明他和林陌的关系匪浅。

“皇兄,这里是金鸾殿,正事要紧。”所以,还是别总盯着他家阿陌了。

当今自是看明白了自家不省心的弟弟想要表达的意思,只能无奈的摇头,他已经对这个弟弟的任性妄为无能为力了。

还好他们兄弟两个的身份足够高,徒阡也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当今劝也劝过,骂也骂过了,徒阡这死不悔改的性子,他也拿他没有一点办法,只能随他去了。

轻点了这个不省心的弟弟的脑门几下,当今回到了御座上坐下,环顾了殿中众人一眼,将所有人的神情尽收眼底,这才开了金口。

“姑苏林氏子林陌,驱逐倭寇,击杀海盗有功,当赏!今敕封林陌为三等海恩侯,统领雷霆舰队……”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陌这个小年轻,竟然能捞到一个三等侯的爵位!就连云涛也是没有想到的,不用问,林陌当年对皇帝的救命之恩,在其中的加分有多大。

没有人注意到,一直侍立在当今身后的太监大总管魏全,小心的又往后头退了两步,左手背到身后,左右轻摆两下,殿后捧着圣旨的小太监见了,明白今天用不上他手上的这道圣旨了,很机灵的退了下去。

也只有徒阡能够理解他家皇兄。

当年徒祁在江南遇险之事,他是最清楚的。在绝境中被人所救,这种经历,他自己也是有过的,在他看来,林陌的救命之恩,只要是不危害到江山社稷,拿什么来报答都不为过。

毕竟,他们兄弟两个,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当朝亲王,他们两个人的命,是无价的。

“若不是不想听那些人的叽叽歪歪,朕都想直接给林小子封个国公当当了。”

提起这件事,当今依旧觉得是他亏欠了林陌。

林陌摇头:“这样就很好了,再高的话,那些人该害红眼病了,到那时,我的麻烦就更大了,还是别了。”

再说了,“久负深恩反成仇”,他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和未来赌。所谓的报答救命之恩,这样就可以了,再多就不好了。

所有人都知道是这个理儿,当今更是感动不已,只觉得林陌真真是深明大义的好臣子呐,各种赏赐,仿佛不要钱似的往林府送。

反正有了那一大笔海盗宝藏,当今再不用为国库日渐见底发愁了,十分的财大气粗有木有?

自觉愧对救命恩人的当今,左思右想,总是不得劲儿,他一个皇帝的性命,难道只值那么一点吗?

感觉自己血亏啊!

最后,还是皇后娘娘给出了一个主意。

“海恩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么?他们兄妹二人无父母扶持,将来那姑娘的亲事怕是有些艰难,陛下何不给那位林姑娘一个恩典,再拨几个宫中的教养嬷嬷过去,想必能解了海恩侯的燃眉之急。”

皇后说的没错,古有“五不娶”,第一条就是“丧妇长女不娶”,很不幸的,黛玉一来就占了这一条,将来说亲的时候,难。

当今一拍桌子,“妙啊!朕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该打,该打!”

感慨完了,忙又起身,向皇后拱手一礼,口中道:“皇后真乃女中诸葛也!”

这番动作,逗得皇后娇笑不已。

他二人本就是少年夫妻,一同经历过风风雨雨,感情可不是后宫那些妃嫔们可以相比的,两人私底下的相处,自然随意了许多,皇后倒是十分坦然的受了当今的这一礼。

于是,就在林陌载着满满一车的赏赐,前脚才刚刚踏进林府,魏全后脚也跟着到了。

魏全一进来,佛尘一甩,就向林陌行了一礼,态度之恭敬,就连和他相识许久的徒阡也被惊了一下。

继而转念一想,林陌当年救了当今一命,间接的,也算是救了魏全的一条小命,魏全对林陌恭敬一些,也是说得过去的。

再说了,魏全的态度,也是代表了当今的态度,徒阡也是很愿意看到这般情形的。

林陌从来没有过迎接圣旨的经历,需要准备什么东西,怎么摆,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好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徒阡,徒王爷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竟将王府的长史叫了过来,替林府准备接旨的香案。

等到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徒阡才带着林陌走到香案前,面南而立,就要跪下来接旨,却被魏全笑着阻止了。

“人尚未到齐,王爷和侯爷还是要等上一等的。”

“嗯?”徒阡奇怪,林家人口简单,除了一个便宜妹妹,再无其他人了。

对了,妹妹!

“可是林家妹妹也有封赏?”徒阡立即想到了其中的可能。

林陌面露恍然。

但见魏全含笑点头,证实了他二人的猜测。

林陌忙让小丫鬟去后院将林黛玉请出来,他的嘴角轻扬,显然很高兴听到的这个消息。

当今对女子的封赏,除了一些物质上的以外,就是册封县主县君郡主等,这些专为女性设置的爵位了。

瞧魏全这一副笑眯眯的小模样,当今对黛玉的封赏,定然不只是在物质上的,怕是黛玉还能得个县君以上的爵呢。

这样也好,有了爵位的黛玉,身份上可就不一样了,到时候,荣国府那边,不管贾母和王夫人,是真心的想让贾宝玉和林黛玉成亲,还是只是拿黛玉作为婆媳两个斗法的筏子,都不能够了。

果然,在宣读完了林陌获封侯的圣旨后,紧接着的就是册封黛玉为海宁县主的旨意。

第18章

等到所有的流程都走完了,众人这才从地上爬起来。

林陌满面笑容的接过圣旨,转手交给林府的老管家福伯,由他老人家将圣旨送去府中设着的佛堂供上,自己则是接过小太监捧上的侯爵服,和黛玉的县主朝服,这才和徒阡一起,领着魏全去了一旁的花厅吃茶。

福伯捧着圣旨,激动得几乎老泪纵横,多少年了,自从他们家老爷去了扬州,成了扬州巡盐御史后,林府便再没有机会接到圣旨了。

想不到老爷临终前,如儿戏一般的为林家招了个嗣子回来,却是让这位老管家,又看到了林家再次崛起的希望,老管家的心情,可想而知。

也是在这个时候,这位老管家,才真正的把林陌当成林家承继家业的长子嫡孙。

魏全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他服侍当今多年,自然明白此时的林陌,用简在帝心都不足以形容他在当今心里的分量,作为当今的总管大太监,自然要紧跟当今的脚步,和海恩侯爷打好关系才是。

到了花厅,魏全招招手,便有两名宫装的嬷嬷走了进来,一看这二人的妆扮,林陌面露疑惑,一时想不明白这两个人是来干嘛的。

魏全笑道:“林侯爷,这两位原是皇后娘娘宫里的掌事嬷嬷,正三品,因着办事周全,极得圣人和娘娘的信任。圣人想着为海宁县主赐下教养嬷嬷,便向皇后娘娘讨了她们两位。”

林陌恍然。

魏全的话,解了林陌的疑惑,他高兴了,皇后说的对,黛玉是“丧妇长女”,为“五不娶”之首,将来的亲事肯定艰难。

就如同原著里,没有林陌这个便宜哥哥,没有县主的封号,年纪轻轻的林黛玉,在付出了林家几代人积累的财富,为贾府做了嫁衣后,自己却狐独的在荣国府凄凉死去。其结局,何等的凄惨。

所谓“花落人亡两不知”,不外如是。

那个时候的林黛玉,只能任由贾母等人摆布,自己却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而当今的这个赏赐,正好中了林陌的下怀,如何能不让他高兴?

徒阡也很满意。

所谓爱屋及乌,林陌是他的亲亲爱人,林陌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了,没毛病!

即受了封赏,自然是要入宫谢恩的,兄妹二人换上刚刚到手的朝服,外带昭瑞亲王一只,坐上马车,在魏全的亲自引领下,直奔皇宫而来。

林陌直接被魏全带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当今圣人已经等在了那里。好不容易忙过一个段落了,自然要召见一下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而且,在得知了林陌的经历后,他还有很多话要想要问他呢。

“朕曾听九弟说起,阿陌曾经出海五年,可否同朕说说,那海外都有哪些值得一说之事?” WWw.5Wx.ORG

林陌眨眨眼,视线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徒阡,他突然想起前两日,徒阡曾经同他提起过朝中有大臣提出海禁一事,心中突然一动。

“陛下,臣需要一副笔墨纸砚。”想了想,又道,“纸最好是厚一点,不容易破损和晕开的才好,最好是绢布,越大越好。”

上一章:第3节

下一章:第5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