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6节

第6节 腐书耽美

贾母咬了咬后槽牙,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涌起的怒意,面上又露出了她的招牌的慈和笑容来,“宝玉,今天你林家表哥第一次来我们府上,他是个好的,你很该去和表哥亲香亲香才是。”

连哄带骗的,总算是把贾宝玉骗出了荣庆堂。

贾母也是没了办法,黛玉身边的这个教养嬷嬷一看就不简单,黛玉的身份也不一样了,再不能如以前一样对待,看来,今后还是得多约束一下宝玉才行了。

否则,若是传出荣国府的宝二爷不敬海宁县主的话来,再被传到宫里头去,不是给他们家娘娘招祸吗?

到那时就真的成了孽根祸胎了。

……

贾赦亲自领着林陌到了贾政的外书房。

贾政自幼酷爱读书,当年那书读得也是不错的。本想着从科举入仕,谁知先荣国公贾代善一纸临终表书送到太上皇的御案前,太上皇感念贾代善一生忠君为国,至死方休,直接恩荫了贾政一个从五品员外郎之职。

不能科举入仕,一直被贾政引为憾事,平生最爱同读书人结交,若是合他心意的读书人,都被他网罗到荣国府,成为他的清客或幕僚。

林陌弃文从武,舍弃林家百年书香,以武勋进身,在贾政眼里,早已经落了下乘,对这个便宜外甥,心中早就存了几分轻视之心。

今天林家兄妹又来了这么一出,在在的提醒着他雀占鸠巢的事实,这让贾政很不高兴,果然是个不知礼数的!

眼前的青年生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俊美不凡,见之让人心生喜爱。

然而,这些一切落在贾政的眼里,却是越发的让他看不上眼了。

在林陌走进外书房的时候,贾政上下打量了林陌一番,脑海里转动着无数的念头。

也好在林陌并非常人,对旁人的视线早已经习已为常了,并不受他的影响,不然,今天这场荣国府之行,怕是很难过了。

贾政笑着问林陌:“可读了什么书?若有不解之处,可以来我这里请教,咱们府上很有几位学问极好的先生在,指点外甥一二并非难事。”

林陌暗暗翻了个白眼,这位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做给谁看呢?真以为自己的学问无双了么?

然而,贾政似乎忘了一件事情。

“二舅舅,我乃是个武将,您若是问我兵书兵法,我还能说出一二来,《四书》、《五经》嘛,说句实话,我也只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呢。”

这些话当然是用来诓骗贾政的,别的不说,如果没有出现意外,当年他可是要正经科举入仕的呢。

贾政:……

贾政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贾赦却在一旁噗嗤一声,笑了,更是让贾政的一张老脸越发的红了。

第23章

贾宝玉被打发过来,面色明显十分不好,好容易见到了多年不见的林妹妹,却因为那个死鱼眼老婆子的一句话,让他不能和林妹妹叙叙离别的忠肠,真真气死他了。

他到底年纪小,又是个天真烂漫的性子,心里有事,面上自然带出了情绪,因而,在走进贾政外书房的时候,脸上不愉快的神情还很明显。

先前在书房的人自然都看到了宝玉的脸色,旁人尤可,贾政却是当场气炸了。

“混账东西!不过是让你来见一见客人,你竟是这般的不情愿,你究竟要置我贾家的颜面于何地?”

林陌挑眉,他家这位便宜舅舅可真有意思,儿子是混账东西,他这个当人老子的,又是个什么?这不是把自己也给绕进去了么?

再者,这贾宝玉一来,贾政就迫不及待的给人上纲上线,还当着他这个客人的面教训儿子,这人是在指桑骂槐吧?是吧!

可惜啊,他林大爷可不是那等会专注旁人眼光的人,你想教训人就教训呗,反正那是你自己的儿子,你不心疼,别人也不会替你心疼的。

想到这里,林陌心安理得的端坐其间,冷眼旁观,竟是一句话都不曾说出口。

最后还是贾赦看不下去,开口阻止了贾政继续的满口唾沫横飞。

“行了行了,宝玉是个什么性子,你这个当爹的会不清楚吗?这孩子畏你如虎,哪里敢在你面前带出什么不满来。如今这般,怕是在外头被哪个不长眼的气着了。你这当人父亲的,不想着好好安慰他一番,一来就在外甥面前教训儿子,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林陌颇为稀奇的看了眼贾赦,谁说这位是个万事不晓的老纨绔的?这不是看得很明白么?

而且,在对待小辈的态度上,贾赦身上还有着一种从心底而出的疼爱,相比起相政来,还是这位大舅舅更得林陌的喜欢。

至少他活得真实。

贾赦又道:“再说了,外甥第一次来咱们府上做客,你就当着他的面教训儿子,你这是看不惯宝玉,还是看不惯外甥啊!”

贾赦这一连串不客气的话,真是把贾政的脸皮扒下来扔到地上踩了,直气得贾政一张端方正气的脸涨得通红,却是说不出话来。

所谓长兄如父,贾政教训儿子是家事,既然是家事,贾赦就能出言管他。

之前是贾赦懒怠,又有贾母压制,这才没有管他们二房的事。

如今他开口了,贾政还就得听着!

贾政这边消停了,贾赦忙招手让贾宝玉上来,和林陌见礼。

贾宝玉也是被刚才贾政的态度惊到了,整个人篶哒下来,无j-i,ng打彩的。

林陌细细观察了一番这位大名鼎鼎的贾宝玉,但见其: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脚。

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绿撒花绫裤,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

越显得面如傅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若笑。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看其外貌最是极好,却难知其底细,后人有《西江月》二词,批的极确。词曰: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又曰: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出自原文)

便是自认阅人无数的林陌见了他,也不得不赞上一句,“果然好模样!” WWw.5Wx.ORG

笑着和贾宝玉点头示意:“宝兄弟好。”再抬头,就看见眼前的少年公子,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呢。

林陌皱眉,这个贾宝玉,还真的是个颜控呢,只要长得好看的,不管男女,他都愿意与人深交。

每到这个时候,贾宝玉倒是忘了他常说的那句“女儿是水做的骨r_ou_,男子是泥做的骨r_ou_。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的话了。

比如: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又比如秦钟。

之前看到贾宝玉的报告时,林陌事不关已,只将人当成个笑话来看了,这会儿被贾宝玉盯着看的人变成了他自己,心情顿时就不那么美妙了。

林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身上的煞气若有似无的争相冒出来。

林陌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真正见过生死的人,别看他年纪轻轻的,身上的煞气却不是一般人可以挡得住的,何况是贾宝玉这样的富贵公子?

贾宝玉只觉得双膝一软,就这么直挺挺的给林陌跪了下去。

林陌:……

贾政:……

所有人:……

林陌默默的举起双手,以示自己的清白,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贾政却是捂住胸口,面色青紫,之后更是青白交错,变幻莫测,林陌都害怕这位便宜的二舅舅会不会被气出心脏病了。

于是,他又默默的放下双手,捂住脸,粉不好意思的说道:“宝兄弟真的是太客气了,你我二人乃是平辈的表兄弟,怎么能行如此大礼呢!真真是折煞哥哥我了。”

皮了这么一下子,林陌的心情诡异的变好了一些,神清气爽的,身上的煞气也消散了个干净。

贾政只顾着想贾宝玉的这一举动,丢了他的面子,让他在林陌的面前失了长辈的尊严。看来,他对这个逆子的教训还是不够的,等到林家兄妹走后,还是应该好好的调、教一番宝玉才是。

这不是长林家志气,灭贾家威风么!

反倒是贾赦,一眼就看出来林陌身上的煞气之重,竟是不下于当年他的父亲,先荣国公贾代善,当下提了心,这煞气,得是杀了多少人才能有的啊!

问题是,林家小子今年才多大!

由此可见,林家这个小子,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贾宝玉在小厮的搀扶下,站直了身体,一张漂亮的小脸,早已经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了,哪里还敢和林陌对视?气势一下子被压低到尘埃里去了。

贾政深觉脸面都丢尽了,在林陌的面前也越发的抬不起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总觉得,周围人都在背地里嘲笑他呢!

不想再看到贾宝玉和林陌这两个让他丢尽了脸面的年轻人,挥手就要将贾宝玉赶出去。

贾赦冷哼一声,“时候不早了,外甥也该去拜见母亲了,你现在将宝玉赶出去,是打算自己亲自领着外甥去荣庆堂吗?”不愧是亲兄弟,贾赦一出口,直接就掐住了贾政的七寸。

贾政一噎。

林陌远来是客,又是第一次上门,身份上又不是他能随意打发的,主人家自然要有一个同辈的兄弟相陪,身份还得要及得上林陌的。

本来,贾赦的嫡子贾琏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惜的是,贾琏已经被贾赦一狠心,给丢到军中去打拼去了,剩下的贾家子弟里,“玉”字辈里头,够身份成为地陪的人,也只有贾珍和贾宝玉了。

只是,贾珍毕竟是宁国府的人,今天又不在府里,除去贾珍后,也就只有贾宝玉能担此重任了。

如果贾政真的把贾宝玉赶跑了,难不成还要贾赦和贾政两兄弟亲自将人带到荣庆堂去见贾母吗?

也不是不行,毕竟林陌除了是荣国府的便宜外甥外,他还是当今亲封的海恩侯爷,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比贾赦贾政高,他二人亲自给人带路,也不算是辱没了他们兄弟两个。

然而,贾政却是不乐意的!

再怎么说,林陌也只是一个晚辈,他今天要真是亲自给林陌领路了,从今往后,他在林陌的面前,永远也别想抬起头来了。这在贾政看来,如何能忍!

因而,尽管生气,贾政也只能捏着鼻子,打发了贾宝玉领着林陌往荣庆堂来了。

贾宝玉是真的被林陌吓坏了,这一路上都不曾开口,只顾着把人往前带,恨不能赶紧摆脱这个可怕的林表哥。

这位林表哥如此的可怕,林妹妹和他生活在一起,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

赶明儿,他一定要和老太太说说,把林妹妹接回荣国府来住,再不能让林妹妹在林表哥的手底下讨生活了。

太可怕了!

贾宝玉握紧了双手,给自己打气。

第24章

林陌对贾宝玉的脑补一无所知,就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放在心里,以林黛玉如今的身份,偶尔到外祖母家小住几天,没有问题,再想像之前那般长住,却是不可能了。

尚未走进荣庆堂,耳尖的林陌就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各种女子的娇笑声,其中就有黛玉银玲般悦耳的声音。

林陌顿时停住脚步,他想起来了,在荣国府里,除了贾家的这些表姐妹外,还有一位与他们林家,没有一点关系的薛家姑娘哟。

那么,问题来了,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走进去,合适么?

以他对贾府的了解,这种担忧并非空x,ue来风。

不过,林陌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当小丫头子挑起帘子,道了句“林大爷来了”后,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起,等到他和贾宝玉走进荣庆堂的花厅,里面已经看不到一众女孩子们了,只有旁边的屏风处影影绰绰的,显出几道窈窕的身影来。空气中余香袅袅,令人深深迷醉。

林陌挑了挑眉,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现在,黛玉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她身边跟着的人,也不再是当初出身荣国府的小丫头了,别的不说,两位教养嬷嬷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呢,贾母就算有心想要做点什么,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

林陌唇角弯了弯,心情很是不错。

规规矩矩的向贾母行了家礼,在一旁坐下,贾母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青年。

屏风的另一边,几位姑娘纷纷透过屏风的缝隙往外偷看,一众姑娘们可算是见到了这位闻名已久的林家大爷了。

谁都没想到,她们竟然看到了一个俊美无双,温润如玉的翩翩浊世佳公子。

林陌的俊美和贾宝玉的色如春花是不一样的,一个是真正的俊美,另一个,却是一身脂粉气的漂亮,两相比较之下,贾宝玉竟然被林陌比下去了。

生活在荣国府里的姑娘们,何曾见过这样的青年男子?在她们的认知里,贾宝玉已经是这个世间最好看的男子了,没成想,今日来的这位林家大爷,容貌上和贾宝玉不相伯仲,她们却都觉得宝玉被这位压了一个头去了。

没有人注意到,一旁的薛宝钗,一张艳若牡丹的俏脸上,慢慢的爬上红晕,直至整个耳朵也跟着红透了。

在这之前,薛宝钗一直觉得贾宝玉已经是这个世上最为出彩的男子了,今日一见林陌,才知道她不过是井底之蛙,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为免自己的异样被旁人看出来,薛宝钗连忙低下头,小心的掩去了小心思。

心慌慌的薛宝钗没有注意到,平日里一直安静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惜春小姑娘一直注意着她,正好把她的所有动作尽收眼底,顿时若有所思。

对于林陌,贾母的心情是复杂的,正是因为有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她的许多安排,全都化为了泡影,说不怨,是不可能的。

林陌本就生得极好,那一身的气度又不是平常年轻人所能够拥有的,就连贾母这位阅人无数的老封君,也不得不赞叹一句。

她叹道:“怪道你父亲要将你过继过来,果然是个好的,如今见了你,我也就放心了。” WWw.5Wx.ORG

林陌腹诽,当初林如海过继他时,可不是只看脸,一拍脑门就决定下来的,这位老太太可真是深谙黑白颠倒的技巧呢。

林陌面上带笑,却不接贾母的话,只笑着说:“我听父亲说,之前妹妹在府上住了三年多,因父亲公务烦忙,总不能亲自到京城谢过外祖母对妹妹的疼爱和看护,一直引为憾事,今日我来,正好可以了却父亲心里的这点遗憾。”

林陌不等贾母说什么,拍拍手,就有几名身体强健的婆子抬了三个大箱子上来,轻轻的放在地上,将箱盖打开,顿时,一阵珠光宝气扑面而来。

待看清了箱中所放之物时,饶是见多识广的贾母,也被闪了一下,震惊于林陌出手的阔绰,以及箱中之物的贵重!

真不愧是簪缨之族的林家,家资豪富,就这么个大手笔,就连皇商薛家都难以望其项背!

可惜了,如果不是中间冒出了个林陌来,林如海去后,林家那万贯家财,几代人的积累,本应该要进入他们荣国府的库房的。

那个时候,正好可以拿来修建他们家娘娘的省亲别墅,荣国府也不必弄到如今的田地,寅吃卯粮了。

贾母心情复杂的看着林陌从其中一个箱笼里面捧出了一株足有三尺高的红珊瑚来。

这株珊瑚通体火红,体量又高,一看就知道是一件极品。令贾母惊讶的是,这样的红珊瑚竟不止一株,箱子里还有一株差不多的,这明显是一对儿的,这样的珊瑚,怕是只有皇宫内院里才会有了,用价值连城都形容不出这对红珊瑚,更不用说其他的东西了。

林陌发现了贾母的视线,顺着看过去,顿时笑了。

他将手中的红珊瑚交给一旁的婆子,再由婆子转交给鸳鸯,递到贾母的面前,供其赏玩。

又从箱子里取出一把乌沉沉的,散发着阵阵香气的沉香木拐,和一柄三色,几近透明的翡翠如意,一一给贾母过目。

至于其他的头面首饰,时新的衣裳就不一一的介绍了。

以荣国府的地位,好东西自是见过许多的,以贾母之尊,她私库里的好东西自是极多的,然而,今天林陌拿出来的东西,却是连贾母也不曾拥有的。

别的倒还罢了,只那两株极品红珊瑚和三色翡翠如意,就足够贾母惊骇了。

倒不是贾母没见过这些东西,而是,林陌随手拿出来当做见面礼的东西,每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好物儿,寻常人家能得其中一样,已经是“难得”二字所不能概括的了。她的这个便宜外孙子竟然一下子拿出这么多,足可见林陌的身家之巨。

只可惜,这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j-i!

想起林陌之前在海上生活了五年的传言,贾母仿佛知道了便宜外孙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富裕的原因了。

再加上林陌和皇家的关系,贾母的脑子里已经转过了九曲十八弯,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

她拉着林陌的手,亲自引着林陌走到邢王二位夫人的面前,笑着对林陌说,“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

林陌一一和二人见过,又送上备好的礼,得到邢夫人的真心夸赞,和王夫人淡漠的反应,以及偶尔流露出来的怨毒神色。对此,林陌一点负担都没有。

贾母笑道:“让姑娘们都出来见客吧,都是自家亲戚,很不必这般一板一眼的。”

林陌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啧,还以为是自己想多了呢,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看来贾母还是将脑筋动到了他的头上了,扫了眼陆续从屏风后头走出来的一众姑娘们,林陌直咂嘴,姑娘是好姑娘,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可惜了他无福消受啊。

黛玉在前头引路,和贾母等人行过礼后,这才来到林陌的面前,笑着唤了一声:“哥哥。”

林陌面露微笑,抬手揉了揉黛玉的小脑袋,笑道:“开心了?”

黛玉忙不迭的点头,能和小时候玩得很好的姐妹们再次相聚,黛玉自然是极高兴的。

她拉过三春,一一的和林陌介绍,“这是大舅舅家的二姐姐,这是二舅舅家的三妹妹,这是宁国府的四妹妹。”

林陌笑着对三春点头,黛玉每介绍一个,便有丫鬟递上早就准备好的表礼,并不多说什么,神情温和大气,大家公子的气度,显露无疑。

顿了一下,黛玉并没有再替林陌介绍其他人,毕竟,三春名义上是他们两兄妹的表姐妹,在有长辈和一众丫鬟婆子在场的情况下,见上一面,不会被人说闲话,史湘云和薛宝钗就真的是外人了。

即使两位姑娘不介意男女大防,黛玉也不可能把她们两个介绍给林陌的,没得替自家哥哥招祸了。

当然了,给那两位姑娘准备的表礼,自然由黛玉送了。

贾宝玉盯着林陌送给姑娘们的,最时新的,专程从江南带来的胭脂水粉,眼睛都绿了。

贾母看着林陌和贾家众姑娘们的互动,心里越发的笃定了方才冒出来的想法了。

“好了好了,宝玉,你带着陌哥儿,和姐妹们一起去省亲别墅里逛一逛。陌哥儿是个有见识的,你且去省亲别墅里帮外祖母看看,别墅里可还要添置些什么?若是有,提出来,咱们好早些做出改动,娘娘省亲时,也能看得更开怀一些。”

如果能从铁公j-i的身上拔出几根毛出来,那就更好了。

第25章

林陌无可无不可,对于能亲眼看看大观园,能亲自在大观园里游玩,林陌还是非常有兴趣的。

正好海恩侯府的位置已经确定下来了,之后总是要进行一番改建和修缮的。

多去看看别人家的房子是个什么样儿的,轮到他的时候,正好拿来借鉴借鉴。

只是,他一个大男人,和一群小姑娘们一起游园,这波c,ao作就很让林陌无语了。

不说如今他身处的是红楼世界,就是在后世,也没有这样的。

“姑娘们难得聚在一处,便让她们自在的玩一日便是,哪里能因为我,而让姐妹们不能自在玩耍呢?若真是那样,便是我的罪过了。”

贾母见他态度坚决,倒是也没有坚持,反正来日方长,时间有的是。

而且林陌到底是个男子,让他和一群小姑娘们在一处玩也确实不妥,于是就打发了贾宝玉带着林陌到外院去和贾家其他男丁一处顽去了。

女孩子们则是被允许去了才刚完工不久的省亲别墅里游玩。

当日,在省亲别墅选址时,圈定了从荣国府东边一带,接着宁府里花园起,至西北,丈量了一个三里半大的地方,修建省亲别墅,其中还需要拆了宁国府的会芳园,和贾赦所住东院的一处才刚修缮不久的花园子,才堪堪足够。

只是当时贾赦闹雄、起,没有同意。最后不得已,贾母亲自出面,以拆了园子便不要大房出银子为代价,才让贾赦最终同意了将东院的花园子拆了。

因此,在荣国府东北角处,开了一个小门,直通省亲别墅,女孩子们今天走的就是这个小门。

说起来,一众姑娘已经有将近三年没有见过黛玉了,还真是怪想她的,尤其以史湘云为最。

史湘云是贾母娘家侄儿的孤女,贾母怜她自小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生活不易,便经常将她接到荣国府小住,和贾宝玉和林黛玉、三春,都是从小儿一起长大的情谊。

再次见到林黛玉,史湘云就有满肚子的话要和黛玉说,如今难得贾母放她们自在玩耍,没有了束缚,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像是要把这三年来没有和黛玉说的话,一次性全说出来,才肯罢休。

饶是黛玉这几年来,被教养嬷嬷调、教得养气功夫了得,也受不了湘云这几乎不间歇的说话。

但见她以手扶额,满脸的无奈,“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这听的耳朵都快痛了,云妹妹这张小嘴儿,却还是动个不停,真真是天赋异禀了。” WWw.5Wx.ORG

一句话,说得众姐妹们大笑不止。

薛宝钗扶着她的丫鬟莺儿的手,遥遥的看着前面的林黛玉,但见这位之前远远不如她的林姑娘,身边跟着二个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一个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的架式,终于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一脚迈,八脚出了。

在迈过小门前,薛宝钗回首望了一眼荣禧堂的方向,脑海里依旧是那位海恩侯爷,年轻俊美,又气势逼人的形象,心里默默叹气。

同样是哥哥,为何别人家的哥哥如此的好,时时处处,都在为妹妹着想。

而她自己的哥哥,却总是让她和母亲提心吊胆呢。

一样是哥哥,差别为何如此之大呢?

“姑娘?”

感觉到薛宝钗今天很奇怪,这让莺儿很不适应,她家姑娘从来都是端庄从容的,何曾这般心神不宁了?

只不过,她只是个丫鬟,即使好奇,她也无法表现出来。

眼见着其他几位姑娘已经都进到省亲别墅里了,她们主仆两个却依然在这里,似乎很不应该。

莺儿这才不得不出声提醒薛宝钗。

薛宝钗红唇轻咬,在莺儿的再三催促下,回过神来,再次看了眼荣禧堂的方向,眼神逐渐坚定,毅然转过身,追上了前头正说笑着的姐妹们。

……

贾家开宴,都是宁荣两府一起办的,荣国府宴请堂客女眷,宁国府宴请的便是各府的男客了,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流程。

林陌在贾宝玉的陪同下,从宁荣两府相连的小门,直接到了宁国府。宴席尚未开始,宾客们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林陌自然被带到了他这一辈里,年龄相近的那一桌。

还没走近呢,林陌就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大咧咧的盯着他看。

他不由得皱眉,看向目光的来处,就看见一个长得挺周正的胖子正在看他,那眼神,让林陌非常的一言难尽。

就见这人眉眼间和贾宝玉竟然有几分相似,他略一思索,也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薛蟠。

也难怪会这么看着他了

不等他们两个走近,一见贾宝玉把那个好看的陌生青年往他们这一桌领,都是心思灵巧的人,立即猜出来眼前这位俊美非常,又一身血煞之气的半大少年,便是那位最近名扬京城的海恩侯爷了。

众人纷纷站起身,笑脸相迎。

“宝兄弟这是哪里找来这么一位妙人儿的?我竟是从来不曾见过呢。来来来,过来哥哥这边坐。”贾珍仗着年纪和身份是这些人里面最高的,倒是率先出了口。

他们这一桌,本来就是贾宝玉的目的地,不必众人招呼,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往这里走。

薛蟠本就是个信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主儿,见了林陌这样的人物,心里难免痒痒的。

只是,他到底没有蠢到家,眼前这人,乃是新鲜出炉的海恩侯爷,正热乎着呢,怎么着也不可能让他出言辱及。

只得生生压下心里那蠢蠢欲动,凑到林陌的跟前,舔着脸笑道:“这位公子好面生,可否告诉在下你的尊姓大名啊!”

林陌似笑非笑的看着薛蟠,并不说话,不多会儿,就把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薛蟠给看毛了。

眼见人下意识的抖抖那身肥r_ou_,林侯爷这才笑道:“不敢当,薛大爷倒是闻名京城呐,在下虽然不常在外行走,阁下之名,却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薛蟠被林陌说得有些懵,美人儿说的这话是几个意思?

其他几个纷纷看向领路的贾宝玉,期待着贾宝玉的正式介绍。

好在贾宝玉并没有让他们多等,十分尽责的替双方介绍。

他先对林陌介绍众人,“这位是薛大哥哥,这是冯紫英、卫若兰。”其他几位也都是和贾家交好的勋贵家里的嫡出公子。

林陌仔细看了看这些人,这几位可都是《红楼梦》原著里有名有姓的人物呢,想不到,有朝一日,他居然能够亲眼见到他们,他这一生也是无憾了。

近段时间,林陌的名字已经在京城上层人家那里挂了号,毕竟,一个尚未弱冠的三等侯爵,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挣得来的。

他们这些世家子弟个个都是人j-i,ng,林陌这样的身份,谁都知道这位不是好惹的,旁的不说,单只他和昭瑞亲王交好这一条,惹上他的人,怕是不死也能脱层皮。

更别说已经有传言说,这位小林侯爷,似乎和武昌侯,以及德阳长公主都有瓜葛呢,那两位都是极护短的。

卫若兰眼含同情的看向犹自一无所觉的薛蟠,在心里为薛大傻子点了一排的蜡烛。

几人厮见过,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熟悉了之后,很快便说到了一处去了。

林陌和众人交谈过后,觉得这些人都还不错,只除了一个薛蟠,还有一个贾宝玉,实在让他生不起深入交往之心。这么一来,在面对这两个人的时候,林陌脸上的神情总是淡淡的。

薛蟠本就是个爱俏的,是男是女对他来说压根不在乎,林陌的长相入了他的眼,就想着和林陌结交一番,奈何林陌对他压根爱搭不理,急得薛蟠不住的抓耳挠腮,跟个耍猴的似的,林陌看了,暗自摇头。

这位的性子倒是个憨的,可惜被宠坏了,像他这样的人,生在权贵之家还好,至少能帮他兜得住。

可惜,他却生在了商贾之家,这样的人家,穷得只剩下钱了,拿他们家当钱袋子使的权贵更是不在少数,平时也都乐意护着他们一家。

可是一旦出了事,这些人也是最无情的,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好的了,别想那些人能替他解决难题。

对于这样的人,林陌压根不放在心上,说句难听的,他们林家和薛家,本就是两个层面上的,林陌要是为了薛蟠烦心,反倒是落了下乘了。

只要他露出一二分出来,多的是人帮他收拾这些个不长眼的家伙。

摇摇头,不再理会薛蟠。他想回家了,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然不假,以他的层次,眼前这些人根本和他说不到一处去,与其和他们在这里浪费生命,他还不如回家,和他家阿阡做点有意义的事呢。

第26章

贾珍凑到林陌身边,笑道:“林表弟初来京城,怕是还不曾在京城逛过,可巧‘怡香院’的头牌水仙姑娘即将破瓜,那‘怡香院’的鸨娘决定拍卖水仙姑娘的初、夜,时间就在今晚,林表弟可有兴趣一争?”

林陌:……

无语的盯着贾珍看了一阵,这人真的是上赶着作死呢。他的视线扫向贾珍某个重要部位,一言不发。

贾珍只觉得那地方凉飕飕的,下意识夹紧双腿。很快又回过神,脸腾的一下子就涨红了,看向林陌的眼里,竟像是带着刀子。

林陌笑了笑,并不说什么,回头继续看戏,竟是直接无视了贾珍。

贾珍气得脸都黑了,却对林陌无可奈何,被无视了又能如何?他林陌,还真不怕贾珍!

这时,冯紫英领着一年轻俊美的公子走了过来。

林陌抬眼看去时,发现那公子竟有些面善,心下不由好奇,他并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个人才对。

等人走近了,冯紫英这才指着那青年对林陌道:“林侯爷,这位是柳湘莲,原也是世家子弟,最喜结交少年英雄,侯爷的英名传入京城时,柳兄便心生向往,只想与侯爷相识一番。今日机会难得,他便央了我带他过来了。”

林陌挑眉,原来是柳湘莲,难怪他会觉得这人眼熟呢,这不是刚才戏台子上的那个漂亮青衣吗?

想起原著里对柳湘莲的描写,再与眼前之人做个对比,果然是一点不差。

见到林陌真人,柳湘莲的神情有些激动,冯紫英的话倒是颇有几分真实。

林陌对柳湘莲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柳湘莲与在座的这些人又有些不同,他因父母早亡,在家族中生活艰难,平日里放荡不羁,仗剑行走江湖,其见识远不是这些久居京城的纨绔子弟们能比的,倒是颇能和林陌说到一处去。

这让所有人都很是惊讶,由其是那几个费尽心思,想要巴结上林陌而不得的人,更是心情复杂。尤其是那薛蟠。

柳湘莲生得貌美风流,又爱串个戏,扮个小旦,早把薛蟠勾得心痒难耐了,有心想要和柳湘莲结识亲香一番,奈何不得其门而入。原以为今天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哪里想到,这位竟然入了林陌的眼呢?

薛蟠并非真的傻,他可不敢在林陌的面前做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只得遗憾的作罢。

柳湘莲更是松了一口气。

因着多了一个柳湘莲,接下来的时间,林陌倒是不觉得难过了,渐渐的,也能和其他人聊一些见闻八卦。

林陌终于满意了。

…………

林陌和黛玉兄妹二人只在荣国府呆到了半下午的时候,便告辞回去了。

荣国府众人虽然有些不舍,却也只能同他们殷殷话别。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一直想要林黛玉留在荣国府长住的贾宝玉,在黛玉同他话别时,却是不发一语,只眼睁睁的看着黛玉随着林陌离开。

贾母瞧出了不对,贾宝玉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在林家兄妹走了之后的时间里,总是篶哒哒的,无j-i,ng打采得很。

至晚间时,贾母打发了众人回去,又把贾宝玉叫到跟前来,柔声的说道:“宝玉,你今日怎的这般形状?可是外头谁给你气受了?”

贾宝玉低垂着头,默然无语。贾母都有些急了,自家孩子在外头被人欺负了,回到家里,居然不敢和家中大人说一句,这可如何是好?

贾母抬起贾宝玉的脸,顿时被吓了一跳,只见之前灵动的双眸,已经没有了焦距,整个人似是失了魂儿似的,竟是痴了一般。

贾母唬了一跳,这情形是如此的熟悉。

以前,贾宝玉每次犯痴病的时候,刚开始,似乎也是这般形状啊!

想到这里,贾母忙让人去请太医来。

荣庆堂的动静,哪里能瞒得过掌管荣国府中馈的王夫人?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涉及到了她的心肝宝玉?

在贾母叫着让人去请太医时,王夫人也已经动身往荣庆堂这里过来了。

贾母见她过来,心下有些不喜,却也没说什么,她毕竟是宝玉的生母,再怎么样,她也不能阻隔掉宝玉和王氏母子之间的联系不是?

太医很快就过来了,仔细诊治了一番,得出一个诊断:大喜大悲之下,忧思过度……

听了这个诊断,贾母沉下了一张脸。

一阵忙乱之后,贾宝玉总算是吃了药,睡下了,贾母这才松了一口气。

缓过劲儿来后,贾母便道:“快去把今天在宝玉身边侍候的小幺儿叫来,我有话要问!” WWw.5Wx.ORG

鸳鸯见贾母的脸色已经变了,忙亲自端来了一杯茶水给贾母,让她先将心底的火气压一压,没得气坏了自己。

贾母气到不行,接过茶水时,也不管那水烫不烫,直接一口灌了下去。

好在鸳鸯做事细致,端来的茶水并不烫嘴,刚好可以入口。

一杯茶水下肚,贾母的心情,总算是平静了一些。

不多时,小厮茗烟被领到了贾母的面前跪下。

贾母打量了茗烟几眼,认出确实是经常跟在贾宝玉身边的那个小厮。

“你且说说,今天在外头,是出了什么事儿吗?怎么宝玉会变成这般模样?”

那茗烟跟了贾宝玉这么多年,贾宝玉在外头的事情,哪一件是他不知道的?之前没有人问起,他自然是不敢到处去说的,如今见贾母特意寻他来问话,哪里还敢隐瞒?忙一五一十的把他所知道的情况和细节,全都说了一遍。

茗烟本就是个机灵的,当他听到贾宝玉又害了痴病之后,就知道逃不过这顿询问了,甚至他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呵呵。

“今儿的席上,除了我们二爷,还有东府的珍大爷和蓉哥儿、薛大爷在,其他还有几位咱们府里相识的大爷在一旁镇着,敢闹事的人,却是没有几个。刚刚开始还好,珍大爷请了京城的程家班来府里唱堂会。”

程家班是京城,除了忠顺王府养着的那般戏子外,名声最大的一个了。

因为忠顺王府的戏子们,轻易不会去其他人家里唱戏,最多只会去给,和忠顺王差不多地位,关系又好的人家里唱堂会。

程家班便成了京城实际上最好的一个戏班子。出入也多是达官显贵的府邸,这次荣国府便请了他们来,足可见荣国府对林陌的重视。

戏是好戏,演的人也都是好的,耐何听的人就不好这一口呢?

男人之间的话题除了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外,也就只有和前程沾点边的了,加上之前林随的经历,堪称传奇。

他们对林陌早年间的经历十分的好奇,这些也没有什么不能对外人说的,在言谈中,多少带了几分出来,在茗烟看来,气氛还是很和谐的。

直到……

“林表哥如此光风霁月之人,为何满口的仕途经济?没得污了表哥高洁的品格才是?”

就是这一句话,像是点燃了某个机关似的,惹来周围人惊疑的目光,以及林陌的一通冷笑。

“宝兄弟所言差矣,何为品格高洁?如某些人那般目下无尘,不识人间烟火,便是品性高洁了吗?依我看却是不然。”

“至于宝兄弟口中的仕途经济……”林陌笑了笑,才道,“作为仕途经济下的即得利益者,别人能说它这样不好,那般不对,唯独你,荣国府的宝二爷,不能。”

“自那之后,二爷便极少再开口说话。但是当时二爷的神情还是很正常的。”茗烟自己也是想不明白,贾宝玉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回来时还好好的。

贾母仔细想了想茗烟的话,除了觉得林陌说的话太过于不客气了之外,其他人,还真挑不出来多大的毛病。

林陌的那些话虽然难听了些,却也有劝宝玉上进的意思在。

贾宝玉如果真的能让林陌几句话骂醒,从此以后努力上进,贾母还得好好的谢谢林陌呢。

可惜了,要是真的那么容易被说动,贾宝玉也就不是贾宝玉了。

贾母虽然心疼孙儿受了委屈,却也说不出林陌的不是来,事情只好就此放下,摆手让王夫人领着人都下去了。

王夫人回到荣禧堂。

此时,时间已经不早了,丫鬟进来铺床,王夫人却是坐在窗下的太师椅上,陷入沉思,没有人注意到,王夫人转动佛珠的力道比之平时重了几分,速度也快了几分。

丫鬟铺好了床,退了出去,周瑞家的瞅准时机进来了。

第27章

周瑞家的见到屋里只余王夫人一人在,略思索了一番,这才走到王夫人的身边,低声道:“回太太的话,奴婢问过了,茗烟那小子说的,确是实情,倒是林姑娘那儿……”

“嗯?林丫头那儿怎么了?”

周瑞家的小声说道:“之前林大爷在同老太太辞别时,宝二爷寻了个机会,同林姑娘说了几句话。因着离得太远了,老奴却是没听清楚都说了些什么,只看到二爷将前些年北静王爷送的鹡鸰香念珠取了来,送与了林姑娘。”

王夫人听了这话,手上的动作立时停住了,平日里总是以慈悲示人的脸上扭曲了一下,眼中的怨毒之色一闪而逝。

“那林丫头收下了不曾?”

上一章:第5节

下一章:第7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