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7节

第7节 腐书耽美

如果林黛玉收下了宝玉送出的东西,一切就都好办了,表兄妹私相授受,传出去,林家那丫头,除了她的宝玉以外,还能嫁给谁?

此事若传扬出去,于女子的名声伤害更大,那样一来,她就有了拿捏林家那两个小兔崽子的筹码了,不怕林家小子不帮着他们家的娘娘!

再者,等到林丫头嫁给宝玉,是为正妻还是为良妾,还不都是她说了算!

王夫人却是忘记了,黛玉如今,大小也是一个县主了,她的亲事,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指手划脚的了。

以林陌的能耐,他的爵位自然不会止步于三等侯爵,黛玉身为林陌的亲妹妹,亦是同样。

所以,身为林黛玉的舅母,在黛玉的亲事上,王夫人还真c-h-a不上一句话。即使黛玉今天收下了贾宝玉送她的那串念珠,又能如何?林陌有的是办法让这件事的影响消弭于无形。

王夫人心里的算盘打得噼啪响,这个时候,她倒是真的希望林黛玉能收下她的宝玉送出去的东西了。

再说了,那串鹡鸰香念珠,王夫人是看过的,不愧是由北静王爷之手送出来的,其贵重程度,倒也不算辱没了林黛玉了。

周瑞家的哪里会想到王夫人心里的这些盘算啊?

只见她摇头道:“林姑娘并不曾收下那串念珠,似乎还说了一句什么话,二爷之后便有些恍惚了。”

王夫人闭上眼,念动经文的速度越来越快。

周瑞家的站了一会儿,瞧见王夫人并没有继续吩咐其他,便小心的退了出去。

荣国府之后发生的事情,林陌和黛玉一概不知,即使知道了,林陌也不会做过多的表示。

回府之后,林陌特地仔细的询问过了林黛玉,这次去荣国府的情形,就怕贾母等人暗中挖了坑,自家妹子一个不注意,跳进去了,到那时,他想把人捞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如今听了黛玉和陈嬷嬷详细叙述了一遍荣国府的见闻后,发现事情并没有往他所想的最坏的方向发展,倒是安心许多。

第二日一早,林陌又带着妹妹去了武昌侯府,之后又是拜访当年林如海的友人、同窗、同年、座师等等,这些都是极好的人脉,即使林如海去世了,林陌也不愿意把这些人脉给丢了。

一通忙碌下来,当今特意批给林陌的三个月假期,如流水一般的过去了。

…………

至十月将尽,几位有资格出宫省亲的宫妃,娘家修建的省亲别墅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完工了,陆续便有宫妃的父兄上折子,延请自家娘娘回府省亲。

贾政自然也是不甘落后的,前一日写好了折子,再交由几位清客相公仔细润色过后,第二日便将折子递到了御案前,请贤德妃归省。

本上之日,奉朱批准奏:次年正月十五上元之日,恩准贾妃省亲。

贾府领了此恩旨,昼夜不得闲,简直忙到脚打后脑勺,贾母等人再没了紧盯着林府的心思了。

谁知这日,宫里的大太监名夏守中者,奉了贾元春之命,来到荣国府,见了贾政,将贾元春托他带出来的信笺交与他,又向贾政“借了”荣国府八百两银子后,这才满意的回了他在宫外置办下来的一处院子,小住了两日。

贾政仔细的读了贾元春的信,又将信交给王夫人,交由王夫人去办。

王夫人接过信一看,顿时觉得心肝脾肺肾,哪儿哪儿都开始疼了!

她就知道,那林家兄妹,就是生来克她的!

周瑞家的躬身站在王夫人面前,一双三角眼不时的偷瞄王夫人的脸色,很快就发现了自家太太的脸色还是那么的不好,不由心下奇怪。

“太太?”那信可是宫里娘娘特意让人送出来的,怎么太太反倒不高兴了?

王夫人回过神,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的压下心底的烦燥:“明日,你便和你家那口子去趟林家,和林小子说,明年正月十五是娘娘归省庆元宵的大日子,娘娘怜他兄妹二人独自在京,难免孤单了些,倒不如在那日来咱们府上一起热闹一番。尤其是林丫头,她自小儿就在咱们府上长大,娘娘早就想同她见上一面了,这次机会难得,想来她也是不会拒绝的。” WWw.5Wx.ORG

说完,王夫人就摆手让周瑞家的下去了。

她总觉得最近她的日子真的很不好过,像是有人在专门和她作对似的,事事都不顺心!

烦人!

……

林府正院花厅里,林陌一手端着茶碗,一手拿着杯盖,轻轻的撇去茶水中的浮沫,呷了一口清香怡人的茶水,一言不发的坐在主位上。

反倒是坐在他旁边的徒阡,大马金刀的坐在林陌的另一边,翘着二郎腿,右手撑在桌面上,屈指轻扣桌面。

“扣扣扣”的声音在花厅里响起,像是敲击在人的心里似的,让人打从心底莫名的升起一股凉意。

恭身站在厅中的周瑞,在徒阡这种无声的压力下,在京城十月底的天气里,额头上生生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来。

不自觉的,腰弯得更低了。

原以为只需要面对林大爷,哪里想到,这位最得圣人爱重的王爷也在这里啊!

要不怎么说人家是真正的天皇贵胄呢?瞧瞧人家那气势。

周瑞自问也是见过世面的,因着荣国府和四王八公是几辈子的姻亲,周瑞更是见过那几位异姓王。

同样是王爵,那几位爷身上的气势,确实很足,奈何与真正皇家出来的王爷相比,差距竟是如此的明显。

周瑞躬着腰,低着头,冷汗一滴滴的往下落,却不敢抬起手来擦一下下。

之前,贾家上下一脉相承的对林家兄妹的轻视之心,在周瑞这里,总算是消散了,再也升不起一丁点看不起的心思了。

只不过周瑞并不担心自己的任务完不成的问题,须知,虽说后宫不得干政。可事实上,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家族,想要壮大自身,前朝和后宫,缺一不可。

贾元春到底是当今的妃子,只要她能生下皇子,将来最差的也是一个亲王,这对于贾林两家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家族复兴有望,周瑞相信,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示好的。

林陌依旧一言不发,这是之前得知荣国府来人后,徒阡和他约法三章了的。

一切交由徒阡去处理。

再说了,林陌还真不乐意理会贾家的那些人。

在他看来,林贾两家,道不同不相为谋,面子上过得去也就足够了,即不必和他们交恶,也不必和他们太过纠缠。他愿意和贾家来往,偶尔还能出手帮上一把,也不过是看在林黛玉的面子上罢了,其他的,又与他何干?

因此,当徒阡提出由他来处理贾家来人后,林陌想都不想,直接就同意了。

只是,徒阡这个家伙总在那儿以势压人做什么?一句话也不说,这是要干什么,就知道一直盯着周瑞那个家伙看。

敢问一句,那周瑞很看么?!

抬了抬眼皮,又扫了一眼脸色发白,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的周瑞,很好,不过是个半老头子,一脸的褶子,没什么好看的。

于是,海恩侯爷放心了。

他轻咳了两声,提醒徒阡,速战速决,他们还有事要办呢,净在这里瞎耽误工夫。

徒阡接收到了林陌不耐烦的心思,他这威风也耍得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继续施放威压,终于开了金口。

“你说,荣国府想请海恩侯和海宁县主于明年正月十五那日,贾妃归省时,去荣国府拜见贾妃娘娘?”

周瑞在徒阡收回威压时,顿觉身上莫名的压力一松,忙不迭的点头哈腰。

“正是呢,我们娘娘说了,都是一家子骨r_ou_,很该多多往来相见才是。娘娘早就听闻林县主文采风流,有惊世之才,娘娘早盼着能与林县主相见了。”

林陌听后,只回了一句:“呵呵!”

徒阡却是笑道:“难怪荣国府会派你来当说客,瞧这话说的,听得本王都要信了。”

第28章

“咔嗒”一声,茶碗被放在桌上的声音,大得让周瑞全身抖了好几抖,那一身的肥r_ou_,颤颤巍巍,吓得腰弯得更低了。

瞧那一身肥r_ou_都能跳舞了,简直辣眼睛,林陌就有些不耐烦了,打断了徒阡还想逗弄人的心思。

“行了,你也别逗他了,给他一个痛快得了。”回头对周瑞道,“正月十五那日,正是昭瑞王爷的生辰,我们府上定然是要为王爷好好的庆贺一番的。贾妃娘娘的好意,只能心领了。”

周瑞心下一惊,一时间没想明白,昭瑞亲王生辰,和这位林侯爷有什么关系,竟然还要带上林姑娘一起?

某个念头闪过脑海,周瑞额前的冷汗越发的多了。

他哪里知道,林陌早就和黛玉说起过,正月十五那天是她家“大嫂”的生辰,她的这位“大嫂”虽然和别人家的大嫂有一点小差别,可对她家哥哥是真的好,对她这个“小姑子”也是爱屋及乌。

第一次正式为“大嫂”过生辰,自然不能马虎了。在黛玉的心中,为大嫂庆生的重要性,定然是要排在参加贤德妃省亲的前头了。

黛玉已经决定好了,这次为大嫂过生辰,她要亲自办,一定要办得妥妥贴贴,再不会出一丝儿错漏的。

周瑞被阡陌两夫夫惊得冷汗直流。想到自己这次的发现,可是件大事,他不敢多耽搁,就想要告辞回府。

可巧周瑞家的见完了黛玉,也出来了,夫妻两个连忙告辞,匆匆离开,他们要赶紧回府,把海恩侯和昭瑞亲王府关系紧密的事情禀报给老太太知道才行。

看着匆匆离去的两个,徒阡唇角微勾,笑看林陌,“你吓到他了。”

林陌哼道:“我说的是事实,他们早晚要习惯的。” WWw.5Wx.ORG

马车上,周瑞看见自家婆娘的脸色同样不好,就知道她在林黛玉那里也没得到满意的答复,不由得有些丧气。

“林姑娘是怎么说的?”

周瑞家的摇头叹气,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能怎么办呢?磨破了嘴皮子,林姑娘就是不应,她又能如何?

那林姑娘本就生了一张巧嘴,又爱使小性儿,说出口的话,经常堵得人,吞,吞不下去,吐,吐不出来。

之前住在荣国府的时候,因着孤女的身份,还能稍稍收敛一些,若不是触及到了林姑娘的底线了,她也不会对她们这些下人颐指气使。如今,事情发生了重大的改变,被那两位大晋最有权势的男人捧在手心里疼了一这许多年,脾气可是见涨,虽然依旧不会作践他们这些人,说出来的话,却是越发的跟刀子似的了。

夫妇二人相对无言,任务没有完成,也不知道回去后,老太太和太太会如何责备他们呢,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不是等着被主子们嫌弃吗?

果然,当王夫人得到周瑞家的回禀时,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股怒火也渐渐的泛了出来。

“哼!林小子真以为自己封了侯爵,就真成了那高高在上的侯爷了不成!若不是咱们家娘娘,陛下能知道他林陌是哪一个?即使立了大功,他能一步登天,一来就被封了个三等侯爵吗?如今倒是知道拿大了!”

周瑞家的被王夫人的这些话唬了一大跳,这话王夫人敢说,周瑞家的可不敢随便应和。

如今谁不知道,海恩侯爷早年救下了当时还只是皇子的当今,之后才有荣国府大姑娘选秀入宫。

要周瑞家的说,说不定当今是看在海恩侯的面子上,才会封他们家大姑娘为妃的。毕竟当时林姑老爷过继嗣子在前,当今封妃在后,在这么一个时间顺序下,人们很难不去做如此猜想。

王夫人虽内心愤愤,却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甚至能影响到他们家娘娘在圣人心中的地位,即而影响到贾府的未来。

而且,从周瑞带来的消息中,王夫人从中抽丝剥茧,得到了一个了不得的消息,昭瑞亲王,似乎看上了林家那个丫头?

想到这里,王夫人不敢再耽搁,带着周瑞家的,脚步匆匆的到了荣禧堂,将林家的事情,挑挑拣拣的同贾母说一遍,之后便安静的侍立在那里,不再开口说话,只等着贾母的吩咐。

贾母双眸微阖,一言不发,无声的压力,在花厅里蔓延。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才还一副安然等待贾母吩咐样儿的王夫人,额头的冷汗慢慢的冒了出来。

和王夫人的想法不同,贾母倒是不觉得昭瑞亲王是打算娶林黛玉为王妃的,相反,她反倒觉得林陌那个小子还更有可能些。

大晋并不禁男风,皇室之中也有不少好这一口的。

前有元皇帝之弟,与开国国师在天下大定后,携手归隐山林,后有忠顺亲王,蓝颜知已满朝堂。

如今再多加一位昭瑞亲王,并不会让贾母这一代人感到奇怪。

然而,不管徒阡看上的是林黛玉,还是林陌,对贾府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思量许久,贾母只得发出一声叹息。

……

贾府众人是如何想法的,林陌并不关心,此时他最关注的,还是:明天就是休沐了,这大冬天的,正是泡温泉的最好时节,忙了好一阵子了,是时候去温泉庄子里好好的放松放松了。

早在决定带着妹妹举家进京后,林陌就让云泰到京城置办产业,特意吩咐了,一定要在京郊买下一座带有温泉的庄子,大小不限。

林陌的运气不错,云泰才入京不久,就买到了一座面积挺大的小温泉庄子,庄子里只有一处比较大的温泉泉眼。

后来,云泰又在庄子的边上发现了一处较小出水量却不小的泉眼,倒成了一个意外之喜。

这处温泉庄子,林陌是用的自己的银子,写在了自己的名下的,并不与林家在京城的产业重合,那庄子更是按着林陌自己的喜好,做了极大的改动,保证会让林陌想要泡温泉时,住得即舒服又方便。

前些日子,云泰送来消息告诉他,那座温泉小庄子已经收拾好了,是时候让自家侯爷去庄子上验收了。

趁着明天休沐,林陌便决定过去看一眼,顺便泡汤。

既然是去验收温泉庄子的,就不好带着林黛玉一起去了,正好德阳长公主多日不见黛玉,总是念着她,昨天听说林家兄妹已经忙得差不多了,今天一早就派了人来,将黛玉接到武昌侯府小住去了。

林陌一想起两位女性情同母女的相处景象,似真似假的抱怨了一句:“看来舅母是真的把玉儿当成了儿媳妇看了,一有时间就要亲自将人拎到身边亲自调、教去,也是难为了舅母了。”

徒阡笑道:“可是呢,若不是霖表弟明年要参加秋闱,德阳姑母不愿让他分心其他的,只怕早在你们兄妹二人进京之初,姑母她老人家就已经杀到皇兄那儿,请旨赐婚了。”

林陌手一抖,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徒阡:“赐婚?玉儿才十二岁!”

这也太狠了吧?十二岁,在林陌看来,还只是个孩子呢!就要谈婚论嫁了?

徒阡奇怪的反问:“十二岁很小吗?世情不都是如此吗?当初皇兄成亲时,皇嫂也才刚刚及笄,但是他们二人,在之前就已经订亲三年了。”

看着林陌一脸崩溃的小模样,徒阡表示很不能理解。

“咱们这样的人家,有合适的成亲对象,就应该先下手将人订下来才是,不然,等到姑娘及笄了,想要求娶的人家,怕是要踩破王府和侯府的门槛了,德阳姑母哪里会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别忘了,玉儿可是我们两个的妹妹,与其到时候为难,还不如现在先下手为强呢。”

林陌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又忘了,这里是红楼的世界,早婚早育什么的,才是正常的。

再者,武昌侯府、德阳长公主、云霖,都是知根知底的性情又是得到他认可的,德阳长公主是真心的喜欢黛玉,云霖自己也有意,将来黛玉嫁过去,至少他能护得住,还能让黛玉活得如同在娘家时那般自在。

最重要的是,他曾经和云涛提起过,等到黛玉成亲后,嫡次子是要过继回林家的,这是当年,他和林如海定下来的要求。

既然云舅舅依旧让公主舅母兴致勃勃的张罗着黛玉和云霖的婚事,想来云家是认可他立下的这个求娶条件的。

这么一想,林陌也就不再纠结,算是默认了德阳长公主的一这连串的举动了。

第29章

知道最终结局的海恩侯爷,对这场连续了几年,赫赫扬扬的宫妃省亲大戏看得极为淡然。

看看因张罗自家“大嫂”生辰,而忙得脚不沾地的妹妹,想到原著里,在这场省亲大戏里,他家妹妹可是大放异彩的,如今却是有些可惜了。

也不知没有了黛玉所做的《有凤来仪》和《杏帘在望》,大观园的诗作会逊色多少。

即使是想出这么一个主意的始作俑者的当今和昭瑞亲王,在看过了几场轰轰烈烈的省亲活动后,也做不到像林陌这样的淡定从容。

林陌的这般表现,反倒得了朝中几位大人的青眼,使得这些人对这位海恩侯爷又高看了一眼。

赫赫扬扬一场省亲大戏,世事一场大梦,只留给京中一众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只是这一切都与林家兄妹两个没有了一点关系了。

正月十五这一日,正是徒阡的生辰,因着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昭瑞亲王的生辰是在林府办的。

黛玉在德阳长公主的提点下,尽心尽力的为自家“大嫂”办了这个生辰宴。

因着并非是整十的生辰,一切从简即可,林陌和徒阡都放手让黛玉去折腾了。

当然了,从来都以好兄长自居的当今,如何能错过自家兄弟的生辰呢?

正月十五这一日,自然是带着自家皇后一起,来到林陌和徒阡暂居的林府老宅,替自家兄弟庆生。

好在没有人知道当今在正月十五这一天的行程,否则,那几个正在迎接自家娘娘的人家,还不得嫉妒得吐血啊。

……

话说,贾元春自那日幸过大观园回宫去后,便命将那日所有的题咏,令探春依次抄录妥协,自己编次,叙其优劣。

又命在大观园勒石,为千古风流雅事。

忽想起那大观园中景致,自己幸过之后,贾政必定敬谨封锁,不敢使人进去s_ao扰,那般j-i,ng致美景,岂不寥落?

况家中现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何不命她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

却又想,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只怕他冷清了,一时不大畅快。

未免贾母王夫人愁虑,须得也命他进园居住方妙。

想毕,遂命太监夏守忠到荣国府来下一道谕,命宝钗等只管在园中居住,不可禁约封锢,命宝玉仍随进去读书。

又想起林家表妹文采风流,与一众姊妹们从小儿一起长大,家中只有一个兄弟,并无姊妹一处玩耍,便又叮嘱贾母和王夫人,定要给林家表妹留下处院子,收拾得妥妥贴贴的,待到林表妹到外祖母家小住时,可以同姊妹们一处玩耍才好。

贾政王夫人接了这谕,待夏守忠去后,便来回明贾母,遣人进去各处收拾打扫,安设床幔床账。

贾母又让赖大家的和周瑞家的去往林府,面见黛玉,转达了贾元春的这道谕旨。

立时有消息传到徒阡和林陌的耳中。

徒阡皱眉:“这贾妃是怎么回事?让姊妹们住进大观园是件好事,至少不会让修建得那般j-i,ng心的园子空置了。只是让贾宝玉也一同住进去又是怎么回事?大晋朝的男女大防虽不如前朝那般严格,也没有这般直接将姑娘小爷养在一处的。

还有,什么叫命‘宝玉仍随进去读书’啊?以贾宝玉那性子,将他放到都是女孩儿们大观园里住着,他还有心思读书吗?啧啧,这个贾妃,当真是贾宝玉的亲姐姐吗?” WWw.5Wx.ORG

昭瑞亲王是真的被贾元春的这一波c,ao作惊到了,下巴掉了一地,关键是,那贾元春还在打着他家妹子的主意呢。

就贾宝玉那“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性子,能配得上他家惊才绝艳的妹妹么?!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陌反倒是没有任何意外,贾元春的这道谕旨一出来,他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终于来了!

他还有闲心劝了徒阡一句:“他们那一家子的人,做的出人意料的事情,难道还少了?我还以为这些年看得多了,已经习惯了呢。你也莫要生气了,妹妹有我们两个人看着呢,还能让她吃亏了不成?以后远着那一家子人便是了,很不必和那起子拎不清的人置气。”

徒阡被林陌劝住了,可是心里面依旧不痛快,他心里明白,贾元春还是不打算放弃把林陌兄妹两个绑到她的船上的念头。

这段时间的经历,让贾元春深深的知道,如今的荣国府,无论如何也及不上仿若新生的林家了。

一个新晋的海恩侯爷,一个海宁县主,明摆着林陌就是简在帝心的人物,再加上林家在文臣那边的人脉。这些东西,都不是现在的荣国府所有的,却又是他们所急须的。

如果能得到林陌的帮助,说不定当今就能改变对她的态度了。

她能这样想,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可是徒阡却很不高兴。

他都快要被霖表弟和自家阿陌气昏头了,一个想着等到功成名就了,再在金殿上请帝王下旨赐婚,给心爱的姑娘一个足够的风光和尊重,一个则是舍不得自家妹妹早早的就出门子。就连徒阡都不得不佩服这两个人的淡定了,都不怕有人半路截胡的吗?

越想越生气,昭瑞亲王直接找上了当今,他也没做什么,只每天在当今的身边,时不时的吐槽一下自家那两个不让他省心的家伙,弄到后来,当今一见到他,就习惯性的耳鸣。

因着贾元春特意吩咐过了,贾母等人果然给黛玉备了一个院子以做将来到荣国府小住时的客居之地。

那院子因四周种满了湘妃竹,而被贾元春命名为“潇湘馆”,馆中题有一匾,上书“有凤来仪”。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是距离贾宝玉所住“”最近的一处院子,贾元春和贾母等人存着什么样的心思,昭然若揭。

可惜,自从二月二十二那日,姑娘们和贾宝玉正式搬进大观园后,黛玉竟是只来了荣国府一次。

如今黛玉回了林府,掌管林府中馈,即使偶尔来荣国府中探望贾母,也总不得住下,一众姊妹们很是可惜,贾宝玉更是伤心不已,总想着让贾母多多接黛玉来府中小住,以解相思之意。

然,他的这个小小的心愿,总不得实现。

反倒是史湘云,因为两位叔父俱都外调地方去了,贾母怜她孤苦,依附叔父生活,且远行不易,便将她接到了荣国府来住着。

如今暂时就住在了这座本是为林黛玉准备的“潇湘馆”里,用贾母的话来说,宝玉和云丫头从小儿一处长大,又不是没有一处睡过,如今黛玉不来,将院子先让史湘云住了又有何妨?也省得时日久,无人居住的房子没了人气,容易衰败。

王夫人的脸色有了一瞬间的扭曲,她自然是看出了贾母这番动作的用意。左不过是想着林家若是不同意两家联姻,让史湘云成为备选罢了。

王夫人委实想不通,贾母为什么总是看上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女作为宝玉妻子的人选呢?林家那丫头也就罢了,至少还有一个哥哥可以顶门立户,还是个简在帝心的侯爷,不仅可以帮到她的宝玉,还能帮到她们家娘娘巩固地位。

为了这两个好处,她可以不去计较早年和贾敏的那点子姑嫂之间的不愉快。

那个史湘云又算怎么回事?!史家一门双侯又如何?史湘云只是他们的侄女!又不是亲闺女!

不管怎么看,宝钗那丫头都比史湘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至少,薛家豪富,她的宝玉将来不必为钱财烦恼不是吗?那史湘云有什么!

“潇湘馆”和“”本就离得不远,贾宝玉和史湘云二人的情谊比之林黛玉还深厚一些。

毕竟黛玉一去江南近三年,返回京城后,又不再与荣国府经常往来,也就只有和她有木石前盟的贾宝玉,还会心心念念的记得她这个林妹妹了。

其他人,早早的就已经感受到了林姐姐(林妹妹)对自家的疏离。

还好,走了一个林妹妹,来了个云妹妹,还有一位温柔阔达的宝姐姐,贾宝玉很快就把林妹妹忘到了一边,即使之后黛玉再到荣国府做客,相见的机会少了,相处的机会就更不用说了。

偶有想起时,也很快被姊妹们之间的各种游戏吸引了注意力,除了当时发一发感慨,之后竟是极少再能想起林黛玉来。

第30章

贾宝玉和史湘云时常玩到一处,有时候玩得晚了,懒怠回去,还会同小时候那般,让丫鬟准备一个房间出来,就这么对付一晚。

荣国府众人早已经见惯不怪了,也早已经忘记了他们两人即非亲兄妹,又非夫妻,竟是由着他们两个继续如此胡闹下去,并没有人想起应该阻止。

或许有人想到了,却是选择性的无视了。

薛宝钗瞧着不像样子,有心劝一劝他二人,却被二人嘻嘻哈哈的一通胡闹混过去了。

薛宝钗无法,总不能强求他二人按着自己的意思来做,只得暗自摇头,心下却对母亲和姨妈早前商议之事起了怀疑。

贾母和王夫人这般纵容宝兄弟和湘云胡闹,等到大伙儿都大了后,当真还会如同当初的约定那般,让宝玉和自己成亲吗?

薛宝钗摇了摇头,对此,她将持保留意见。

看来,是时候和妈妈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心中起了疑心,宝钗便在日常的相处中仔细的观察众人的言行举止,越看越是心惊。

她本就是个出身商贾之家的姑娘,又是个冷情之人,不重情,却重利,凡事总习惯于利益为先。

眼见着贾宝玉并不能如她所预期的那般,助她直上青云,对金玉良缘的期待值便降了下来。

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宝钗相信,以她的才情容貌,定然可以找到比贾宝玉更好的夫婿!

就比如,那位林家哥哥,再比如,那位极有才名的,云公子……

一旦心里有了决断,迅速的就行动了起来。渐渐的,也和贾宝玉疏远了。

因她素来行事极有章法,疏远的动作做得极隐秘,荣国府竟是未曾发现端倪。

早在林陌决定,把手上的那支水师交给朝廷后,他便断了继续带领水师在海上驰骋的念想。

他自十岁起,直到十五岁,一直都是在海上生活的,所谓动极思静,也是时候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了。

他的年纪还小呢,现在经常出没在大晋沿海的海盗和倭寇们,也在这一次的战事中,被他们给打残了。大晋水师的名声也打出去了,目测最近五年之内,大晋沿海的百姓都不会再受到这些海盗和倭寇的侵扰了。

海恩侯也就十分心安理得的窝在京城里混吃混喝。

偶尔谈个小恋爱啦,调、教调、教自家林妹妹啦,日子别提多滋润了。

如果不是还记得要加强锻炼,不能让自家王爷因自己的身材走样而有借口嫌弃他这根胡萝卜在前面吊着,如今的林陌,只怕都已经要有小肚腩了。

每每想到这里,海恩侯爷总是会被吓出一出冷汗,锻炼起来也就越发的认真了。

谢天谢地。

…………

时光匆匆,转眼又是一年。

今年是大比之年,早在去年时,就有各地的学子齐聚京城,或是参加了去年秋闱的,或是准备参加今年春闱和殿试的。

武昌侯和德阳长公主的嫡长子也参加了这次的大比,一路从乡试到会试,已经是连中解元、会元了。

如果在殿试里被当今钦点为状元的话,这位武昌侯府的小侯爷,就将成为大晋开国以来,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位三元及第的状元郎了。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次的殿试,只要云霖正常发挥,没有写出什么不合时宜的文章来,状元之位,妥妥的就是他的了。

毕竟,想要出一个三元及第的读书人,是很不容易的,这次难得出现了一个,当今根本不可能会放过。

何况,他们还是自家人。

果然,三日后,殿试放榜。

这日一早,邓峡和伏牛两个,天还没亮呢,早早的就带着几个小厮等在了距离皇宫最近的布告栏前,为他们家侯爷打探云家表少爷的殿试成绩。

林陌十分淡定的坐在大厅的主座上,呷一口徒阡带来的今年刚刚上贡来的西湖龙井,偶尔和徒阡讨论一下新茶的味道,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

花厅旁边立着一架玻璃做的四季屏风,屏风后头,隐隐有香风袭来。屏风后头的人,身姿聘婷,如弱柳扶风,让人忘俗,竟是听了自家哥哥的话,到前院来一同听消息的林黛玉。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等的人也总是万分的焦急,还好他不用亲自下场经历这一切。

感谢他的身边简在帝心的王爷吧,早在殿试结束那天,他们就已经知道了状元之位花落谁家了。今天在这里,也不过就是等待一个尘埃落定罢了。

嗯,当然了,还有一个真正着急想要知道云霖殿试结果的某位姑娘。

邓峡一路跑过来,气喘如牛。

林黛玉见邓峡喘息咳嗽不止,压根说不出话来,连忙让一旁候着的小丫头子给邓峡送上茶水。

喝过茶,邓峡才终于缓了过来,笑容满意,“霖大爷被圣人点了新科状元啦!”因为高兴,他这声音略大了些,不过并没有人说他在主子面前失了礼数,反而都高兴不已。

“果真?!”一道好听的女声自屏风后头响起,随后便是一声惊呼,细碎的脚步声响起,竟是往后院匆匆的走了。

林陌和徒阡对视了一眼,摇摇头,叹息了一声:“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WWw.5Wx.ORG

徒阡也是感慨,还好他这一生不必生儿育女,并不需要为儿女将来的事情烦忧,挺好。

邓峡的笑容越发的大了。

说起来,他的父母都是林陌生母云氏的陪嫁,算起来都曾经是云家的家生子,云家后继有人,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与有容焉。

要知道,云霖在之前的乡试、会试上已经连中两元了,加上今天这个状元,就是三元及第的状元郎了。

哎哟哟,这得是多大的荣耀哟!

而且,霖大爷的年纪还那么年轻!再加上他的出身!将来的成就,肯定不低!

云家后继有人,他家侯爷在朝堂上有这些人的相扶持,前程定然不会止步于如今的。

徒阡站起身,顺手把林陌也一同拉了起来,“走吧,御街夸官就要开始了,咱们该出发了。”

林陌自是没有意见的。说起来,他们两个都是云霖的表哥,如今又因为有了黛玉的关系,几人也算得上是亲上加亲了。

今天可是云霖的大日子,所谓人生四大喜事之一,金榜题名时啊,如此盛事,他们两个当人哥哥的,怎么能错过呢?

招来一个小丫头子,吩咐道:“你去请姑娘,就说时间不早了,该出发了。”

小丫头子领命出去了,不多时,黛玉面覆轻纱,一身粉色褙子,杏花白的襦裙,外披一件大红色披风,脚步轻盈的出来了。身边的丫鬟婆子和教养嬷嬷,一个也没少。林陌见了,满意的点头。

女孩子嘛,就是应该活得鲜活一些。

……

此时,武昌侯府里早已经忙做了一团。一向稳重自持的德阳长公主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武昌侯爷则是兴奋的亲自给在场的所有人分发荷包,不论身份如何,见者有份。

礼部报喜的官吏笑盈盈的来了,为首的是一位礼部员外郎,姓陈,他的手上亲自捧着给状元郎的大红喜服和大红花。

德阳长公主笑容满面的亲自接过那托盘,丫鬟送上来三个样试新颖j-i,ng巧的荷包,被长公主亲自分给了来报喜的三名官吏。

那陈员外郎接过荷包,两指略微搓了搓,荷包很轻,一搓之下,有纸的质感,不用问,里面装着的肯定是银票。

而以武昌侯和德阳长公主的身份地位,出自他们之手的荷包,定是不会小了。

虽说他们只是兼公行事,但谁又会嫌钱多呢?当下笑着又说了许多恭维的话,直把个云霖夸的是天上有,地下无。

云涛听到这边的动静,忙转过这边来,随手又是三个差不多的荷包,这下子,这三位报喜官是真的惊喜了。谁不喜欢出手大方的主儿呢。

看着一身状元红衣的儿子,最高兴的莫过于德阳长公主了,她终于可以去找皇帝侄子,请他下旨为自家儿子和林家的小黛玉赐婚了。

云霖拉住了激动的母亲:“娘亲莫急,待我打马游街后,就该参加琼林宴了,到时,我再在琼林宴上请圣人下旨赐婚,不是更好?阿娘与其现在着急入宫请见圣人,还不如派个人去陌表哥的府上,与表哥通一通气,免得表哥一会儿措手不及。”

他家这位陌表哥,心可黑着呢,他要是敢悄没声儿的不与他提前说好了,就敢在圣人面前提请赐婚的事,以后的日子里,他家陌表哥,能把他折腾掉半条命!而他还不能说什么,谁让陌表哥除了是他的表哥外,还是即将成为他的大舅子的主儿呢?

要命的是,大舅子还不只一个!

只希望表哥们别生气吧。唉。

德阳长公主一想,的确,阿陌那孩子对黛玉这个妹妹,可是真真的疼到了骨子里去了,这件事情,确实要先知会一下阿陌才是。

第31章

于是,她也不去看自家儿子御街夸官了,连忙让人备车,她要亲自去林府走一趟。

云霖又一把拉住了她,“娘,您别去表哥府上了,一会儿就是御街夸官了,他们应该会在太白楼临街的雅间里等着的。”

这是之前林陌透露出来的口风。

说到这里,云霖的俊脸微微泛起了一抹红,今天这样的日子,林家妹妹应该也会跟着两位表哥一道儿去看的吧?

嗯,他得再让人仔细的看看,身上可有什么不妥的没有,可不能唐突了佳人。

德阳长公主拍拍额头,她还真的是忘了还有这一茬了,真真是忙得忘了。

她也不再说什么,只摆摆,匆匆的往外走。

林陌果然不曾反对云家的提议,在好好的欣赏了一番霖表弟身穿大红衣,身披大红花的沙雕造型后,心满意足的和徒阡先行去了琼林苑。

等到进士们结束了游街,抵达“琼林苑”时,云霖只觉得去了半条命了。

个一甲进士下马站定,互相看了看,还真是一样的狼狈。

云霖叹道:“想不到跨马游街也是有生命危险呐!”怪道他家那位陌表哥一知道他了状元,要跨马游街后,那一脸的幸灾乐祸的表情从哪里来的了。

他的上抓着一块玉佩,那玉佩足有成年男子巴掌大,玉质极佳,一看就不是凡品。

然而,再如何极品的东西,一旦成了伤人的暗器,就不那么让人喜欢了。

探花许言并不负美探花之名,其采也是名列前茅的,如果不是云霖功底深厚,之前又取得了解元和会元,只怕真的会y-in沟里翻船,被这位许探花超了去。

此时,许言满脸苦笑:“京城的姑娘们实在太过热情了。”热情得都让人吃不消了,真真是小生怕怕哟。

魏全从苑出来,就看到这位被圣人极看好的青年才俊一身狼狈的站在“琼林苑”门前,顿时不厚道的笑了。

“位这副样子,真真是难得一见。”

云霖很不客气的翻了下白眼,“我的好公公,您老也舍不得看到我们个这般狼狈样儿进去琼林苑吧?多丢人呀。您老有什么好的建议不?”

榜眼是一个二十八岁的青年,名叫颜明礼,出身金陵颜氏,这也是个促狭的。

他笑道:“公公好歹可怜可怜我们吧。”说着,抱拳行礼,把个魏全逗得哈哈直笑。

“你们这个促狭鬼。行吧,看在今天是你们的大喜日子上,随我来吧。”

人喜出望外,忙屁颠颠的跟着魏全下去整理自己去了。

云霖摇头,难怪陌表哥会说“朝有人好办事”呢

这种事情,哪回状元游街的时候没遇到过?那些人哪里会像他们个这次这样,还有备用的大红袍换装的?

他们这般也算是开了先河了。

人进到琼林苑的时候,宴席尚未开始,魏全笑道:“就等着您位呢,今儿您几位可是主角呢。”

人忙谦虚道:“哪里哪里,不敢不敢。”

云霖视线一扫,就发现今天的琼林宴和以前似乎有些许的不同。

“曲水流觞?”

魏全一甩拂尘,笑道:“正是,海恩侯爷说了,以前的琼林宴忒没有新意了,倒不如换个方式来办,让大多数的进士老爷们都可以展现自身才华才是正经,陛下同意了。侯爷提了许多有的提意,张大人谨慎,说,毕竟是第一次这样办琼林宴,还是莫要过于出格了,这才采用了曲水流觞。”

云霖了然,“张大人为人最是洒脱,平生最是仰慕魏晋名士的潇洒自然,如今有此会,定然是不会放过的。”

张大人身为帝师,行事不羁,和他家陌表哥一样,兴致来时,总有一些让人哭不得点子,今天这一出,即在他的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只是赐婚之事,怕是不能在这里提起了。

落后云霖一步的榜眼和探花对视了眼,倒是对那位海恩侯起了莫大的兴。

一朝金榜题名,人心激荡之余,也不由得心惴惴。自今日起,他们就要正式踏入官场了。

官场沉浮,也不知道他们能否保持一颗初心,为国为民。

人到后不久,当今圣人也到了,琼林宴开始。

作为今科的鼎甲,他们人自然是众多同科进士羡慕嫉妒的对象,也是朝某些官员们仔细观察的对象,或许这些青年才俊们入了某些人的眼,招为东床快婿也是有的。

尤其是云霖,这位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武昌侯和德阳长公主的嫡长子,当今圣人的亲表弟,只要他自己不去作大死,前途一片光明。

酒过巡,菜过五味,众人诗性大发。

所谓人件宝,琴棋书画诗酒茶,都是一步一步从科举考上来的,在他们各自的故乡,多少都有才子之名,诗词歌赋不说样样j-i,ng通,总有一二过人之处。

更何况其还有云霖这位难得一见的元及第的状元郎呢。

一场琼林宴,不过短短两个时辰,却是作出了不少足以流传后世的诗词作品。

白安凑到徒阡的耳边,小声说道:“昨日,礼部胡大人的夫人入宫请见皇后娘娘。”

徒阡挑眉,这两天事情多得很,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儿。

“那个老家伙想要榜下抓婿?说吧,看上了哪一个?”

上一章:第6节

下一章:第8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