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9节

第9节 腐书耽美

林陌淡笑,示意他稍安勿躁,“你明日让人给江南各大商贾放出风声,告诉他们,拍卖会的主人要先开一个小型的拍卖会,就拍卖余下的这成的万宝拍卖会的入场门票。也算是给咱们的万宝拍卖会热热身。”

视线放在齐晖的身上,林陌笑得十分的纯良,“懂?”

林陌本就生得眉目如画,这么一笑,不说徒阡这个早就盯上他的蚊香青年了,就连齐晖这个直男都差点被这个笑容给迷惑了。

然而,看到自家侯爷这么笑,齐晖却是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

吓的!

忙不迭的点头应下,这才下去办事去了。

徒阡支着下颚,看着林陌吩咐事情,神采飞扬的样儿,只觉得心跳又加速了几分。

“拍卖门票?那些大盐商能买账吗?”

对于这个问题,林陌并不担心,“你且瞧着吧。”

徒阡看他这般自信淡定的样子,心也不由期待了起来,这些盐商旁的没有,银钱是足足的。

“那些玻璃做的物件儿,是你以前从海外带回来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一回,怀瑾为了能在江南凑够边疆将士们使费的军晌,所付出的也实在是太多了。

等回了京城,他该和皇兄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林陌失笑:“怎么可能?从海外带回来大件的玻璃物件儿,损耗太大,成本实在太高了,不划算。”

他似笑非笑的看向徒阡,“王爷怎么不说,这些玻璃物件儿都是我让人在大晋上烧制的呢?”

徒阡挑眉,“自己烧制的?”

如果真的是在大晋本土烧制的玻璃,以玻璃现在堪比黄金的价格,一个玻璃作坊,真真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j-i哟。

昭瑞亲王的双眼顿时亮了。

“阿陌是不是得到了玻璃的烧制方法了?”

林陌无奈的笑了,“阿阡,你是不是从来都不曾看过齐晖每个季度交上来的财务报告啊?”

虽是问句,林陌的语气却极是笃定。如果徒阡有认真的看过那些财务报告,就不会问出这种不经过大脑的话了。

近日,江南某些大商贾之间,流传着关于万宝拍卖会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那万宝拍卖会的主人财大气粗,拿出来拍卖的东西,都是些足以传世的,极为难得的j-i,ng品,那些人还弄出来一个什么拍卖会门票。

那玩意儿就好比时人常见的贴子,凭着贴子才可以进到拍卖会上,去参与拍卖。然而,那所谓的门票,他们这些大商贾们,却没有几个人看到过。

听说,万宝拍卖行为这次的拍卖会,弄出了一本名叫《万宝拍卖会商品图鉴》的小册子,门票就夹在那小册子里。

听说,那万宝商行的人,只把这些小册子往江南各省大员,各大世家家主的上送,他们这些商人,竟是没有一个人拿到过。

万宝拍卖行的这一举动,许多人都能理解,毕竟士农工商,商排在最末,哪怕他们的钱再多,地位却是在那里摆着的,谁都越不过去。

此事一出,不少大商贾竟是连家门都不敢出了,总感觉走出家门后,人们打量他们的眼神,总带着些许嘲讽。

于是,私底下,这些商人没少想方设法,就为了能弄到一张拍卖会的门票。

据暗卫回禀,如今在江南,万宝拍卖会的门票,在黑市上,已经被炒到了一个十分离谱的价格了,却依然有好多人拿着银钱,求而不得。

于是,当万宝拍卖行放出将要拍卖门票的时候,整个江南都震动了,到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原来还有这种c,ao作吗?

“石会长,那些人拍卖拍卖会门票的事,您老怎么看?”这话说着,怎么这么别扭啊!开口之人嘴角抽了几抽,想来也是被自己说的这句话雷得不清。

石会长是个方面大耳,一身肥r_ou_白面胖子,满身绫罗,乃是江南商会的副会长之一,人称石员外,是江南几大盐商之一,家资千万,良田千顷,吃穿用度,若不是碍着身份地位的限制,只怕连京城的皇帝,都比不上他。

足见石家的豪富。

便是当年顶着紫薇舍人身份的皇商薛家最辉煌的时候,也比不上。

在江南这个地界儿,跺一跺脚,足够整个江南商圈抖抖,生于富贵膏梁之乡,长于烟雨江南繁华之地,一生顺风顺水,不仅在江南官场上的一众大人们,和这位石会长交往极深,便是在京城,石家也混得很是不错。

在江南,一直都是商会领头羊似的人物,当然了,得是商会会长不在的情况下。

正是因为名头前面多了一个“副”字,并且是多年以来一直都摘不掉的“副”字,一直是石员外心底深处最深的痛!他无时不刻都在想着,如何才能去掉那个“副”字,并且为之努力不已。

不过,他虽然只是商会的二把,围在他身边奉承的狗腿子可也不少,眼前一脸谄媚的瘦小男人,就是他最忠实的一个狗腿子。

第34章

石员外嗤笑一声, 显然对这个问题很是不屑,“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罢了, 专门吸引你们这些没见识的,不入流得很, 很不必放在心上。”

“石老爷这是不准备去参加那个小拍卖会吗?”另一个人很认真的问。

石员外轻哼, “本老爷可不需要去拍那劳什子的门票。”神情极是得意。

众人一听, 瞬间了然,这位怕是已经收到了拍卖会门票了吧, 否则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去拍几张门票来呢?

石员外家资巨富,私底下和江南不少大家族的掌权者,甚至江南某些身居高位者都有交情。简单说,就是某些人的钱袋子。那些人有心想要去参加万宝拍卖会, 没带几个钱袋子一同去可怎么行?

也不是那些人买不起几件玻璃制品, 毕竟他们这些人家延续了几代人, 其中的积累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不过, 有人愿意替他们出钱,没有人会拒绝的。尤其是江南的那些官员们, 更加的需要几个钱袋子,毕竟,明面上, 他们这些人的俸禄就那么多。

哪里像他们这些人似的, 想要倒贴上去给人家当钱袋子, 都没有人要。

一时间, 石员外接收到好几道羡慕嫉妒的眼神儿,整个人都差点飘飘然了。

至于“万宝拍卖会”举办的那天,他们在会场上,恍惚看到石员外的身影之事,就是后话了。

…………

为免被人发现自己和这场拍卖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林陌在齐晖向他请示拍卖会地点要设在哪里的时候,就把门票的拍卖设在了金陵,而万宝拍卖会则是被他放在了扬州城里。

毕竟他现在大小也是个官儿了,官员不能行商事是有明文规定的,私底下大家知不知道这些产业是不是他的,无所谓,别被摆到明面上来就行了。

反正大伙儿都是这么做的,他当然也要入乡随俗了。

近期为了祭祖而回苏州的林、云两家,再捎带上一位位高权重的昭瑞亲王,自然全都收到所谓的拍卖会门票了,传说中极为喜欢玻璃物件儿的昭瑞亲王,自然也要领着和他关系最好的这两家人走一趟扬州城了。

可巧林陌本就有心带着黛玉出外看看,趁此机会,拜托德阳长公主,带着自家妹妹一起到了扬州。

大晋朝对女孩子们的束缚并不如前朝那般严格,江南地区又因为多有海外诸国的商人往来做生意,只要做好了准备和防护,女孩儿们也是可以在街让走动的。

甚至有些贫寒之家的女孩子们,迫于生计,也多会出来做点小生意,以贴补家用。

因而,面上缚了轻纱的林黛玉,在一众丫鬟侍卫们的促拥下,并不显眼。

看着眼前好奇的四处张望,明显对街上售卖的一些小玩意儿很喜欢的林黛玉,林陌深觉,自己这一步是走对了。索性,他看黛玉高兴成这样,一个念头竟也冒了出来。

“妹妹可想去看看万宝拍卖会的盛况吗?”

黛玉愣了愣,继而问道:“我也能去吗?”眼里满含期待。

“自然是能的,咱们的门票是最上等的,是个包间,进去了,关起门来,谁还能知道包间里面都有谁呢?”

黛玉见哥哥这样说,喜的什么似的,不住的点头,隐在纱帽之下的一双大眼睛早就笑眯了起来。

…………

万宝拍卖行这次拍卖会选的拍卖场地,是江南有名的“醉仙楼”友情提供赞助的,不少有识之人纷纷咋舌,也不知道万宝商行的主人家是谁,竟是连“醉仙楼”也要如此的给他们面子。

经此一事,不知其中内情的人,倒是对万宝拍卖行的身家地位有了全新的认识。

又是一个惹不得的。

当日齐晖在送出拍卖会门票的时候,把门票分成了三等,从低到高,分别是三、二、一,三等,以三种不同的颜色来区分。

三等票为白色,只能带一个陪同之人,二等票为蓝色,可带两个人,一等票等阶最高,竟是深紫色的,紫得都快发黑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黑色的呢。

这种紫色的门票,可以带至少六个陪同之人。

送门票的时候,每一等的门票自然有他们各自的去处。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哪一阶的门票,都是不记名的,是可以转让的。

身为万宝拍卖行和醉仙楼背后真正的老板,林陌拿到的门票等级自然是最高的。

这是醉仙楼最豪华的顶级包间,位在三楼,平日里,一般人可上不来。

在醉仙楼,这样的包间只有九间,九为极数,取九九归一之意。除了林陌这个幕后大老板自己占了最好的一间外,其它八个包间里,有一间留给了武昌侯爷一家子,余下的,留给了什么人,只怕除了那些拿到紫色门票的人外,也就只有齐晖知道了。

为了保持拍卖会的神秘性,林陌还特意让人给他们开了个特殊通道,并不与其他人一起从“醉仙楼”的大门进来,直接有专门的通道进入各自的包间。

可以说,准备的很充分了。

他的这一手得到了三楼包间内所有人的一致好评。他们这些人是最明白所谓财不露白道理的。

这些人,对自己的小命,可是很宝贝的。

当时,林陌还提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每一个进入拍卖会的人,在入口处,可以按照自愿的原则,领取一个由主办方友情提供的面具,用来摭挡真实的容颜。

齐晖都照办了。

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领取这个面具,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明白了什么,齐晖让人准备的面具,差点就被抢光了。

刚一进入他们的包间,林陌就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脸上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他自己和身边的其他人也都是人手一个面具戴着。

除了非常熟悉的人以外,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认出这些人里面,哪一个是哪一个,还真有点困难呢。

满意的点点头,林陌一行人就被齐晖亲自领着进到了他们的包间。

当得知德阳长公主和林家大姑娘也会一起来参加拍卖会后,齐晖极有眼力见儿的在包间里又隔出了一个小包间,用来作为两位女主子和她们带来的丫鬟婆子们落脚的地方。

从这些个细节的安排上,足可见齐晖其人的能力了。

徒阡颇为心动,“阿陌手下的能人无数,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

眼馋啊!

林陌笑道:“那可不?这些可都是我花了好些年才调、教出来的,个个都能独挡一面。”

徒阡当真是满脸的羡慕,能够出现在林陌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是有着令人惊艳的能力的。

不说眼前的齐晖,单说林陌身边的那两个小厮,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听我一句劝,阿陌身边的这几个,可莫要让皇兄看到了,若是让皇兄知道他们的能力,他怕是会厚着脸皮找你要人的。到时候,你给是不给?”

林陌沉默了,这的确是个大问题,经过这么些日子的接触,林陌算是看出来了,当今是一位有着远大抱负,同时也是极有能力的皇帝。

这样的皇帝,若是遇到了能力卓绝,能够帮助他实现宏图霸业的人才,能不往他怀里划拉人才吗?

林陌表示很怀疑。

然而,即使知道有这样的后果,林陌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无他,他不可能因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就把自己辛苦培养出来的人才全都藏起来吧?

“多谢王爷提醒,我省得的。”

他说是这样说,不过两个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将来的发展轨迹是什么样的。

在面对求贤若渴的皇帝时,你能怎么办?

林陌越想,眉头皱得越紧,或许,他应该试着办一所综合学校?这样他也能多培养几个这样的人才出来不是?

徒阡的注意力一直在林陌的身上,一见他这副神情,就知道肯定不知道又陷入到哪个思绪里去了。

于是不理会他,只端着一只高脚玻璃杯,里面倒了半杯,让“醉仙楼”名扬江南的葡萄酒,走到包间临着“醉仙楼”一楼大堂那面的窗边,往下看去。

时不时的轻啜一口杯中美酒,不要太惬意了。

来参加拍卖的人,三三两两的结伴走进大堂,找到与自己手上门票相匹配的座位坐下。

安顿好了自己,这才抬起头四下张望。

只是,每个进到会场的人,脸上都带着面具,谁都看不出来谁是谁,想要上前攀谈也不现实,只能跟和自己一起来的人时不时的聊上一两句。

想着那些门票允许入内的人数规定,再看看已经进到拍卖会场的人,昭瑞亲王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些人还是挺安份的嘛。

然而,才刚想到这里,徒阡的脸就被打肿了。

今天的醉仙楼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除了有门票,可以直接进入会场的人以外,还有许多好奇心重的百姓,聚集在“醉仙楼”外观望着,就想亲眼看一看这场几乎震动了整个江南的拍卖会,究竟是啥样的。

“醉仙楼”的掌柜和小二,全都忙得脚不沾地。

齐晖还很有先见之明的从外头请了不少短工来帮忙,依旧是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这个时候,一个约莫十几个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在“醉仙楼”门前停下。

竟是几个做富贵人家小厮打扮的青年,簇拥在一辆极为奢华的马车周围,将那马车众星拱月似的围在中间。

马车停稳后,一名小厮跑上前,跪爬在车辕边上,准备给车中之人当脚凳。

这时,车帘掀开,一个身材不高,腰围和身高几乎相等,方面大耳,一看就是富得流油的青年公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徒阡轻咦了一声。

“那人是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林陌好奇的问道。

徒阡道:“吴贵妃的胞弟,吴能。”

“……”因为太过惊讶,林陌直接脱口而出:“不是同一个妈生的吧!”

“……你怎么知道?”

林陌:……

第35章

一旁候着的小二看到来人, 立即有一个模样清秀的,瞧着很是机灵的迎了上去, 露出了标准的八颗大白牙,笑着道:“这位爷, 您可来了, 您今儿可是来参加万宝拍卖会的?”

吴能站在马车前, 神情颇为倨傲,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眼前的小二, 正眼也不瞧他,只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立即有小厮递上一张以天空蓝为底色,设计j-i,ng美的贴子来。

那小二一见这贴子, 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一分, “原来是贵客临门, 您里边请。”

小二的态度,让吴能很受用, 难得施舍了一个眼神给他,点了点头, 带着一众随邑就往醉仙楼大门走。

谁知,方才还对他点头哈腰的清秀小二,却拦住了他。

“这位爷, 您有所不知, 主人家有言在先, 因着场地不大, 容不下太多的人,因此人数上有所限制。蓝色的贴子只能让包括您在内的三个人进入拍卖场,您看……”

视线看向吴能身边的那一圈人,未尽之语,不言自明。

要是能让一个小二的几句话就说动了,吴能就不是吴能了。

但见他一扬肥厚的三层下巴,小眯眯眼微微的眯起,这一下子,更看不清眼珠子在哪里了。

他举起用来装风度用的折扇,一下一下的敲着那小二的头,嗤笑道:“你知道爷爷是谁么?也敢这么和你吴爷爷说话?你且到外头问问去,前一个敢这么和你吴爷爷说话的人,坟头的草有多高了?”

立时就有小厮从后头冒出了头,指着吴能,对那小二尖声道:“这位乃是当今最最宠爱的吴贵妃娘娘的嫡亲兄弟,是岭南吴氏的嫡支公子,国舅爷!你一个小小的小二,竟然敢在这里拦着吴爷,胆子忒大了。当心你脖子上挂着的这颗脑袋!小心什么时候搬了家都不知道!”

雅间里的徒阡和林陌,正好将这人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林陌顿时笑了,他捅捅身边的徒王爷,挑起一边的眉毛乜他,笑问:“早前在荣国府时,那府里的老太太和二夫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他们家大姑娘最得圣人的宠爱,否则,为何那贾元春刚刚封妃,立即就有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宫妃省亲呢?”

给了徒阡一个你懂的眼神儿,林陌继续道:“真没想到,圣人真够忙的。”

徒阡无语极了,宫妃省亲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这个海恩侯能不清楚么?现在却拿这个来打趣圣人,也是没谁了。

他曲指轻敲林陌的脑门,笑骂道:“顽皮!”

转头继续看向吴能一行人,面上轻松的笑容立即淡了下去,看向吴能的眼神带着刀子似的,若是眼神能杀人,吴能这一行人,怕是早就血浅当场了。

林陌的视线也放回到了下边正在发生的事情,他道:“这吴家也真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皇后娘娘的娘家兄弟都不敢在外头以国舅爷自居,他们这些妾的家人,竟敢自称国舅爷,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徒阡道:“左不过是些拎不清的,你且看着吧,过不了多久,是否还有吴家,还是两说。”

林陌点头,“也是。”

今天醉仙楼门外本就人来人往,他们这一队人马又十足显眼,很快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事不关已的全当吃瓜看热闹了,将来和人谈起的时候,也有一个谈资。

手上有贴子的,还没有进到醉仙楼的,则是纷纷住足等着看结果。讲真,他们这些人也是对贴子上注明的人数限制很不满意的,多带一个人,就是多带一个钱袋子啊,万一带少了,等会看到喜欢的拍品,却因为银钱不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拍品溜走,那得多憋屈啊!

被人知道了可不得被人笑掉大牙?这对他们这些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能忍?

现在有人出头了,他们当然要在一旁为其摇旗呐喊一番,万一成了呢?

显然,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

那小二被这般威胁,面上的神情竟是一丝儿不变,依旧笑出八颗雪白的大板牙来,声音还是那样的清亮热情,“哎哟哟,我道是谁?原来是吴爷。爷有所不知,这规矩,本就是印在贴子上的,但凡参加拍卖会的人,无论是谁,都是要遵守的,便是昭瑞王爷、武昌侯爷和海恩侯爷亲至,也都是要按着咱们的规矩来的。若是有疑问,您老可以取出贴子来看看是真是假。若是还对此规定有什么不满的,您大可以不必来参加此次拍卖会。”

顿了一下,小二又道:“小人话中之意,也是白纸黑字的写在贴子上的,吴爷,您是回去呢?还是继续往里走?”

一席话,绵里藏针,又抬出了目前在江南,身份地位最为尊贵的三个大佬的名头来,即使吴能恨不得让手下人捏死眼前胆敢驳了他面子的低贱之人,也只能用他那双小绿豆眼,死死瞪着小二却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一个年纪较大的长随走到吴能的身边,低声劝道:“三爷,您莫要忘了来时,老爷是如何同您说的。”

一听长随提起吴老爷,也就是吴能的亲爹,吴能那个已经被酒色占据的脑瓜子,总算是清明了几分,想起自家老爹对万宝拍卖行的猜测,圆润非常的身子,竟然抖了抖,像是想到了什么让他害怕的情景,哪里还敢再和小二理论。哼了一声,便扶着贴身服侍的小厮,脚步匆匆的进了醉仙楼。

方才劝阻吴能的长随脸当即就垮了,急得直跺脚,“哎哟哟,我的三爷,您带错人了。”

可是,哪里还能叫回来那位勇往直前,永不回头的进入醉仙楼的吴三爷啊。

没办法,那长随只能作主,把当初吴老爷准备好陪同吴能入内参加拍卖会的其中一个人提溜出来,如此这般的提点了一番,这才将人放了出去,心里不住祈祷,只希望老爷点明要的那两件拍品,价格不要太离谱了。

三楼包间里,林陌和徒阡全程目睹了这场闹剧,瞧这胖子的表现,林陌不住的摇头,“吴家的家风应该还真是一言难尽?这位的脑子怕是早就被那一身的肥r_ou_给塞满了,他这名字起的倒真是名符其实。”

徒阡道:“吴家本就不是什么望族,吴贵妃之父这一支也不过是岭南吴氏的旁支,只因吴贵妃之父早年考中进士,官声一直不错。在皇兄还是皇子的时候,太上皇才会把吴贵妃赐给皇兄为侍妾。如今因着吴贵妃,他们这一支倒成了岭南吴氏最为显赫的一家了。”

林陌了然。

这件事不过只是一个小c-h-a曲,并不能在林陌和徒阡的心底留下多少涟漪,随着拍卖会的开始,这么一点小事,早早的就被他们抛到脑后了,这个时候,还是眼前的拍卖会更加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些。

…………

一场拍卖会,饶是王爷之尊的徒阡,也不由得咋舌。

“都说江南富庶繁华,之前我还不以为然呢,如今却当真是开了眼界。”徒阡如是说。

林陌笑道:“你可知,为何江南会如此富庶吗?”

“不知。”

徒阡转过身面对林陌:“阿陌可否替我解惑?”

“王爷可曾听说过这么一句俗语?要想富,先修路!”

徒阡挑眉,“这话,我还真没有听说过……”

林陌微微一笑,拉着徒阡,来到他的外书房,拿邓峡备上的炭炉、最适合泡茶的山泉水、才刚从泉州府送来的安溪铁观音,外加一碟香甜的茶点,开始了他的忽悠大业。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天里,海恩侯和昭瑞亲王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这二位在书房里,整整促膝长谈了一天一夜。

第二日一早,一队人马有续的从姑苏林府的大门处出来,直奔郊外而来。

马车急速奔驰了一天,最后,终于在一更天的时候,停在了一处庄子前。

云涛撩起车帘,往四周看了看,眉头皱紧了,“这里并不是你母亲当年陪嫁的庄子。”

林陌笑道:“的确不是,这庄子,原是我出海的第三年,回陆地补给时,瞧着这里地理位置不错,买下来的。”

“哦?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徒阡从马车上下来,微闭双目,感受了一下,一个念头浮上他的脑海,“这里,莫非就是当年你救我时的那个小渔村?这里临着长江入海口!”

林陌点头,给了徒阡一个肯定的答复。

云涛挑眉,他想,他或许知道了他家外甥,为什么会购买这里的庄子了。

这个地方,可以停泊他的那些个巨大的海船,货物装卸方便,稍小一些的船只还可以直接从长江入海口进入运河,直接北上!

云涛不由得冲着外甥竖起了大拇指,佩服!

对于舅舅的这番赞赏,林陌坦然的应下了,他笑道:“时辰不早了,先进去休息吧,明天我再带你们仔细的看看这里,包管让你们大吃一惊。”

的确是大吃一惊!

这处名为庄子,其实已经堪比一些中型的县了,林陌竟是大手笔的,把长江入海口两岸的渔村都整合了起来。除了其中几处位置极其重要的土地,被林陌花钱买下来了,其他地方,说起来,同这林陌名下的这些庄子之间,只能算是合作的关系。

他们所住的这处庄子,是林陌j-i,ng心让手下人修建的,每次林陌来到这里,总是要住在这儿的。

昨天黑灯瞎火的,谁都没心思去注意这处庄子和别的地方有什么不一样的,今天大伙儿一起床,立即就被这里震憾住了。

水泥铺就的道路,足可以让四辆马车并行,整洁宽敞,道路两边是由青石板铺设的人行道,每隔几步就种着一棵高大的树木,但有空位的地方,全都种上了各种花卉,在这夏日里给行人带来丝丝清凉。

路边修建了两排样式统一的三层白墙红瓦的欧式小楼错落有致,墙外种满了各种可以攀爬的植物,有蔷薇,有爬山虎,紫藤花,将整个庄子装点得生机盎然。

住在这里的人,每天看到这样的美景,心情都能比平时好上三分。

走到道路中间,徒阡用力的跺脚,脚下传来一阵“踏踏”声,水泥路依旧竖、挺的躺在那里,也无尘土,也无痕。

“这便是阿陌所说的水泥路了吧?果真神奇得紧。”

林陌裂嘴,“这算什么,水泥的用处多着呢,修筑房屋,铺设道路,修建河堤,筑城固强,都能用得上他。”

所有人的眼睛,瞬间亮了。

第36章

一行三人, 在林陌的这座庄子里住下了,一住就是十天, 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他们怕是还想不到时间会过得这么快。

明明才到江南没几天呢, 怎么就到了要回京的时间了呢?

对于这一点, 林陌倒还罢了, 徒阡和云涛却是舍不得离开这里的,因为这个庄子里出产的东西, 每一样都实在是太吸引他们了。

水泥、玻璃、高度酒、酒j-i,ng、机器,还有那种可以抗感染的白色药丸子……

每一样,都能让他们激动不已,恨不能把这些东西全都划拉到自己的手里去才好。

有了这些东西, 还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得了大晋军民, 开疆拓土的脚步!

然而, 时间到了,他们该回去了。

马车上, 看见自家王爷和舅舅,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二位是在和哪个红粉知已在做告别呢。

林陌无奈摇头:“这些东西都是我前些年,从海外各国搜罗来的, 不管是配方还是制作的人都有, 之前因为铺的摊子太大, 不好轻易移动, 我也不知道去了京城后,会有何种结果,所以就没有动他们。如今我已经在京城安顿好了,之后就会把这里的东西都迁到距离京城较近的地方,到那时,你们想要什么,想看什么,尽可以随便提。”

好说歹说的,才让这两人的心情好了些许。

回到姑苏,林陌等人才知道,他生父那边,居然又派人过来了。

“我那生父的长兄说,当日将我过继出来,并未得到家中长辈的同意,过继之事,并不能作数?他们这是看不起父亲,还是瞧不起我呢?”难怪昨天回来,林府的仆从看他的眼神,那么的一言难尽呢。

云涛哼道:“还能是什么?不过是看见你如今出息了,靖安侯这一支,人口简单,在林氏宗族里,没有能够互相扶持的族人为你说话罢了,你又是个年轻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儿,是最好糊弄,也是最好掌控的,能瞧得起你才怪了。

林陌:“……他们想太多了!打量小爷不敢再把靖安侯这一支重新分出林氏宗族吗?”

众人:“……”

林陌:“要我说既然已经分了宗,就不应该再连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靖安侯这一脉,分了宗后,没有了宗族庇护,过不下去了,才会重新连宗呢。”

当年,那位靖安侯真是走了一步臭棋,好心好意想要扶持曾经的族人,却被人以为是在外头混不下去了,回来找族人撑腰的!

这都叫什么事儿!

那些林氏族人,如果还是这种拎不清的,脑回路异于常人的人,他真的会做出再次分宗这种事的,你信是不信!

而且他还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因为,这件事情,林如海在去世之前,就和他交代过了,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假如林氏族人的行事过于出格,或是行事让他不喜了,想分宗了,就分吧。

这是林如海给林陌最大的支持。

林陌不知道那些林家族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得林如海不喜,临终之前还留下了这么一句遗言,却不妨碍他为林如海完成遗愿!

“传我的话,以后林家人再上门来,直接轰出去就是,不必进来请示了。”

林府的仆人们巴不得一声儿,齐齐高声应诺。他们早就看不惯林氏的那些族人了,当年老爷和林淦订下过继之约时,可是通过林氏族长和族老们同意的,是开过宗祠,写进了林家族谱里的!

现在,他们家侯爷出息了,才冒出来说过继不作数?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些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脸有那——么大!

丢人现眼!

事情吩咐了,自然有人会将事情做得妥妥贴贴,不让林陌c,ao哪怕一丁点的心,那些会烦到海恩侯爷的人和事,从门子这里就被挡住了,见不到林陌,林氏族人们也是无计可施。

趁着这个机会,林家上下,齐心合力,开始打包物品,准备等挑好的出行日子到了,立即北上,返回京城。

当今给云霖批了三个月的假,云涛和林陌却只有两个月的假期,假期的时间到了,不想回去,也得回去了。

如今,他们真正能在姑苏呆着的日子,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了。

这日,有门子来报,“金陵体仁院总裁甄大人,携家人前来拜会。”

云霖皱眉道:“怎么?甄家人还没有死心?”

林陌笑道:“事关家族前程和自身性命,怎么会死心?不过,他们能做的,也就这样了,过两天我们就要启程回京了,甄家也该凉了,如今这些动作,也不过是最后的挣扎罢了。也罢了,在他们彻底凉了之前,见一见也是无妨的。”

于是,甄应嘉一行人,被领到了众人面前。

来的人是甄应嘉和甄应熹兄弟二人,除他二人外,身边还跟了四个风格各异,极有江南特色的美人儿。

美人顾盼生辉,一走进来,迎面一阵香风袭来,直勾得人心驰神往。

林陌心说,这二位真够讲究的,出门还带着红颜知已呢?

盯着那几位美女看着的林陌,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徒阡和云涛,在看到那四个女子后,面然一瞬间就沉了下来。

甄应嘉何等眼力,时刻都在注意着林陌等人的反应。在看到林陌看向那名女子时,二人提着的心,竟是稍稍的放松了下来。

这是有门儿了啊,他们所求之事,应是妥了。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连忙让跟来的小厮和长随,把他们备下的厚礼一一抬上来。

然而,未等他们开口说些什么,徒阡乎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对身边的侍卫说道:“去,替本王把这些人都丢出去!”

此言一出,不仅是甄家一行人,就连一旁淡定看着美人的林陌,都被徒阡这突如其来的怒火给惊到了,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不管那客人受不受他们待见吧,总之来者是客不是?这一上来就把客人往外丢,合适么?

没见那位甄应嘉,甄大人那一张还算端正的脸,都被气得扭曲得不成样子了吗?

不过,他心里面虽然存了疑问,却也没有当着外人的面,直接反驳我徒阡的意思,男人嘛,面子什么的,总是要多照顾一些的。

于是,年轻的海恩侯爷,就这么眼睁睁,淡定非常的,看着甄应嘉一行人,被王府的侍卫们强行轰出了林府花厅,包括他们带来的厚礼,以及,那四个美得风姿各异,足以吸引大半男人目光的美女们。

徒王爷满意的拍手,这才对嘛,那帮人实在是太碍眼了。

碍眼的人都走了,林陌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问:“你怎么这么干脆又利落的把那些人给赶出去了?大明宫里的那位还在呢,陛下不是还要留甄家一段时间吗?你这样,不会打乱陛下的布置吗?”

徒阡笑了笑,抬手摸摸他的脸颊,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知不知道甄应嘉那个老狐狸带来的女人是干什么用的吗?”

林陌挑眉,这语气不对啊!怎么听着都像是在跟他兴师问罪似的?

可是,也不对啊,最近他可是乖得很,什么事情都没做!

摇摇头,不解:“那些女人是干什么用的?”

徒阡盯着他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了许久。

此时,这双眼睛里,只有不解和好奇,清澈见底,再没有其他不该有的东西在。这才终于确定了,他家阿陌是真的不知道那些女人都是干什么用的,心里才好受了些。

也是,阿陌自幼背井离乡,在姑苏的时候,年纪小,还没有到可以了解这些东西的时候,不知道这些污糟事情才是正常的。

想到这里,徒阡面上的神情终于是放松了下来,笑道:“你不知道他们,应该也听过他们的诨名儿,那些人的诨名,真真是如雷贯耳啊。”

林陌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问道:“什么诨名?”

“扬州瘦马!”

林陌:“……”他愣了许久,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一个念头钻进了他的脑海里,一向淡定从容的海恩侯爷,瞬间就不淡定了。

“你的意思是说,那两个老狐狸是准备把那四个扬州瘦马当成礼物送给我们?”

他转头看了看早已经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云家父子,“送给我们四个人的?”

昭瑞王爷沉痛的点头。

“我擦!那两个老狐狸是活腻味了吗?”

就不说他和徒阡两个了吧,甄应嘉要是真的敢把扬州瘦马往云涛、云霖父子两个的床上送,德阳长公主就能让他们一家子的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林陌感叹不已:“这位甄大人,果然是位真(甄)勇士,拿生命在刀尖上跳舞,佩服,佩服啊!”

徒阡面无表情的点头附和,“确是如此。”

林陌看着他严肃的神情,不怎么有诚意的为甄应嘉,和他所在的甄家,点了一排又一排的蜡烛!

真的勇士,就是敢于直面这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林陌一行人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又是一年的金秋时节了。

当日他们参加完琼林宴后,依照惯例,三元及第的云霖,当日就被授了翰林院的官职,等到结束假期,回到京城,立即开始了官场初体验。

而林陌,当今极看重的海恩侯爷,则是被当今一道圣旨,送进了户部,成了户部右侍郎。

可巧,当今登基后,户部一直都是由昭瑞亲王负责监督的,这下可好,夫夫两个,每天早上高高兴兴的一起出门上衙,下衙时间一到,又手牵手一起回家,真真是羡慕死一众同僚们了。

第37章

这一年, 算得上是林陌兄妹两个正式出现在京城众人眼前的一年,恰逢中秋佳节将至, 八月十五,又是林陌的生辰, 他今年十八岁了, 在林陌内心里, 十八岁的他,才是真正的成年了。

正好, 他也可以行冠礼了。

别以为圣人已经为他赐字了,冠礼就能省下了。

可巧,御赐的海恩侯府,经过这些日子的修建, 终于修建完成了。

于是, 德阳长公主便与林陌黛玉商议, 他们林府,很该办一场宴席才是。

林黛玉自然是没有不应的, 她心里明白,若是没有哥哥, 她的生命轨迹,只怕不会是现在这样安逸。

冠礼,是一个男子正式成年的标志, 行过了冠礼, 才算是真正的成年了。

正好, 黛玉也想趁着这个机会, 邀请几家长辈来他们府上聚上一聚,以谢这些年来相护的情谊。

林陌笑道:“妹妹也可以邀请几家相熟人家的小姐妹们一回过来玩儿,后院接待之事,怕是要劳烦妹妹了,到时候再请舅母到咱们府上帮你把把关,指点妹妹一二。”

黛玉自是应下了。

冠礼被定在了八月十二这一日,毕竟,八月十五是中秋佳节,是各家团圆的日子,他们还没有这么没眼色,选在这种日子举行冠礼。

黛玉见贾府的几位表姐妹总是躲在府里,极少被家里长辈带着外出参加一些赏花宴之类的,想到姐姐妹妹的年纪也都渐渐的大了,也到了该相看人家的年纪了,那府里的长辈们,却似乎并不着急似的,她都有些替姐妹们着急了。

她也想让姐妹们多出来走走,接触得多了,或许能为她们争取来一份不错的姻缘呢?总不能她自己过得幸福无比,却要看着一起长大的姐妹们在那府里过得不自在么?

想到就做,她便让婳依取来纸笔,十分郑重的亲笔写下几份贴子,并请陈嬷嬷亲自去到荣国府,诚意邀请姊妹们来侯府观礼。

做完了这些,这才跟在德阳长公主的身边,学着怎样安排好她家兄长的冠礼。

八月十二日这天,身为林家兄妹正经外祖家的荣国府,由史老太君领着邢王两位夫人,带着贾府三春,并李纨,早早的就到了林府,美其名曰,替黛玉排忧解难。

看到几位风采各异的姊妹们翩然而来,黛玉心中开怀。只是,当她看到随后出现薛宝钗和史湘云时,美目中闪过一抹狐疑。史湘云来就算了,至少明面上,两家还能沾上那么一点关系,薛宝钗算是怎么回事?

……

后院之事,林陌不甚清楚,毕竟,他并不能随意出入后院。

不过,有一件事,却是出乎了林陌的意料,平日里最受贾母宠爱,又是最喜欢凑热闹的贾宝玉,竟然没有来!

这可真是一件大奇事啊。

因着好奇,在他见到贾政时,忍不住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宝兄弟怎么没来?”

贾政目光闪烁,似乎有些难以启口,只道:“近日京城开了一家冰食铺子,宝玉最喜他们铺子里的那什么冰淇淋的,昨天多吃了几口,夜里便起来三四次,今天委实起不来了。”

上一章:第8节

下一章:第10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