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1节

第11节 腐书耽美

“绣橘,愣着做什么?平日里,你不是最讨厌她的么?今天怎么竟让她在这里乱说些有的没的?没得污了妹妹们的耳。还不快点把她押到母亲那里去,就说,这样的人,我是再不敢用的。”

绣橘巴不得一声儿,她早就看奶娘这一家子不顺眼了,就会仗着奶大了姑娘爬到姑娘的头上去,竟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如今听自家姑娘这般说,忙叫来了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押着那媳妇子往贾赦住的东院去了。

那媳妇子这下子是真的慌了,若是迎春让绣橘把人送到李纨,或者王夫人那里,以她家在荣国府家生子中的关系网,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上次她那婆婆不就是这么干的吗?

送到东院就不一样了,即使是庶女,那也是贾赦的亲闺女!

想到这里,那媳妇子顿时哭叫不止。

绣橘不耐听她嚎丧,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条抹布出来,团吧团吧,直接塞进了那媳妇子的嘴里,这下子,耳根子终于清净了。

黛玉和探春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满意和放心。

黛玉是真心替迎春高兴的,毕竟若是张家的提亲顺利的话,迎春将来是要嫁到张家去的。

那人虽只是张大人的侄儿,父母双亡,却是个上进的,如今暂时住在张大人的府里,由张大人扶养长大,是个知道感恩的。

张太太很是心疼他,尽心尽力的替他寻一门好亲。

如今年纪不大,已经考中了举人,将来不管中没中进士,总是要分家另过的,迎春如果自己立不起来,这门亲事再好,于迎春也是不合适的。

不过现在看来,迎春的性子比之前已经有所不同了,想来事情定然能够成功的罢?

黛玉由衷的想道。

处理了碍事的人,姐妹几个顿觉神清气爽,说笑玩闹到了一处。

惜春道:“林姐姐,你方才说有事要寻二姐姐,是什么事?”

探春和迎春也是齐齐看过来,刚才被那媳妇子的嘴脸恶心到了,几个人都差点忘了刚才黛玉来时说过的,有事要和迎春说的事儿了。

好在现在想起来还不算晚。

黛玉掩口笑道:“具体什么事儿,我不好说出来,二姐姐只需要记住是好事儿便是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联想到从来不曾到过荣国府的德阳长公主今天亲自上门,再结合刚才黛玉说的这些话,哪里还能想不到她口中的好事是哪种好事?

迎春的脸,腾的红了,看着姐妹们看向她的戏谑的眼神,哪里还能坐得住?

“不理你们了。”跺跺脚,扭身回了屋里,独自害羞去了。

这个时候,她也想明白了,在知道奶娘做下的那些事情后,黛玉面上审视的目光所为何来了。

能够请得动长公主殿下亲来提亲的人家,显然身份地位都不低,如果她自己立不住,说再多也是无用。

还好,刚才她没有再像往常那样放过那个媳妇子,否则,只怕黛玉也会对她失望至极的吧?

迎春拍拍胸口,还好还好。

第41章

外头, 姐妹们笑闹了一阵,探春的眼中难掩羡慕之色, “真好,二姐姐终于要离了这里, 过自己的日子去了, 再不必为了这府里的琐事烦心了。”

探春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嫡庶之间的差别有如鸿沟,为了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她连生母亲弟都不敢过于亲近, 每日里只敢在嫡母和嫡兄的身边勉力奉承, 所为的,也不过是想着将来能求一个好姻缘罢了。

还有她的姨娘, 为了让她和环哥儿能活下来, 生生把自己弄成人嫌狗厌的无知泼妇, 之前几年, 母女、姐弟两个一见面, 就跟仇人相见似的, 分外眼红。

之前她不懂事, 还为有这样一个姨娘丢了自己的脸而生气,伤心,却没往深入里想, 若不是赵姨娘这般表现,她和环哥儿, 哪里能活得下来?!

默默眨去眼中泛起的s-hi意, 探春收拾了心情,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只是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和迎春不一样,和惜春更是不能比。

如今迎春即将有了结果,她眼中的羡慕已经浓得快要化不开了。

黛玉知道探春的心思,却也说不出多少安慰的话来,只能拍拍她的手,无声的安慰着。

绣橘从外头进来,奇怪道:“宝姑娘怎么走了?”

探春不解:“宝姐姐?她并没有进来呀。她有过来吗?”

绣橘道:“奴婢方才从外头过来,远远的就看到宝姑娘和莺儿从院子里走了出来,还以为她们是进来又出去了的。竟是不曾进来么?”

探春和黛玉对视一眼,纷纷摇头,薛宝钗的确没有进来,她们几人,甚至都不知道那位宝姐姐曾经来过,黛玉和探春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解。

“宝二爷来了。”

随着小丫头子的话音落下,一身红衣的粉面公子小跑着进来,尚未走近,抱怨的声音便先传了进来。

“林妹妹来了怎的也不去我那儿坐坐?妹妹好狠的心,前儿我病了,也不见妹妹过来看我一看。”

屋子里的一众姑娘们被贾宝玉这一连串的话弄得有些发懵,尤其是黛玉。

贾宝玉一进来,待看清了屋子里姑娘们的位置后,很自然的就要凑到黛玉的身边去。

黛玉可不会再像小时候那般,任由贾宝玉往自己身上贴,撕都撕不下来,下意识的往探春的身边躲了躲,正好躲过了贾宝玉扑上来的动作。

她嗔道:“宝二哥也该注意着些才好,一年大二年小的,你都多大的人了,书也不见你念两个字,平日里只知道憨玩,如今竟然还是这般的不庄重,小心我去告诉二舅舅去!”

贾宝玉是贾母心尖尖上的孙儿,是荣国府里的凤凰蛋,除了贾政外,哪一个不是顺着他的心意来的?何曾被人当面指着鼻子这么一通说?

说的人还是他一直心心念念,在他印象里,从来都不和他说些仕途经济,被他引为知已的林妹妹!

贾宝玉当时只觉得他的心,生生的被剐去了一块似的,生疼生疼的,当即脸色就变了,即青且白,怪吓人的。

袭人抱着贾宝玉的大衣裳,追在他的身后进来,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副场景,当下被吓得魂飞天外,忙冲上去扶住贾宝玉的胳膊,急急唤道:“宝玉,二爷!这是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你可不要吓我……”

袭人话还没说完,贾宝玉似是回过神,眼珠子转动,扫过了花厅里的众人,最后视线落在了同样被他的情况吓得脸色发白的林黛玉的身上,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嘴了张,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顿时吓得众人面如土色。

这位小爷若是在她们面前出了什么事,她们这些人也就不用活了。

一时间,抬人的抬人,找贾母和贾王氏的去找人,请太医的去请太医,乱哄哄的乱成了一片。

贾宝玉被安置在东厢房,这是林黛玉的意思,这里毕竟是迎春的住处,迎春又在说亲的节骨眼上,可不能让贾宝玉毁了迎春的名声,坏了她的姻缘才是。

贾王氏来得最快,她一进到东厢房,看到早上还活蹦乱跳的贾宝玉正面无人色的躺在床上,不知生死,顿时腿一软,整个人扑到贾宝玉的身上,崩溃大哭。

“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贾母到时,整个“紫菱洲”的丫鬟婆子全都跪成一一片,甚至连三丫头探春也白着脸,跪在贾王氏的面前,林黛玉则是面色涨红,不知道在和贾王氏争辩着什么,贾母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这一回她倒不是生气黛玉目无尊长,反而是气恼贾王氏不长眼,不知道如今的林黛玉已经不是她一个五品宜人可以随意呼喝来去的吗?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何况黛玉还是她的敏儿留下来的唯一的骨血,贾王氏对黛玉不满,不就是意味着对她这个老太婆不满吗?

不得不说,聪明人总喜欢多想,不巧,贾母就是一位自诩聪明睿智的老人,一不小心,她就想多了。

“行了,宝玉的身子本就比旁人弱些,前儿受了他老子的那一顿打,在床上休养了那许多日子,才刚好转些,时有反复也是有的。要我说,还是他身边的那些个丫鬟不尽心,爷们儿还病着呢,怎么就让他出来了,这一天冷似一天的,宝玉哪里受得住!”

贾母在路上就听了黛玉身边的丫鬟向德阳长公主回禀的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了,连细节都没有放过,一字一句,都没有被改动过,她心里很清楚,这件事情,还真怪不到黛玉的身上。

而且,黛玉说的那些话,明显有劝戒宝玉的意思在,是宝玉自己想左了,害人害已不说,一个弄不好,只怕荣国府真的要开罪德阳长公主了。

袭人还在一旁淌眼抹泪的,一听贾母这话,顿时扑通一声,直直的跪到了贾母的面前,不住的求饶。

贾母不耐烦听她哭诉,摆摆手,恨声道:“原以为你是个稳重,知进退的。宝玉的病才刚好了些,哪里能在外头来回折腾!宝玉年纪小不懂事,听见姊妹们都在,想着来找小姐妹们玩儿,你就该拦着他!既然连自家爷都劝不住,留你有何用!”

让两个婆子将她带下去,吩咐道:“宝玉身边的那些丫鬟,一个个的也都大了,心思也跟着大了,是该好好的查一查了。”

因着贾母的这一句话,荣国府进行了一次大清理,果然清出了不少手脚品性不好的丫鬟,赶了出去,意外的让荣国府的下人收敛了许多,倒是一个意外之喜。

这其中,竟然也有迎春身边的大丫鬟司棋,当时贾母给出的理由,是司棋手脚不干净,真正的原因,她们这些年轻的小姑娘们自然是不好知道的。

王夫人哪里能想到平日里最是疼爱贾宝玉的贾母,这一次竟然不是站在贾宝玉的一边,反而对宝玉的所做所为颇多不满似的。

她满目错愕,“老太太?”

贾母摆手,“行了,太医快来了,你还是莫要在这里碍事了。”

王夫人都是当了祖母的人了,在荣国府里当家多年,积威日重,有时候甚至连贾母的事情都能驳去两三件,可以说已经慢慢的掌控了荣国府中馈的大权,今天却当着这么多小辈和下人的面被贾母下了面子,里面还有她最看不上的林黛玉,最讨厌的庶女,哪里还能受得住?早已经掩面跑了出去。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贾母叹息,对德阳长公主道:“让公主殿下见笑了,我这个二儿媳妇,哎。”

德阳长公主笑道:“无妨,满京城谁不知道王家教女的规矩啊。‘女子无才便是德’。其实,要本宫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偶尔还是要挑个好的来长的,如果长不好,还是得多看些书才行。”

嗯,是这么说的吧?上次听阿陌怼一个酸儒,似乎就是这样说的?没错!

德阳长公主暗自点头,为自己的记忆力点了个赞。

黛玉掩口轻笑,她当然知道这话出自哪里了,也只有她那个真正见多识广的大哥才会说这种噎死人不偿命的话的。

看了一眼贾母,黛玉的眼中满是同情。

太医很快就来了,除了贾母外,其他人都避到了屏风后头去了。

来人正是经常来荣国府的王太医,贾母对着王太医点了点头,道了句劳烦了。

王太医仔细的给贾宝玉把了脉看了诊,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旧伤未愈,如今淤血吐出来,反倒是好事,喝上几贴药汤就行了。”

贾母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殿下见笑了,我这孙儿还是被老身溺爱太过了。”

德阳长公主笑道:“无事就好,这也是人之常情,老太君很不必放在心上。”

二人相视一笑。

时间不早,又被这件事情给耽搁了许久,德阳长公主和贾母也没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致,又同黛玉说了几句,便告辞回去了。

贾母亲自将人送到了二门处,目送她们远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鸳鸯上前提醒贾母,“老太太,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贾母这才回过神,默然无语的被鸳鸯扶着进了花厅。

歪在榻上,贾母依旧盯着某个地方出神,鸳鸯担忧极了,跪在贾母身前,用美人锤给贾母锤腿,其间不住的和贾母说些新近发生的有趣事儿,希望能让老太太的心情回转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贾母才幽幽的道:“鸳鸯,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鸳鸯:……

第42章

德阳长公主亲自出马下场说亲, 对方又是那样的人家,即使只是顺天府尹的侄儿,又父母双亡, 只要孩子上进, 没有什么不好的。

算起来,迎春和那张生也算是门当户对了。这门亲事自然很快就被定下来了。

因着某个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这边亲事一定下来,那边六礼就开始走起来了。

当林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这速度可是真够快的。”

徒阡笑道:“张大人家的那位侄儿,年纪可不小了, 今年都已经二十有一了, 本就难寻到合心意的,若是再因为大明宫的事情,再耽搁下上一年多的时间,张家那位老太太怕是能急死。”

那张生的运气也是不好, 他本是张大人弟弟的庶子,姨娘生产时难产, 挣命生下了他,自己却去了。不到十岁上,父亲就没了, 后来因为张二太太无子, 只得将他记在嫡母的名下, 充作嫡子来养。

守了三年父孝后, 十五岁上,嫡母又没了,本以为母孝守完就结束了,谁知道没两年,张老大人一病,也没了,又守了一年的孝,若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年过二十一,还没能参加春闱。

以张家人的学问,一个进士及第其实并不难的,最次的也能在二甲中游里混上一个位置的。

之前京中就有不少人家看中他,想为自家姑娘招个乘龙快婿,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也都没了结果。

再加上这位是庶子记为嫡子来着,有些讲究些的人家,压根看不上他。张太太也是实在没了办法,否则,哪里会挑上贾氏迎春这么个庶女啊?

要知道这张生的亲事,都快成了张家人的心病了。

林陌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过,最让我奇怪的是,怎么连那位贾三姑娘的亲事也给定下来了呢?定的还是舅舅的亲兵?那位政二老爷居然能同意?”

这是林陌最最不理解的地方,那贾政,不是从来都以读书人自居么?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以武起家的武人了。他相信,如果不是他一入京,就成了海恩侯,身份一下子高出了贾政良多,那位,怕是连正眼都不会瞧上他一眼。

林陌甚至怀疑,要不是贾政自己就是出身勋贵之家,与四王八公联络有亲,只怕都恨不得离这些粗鄙的武人远远的了。

徒阡笑道:“你也不看看出面保媒的人是谁。”

林陌:……

好吧,他的确不应该忘了,他那位公主舅妈战斗力超强的。

徒阡又道:“那荣国府的女孩子们长得都不差,又都是识文断字,文采风流的才女,若不是碍着宁荣两府做的那些事情,名声越来越坏,他们家的姑娘们还是挺受京城各家夫人的喜欢的。若不是贾惜春的年纪实在太小,怕是这次的亲事,也会被一起定下来了。”

啧,林陌简直无语。

他当然知道贾家的姑娘们都是极好的,要不是被荣国府所累,何至于最后都不得善终呢?

不过这样也好,那几个会甜甜的叫他一声“林表哥”的姑娘们能有一个好一点的结局,于他来说,也是功德一件。

……

黛玉的及笄礼被定在了腊月初三,这次,贾母总算是捞到了亲自为外孙女行及笄礼的权利,把个老太太高兴的什么似的。

及笄礼过后,黛玉的亲事就正式开始走礼。

他们这样的人家,一场亲事走下来,所需要的时间,少则一年,多则二三年都是有的。

林陌既然没准备让妹妹这么早出嫁,走六礼时,就没有那么紧迫了。

倒是荣国府的贾迎春,因着男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迎春又只是个庶女,府中众人并不是那么上心,亲事才刚定下不久,不过一年,两个人便完婚了。

说起来,贾迎春竟是未婚的十二钗中,最早成亲的一个。

谁都没有想到,迎春成亲前两日,贾琏竟然从边郡赶了回来。

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嫡兄,迎春整个人已经呆怔住了,“二哥哥?”

贾琏一路南下,路上不曾休息,累死了几匹良驹,这才赶在迎春出嫁前两天赶回了荣国府,此时,他的脸上灰仆仆的,身上的衣裳不知何时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若是不衣服的料子极好,不小心还会被人认作是乞丐来着。

这样难得落魄的荣国府琏二爷,在迎春的眼里,第一次显得如此高大,她甚至顾不得贾琏身上的脏污,如r-u燕投林般的扑向这位一直不亲近的嫡兄身上,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扑潄潄的直往下掉。

感受到了迎春激动的心情,贾琏抬起手,轻拍迎春的背,笑道:“都要嫁人了,还这般爱哭鼻子,你看三妹妹和四妹妹都在一旁笑话你呢。”

迎春到底是个内敛的姑娘,往日也不曾和贾琏亲近过,今天被贾琏为了她突然回府的举动感动了一把,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再多也没了。

迎春到底是个内敛的姑娘,往日也不曾和贾琏亲近过,今天被贾琏为了她突然回府的举动感动了一把,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再多也没了。

不过一瞬,迎春便平复了心情,直起身,整了整衣裙,正身向贾琏屈膝行了一礼,千言万语,只化做了一句:“谢谢二哥哥。”

贾琏伸手扶起她,笑道:“你我兄妹之间,何需如此客气?过几日就是妹妹的大喜的日子了,可惜你嫂子自从怀了你侄儿,身子越发的笨重了,这次没能回来送妹妹一程,特意让我带了些好物儿来给妹妹添妆呢,妹妹不要怪她才好。”

迎春破涕为笑,嗔道:“哥哥说的是哪里的话?正如哥哥所说的,咱们兄妹之间,哪里需要那般的客套?我只盼着,嫂子能给我生个壮实的小侄儿来,那才是最好的。”

贾琏笑着应是,一时间,兄妹两个的关系融洽了一止一分。

……

迎春成亲这日,新郎官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吉时来临之前,求得新娘子的兄弟们点头同意让他把人娶走。

得了这句准话,张生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由自主的抬手抹了一把急出来的冷汗,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仿佛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海恩侯爷

真不愧是文武双全的海恩侯,出的这些都是什么题啊,刁钻古怪的,好几次他都差点掉进题目的坑里去了。

早在三个月前,迎春就已经搬出了大观园,搬回到大房所住的东大院里,贾赦做主,把东大院一处风景最为秀美的院子拨给她当绣阁,此时,迎春早已经打扮妥当,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新郎官儿过五关斩六将,披荆斩棘的前来迎娶她。

贾琏一身簇新衣裳来到凤冠霞帔的迎春面前,“今日妹妹出门子,哥哥送妹妹一程。”

说着,转过身蹲下来,对迎春道:“吉时快到了,妹妹快上来吧。”

迎春的双眼早已经红透了,不管家中给她多少陪嫁,多少嫁妆,都及不上贾琏的这一个动作。

贾琏这么一背,无疑是在告诉她的婆家,她贾迎春虽然只是个庶女,但在娘家,也不是一个任人欺凌的小可怜!她的身后,站着的是荣国府,还有嫡亲的兄长为她撑腰!

放开扶着她的丫鬟的手,小心的趴到贾琏的背上,贾琏十分轻松的把她背了起来,一步一个脚印的背着她往二门处走去。

迎春再也忍不住,泪水终是落一下来。

贾琏感觉到了,安慰她道:“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妹妹怎么能落泪呢?如今你嫁了人,须得记得,你是我贾家的姑娘,万事还有娘家给你撑腰,若是遇到什么事了,大可以回娘家来,父亲和我还有琮哥儿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迎春不住点头,眼中的泪水不止反增,贾琏无奈了,只得停住脚步,让丫鬟替迎春拭去泪水,整理妆容。

“莫再哭了,吉时快到了,你再哭下去,怕是就要换妹夫哭了。”

这话说得有趣,迎春不由得破涕为笑。绣橘上前替自家姑娘整理了一番,贾琏这才继续背着她往外走。

当日奴欺幼主的事情发生后,贾母下了狠心,很是整治了府中下人,服侍迎春的丫鬟和婆子,除了绣橘外的人,全都被换了个遍,贾赦另挑了几个忠心的给她使唤。

这样一来,迎春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这一点,也是让迎春对父兄心怀感激的一个原因。

随着花骄远去,迎春即将开始她的新生活。

“姑娘,咱们该回去了。”侍书提醒呆立廊下的探春。

探春回过神,对着侍书点头,走了两步,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二门处,眼中满是羡慕。随后便扶着侍书的手,回了大观园。

少女身姿窈窕,已经可以窥见长大后的风姿,然而,此时观其背影,竟似有无限心事,无法对人言,只留风中传来若有似无的叹息。

“……也不知他日,待我出门子时,有谁能背我出门……”

薛宝钗带着丫鬟莺儿站在不远处,将方才这一幕看在了眼里,此时的她,安静异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待迎亲的队伍远去后,宝钗转身,去了梨香院。

“妈妈,过些日子,蝌兄弟和琴妹妹要是来了京城,万不能让他们住进这府里来。稍后,妈妈且先派人去把咱们薛家的老宅收拾一番,让他们住。”

薛姨妈不解,“为何?这里住的好好儿的,做什么去收拾老宅子?咱们家那老宅,都多少年没有住人了,何苦去收拾那些。”

薛宝钗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妈妈信我便是。”

薛姨妈想不明白,宝钗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她看来,他们这商贾人家,能够住在国公府里,是一件多么有面子的事,别人求都求不来,自家姑娘怎么反倒要搬出去呢?

不过,看着宝钗如此坚持,薛姨妈心里也有了动摇,她本就是个没多少主见的妇人,宝钗又从来都是靠谱的,在说过几回,宝钗都没有改变主意后,薛姨妈也就同意了,当天便派了几名下人,去西城收拾薛家老宅去了。

第43章

太上皇果然在原著差不多的时间里薨逝了, 同时没的, 还有那位受尽半生荣宠,被当今恨得直想喝其血, 啃其r_ou_的甄太妃。

徒阡嗤笑:“这两位倒是情深,果然是‘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嘛。”

为表示自己的大度和纯孝,当今罢朝三日, 并亲自下旨,给太上皇从里到外, 从头到脚的来了一顿狠夸,中心思想只有一个,这么好的太上皇没了, 身为臣民,为太上皇守孝乃是应当应份的事儿, 整个大晋,上至皇帝, 下至平民,全都要为太上皇守孝一年。

同时, 在治丧期间,朝中三品以上的朝臣和诰命, 都要每日入朝随祭,至未正以后方回。

在大内偏宫二十一日后, 方请灵入陵寝。

消息一出, 人都谓当今纯孝, 是个仁义之君。

一切都如同原著的时间线那般进行着。

林陌松了一口气,他记得,原著里薨逝的那位是个老太妃,怎么到他这里,却变成了太上皇和甄太妃了?

还好,他这只小蝴蝶的翅膀总算没有扇得太离谱,没有真把个红楼世界给扇得面目全非了。至少这场入朝随祭的活动还在。

谢天谢地。

……

累了一天,时候也不早了,徒阡便没有回到他的昭瑞王府,他带着林陌住进了早年他还是皇子时住过的“晗光殿”。

这样的日子已经连续了好几天了,毕竟守灵也是个力气活,着实熬人呢,今天瞧着也不例外。

好在当今对太上皇连面子情儿都不剩下了,该有的礼数做到了也就是了,其他的,一切好说。

林陌等人身为当今的心腹重臣,需要做的事情多着呢,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守灵这事上。外头还有那么多深受上皇信任的老臣在呢,守灵什么的,完全可以交给这些人来做嘛。

总不能为了太上皇的丧事,把整个国家的朝政都给丢到一边去吧?万一要是出了大事,可怎生是好。

再者说,他们这些年轻人,毛都还没长齐呢,哪里能挑起这般的大梁?

徒阡就没有这么好命了,谁让他是太上皇的亲儿子呢?即使不受宠,身份依旧在那里摆着呢,他可不敢让自己留下不孝的名声。

同样的,当今圣人也一样。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大晋却是以孝治天下,他这个当皇帝的,总要以身作责,当今也不介意做足一个孝子贤孙的样儿,送太上皇最后一程。

与平常不同的是,在两个人相携走进“晗光殿”的时候,殿中早已经有一道玄色的身影端坐在殿中,身前的小几上放着一套造型j-i,ng美独特的玻璃茶具,怡然自得的在那里泡着茶。

看那茶色,很明显是今年刚刚上贡来的明前龙井,好茶配好水,再加上好的茶具,这样的日子,便是神仙也不换呐。

徒阡和林陌两人对视一眼,不解。

两人上前欲见礼,当今摆手止住他们两个的动作,只让魏全在他的旁边为两人各添了一张椅子。

“过来喝喝看,这是刚刚进上的贡茶。”

林陌对绿茶无感,相比起红茶和绿茶,他更喜欢半发酵的乌龙茶,因而,他也只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便放下了。

当今和徒阡都知道他的习惯,大伙儿都是熟人,也就随他去了。

林陌笑道:“陛下倒是悠闲。”所谓上头一张嘴,下头跑断腿,可不就是他们现在的真实写照吗?真真是把他们折腾坏了。

当今自然是听出了林陌的未尽之语,不由哈哈大笑,笑声中不无得意。

徒阡无奈摇头,大声的和林陌咬耳朵,“我严重怀疑,皇兄搞出这么大个阵仗出来,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自己轻省些!”

简而言之就是,让他们这些臣子们替皇帝他老人家守灵,守孝!联想到自家皇兄,时不时会做出的那些奇葩事情,徒阡看向当今的眼神,当时就不对了。

仿佛知道了徒阡心里在想什么,当今对弟弟投过去一抹略得意的眼神儿,算是默认了。

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是?

林陌压根不理会这对皇家两兄弟的眉眼官司,自顾自的研究着手上这杯,据说是最近才新进上来的贡茶,原谅他就是个俗人,根本品不出来茶叶味道上,雨前雨后,明前明后的区别吧,在他的自我感觉里,茶叶也只是茶叶罢了。

瞧他这副模样,当今哪里猜不到这小子压根不懂得品茶啊!却又不能说什么,只能无奈的抬手轻点林陌,笑骂道:“你呀!真真是一点都不懂得茶趣!朕这极品的明前龙井被你这么一喝,顿时沦落成了饮牛饮马的俗物了!”

林陌对皇帝的这项指挥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只笑道:“茶本就是用来解渴的饮料罢了,世人非要赋予它那么多的含义,这不是没事找事儿吗?”

徒氏兄弟:……

当今不想和他说话,转头和徒阡说起了正事。

“咱们这些兄弟里,三皇兄最得父皇的喜爱,他又是甄太妃的亲子,如今老圣人和甄太妃一朝仙去,他怕是会承受不住。”

林陌:……啧,这虚伪的。

徒阡很是善解兄意:“三皇兄曾经不止一次说过,等到父皇百年之后,他要这父守灵,还不许我们兄弟几个和他抢。咱们兄弟几个争了这许多年,也该了结了。三皇兄的这个心愿,皇兄还是依了他吧。”

林陌:……这种给人挖坑的话也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林陌也是服气了。

惹不起惹不起。

捧着茶杯轻嘬,打定了主意不去理会这两个正在给人挖坑的人,突然有些心疼自己了,有个热衷于给臣子挖坑,又时常戏j-i,ng上身的上司,想想都觉得有些吓人呢。

晚上安置的时候,林陌想要到偏殿去休息,徒阡死活不愿意,硬是拉着人进了“晗光殿”的正殿。

“我说你,这么做有意思么?太上皇头七还没过呢,你就这么着,小心老爷子一个不开心,晚上回来找你谈心。”林陌朝天翻了个白眼。

徒阡神色莫名的看着他,“阿陌说的是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吗?只是最近一直都是和阿陌抵足而眠,突然就不一起睡了,本王很不习惯,守灵又是件力气活儿,熬人得很,为了明天能有力气继续守灵,本王就只能先委屈一下阿陌了。”

林陌:……他就不应该对这个节c,ao已经掉得差不多的家伙,抱以任何希望!

好在徒阡也没真的浑不吝到在亲爹头七未过的情况下,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来,两个人难得的进行了一次盖棉被,纯聊天的活动。

第二天醒来时,林陌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徒阡早早醒来,此时已经在太上皇的灵前守着去了,林陌十分汗颜,他已经多久没睡过懒觉了,今天难得睡了一回,倒让他很不好意思了。

再不敢赖在床上,赶紧起身洗潄,虽然迟到了,只要没有旷工,一切都好说。

一个眼生的小太监瞅准机会,闪身进来,悄悄的递了一封信给他。

“林侯爷,这是凤藻宫的抱琴姑姑给小人的,她说凤藻宫的贤德妃娘娘是您的表姐,这封信便是贾娘娘让小人转交给您的。”

林陌挑眉,后世红学家一直有个说法,贾元春或许在宫斗上很有一手,但是在政治的敏感度上,却是个笨的,不然也不会在回家省亲的时候,当着那么多宫里跟着的人的面说出那句:“送我进那见不得人的地方!”的话来!

之前他还不怎么相信呢,现在看来,这位的技能点,似乎全都点在了宫斗上了,其他的东西,竟一点都没学到!

真不知道贾母当初是怎么教她的。

突然想起来,自从太上皇和甄太妃薨逝后,京中凡有爵之家的诰命,除了那些因故不能来的,此时都在宫里,贾家的贾母和王夫人此时都在,两方人马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接上头了,那位贤德妃娘娘这是被谁给挑唆了?

林陌并不接过那封信,只是道:“你出去转告那个什么姑姑,男女有别,私相受授本就不应该,这里又是皇宫,她一个宫妃胆敢约见一个外臣,本侯可不敢应。”

说完,不再理会那个小太监,大步离开了“晗光殿”,时辰已经不早了,他再不出去,他家王爷怕是要着急了,哪里还有时间在这里理会那些不相干的人?

出了殿门,林陌一眼就看到立在殿门外,安静如j-i守在那里的昭瑞亲王府的太监刘青,脚步顿住,“里面那个,给内务府送回去吧,就说是我说的,这样的人,我们昭瑞亲王府可用不起。”

刘青忙躬身应下,这位可是他们王爷的心尖子,他的话,连王爷都要听他的,何况是他们这些当下人的?

而且今天这件事情,即使林陌不说,刘青也是会这样做的,毕竟他们王府,可不敢要这种心大了的人。

“是,老奴记下了。”

林陌点点头,这才放心的出了“晗光殿”,继续到太上皇的灵堂前,努力表现自己的忠心去了。

宫妃们都被安排在大明宫的内殿里守着,除了皇帝,一个男的都不能被放进来。

贾元春的位份不低,此时就跪在第二排,离着皇后不远的一个位子上。和周围的人一样,贾元春的面容上,也是一脸的哀戚,谁都不知道她此时正在盘算着什么样的事情。

“也不知道抱琴把信送到了没有,那林陌,应该会同意她的提议吧,母亲说的并没有错,那件事情,不仅是对她,对贾家有好处,对林陌自己,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只要林陌还想往上爬,就不应该拒绝我!”

然而,贾元春注定是要失望了,林陌就是那个即能不断往上爬,还能拒绝她提议的那一个。对于贾元春递过来的那枝橄榄枝,林陌连看都不曾看一眼,更惶论接过去了。

至于是不是会得罪她这个宫妃,林陌表示,他一点都不在意好么!

第44章

不管如何, 一年的国孝,凡宴请, 嫁娶,歌舞之类的活动都是被明令禁止了的, 反正林陌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年里,被无聊死的准备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宁国府的贾敬又没了。

此次入宫守灵, 贾府里,上到贾母,下到邢王两位夫人,再加一个尤氏,身上都是有诰命在的,本应全都入宫的, 贾母却是另有思量。

宁荣两府的下人是个什么样儿的,她比谁都清楚。她们这些当家人全都入宫去了, 两府只留下几个涉世不深的孩子在,总是很不方便。家中无主,只得报了尤氏产育。此时处理起贾敬的后事来,倒也便宜。

此事一出, 林陌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这时,他才记起来,时间线似乎已走到了红楼世界里有名的尤氏双艳出场的时候了?

贾敬原先停灵在贾府家庙铁槛寺里, 只等着贾珍和贾蓉父子两个回来。

贾敬去的突然, 这个时候, 各家的长辈和诰命都在前往孝慈县的路上,要等到贾珍和贾蓉父子回府,怕是至少还有半个月要等。

因着实在人手不足,尤氏只得把娘家的继母尤老娘,和尤老娘带过来的一双便宜妹妹尤二姐尤三姐接了来,请她们帮着在内院里看着些,总不要出事了才好。

她的这个决定,最高兴的,莫过于贾珍和贾蓉父子二人了。

这对尤氏姐妹花有个诨名儿——尤氏双艳,那模样生得,十足的勾人,一直深得贾珍父子的喜爱。

等到林陌从孝慈县回来,贾敬的灵柩已经进了宁国府。

因着两家的那点子撕不开的亲戚关系,贾氏一族曾经的族长没了,作为晚辈,林陌自然是要到贾敬的灵前,聊表一下心意的。

因而林陌从孝慈县回来的第二天,便换上一身素服,带着邓峡和伏牛就往宁国府来

让林陌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宁荣街上,迎头遇到了一身军中常服,面容越显英武的贾琏!

从马上下来,缓步上走到贾琏面前,拱手行礼,“想不到在这里遇到琏二表哥,多月不见,琏二表哥越发的英武不凡了。”

贾琏哈哈大笑,上前扶住林陌的手,笑道:“为兄这点子改变,哪里及得上怀瑾一二?可恨我年少时不懂事,最不爱读书上进,如今想起来,却是后悔莫及矣。”

话落,面上露出了几分懊恼的神色,显然方才这话,贾琏是出自真心,并不是说说而已。他是当真这么想的。

林陌可以理解,去了边郡的贾琏,顺理成章的当了兵,从一个小兵做起,一步一个脚印,靠着军功,成为了武昌侯云涛麾下一名百户,职位虽然低,甚至和当年贾府给他捐的五品同知一职,相差有如云泥,却是实打实的实职武官了。

他曾经听云涛提起过,以贾琏的军功,只怕最近一段时间,又能往上升一升了。

说到底,贾琏的身份在那里摆着,贾家一门两国公的底蕴不是说丢就能丢的,军中有多少人曾经受过前面两代荣国府恩惠的人,谁也说不清楚,只要这些人稍稍的对贾琏漏出一点来,就足够贾琏受用一生了。

何况,贾琏的军功都是实打实的,被提拔的速度自然是很快的。

远处一个妇人走了过来,手上抱着一个孩子,身边还跟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姑娘,人还未曾走近,便听那妇人笑道:“便是你当年好好读书了,考了科举,也达不到林表弟这样的。我劝你啊,还是莫要白日做梦了。”

贾琏无奈回身,笑骂道:“你又来拆我的台,这都是第几回了?”

那妇人冲着贾琏丢了个得意的眼神儿,继而回头打量了林陌一阵,这才笑道:“当日我就说,林表弟英武不凡,貌比潘安,如今来看,竟是半分也不错。”

林陌挑眉。

他认出眼前的妇人,却是曹公笔下,判定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王熙凤。

看她手上抱的,和身边跟着的漂亮小姑娘,不由笑了。

显然,这位的命运,也已经跳出了原著为她安排的框框了。

他笑道:“琏二嫂子过奖了。”

贾琏笑看他母子三人过来,弯腰抱起小姑娘,笑着向林陌介绍道:“这是你的小侄女,小名叫巧儿。”

又一指王熙凤怀里的孩子,道:“这是我那小儿子。”

林陌细细看了下这对小家伙,果然是贾府出品的,相貌自是极为不俗的。

第一次见而,身为长辈,自是要给两个孩子见面礼的。奈何林陌事先没有想到这个情况,别说表礼了,今天是来贾敬灵前上香的,一身的素服,身上连个装饰的东西都没戴,林陌只能苦笑。

“今天不巧,身上竟是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只能委屈两个小侄儿了,待明儿叔叔让人送些个好玩儿的过来给你们可好?”

后面这句话,林陌是对着小姑娘说的。

小姑娘睁着一双和她爹极像的桃花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前漂亮的叔叔,一脸萌。

第45章

小姑娘睁着一双和她爹极像的桃花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前漂亮的叔叔,一脸萌。

林陌只觉得受到了重击,这么萌哒哒的小姑娘,忒可爱了,哪里还记得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呀。

忙叫来伏牛,让他回府,现去准备表礼,伏牛领命,走出林陌等人的视线之外后,撒丫子狂奔起来。

他的脚程快,林府离着宁荣街并不远,一来一回也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这头,林陌和贾琏夫妇相携进了宁国府。

从交谈中,林陌才知道贾琏这次是被调往京营,已经从边郡回京了,再不必像去年赶回来给迎春送嫁那般,完事了还要再返回边郡。

才刚回京不久,没想到竟是赶上了贾敬丧事,这事也是巧了。

待三个人入了宁国府,王熙凤径直去了后院寻尤氏,贾琏则是带着林陌直接去了灵堂前上香。

可巧贾珍和贾蓉父子两个听说林陌今天要过府给贾敬上香,忙忙的撇下正招待着的各家宾客,正待去见林陌。

刚一进府,迎头就看到贾琏竟然也来了,正在那里和林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呢,气氛还挺融洽。

贾珍早就听说了,贾琏凭着军功,已经被武昌侯收入麾下,从边郡入了京营,正式成为当今圣人的亲军之一。

只是因着才刚返回京城不过两日,今天才刚回荣国府,还未来得及将消息放出去,他们这几家亲戚都还没有接到贾琏一家回京的消息呢。

没想到今天竟然就在自家老爹的灵堂前见到了,贾珍心下惊异,脑中各种思绪翻转,面上却不显,迎上贾琏。

本想做久别重逢状,忽而想起这里是亲爹的灵堂,即将翘起的嘴角,被他硬生生的压了回去,用袖子抹了一把眼睛,哭诉道:“琏兄弟,你可回来了,哥哥我,苦啊!”

一旁的林陌看得分明,这位金陵贾氏一族现任族长方才的神情,分明是兴奋来的,或许是想到现在所处的环境后,才又换上这副忧伤的神情,简直称得上是变脸界的杠把子了!

林陌简直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身为贾家玉字辈子孙,贾珍和贾琏之前可是最为臭气相投的了。不止是他二人,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身为贾珍唯一的儿子,贾蓉也被带得只知一味的骄奢 y- ín 逸,却不知上进,这对父子之间做出的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荒唐故事,多得令人难以置信。

远的不说,单说近日被他们请过来帮忙看护内院的尤氏母女,就让这对父子好好的享受了一把什么叫做父子共享姐妹花的快、感。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的。

对他们来说,尤氏姐妹就是被划分在了“偷不着”的这种人里面,再加上二者身份上带来的那种刺激,实在让贾珍父子着迷不已。

上一章:第10节

下一章:第12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