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4节

第14节 腐书耽美

抱琴被唬了一跳,顾不得其他,忙上前扶住贾元春,脸上却是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来人呐……”

贾元春适时的拦住了抱琴接下来的动作,“小声些,本宫没事,只是被方才的消息惊了一下,歇息一番便好了。”

抱琴见她恢复了些,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也是她被这个消息惊住了,忘了分寸,忘了有些事情不该这么直白的说出去,果然吓到娘娘了。

赶忙端来茶水,递给贾元春,让她压压惊。

喝过茶后,贾元春的心果然安定了几分。

“你这个消息可真切?是从哪里打听来的?”

抱琴道:“奴婢先去寻了夏守忠夏爷爷。他老人家说咱们府上这次的事儿闹得颇大,外面都没有多少消息传出来,连他老人家想要打听,都不得其门而入。若是真想打听,就去‘唅光殿’,那儿的或许会有人有确切的消息,奴婢这才去了‘唅光殿’。后来,从‘唅光殿’一个小黄门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来,奴婢为了知道消息的真假,寻了不少相熟的小太监打听府里的这个消息,虽不全对,却也中了至少七成。”

若不是为了查证消息的真假,她哪里会拖到现在才回来?

要知道,这种情况,在之前可从来没有出现过。

贾元春深知抱琴是个谨慎妥贴的人,说话从来都不会说得很满的,她口的七成,只怕实际上都有九成了。

这和十成有什么差别?

贾元春眼前又是一阵阵的发黑,她实在想不通,老太太还在,以老太太偏心他们二房的劲儿,两房怎么会闹到分家分府的地步了呢?

再者说,二房还有她在呢,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不来和她商量一番!

没了荣国府嫡小姐的身份,她在这吃人的皇宫里,又如何自处!

第53章

无疑的, 这个消息对贾元春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

她在宫里,本就因为前朝无人, 又不得当今喜爱, 在宫里过得举步维艰。

舅舅王子腾奉旨巡边, 归期不定, 压根帮不上忙, 唯一有的便宜表弟又是个半路出家的,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过的, 更是摆明了不会受她的拉拢和驱使。

之前还有个先荣国公嫡长孙女的名头可以唬唬人,现在倒好,两房一分家, 连这点光环都滑了。

现在的她,再怎么往脸上贴金, 也只是一个五品员外郎家的嫡长女, 别说唬人了, 她自己连开口都觉得羞耻。

贾元春气得心口疼,府里的人这是怎么了,不知道她在宫里日子难过么?她在这吃人的皇宫里, 熬油似的熬到了今日的地位, 容易么?!亲人们不想着给她相助一二就算了, 尽给她找麻烦了。

这回好了, 她都能想象得到, 等到明天消息传出去以后, 宫里那几个出身不及她的贱人,怕是又要嘲笑她了!

娘家不给力,贾元春愁得几天都没能休息好。

结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日,王子腾在回京述职的路上,偶感风寒,因着急回京,归心似箭,仗着自个儿身体强健,起先并不当一回事,一味的赶路,致使病情加重,倒在了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

待想寻医问药时,却倒楣的请到了个半吊子的郎中,一副药下去,病没治了,人却死了!

真真是药到命除。

消息传来,惊得整个京城的人们眼珠子掉了一地。

作为四王八公中,这一辈里最为出息的顶梁柱,王子腾可以说是这一代里几家的领头羊了,被几家人寄予了极大的希望。结果,这样的一个人物,竟然就这么死了。

宫里,贾元春听到这个噩耗,几乎晕厥过去,整个人的j-i,ng神气,几乎全都消失不见了。

在这深宫里挣扎求生许多年,好容易一步步的从一个宫中女史爬到了如今的地位,贾元春比谁都清楚,后宫的女人,如果没有前朝父兄的扶持,简直是寸步难行,别说得到圣人的宠幸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死于非命都不知道呢。

之前贾元春能一朝上位,除了某些不可言说的手段外,出身荣国府,亲娘舅是王子腾这两条,为她加分极多。这也是为什么,当今长时间没有再临凤藻宫,贾元春在后宫里的日子依旧过得还不错的原因。

虽然父亲和大伯一家不给力,可谁让她有个身居高位的亲舅舅,还有一个和圣人关系非比寻常,用简在帝心都不足以形容的便宜表弟呢?

结果,一夜之间,靠山塌了三分之二!

很快,当今就收到了凤藻宫贤德妃娘娘身染重病的消息。

“病了?让太医院的太医去为她诊治便是了,朕又不是太医,不懂医理,去看了她,病就能好了?”

魏全整个人缩成一团,一个字儿都不敢哼一下,得了当今的话,忙不迭的退出御书房。

若不是贤德妃身边的那个贴身宫女出手大方,给出的银子十足让他心动,以魏全的身份,哪里会在明知道当今不待见贾元春的情况下,还跟着去淌这趟浑水呢?

还好圣人没有怪罪,否则,他这一回怕是要倒楣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魏全当即对那个企图以金银珠宝腐蚀他的宫女恨入骨髓,去传话的时候也没了好脸色。

能够在宫里活下来,走到魏全这般地位的人,哪一个不是心思活络之辈?最是懂得看上头人的脸色行事,看人下菜碟什么的,不要太熟练了。

魏全身为圣人的贴身大总管,本身行事就代表了圣人的意思,就和抱琴之于贾元春一样。

今天那些人见魏全对凤藻宫的宫女这么不假辞色,当下明白了自己该拿出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凤藻宫的那位了。

御书房里,徒阡取笑道:“皇兄又不是不知道,您的那些个妃嫔们生病了,报到您这里来的,哪一个是真的病了的?那些人所为的,可不就在皇兄身上么?”

林陌笑道:“王爷也真是的,某些事情,咱们自己心里清楚便是了,何必宣之于口呢?看破不说破才是正理儿。”

说着,还冲着徒阡眨了眨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勾得徒大王爷心里痒痒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当今已经被眼前这对狗男男气得吹胡子瞪眼了,可是他又能如何?自己的心腹宠臣,跪着也要继续宠下去!

“在大晋,也就只有你们二人敢这般当面挤兑朕了。”抬手轻点那二人,当今满脸的无奈。

“在大晋,也就只有你们二人敢这般当面挤兑朕了。”抬手轻点那二人,当今满脸的无奈。

徒阡笑道:“看您说的,所谓高处不胜寒,若不是还有臣弟和阿陌在,皇兄哪里还能如现在这般,有心情放松的时候?”

当今直摇头,却不能反驳徒阡的话,因为,这话虽难听了些,却是该死的对!

当今一想起这些事情就烦,忍不住向徒阡抱怨,“你说说,那些女人们,一个个的,容貌娇美,各有千秋,琴棋书画,样样不缺,谁知道尽是将心思花在了这些旁门左道上了。若非亲眼所见,朕竟不知,女子中竟还有如贾王氏那般胆大妄为之人。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想来,那贾元春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不是因为听了王氏的事儿,一时心血来潮,让手下的暗卫去查了那几个最得他宠爱的妃子私底下都做了些什么,而且是仔仔细细,从出生到如今,身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查了的话,当今都不知道那些和他同床共枕的枕边人们,究竟都是些什么货色了。

不得不说,查出来的消息,很提神!

当今明显心有余悸的模样,逗笑了林陌。

当今回头,不满的瞪他,“笑什么笑!朕问你,你鬼主意最多,替朕想想有没有什么好主意,能让后宫那些女人们安份一些?想好了,朕重重有赏。”

林陌鼓起腮子,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这位皇帝大老爷也真是的,瞧瞧这话说的,是在夸他呢,还是在损他呢?

可惜了,不回答不行。

“依臣看,后宫里的娘娘们会如此,主要还是因为太过于空闲了。想要解决这件事情,也简单,给她们找点事情做,把空闲的时间都填满了,她们也就没有时间来想这些了。”

当今双眼放光,“哦?那你说,朕该给那些女人们找什么事来做合适?”

林陌抬手摸摸下巴,这的确是个问题,还是个很大的问题,一个弄不好,他大概会被后宫的娘娘们的仇恨值包围住。

“话说,陛下,后宫里都是您的女人和孩子,要给她们找事情做,那也该是由您来决定吧?这件事情和臣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吗?”

他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这种事情,他可不能随便掺和进去,搞不好会死人的。

当今:……

徒阡附和道:“正是呢,皇兄,这件事情交给阿陌来办,的确很不合适,毕竟,男女有别!”

他可舍不得自家亲亲阿陌为了这点子事情,和后宫那些女人们扯上关系,一个不小心是会惹得一身臊的,到时候里外不是人,两头受气,他会心疼的。

然而,当今的问题,也不能不回答,林陌几经考虑后,还是提出了一个有点损的主意。

“您若是有心,让她们读书吧,不是为了讨好男人而学的那些琴棋书画,更不是那些,《女戒》、《女则》、《女四书》之类的书,而是真正的让她们熟读《经》、《史》、《子》、《集》,《唐诗》、《宋词》甚至《大晋律法》。若是天份高的,还可以让她们学些其他的东西。嗯,还有,多多的做些练习题,多考试,把她们的成绩,和陛下翻牌子结合起来,想来,那些个娘娘们会非常乐意去学的。”

当今若有所思。这个主意虽然看着有些荒唐,细想之下,似乎大有可为?

林陌可不想无休止的和当今在这里讨论后宫嫔妃的事呢,趁着当今陷入沉思,忙拉上徒阡,告辞走了。

出了宫门,林陌才松了一口气,徒阡取笑他,“让女子读书,还是读的正经书,也就只有你想得出来了。方才还侃侃而谈呢,怎的一下子又怂了?”

林陌白了他一眼,“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那位毕竟是皇帝,他对臣子和颜悦色是礼贤下士,对人冷酷无情,才是帝王霸气,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虾米,可不想掺和进这些事情里。”

这话林陌说得义正辞严,徒阡却是一个字都不信。

作为枕边人,他比谁都更清楚,在林陌的心里,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一样的,这一点,从林陌名下的那几个庄子的学堂招收的学生组成里就能看得出来了。

在林陌的庄子里,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可以入学堂念书,七岁之后,男女分班,但所学的知识也都差不多,除了学那些《四书》、《五经》一类的正经书外,还教那些孩子习武强身!

不分男女!

只是女孩子们多了一个选择的机会,若是有女孩子想要继续念书,也是可以的,甚至,庄子的女孩子们受到的待遇也和男孩子们一样。

这在如今的时代,简直是不可思议。

只是碍于现今社会的习惯,没办法推行到外头去罢了。

今天林陌给当今出了这么个主意,若说没有私心,徒阡一个字儿都不信。

毕竟,如果当今真的采纳了林陌的主意,让后宫的女子们念那些正经书,上行下效之下,往后女孩子们上学堂就有了出处,自然是方便多了。

第54章

“凤藻宫”里, 药香浓郁,不时传来剧烈的咳嗽声,抱琴走进贾元春的寝宫, 看到的就是她家娘娘了无生气的模样, 不由得悲从中来。

“抱琴, 你可将话传给陛下了不曾?陛下可有说什么?”感受到抱琴的到来, 贾元春努力的想要让自己j-i,ng神一些, 奈何总不能成功。

抱琴缩着双肩,头压得低低的, 听到贾元春的问话,只默默摇头,“奴婢只见到了魏总管……”

思来想去, 抱琴最终还是不敢把魏全最后还是把收了她的银子,又给退回来的事情说给贾元春知道, 否则, 她家娘娘肯定更加难受。

听了抱琴的话, 贾元春眼中的希冀之光渐渐的息灭了,整个人的j-i,ng气神似乎被抽干了似的,抱琴心疼自家娘娘, 狠狠哭了一场, 却又无可奈何。

……

这几天, 徒阡和林陌是真的忙得很了, 如果不是当今命人请他们过来, 他二人都好些天没有进宫来拜见当今了。

自从贾赦和贾琏父子两人受了林陌的提点, 在户部清算欠银的第一时间,带着九十万两白银,敲锣打鼓,浩浩荡荡的把他们府里的欠银人还清了。

当时可把京城许多人家给镇住了。

有了贾赦,这位一等将军带头,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办了。

所谓万事开头难,有了一就会有二。

对于还欠银之事,之前众人只是观望,没有人愿意去出这个头。再者,他们也想看看当今圣人对这件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如今有人带头还银,有不少借银不多,或是家中早有准备的人家,也都相继的把银子送到户部来还账了。

就如林陌说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在这个皇权大于天的时代,若不是实在还不上,或是有某些小心思的人家,一旦当今想起追讨欠银,这些人都会积极的去还欠银的。

所谓无债一身轻,这个时代的人,还不习惯背负一身债生活。

有些人家却是真的生活艰难,当年向国库借银,更多的还是因为家里出了事情,急须用钱,这样的人家,林陌先时也预计到了,对于这些人,林陌提出了分期付款的解决方法。

当今也同意了。

至于那些家里明明有钱,却并不打算还钱的人家,就不在林陌职责范围内了,这些人自然有人会去收拾,他只需要做好份内的事情就好了。

一时间,林陌倒是清闲了下来,反倒是徒阡开始忙了起来。

这天休沐日,二人难得可以清闲一天,昨晚被徒阡闹了一夜,林陌到了近午时了才起身。

即使起床了,也是全身酸软。

徒阡很有眼色的亲自服侍他起身洗漱,笑得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轻声细语,动作轻柔,就仿佛林陌是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似的,小心的呵护着。

可即使这样,依旧换不回来林陌的一个好脸色。

“我这个样子怪谁?让你来服侍我,再正确不过了。”

心情不佳的林陌,对着大晋的昭瑞亲王,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一脸嫌弃。

徒阡却是没有二话,让干啥就干啥,乖得一比。

看在他还有些自觉的份上,林陌一天的郁闷总算是消散了一些。

用过迟来的早膳,不想再被徒阡闹得心烦,林陌拉着徒阡就出门了。

两个人正逛得兴起,迎面走来一位跛足道人。

这道人疯癫落脱,麻屣鹑衣,瞧着很不成样子。

因这人的一身装束实在有些熟悉,林陌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谁知道,正是这一眼,那跛足道人似乎愣了愣,竟是停下了脚步,双眼死死的盯着林陌看,仿佛想要将他看出一朵花儿来似的。

瞧这道士的反应,一个名字,在林陌的脑海里浮现——跛足道人,或是应该叫他渺渺真人。

这道人一直盯着林陌看,手上却没有一点动作,也好在是没有动作,否则,林陌都要压不住徒大王爷那只蠢蠢欲动的拳头了。

眼看林陌一行人就要和他擦肩而过时,那跛足道人跃前一步,冲着林陌稽首道:“无量天尊,小檀越,人各有命,妄自改动天机,是要遭天遣的!”

此话一出,方才在林陌的压制下,还能对着跛足道人露出一点笑模样的徒王爷立即不干了。

他一步挡在了林陌的身前,虎目怒视对方,“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信不信我家阿陌的天遣没到,你的天遣就先来了!”

林陌:……

跛足道人:……

林陌轻笑一声,拍拍徒阡的肩膀,以示安抚。

“莫要生气了,和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的。”

安抚了脾气上来的徒王爷,林陌这才看向跛足道人,对于这位红楼世界里,真正的神仙人物,林陌是好奇的,好奇之下,不免多看了几眼。

只是,这位现在的形象,实在有些伤眼睛,于是,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便也没那么客气了。

“道长既已看出我的来历,难道就没想过,此方世界的天道,为何能容得下我的到来?并且还默许了我对那些既定的命运进行改动呢?究竟,妄动天机的是道长你,还是我?”

丢下这句话,林陌拉着徒阡的手就走了。

“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累了这一天了,我都饿了。”

徒阡一听他说饿了,对跛足道人的不满,以及他口中那几句意味不明的话,而产生的疑问,也都被他压下来了。

气只是被压下来了,却不是完全水气了,昭瑞亲王向侍卫使了个眼色,这才带着自家阿陌打道回府去了。

只留下了被林陌一句话问得愣在当场的跛足道人。

呆立许久,久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道两旁的灯笼都相映争辉了,跛足道人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想起刚刚看到林陌和徒阡时所看到的东西,以及林陌刚刚出口的那句话,跛足道人哪里还敢耽搁,忙忙然匆匆赶往西城,去寻同伴商量大事去了。

跛足道人的目的地是西城某处的一家禅寺,他的同伴癞头和尚正在这里挂单,顺便讲讲经,若是遇到与佛有缘之人,还可以顺便度化一下。

自那年将那块顽石送入此方世界后,他二人便不再关注此事,只四处云游,度化有缘人,只等到时间一到,下凡历劫的小仙们归位时,再来领取这一份功德。

谁知,就在一年前,警幻仙姑传讯给他们二人,言是当年一众下凡历劫的小仙们,竟是被人篡改了天命,本该回归太虚幻境的一众仙子们,都不见了踪影。

又因为天机被遮蔽,待到警幻仙姑发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了。久到错过了黛玉指婚,迎探二春嫁人。

警幻仙姑急了,只是她并不能随意离开太虚幻境,只得传讯给还在下界逍遥度日的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请他们帮忙看看这些事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因着那一干仙人们下界之处,多是在京城附近,即使当时没在京城,过后也会在京城汇聚,那一僧一道接到警幻仙姑的消息后,就将目的地定在了京城。

只是他们并没有立即动身,而是虔心的卜了一卦,果然发现,此间的天机已经被遮蔽,别说是那些下凡历劫的仙子们了,就连那块经由他们之手才得以下凡历劫的顽石,也一点都感应不到了。

二人这才知道事情大条了,急急忙忙的进了京城。

然而,他们进京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却是一无所获。

要不是今天,跛足道人在街上偶然遇到了林陌,只怕他二人还要像无头苍蝇似的,毫无头绪呢。

“你是说,今r,i你在街上,遇到了一个非此间界面之人?而且还同此间的皇族牵扯极深?”

癞头和尚听了跛足道人的话,惊得手里的佛珠都掉了也顾不得捡一下。

“正是,那人身上,不仅有皇族的紫气,身上还有极为浓重的功德金光!”这样的人,可不是他们可以随便能动的。

跛足道人也是眉头紧锁,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为何在天道之下,还能出现这么大的一个纰漏,那个人,明显是知道些什么的。

“莫非,真的像那个年轻人所说的那般,他的存在,当真是被此间天道所允许的么?那些下凡历劫之人的命数改变,也是被天道所允许的?”

否则,哪里还有人能够遮蔽得了天机?

跛足道人低声呢喃,实在是他已经想不出来,事情为何会发展成这样了。

只是,他的声音虽低,癞头和尚和他一样,也是修行之人,其耳力非常人可比,自然是将跛足道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癞头和尚心里一惊,细细想来,这话并无多大的问题,难道真的是如此?

警幻仙姑利用众仙下凡历劫,篡改天机,或许有她不可告人的心思,而他们,却在不知不觉间,成了帮凶?

如今,此事为天道所查,并将一个本不应该在此界出现的人弄过来,改变了那许多人的命运?

不想不觉得,仔细这么一想,一僧一道突觉背脊发凉。

修道之人,因为逆天而行,讲究因果,本就为天道所不容,他们这些仙神,经过千万年的修炼,历尽艰险,才能得道成仙,其间辛苦,难以为外人言说。

简单一句话,他们对自己仙人的身份可是很看重的,爱惜得很。

可是这一回,他们因为那女娲补天所剩的顽石偶然而起的思凡行为,而与此间的许多人有了因果,结果这些人的命运却是不为天道所承认的,这让他二人心里如何不惊怒?

如果不是半道杀出个林陌来,他们还不知道要被警幻仙姑坑到什么时候呢。

“佛兄,这可如何是好?”

癞头和尚苦笑,他又怎么知道该如何是好?

“细想起来,此事其实与你我二人并无多大干系,当日我二人只不过是怜惜那蠢物,许了要带他下界经历一世荣华,见识过簪缨世族的奢华罢了。若不是巧合遇到了警幻仙姑,那蠢物也不会入了此间。如今想来,只要我们就此退步抽身,就此离开,不再掺和进此事之中,或许能求得一线生机。”

跛足道人细想一番,不得不承认,癞头和尚说的这话,似乎并无不妥。

“如此,我二人很该寻一处洞天福地,安心修炼上三五十载,待此间事了,众仙归位,你我二人再行入世,佛兄以为如何?”

不过是三五十年的时间,他们修道之人,时间这种东西,是最不值钱的,有时候,稍稍闭下关,几十年的时间就过去了,而人间,或许早就已经换了天地了。

癞头和尚又能如何?自然是应下了。

跛足道人还有些迟疑,“我们,是否应该将此间之事,告知警幻仙姑知道?”

“何必多此一举呢?若非她将事情隐瞒下,我二人如何会陷入到这等麻烦事情里去?”

跛足道人一想也是,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二人计议已定,简单收拾了一番,就此离开了京城,竟是不曾再去看过被他们亲手送下来的那块顽石一眼,更是问都不问它如今怎么样了,走得是那样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一僧一道这一走,谁都没有告诉,更别说远在离恨天外的警幻仙姑了,也不知道要经过多长时间,这位仙姑才能发现这一点。

第55章

癞头和尚与跛足道人的这一波c,ao作, 当真是惊住了林小陌。

自从那天在朱雀大街上看到跛足道人后,联想到这位一直是和癞头和尚成双成对的出现的,跛足道人见到了, 癞头和尚还会远吗?

林陌深知这两个人, 是有真正神通的, 不管他二人是真正的仙人, 还是只是一般的修行者, 都不是身为凡人的林陌能够相抗衡的。

好在他现在也不是真的一丁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在跛足道人走后, 林陌街也不逛了,会也不约了,立即拖着徒阡回府, 吩咐这段时间闲着的手下们,全都去盯着这对突然冒出来的一僧一道, 自己则是去鼓捣一大堆自认为会用到的东西, 准备用来对付这对僧道二人组。

咱们的海恩侯爷忙忙碌碌了好几天, 跟个辛勤的小蜜蜂似的,团团乱转,把个昭瑞亲王支使得头昏脑涨的, 不解的问他:“那日遇到的道人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自从遇到他后, 你便这般紧张兮兮的了?那道人可是有哪里不对?”

徒阡何等敏锐的人物, 私下里又掌握着当今的情报组织, 一点点小事都能被他从中发现出一些蛛丝马迹, 何况是林陌并没有隐藏自己这番动作的意图呢。

看不出来这其中有事的话, 才是怪了。

林陌本也没有准备瞒着徒阡,那即是他最亲密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多年的相处下来,林陌已经确定,徒阡的确是他可以交付后背的人,很早之前,他就想把一些事情告诉徒阡了。只是,他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些,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样开口才好,只能一天天的往下拖着。

时间一长,他更加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现在好了,他终于可以将这些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事情,向他家王爷透露一二出来了。

将徒阡拉到王府的一处水中八角亭里,那八角亭就建在花园子的荷花池里,离着岸边颇有一段距离。

这座亭子四面环水,只有一面由一条九曲回廊连接岸边,在这里说一些绝密的事情,绝对不用担心被人听到,除非那人真的是千里眼,顺风耳。

比起有隔墙之耳嫌疑的密室强多了去了,林陌很满意。

二人到了八角亭后各自坐下,林陌还让人送来了功夫茶的茶具,刚一坐下,林陌便行云流水的泡起茶来,心里却是在组织着语言。

徒阡并不催他,只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含笑的看着明显有些紧张的林陌,安静的等着他开口。

他知道,接下来,他即将要听到的事情,怕是会很重要。

果然,茶过两遍,林陌放下手里的茶杯,眉心轻皱,说道:“我五岁那年,曾经被一块天外飞石打破头,当时便昏迷了五天五夜。自那之后,我的脑海里时常出现一些画面……”

在徒阡的注视下,林陌将自己这两世的经历,托言于梦中所得,一一的告诉了徒阡,只听得徒大王爷一愣一愣的,一双俊眼越瞪越大,到最后,竟是目光呆滞,满面震惊。

相比于什么互联网,什么城市森林,什么以一国之力,养活十几万万人口,这些在徒阡的认知里,根本不会出现的东西而言,得知他们只不过是一群生活在话本世界里,甚至还是一本没有结局的话本的事实,反倒让徒阡更快的接受了。

话本里的世界算什么,在林陌的口中,在他的第一世,人类都已经飞向月球,飞向太空了,一本书的世界,小意思啦。

林陌又道:“若非是为了验证梦中出现的那些东西的真假,我也不会以十岁之龄,随船出海,在海上飘泊,一去五个春秋。”

剩下的话,林陌没有再说,留给徒阡慢慢去体会了。

对于这句话,徒阡是相信的,如果换成是他,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探寻那些东西的真假的。

之前看林陌的样子,他还以为那跛足道人只是有些神通的修行之人罢了,谁能想到,竟是听了一段这么刺激的话呢?

徒阡以手支额,“等会,等会,你让我先缓缓再说。”

林陌自然是没有一点意见的,这可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人,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故事太过刺激了,把人给吓傻了。

好在徒阡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真的大,不过两刻钟,他似乎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了。

看着放了个大招后,还依旧淡定如常的爱人,徒阡苦笑,“你也真是心大,这等大事,你竟就这么告诉我了,也不怕被吓到的我,把你当成异端给抓起来了。”

林陌乜他一眼,“那你会那么做吗?”

徒阡坚定摇头:“自然不会。”

“那不就结了?你可是我的爱人,如果连这点信任都做不到,当日我如何会选你?”

“那不就结了?你可是我的爱人,如果连这点信任都做不到,当日我如何会选你?”

这句话很好的安抚了徒阡,就如夏日里吃了一碗冰似的,直甜入心底。

他笑了,笑容明媚惑人,差点闪瞎了林陌的狗眼。

“此事关系重大,往后可不能再说与他人知道了。”

林陌直翻白眼:“我知道,爷又不是那等心大之人,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着呢。”

徒阡挑眉:“如此甚好,那么,我们来聊一聊,你口中,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吧。”

林陌:……

经过多方探查,林陌这才确定了那一僧一道已经在这个世界里消失不见了的事实,是真的消失了,连一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找不到了,真真是清理得无比干净。

惊讶之余,林陌倒是没有放将之放在心上,这没有什么不妥的,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那两人若是再敢来,直接纠结人手,揍死他丫的!

林陌相信,在这个世界里,不会只有他们这些修行之人,总能找到可以对抗他们的人。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他心里很清楚,在这些非人类的面前,他一点都反抗不得。

相比一僧一道,林陌觉得,他更应该注意的,还是那位警幻仙姑,不管那位对这些下界历劫的仙人是个什么想法,他都是破坏了她的安排的罪魁祸首。

等到那位发现这个世界的许多事情,和她安排不相符的时候,要对付的人,肯定也是他呀!

或许,现在,那位高高在上的警幻仙姑已经发现了?

看来,他还是先把对付警幻仙姑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吧,别到要用的时候,还缺这缺那的,让自己落入了下风。

这场户部清理欠银的活动,以几家有能力,却不还欠银的人家,不久之后获罪抄家结束。

一时之间,京城各大世家重新洗牌,许多曾经权势涛天的人家,一夜之间,消失无踪。

在这件事情上,林陌可以说居功至伟,作为始做俑者的当今,十分欢喜,直呼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对着林陌好一顿夸奖,各种赏赐源源不断的从皇帝的私库,向昭瑞亲王府送。

送走被他招来做最后总结报告的林陌,当今一时间激动难忍,在众人全都走了后,再也忍不住,站起身,走下御阶,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好容易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当今回到御案后面,继续批阅他的奏折。

嗯,这个林怀瑾的确是个妙人儿,经过他重新删改、书写的奏折形式,没有了那些啰啰嗦嗦,或请安,或吹捧的文字,只剩下有事说事的简洁汇报,批阅奏折的速度果然快了很多。

以前需要花去将近三个时辰的时间,如今只需要一个多时辰就能解决了,他能多出来多少时间呢?

于是,他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关心底下几个皇子的学业,以及这些皇子凤孙们的身心健康问题了。

用林陌的话来说,他的这些兄弟们,以及儿子们,会为了一个皇位争得你死我活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先皇的教育失败。

当今可以说是踩着一众兄弟的鲜血登上皇位的,吃过这份大亏的他,并不想让他自己的后代里也经历了这样那样的内耗。

争权夺利,真的是很伤国本的。

林怀瑾说的对,那几个皇子龙孙的,一个个都是人才,就因为他们在皇位之争上失败了,就把他们围禁在京城,实在太浪费了,即浪费了人才,又浪费了钱财,真真是不可原谅。

海外那么多无主之地呢,他可以效仿先人,让他的那些兄弟们带上兵马,去占下那些地方,谁占下来了,就将那块地分封给他的那些兄弟们当封地,以做诸侯国。

或许,在将来,凡是太阳照耀过的地方,都将成为大晋的国土!

如此一来,或许他们这一代的徒氏子孙,立下的乃是开疆拓土的大功德,足以永载史册!

深知自家兄弟脾性的当今相信,他的那几个兄弟们是不会拒绝这个诱惑的!

想到就做,奏折已经批阅得差不多了,当今从一堆封面为黑色,上面烙印着金色龙纹的奏折堆的最上面一本取了过来,仔细的研读,间或在上头写写画画,神情极是严肃认真。

第56章

因着尚在国孝期间, 大晋百姓,在这一年里,几乎没有误乐生活, 尤其是各地的戏园酒楼,秦楼楚馆, 简直箫条得不行,一众官员私下里养的小戏班子也都散了。

荣国府当初为了省亲买来的十二个小戏子,也都不再存在, 那些小姑娘们全都变成了府里各位姑娘小爷的丫鬟,便是不常在荣国府的林黛玉,出嫁了的贾迎春,也都各自分到了一个。

若不是林陌强硬的拒绝了, 不然, 荣国府那边, 还想着硬往他那里塞上一个小戏子呢。

这一年的冬日来得很早, 秋末时, 天气便已经开始冷了。

这日, 徒阡回到府中, 林陌正在花厅中招见他手下商行的大管事齐晖, 手上正拿着一件怪模怪样的东西细看着。

徒阡心下好奇,走到林陌的身旁坐下, 问道:“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像是一件衣裳?”

一见他来, 齐晖连忙起身行礼。

徒阡笑着免了他的礼, 林陌将他手上拿着的物件儿递到他的面前, 说道:“你且看看,这可是好东西呢。”

徒阡接过那件东西,入手粗糙,还有些扎手,徒大王爷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他定睛看去,才发现,这竟是一件短衫。

“这是……?”

林陌道:“这就是我前次同你们说起的羊毛衣,还有让他们寻的橡胶为底做的靴子。”

徒阡曾经听林陌说起过毛衣和靴子,这都是林陌最近几年一直让手下人去寻找材料,并试验着的东西,他知道林陌对这几样东西极为推崇,心底也是很好奇的。如今见齐晖已经将样品送了过来,徒阡哪里还能端得住自己王爷的身份?忙将手上的毛衣拿近一些,仔细的端详起来。

林陌笑道:“这些东西,可是花了齐晖和他手下众人近两年的时间去弄的,单单橡胶鞋底的制作,就试验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呢,若不是从前些年我从民间寻到的墨家传人的手艺厉害,这玩意儿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弄出来呢。你也别光看了,你手上那件毛衣是给你织的,你且去试试吧。”

徒阡点头,带着那件毛衣,就和林陌一起往后头去试衣裳去了。

等毛衣上身后,虽然有点扎人,但是徒阡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从毛衣上传来的暖意,在冬天里,为了这份暖意,扎一点又有什么问题呢?如果真的受不了,多穿几件里衣也就是了,最重要的是,能够舒舒服服的渡过严冬。

只这一点,就比其他任何东西都强。

有了毛衣的金玉在前,徒阡对那双模样颇为怪异的靴子更加的期待了,在林陌的帮助下,套上靴子,当真是惊奇不已。

这靴子,可比他现在所穿的宫里绣娘j-i,ng心绣制的鞋子暖和太多了。

见识到了这两件神物的威力,徒阡的脑子里转过了好几道弯,果然是他的阿陌,他弄出来的东西,就没有一样是不好的!

“今年冬日来的早,钦天监一个月前就说过了,今冬怕是会有雪灾,之前皇兄还在为这件事情烦心呢,如今有了这两样东西,总能让百姓们好过一些了。”

林陌点头,这也是为什么,他这段时间总催齐晖的原因了,好在那些人没有让他失望,总算赶在今年冬天来时把东西做出来了。

第二日,徒阡拉着林陌,带着毛衣和靴子,就到了当今的御书房。

今天是小朝会的日子,内阁里的一众大人们,除了两位请了病假的,其他的全都齐聚在了这里,一个都没跑。

徒阡把毛衣和靴子拿了出来,放在当今的面前,一一展示,可把当今高兴坏了,当场下令工部,招集众多匠人,赶制橡胶鞋底和羊毛,分发到今冬有可能发生雪灾的地方去,招集各地绣娘,教会她们如何织毛衣,和制做靴子的方法,只求能让百姓们能安然渡过这次的严冬。

至于林陌商行做出来的那些毛衣和靴子,则是被林陌以批发价,全部打包给了兵部,直接送到北部边郡,让驻守在边郡的将士们能够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当然了,真要渡过严冬,当靠这两样是不现实的,林陌又开动他的脑筋,想出了许多可以帮助过冬的点子来,可把当今和各位大人们高兴坏了。

因为有了提早的准备,这场本应该死伤无数的雪灾,就这么以最小的代价,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虽然不能宴饮,百姓们的日子依旧过得有资有味,不知不觉间,一年的国孝就这么过去了。

好容易出了国孝,一年来,门庭冷落的茶馆酒楼,秦楼楚馆,渐渐的热闹了起来。

这日下得衙来,林陌难得没有和徒阡一起被当今叫进宫里商议事情,反倒带着新进被徒阡派到他身边服侍的小太监杨平,一摇三晃的来到京城最有名的“舌尖上的美食楼”楼下。

才刚一到地方,立即有一青年急步迎了上来,口中道:“陌表弟可算是来了,快随为兄来,大伙儿可都在等着你呢。”

林陌一见面前之人,面上立即浮上一抹愉悦的笑容,他笑道:“琏二表哥怎的亲自出来了?许久不见,琏二哥可是越发的英武不凡了。”

眼前的青年,果真是才从京营休沐回家的贾琏。

因为林陌的关系,如今的兵士待遇可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不仅军晌比之前多了三到四倍,武器装备上更是更新换代,鸟、枪换、炮,生命上更有保障不说,若是立了功,还有额外的奖赏。

京营的将士们,平日里除了日常的训练,便是被上官拉出去清剿京城周边的匪徒,立功什么的,小意思啦。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和京城的官员一样,每隔七天就可以休沐一日。若是遇到年关,或是家中有大事,还可以额外的休假。

今天的贾琏,便是如此。

三日后正是贾赦的五十寿辰,这可是大事,贾家人自然是要大办的,贾琏身为贾赦唯一的嫡子,说什么都是不能够缺席的。

如此光明正大的理由,长官自然是没有二话的直接批了他的假。

正好,前些日子,贾琏休沐回府时,偶然间发现了贾家的一些事情,那事情还不小,这事,他可得和这位林家表弟好好的说一说,可别到时候一个不小心,被自己的族人在背后给捅上一刀,可就不好了。

贾琏领着林陌上了二楼的雅间,里面已经有好几个或熟悉,或陌生的青年等着了。

林陌一瞧,笑了,“今天倒是巧了,大伙儿怎的都凑到一起了?”

但见雅间里,贾宝玉、迎春的夫婿张生,探春的丈夫周浩,再加上一个云大状元郎,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和贾家有关系的这一辈子弟里,最有出息的几个男丁,全都在这里了,却是一个外人都不见。当然了,贾宝玉不算。

贾琏笑道:“可不正是巧了么?”

云霖翻白眼,“若不是琏二表哥诚心诚意相邀,你看我会不会来。”

众人纷纷摇头苦笑,贾宝玉更是脸色涨红,一张漂亮的脸压得低低的,根本不敢把头抬起来。

都是相识多年的亲戚,都知道云霖最不待见贾宝玉了,如非必要,都是能不见面就不见面的,不为什么,只是看贾宝玉不爽罢了。

谁让他号称是和林黛玉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呢?单只这一点,就足够云大状元郎羡慕嫉妒恨了。

今天云状元能来,确实是很给贾琏面子了。

贾琏自是知道他的,他也不说什么,只拍了拍云霖的肩膀,以示亲近。

众人落坐,立即有小二送上他们之前点的各色菜品,林陌看了看,里面居然有好几道都是他爱吃的菜,不由笑了,被人这般上心的对待着,林陌的心情自然是很满意的。

云霖难得殷勤的递过菜谱,“陌表哥快来看看,还有没有想吃的菜?再多点几道。”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气道,“放心,尽管点,弟弟我买单!”

上一章:第13节

下一章:第15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