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5节

第15节 腐书耽美

云霖和林陌的关系,本就是这些人当中最为亲近的,他能和林陌自在玩笑,其他人可没他这么这能放得开。

林陌瞧见这般模样,不觉有些可爱,他笑道:“行了,在我这里,哪里还用得着你买单?寒碜我呢,是吧?”

众人哈哈一笑,纷纷招呼各自吃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陌这才放下杯盏,问贾琏道:“琏二哥方才说有事同我说,不知道是何事?”

听了这话,贾琏放下杯子,脸上的神色也没有了刚才的愉悦,反而有一丝丝的沉重。

其他几人见状,心知不对,也收起了脸上轻松的笑容。

贾琏眉峰微皱,思考了一番,这才开口:“如今尚在敬大伯的孝期,宁国府珍大哥哥在府中守孝,关门闭户,并不与外人来往。谁知昨儿我回府时,却听府里的人说,珍大哥哥孝期中无聊,竟聚集了京中不少纨绔子弟,自己坐庄,在宁国府里开起了宝局。”

顿了一下,似乎接下来的话让他难以启口,思量了一下,才在林陌那双清澈透亮,似是早已经看透了一切的目光下,继续说道:“甚至,他还暗地里找来京城各大青楼里的头牌或者花魁,住进宁国府的一处偏院,以供那些人夜里留宿时的消遣。”

话落,雅间里一片静寂,很显然的,在场众人已经被贾琏口中的话给吓到了。

都知道宁国府的贾珍是个视礼教、伦常为无物的人,当年和贾蓉之妻秦可聊之间暧昧不明,他们这些人,多少也是有所耳闻的,可谁也想不到,那贾珍竟然能胡闹到这般田地!

要知道,现在国孝才刚过去,贾敬的孝期,也还不足一年!

不要说贾敬的孝期了,按着贾琏话里的意思,贾珍弄出来的这个所谓的宝局,时间应该不短了,换句话说,开在宁国府里的这个小型赌场,是在太上皇的国孝里就办起来了的。

孝期是什么?不能宴饮,不食荤腥,甚至不能夫妻同房。

如今,贾珍却是在国孝家孝,两重孝期里,在宁国府设立小赌场,还寻来青楼女子,让其服侍客人!

都知道贾珍的胆子大得很,否则也做传不出来和儿媳妇“扒灰”这样的话来。

然而,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太年轻,谁能想到,贾珍的胆子,能大到如斯地步呢?

这件事情,若是发生在外人身上,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他们还能幸灾乐祸的在一旁吃瓜看戏,事情出在贾珍身上,却是会牵连到他们自身的。

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不是?

想想就心塞!

想明白了这一点,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在作大死啊!

第57章

云霖已经被贾珍的这一系列c,ao作给惊得目瞪口呆了, “这位贾将军的胆子, 忒特么的大了!他就不怕这些事情被人知道了, 祸及家族吗?”

林陌笑道:“你若是能够想昨明白贾珍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怕是也离成为他的同类不远了。”

云霖摸摸鼻子, 他家陌表哥这话一点毛病也没有, 他还是继续缩回位子上呆着吧, 可别把陌表哥给惹急了,到时候,吃不完兜着走的人, 可就变成是他了。

贾琏苦笑,“若不是实在是没了主意, 我何尝会在百忙中将你们几位请到这里来呢?为的,还不就是商议这件事情么?这不是想着,三个臭皮匠, 顶个诸葛亮么。你们且说说, 这件事,该如何是好?”

众人面面相觑, 说起来,贾珍干的这些事情, 说大, 并不大,说小, 可也是不小的!一个弄不好, 真的会带累了整个家族的。

毕竟, 他做得并不十分隐秘,就连贾琏都知道消息了,何况是其他人。

能够和贾珍凑在一起的人,也都是那些勋贵人家里的众多纨绔子弟们,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那些人,为免自己在国孝期间做的这些大不敬的事情被他人知道,继而捅出去,连累家族,压根不会对外透露出一星半点的东西的。

简而言之,他们和贾珍都是被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面对这么棘手的事情,一时之间,他们这几个在外头都能被人称一句青年才俊的人,已经是一脑门的浆糊了。

林陌揉着太、阳x,ue,这个贾珍,真的是让人无语极了。

好在对这些事情的发生、发展,以及最终的结局,他都是心里有数的,倒是不怎么意外。

“我说琏二哥,你们荣国府,和宁国府,还是早点分宗吧。”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张生迟疑道:“这……不太好吧?”

这个时代,宗族的观念深入人心。

在这个时代,宗族是一个人最大的后盾。一个人若是没有宗族的庇护,和那无根的浮萍又有何区别?常人恨不得寻一门靠谱的宗族投靠,即使没有多少血缘关系,还要想方设法的去连宗呢。

比如刘姥姥的女婿王狗儿的祖辈和王子腾所在的王家一般,他们两家,不也是因为都姓王,才连了宗的吗?

如今,林陌却要反其道而行之,为何?

林陌笑道:“不然还能怎么把荣国府从这件事情里摘出来?所谓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咱们看重宗族,是想让族里能够成为我们的后盾,而非是拖后腿的!贾珍干的这些事情,一旦被有心人知道了,被御史参凑弹劾都是轻的,带累整个家族才是大事。

据我所知,那些被贾珍聚到一处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贾珍可是贾氏一族的现任族长,试问,谁敢用这样的人?

再说了,不过是个宗族罢了,荣国府这一支从金陵贾氏脱离同来,正好可以再建一个京城贾氏!”

一语即出,如醍醐灌顶。

贾琏深觉得林陌所言极是,果然是林表弟,就是主意多。于是,他拉着林陌的手,不耻下问的请教着,不把林陌脑子里的各大小主意都给掏出来,势不罢休。

林陌笑道:“琏二哥若是信得过我,就听我一句劝,你先让大舅舅写个请罪的折子递上去,将此事在圣人那里备个案,之后自有你的好处在。”

林陌没说的是,当今手里的情报组织可不是吃素的,这整个大晋王朝,有什么事情是那位不知道的?

早在贾珍的宁国府小赌场开张的第一时间,当今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了,没有当场处理,不过是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罢了,真以为能瞒得过皇帝吗?

天真!

贾琏到底也是勋贵世家出身,父祖又都是出身军武,自己也入军营多年,这些事情,他的心里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一看林陌的表情,就知道这其中肯定还有宫中那位的想法在,当时冷汗就下来了。

想起昭瑞亲王的身份,以及偶然间听到的某些消息,贾琏哪里还敢耽搁,在这场宴席过后,忙不迭的回府去寻贾赦商议了。

贾琏如今还只是京营里的一个小小的千户,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一回到荣国府后,就急急忙忙的找到贾赦,将事情告诉他,可把贾赦给吓了个半死。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在书房里团团乱转。

“我说什么来着?就说珍哥儿那孩子是个靠不住的,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他难道还以为贾家还是以前的贾家吗?”

贾琏怕把他爹给气出个好歹 贾琏怕把他爹给气出个好歹来,连忙把林陌给出的主意和贾赦说了,贾赦迟疑了。

还是那句话,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这个时代的人,宗族之于他们,都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这忽啦吧的,就让他们分宗另立,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接受得了的?

也只有林陌这个觉醒了前世记忆的人,才会将这种事情看得如此的淡然吧。

贾琏瞧见他爹的样子,暗道:“果然。”

好在林陌劝说他的那些说辞,也可以用在贾赦的身上,相信听了林陌给他们画出的前景道路,没有人会不心动的。

果然,当贾琏的话音落下,贾赦便停下了原地转圈圈的动作,转头看向贾琏:“另立一个京城贾氏?”

但见贾赦双目放光,显然对这个提议十分心动。

“正是呢,儿子觉得,陌表弟的主意很是不错。宁府那边,已经是从根子上就烂掉了,更别说远在金陵的那些族人了,不知道打着咱们府里的名头做了多少坏事呢。如今事情还没有被人捅出来时还好说,若是他日,上头的人有心去查,那些人所做下的事情,还不是要咱们府里来背?好处却是一点都没有!趁早儿的分了宗也好。”

更不要说,他们现在有当今的支持,只要他们下定了决心要分宗,陛下肯定是会支持他们的。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把荣国府从贾家,这个只会拖后腿的宗族泥潭里拉出来的话,将来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可就不多了。

天予不取,会遭天遣的。

贾赦慢慢踱步,眉头紧锁,他在仔细的思量着贾琏说的这些话,说的这些事,事情是不是已经到了不得不和宁国府分宗的地步了。

“你且先回去吧,我先想想再说。”

贾琏唇角微动,还想再说些什么,贾赦却已经摆手让他出去了,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贾琏无法,只得满心忧虑的出了外书房。他很担心,担心贾赦最后还是囿于宗族的观念过重,最终还是没能采用林陌给出的这个解决方案,那就真的麻烦了。

好在贾赦最后还是没有让他失望,第二天就让贾琏执笔,写了一封请罪的奏折,交由林陌,递到了当今的御案上。

徒祁拿起贾赦的这封折子,摇头,对徒阡道:“这是怀瑾给出的主意吧?也只有他才能想出这样的办法了,先请罪,再请求朕许宁荣两府分宗,这是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徒阡道:“皇兄,看破不说破。”

说着,还冲着当今眨了眨眼睛。

当今气笑了,这小子,眨什么眼睛啊,眨!这是拐着弯儿的,又明晃晃的在暗示他让林怀瑾出手相助荣国府吗?

咳!虽然这的确是事实,可是被自家兄弟当着面儿的指出来了,那也真的是怪不好意思的。

这回真的不能怪他,正巧如今太上皇薨了,那些老臣们没了太上皇的庇护,他能放开手脚来勋贵老臣了。既然林陌想要保下荣国府这一脉,他也愿意给林陌这份体面,那么,宁荣两府分宗就成了必要的一个步骤了。

第二天的大朝会上,贾赦难得的穿戴齐备,上了一回大朝会,在金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又提起了两府分宗的事情,这一言即出,惹得百官一片哗然。

更加让众人意外的是,当今竟是当殿同意了贾赦的奏请,同意两府分宗。

那速度快的,让某些有心提出反对意见的人,都没能来得及做出反应,当今就直接让魏全宣而退朝了。

这明显是不想让其他人阻止的意思么。

得了当今的支持,贾赦自然是一刻都不打算耽搁了,下朝后立即回府,大张旗鼓的张罗着分宗之事。

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贾母和贾珍等人的耳里,激起了多少涟漪,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了。

贾赦回到荣国府时,第一时间就被贾母叫到了荣庆堂。

“你老实的交待,究竟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竟然到了要分宗的地步了?”

近些年来,贾府经历过了几次事情,随着二房搬出荣国府,贾母在府里的权力已经被贾赦收拾得差不多了,如今的她,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了一位有名无权的荣国府老封君了,外头的事情,只要是贾赦父子不想让她知道的,她就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宁国府的这件事,委实是太大了些,当日贾宝玉从“美食楼”回府后,纠结了两天,在贾赦来之前,就已经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贾母听。再加上贾赦也没有瞒着她的意思,这才会让贾母在第一时间就得知消息。

果然如贾赦料想的那般,他一回府,贾母立即就寻他问话了。

有了当今和林陌的支持,这次面对怒容满面的贾母时,贾赦只觉底气十足,他把贾珍近些日子干的那些事情全都说了一遍。

说了,贾赦迟疑了。

贾琏怕把他爹给气出个好歹来,连忙把林陌给出的主意和贾赦说了,贾赦迟疑了。

还是那句话,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这个时代的人,宗族之于他们,都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这忽啦吧的,就让他们分宗另立,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接受得了的?

也只有林陌这个觉醒了前世记忆的人,才会将这种事情看得如此的淡然吧。

贾琏瞧见他爹的样子,暗道:“果然。”

好在林陌劝说他的那些说辞,也可以用在贾赦的身上,相信听了林陌给他们画出的前景道路,没有人会不心动的。

果然,当贾琏的话音落下,贾赦便停下了原地转圈圈的动作,转头看向贾琏:“另立一个京城贾氏?”

但见贾赦双目放光,显然对这个提议十分心动。

“正是呢,儿子觉得,陌表弟的主意很是不错。宁府那边,已经是从根子上就烂掉了,更别说远在金陵的那些族人了,不知道打着咱们府里的名头做了多少坏事呢。如今事情还没有被人捅出来时还好说,若是他日,上头的人有心去查,那些人所做下的事情,还不是要咱们府里来背?好处却是一点都没有!趁早儿的分了宗也好。”

更不要说,他们现在有当今的支持,只要他们下定了决心要分宗,陛下肯定是会支持他们的。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把荣国府从贾家,这个只会拖后腿的宗族泥潭里拉出来的话,将来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可就不多了。

天予不取,会遭天遣的。

贾赦慢慢踱步,眉头紧锁,他在仔细的思量着贾琏说的这些话,说的这些事,事情是不是已经到了不得不和宁国府分宗的地步了。

“你且先回去吧,我先想想再说。”

贾琏唇角微动,还想再说些什么,贾赦却已经摆手让他出去了,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贾琏无法,只得满心忧虑的出了外书房。他很担心,担心贾赦最后还是囿于宗族的观念过重,最终还是没能采用林陌给出的这个解决方案,那就真的麻烦了。

好在贾赦最后还是没有让他失望,第二天就让贾琏执笔,写了一封请罪的奏折,交由林陌,递到了当今的御案上。

徒祁拿起贾赦的这封折子,摇头,对徒阡道:“这是怀瑾给出的主意吧?也只有他才能想出这样的办法了,先请罪,再请求朕许宁荣两府分宗,这是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徒阡道:“皇兄,看破不说破。”

说着,还冲着当今眨了眨眼睛。

当今气笑了,这小子,眨什么眼睛啊,眨!这是拐着弯儿的,又明晃晃的在暗示他让林怀瑾出手相助荣国府吗?

咳!虽然这的确是事实,可是被自家兄弟当着面儿的指出来了,那也真的是怪不好意思的。

这回真的不能怪他,正巧如今太上皇薨了,那些老臣们没了太上皇的庇护,他能放开手脚来勋贵老臣了。既然林陌想要保下荣国府这一脉,他也愿意给林陌这份体面,那么,宁荣两府分宗就成了必要的一个步骤了。

第二天的大朝会上,贾赦难得的穿戴齐备,上了一回大朝会,在金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又提起了两府分宗的事情,这一言即出,惹得百官一片哗然。

更加让众人意外的是,当今竟是当殿同意了贾赦的奏请,同意两府分宗。

那速度快的,让某些有心提出反对意见的人,都没能来得及做出反应,当今就直接让魏全宣而退朝了。

这明显是不想让其他人阻止的意思么。

得了当今的支持,贾赦自然是一刻都不打算耽搁了,下朝后立即回府,大张旗鼓的张罗着分宗之事。

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贾母和贾珍等人的耳里,激起了多少涟漪,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了。

贾赦回到荣国府时,第一时间就被贾母叫到了荣庆堂。

“你老实的交待,究竟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竟然到了要分宗的地步了?”

近些年来,贾府经历过了几次事情,随着二房搬出荣国府,贾母在府里的权力已经被贾赦收拾得差不多了,如今的她,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了一位有名无权的荣国府老封君了,外头的事情,只要是贾赦父子不想让她知道的,她就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宁国府的这件事,委实是太大了些,当日贾宝玉从“美食楼”回府后,纠结了两天,在贾赦来之前,就已经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贾母听。再加上贾赦也没有瞒着她的意思,这才会让贾母在第一时间就得知消息。

果然如贾赦料想的那般,他一回府,贾母立即就寻他问话了。

有了当今和林陌的支持,这次面对怒容满面的贾母时,贾赦只觉底气十足,他把贾珍近些日子干的那些事情全都说了一遍。

第58章

顿了一下, 贾赦接着又道:“老太太且想想,那几个和珍哥儿往来密切的各家子弟,都是出自谁家的?哼!珍哥儿的胆子可真够大的, 连皇家的事儿都敢掺和。

圣人正当壮年,身边又都是能人异士, 当年又是从兄弟阋墙里走出来的,一步步踩着兄弟的尸骨走到了今日,如何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们重蹈他们这一代人的覆辙的?珍哥儿难道忘了早些年的那些事情了吗?就这么巴巴儿的往这事上撞, 是打量着圣人抓不住他们的把柄吗?”

贾母沉默,她也是真的没有想到贾珍还能胆大至此,不说参和到皇位更迭里去,所要承担的风险吧, 单说在两重孝期里, 他就行此不端之事, 也实在是, 让她无话可说了。

她叹气道:“唉, 我老了, 这些事情, 你自己作主便是了, 只是,族中并非都是如珍哥儿这样的人, 你也去问问他们吧, 看看是否愿意随我们一同分出金陵贾氏宗族, 若是愿意, 无妨将他们带上吧,总归,一个好汉三个帮,族里多几个品行上佳的族人,总亏不了咱们的。”

贾赦自是同意的,这话,林陌也是同贾琏说起过的,甚至还说了几家人品和德行都不错的贾家族人,示意贾赦若是要带着族人出宗,这几家人都是可以放心带着的。

如今听到贾母这么交待,知道贾母这是真的在为他们这一支的族人考虑,多年来因为贾母偏心而渐行渐远的母子之情,也有了回暖的意思了。

“老太太放心吧,这些我心里有数。”贾赦如是说。

贾母点头,心里暗叹,虽然还是很不喜欢贾赦这个儿子,却不得不承认,当年老国公夫人对贾赦的教导的确比她对贾政的教导来得强,至少在大是大非面前,贾赦的确当得起国公府继承人的重任来。

“我知道你和政儿关系不亲近,这原是我当初做得不对,害得你们兄弟两个离了心,但你二人终归是亲兄弟,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政儿在为官之道上失了几分伶俐,往后他若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儿,你且看在兄弟一场的份儿上,能拉时,拉他一拉吧。”

最重要的是,这次的分宗,别把贾政给落下了才是,否则,将来圣人清算时,贾政这一房可要如何是好啊。

贾赦自然是听明白了贾母的未尽之语,他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和贾母对着来,没那必要。

正如贾母所说,他和贾政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他并不想看着贾政这一房,因为行差踏错而招来杀身之祸。

只是,他这里同意了也没用,事情还需要贾政息愿意按受他的好意才行。

在贾赦想来,那贾政可不见得愿意分宗出来,若真是那样,贾赦可不会死拉着贾政不放,非让他跟着自己的脚步来,这一点,他可是要和老太太说明白的。

“若真是那样,那也是他命该如此,我自是不会怪罪于你的。”

有了贾母的这番话,贾赦这才放下心来,开始去着手联络各家,商议着分宗之事。

第二日恰逢初二日,正是椒房入宫请见的日子,因着这件事,贾母不顾年老体衰,一大早就往宫里递了牌子,请见贾元春。

毕竟贾赦即将要做的事情,涉及到二房,作为二房出来的娘娘,贾元春有资格知道这些事情。

这几年来,因为林陌和贾琏等人的关系,贾元春在后宫里,虽然没了皇帝的宠幸,日子却过得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几年下来,她倒是歇了争宠的心思,安安心心的呆在宫里,只做养老了。

王夫人已经不在,贾母年纪大了,邢夫人又不再入宫见她,贾元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娘家的人来探望了,今天冷不丁的得知贾母要来,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她皱着眉对抱琴道:“不知道家中又出了什么大事了,竟然需要老太太亲自来这一趟。”

抱琴安慰她道:“娘娘莫要想多了,老太太多日未见娘娘,想来是想念娘娘得紧,想来看看娘娘的。娘娘想想,如今咱们家可不是以前了,不说林侯爷吧,便是琏二爷也是进益了,入了圣人的眼,将来的前程自是不必说的,家中哪里会出什么大事呢?”

贾元春却是不这么想,“林表弟和大伯一家,我倒是不担心,我只担心父亲那里……”

提起贾政,抱琴劝说的动作顿住,神情有些迟疑,别真的是二老爷又干了什么事了吧?

别说,贾元春对自家族人的性子,拿捏的还是很准的。贾母这次入宫,可不就是为了和她说起宁荣两府分宗的事么?

面对贾元春,贾母没有一点的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贾元春,并且还说了贾赦自请分宗时,圣人的态度。

“珍哥儿怎的这么胆大?”贾元春被惊得差点儿就跳起来了。

贾母也是叹息不已,那天贾赦和她说过分宗之事后,她到底是不放心,又让几个她用惯了的老人去查证这件事。

虽然她手下的这些人做这件事情,远不如贾赦和贾琏手底下的人,但是查出来的一些东西,也足够贾母气晕过去几回了。

若非如此,她哪里会那么干脆的同意分宗一说?

“分宗一事,已经定下来了,我今日来,主要是想请娘娘给政儿写一封信,将这件事情同他分说分说。”贾母这才说起了今天进宫的目的。“娘娘的身份毕竟在这里,说的话,政儿多少也能听一听。”

提起贾政,贾元春面容哀戚,对于贾政这个父亲,贾元春已经无力再说什么了,自王夫人“被病逝”后,贾政娶了继室,那二房,对她和弟弟贾宝玉来说,已经不再是他们姐弟两个的家了。

“既如此,祖母稍等一下,孙女这便写。只是,祖母也知道,我父亲的脾性是什么样儿的,他若是不信我,祖母也不必事事为他烦心了,到时候让宝玉分家另过,顺便帮宝玉分宗便是了。这些年,祖母为了父亲c,ao碎了心,他若是再不懂得珍惜,我们也没甚办法不是么?”

贾母欣慰的点头,伸手搂过贾元春,如她小时候那般,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低声道:“只是苦了你了。”

贾元春无声的在贾母的怀里摇了摇头,经历过了这么多事情后,她要是再看不明白其中的关窍,就枉费老太太多年的教导了。

事情果然如贾母所想的那般,贾政一听说荣国府这一脉,将会从金陵贾氏一族里分宗出来,在贾赦按着贾母的意思,来询问他是否愿意一同分宗时,义正辞严的拒绝了,即使贾政拿出贾元春的亲笔信也是一样。

贾赦再三确定,并且拿到了贾政亲笔所写的字据后,贾赦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府,将事情告诉给了贾母。

捏着这张由贾政所写的字据,贾母沉默了良久,最后也只能长叹一声,对贾政,也是完全的放弃了。

直到这个时候,贾母才不得不承认,她这些年来,把贾家复兴的希望,全都放在贾政的身上,果然是大错特错了。

“这也是他的命!既然政儿不愿意分宗,就随他去吧,只是宝玉那孩子,我却是不愿意让他跟着他那个不着调的爹,一起没了性命的。”

贾赦皱眉,这老太太,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吗?

不能怪贾赦会这么想,实在是贾母这些年来偏心的太过了,贾赦都不敢再相信她了。

贾母扫了一眼贾赦的神情,立即知道这个大儿子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了。

所谓知子莫如母,再怎么对这个儿子不上心,贾母终归是贾赦的生母,这是他们两人,永远也不能割舍的缘。

如今被长子这么怀疑,贾母却是无力再说什么了,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因果循环了吧。

“这件事,你不必c-h-a手了,明儿我让政儿过来一趟,亲自和他说,让宝玉从二房分家出来,自立门户,分宗时,让他跟着一起出宗,也就是了。”

听闻此言,贾赦这才放下心来,不由对自己方才的“小人之心”充满了愧疚,满口的应承了下来。

反正贾宝玉从小在荣国府长大,那孩子,除了天真单纯了一些外,也没有其他的毛病,至少比起贾政来,他更喜欢贾宝玉这个侄子。

而且,贾宝玉也入了林陌的眼,多少在当今的面前挂了号了,贾赦也愿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伸手拉一把这个命不怎么好的侄子。

第二天,贾母果然把贾政叫到跟前来。

正好,贾政也有满肚子对贾赦的不满,想要对贾母说,以期能得到贾母的支持。

可惜的是,这一次,他注定是要失望了。

至于让贾宝玉分家单过什么的,就更不是个事儿了。

不说贾宝玉那不喜读书,不愿入朝为官的性子,都与贾政的人生理念背道而驰。

这些倒罢了,贾宝玉和大房亲近,和他这个父亲生分不说,还想继续去做那些胭脂水粉,这让他如何不气!

这让他一个,以正统文人自居的老学究,如何能忍!

果然是王家的种,只认钱。

林家那小子就是个祸害!若不是他的出现,他们二房,也不会成为如今这般模样!真不知道林如海怎么会想到要把这么个人过继过来。

再想到当年,王氏就是贾母做主替他娶回来的,因着对王氏的不满,此时的他,对贾母也生出了一投怨气。

如今的贾政,可不只有贾宝玉这么个不招他待见的嫡子了。

当日,王氏在被送到女兵营后不久,贾家就传出了她病逝的消息,不过一年,贾政的继室就进了门,第二年,就给他添了一个嫡子,可把贾政高兴的。

这叫什么?老爷他依旧,老当益壮!不减当年!

即使没有这个儿子的出生,贾政还有贾兰这个嫡长孙在呢。

那孩子书读得极好,比之他的父亲贾珠还更有几分灵性,在贾政看来,贾宝玉,压根不像他的种!

如今贾母做主,让他分家另立门户,并且还要随着荣国府一脉分出贾氏一族,正中贾政的下怀!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第59章

两房分宗后不久, 贾珍在两重孝期内,所做的那些不端之事, 被一位御史大人给报到当今的案头, 其结果,自然是宁国府被抄家了。

一切的发展, 倒是和原著的发展差不多, 林陌并不意外,只是抄家的名单里少了荣国府罢了。

本来,贾政那一房因着连坐,也是要被抄家流放的, 最后还是贾元春,用自己的妃位为代价求情,由贤德妃变成才人, 才保下了贾政的性命。

只是, 他那小小的五品工部员外郎的官位,是再不能有了,不过, 与性命比起来, 这样的结果,已经算是极好的了。

至于贾政自己领不领这份情,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光y-in似箭, 如白驹过隙, 不知不觉间,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

忙过了自己的亲事, 忙过了林黛玉的及笄礼,林陌这才有时间闲下来好好的给自己放了几天假。

这天,林陌又赖床了,带得徒阡也像是长在了床上似的,一点都没有起床的意思。

如今是初春时节,春寒料峭,外头的松枝上还挂着几丝寒霜,屋里的火盆明明灭灭,烧得正旺,显然这盆炭火被照顾得极好。

雕刻j-i,ng致,绘着j-i,ng美图案的拨步大床上,两道身影重合,隔着重重的围幔看去,隐约还能瞧见某个身高腿长的身影,八爪鱼似的,抱着另外一道稍显清瘦的身影,非常形象的向众人展示了什么叫做“缠缠绵绵到天涯”的j-i,ng髓。

林陌睁开眼,无奈的发现自己又被徒·八爪王爷·阡给缠上了,还是扒拉不开的那种。

每天醒来都能感受一回被人型绳子绑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林侯爷,除了日常翻一翻白眼外,当真是别无他法了。

他动了动腿,发现被压得有点狠,右腿倒是还好,至少还能动一动,于是,他很不客气的抬起右腿,聚满了力气,狠狠的往最近的那只,不属于他的,却压得他动都不能动的大长腿撞了过去。

“噗”的一声响起,大长腿的主人闷哼一声,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林陌冷哼:“哼!终于舍得睁开眼睛了?我还以为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呢。”

徒阡笑得有些讨好,在林陌的脸上啪唧,亲了一口,笑道:“难得休沐,天又这么冷,又没有什么大事来缠上你,多在床上躺一阵子不是正好么?”

林陌翻翻白眼,“快走吧,这都什么时辰了,今天还得去荣国府瞧瞧呢,明儿宝玉就要成亲了,作为他的便宜表哥,可不能缺席了。”

回头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徒阡,“而你,我的王爷,身为宝玉的表嫂子,不去参加他的婚礼,总也不是个事儿不是?”

徒阡耸耸肩,对自家王妃口里的“表嫂”二字,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的不满。

不过是些许口头上的便宜罢了,他一点都不会放在心上,反正这个家里,真正的一家之主是谁,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偶尔让让媳妇点口头上的便宜,又不会掉一块r_ou_,还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实惠,何乐而不为?

因着贾母的意思,贾宝玉成亲用的新房,被安排在了梨香院里。

当年薛家一行人搬走后,梨香院便空了下来。

眼看着贾宝玉一日大似一日,都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贾政那里却是没有一点要替他张罗亲事的意思。如今更是直接被贾政给放弃了。

目睹这一切,贾母对贾政可以说是失望至极。

最终,贾母做主,让贾宝玉搬去了梨香院住着,如今贾宝玉成亲,新房自然是被安排在了这里。

只是贾母心里时白,现在她还在,贾宝玉还可以任在荣国府里,有朝一日她去了,她这个可怜的小孙儿,可怎么是好?

到那时候,贾宝玉自然是不能再住在荣国府里的。

就是如今,贾宝玉能住在这里,还是贾赦看在她这个老太婆子的面子上,再加上贾赦不屑于将长辈之间的龃龉祸及小辈,这才会让贾宝玉在荣国府里住了这许多年的。

唉,每每想到这里,贾母都要暗自叹息,这么些年下来,她果真是看迷了眼,误把鱼目当珍珠的偏疼了这许多年,差点害得贾家就此陷入到万劫不复当中,若真是那样,当她百年之后,又如何有脸面去见贾宝的列祖列宗?

*

贾宝玉娶的,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史湘云。

老实说,让史湘云嫁给贾宝玉,不管是贾母,还是史家,都很不满意。

这两个人算起来,说是门当户对,又不对,说门不当户不对嘛,也不尽然,反正他俩还是挺相配的。

史家乃是一门双侯,史湘云说是侯门贵女,其实这一切却都和她没有一点关系,她只是一个无父无母,寄养在叔叔家的可怜小孤女。

每次想到这里,即使再如何心大,再如何的大大咧咧,史湘云的心底,也总免不了心生怨愤。

同样是父母双亡,为何林黛玉处处,样样都比她强上百倍不止?只不过是多了一个兄长,她和林黛玉之间的差距,就不是鸿沟可以形容的了。

至于贾宝玉,不过是个顶着荣国府二老爷的白身之子罢了,虽然有贾母的偏疼,于婚恋市场上,他的这种身份,就没能为他加上一星半点的分数。如今更是直接与生父一家分家,自立门户,真是哪哪都不符合那些老丈人们的意。

然而,在贾母的眼里,她的宝玉却是千好万好的。出生时含玉而生不说,亲姐还是位份不低的宫妃,自幼聪慧异常,将来是有大造化的,便是公主也尚得!

曾经,在为贾宝玉择妻的事情上,贾母、王夫人和贾元春三人,之前的目光不是放在林黛玉的身上,就是放在了薛宝钗的身上,史湘云这个孤女,当真从来都不在她们的宝玉妻子的名单上。

谁知道造化弄人,林黛玉一朝飞升成凤,变成了贾家人高攀不起的县主娘娘,哥哥是简在帝心的海恩侯爷,大嫂更是大晋权势涛天的昭瑞亲王!

而贾宝玉这么大了,却还是一个白身!

至于薛宝钗,人家眼看着贾家二房不行了,立马退步抽身,缩回去了,寻找更加适合她们薛家的目标去了,谁还会呆在原处,和贾家人玩啊!

寻寻觅觅多年的结果,贾母等人才发现,在她们这样的人家里,出身合适,年纪适合的,也愿意和贾宝玉成亲的女孩儿里,也就只剩下一个史湘云是最有可能成为宝玉妻子的人了。

最不济,史湘云还有一个史家在身后撑着呢。

为了他们的名声,史家的两个叔父,不可能放任史湘云嫁人后,生活不如意而不管的。

然而当时,史家已经在为史湘云相看人家了。

史家为史湘云挑选的夫婿人选,乃是卫家的卫若兰,两家都有意让两个小的成亲。

贾母听说后,为免贾宝玉最后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只得亲自出手,仗着自己史家姑奶奶的身份,生生把卫史两家已经谈拢的亲事给拆了,把贾宝玉和史湘云送作了堆。

面对娘家侄儿的质问,贾母也只能厚着脸皮,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混过去了。

史家两位侯爷也是无法,事已至此,他们除了认了,又能如何?

再说了,湘云那丫头,似乎对和贾宝玉成亲的事并不反对,相反,还很乐见其成,史家两位侯爷互相看了看,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下了这门亲事了。

当日,贾家和史家为着宝玉和湘云的亲事闹起来的时候,林陌和徒阡正忙着他们自己的亲事,和自家妹子的及笄礼呢,压根没有关注那两家的眉眼官司,等到他们闲了下来,有那闲心听取别人的八卦了,一切却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不嘛,今天他们就要去参加贾宝玉的婚宴了。

*

徒阡和林陌两个到达荣国府的时候,该到的人早都已经到得差不多了,出来迎接他们的,竟是多日不见的贾政。

林陌颇为意外。

徒阡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贾存周的官职被lū 后,只得回来求贾老太太,毕竟是自己疼宠了多年的小儿子,老太太到底心软,还是让他又和京城贾氏一族连了宗了。”

林陌暗自摇头,贾母是真的老了,总想着一家人和和乐乐的,共亨天伦,却不想两房的恩怨哪里是那么容易解得开的。

他二人来得有些晚了,这要是换成了其他人,只怕早就被贾政给记恨上了,以为看不起他们二房呢。

奈何,这二位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呢,他们愿意过来参加贾宝玉的婚礼,已经是很给贾家面子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贾政也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林陌之所以会带上徒阡来参加这场婚礼,从来都不是看在他贾政的面子上的!

或许,在这两位的眼睛里,贾宝玉的面子都比他这个老子强!

哼!一个不学无术,成日家只知道调制胭脂水粉的纨绔子弟,却比他这个饱读诗书的有学之士更入得昭瑞亲王夫夫的眼,当真是,人心不古,天妒英才!

满脑子怀才不遇,憋屈气不已的贾政却是忘了,今天,他虽然是贾宝玉的生父,这场婚礼,其实和他却是没有一点的关系。这些宾客们来参加这场婚礼,还真没有几个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来的。

要不是因为他是贾宝玉的生父,贾母等人不想让贾宝玉留下一个不孝的名声,贾宝玉的这场婚礼,贾母还真不想把她这个拎不清的小儿子给请过来!

徒阡目睹贾政那张变幻莫测的老脸,心下狐疑,不知道这位贾存周的脑子里又给自己脑补出了些什么东西来了,还真挺瘆人的。

林陌也是伸手压下了手上冒出来的j-i皮疙瘩,心下嘀咕,“我果然还是不喜欢这个二舅舅,这丫的就是一点都不懂得看人脸色啊!这都能长这么大,也是奇了怪了。”

这时,吉时已到,花轿已经到了荣国府的大门前。

要不怎么说贾赦对族中小辈还是不错的呢?当初贾母提出让贾宝玉从荣国府正门将新人迎进府里的时候,他竟不曾反对,十分干脆的直接就应下来了,这样的态度,反倒是让贾母意外了。

为免贾赦过后反悔,贾母当机立断,挑了最近的一个适合成亲的黄道吉日,让贾宝玉和史湘云成亲了。

不过,人是从大门进来了,拜堂之地就不能设在荣禧堂了,他贾宝玉不过是京城贾氏旁支的嫡次子,还没有资格在荣禧堂里成亲!

至于贾母让他们在荣庆堂拜堂什么的,贾赦看在贾母年纪一大把了,还在为贾宝玉细心谋划的份上,就不与她计较了。

第60章

这日恰逢大朝, 有飞骑送来八百里加急的奏报, “连日来, 山东多地沿黄河两岸大雨不断, 已经有多处河口决堤, 山东巡抚刘孟刘大人派出八百里加急的奏报, 请求朝廷拨款赈灾。”

黄河水患乃是大事, 赈灾之事自是刻不容缓, 当下钦点海恩侯林陌为钦差,赴山东主持赈灾之事。

昭瑞亲王徒阡率一营天子亲军随同前往。

林陌和徒阡自是领命, 所谓食君之禄, 忠君之事, 很公平。

林陌道:“启禀陛下,臣请陛下赐臣一方尚方宝剑, 并许臣有先斩后奏之权。”

哪个世界都不缺少发国难财的人,虽说水至清则无鱼, 但在林陌看来, 这种发国难财的人, 活着都是浪费空气, 趁早儿的把这些人全都一刀咔嚓了, 才是最好的。

林陌清朗的声音在金鸾殿里回荡, 飘进了在场众位大人的耳中,惹得众人的目光纷纷向他这里看过来。

差点忘了, 这位海恩侯爷可是位狠人, 别人与倭寇和海盗作战, 将之赶出大晋海域就算是完事了,这位却不,人家还要去掏海盗窝!不把海盗赶尽杀绝,绝不罢休!

瞧瞧现在,赈灾的事情都才刚刚开始呢,人家就想着请出尚方宝剑了,先先斩后奏,这是要大开杀戒的节奏吗?

某几位有亲朋故友在山东为官,或是有子侄在山东附近做生意的大臣纷纷变了脸色,心下暗自决定,他们今天回府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信给在山东的亲友,提醒他们千万别惹上这次的赈灾钦差,这就是位惹不得的主儿。

对于林陌提出来的要求,当今略一思索,就想明白了他那话里的未尽之意,当下二话不说,不仅给了林陌一柄尚方宝剑,还将一块刻有“如朕亲临”的玉佩也一并交给了林陌。

这算是一个意外之喜了,林陌表示很高兴,有了这两样东西,这次的赈灾之行上,他可以做的事情就多了。

灾情紧急,林陌和徒阡稍做收拾,就带着手下人等,往山东去了。

自从当今登基以来,各地虽然每年都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灾情发生,或是水灾,或是旱灾,或是其他的一些天灾之类的,损失却都并不大。

加上这几年来,一直有林陌和他早年搜罗来的匠人们做出的各种各样的,实用的东西,用在修路,架桥和修筑河堤上,大晋的百姓们,在各种天灾下,已经能够少受一些损失了 。

像这次这样严重到,需要一省封疆大吏动用八百里加急奏报的情况,在当今登基之后,还真从来没有见到过,今天这事还真的是头一遭呢。

尽管心中百转千回,林陌的动作却是不慢,三天之后,他就踏上了赈灾的阳关大道上了。

说是赈灾,林陌的主要任务还是运送赈灾用的银两和粮食、药材等物资,至于救灾的工作,自然有山东各地的官员们来做,当然了,要是有那不长眼的人,犯到了林陌的手上,那就要另说了。

这次林陌带来的救灾粮食里,并不单单只有稻米、谷子一类的传统粮食,他还把他和徒阡名下各处庄子上收获的红薯、马铃薯和玉米等物也全部带了来。

当今得知他的举动后,也让皇庄的管事送来了皇庄上的这些粮食的出产,倒是让林陌一直悬着的心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这些可都是能饱腹的东西,在这种时候,正是它们发挥功效的时候,怎么可以落下呢?

玉米等物早在前朝时,就从海外传进华夏了,本来,以这几样粮食的产量,应该很快就能在大晋种植开去才是,却因为朝廷收税时,只认五谷,不认这些新式的粮食。

百姓无法,只能让这些好物儿蒙尘,继续种植五谷。

或许,这次的黄河水患会是这些新式粮食进入大晋百姓日常生活的一个机会,林陌并不想放弃。

*

因着着所需要调动的东西实在太多又太杂了,林陌就先带上一部分的赈灾物资,先一步往灾区来了,其它的,则是要等准备妥当后,随后由徒阡带着,追上他们即可。

林陌在京城已经清闲了好些年了,因着和徒家兄弟的关系,没少在皇帝的面前给他洗脑。

什么发战争财啊,要想富先修路啊,科技改变生产力啊。

这么些年下来,饶是心智坚定的当今,也都快被他给忽悠瘸了。

上一章:第14节

下一章:第16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