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7节

第17节 腐书耽美

既然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疫区的事情也都步入了正轨,接下来,林陌自然是要开始收拾那些吃里扒外的家伙了。

有了之前处理j,i,an商的经验,林陌没有二话,直接拿过来,只稍稍做了点改动,就用在了那些汉j,i,an们的身上了。

一颗颗的人头,在疫区百姓们仇恨的目光中落地,虽然解恨,却怎么也换不回那些逝去的生命。

林陌看着这一幕,默然无语,他举起手,仔细的看着,面色复杂。

徒阡探手,揽住了他的肩膀,“怎么了?”

林陌道:“没有什么,只是这次赈灾之行,我似乎杀了太多人了。”

徒阡闻言,转过身,捧住林陌的脸,低下头,与林陌额头相抵,用他那把低沉好听的声音,安抚他道:“谁说你杀人了?那些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畜生罢了,哪里配称为人?”

林陌笑了,是啊,那些人哪里能配称之为人?不过是一群没有底限,不配为人的畜生罢了,他根本不必有心理负担的。

齐州府发生的这些事情,被林陌一纸加急奏折,送到了当今的御案上。

这天的内阁小会上,这份奏折在一众朝中大佬们的手上来回传阅,待看过了上面的内容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有那修行不到家的,面上的怒容都快满溢出来了。

“不过是些蕞尔小国,国中之人,甚至还在茹毛饮血,不知教化,竟敢来我泱泱华夏撒野,这是打量我大晋无人不成!”新任武英殿大学士的武昌侯爷缓缓放下手中的奏折,语气森森的,就将罪名给那些人定下了。

今日有份参与讨论的众位大佬们,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这杀气腾腾的语气,几乎弥漫了整个宣室的煞气,在在都让众人明白:大外甥被那些亡命之徒惦记上了,武昌侯爷很不高兴!他老人家想要大开杀戒!

第65章

这时, 建极殿大学士汤士荣大摇其头,满脸的不赞同, “老夫却不这么认为。今年天灾人、祸不断, 尤其是齐州府,洪灾尚未完全退去, 天花疫情又至,百废待兴,百姓尚且吃不上饭, 此时水师外出征战, 劳民伤财, 委实不是好事。

战船、粮秣、军晌, 样样都要大笔的银两,有那许多钱扔到战场上, 连个水花都ji-an不起来, 倒不如将钱用在其他地方,不是更好?”

云涛气笑了,“那依汤大人之意, 此事又该如何?”

汤士荣理所当然道:“那些人的目的是海恩侯, 他们所要的, 也不过是想要回当初的损失罢了, 让海恩侯赔偿了, 也便是了。”

满大晋谁不知道, 那位海恩侯爷是最会赚钱的, 旁的且不说, 单说林陌手上握着的那条海上商路,就足够他们这些人眼红的了。

多少人想要在这条海上商路上分一杯羮而不得其门而入,有些人看得开,分不到也就罢了,最多叹息一句无缘。而有些人,却是认定了一个理儿,“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在那些人的眼里,林陌断了他们的财路,就是他们仇人了!

有机会在林陌的背后c-h-a上一刀,这些人如何不做?

这些人当中,这位汤大人,怕不是那些人里面,最想林陌去死的那一个了。

云涛如何听得这话?一个虎跃,冲到汤士荣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前襟,就要提起。

当今轻咳了一声道:“云爱卿很不必为这么个玩意儿生气,气坏了自己,怀瑾回来知道了,还不得闹翻天去?”

宣室里一片寂静,就连汤士荣的额间都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来。

什么叫“这么个玩意儿”?圣人这语气不对啊,这是明着表示自己是站在林陌这一边的意思了?

汤士荣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当今并不多做解释,从手边的一堆奏折里抽出一份,让魏全送到讯问尚书钱喾的手上,“你给其他人念念。”

钱喾一脸不解的接过那本厚厚的折子,打开来,仔细看了看。

不过看了几页,那张还算白皙清隽的脸,突然涨红,右手捂住胸口,感觉心跳差点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当今淡淡道:“念出来。”

钱喾躬身应诺,随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念道:“……清理海盗所占岛屿五座,解救大晋受害百姓XXX人,得黄金XX箱,XXXX两,白银XX箱,XXXX两……拇指大珍珠XX斛,极品羊脂白玉X盒,翡翠X盒……某个小岛上似有金矿,据估计,矿藏有XXXX万两……”

钱尚书的声音抑扬顿挫,平时颂读诗词文章时,极容易引人入胜,只是这位一心掉到钱眼里去,平日里听他说话,三句话不离孔方兄,真真是个俗得不能再俗的一个俗人。

他们这些自诩雅士再世的人,都不爱和钱尚书混到一处去。

不过今天,听着从钱尚书口中流泄出来的一个个与金钱有关的名词,这些人,全都安静如j-i。

足足花了小半刻时间,钱喾才结束了这场宣读,整个宣室安安静静,各位大佬的眼神,和之前却已经不一样了。

那是一种,大狗看到r_ou_骨头时,垂涎三尺的模样。

云涛哼笑连连,当初他家大外甥弄来这许多金银,几乎把当今的私库都堆满了,这些人当时就亲眼见识过一回了,当时这些人是怎么说的?

如今,时过境迁,这些人倒是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扣扣扣”,手指扣击桌面的声音响起,众人齐齐看向当今。

当今道:“你们大概忘了,阿阡和怀瑾二人,每次出征,从来不曾向朝廷讨要过军晌和粮秣!”

这话说的,几位自觉公正的大人,纷纷掩面。

云涛心中腹诽:昭瑞亲王和他的王妃,总共也只出海清剿过一回,哪里来的每次出征?

自此,再无人提起两人私自出海一事,某些眼光长远些,甚至后悔当日海恩侯挑人赴灾区时,拦着家中晚辈上进的举动,恨不能让时光倒流,让自己回到那个时候,拍死自己得了!

有了当今的大力支持,出海之事就此名正言顺。

*

此间事了,徒阡和林陌二人便带着从京城带出来的那些人马出海了,直接从齐州府的海域上船,开始在海上浪到乐不思蜀。

“报告!”

随着舱门打开,一阵香味飘了来,正在补充海图林陌抬起头来,但见一个面善的小兵手捧一个大海碗进来,瞧他那一身穿着,应是这艘舰船上的一名什长。

瞧着年纪并不大,长相也不像那些常在海上生活的水兵,长格外的j-i,ng致俊秀,倒像是某个世家大族的少爷出来渡金来的。

“侯爷,这是船上大厨现烤的海鱼,小的端过来给您尝尝,看看味道可还对?”

那小什长语气恭敬的说着,声音里,还含着五分尊敬,三分孺暮。

林陌的记性极好,发觉来人似的似乎是熟人,不由多看了这个小兵一眼,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林陌的记性极好,发觉来人似的似乎是熟人,不由多看了这个小兵一眼,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环哥儿?”

眼前之人,不是贾政的庶子贾环,又是哪一个?

贾环也是没想到自家这位光风霁月,令他仰望的林家表兄,竟然还记得他。

眼见自己被认出来了,便也没有否认。只是有些局促的同林陌问好。

“侯爷……”

林陌笑道:“都是自家兄弟,私底下称我一声表哥即可。”

这句话很好的安抚了贾环一直提着的心,只要林陌还认他这个表弟,就比什么都好。

“林表哥。”

林陌眼尖,一眼就看到,在“林表哥”三个字出口后,贾环的眼圈儿立马就红了。

想到了什么,他的心里也是无限唏嘘。

他让贾环走到他的跟前,伸手比了比,笑道:“多年不见,你都长到这么大了,你现在是在当值吧?”

贾环点头:“是。”

林陌道:“你且去继续工作,等下了值,再到我那儿,咱们表兄弟两个好好的叙叙旧。”

贾环自是没有不应的。

如今大晋的水军改革,还是林陌提出来的呢,其间的升迁制度,纪律规则,甚至各级的服装都曾经过他亲自过目。刚才虽然只匆匆的打量了贾环一眼,立即知道贾环在这艘舰船上,混得极好。

贾环年纪不大,都已经是个什长了,手底下领着一什人,这次若是能立下大功,返航后,再往上升一升,并不是一件难事,倒是让对原著里,贾环小冻猫子的印象极为深刻的林陌,对他改了观。

下了值,贾环立即来到了林陌和徒阡所在的船舱里,轻轻扣门。

很快,门就开了,竟是徒阡亲自为他开的门,贾环顿时受宠若惊。

三人厮见过,道过了各自近况后,便聊起了贾环加入水军的事。

“你怎么会进了水军军营?”

以贾家的人脉,如果贾环想当兵,最应该去的,不是京营吗?至少贾琏在那儿呢。

再者说,以贾政那牛心左性的性子,能同意贾环弃文从武吗?

贾环道:“表哥有所不知,自父亲和大伯分家后,我和姨娘随着父亲去了平安坊。刚开始还好,毕竟当时父亲的身边只有我一个儿子。后来,继太太进门,我和姨娘的日子便有些艰难了,等到琅哥儿出生后,那府里,就没了姨娘和我站脚之地。”

原来,贾政的继室,竟是他当初的门生,现任通判的傅试之妹——傅秋芳。

那女子因有几分姿色,加之又有几分聪明,识文断字,那傅试仗着妹子,要与豪门贵胄结亲,不肯轻易许人,耽误了花期。到了二十岁上,依旧没能寻到合心意的人家,不知为何,最后竟成了贾政的继室了。

那傅秋芳是个j-i,ng明的,刚进门时,还会小意奉承贾政。

随着傅秋芳为贾政生的儿子贾琅出生,贾政的心已经牢牢的被傅秋芳拢络到了手里。贾政谓其解语花,宠爱不已。

加上赵周两位姨娘年华渐老,不再鲜嫩,赵姨娘和贾环母子日子难过,并不奇怪。

后来,赵姨娘和贾环艰难的处境被贾探春发现了,在探春和她夫婿的帮助下,贾环带着赵姨娘分家出府,自立门户。

“后来,我便想着,不做点营生,总有一天要坐吃山空,最后,在三姐姐的建议下,我便加入了水军。”

这些事情,林陌其实已经从风语组的人口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如今特意问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试探罢了。

对贾环的表现,林陌还算满意,“三妹妹的性子爽利,先前我就说,若是给她一片自由的天空,其成就,定是不凡的,果真被我说中了。”

兄弟二人略略叙了一回,贾环便告辞出来了,讲真,他并不怎么想利用自家表兄的身份做点什么,再者,他本身崇拜林陌,实际与林陌的交情,并不如何深刻。

贾环知道,若非今天在舰船上遇到了,他家表兄怕是早就忘记了他这个人了吧?

贾环的直觉确实极好,他将林陌的心思抓了个八九不离十,林陌的确是早就忘了还有他这么一个表弟了。

望着贾环挺直的背影,林陌叹息:“想不到,这也是个极好的,可惜了,却是个庶出的,又摊上了那样一个父亲。”

“你也说他是个好的,尽可以放心了,如今贾环从军营进身,将来,贾政这一房总算不用没落了,想来,贾家那位史老太君若是知道了,应该也能开怀几分。”

林陌叹息:“也只能这般自我安慰了。”

第66章

“海上雷神”的名号, 在大晋沿海的名声是极响亮的,这些年, 他窝在京城, 安份的当他的海恩侯爷,他手下的人, 却依旧在海上到处浪,海盗们安份守已好几年,大晋东南沿海的百姓, 难得过了几年舒心的日子。

只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 大浪淘沙, 一代新人换旧人,对于“雷神”的惧意, 正在逐渐淡去。

“雷神也是时候出来溜一溜了。”林陌如是想, 否则那些人还真的会以为他这个“海上雷神”真的改吃素了呢。

不得不说,雷□□号,在这些海盗们中间, 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是那种“我不在江湖, 江湖却到处是我的传说;你若回江湖, 整个江湖都是你的!”的感jio。

雷神一出, 海盗们完全没有了招架之力, 被林陌和他的船队追着东躲西藏, 哭爹喊娘, 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给他们。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近几年来,盘据在大晋外海各大小岛屿的海盗们,又一次遭受到了灭顶之灾。

“这是最后一处了,掏完这里,就该回京城了。”云霖抻了个懒腰,出来都快小半年了,他可想家了,想他家媳妇和儿子了。

当日离京的时候,他家儿子才刚满三个月呢,他这一走就是小年半,回去了,肯定认不得他了,想想都伤心。

现在好了,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可以回去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他高兴的了,那满满一舰船的金银翡翠,奇珍异宝也不行!

林陌笑了,抬手拍拍自家表弟的狗头,语气里满是藏都藏不住的怜悯。

“谁和你说结束这里的事情后,就可以回京去了?”

云霖满脸震惊:“难道不是吗?洪水退了,疫情控制住了,海盗窝都被掏了,不回去,还能干什么?”

林陌理所当然道:“海盗是被灭了不少,不是还有倭寇吗?在我看来,倭寇这玩意儿,比海盗的危害更大!”

如今大晋被他蝴蝶掉了很多东西,旁的不说,经济和军事的水平可不是他前世所在的那个大辫子朝代所能比的,百多年后的那场事关华夏民族生死存亡的大劫还会不会发生,林陌不知道,但是,有机会把那些心怀鬼胎的国家和民族给摁下去,他还是十分乐意去做的!

他一指前面某个海域的方向笑道:“若我的资料没错,前方不远处就是倭人的国家了,你们就不想上去看一看那些倭人的老巢吗?正所谓,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不是吗?”

云霖哭丧着脸,他能说,他并不想看吗?

可是他不敢!他家这位表哥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心黑手狠,连当今皇帝的坑都敢挖,又有徒阡这个护短的家伙在一旁撑腰,他这个小身板儿,可不敢在他头上捻虎须。

获得了众人的一至同意(?),林陌心情不错,简单的修整了一番后,带着这支立于时代最尖端的舰队,浩浩荡荡的往倭国的方向行去。

*

倭国是由几块比较大的岛屿所组成的,在先秦时,华夏先民就已经发现了这里。

传说两千年前,始皇帝派出方士出海寻找仙山,最后到达了这里,并在此定居下来。

又有传言,唐明皇时,杨妃因安史之乱被杀于马嵬坡下,但实际上,这位位列四大美人之一的大美女,其实并没有死,而是使出了金蝉脱壳之法,从死劫中逃出生天,最后出海,来到倭国,继续活了下去。

总而言之,倭国的历史与华夏历史总有着种种牵扯,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小小的倭国,不过弹丸之地,其文化又传承自华夏古国,说是一衣带水的邻居也不为过,不过是个大晋的属国罢了,并不足为虑。

然而,又有谁能知道,就是这样一个弹丸小国,百多年后,竟然会给华夏民族,带来一场,几乎亡国灭种的灾难呢?

这样的一个国家,并不需要存在!

自认自己是个脾气极好的海恩侯爷如是想。

云霖很不解,“说起来,那倭国还是大晋朝的属国呢,不过是个远离大晋的落后小国,表哥何必这么上心?”

林陌没好气的怼他:“你还看不出来吗?那些倭国人,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从不知感恩为何物的玩意儿。他们现在落后于我们,尚且敢于s_ao扰大晋沿海渔村。若有朝一日,一旦他们有了依仗,反过身来在大晋朝狠狠咬上一口都是轻的,你若不信,回去看看咱们大晋东南沿海各地关于倭寇的记载吧。”

云霖耸耸肩,好吧,他没有亲眼见识过倭寇之害,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没有发言权。

“可是,咱们就这么打上门去,似乎很说不过去?总归要师出有名的,不是吗?”要不然,将来在史书上,要如何记录这场战争?说是他们大晋仗势欺人不成?那也忒难看了些。

林陌点头,云家小表弟虽然天真了些,说的却是不错,他虽然不在乎那些身外的虚名,更不在意后人对自己的评价如何,但是,有机会能够给自己留个好名声,他也是不介意去做的。

林陌点头,云家小表弟虽然天真了些,说的却是不错,他虽然不在乎那些身外的虚名,更不在意后人对自己的评价如何,但是,有机会能够给自己留个好名声,他也是不介意去做的。

林陌道:“你说的不错。”

云霖有点懵,他说什么了?就不错了?既然他说的不错,那是不是要启程返航了?他真的真的很想回家看媳妇和儿子了。他觉得,那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很适合他!

云状元的心一下子飞扬了起来。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太多了。

林陌招来随舰队出海,一直跟随在舰船左右的自家商行的海船船长,和徒阡一起把人带到他们平日里议事的船舱里,关上门,如此这般的交待了一番。

也不知道林陌都和那商船船长说了些什么,那船长走时,不仅红光满面,走起路来的气势都与刚才来时不一样了,瞧瞧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要去和人拼命呢。

那商船船长走后,林陌就下令,所有的舰船停止前进,原地待命。

目送商船远去,徒阡问:“此计当真能成?”

林陌笑道:“你且看着吧。”

*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单说那商船船长返回商船后,立即下令船只往最近的九州岛行去,再无消息。

三天后,水军派出的巡逻小队,在靠近倭国的海面上,救起了向他们求救的商船船长等人。

和三天前相比,这个时候的船长一身的狼狈,身上衣服几成破布,上面多处血迹,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巧的是,今天负责海上巡逻的,正是贾环。

贾环知道商船船长的身份,又见过其人,在将人救上来后,简单的问过几句,就把他带到了林陌的面前。

见到了林陌,这位船长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放声大哭。

“王爷,林侯爷,您可要为小的们做主啊!”

原来,三天前,这个船长带着满载货物的大船,在九州岛的一个小渔村上岸,与当地人市货。

这几年来,因着大晋并不曾开启海禁,海上贸易极为繁盛,大晋的商品从来都很受当地人的喜爱,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都以能够拥有一件出自大晋的商品为荣,那是身份和地位的像征。

这艘商船的船长是个老江湖了,常年在海上往来,哪个地方没去过?像是倭国这样与大晋有点关系的小国,他们更是已经来往过很多回了。

对倭国的一些风俗习惯都有极高的了解。

不过,今天他们上岸的这个渔村却是第一次来,谁知这一回竟然出事了呢?

“咱们的货物都是极抢手的,上岸后不过半日,便已经销售完了近八成,半下午的时候,有一武士过来,看上了船上的两套瓷器。不过他手上的钱不够,便让小的帮他将那两套瓷器留着,他回去筹集银两,明天再来买。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儿,小的没多想,便应下了,当天就住在了那渔村的客栈里。

谁知道等我们吃饱喝足睡下后,竟有人登上了我们的商船,抢走我们剩下的货物不算,还将船给烧了!

小的一看情况不对,立即让船上的伙计们四散逃去,先保了性命再说。小的想着必须将信儿他给侯爷,这才千方百计的弄来了一艘小船,带了几个水手逃到了海上,这才捡了一条性命回来。”

那船长,一行说一行哭,将他们这次的遭遇一一说了出来,端的是无比的可怜又无助。

事关大晋百姓的利益,林陌和徒阡自是不会袖手旁观,当即带着水军,一路乘风破浪,在那船长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那小渔村的海岸之外。

远远的,还能看到海面上飘浮着一块块被火烧过的船板,足见那时的火有多大!

主舰上,林陌举起他的双筒望远镜,向那渔村望去,就看到几个武士打扮的人,还站在岸上,指着那艘被他们烧得只剩下一个大致骨架的商船,哈哈大笑,指指点点。

手上的望远镜递给那商船的船长,“你看看,那些人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武士”

那商船船长小心的接过望远镜,像是捧着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似的,小心翼翼。

不能怪他这么没见识的样儿,这种双筒望远镜是工部的大匠打造出来的,产量并不多,有数的几个,全都被当成军需送往各处军营了,他们这些商人,别说是用了,连见都不曾见过几回。

第67章

小心翼翼的将望远镜架在双眼上, 往那座小渔村看去,果然在那几个武士装扮的人里面, 发现了昨天说要买他的瓷器的那个人。

“不错, 小的瞧见了,昨天那个人也在!”

林陌点头:“那就好办了。”但见他大手一挥, 执旗兵立即打出旗语,把他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只见刚才还在均速前行的钢铁大船, 突然加速, 在行到了渔村最近的距离后停下, 舰船齐齐转了一个方向, 把船的一侧面向渔村。

在渔村村人莫名所以的目光下,林陌一声令下:“开火!”

一时间炮声轰鸣, 轰开了这个, 几百年来,一直时不时s_ao扰大晋沿海百姓的岛国国门!一如前世,几大列强, 用木仓火包轰开华夏国门的时候一样!

*

这一日, 是个极平常的夏日清晨, 京城的百姓们依循着往日的习惯, 重复着往日, 几乎一成不变的生活, 平静, 安宁。

然而, 这份宁静,很快就被一队身着禁军服饰,腰佩宝刀的汉子们打破了。

这些人身手矫健,速度极快的将位于京城北方的玄武大街到德胜门之间的街道清理了出来,并不许闲杂人等从此经过。

如此紧张的情况,吓得不少胆小的百姓们,魂儿都快飞了。

有那经验丰富的,一看这架式,立即想到,怕是有宫里的贵人要出行。

生活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他们这位圣人,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经常微服私访,年节时,也经常出现在京城大街上,与百姓们同乐。

而且,这位皇帝陛下,并不会拒绝百姓们的围观。

有那胆子大的,并不因为这场变故而远离,反而有心想要看个究竟,想着将来或能多一个与人聊天时的谈资来。

约莫半个时辰后,当今圣人乘着御辇出了宫门,径直往德胜门而来。

沿途的百姓纷纷下跪,山呼万岁。

御辇的速度不慢,很快就过了玄武大街,出了德胜门。

一时间玄武大街的气氛严肃了起来,一众百姓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整齐的哒哒声由远及近传来,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看过去。

这时,一个消息在人群中传播着,“昭瑞亲王和海恩侯爷远赴海外剿灭海盗,今日凯旋归来了!”

一众百姓听闻,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纷纷往德胜门的方向,翘首以盼。

早在三天前,林陌和徒阡就已经抵达了京城,这次和他们一起回来的,可不止当初带走的那一营的皇帝亲军了,几个在这次海战中,表现亮眼的将士,也都被徒阡带回来了。

其中,就有贾环。

这里毕竟是京城,再多的小心都不为过,这些都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虎狼之师,谁都不敢未经圣人的命令,就直接把他们这些人放进去,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于是,他们这些人就在京城外的一处隐秘的营地里驻扎了下来,徒阡和林陌、云霖三人,则是连夜进城。

作为这次远征倭国的主将,以及地信最高的人,他们要第一时间回宫去向当今复命,云霖却是实在等不及三天后再回去看望妻儿了,可想死他了!

*

当今早早的等在了宣室,当听到徒阡和林陌求见时,亲自走到宣室门外,迎接这对刚刚打了胜仗回来的夫夫。

见此情形,连徒阡都感觉到受宠若惊,试问,还有谁能够得到当今如此看重?

二人见当今亲迎,走近的时候,就要行君臣大礼,当今却大步上前,一手一个,拉住他们二人,不让二人行礼,满面笑容的拉着二人进了宣室。

三人叙过别后之情,当今这才问起了此次赈灾与远征的具体事宜。他这里虽然每天都有人将这些事情告知,总不及当面问徒阡和林陌这两个亲历者来得清楚。

徒阡和林陌对视了一眼,林陌笑道:“回陛下,幸不辱命。”

*

经过三天的休整,洗去一身的风尘,这支林陌j-i,ng心挑选的百人队伍,个个j-i,ng神抖擞,容光焕发,在昭瑞亲王和海恩侯的带领下,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城。

走在队伍前面的徒阡、林陌和云霖三个,相貌出众,文治武功都是同龄人当中的佼佼者。不说他们三个人了,能被林陌挑选出来的人,其相貌都是出类拔萃的,没办法,谁让林陌是个隐藏得极深的颜控呢?

这么一支队伍亮出来,再加上被林陌特别训练过的队列,行走动作,等等等等,简直帅出了新高度,不知道勾住了多少少女们的芳心呢。

突然间,鲜花并手帕齐飞,纷纷扬扬,直往一众将士们的身上招呼。

不多时,将士们的身上,全都挂满了。

这时,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一道清泠的女声,吟唱着那首传承了千年的情歌: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如此三次后,周围的年轻姑娘和小媳妇子们,也都情不自禁的跟着它一同吟唱出声,其声势之大,就连见识过后世各种大场面的海恩侯他,也都起了一身的j-i皮疙瘩。

林陌一提马缰,凑到徒阡的身边,问出了心底的疑问,“那些老学究们,不是总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又说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么?这些姑娘们在这里公然向一群大老爷们念情诗,不要紧吧?”

要是因为这么一点子事情,让这些姑娘们被那些卫道士们欺凌了,那就是他的罪过了。

徒阡却并不担心:“放心吧,今时不同往日。”

林陌挑眉,还有这种好事儿吗?他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此事说来话长。”

言下之意,这里并不是适合说这件事情的地方,林陌也知道,这种事情,说起来没那么简单,逐按下心底深处的八卦之魂,继续往前走。

视线扫过周围的一众围观人员,林陌多少能理解这些女子们内心深处的想法。

他们这一行人里,除了他、徒阡和云霖外,还有一个当今在呢,这些人想要在皇帝的面前,努力表现自己,可以理解。

谁的心里没有一个梦想呢?看看周围这些面容娇羞,眉目含春的姑娘们,林陌很明白,估计这些人的心里,都存着一个霸道帝王(王爷、侯爷、状元)爱上我的梦想呢。

不怪她们如此卖力的表现自己。

下意识的,林陌踏前一步,有意无意的,用他那不甚强壮的小身板挡在徒阡的面前。

哼!这是他的人,可不能让这些心思不纯的人给勾了去了。

林陌的动作无比的自然,便是有人注意到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徒阡却不同。一看到他的这个小动作,立即就猜到林陌的小心思了,不由得轻笑出声,他也由着林陌走在他的前头去,才不管那些所谓的身份地位论呢。

*

这一场大胜,在朝廷内外引起了一场极大的震撼,这和多年前的那场剿灭海盗和倭寇的胜利又是不一样的。

这一次,大晋的水军不仅剿灭了几个海盗团伙,还替大晋海商追回了被倭寇抢去的货物,也是因为登上了倭国的土地,徒阡才知道,倭国的百姓,竟是一直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有倭国百姓得知他们是来自大在晋的大人物,不少人跋山涉水,赶到他们的驻地,诉说冤屈。

甚至有不少流落倭国,货物被抢的大晋海商,得知大晋来人,也纷纷现身,只求昭瑞亲王为他们做一回主。

身为宗主国的亲王,徒阡哪里能眼睁睁的看着百姓们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之下?自然是要替这些拦路喊冤的百姓做主的。

这一举动,得到了倭国国内,上自天皇,下至平民百姓的真心感谢。

那一日,大晋水军的舰船启程返回大晋的时候,包括天皇在内的倭国百姓们,送上了能够代表他们心意的礼物,那礼物竟是把那艘当世最大的战船——雷神号的船舱给堆满了。若不是林陌拦着,倭国的百姓怕不是要把“雷霆舰队”的所有战船都给塞满了,才肯罢休。

手捧着这份诚意满满的谢礼单子,以及倭国天皇家族,寻求天、朝庇护所给出的,厚厚的“保命钱”,当今那张俊朗不凡的脸,生生笑成了一朵大大的菊花。

在这两份单子传阅下去后,在场的大人们眼里的惊讶,藏都藏不住,这些狡如狐狸的大佬们,已经被这两份名单惊到了,有几位甚至都藏不住眼里的贪婪。

“下个月,倭国的天皇将会派出他的长子,来到京城。那人即是天皇的长子,也是倭国的皇太子,下任的天皇,他这次前来,是要学习我大晋先进的知识和为政之道。”

说是这么说,在场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得很,说什么来大晋学习为政之道,不过是个质子罢了。

“都以为倭国不过是个蕞尔小国,国中竟然还藏着一个如此之大的银矿!真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林陌眉眼含笑,深藏功与名。

当今心情极好,看着这群以林陌为首的,替他赚来大笔金银的将士们无比的顺眼,当今一高兴,来个爵位大放送什么的,压根不是事儿。

徒阡身为最得帝心的亲王,立下如此大功,当今自然不会忘了他。奈何徒阡已经是亲王了,已经达到了爵位的最顶峰,(再上去就是皇帝了),面临着封无可封的尴尬境地。

当今很是发愁。

第68章

林陌很快得知了当今在烦恼些什么, 身为一个帝王的心腹重臣,当然要急皇帝之所急, 献上自己的解决之道了。

“陛下何不将倭国四岛赐予昭瑞亲王为封地?”

此言一出, 立即引来众多臣子的附和。

文渊阁大学士顾铭道:“侯爷所言甚是,倭国古来以扶桑为名, 千百年前,就有华夏先民远渡重洋,在那里落地生根, 繁衍生息。之前是因为路途遥远, 又远隔着千山万水, 如今这些都不再是阻碍了。作为昭瑞亲王的封地, 绰绰有余。”

那上头有一个那么大的银矿呢,总要把它捏在咱们自己人的手里才能放心。

礼部尚书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自太、祖高皇帝起, 皇室的子弟,无诏不能出京。

林陌的提议,正中当今的下怀, 他早就还是你把那些只会伸手向国库要钱, 不事生产, 又满身才华的兄弟叔伯们, 一个个的都踢出京城去, 让他们替他到海外开疆拓土去了。

还有他那几个已经渐渐长成的儿子们, 也是时候丢出去历练历练了, 要不然, 这些目光短浅的,就只会盯着他屁股底下的这张龙椅,兴风作浪!

一天天的,竟想着给他找麻烦!

“阿陌和顾卿所言甚是。朕时常在想,自先祖立大晋朝以来,徒氏子弟的学业一直被重视着,可以说,徒家子孙虽不是个个都是学富五车,也是琴棋书画,样样j-i,ng通的。独挡一面从来不是难事。

如今将他们困在京城这方小小的天地里,确实是委屈了他们了。可巧,近些年来,海商们的足迹越走越远,朕才发现,在大晋之外,还有那么大一片肥沃的土地尚未被人发现。

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些沃土,因为远离大晋而荒废,朕心甚是不安。今日朕便将这些土地全都分封给几位亲王,相信以他们的聪明才智,足以将那些蛮荒之地变成鱼米之乡!”

众臣:……

众王爷:……突然被好消息砸得晕头转向怎么办。

林陌诚心拜倒,口称:“陛下圣明。”

应和者众。

当今心里美滋滋,“谨之,此事交由你来办。”

云状元面上一苦,老实说,近些时候,他真的不想被委以如此重任好么?他现在只想回家抱抱自家大胖儿子,和儿子培养培养一下感情!

离京将近一年,他儿子都不认得他这个当爹的了,想想都心酸,奈何,他不敢!只得应下了。

解决完了徒家那些叔伯兄弟们的封赏问题,接下来几个立下大功的将士们,就简单多了。

林陌因赈灾有功,战功卓著,又献上预防天花的方法,被封海国公,算是实至名归。

以林陌的功绩,便是异姓王也封得,只是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大晋的第五位异姓王是不可能存在的,当今现在正在想方设法的抓那四个异姓王的小辫子呢。再加上林陌还是昭瑞王妃呢,一等国公已经是林陌所能得到的最高的爵位了,再封下去,即使当今愿意给,林陌也不敢要了。

当今不怕徒阡和林陌功高震主,继任的皇帝可就难说了。

自觉对不起这位救命恩人兼得力下属,在赏赐上,当今难得的大方了一回,他大手一挥,直接把之前抄没的“敕造宁国府”改成了“敕造海国公府”,赐予新任海国公。

这回可好,海国公府和荣国府成了对门的邻居,林陌有些无语,荣国府的人却是高兴坏了,两家本就是血亲,如今又成了邻居,关系定然能够更进一步。

如此一来,“宁荣街”就名不符实了,贾赦原想着是不是要将它换一个名字,林陌却没有同意,毕竟已经叫了那么多年了,突然间就把街名给改了,总归是不太方便。

云霖则是直接从翰林院侍读学士上,进升为兵部右侍郎,就连贾环,也成了正六品兵部武库清吏司主事,算是正式有了官身。

*

下了早朝,一众徒家的亲王郡王们脚步匆匆的往自家赶,当今这次放出来的消息,实在是让他们想不到,又让他们心动不已。

忠顺王府里,忠顺亲王徒清在外书房,和门下的幕僚商议着今天当今放出来的,关于为他们这些亲王们,在海外划分封地的事儿。

其中一名邓姓的幕僚满心忧虑:“海外无主之地?这消息,是否可信?”

不是他多想,而是这种说法,实在是与他们从小到大的认知很不相附啊。

自古以来,都说“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然而,从海国公口中所说的认知里,却让他们怀疑起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

忠顺亲王却道:“这些话,若是出自他人之口,本王定然是不会信的,但是海国公么?他对海外之事,所知的比我们这些一直困在京城的人多得多,他的话,本王能信他八成!再说,当年海国公组建船队出海贸易时,本王也入股了,并且派了心腹之人随船出海,海国公所言,错不了。”

更何况,比起终生困在京城这么个地方,哪里也去不了,为了打消龙椅上的那位的猜忌,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才能,或许到海外开辟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会更加的适合他!

想想吧,假如他带着亲卫,征战海外,建立属于自己的王国,同时,还能为大晋开疆拓土,将来在史书上,定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越想越激动,忠顺王的脑海里已经被自己打下江山,拥有自己的王国的情景占据了。

忽尔,他想到一个问题,依照大晋人的思维,对“第一”都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怀,每每有人第一次(个)做出一件利国利民之事,皇帝都会给予丰厚的赏赐,史书上也会特特的着重笔墨描写该件事,或者人。

而且,那海国公可是说了,无主之地有限,先到先得……

想到这里,中顺亲王便再也坐不住了,“邓先生,安先生,你们二位负责处理此事,本王要做第一个取得属于本王的封地!”

一时间,忠顺亲王府忙碌了起来,时刻准备出海争夺封地。

如忠顺王府里发生的情形,在其他各家王府里都有出现,有相信的,更多的却是不相信的。

有那行动力强的,或是脑回路一忠顺王差不多的,都和忠顺王想到一处去了,二话不说,全都和忠顺亲王一样,时刻准备着去征服海外疆土。

王爵的封国,就像是吊在驴子眼前的胡萝卜似的,吊在了各位亲王们的面前,随着第一波徒家亲王们走出国门,越来越多的亲王们相信了,海国公所说的,海外有仙岛,还是无主之地的说法。

于是,愿意走出去的徒家亲王们就更多了。

而,在这场走出去的运动中,人口的迁移也在第一时间随着展开。

恰在这个时候,随着大晋与海外各国的交流深入,再加上林陌这位激发了前世记忆的小蝴蝶,大晋的资本主义萌芽加快了脚步,那些失地的百姓越来越多,封建大地主们,也向着工厂主的身份转换着。

除了一些成功的转为工人阶层的人外,还有很多人,成了失业的人,别说养家糊口了,连自己都要养不起了。

面对这样的情形,许多有识之士已经提早预料到了,再不处理,怕是会形成一场民、变,心中无比的忧虑。

正好在这个时候,当今给那些叔伯兄弟们的海外大饼画出来了,征战海外,最缺的就是人了,这场还未成形的民、变,还没开始呢,就这么被压下去了。

至于将来又会如何,暂时还不在当今的议程上,那是他之后的继任者应该烦恼的事情了,已经与他无关了。

因为这道圣旨,当今和林陌赚了个盆满钵满。

要出海,首先要有几艘性能最好的船,若是还要在海外打下一片天地,那么,他还需要几艘最最先进的舰船,能把海外敌人按在海里摩擦的那种。

于是,当今名下,徒阡和林陌都有股份参与的造船厂,定单接到手软,把个当今乐得见牙不见眼。

上一章:第16节

下一章:第18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耽美小说 | 海棠书屋 | 探探书屋 | 顶点阅读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